「恆春鎮」相關文章

阿瑪斯真相

2003-01-13

90年1月14日,希臘籍阿瑪斯貨輪,在墾丁國家公園龍坑生態保護區附近的海域擱淺,­洩漏了一千多噸的燃油,嚴重污染附近海岸,也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與生態災難,二年後,­阿瑪斯的消息,沈沒在海底無聲無息。(照片提供:柯金源)

海洋大掃除

2003-01-06

如果抱著悠游蔚藍海洋的想像,來到墾丁潛水,看到的卻是滿海的保特瓶與垃圾,您作何感­想?

海洋森林

2002-11-04

每年從冬末到春初,是海藻生長最茂密的季節,說起海藻,大部份的人想到就是我們常吃的­紫菜、海帶,其實海藻的種類有超過一萬種以上,型態顏色更是變化萬千,在海洋中海藻就­像是一座森林,它不但是氧氣的主要製造者,也是海洋生物的家,在炎熱的南台灣 。

墾丁假期

2002-07-01

墾丁國家公園挾著保護自然資源的令牌,每年夏季招徠了數百萬的人潮前來度假。這個擁有珊瑚礁和金黃沙灘的美麗海灣,卻也因此承受了愈來愈多的環境壓力。蜂湧而至的私人轎車催促著鑿山開路的腳步,激情探索的水域活動踐踏著海底的珊瑚, 飲食住宿需求把廢水垃圾推向無辜的河川,眼看著抵擋不住的熱情造訪,誰來幫這片南台灣最美麗的海灣留下應有的尊嚴?

黃水橫流

2001-10-29

風特別多又特別怪,從台灣頭到台灣尾,很少縣市能倖免於難,四處橫流的黃泥,不只創下破記錄的災情,也讓看不見的海底生態,付出慘痛的代價,看守台灣小組在颱風過後,潛入南台灣墾丁及東北角海域,結果驚訝的發現,這一北一南兩大珊瑚精華區,正面臨前所未見的「泥禍」,人為的禍害,從山林延燒到海洋,即使藍色水晶般的伊甸園已成為一片黃海,海裡的住民仍默默承受著人類所給予的一切,風災過後的大自然,就像是一個被遺漏的災區。

浩劫後的墾丁海岸

2001-02-19

在國軍的動員下,用盡各種方式,龍坑的珊瑚礁岩油污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但黏附在珊瑚礁上的油垢,又該怎麼辦?從整個處理的過程來看,這項重大油污事件出了什麼問題?浩劫後的墾丁海岸該如何生存呢?

油海風暴

2001-02-12

一場南台灣海域平凡的船難,在台灣政經動盪的低氣壓中,醞釀一起令人錯愕的油海風暴,從事件爆發到污染珍貴的珊瑚礁地形,政府忽略了什麼,而我們又看到什麼,該如何清除,該如何賠償,該如何避免,從始至末記錄墾丁龍坑的這一場生態浩劫。

落入人間的梅花鹿

2000-11-20

三十年前,台灣梅花鹿因為經濟上的獵殺及棲地的被掠奪而在野外絕跡。之後在墾丁國家公園的社頂地區,成功復育了台灣特有的梅花鹿亞種,也使得梅花鹿恢復了野外的生存能力,這是台灣野生動物保育的一項重要成就。然而復育成功後,卻面臨了不能野放及棄養的問題。野生動物保育法自民國1989 年公告以來,不曾將梅花鹿列為保育類的野生動物來保護,一般的獵人或民眾可隨意去獵捕野放的梅花鹿,復育梅花鹿變成了繁殖家畜的諷刺。今天復育真正要面對的挑戰,在於人是否能根據過去的教訓,建立人跟自然能夠永續相處的保育觀念。

海的子民

1999-01-24

61歲的徐水新,看守燈塔35年,他一如往常地走入這座歷經115個年頭的屏東鵝鑾鼻燈塔。這一天是民國88年1月13日,距離退休的日子只剩兩天。按照經驗,今天該在傍晚的五點二十六分開燈,位居台灣尾端的鵝鑾鼻燈塔,讓這位看守燈塔的老人家看盡了台灣海峽的日落,太平洋的日出。夕陽西下開燈,朝陽東升關燈,這是看守燈塔的基本法則。 春天,黎明時分。東海岸的磯崎灣,舉行了一場開放式的阿美族海祭,不分種族、...

候鳥失樂園

1998-12-13

今年秋天,東方環頸鴴再度造訪嘉義海濱,在魚塭上啄食漁民收成後的落網之魚。台灣濱海的河口、泥灘、鹽田、魚塭和紅樹林,是這群北方嬌客眼中食物豐盛、安全溫暖的南方樂園,長久以來,牠們每年都來這裡歇息落腳和過冬。

寂靜的春天 

1998-11-08

清晨的新北市貢寮澳底海邊,身材壯碩,面容黝黑的年輕漁民吳進榮和往常一樣,整理著漁具,準備出海捕魚。對他來說,漁場的環境已經起了變化,最大變化是,海洋裡的珊瑚相繼死亡,而魚群日漸稀少。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