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相關文章

蚯蚓尋寶記

2002-06-17

說到蚯蚓,你會有什麼樣的印象?蚯蚓可以當作垂釣的魚餌?蚯蚓是「天然的耕耘者」?或是滂沱大雨之後,蚯蚓爬出地面的印象。或許你也不知道,小小的蚯蚓也會為生態帶來危機。

誰愛魚翅

2002-05-13

鯊魚和一般的食用魚最大的不同,就在於牠的身上,從背部、胸部到尾部,長有六到八片魚鰭,也就是所謂的魚翅,而正因為擁有這些高經濟價值的魚翅,導致鯊魚的處境更加險峻。

都市靜脈之旅

2002-04-22

如果將都市看成是一個有機體,如果它也有動脈與靜脈,那麼,清潔隊與拾荒者就是扮演著血球的角色。自從清潔隊開始做資源回收以後,住在蘆洲的劉阿伯面臨快要收不到東西的窘境,而這也是許許多多拾荒者面臨的困境。從最早期拾荒者與清潔隊的合作共生,到目前兩個體系之間的相互衝突,政府部門在大力推動資源回收之時,並沒有有效地整合在民間運作已久的拾荒體系。

碧山里的那幾天

2002-04-08

去年的納莉颱風,漲潮加上大量雨水,讓台北市成了水鄉澤國,四處可見坐著橡皮艇在台北航行的救難人員,隨水漂浮的不只是等待救援的災民,還有一堆又一堆的垃圾。去年撥了一點空,去探視一個住在內湖碧山里的朋友,一進入巷道,又被堆得一層樓高的垃圾阻檔在外,繞了一點路終於找到我的朋友。

漏油危機

2002-03-04

住在大溪栗子園的居民,群情激憤,因為他們飲用的山泉水遭到加油站污染,百姓何其無辜,水不能喝,土地也被污染了。在環保署抽樣調查國內191家高齡加油站中,發現19家不合格,漏油不是業者所願意,因為一但確定污染土壤或地下水,業者必須付出龐大的整治費用,但是國內加油站漏油的監測卻有不少漏洞,目前國內加油站有兩千多家,這麼多的加油站還有多少家潛藏著漏油的危機?一旦加油站漏油對我們有什麼影響?

雪地裡的布帳棚

2002-02-18

對於大部分的台灣人來說,很難想像在冰天雪地裡會有一大群人放著舒適的旅館不住,搶著要睡設備簡陋的帆布帳蓬,而這樣的盛況,每年總會在美國加州優勝美地這個全世界第二個成立的國家公園裡一再上演!

人與獸的對話

2002-01-07

嚴格說來,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自然度不但不算高,相對於其他以自然資源為主的國家公園,甚至顯得不足。由於開發歷史較早,現今處處可看到農耕、採礦、畜牧的痕跡;又因為鄰近都會區,放生行為、遊客的壓力,甚至據地為王的流浪狗都是生活在陽明山的生物們的一大威脅。 在這裡,人和動物爭奪共同的有限資源,又竭力希望創造動物的避難所。國家公園的經營者要如何運用智慧,開始人與獸的對話空間,幫助陽明山的原生動物回到牠們的自然天堂呢?

風火山林

2001-12-24

溫度高達98度,酸鹼值在2.5以下,空氣中富含二氧化硫、硫化氫等有毒物質,這樣的環境會有生物嗎?遙想地球生成的初期,到處都是火山,當時能夠存在的生命可能只有細菌,細菌是整個生態系的初級生產者,相對自然就產生了初級消費者──搖蚊和篤蠅。陽明山的自然環境裡,最原始的初級生產者,就是從如此惡劣的環境孕育而生,構成豐富而簡單的火山生態系。

來自地底的消息

2001-12-17

解說員帶著小朋友來到小油坑噴氣口前,噴氣口發出懾人的隆隆聲,不斷蒸騰出令人窒息的硫磺蒸氣。就像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窗口,人們彷彿可以透過噴氣口窺探陽明山火山地形的生命歷程。陽明山是台灣唯一以火山景觀成立的國家公園,其完整性就算與中國大陸相比,也只僅次於長白山區。儘管大屯火山群的噴發活動已停息了二十萬年,但是存留下來的豐富景觀,卻是我們了解火山地形的最佳例證。

水的驚嘆號

2001-09-24

納莉颱風在一夕之間,讓台北市成了台北湖,也使得台北人重新去思考我們與河流、與水的關係。事實上,自從台北盆地在地球上誕生到現在,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是湖泊就是沼澤。水是台北盆地性格的一部份,但是,當台北發展成為高密度的都市,整個治水政策與思維卻是以一種嫌棄的態度面對水,這種嫌棄的態度表現在堤防與大型抽水站的設置上。納莉之後,我們該用一種什麼樣的態度,與都市裡的水建立起新夥伴關係呢?這是本集所欲探討的方向。

看山看水看自然

2001-09-10

因為喜好大自然的關係,邱慶耀成為雪霸國家公園的義務解說員,也因此開啟了邱慶耀向大自然學習,永無止境的一扇窗戶。

水上森林

2001-07-09

為什麼紅樹林叫「紅」樹林,外觀卻是綠色的?河流與海洋交會的潮間帶,由於海水浪潮力量小,潮汐漲退相當緩和,河流一路挾帶而下的沙泥及腐植質便會逐漸沈澱下來,形成適合紅樹林生長的環境。漲潮時,紅樹林下半部的莖幹枝葉會浸泡在海水當中,而露出水面的樹林部分,看起來就像是生長在水上的森林。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