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播出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1626年,西班牙人占領北台灣基隆,在和平島建立第一座城堡-聖薩爾瓦多城,做為拓殖台灣的據點,與當時荷蘭人在台南建立的熱蘭遮城遙相對峙,因此有「南大園、北社寮」的說法。隨著時光推移,聖薩爾瓦多城早已不存在,只能從古地圖中,推測它的位置,可能在現今台船造船廠的廠區下方。

不過學者在古地圖中發現,城堡附近還有一座西班牙人興建的教堂,位置可能就在平一路的停車場下方。從2011年開始,清大人類學研究所所長臧振華與西班牙學者合作進行試掘,2016年發掘出教堂的一角與四具墓葬,除了歐洲人遺骸,還發現原住民孩童的甕棺。

2019年,在基隆市文化局委託下,清大考古團隊延續發掘計畫,諸聖教堂的全貌逐漸展開。從遺址現場的地基可以看出,教堂的內殿與主體,以及扶壁的遺構,推估教堂內面積超過200平方公尺,占地面積超過350平方公尺。根據荷蘭史料,荷蘭人擊敗西班牙勢力時,曾將島上的四百多個西班牙俘虜囚禁在教堂,可以想見這座教堂的規模。

在歐洲傳統中,教堂往往也是墓地,考古團隊發掘至今,在教堂內外總共發現十五具墓葬。墓葬中還發現一種稱為卡拉瓦卡的十字架,是典型十七世紀在西班牙流行的十字架樣式,教堂外側墓葬也陸續出土。墓葬方位分別呈南北向與東西向,推測可能是不同殖民時期來自不同國家的傳教士。為了解這些人究竟來自哪裡,考古人員將一根根人骨取起來清潔保存,並取出一部分送到德國做DNA鑑定。


被稱為卡拉瓦卡的十字架,是典型十七世紀在西班牙流行的十字架樣式。圖片提供 清大考古團隊  

遺址出土的除了遺骸,還有歐式扣環,跟中國交易來的瓷器、青花杯、安平壺等。不過遺址包含的不只是荷西時期,往下挖掘,還有四百年到兩千年前的鐵器時期文化層,甚至距今三千多年的圓山文化層。

考古學者在遺址發現清朝時期房舍的殘跡,就緊鄰著教堂,還發現了日治時期的酒瓶。從圓山文化到日治時期,不同時期人類生活的痕跡,就這樣同時呈現在眼前。

和平島遺址也是平埔族巴賽人生活的證據。在諸聖教堂遺址發掘的同時,2019年,北海岸及觀音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在和平橋附近施工,工程剛開挖就發現大量史前遺物。考古人員在這裡發現疑似煉鐵爐的構造,堆砌煉鐵爐的砂岩,在高溫煉鐵後被燒成紅色,外面還沾附許多鐵碴。在目前台灣所有考古遺址中,只有十三行與漢本遺址曾發現煉鐵爐,之後若被確認,將是台灣出土的第三座煉鐵爐。

西班牙文獻中曾經記載,和平島的巴賽人擅長交易,交易物品是一種紅白色的珠子,考古遺址中果然發掘出一顆顆精緻的瑪瑙珠,印證了當時西班牙人的紀錄。

經過四百年的通婚,和平島上的原住民早已漢化,但有些角落還是保有巴賽人的文化印記。像這座擺放在社頭福德宮裡的人耳香爐,就是170年前,巴賽人的作品。基隆原住民文化會館館長潘江衛,是巴賽人的後裔,會館裡蒐集也複製許多原住民的古文物,對於正進行中的考古發掘,他充滿期待。

過去大家提到和平島,聯想到的是新鮮的海產、奇特的地質景觀,其實和平島的歷史故事同樣迷人。隨著考古現場的發掘,歷史不再只是文字,而是具體可見的事物,和平島公園的經營團隊和當地的文史工作者,合作舉辦導覽活動,讓更多人認識考古遺址的價值與意義。

和平島考古遺址是西班牙人台灣拓殖留下的唯一證據,讓我們更了解大航海時期的歷史,呈現出台灣多元而豐富的文化面貌。在文化部的歷史場景再造計畫中,基隆市政府提出「大雞籠歷史場景再現整合計畫」,範圍涵蓋基隆港東西岸與和平島,諸聖教堂遺址是其中一個亮點。

因應未來停車場空間不足,市府也提出交通串聯改善計畫。不過,另一個重大建設即將落腳和平島,中央政府計畫在台船基隆廠設置潛艦園區,對於聖薩爾瓦多城遺址的保存,是否會產生衝擊?基隆市文化局文化資產科科長郭麗雅表示,今年會啟動遺址的指定程序,範圍除了諸聖教堂,也會包括聖薩爾瓦多城遺址。

和平島的遺址有如一扇窗,讓我們認識北台灣精彩的過去,未來聖薩爾瓦多城與諸聖教堂遺址,如何找到更好的保存方式,成為基隆重要的觀光與文化資源,值得拭目以待。

學科
文化
縣市
  • 基隆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許中熹 陳添寶 陳忠峰,剪輯 許中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暗黑的環保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這股暗黑勢力,來自台灣星空守護聯盟和清境觀光協會,他們努力推動合歡山的觀星品質。清境聚落民宿老闆,同時也是天文愛好者的李學正表示,許多東南亞的追星族,喜歡到合歡山觀星拍照,出了機場,三、四個小時就到達海拔三千公尺純淨夜空的高度,「合歡山是特優,比日本石垣島、韓國都優,因為緯度關係,拍北半球、南半球都可以,高度又夠。」

在台灣星空守護聯盟和清境觀光協會的努力下,協調撤掉了台14甲公路鳶峰停車場大型的路燈,並且與清境聚落的商家商量,減少直射朝天的燈光。於是,在2019年8月,合歡山從台14甲公路上的鳶峰,往上到小風口一帶,已經被國際暗空組織(International Dark-Sky Association, IDA)認證為銀級的暗空公園。IDA是1988年總部設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土桑的國際性非營利組織,主旨在保護夜間天空環境的黑暗,所以管理夜間的戶外照明,是件重要的工作。

他們還在努力維護暗空公園的品質,繼續幫助民宿業者改燈、減燈,比方說將路燈加上燈罩,或把庭園燈燈罩的上半部塗漆,避免光線直接往天空去。也可以將玻璃燈罩四周圍上一些錫箔紙,避免燈光散逸。這些動作都不太花錢,也顧慮到行人夜間活動的需求。同時一一說服店家,晚上九點,就關閉戶外大型的廣告燈。

在我們訪問劉志安這天,他一大清早五點就從基隆的家,直奔合歡山,走訪商家、和夥伴開會,晚上八點鐘,合歡山上冷颼颼,他和太太繼續開車上山,拿著SQM機做星空檢測。這天他在鳶峰測到的是21.1,還算不錯。劉志安表示,合歡山目前的觀星品質雖屬銀級,已經很接近金級品質,如果清境聚落和霧社、埔里,再做一點努力,或許可以上升到金級的暗空品質。

劉志安和李學正在合歡山拍攝到馬頭星雲、火鳥星雲、玫瑰星雲、澳美佳球狀星團、昴宿星團等等,大家有興趣車拚一下嗎?

學科
公害
縣市
  • 南投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見不得的光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我去戴帽子,讓它斜斜的」「真的很難工作吧?」「對,眼睛不能開啦!」李太太正忙著打果汁,鄰居經過看見記者「光害那個喔?每次採訪都沒改進,沒效啦。」 「你是鄰居嗎?你那邊有影響嗎?」「每間都有影響。」

十二月的冬天,上午九點半,坐在騎樓和李太太聊天,眼睛已經對玻璃蝸牛的反射光,感到有點吃不消。美麗島捷運站四個出口,四隻大蝸牛,春夏秋冬,上午下午,隨著太陽位移,反光點也不同。李太太說,夏天不只是亮光刺眼,玻璃蝸牛的出口,還對著她的店面送來一波波熱氣。怎麼辦呢?李太太說「難道要叫它拆掉嗎?不可能的啦!」

台灣二十幾年來,很多大樓與公共建設都喜歡玻璃、金屬營造的時尚感。但是對於亞熱帶的台灣是否適用,真是一個大問號!

因為玻璃、金屬反光造成的糾紛層出不窮,像是台北大巨蛋對光復國小教室造成的困擾,家長群聚議會要求改善,營造大巨蛋的遠雄建設,正測試在屋頂塗漆減少反光,少說要花上千萬元。

九年前位在新店的hTC大樓,也因為玻璃反光,影響到隔壁的「日安台北社區」,住戶金中玉議員表示「那時候一戶是賠五萬塊,就是說你去買樹、買花花草草種起來遮光。照理來講,我們憑什麼遮光,我們本來就應該有很好的視野啊?對不對?」

從2020年元旦開始,建築技術規則規定,建築物外牆、窗戶與屋頂所設的玻璃對戶外之可見光反射率,將從不得大於0.25,降低到不得大於0.2。不過成功大學建築系講座教授林憲德表示「新加坡是規定,可見光反射率是0.1以下。我覺得我們還可以繼續努力做這件事情。」

 

城市裡的光害不只是建築玻璃的反射,越來越多的LED大螢幕、光亮亮的廣告招牌,也是問題。2019年10月底,環保署推出光污染管理指引,建議住宅區、住商混合區的輝度值是650燭光。這是讓人舒適的亮度。而台北市早在2012年就想制定光害自治條例,但是連續兩屆議會都無法三讀通過。

台北市環保局簡任技正黃莉琳表示,「那時候我們的輝度是訂在250到300每平方公尺燭光。但是廠商當然有其他考量,之前有調查過意見,都希望達到1000以上,所以還要討論。」

在台北市商業區測量,LED大螢幕播放的廣告,很容易出現瞬間超過二、三千輝度的閃爍亮光。民眾在覺得熱鬧有FU之餘,是不是同時也感覺到眼睛吃不消呢?

玻璃的反光、LED廣告的光,還有我們每天離不了的電腦、手機,中國醫藥學院新竹分院眼科部主任陳瑩山表示「現在病人一進來,什麼都有可能。四十幾歲的假性近視也看到了,二十歲的老花也看到了,十幾歲的白內障也看到了。」

人們照射許多光,刺激血清素的上升,抑制了助眠的褪黑激素。陽明大學發展出調節波長來幫助睡眠的LED燈。工研院的晝夜節律燈,降低LED裡的藍光波長,夜間使用不致因為藍光不斷地刺激,而影響稍後的睡眠。陽明大學對15位失智老人的照光實驗也證明,光照對褪黑激素的影響,的確會牽動老人家的睡眠品質與情緒穩定。

在城市生活的人們,究竟需要什麼樣健康的光照呢?台北榮星花園裝設了對螢火蟲友善的琥珀色燈光。荷蘭和英國的小鎮,也裝設對蝙蝠友善的近紅色燈光。

那麼,人類呢?

學科
公害, 城市
縣市
  • 台灣
  • 台北市
  • 高雄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台東縣長濱鄉竹湖山區,有一片青綠的山頭,是農夫賴金田的故鄉, 1985年退伍後,他回到山上開起農場,但是並不容易,接連遇上很多麻煩。

賴金田的太太許美菊,也是位愛山的人,婚前擔任護理人員,婚後回到山上,夫妻一同打拼。農場保留大面積原始山林,交雜種植多樣化果樹,運用自然地利和生物防治的友善耕作方式,維護一個人類與動物共生的環境。

透過農場導覽活動、經營生態民宿及提供自然餐飲,夫妻倆辛苦維持農場經濟。但是賴金田又有新的心願,想讓農場成為台灣殼斗科植物的保育山林。

全球殼斗科植物約有八百多種,台灣就有四十多種,分布在中低海拔山林。殼斗科與樟科形成的樟櫟群叢,提供動物食物,成為台灣山林的重要生態。過去也有人為利用,堅實的樹幹,是很好的木料。

南投的林業試驗所蓮華池研究中心,有著許多殼斗科植物,豐富的林相,每到開花季節,提供多樣化蜂蜜的來源。王智聰是南投蜂農,過去參訪國外森林養蜂,回國配合政府的林下經濟政策,在蓮華池進行各種養蜂實驗,獲得品質優良的森林蜜。森林四季開花,蜜源豐富,相對地,蜜蜂也有助花朵授粉,有利殼斗科植物的繁衍。

林業試驗所蓮華池研究中心主任許原瑞,針對蓮華池有許多殼斗科植物,希望建造一個櫟原,作為保種基地。而採集種子,也成為重要工作。

賴金田協助查驗一批撿拾回來的落地種子,成熟率相當低,無法育種。過去為了採集樹上種子,鋸下整段樹幹,或用高枝剪剪枝,都有破壞生態和準確率不高的疑慮。另一個問題,就是殼斗科植物種子太過美麗,成為收藏者喜愛,還有網路販售,造成氾濫撿拾採集。

為了收集樹上種子,提高育種率,賴金田協助台東林管處、蓮華池研究中心等單位,攀樹採集。多年山區生活,他練就一身爬樹好本領,帶著安全索,一下子就爬上樹冠層,開始做套網工作。種子成熟後,再依照約定數量交給政府單位。

賴金田的山林農場,原本就有殼斗科植物,協助採種後,獲得更多種類。他打造了一個植物教室,介紹給來到農場的朋友認識。

殼斗科種子都有厚實的外殼,人工育種程序,必須先去除外殼,取到可以種植的種子,放入苗床育種,等待發芽,移種到土裡,等到長成枝幹,再種到山林。

從記錄、養蜂、採集到保育,美麗種子的背後,有著守護人的溫暖心意,讓台灣森林重要的殼斗科植物,更加茁壯的繁衍下去,養育萬物,豐富生態。

學科
植物, 山林
縣市
  • 台東縣
  • 長濱鄉
  • 南投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台灣咖啡往事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跟著雲林科技大學師生的腳步,進到位在斗六市區的日式老屋,彷彿走入了時光隧道。這棟超過八十歲的老屋,是日治時期圖南株式會社宿舍群的其中一棟,2019年底剛完成修復,正等待下一步的再利用計畫,還沒有正式對外開放。

這些老宿舍的身世,之所以有機會重見天日,其實是因為發生在2012年的一場大火,其中一棟老屋,被燒到只剩漆黑的骨架。不過,宿舍群不僅沒有文化資產的身分,也缺乏相關的文獻資料。當時擔任雲林縣文化處處長的劉銓芝決定,盡力爭取資源進行修復,首要工作,就是調查出宿舍的歷史。

在劉銓芝邀請下,建築師呂政道一頭栽進了調查史料與老屋修復的工作,他發現這群宿舍,可說是台灣咖啡發展歷程的一段縮影。

1999年921地震後,受到重創的古坑鄉,為了重振在地經濟,重新發展咖啡產業,也讓張景科找到返鄉契機。歷經二十年的耕耘,古坑咖啡已經成為台灣咖啡的代名詞,不過古坑種植咖啡的歷史,最早可以回溯到日治時期,張景科的家族,和咖啡的淵源,也遠比二十年還要長。

日治時期,圖南株式會社在古坑的荷苞山一帶,種植了70公頃的油桐樹和咖啡。戰後,國民政府接收圖南株式會社,更名為「雲林縣經濟農場」,咖啡園卻一度荒廢。直到1958年,在美援資金挹注下,農復會決定重啟古坑的咖啡種植事業,並在斗六成立咖啡工廠,加工古坑生產的咖啡生豆。張景科的父親,就曾在咖啡工廠中工作。

當時斗六的咖啡加工規模,可說是全東亞最大,比人還高的巨大烘豆機,十分壯觀。咖啡工廠的榮景,因美援而起,也隨著中美斷交而熄燈。咖啡工廠停業後,廠房隨後拆除,只剩下這片員工宿舍群,靜靜守著這段從圖南株式會社到雲林縣經濟農場的時代記憶。

張景科重回古坑投入咖啡事業後,一邊研發烘豆技術,也和古坑鄉公所的職員,一一找到當年曾經參與經濟農場和咖啡生產的耆老,著手收集相關歷史檔案。

歷經五年的工程,圖南宿舍群首先完成了第一棟宿舍修繕,對於已經燒毀的另一棟宿舍,則採用搭建鋼梁骨架的方式,讓訪客回憶它過去的樣貌。

在許多人奔走下,曾經為台灣咖啡產業付出的耆老,他們的故事,即將以新的面貌,呈現在人們面前。一棟老宿舍,不只串聯起產地和市區,也串聯起台灣咖啡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學科
植物, 文化
縣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 雲林縣
  • 斗六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興建於1962年的東市場,曾因為921地震造成建物結構受損,再加上啟用至今,已經超過鋼筋混凝土建物的五十年使用年限,斗六市公所於是開始規劃拆除,希望進行商業開發。2019年8月,斗六市公所強制封閉東市場,由於沒有規劃一處完整空間,攤商們只能四散各地,另起爐灶。公所提供的安置方案,除了不符合攤商們的使用需求,他們也擔心東市場的人氣,會因此沒落。

縣府的文資審議機制,成了保留東市場的最後一線希望。但是歷經2019年5月和7月,兩次現勘與審查會議後,東市場拆除,幾乎已成定局。

爭議漸漸在地方上發酵,文史工作者、學者紛紛加入調查,訪查在地耆老,查閱舊報紙等史料,有別於前兩次文資審議結論,他們意外發現,東市場其實不只是一棟普通的鋼筋混凝土建物。

戰後的台灣,公共衛生知識尚未普及,在世界衛生組織及美援挹注下,1950年代,國民政府開始在台灣推展一系列衛生示範計畫,希望改善餐館、學校、住家環境,同時也在全台打造七座示範性的公有市場,斗六東市場正是由環境衛生試驗所和斗六市公所合辦的示範市場之一。

對當地耆老來說,示範市場每個月都有中央派來的檢查員,進行衛生檢查,過程十分嚴格。不過隨著環境衛生試驗所在1983年裁撤,由中央發動的衛生檢查制度停擺,當年的示範市場,漸漸變得跟其他傳統市場一樣髒亂、老舊。

近年來,不少傳統市場紛紛進行了改造行動,例如台北市士東市場,以明亮、整潔的空間,吸引已經習慣到超市買菜的消費者,重回菜市場。雲林的西螺東市場,還有近日剛完成修復的土庫東市場,則化身文創市集。老市場除了拆除重建,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

發起搶救行動的民間團體認為,斗六東市場如果能保存下來,重新改善市場內的環境,不但可以成為很好的在地飲食文化教學場域,也有機會帶動斗六市其他公有市場的改變。在民間團體提出和斗六東市場相關的新事證後,2019年11月5日,雲林縣文化處舉行第三次現勘與文資審議。文化處預計在這份研究報告出爐後,將第三次文資審議中所提出的新事證,進行更詳細的探討,進一步審查,決定東市場的去留。

一座老市場,承載的不只是攤商的生計,也記憶了在地民眾的生活和歷史軌跡。它還有沒有機會,拒絕遭到時代淘汰的命運?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雲林縣
  • 斗六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這邊有一條裂縫,先記起來。」檢測人員所在的位置,是中山高速公路圓山橋箱梁內部的一個箱室,整座圓山橋,這樣的箱室有兩百多個,平時是密閉的,需要進行檢測的時候,檢測人員會事先開啟通風設備,確保空氣流通,進入箱梁時,身上還要攜帶監測空氣的工具。

拿著手電筒,沿著牆面仔細檢查,有裂縫就拍照,完成一個箱室,再爬往另一個。往橋板與橋板連接的鉸接點前進,空間越來越小,人已經站不直,只能半蹲著往前走。圓山橋的主橋長度有671公尺,完成檢查需要四個工作天。檢測結果會上傳到高公局的橋梁管理系統。

1977年底完工通車的圓山橋,跨徑達到150公尺,依據高公局的資料,比照那時候全世界同類型的工程,是非常少有的巨大工程。現在每天有二十萬輛以上車次經過,是高速公路在大台北地區最重要的橋梁。

大部分的橋梁,是兩年進行一次檢測,圓山橋的檢測頻率比一般橋梁還要高。但是這座當時採用先進工法興建的橋梁,在通車第二年(1978年),就出現鉸接點沉陷的問題。2019年,累積沉陷量已經達到64.5公分。高公局北區養護工程分局內湖工務段段長劉法親表示,原因可能是混凝土的潛變或乾縮,或是鋼鍵鬆弛,這是複合性的問題。

高公局分別在2000到2005年和2014到2018年,使用電子儀器監測圓山橋的沉陷情況。內湖工務段段長劉法親表示,垂直變位已經慢慢在收斂,長期的趨勢是穩定的,不影響行車安全。

橋梁和人一樣,要面臨生老病死的生命週期,雖然目前圓山橋的沉陷趨於穩定,更重要的是防患未然。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名譽教授陳振川表示,這座橋沒有替代性,下面是基隆河,因為防洪頻率,已經沒有地方建新的橋墩,持續老劣化,總有一天要拆掉重建,應該要及早準備。內湖工務段段長劉法親回應,改建跟延壽都是選項,高公局有做很嚴謹的分析,評估後會知道走哪個方向對大家是最有利的。

與圓山橋同一時期興建,採用相同工法的松山橋與民權大橋,也同樣面臨沉陷的問題。台北市新工處維護工程科王志良科長說,除了外力的變位以外,造成的原因應該是混凝土的乾縮、潛變,還有溫度的影響。

發現民權大橋沉陷,台北市政府從2013年開始進行橋面板的觀測,左右兩側的沉陷量有些許差異,分別是28公分與26公分,變位的曲線已經趨緩。台北市政府在2019年委託顧問公司進行評估,提出兩項改善建議,接下來要怎麼做,目前還沒有定案。

除了混凝土潛變,老舊橋梁還面臨結構老劣化、鏽蝕、河川沖刷與耐震能力不足等問題。九二一地震之後,交通部多次提升橋梁耐震規範,不符合目前規範的橋梁,必須進行補強。面對四十多歲的圓山橋,高公局希望透過定期維護與耐震補強,來延長它的使用年限。

以交通量極大的台北市為例,三百多座橋梁當中,有39座不符合目前的耐震標準,從2011年至今,持續進行耐震評估與補強,陸續完成了37座,目前只剩下環河南路高架橋與建國高架橋,還在進行橋柱鋼板包覆等措施。

新建的特殊橋梁,橋管單位會建置監測系統,圓山橋與民權大橋等橋梁,因為沉陷問題而有機會進行監測,然而大部分的老舊橋樑是沒有的。

隨著時間推移,老橋數量會越來越多。台北科技大學工程學院院長宋裕祺說,台灣有29800多座橋梁,橋齡大於五十年的占5%到6%,橋齡三十年以上的占50%,有一萬多座。照顧老舊橋梁最要緊的是經費,需要的費用將會隨著時間增多。

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名譽教授陳振川擔憂的說,這已經不是單一座橋的問題,影響到整個社會、國家,目前用於老舊橋梁的維護經費,遠低於新建工程。以鄰近的日本為例,公共建設維護與更新經費,早在十年前就已經比新建工程經費還要多。

陳振川也提醒,關鍵的公共設施,不只有橋梁,還有隧道、堤防、水庫、還有地下管線,這些都是很基礎的公共建設,哪些是最重要的,就應該先花經費去體檢。

老化是生命終結的前奏,公共設施需要仔細檢驗,判斷哪一些可以透過維護來延壽,哪一些不敷使用、必須重建,已經刻不容緩,不能再等。

學科
科學, 城市
縣市
  • 台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顏子惟 鄭嘉明,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為了拉大跨距,近幾年的新建橋梁多採用鋼索橋的特殊形式,鋼纜關係到整座橋梁力學系統的穩定性,防鏽更是重要。以高屏溪橋為例,每束鋼纜都有五道防護措施。高屏溪橋總共有60根鋼纜,層層防護真的有效嗎?想知道答案,得靠上面的感測器,收集肉眼看不出來的訊息。不只鋼纜,整座橋都能透過感測器進行監測,驗證橋梁的情況與當初設計是否相符。

高公局以2680萬建置高屏溪橋的監測系統,目前已經執行八年,這份資料就像是大橋的健檢報告,提供重要的基礎資料,同時也能作為其他橋梁的管理參考。


蘇澳白米脊背橋

另一座由公路總局所管轄的蘇澳白米脊背橋,主橋跨距150公尺,2017年完工通車,是台灣第一座脊背鋼腹板橋,力學系統特殊,屬於新型的複合式橋梁,通車至今,仍24小時連續監測著。這裡運用的是國震中心研發的光纖光柵技術。光纖光柵像是一面會選擇顏色的鏡子,透過光的反射來掌握橋梁變化。國家地震研究中心橋梁組副研究員李政寬表示,一旦橋梁的形狀改變,水會流動,浮筒所受的浮力改變,就會拉扯光纖光柵,反射回來的光訊號就不一樣。

白米橋上裝設了150多個光纖感測器,分別記錄橋塔的傾斜角度、伸縮縫的位移、斜張鋼纜的振動頻率、鋼板的變形、橋梁的溫度變化等。透過儀器,能精密記錄到橋梁最細微的變化,所需要的經費比較高,只有新建的特殊橋梁才會這樣監測,同時還要搭配定期的目視檢測。

高屏溪橋跨徑330公尺,箱梁下方有一台特製的平台檢查車,可以沿著橋面板前進,方便工作人員進行檢測。但是這麼方便的平台車,全台灣只有一台,想仔細檢查,橋檢人員免不了要爬上爬下,有什麼方法來減輕他們的負擔?


高屏溪橋箱梁底部維修平台車

台灣大學土木系韓仁毓教授積極推廣利用無人機來搭配目視檢測,數十分鐘在現場拍攝到大量資訊,回到研究室將檔案輸入電腦,不到一個下午就能迅速計算出橋梁的三維模型,並且搭配AI技術,進行影像自動辨識。

橋梁檢測就像人體的健康檢查,有助於找出問題,如果想維持健康,日常的作息與飲食是關鍵,對橋梁來說,載重管理更是關鍵中的關鍵。台灣大學土木系名譽教授陳振川表示,橋梁只要超載一次,裂縫一產生,承載能力就降低了。

中山高速公路的岡山段,附近是高雄港、林園工業區與楠梓加工區,行經重車比例高居全國之冠,南北兩線平均每天將近兩萬輛載重大貨車經過。為了優化重車管理,高公局引進一套動態地磅站,裝設在主線道的磅條,能在車輛經過瞬間,記錄它的速度與重量,搭配AVI車牌辨識系統,能在一秒內完成計算,確認車輛有沒有超載。岡山工務段段長陳素娥說,所有車輛經過,都有數據記錄,如果逃磅直接開過去就會收到九萬元的罰單。從2019年7月啟用至今,原本有20%超載車輛,現在降到5%。

高速公路是封閉系統,高公局沿線設置了四十多個地磅站,公路總局在省道、蘇花改、南迴等重要道路設置地磅站;警察機關則是在全台各處設置了一千多處地磅站。台灣有兩萬多座橋梁,高公局管理兩千多座;公路總局管理三千多座,沒設置地磅站的地方,是不是有超載車輛經過,沒有人知道。

除了天災,管理不當是造成橋樑毀損的主因。

南方澳斷橋事件讓人為管理的問題,浮上檯面。1998年興建的南方澳大橋,雙叉式單拱橋的特殊造型,讓它成為著名地標,橋面離海平面18.5公尺,大型漁船能順利通行,對南方澳漁港的發展,影響深遠。2019年10月1日上午9點30分,數條鋼索斷裂,橋面板崩入海中,壓住停在橋下的三艘漁船。經歷一天一夜搶救,卡在船上的六名外籍漁工不幸罹難。斷橋堵住航道,六百多艘漁船無法進出。

南方澳大橋是基隆港務局委託宜蘭縣政府農業局代辦施工,完工後交由台灣港務公司負責管理,2014及2016年,宜蘭縣政府曾委外進行橋梁檢測,提出改善建議,台灣港務公司在2017至2018年陸續投入一千萬元經費進行修繕。

新北市土木技師公會理事長余烈質疑,十三根鋼索最上端到拱的地方連接點脫落,檢測有沒有對這些連接點做檢查?三年檢查一次,間隔的時間太長。台大土木系張國鎮教授認為,是設計、施工出問題?還是維修出問題?都會慢慢明朗化,這次給大家的寶貴教訓,是如何讓類似結構的橋梁能安全使用。

交通部規定橋管單位,每兩年要進行一次目視檢測,再視情況安排維修保養,或更近一步的詳細檢測。事實上,橋梁檢測正面臨人力與經費缺乏的窘境。即使是專業人才相對較多的高公局,一位工程師平均要負責兩百座橋梁,人力不足只好將橋檢工作外包。經費不足,也導致橋檢不容易落實。

台灣大學土木系張國鎮教授說,高公局、公路總局本身很內行,就算發包請外面的廠商或研究機構做檢測,也能判斷是否落實,但其他單位工程人員比較少,包括縣市政府、港務局或觀光單位,本身沒有工程人員,就算發包,檢測結果承辦人員可能也看不懂。

台北科技大學工程學院院長宋裕祺表示,很多偏僻的地方,在現行檢測費用有限的情況下,真正有經驗的工程師通常不太願意前往。建議醫檢分離,檢測人員歸檢測人員,最後判斷結構是否安全,應該由專業的工程技師去負責。

南方澳斷橋事件發生兩個多月,如同過往,也促成了改變。交通部高速公路局工務組組長楊熾宗表示,南方澳大橋屬於特殊橋梁,交通部指示高公局研議公路橋梁檢測及補強規範、公路養護規範、公路橋梁設計規範這三個部分,特殊構件要如何做檢測,12月初已經開過審查會,修正後,明年一月就可以公布。

橋梁不但在交通系統中居於關鍵地位,在你我日常生活中更是無比重要。每座橋從設計、施工、管理到維護,都要確保萬無一失,想顧好每座橋,得從最關鍵的人力與經費來著手。

 

學科
災害, 科學
縣市
  • 高雄市
  • 宜蘭縣
  • 蘇澳鎮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顏子惟 陳添寶 鄭嘉明,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地方拚創生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台北松菸一場全國性地方創生展,以縣市為單位,展出各地推動的地方創生項目。在台中市,為了解決高接梨嫁接後,產生的廢棄梨枝和纏繞膠帶,農民經常焚燒處理,產生有害氣體,於是收集製成各種筆,梨煙筆形成新商機。桃園市的泰雅傳統編織,則是運用傳統苧麻絲線和古老編織技術,製成編織產品。基隆市以座談方式,說明推動地方創生的方向,如何讓港灣城市恢復活力。

地方創生的名詞來自日本,2014年,日本政府為協助偏遠地區,人口流失、產業蕭條的問題,制訂《城鎮、人、工作創生法》,成為地方創生的源由。台灣則陸續邀請日本推動者來介紹地方創生。

台灣的地方創生由國發會主導推動,盤點各地「地、產、人」特色資源,輔導「創意、創新、創業」的策略規劃,透過甄選團隊、產業定位、目標願景、實施策略、推動執行及評估考核的六大步驟,來完成工作,並挑選134個鄉鎮成為優先推動地區,包含多數的山村和部落。

台東縣鹿野鄉是最早通過申請計畫的鄉鎮。過去鹿野鄉曾以紅烏龍茶創造地方產業,一間茶廠中,茶農林耀精正在烘焙紅烏龍茶,茶葉中有著動人故事。

林耀精從宜蘭遷居台東開始種茶,卻面臨茶葉產業逐漸沒落。他思考轉型,打造友善茶園,建立生產履歷,並學習改變烘茶技術,創造紅烏龍茶。在鄉公所、農會、茶改場協助下,穩定茶業生產模式,建立工廠,讓林耀精獲得神農獎,改變地方命運。鹿野鄉公所表示,過去紅烏龍茶的成功經驗,可以做為地方創生的典範,思考如何創造產品,提升地方經濟。

許多地方鄉鎮、文創團隊,紛紛加入地方創生行列,但是也有一些組織,仍然保持觀望態度。台南新化老街興建於1920年代,保留許多日本時代的洋樓建築,吸引不少遊客、學子前來參訪。許明揚十多年前投入新化老街保存工作,從早期的搶救拆除,轉型思考如何活化經營。

保存地方記憶,不只在老屋的保存修復,還有地方產業的重振。透過老米店的保存,維繫古老木造碾米機具的運轉,讓老產業再現傳統風華。將老街變成活的歷史博物館,訴說自己的故事,成為團隊努力的目標。

地方創生並無編列特別預算,而是由各部會相關項目中,保留三十四億多元來應用,許明揚認為政府是多此一舉,「國發會核定之後,只不過將相關整建經費,轉嫁到文化部原本整修老屋的經費,在地方上真正在做這些事情的人,早就知道怎麼去使用這些資源。」

地區的凋零,原本就是漫長過程,要重新修復傳統,更是急不得的工程。地方創生各方競逐,許明揚還是希望保持初衷,用自己的步伐,走出老街的未來。

每個地區都在尋找創生DNA,或許是美景,或許是美食,嘉義太保的魚寮社區,是一個農地被倒廢棄物的偏遠鄉村。楊清樑是嘉義人,在一場搶救行動中認識魚寮社區,因此也發現地方的珍貴文史,從此投身社造工作。

從搶救魚寮遺址到修復道將圳,為解決水患設置滯洪區,上面種植耐水淹的烏桕。為了鞏固水岸,種下落羽松,形成拍照勝景。一點一滴恢復舊有水文,為的不只恢復魚寮舊日捕魚場所的生活地景,更是維護物種的生態樣貌,同時保護了珍貴的陸蟹生態。

楊清樑從事社改已經三十多年,過程中政府喊出許多口號,推動許多政策,他擔心有些舊計畫,又放到地方創生持續推動,最後變成換湯不換藥.以往無法由下而上,培養地區人力的問題,在相同團隊推動下,繼續寫計畫要預算,重複過去的錯誤。

地方創生大力推動,許多地區視為脫困良方,但是也有團體擔心,只是重複輪迴的急救章。該如何先扎根,再結出甜美果實,並且尊重每個地方的差異,不要強勢改變,讓地方創生,不會變成地方創傷。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灣
  • 台東縣
  • 鹿野鄉
  • 台南市
  • 新化區
  • 嘉義縣
  • 太保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全面入侵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魚虎最早被發現,是在南部水域,包括曾文水庫、烏山頭水庫、屏東龍鑾潭、南投日月潭等水域,都受到魚虎危害。近年來日月潭的漁民發現,魚虎數量越來越多,體型也越來越大,常常攻擊湖裡的其他魚類。學者也發現,牠們漸漸入侵北部溪流。

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教授曾晴賢的研究團隊,每個月都會到苗栗景山溪做魚類調查,調查人員在短短一百多公尺的河段,一下子就捕撈到三、四十條還沒成熟的魚虎。

清大生資所研究生陳學志,將捕撈到的魚虎帶回實驗室做進一步檢測,解剖發現,魚虎愛吃的大多都是原生種的魚蝦,包括石(魚賓)、馬口魚、粗糙沼蝦等,外來種的吳郭魚、藍寶石反而不太愛吃。陳學志是馬來西亞人,魚虎在他的家鄉叫多曼魚,是高檔美味的食材,沒想到來了台灣卻成了生態殺手。

魚虎不但危及生態也威脅養殖產業,苗栗縣西湖鄉一家養殖場,引用西湖溪的水來養殖泰國蝦,今年疑似魚虎隨著溪水入侵魚塭,蝦子被魚虎一掃而光,損失慘重。

這幾年在南投縣政府補助下,日月潭漁民以延繩釣等方式,盡可能捕捉魚虎,也很注意隨著氣候變遷、水溫上升,魚虎是否有繁殖情況。2016年是暖冬,魚虎在日月潭大量繁衍,鄭智民父女倆總共捉了兩千多條幼魚。清華大學曾晴賢教授則發現,台灣原生種的鱸鰻,或許是抑制魚虎的剋星。

有些外來魚種來自國外,但有些原本生存在台灣的魚類,因為被人放流到不屬於牠的環境,也成了強勢的入侵者。何氏棘魞原本生存在高屏溪及東部河域,這幾年疑似有愛好擬餌釣的釣客,為了更方便體驗釣大魚的手感,把何氏棘魞放流到西部各大河川,曾晴賢發現包括濁水溪、大甲溪、頭前溪,現在滿滿的都是何氏棘魞。

研究人員一一測量捕撈起的魚類,何氏棘魞體型比較大,原生種的苦花、溪哥、石(魚賓)難以與牠競爭,數量越來越少。曾晴賢在頭前溪做魚類調查二十多年,他指出,過去頭前溪原生物種非常豐富,可以調查到的魚蝦蟹類,有二十幾種,近年來外來魚種問題越來越嚴重,調查到的魚類中,有三分之一都是外來魚類,也有些魚像是泥鰍,短期間突然暴增,很明顯是被人放生的。這些養殖場的魚被人隨便放流,很可能導致寄生蟲等疾病,在自然河川中擴散。

基隆和平島的海鮮街,每到週末都會有宗教團體或愛好放生的人士,來購買活魚,有些是沿海捕撈的竹筴魚、鯖魚,有些則是人工養殖的龍虎斑、紅鼓魚。我們看到有放生人士向商家買一整桶的龍虎斑,秤重之後搬上漁船,準備和其他的魚一起放生。放生的人或許覺得,這麼做完全是基於慈悲心,卻不知道放流錯誤的魚種,將造成生態的大麻煩。

龍虎斑是由龍膽石斑與老虎斑人工雜交配出來的養殖魚種,本來不存於自然海域,但是近年來因為放生人士不斷放流,現在基隆附近海域都可以看到,甚至入侵潮境海洋保護區。根據馬來西亞的研究,這種人工雜交的魚,只要環境適合就可以自然繁殖,在野外建立族群並擴散。為了防範龍虎斑進一步蔓延,國家海洋研究院副研究員廖運志等人號召潛水志工,在潮境保護區進行為期一年的龍虎斑移除計畫。

如果不當的放生行為持續進行,再怎麼移除,恐怕也很難阻止生態浩劫。事實上,農委會漁業署在2011年訂定「水產動物增殖放流限制及應遵行事項」,在海洋、潮間或潟湖放流動物,都必須向漁政機關申請。沒經過申請就任意放流,依照漁業法可處罰三萬到十五萬。另外在淡水水域的部分,除了在水庫或國家公園的範圍內,對任意放生行為幾乎是無法可管,目前只有台中市與南投縣兩個縣市政府,針對放生有訂定自治條例,但規定有沒有落實卻是一大問題。

在某些封溪護魚的河段,外來種的數量已經遠多於原生魚種。北部的淡水河流域,從上游到下游,幾乎都被外來魚種攻陷。台灣休閒漁業發展協會副秘書長左承偉在基隆河友蚋溪做調查,採集起來的魚有八成都是吳郭魚、藍寶石、花羅漢這些外來種魚,其中以花羅漢為最大宗。花羅漢原本也是觀賞魚,卻被人隨意棄置,在基隆河大量繁殖。左承偉建議可以考慮在部分封溪河段,適度開放讓釣客移除外來種。

除了任意放生,河川溝渠化也助長外來種蔓延。左承偉指出,相較於原生種魚類,這些外來種往往更適合生存在水溫高、氧氣含量低、水質混濁的環境,當河川越來越水泥化,就營造了一個讓原生種滅亡、外來種快速擴張的環境。然而台灣的各種河川工程,很少從生態觀點出發去關注原生物種的生存。

從北到南、從溪流到海洋,外來種魚類的入侵,是個全面性且難以收拾的麻煩,威脅著水域的生態多樣性。要解決外來種問題,民眾與社區都必須配合,停止任意放流,政府也應該更積極面對問題,與民間合作找出防治或移除對策。

學科
動物, 水文
縣市
  • 苗栗縣
  • 南投縣
  • 基隆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顏子惟,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本週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