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科學」關鍵字

重返和平島 瘤珠螺回來囉|公民科學力量大

2024-03-29

海浪拍打岩石,激起亮白雪花,一切看似不變卻有所改變。一度從和平島消失的瘤珠螺,現在容易發現了。牠們為什麼能回來?回來多少?五位在基隆海邊工作的年輕人,規劃了一個調查計畫,他們打算用什麼方法了解瘤珠螺?

左臉和右臉不一樣!要怎麼幫「海龜點點名」?|ft.「海龜點點名」共同創辦人 馮加伶|我們的島Podcast

2024-02-01

因為熱愛海龜,馮加伶一股腦投入海龜保育與研究,很多人叫她「海龜姐姐」,她目前是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的博士生,同時也是公民科學調查計畫「海龜點點名」的共同創辦人。

鸕鶿三部曲之三|金門 鸕鶿閣再來

2024-01-26

抓緊枝條,順著風搖啊搖,金門冬季的風寒冷刺骨,但陽光有一點點暖意,夕陽溫柔地照耀,讓一身通黑的鸕鶿,閃著金光。慈湖原本是金門鸕鶿最重要的夜棲地,2016年莫蘭蒂颱風侵襲,倒了許多木麻黃,導致部分鸕鶿改到其他地方棲息。如何讓鸕鶿願意每年都如常到金門呢?

鸕鶿三部曲之二|湖山水庫 鸕鶿生了

2024-01-26

船緩緩向前滑行,平靜湖面多了水的波紋,空氣中多了馬達的聲音,挺立的枯樹上,鸕鶿以枯枝搭起的鳥巢裡,原本睡著的寶寶被驚醒了,親鳥也受到驚嚇飛離,這景象不尋常。鸕鶿是冬候鳥,原本不會在台灣繁殖,但2023年,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的研究人員,在湖山水庫發現國內第一筆鸕鶿群體繁殖紀錄,這不同以往的繁殖行為,代表著什麼樣的生態意義?

鸕鶿三部曲之一|台北 鸕鶿來了

2024-01-26

飄著細雨的清晨,水面映著天空的灰與太陽的光芒,上千隻鸕鶿降落的身影改變了水面原本的波紋,一個一個小黑點,順著水流,緩緩漂動,這美到難以描述的畫面,出現在台北市的基隆河。為什麼鸕鶿來到這裡?「追鸕鶿」如何成為一場很熱鬧的公民科學?

「調」魚大賽在深溝|喜歡撈魚、釣魚也能成為公民科學家?

2023-08-19

七月盛夏,在宜蘭員山鄉一處湧泉池,一群大人小孩在這裡戲水消暑,也有人拿著網子嘗試撈魚,原來這些人是「深溝釣魚大賽」的參賽者,他們比的不是誰能釣到最多魚,而是誰能在大賽期間內,觀察記錄到最多種類的水生生物。

平安龜 平安歸否?|人與海龜關係的轉變

2021-07-21

有些生物的形貌,長期刻印在我們的腦海中,那是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海龜」就是其一,牠的形象符碼,從廟宇到街市,都被廣泛應用,而民間傳說與信仰,更賦予神獸的尊崇,人們想借助海龜古老又長壽的神力,祈求平安順遂,甚至財源廣進,而海龜自身呢,在海洋中,能夠永保平安嗎?

為蝙蝠造棲地|守護蝙蝠的那群人

2020-08-17

如同其他的野生動物,棲地消失與劣化,也威脅蝙蝠的生存。只在夜間出沒,加上西方傳說營造的恐怖形象與傳染疫病的隱憂,理解蝙蝠的人不多,為牠們付出的人也很少,但是只要願意做,就能帶來改變。

智取福壽螺|田間防治新嘗試

2015-11-16

造成全台農損上百億的福壽螺,是農民最頑強的頭號敵人,在宜蘭縣員山鄉,一對專長生態研究的夫妻,想出了請君入甕的新方法,希望友善小農面對福壽螺時,能更輕鬆。

進擊!外來蜥蜴_眾志:沙氏變色蜥

2013-08-26

瞄準,橡皮筋發射。這可不是在玩遊戲,他們的獵物,是外來入侵種「沙氏變色蜥」!

野調好幫手-公民科學家

2013-04-15

許多人喜歡到戶外活動,來去之間,總會經過野生動物的家園,其實只要多花一些心思,就可以成為科學研究的好幫手,平凡人也能成就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