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遺跡保存戰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志昌 葉鎮中,剪輯 陳志昌

位在新竹的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建築群,一年多前被發現,它們是矛盾的複合體,日本人在這生產原料,讓戰機去轟炸盟軍,但對日抗戰的國軍退守台灣後,卻也被安置在這裡,以此為家。戰爭遺跡的歷史才開始挖掘,開發腳步卻已經逼近…

新竹是個歷史悠久的城市,清雍正時期,這裡是淡水廳廳治所在地,昔日的城牆僅剩東門城。日治時期,新竹火車站哥德式建築和新竹市政府的官廳建築在此興建,這些建物都名列國家級古蹟。二次大戰期間,台灣作為日本南進跳板,這裡經歷了一段戰爭史,最知名的就是黑蝙蝠中隊。不過很少人知道,還有個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建功國小內這棟圓形建築,就是當時的油槽改建而成。

除了油槽,最有看頭的是被稱為大煙囪的發電廠,上面還有被盟軍機槍掃射的痕跡。中原大學景觀系教授趙家麟老師,辦了一場大煙囪小旅行,帶領大家走進巷弄間,原本應該像工廠環境的發電廠,被撤退來台的軍人善加利用,在既有廠房中搭建房舍,成為樓中樓。發電機組在居民入住前就不在了,老師猜測,可能是被國民政府拆到中國去,而從中國來台灣的軍人,就在這倚靠著一面牆、一根柱子,蓋起遮風避雨的家。

許多中國來台灣的軍人,政府分配的眷舍不足時,就想辦法自建住處,倚靠著一面牆、一根柱子,蓋起遮風避雨的家。


民國91年,趙家麟因緣際會發現了大煙囪,新竹市政府也相當重視,向國防部申請老舊眷村文化保存,取得土地所有權。民國99年,登錄為歷史建築,稱為日本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大煙囪和煙囪裡稀有的霜毛蝠棲地,因此獲得保護。透過都市計畫變更,容積移轉的方式,這塊土地的開發利益轉到別的土地,國防部的權益並未受損。

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的樣貌,隨著政權轉移和城市發展,慢慢從地圖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繁華的市區、熱鬧的街道,其實包含建功國小、清華大學、中油儲油所和忠貞新村等,都在它的範圍內,面積廣達330公頃。趙家麟得知國防部準備進行眷村都更案後,去年一月他發現驚喜,原來眷村裡面,還有油槽和房舍等七個建物。

經過研究調查,這個區域應該是煉油廠房,煉製異辛烷作為飛機添加劑,讓引擎燃燒更好。提煉異辛烷要透過天然瓦斯和蔗糖,因此有合成工廠。這些日式建築跟大煙囪一樣有人居住,趙家麟希望能解開它們的身世之謎,但在國防部的都更案中,這裡將夷為平地,新竹市文化局於是把這些建物暫定為歷史建築,與國防部展開協調,卻傳出一號廠房留不下來的消息。

面向建興路的一號廠房,一部分是兩層樓磚房,是當年的辦公室,一樓圓拱式騎樓與居民自建的磚牆、門窗融為一體,二樓隔成五戶,眷村居民稱這棟為寡婦樓。曾經安置許多軍眷,大多數人遲遲等不到另一半歸來。王伯伯與王媽媽是少數幸運重逢的夫妻,後來他們就以寡婦樓二樓為家,直到去年五月才搬離。

一號廠房還在暫定為歷史建築階段,四月間,居民為了領取國防部的自拆獎金,在拆自家房子同時,卻連日治時期的牆也一併拆除,讓一號廠房缺了一大角,引起外界譁然。

除了保存的訴求,眷村居民也有拆除的聲音。李先生表示,因為國共內戰才會有寡婦樓,對這些當時被迫與先生分離的婦女來說,寡婦樓是一種汙衊、一種痛,為什麼還要把痛加在人家身上。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理事長鍾淑姬則認為,歷史沒有善惡對錯,這些建築保留下來,或許可以提醒世人不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這個都更案將與建商合作,國防部提供土地,未來可分回47%的開發利益,一號廠房是都市計畫中的商業區,過去新竹市政府取得大煙囪土地時,把大煙囪開發的容積移轉到這裡,如果這次一號廠房得保留,國防部與建商的開發利益,要移往哪裡?

6月30日,新竹市史蹟審議委員會第二次審查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保存案,有四個建物就地保存,一個小型油槽移地保存,全部由建商修復後,再移交給新竹市政府,一號廠房則採意象或局部保存。 
 

早期,二次大戰期間,留下的大型油槽,未來會留下移地保存。


寡婦樓會怎麼留,主導權在國防部,趙家麟希望,意象保留不是全部肢解後,再另地重塑,如此意義不大。他表示,國外有非常多讓開發與歷史建築共構的案例。可以碰觸到過去留下來的質感與痕跡,讓子孫知道,曾經在那個時代,一些人被安置在寡婦樓這樣的空間,辛苦生活著。

國防部從日本人手中接收了這塊地,安置了來台的軍人、軍眷,六十年來的眷村歷史,隨著眷村改建,逐漸抹去它在這個城市的痕跡,時代在這塊土地的足跡,該留下哪些?開發建設會讓城市變大,但只有留下歷史,這個城市才會偉大,而國防部會留給新竹市,怎樣的一個寡婦樓? 

集數
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