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

被遺忘的村落

被遺忘的村落

摘要
台北大淹水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但是許多貧瘠的沿海漁村聚落,因為地層下陷,導致常常淹水,卻鮮為人知,納莉颱風過後,彰化台西鄉、雲林五港村、嘉義圍潭村幾乎整座村莊、人、學校、墳墓都浸泡在水中,它們就像被遺忘的村落一樣。

2001年,納莉颱風重創北台灣之後,採訪小組緊跟著颱風侵襲的軌跡到達中南部,順著濱海公路沿線的村落,連夜來到彰化縣大城鄉,寧靜的鄉村夜晚,透露著不平凡的警訊,擔心午夜的滿潮水流會再度竄進屋內,認命的老人家們守著這座三合院。

清晨雨停了,雲散了天空慢慢露出一點點陽光,雖然納莉颱風漸漸遠離,但是西部沿海地勢低窪的聚落,卻還沒有完全脫離積水的糾纏,像是位於雲林縣台西鄉的五港村,整個村莊幾乎浸泡在水中。

1950年代,第一口水井深入地下,抽取地下水之後,國土就埋下日漸淪陷的厄運,目前台灣沿海地層下陷面積已超過一千七百平方公里,地層下陷是這一代人耗用自然資源的現象,其後遺症正慢慢地顯現。

台灣西部沿海地區有很多地勢低窪、地層下陷的地方,因為每逢豪雨或大潮期間都會淹水,加上淹水次數太多,久而久之淹水被視為普遍,因此更為受到忽視,而沿海地區的公共建設較為落後,居民生活困苦,一遇水災,就像是被遺忘的村落一樣。不論是雲林台西鄉的五港村或是彰化大城鄉的許厝巷,都面臨著相同的問題,沿著台十七線濱海公路往南走,這樣的村落處處可見。

「風頭水尾」是描述西部沿海村落貧窮艱困的處境,村民除了必須頂著強勁的季風在貧瘠的土地上討生活以外,還必須對抗逢雨就淹的宿命,老村民在惡劣的環境中,也自有一套「淹水求生哲學」,屋子裡、巷道外都是水,村子裡的道路成了水路,大家依舊如往常般來來往往。當淹水成為生活中無法消除的一部份之後,居民也必須適應在水中的日子,即使生活及出入都相當不方便,即使整天泡水的皮膚已經快承受不住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學科
災害
縣市
  • 彰化縣
  • 大城鄉
  • 雲林縣
  • 台西鄉
關鍵字
颱風, 淹水, 地層下陷, 豪雨

台北大淹水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但是許多貧瘠的沿海漁村聚落,因為地層下陷,導致常常淹水,卻鮮為人知,納莉颱風過後,彰化台西鄉、雲林五港村、嘉義圍潭村幾乎整座村莊、人、學校、墳墓都浸泡在水中,它們就像被遺忘的村落一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于立平
攝影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漂流的訊息

漂流的訊息

摘要
桃芝颱風過後,台灣山林的傷痕還沒有恢復,海洋惡夢又隨潮浪襲捲而來,各地陸續傳出海上垃圾與漂流木攻佔海岸的災情,我們沿著北部海岸,試圖從海上載浮載沈的漂流物身上,找出它們這趟漂流之旅所要傳達的訊息。

我們利用退潮的空檔來到蘭陽溪口,觀察垃圾和漂流木的情形,各式各樣的漂流物幾乎佔滿海灘,其中還不乏巨大的中高海拔山區樹種。曾聽老人家說,以前每當颱風或大雨過後,許多人就會來到海邊撿拾漂流木,作為柴火之用。但是如果漂流木漂錯地方,卻很可能成為另一場災難,像桃芝颱風過後,就有好幾座商港及漁港,因為湧入大量的浮木與垃圾,而損失慘重。

根據基隆港務局估計,光是這些垃圾焚化費用就高達40萬元以上,好不容易把港區內的垃圾,推到岸邊清理完以後,海上的漂流物還是會持續漂進來,而部分漂流物也可能隨著潮浪風向,漂離台灣。

海洋默默承受人類所給予的一切,雖然無法控訴人類的罪行,但是港口被迫關閉、漁民停止漁撈,似乎是海洋環境惡化的一項警訊。當山林樹木、河邊垃圾成為海上的漂流物之後,流向不同國度,也流傳著大自然伺機反撲的訊息。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宜蘭縣
  • 基隆市
關鍵字
颱風, 漂流木, 海洋污染, 洋流, 海洋垃圾

桃芝颱風過後,台灣山林的傷痕還沒有恢復,海洋惡夢又隨潮浪襲捲而來,各地陸續傳出海上垃圾與漂流木攻佔海岸的災情,我們沿著北部海岸,試圖從海上載浮載沈的漂流物身上,找出它們這趟漂流之旅所要傳達的訊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來自桃芝的消息

為了完整紀錄桃芝颱風的災情,我們特別租用直升機,從台北一路到花蓮,然後翻越中央山脈,順著陳有蘭溪往下走,到東埔、水里,一直到溪頭木屐寮,沿線紀錄和呈現桃芝颱風所造成的破壞和災情狀況。

當我們搭乘直升機進入到新中橫公路的上空,從飛機上往下看,多處村落被土石流沖毀、掩埋,河水漫流,淹沒良田,不僅橋斷,路也毀了,許多人都說,這是他們所知道的大自然,第一次展現如此恐怖的力量。

大興部落全面遭土石掩埋的慘重例子,給了人們充分的理由,將土石流和檳榔聯想在一起,執政當局更是以罕見的堅定態度,打算大肆整頓國內檳榔種植的問題,但是造成土石流的原因真的只有檳榔嗎?

新中橫全線通車以後,往往是山區人口遽增的重要原因,不只影響山林環境,也影響整個國家的產業結構,必須非常謹慎。一旦政府若沒有魄力統合事權,在開發與保護間求得平衡,那麼一條道路的開闢,不但無法為人民謀求福祉,還會製造出難以醫治的環境毒瘤。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花蓮縣
關鍵字
颱風, 土石流, 豪雨, 檳榔, 陳有蘭溪, 中橫

桃芝颱風就像一個性急使者,口沬橫飛地向人們傳達屬於大地的真實消息,新中橫公路正式通車於民國80年,雖然只有169.7公里,卻是台灣山區地質環境的縮影,而桃芝颱風所披露的種種台灣山林問題,更是可以在這條不算長的公路上,一覽無遺。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林玲遠
攝影 陳志昌 柯金源 蘇志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困在水中央

困在水中央

摘要
2001年7月30日,桃芝颱風橫掃中台灣,南投縣竹山鎮木屐寮五人死亡四人失蹤。其中一戶陳姓人家,在風雨中等待救援等了八個鐘頭,陳奕廷看著父親被洪水沖走,用繩子綁在背上的五歲孩子,也被隨著洪水而來的巨木撞擊而昏倒,長時間的等待,抱在手中的孩子也因為失溫而沒了生命跡象。為什麼木屐寮會產生這麼嚴重的災情,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因為雨水量超過河堤所能容納範圍,因此造成潰堤;也有人說因為分隔前庄與後庄的中二高排水設計不良,將洪水堵住,流不出去,以致造成這麼大的災害。不只在木屐寮,順著東埔蚋溪轉往北勢溪的方向,還有更多沒有人注意的角落,住在山邊隔水而居的鹿谷鄉秀林巷兩位阿婆,形同住在孤島,洪水退去後,秀林巷居民扶老攜幼紛紛離開家園,到底要住在哪裡才安全?這些住在山邊水崖邊的居民,又該何去何從?

記憶中,花蓮光復鄉大興村、大富村,是行經花東縱谷最美麗的一段風景,然而今年7月30日,桃芝颱風橫掃中台灣,短短五個小時內,光復鄉就降下四百多公厘的雨量,嘉農農溪再次潰堤,使得大富村整個村落被洪水與泥漿所淹沒。

然而慶幸的是,大富村雖然受到洪水與土石流的重創,但並沒有任何村民傷亡,然相對於大富村的幸運,隔著一座山丘的大興村,卻被埋沒在山的嗚咽裡,原本鄉公所規劃的「富麗農村」,成為層層土石重擊之下的殘磚破瓦。

大興村曾經是繁榮的果樹之鄉,最早都是原始林,後來因為開發種植檳榔,原始林不見了,水土保持方面變極差,所以只要下大雨,土石流就容易發生,若雨量又集中和多量的話,那麼災害就會非常嚴重。

大興村的悲慘遭遇,大富村的村民看在眼裡,不禁要膽顫心驚。因為他們很清楚,大富村之所以沒有遭到埋村,僅僅是好運而已,若不是檳榔林和魚池形成天然的滯留池阻擋及分散土石和洪水,大富跟大興今天可能是同一個命運。

雖然大富居民都認為,堤防設計錯誤是淹水的主要原因,但是負責整治的水利處第九河川局卻不這麼認為,認為是山上的土石流大量傾洩,阻塞花東鐵路橋所造成的。在下一次颱風來臨之前,還有多少個大富村,能夠扭轉走向大興水患的命運?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關鍵字
土石流, 豪雨, 颱風, 大富社區, 水土保持, 遷村, 檳榔

2001年7月30日,桃芝颱風橫掃中台灣,南投縣竹山鎮木屐寮五人死亡四人失蹤。其中一戶陳姓人家,在風雨中等待救援等了八個鐘頭,陳奕廷看著父親被洪水沖走,用繩子綁在背上的五歲孩子,也被隨著洪水而來的巨木撞擊而昏倒,長時間的等待,抱在手中的孩子也因為失溫而沒了生命跡象。為什麼木屐寮會產生這麼嚴重的災情,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因為雨水量超過河堤所能容納範圍,因此造成潰堤;也有人說因為分隔前庄與後庄的中二高排水設計不良,將洪水堵住,流不出去,以致造成這麼大的災害。不只在木屐寮,順著東埔蚋溪轉往北勢溪的方向,還有更多沒有人注意的角落,住在山邊隔水而居的鹿谷鄉秀林巷兩位阿婆,形同住在孤島,洪水退去後,秀林巷居民扶老攜幼紛紛離開家園,到底要住在哪裡才安全?這些住在山邊水崖邊的居民又該何去何從?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蕭靜美 張岱屏
攝影 朱孝權 葉鎮中 陳志昌 張國樑 陳信隆 林國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失憶的水鄉澤國

摘要
高雄原本埤塘遍布,但隨著都市開發,埤塘逐漸被填平利用。潭美颱風來襲,讓高雄地區一夜之間變成水鄉澤國。在證實都市的排水系統無法保證不發生水患之後,重新思考過去的治水防洪觀念,恢復埤塘的滯洪功能,減低水患災害,將是未來思考的方向...

早在清朝時期,高雄地區原本就是地勢低漥、埤塘遍佈,隨著都市開發,埤塘逐漸被填平利用,這倚港而生的高雄市,便迅速發展成為台灣第二大城,取代埤塘的是一棟接著一棟的住商大廈與寬廣平直的馬路。

民國90年7月11日,潭美颱風來襲,外圍環流掃過高雄。一夜10小時,暴雨持續從天而降,累積雨量意外地高達552公釐,整整降下了高雄三個月份的雨量,高雄地區一­夜之間變成水鄉澤國。其中,高雄市的三民區本和里,尤其災情慘重。

本和里一帶,以前叫做凹仔底,意思就是窪地。包括今天的三民高中、莊敬國小等多達七公頃的區域,都曾經是愛河流域本館埤的所在地。然而,最後一塊本館埤的遺跡,已經成為臨時停車場。凹仔底的舊時景象,只殘存在老人家的記憶裡。

從高雄靠海的淺灘,到蜿蜒的河流,再到散佈的埤塘農地,甚至是內陸的湖沼,大多消失得無影無蹤,幸運被保留下來的,屈指可數。然而豪雨來時,即使是地處高地的金獅湖,仍舊免不了漫淹成災。

數十年來,防洪排水工程不曾停歇,但每逢雨季,低窪地區的水患卻未見減少。在證實都市的排水系統無法保證不發生水患之後,重新思考過去治水­防洪的觀念,恢復埤塘的滯洪功能,減低水患災害,將是未來的方向。

學科
災害
縣市
  • 高雄市
  • 三民區
關鍵字
颱風, 都市排洪, 滯洪, 埤塘, 防災, 豪雨

高雄原本埤塘遍布,但隨著都市開發,埤塘逐漸被填平利用。潭美颱風來襲,讓高雄地區一夜之間變成水鄉澤國。在證實都市的排水系統無法保證不發生水患之後,重新思考過去的治水防洪觀念,恢復埤塘的滯洪功能,減低水患災害,將是未來思考的方向...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佳穎
攝影 朱孝權 陳添寶 張國樑 林衍億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新鄉的憂鬱

新鄉的憂鬱

摘要
12月,南投縣信義鄉正是梅花開的季節,藍天、白雲與梅花織成一副美麗的風情畫。沿著新中橫公路再往裡走,來到筆石紀念公園,桃芝颱風挾帶的土石掩埋了32條生命,目前為止只有3具屍體被發現。筆石部落,在桃芝颱風之後,已從地圖上消失,留下的是幾片地基與斷恒殘壁,仍然拼不出一個家的圖案,剩下的是一個紀念公園,以花草種出罹難者的名字,以一個公園來取代一場災難的印記,在崩山環繞的殘堆中,有幾顆中秋節留下的月餅與柚子,原以為災難就此沈寂,卻在遠處聽到來自水源地的伐木聲,位於筆石部落上方的新鄉村民,紛紛豎起耳朵尋找伐木聲的來源,試圖阻止另一場災難發生。新鄉村的布農族不再沈默,向山神借來勇氣,發出積壓了50年的怒吼!

2001年7月底的桃芝颱風重創了南投縣信義鄉筆石部落,崩山走石與大量雨水形成土石流,掩埋了三十二條生命,目前為止只有三具遺體被發現,村民認為這與台大實驗林在筆石溪上游砍伐樹木,絕對脫不了關係。雖然災變現場已經水落石出,不過村民仍然還沒有從災變的恐懼之中走出來。

2001年11月,台大實驗林的伐木聲又在筆石部落上方的新鄉村森林中響起,進行疏伐作業,但是這個內茅埔營林區同時也是新鄉村民主要的水源地。因為鄰村筆石部落慘遭土石流滅頂的境遇,使得新鄉村民對生活環境中的山與水特別敏感。村民擔心影響水質與安全,因此當台大實驗林悄悄地進行疏伐作業時,新鄉村民馬上激烈反彈,疏伐作業進行不到六分之一,即遭到村民抗議而停擺,終於在12月19日舉行了一場協調會。

這件發生在新鄉村的伐木事件,算是告一個段落。路邊的梅花正開,村子裡也忙著佈置,迎接聖誕節的到來。被砍下的木材也參與了聖誕晚會,顯示新鄉布農族人的創意,也表示新鄉村民已從悲情走了出來。

學科
山林
縣市
  • 南投縣
  • 信義鄉
關鍵字
土石流, 實驗林, 颱風, 疏伐, 伐木, 部落, 原住民

12月,南投縣信義鄉正是梅花開的季節,藍天、白雲與梅花織成一副美麗的風情畫。沿著新中橫公路再往裡走,來到筆石紀念公園,桃芝颱風挾帶的土石掩埋了32條生命,目前為止只有3具屍體被發現。筆石部落,在桃芝颱風之後,已從地圖上消失,留下的是幾片地基與斷恒殘壁,仍然拼不出一個家的圖案,剩下的是一個紀念公園,以花草種出罹難者的名字,以一個公園來取代一場災難的印記,在崩山環繞的殘堆中,有幾顆中秋節留下的月餅與柚子,原以為災難就此沈寂,卻在遠處聽到來自水源地的伐木聲,位於筆石部落上方的新鄉村民,紛紛豎起耳朵尋找伐木聲的來源,試圖阻止另一場災難發生。新鄉村的布農族不再沈默,向山神借來勇氣,發出積壓了50年的怒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蕭靜美 于立平
攝影 葉鎮中 於貽塵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WTO來了

WTO來了

摘要
台灣加入WTO對農業部門產生的衝擊,不僅與農業部門因應農產品進口的策略有關,也同時涉及國土如何規劃的問題。高山農業政策在這波衝擊中如何定位,既對高山農戶的生計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亦對台灣山野的地景有至為關鍵的決定。

不過,WTO尚未正式壓境,台灣卻已數度因颱風而受到史無前例的重創。八五年賀伯颱風在六小時內造成一千億的損失;今年象神颱風帶來的豪雨更奪走了六十多條人命。

涵養水分的森林正逐步地減少中,水土保持機能受損,全島居民卻必須共同承受因生態破壞所導致的災難。

高山農業常是許多人眼中的環保殺手,然而當國家缺乏適當的發展政策,一味以「開發至上」的原則來面對各種資源時,當政黨以已開發產業道路來換取山區居民的選票時,我們不應怪罪從事高山農業的農民,因為我們缺乏有遠見和責任的政府。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以經濟發展為依歸的國土開發計畫,而是以島嶼生命為關注的國土規劃藍圖。

台灣加入WTO,讓我們的政府在經貿的層面思考因應之道的同時,也有機會從島嶼延續的視角,去省思我們對待土地的方式。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WTO, 高山農業, 颱風, 國土計畫, 水土保持, 國土規劃

台灣加入WTO對農業部門產生的衝擊,不僅與農業部門因應農產品進口的策略有關,也同時涉及國土如何規劃的問題。高山農業政策在這波衝擊中如何定位,既對高山農戶的生計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亦對台灣山野的地景有至為關鍵的決定。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基隆河 救命!

基隆河 救命!

摘要
基隆河深受潮汐的影響,由汐止的舊名水返腳可知,基隆河水在滿潮時,河水到汐止就會返回,現在基隆河水不再止於水返腳,汐止成了知名的水患地區。 此次象神颱風所夾帶的充沛雨量,使基隆、五堵、汐止地區因基隆河水暴漲而淹水,汐止地區甚至淹到三樓,也造成前所未有的災情。根據官方說法,此次象神颱風所降的雨量是兩百年洪水的頻率,而基隆河沿岸堤防在台北縣的部份,只能防範一百年的洪水,再加上部份河段的工程尚未完工,都是導致此次淹水的原凶。

基隆河從平溪發源,一路蜿蜒穿過臺北盆地。不過40年,她的命運也千迴百折,櫛比鱗次的房屋填滿了遼闊的河川地,河流與人之間的和平空間愈來愈少。原本汐止舊名水返腳,意即基隆河水若到汐止就會返回,然而與河爭地的結果,影響了1998年的瑞伯和芭比絲颱風,十天內在汐止造成三次嚴重水患,基隆河的潮汐不再止於水返腳了。

2000年象神颱風重創北臺灣,基隆、五堵、汐止成了水鄉。根據官方說法,象神颱風的雨量為一百五十年發生一次的洪水頻率,超過目前的設計標準,加上初期計畫、都市計畫的排水與野溪治理尚未完工,為導致淹水的主因。

然而經過十年整治,基隆河的水患不但沒有減輕,而且逐年加劇惡化。上游民眾直指臺北市的整治工程,原來在大基隆河尚被排除在《大臺北防洪計畫》之初,1981年,下游的臺北市政府以解決內湖地區水患為由,著手規劃截彎取直工程,並變更內湖新堤線,以堤內新生地作為安置遷建戶之用。但是在1990年,臺北市政府將原來規劃行水區內的177公頃土地變更為住宅與商業用地,舉眾譁然,隨後市價更是僅次於信義計畫區的鑽石天價。

歷經二十年從中央至地方的政治角力,基隆河「政治河流」之名也不脛而走,為了保護更多人口密集區,防洪工程加強為兩百年洪水頻率,而堤防的高度卻讓臺北人忘了基隆河的存在。由於《兩百年洪水保護計畫》施行困難,水利單位再度祭出了三十年前的《員山子分洪計畫》,試圖從上游引開河水,臺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蔡丁貴認為,應該更審慎地進行洪水演算,知道更實在的原因與影響,避免公共工程的錯誤。

被截肢的基隆河,是否又將面臨切開咽喉的命運。

學科
水文, 災害
縣市
  • 新北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基隆河, 河川整治, 員山子分洪, 排洪計畫, 堤防, 截彎取直, 社子, 淹水, 颱風, 行水區, 都市防災

基隆河深受潮汐的影響,由汐止的舊名水返腳可知,基隆河水在滿潮時,河水到汐止就會返回,現在基隆河水不再止於水返腳,汐止成了知名的水患地區。此次象神颱風所夾帶的充沛雨量,使基隆、五堵、汐止地區因基隆河水暴漲而淹水,汐止地區甚至淹到三樓,也造成前所未有的災情。根據官方說法,此次象神颱風所降的雨量是兩百年洪水的頻率,而基隆河沿岸堤防在台北縣的部份,只能防範一百年的洪水,再加上部份河段的工程尚未完工,都是導致此次淹水的原凶。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到不了的桃花源

1999年3月10日,四名來自義大利國科會的地質學者,在台大教授陳宏宇的帶領下,來到南投縣信義鄉的神木村,探勘土石流的源頭。在去年5月4日,義大利南部的坎貝尼亞,發生了很有名一個地質災害,我們把它叫泥流災害。

整個村莊將近150人遭到泥流的掩埋,台灣跟義大利兩個國家,有著相同地質災害的背景。眼前這堆堆滿了土石的河床,讓我們不得不承認神木村,這樣一個有山、有水,又有千年神木庇廕的小山城,已經不再是我們心目中的世外桃源。

桃花源的夢想已經成了土石流的夢魘,民國八十五年的賀伯風災,令人怵目驚心的土石流,沈重地打擊了新中橫公路上幾個村落。強大的破壞力震驚了台灣島民,也吸引了國際學者的關注。根據農委會統計,目前全台土石流危險溪流共有485條,這個數字透露出一個嚴重的訊息。

那就是沿著台灣山區溪流開發的聚落大多滿佈危機,這裡有泥流、岩流。在義大利也有一些氾濫的區域,多數是未經核准的建物,造成山坡沖刷至地基形成氾濫。台灣情況也類似。賀伯的災難喚起了居民兩年前曾有的遷村念頭,但是在官方拿不出辦法,而村民又心存僥倖的情形下,流離失所的受災戶,還是暫時被安置在兩千萬台幣搭蓋的臨時避難所,遷村計劃始終沒有實現。

面對漫天蓋地而來的土石流,人與自然正在進行一場關乎生死的拉鋸戰,遷村問題沒有徹底解決之前,政府註定要在這場戰爭當中,疲於奔命。但是遷村談何容易,農業政策的不當,迫使當地居民以性命相搏,死守這一片好不容易可以獲取利潤的農耕事業。

百姓在賭,政府也不得不賭,我們終於讓世人見識到,台灣島民賭性堅強的性格,而大自然不斷地以具體行動來一再表白,她將加速收回失去的土地,台灣島究竟有多少個神木村,而它們又將何去何從?

每一個人都渴望看到桃花源,但不能為了追逐理想國,而葬送另一座城池,在土石流的歷史悲劇中,我們看到強行對自然要索,最後終將失去國度。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信義鄉
關鍵字
神木村, 陳宏宇, 坡地開發, 土石流, 遷村, 颱風, 泥流

一九九九年三月十日,四名來自義大利國科會的地質學者,在台大教授陳宏宇的帶領下,來到南投縣信義鄉的神木村,探勘土石流的源頭。在去年5月4日,義大利南部的坎貝尼亞,發生了很有名一個地質災害,我們把它叫泥流災害。
整個村莊將近150人以上遭到泥流的掩埋,台灣跟義大利兩個國家,有著相同地質災害的背景。眼前這堆堆滿了土石的河床,讓我們不得不承認神木村,這樣一個有山、有水,又有千年神木庇廕的小山城,已經不再是我們心目中的世外桃源。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颱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