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復育

 

流浪動物的十字路口

摘要
談到流浪動物,印象大概是斷了手腳髒臭的受虐景象,或者翻著垃圾堆,成群結隊的出沒在公園巷道或空地。我們看見愛心媽媽餵食,也看見居民對流浪動物衍生的環境問題產生疑慮。如果依照法令,只要流浪動物超過七天無人認領,就得面臨撲殺的命運,這是最直接最快速的方式,但是不是最有效呢?

下午四點鐘,我們遇見了張悰愷和魏媽媽,騎著摩托車穿梭在車陣中,今天我們將跟著她們的腳步,走訪不一樣的台北。

燒臘店的雞鴨脖子、隔夜的麵包、還有飼料,一下子就把魏媽媽摩托車塞滿,她的工作就從這裡開始。這隻小黑因為被車撞,倒在路旁奄奄一息,魏媽媽把牠帶給獸醫蘇煥中急救,暫時保住了一條命,不過狀況還沒解除。

人和狗之間接觸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從東亞的狼說起,但是經過千百萬年的演變,人和狗的關係,有緊張和諧也有對立。

捕狗、獵狗的行動在台灣各個地方上演,進入收容所後流浪狗命運並沒有因此改變,經過七天後,如果還是沒有被人認養,一樣也得面對撲殺的命運。根據農委會的資料,每捕殺一隻流浪動物需花費近五千元。台灣犬隻總數量接近170萬,民間估計沒有絕育的流浪動物數量超過140萬,但是犬隻結紮絕育卻不是行政部門施政重點的目標,於是捕捉仍然是民眾對待流浪狗的直接方式。

愛心媽媽每個禮拜固定去收容所認養結紮,鬼門關前搶救來的流浪狗,但是這樣並沒有辦法解決流浪狗的問題。於是我們看見市區一處私人收容所,鐵皮搭蓋的房舍裡住了一百多隻流浪狗,裡頭不乏狼犬、獒犬等名犬,不過現在這些狗不只一點都看不出來價值和地位,還要擔心到處跑被捕犬隊抓走。

負責照顧流浪狗的黃媽媽,乾脆自己就住在這裡,我們還沒來得及探討人狗共處一室涉及環境健康問題,這個收容所就已經要被拆除,一百多隻流浪狗何去何從仍是未知數。

星期六上午,張悰愷和sean等國內外的義工開著車前往中部一處山區,和市區收容所相比,山上比較不受注意。這個山區收容所,空間大、地點隱密,共收容一百多隻狗,數量持續增加中。園主透過張悰愷的介紹,找到這群來自國內外的義工,讓他們能上山幫忙打掃整理。

這六隻因為叫聲太大,聲帶被割掉的狗,被放置在一起,自成一個群體。看著牠們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我們不禁要問,這不會汪汪叫的狗,牠還算是狗嗎?

雖然在山上流浪狗的伸展空間大了,卻仍然沒辦法杜絕被遺棄的命運,使得山區的流浪狗,數量一直增加,義工們除了打掃也要協助整地,以便建立新的犬舍。在負責連絡國內外義工的張從愷眼裡,搶救流浪狗的工作是不分國籍。

我們再往南到高雄。倪兆成是動物緊急救援小組的大隊長,比起先前的愛心媽媽們。這個救援小組固定合作的是三個人,分別是倪兆成、他的太太陳老師,還有他們的兒子倪京台包辦了動物救援、海內外聯繫和網站架設的工作。

這個動物緊急救援小組麻雀雖小,但從他們手裡搶救回來的狗,十年來超過三千隻。通常會動用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出動任務的狗,狀況也不會太好。倪兆成這幾年救援經驗,累積的捕獸夾都成了血淋淋的證據。

金屬探測器成了倪兆成救援任務時,必須帶的輔助工具,每一個捕獸夾記錄了一個生命,雖然十年來,動物緊急救援小組透過各種方式認養,但是,傷殘的動物,卻總是無法得到更多關注。

三年來高雄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已經送了20多隻狗到美國,陳老師透過e-mail和照片追蹤這些狗的後續,也繼續推展”民間交流”的合作模式。

這天,四隻流浪狗將搭機前往洛杉磯,流浪狗中途之家的媽媽,依依不捨的到機場送行。路過的旅客知道這些狗要移民去美國,總是讚嘆的說牠們好狗命。   

牠們真的是好狗命嗎?我們在撲殺、在禁錮、在收容,在搭機出國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選擇?流浪動物,牠究竟該往哪走?

曾小姐是桃園鍾愛一生流浪動物協會的義工,也是動物收容的中途之家,每隻送到她這裡的狗狗,都做完訓練矯正。曾小姐為了收容十幾隻狗,特別租了三層樓,讓有地域性的狗可以分區管理,除了加強流浪動物的訓練,義工們引進國外TNR制度,試圖在捕捉安樂死或認養之外,尋找另一種方式,讓流浪動物更有系統的管理。

這天,這隻出生四十天的流浪貓,找到了認養的主人,但是還有更多流浪動物卻依然等待關愛眼神。楊惠雯擔任認養義工已經一年多,她說:民眾心態往往決定了流浪動物的未來。看起來像穿白襪子的狗,在台灣民間的看法裡卻是不吉祥,會造成家破人亡的象徵。

不同的文化觀點,造成台灣的流浪動物每跨一步,總是得過重重考驗。反觀德國,當地有八百萬隻狗卻沒有捕犬隊,德國法律規定,遺棄犬隻要繳相當於新台幣九十萬的罰款,嚴重虐待犬隻可以判兩年的有期徒刑,但在台灣呢?

收容所成了棄養動物的合法管道,也因為各個單位權責分工,使得屬於動物防檢局管轄的42個公立收容所,只負責收容的工作。鄉鎮公所的建設局、環保局、清潔隊負責捕捉,至於農委會主導訂定的動物保育法令,但仍然欠缺實際的執行效果。雖然公部門各司其職,但諷刺的是,流浪狗收容超過七天就安樂死,卻是各個單位都有的共識。

流浪動物在十字路口,該往東往西往左或往右,民間團體嘗試著各種可能,用收容結紮放養以及由國外人士認養等方式,但這終究只是解決問題的一個可能,在尋求各種管理方式之外,尊重生命的觀念或許是處理這個棘手問題的根本原則。

從時間的橫切面記錄到地點的縱切面訪談,除了了解流浪動物的狀況,也碰上公部門人事交接的變數。流浪動物的議題不討喜,動輒得咎。採訪過程吃了幾次閉門羹,也碰了不少釘子。每個流浪動物的保育團體,都有他們一套思維,甚至對其他團體的作法,不表認同。我不想澆熄任何一個人的熱情,或選擇單一呈現的途徑。畢竟在尊重生命上,無論是國內或國外義工,都有共同的信念。

每個團體採用的「方式」不同,但不一定需要對立。身為媒體工作者,我也不可避免的必須提出觀察和看法,畢竟議題是需要討論,如果民間團體如此費盡心力去搶救,公部門又能否藉這股力量去進一步整合?

學科
動物
縣市
  • 南投縣
  • 集集鎮
  • 高雄市
  • 桃園市
關鍵字
草鴞, 猴面鷹, 生態復育, 棲地破壞, 動物急救站, 收容, 瀕臨絕種, 保育類動物, 野放

談到流浪動物,印象大概是斷了手腳髒臭的受虐景象,或者翻著垃圾堆,成群結隊的出沒在公園巷道或空地。我們看見愛心媽媽餵食,也看見居民對流浪動物衍生的環境問題產生疑慮。如果依照法令,只要流浪動物超過七天無人認領,就得面臨撲殺的命運,這是最直接最快速的方式,但是不是最有效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楊蕙萍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打造生態校園

 

打造生態校園

摘要
很多人在做生態復育的工作,有個人、有團體,而學校、家長、社大這樣的金三角組合,是讓生態教育能落實校園,推廣到社區的一個好方式。他們有遠大的抱負,卻不會好大喜功,用一點點的經費,豐富學校的生態,一步一步的推,同時將生活的東西融入。

夏日的午後,我們跟著台北市南港區舊莊國小的老師、家長與小朋友,來到汐止長青里,學習如何復育蓋斑鬥魚,因為學校與南港社區大學合作,一起在校園推動生態種源復育的親子工作坊,小朋友充滿好奇心的聆聽,家長更是藉此請教復育高手,解答飼養蓋斑鬥魚的問題。除了要復育蓋斑鬥魚,他們還做一些植物的復育,像是百合花以及華八仙,小學生透過參與來學習,而老師也可以運用這些素材來編寫教材。種源復育工作坊是一個開始,南港社大講師林明淑希望未來能夠推向社區。

拍攝生態學習是很有趣的事,除了自己可以認識蓋斑鬥魚特性,以及飼養的方式,看著老師、家長與小朋友朋友與大人們參與的情形,其實也是一種學習。當解說告個段落,一個媽媽對年幼的女兒,以更粗淺的文字,跟她說明蓋斑鬥魚的種種,親子互動的溫馨畫面,讓我相當感動。

學科
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南港區
關鍵字
環境教育, 生態復育, 蓋斑鬥魚, 種原, 原生魚, 棲地破壞

很多人在做生態復育的工作,有個人、有團體,而學校、家長、社大這樣的金三角組合,是讓生態教育能落實校園,推廣到社區的一個好方式。他們有遠大的抱負,卻不會好大喜功,用一點點的經費,豐富學校的生態,一步一步的推,同時將生活的東西融入。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錦彪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遇見滿園青蛙

 

遇見滿園青蛙

摘要
「一隻青蛙一張嘴,兩隻眼睛四條腿」這首兒歌許多人朗朗上口。在現在社會要看見歌詞裡描述的青蛙,不太容易。但是在郭可遇的復育園裡,青蛙不但是可遇也是可求的。

台中縣石岡鄉是『高接梨』盛產區,也是當地主要經濟作物。來到石岡鄉我們拜訪的是人稱「蛙痴」的郭可遇,他喜愛青蛙的程度,不只和青蛙生活一起,還把果園剷平讓青蛙住。 

蜿蜒的小徑四周,是大片的果園,幾乎每個果園都會有一個農藥攪拌桶,以便噴灑農藥防治蟲害,增加產收。

這些果農平時不用的儲水桶,對於郭可遇來說,是孵育青蛙的溫床。因此,他總是在農民噴灑農藥前,展開搶救青蛙行動。

復育園裡雖然有芭蕉、有蕨類吸引各種昆蟲,不過郭可遇擔心蝌蚪營養不夠,還會添加副食品。

果園改造的復育區裡,處處見到他的用心,三年時間下來,成果相當不錯。園區的青蛙種類由原來的八種增加到二十一種,每到了黑夜來臨,復育園裡的蛙群們就開始大展身手,上演青蛙奏鳴曲。郭可遇就是這樣長期下來練就了聽聲辨蛙的功力。

在他眼裡,澤蛙隨遇而安,只要有乾淨的水域牠就會不請自來,有澤蛙也表示他的水池生態、水質符合「青蛙」標準。

以前的水溝石頭堆砌,縫隙裡總藏著魚蝦,現在水溝水泥化,農藥加上家庭污水,讓蝌蚪生長的環境愈來愈困難,青蛙的未來會如何?蛙痴擔心也加緊復育的腳步。

側記

如果水果是當地特產,聞名遐邇。怎麼會有人會把果園剷平,改建成孕育青蛙的溫床,他說他不賣,目前規模不大,並沒有對外開放。只是假日讓一些老師來觀察研究,提供他們了解青蛙的機會,再宣導正確觀念給小朋友。   

郭可遇是這樣的一個人。他養蝌蚪、復育青蛙。爲蛙類提供生長的環境,也用影像和雕刻記錄。

退休的生活有很多種,選擇復育青蛙的原因是什麼?我想了解他的想法,於是製作了這個內容。 從聯絡到採訪,前後相隔四個月。最大的問題是「時間不對」,於是我從冬季等到春季,但郭可遇說最好的季節是夏季,「那時候就可以看見全部的青蛙唱鳴喔」,但是,青蛙只在晚間出沒,又「只聞其聲不見其身」,也不會乖乖不動,不容易一一呈現,篇幅也不夠。

等待的時間,他總不定期透過電話,讓我聽聽蛙鳴。「這是小雨蛙,聲音很亮,不過牠體型只有2.5公分左右」讓我多了想像空間。在物質缺乏的年代,青蛙也是郭可遇家食物來源之一,對於青蛙他不只鍾愛而且是抱著感謝之意。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 石岡區
關鍵字
郭可遇, 青蛙, 農藥, 生態復育, 棲地破壞

「一隻青蛙一張嘴,兩隻眼睛四條腿」這首兒歌許多人朗朗上口。在現在社會要看見歌詞裡描述的青蛙,不太容易。但是在郭可遇的復育園裡,青蛙不但是可遇也是可求的。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楊蕙萍
攝影 朱孝權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濕地悲喜劇

 

濕地悲喜劇

如果這是一齣戲,它原本應是一個悲劇,不過劇中的主角決定自己轉個彎,於是劇本改寫,一齣以悲劇開場的戲,結局卻以喜劇收場。

跟著賴榮孝老師走進濕地,濕地內植物繁密、蘆葦叢生,很難想像一年前這裡是一片人工草坪,當時怪手剛開挖,義工們準備種下小小的幼苗。短短的一年,一座近自然的人工濕地誕生了,過個馬路來到陽光運河,這條上億元打造的運河,它的前身是一片生態豐富的濕地,如今一切化為烏有,看著濕地一生一死,對這片土地有深厚感情的保育人士們,也從無奈中走出了希望。

五股濕地的形成有一段滄桑的歷史,早期這裡是大台北地區的糧倉,但是因為地處低漥經常海水倒灌,民國五十三年政府炸開關渡隘口,正式開啟五股濕地的歲月,從魚米之鄉到台北地區洪水氾濫的緩衝水路,緊接著垃圾、廢土、污水進駐,曾經這裡是賞鳥人士的天堂,連黑面琵鷺都是這裡的過客,當最後的一座埤塘抵不過廢水的糾纏,生態人士就此撤守。

很難想像,如今五股濕地的起死回生,竟從另一個破壞開始。

正當被遺忘的五股濕地,鳥類慢慢的恢復當中,生態最豐富的蘆荻生態池,卻被怪手無情的摧毀,抗爭無用,一切無可挽回,賴老師以及夥伴們傷心卻不灰心,他們決定「轉個彎」。

「棲地移轉」的補償措施是不得不的選擇,他們請求縣政府提撥一塊十公頃的土地,來做人工濕地的營造,然而他們的眼光看到的不只這塊濕地,而是整片的五股濕地,「因為不了解生態的重要,才會犯下錯誤的政策,那麼我們讓你了解,你抗議政府不能這樣做,還不如告訴他們可以這樣做」,當人工濕地的成效,展現無疑之後,政府也接納了賴老師等人的想法,賴老師也逐步建議政府將一些水塘改造成適合鳥類棲息的空間,最後台北縣政府甚至將整片的五股濕地,交由保育人士認養。

冬季的海風很強,濕地裡的蘆葦隨風擺盪,有時風是阻力也是助力,端看你如何的使用,看著一手打造的濕地,賴老師形容「濕地保育不再是個理想,而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都市中的人們,不能脫離自然一樣」,而只要堅持,希望的種子依舊會隨風散播。

側記

九十二年底開始紀錄二重疏洪道的濕地,當時鳥種最多的蘆荻生態池正面臨開發的危機,而另一個作為補償的人工濕地,正舉行破土典禮,當時我們曾經製作一個單元來悼念舊濕地的死亡,慶祝新濕地的誕生。如今一年多後重返現場,那座鳥類天堂早已變成了運河,連一點遺跡都沒留下,而新濕地卻是生氣蓬勃的宛如生態樂園,我們不禁感嘆人類破壞速度之快,也佩服大自然在逆境中尋求生機的爆發力。

記得一年前在拍攝五股濕地時,一群喜愛賞鳥的人士,組成了疏洪道保育聯盟,當時他們想要搶救即將破壞的蘆荻生態池,後來眼看著開發案無可挽救,他們搬出了補償條件,要重新還給濕地一個家,說真的這種有點阿Q的想法,許多人並不看好,沒想到一年後再次見到他們,凝聚力、行動力更強了。而這片濕地植物繁盛,螃蟹、老鼠、水鳥都進來了;尤其在靈魂人物賴榮孝老師的努力下,結合二個保育團體,認養了二重疏洪道全部的濕地,問賴老師遇到了那麼多的挫折,為何依舊可以如此的堅持,他回答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跟大自然學的」,看著大自然強韌的生命力,他深切的明瞭「只要永不放棄就有希望」。

學科
水文, 濕地,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五股區
關鍵字
濕地, 溼地, 生態池, 異地復育, 棲地補償, 賴榮孝, 荒野, 二重疏洪道, 棲地破壞, 生態復育

跟著賴榮孝老師走進濕地,濕地內植物繁密、蘆葦叢生,很難想像一年前這裡是一片人工草坪,當時怪手剛開挖,義工們準備種下小小的幼苗。短短的一年,一座近自然的人工濕地誕生了,過個馬路來到陽光運河,這條上億元打造的運河,它的前身是一片生態豐富的濕地,如今一切化為烏有,看著濕地一生一死,對這片土地有深厚感情的保育人士們,也從無奈中走出了希望。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于立平
攝影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再見 台灣招潮蟹

摘要
新竹香山,三姓公溪溪口南側和大庄溪宮口外河口,因為地形高,海水漲潮時間晚,成了台灣招潮蟹棲地,是目前少數幾個僅存的棲地之一。

傍晚夕陽西下,香山大庄村民黃保源開始他例行的工作。這早晚敬茶的習慣,他已經持續三年多了,黃保源指的方向就是觀音媽落難的地點,如同許多民間信仰一樣,觀音媽在此地落腳,也是經過神明指示。爲了讓觀音媽有棲身之所,做鐵工的黃保源建造了這個鐵皮屋,仰賴村民們捐款,這才讓慈雲寺有了今天的樣子。慈雲寺前是香山大庄溼地,也是水鳥佇足覓食,以及螃蟹群居的地方。 

不過研究香山溼地的新竹市立動物園長洪明仕發現,五年前人為種植紅樹林之後,嚴重影響到台灣特有種-台灣招潮蟹的棲地。然而,台灣招潮蟹面臨的考驗不只這些。

新竹市長久以來並沒有處理家庭污水問題,爲了解決水源污染現象,新竹市政府決定,把包括台灣招潮蟹棲地在內的大庄溼地,開發成污水處理廠,引發當地保育人士的抗議。

最後折衷方案是把污水處理廠南移,面積也縮小為17公頃,明年正式動工,環評通過的條件是施工期間必須進行生態復育。

10月18日,中研院動物所接受新竹市政府委託,到新竹市大庄國小進行環境教學,設計兩天的課程認識台灣招潮蟹,並幫牠們完成搬家的任務,於是小朋友開始學習製作捕捉台灣招潮蟹的陷阱。

10月19日,搬遷行動順利進行,數十隻台灣招潮蟹被移往海山罟保育區內,但是這個舉動是否適當?引發了不同保育團體的論戰。

野鳥協會不贊同把這種悲情的事件當做辦喜事處理,但是負責籌畫的中研院動物所則認為,不做雖然不會有爭議,但卻無法有效記錄台灣招潮蟹的生態,甚至將來如何讓當地師生居民投入看守保護的行動。

從環境教育、從信仰或生物多樣性的眼光來看,現地保育是最好的方式,但在目前的土地徵收制度下,低於市價三分之一價格徵收讓地主興趣缺缺。保育團體估計,整個填海造陸興建污水處理廠,花費遠高過於徵收陸地的三倍,但國土規劃與徵收制度引發的問題,政府卻遲遲沒有解決,究竟誰真的該搬家?台灣招潮蟹事件突顯了冰山一角,但現行的規定沒有調整,缺乏公平的對待,只會讓類似的情況在不同的時空中,再度衝撞上演。

「搬家」,是很多人都有的經驗,不管是什麼理由,這過程總是大費周章,得花時間構思,於是搬家公司應運而生,專業的搬家公司還會幫您把貴重物品一一標示,小心輕放。當我看到幫「台灣招潮蟹搬家」的訊息時,腦中閃過幾個問號?爲什麼要搬?這樣的遷移過程在生態史上是否曾出現過?可不可以搬?以及該怎麼搬?循線找到了設計這個活動的中研院動物所,了解他們的構想。也試圖尋找對於搬家事件的各種聲音。動物真的能跟人類一樣搬遷而安然無恙?到底這樣的活動設計背後又隱含著什麼樣的意義?

學科
動物, 濕地, 開發
縣市
  • 新竹縣
關鍵字
潮間帶, 招潮蟹, 溼地, 濕地, 紅樹林, 特有種, 廢水排放, 污水處理廠, 生態復育, 環境教育, 棲地破壞

新竹香山,三姓公溪溪口南側和大庄溪宮口外河口,因為地形高,海水漲潮時間晚,成了台灣招潮蟹棲地,是目前少數幾個僅存的棲地之一。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楊蕙萍
攝影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濕地的種子

濕地的種子

摘要
午後,高雄又下起了大雨,義工們陸陸續續來到洲仔濕地,不用分配不用口令,義工們自己就會知道要做什麼。移植植物、整理環境、賞鳥調查,洲仔濕地好似有種魔力,總會吸引人來到這裡,義工們戲稱自己就像候鳥一樣,時間到了自然就會來,究竟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會讓人停下腳步呢?

其實這座濕地的故事是讓水雉返鄉開始的……

說起水雉,大家想到的幾乎都是台南官田,卻很少人知道台灣最早的水雉文獻紀錄是在高雄左營,早期左營蓮池潭一帶滿佈著水池、菱角田,曾經是水雉的天堂,現在水塘沒了、菱角田沒了,水雉也芳蹤渺茫,就當濕盟的水雉復育計畫在台南官田慢慢成形之後,他們決定要做一件事-讓水雉返鄉。

就這樣,高雄左營一塊約十公頃的公園預定地,成為他們濕地復育的基地。從黃土一片到現在水生植物密佈,只不過短短一年的時間,鳥回來了、植物回來了、人心也回來了,這些人在都市中創造出一座不一樣的生態公園。

當洲仔濕地愈來愈有名之後,大家仍寧靜地在濕地裡,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執行長阿善是洲仔濕地的關鍵人物,問他為什麼義工會愈來愈多,向心力會愈來愈強,他說洲仔濕地是一個可以做事的地方,「來到這裡,許多人對大自然感動,感動之後就會想付出, 而我們營造了一個可以付出的環境。」

就這樣不論是推行濕地保育的老將,還是剛參與的新手,大家都開始付出,今年濕地的種子更向外播種,義工們從洲仔濕地移植水生植物至高屏溪口,他們教導當地居民如何照顧濕地。阿善笑稱,洲仔濕地就像一個種源庫,裡面不只蘊含著植物的種子,還有人才的種子,未來他們企圖在高雄市創造更多的小濕地,串聯成「濕地的生態廊道」。

十年前,溼地保育的聲音,就像午後的一場雷陣雨,雨過了無痕跡。十年後,濕地保育的行動,就像落在湖面上的雨滴,激起陣陣的漣漪,回首十年歲月欣喜的發現,濕地的種子,已經在台灣生了根….

故事的開始是要讓水雉返鄉,那故事的結尾呢?水雉會不會回來?或許這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

學科
水文, 濕地
縣市
  • 高雄市
  • 左營區
關鍵字
溼地, 濕地, 水雉, 生態復育, 都市綠地, 水生植物

午後,高雄又下起了大雨,義工們陸陸續續來到洲仔濕地,不用分配不用口令,義工們自己就會知道要做什麼。移植植物、整理環境、賞鳥調查,洲仔濕地好似有種魔力,總會吸引人來到這裡,義工們戲稱自己就像候鳥一樣,時間到了自然就會來,究竟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會讓人停下腳步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台灣水蓮花

台灣水蓮花

摘要
2月2號是世界溼地日,正當各國更加重視溼地價值的此刻,台灣卻有一種珍貴的溼地植物瀕臨滅絕的困境。我們跟著台大研究團隊的腳步,來到桃園龍潭。這裡的埤溏,是俗稱水蓮花的台灣萍蓬草,僅剩的幾個棲息地。

「風微微風微微,孤單守在水岸邊,水蓮花滿滿是,真情等待露水滴」,這首五○年代的台語老歌孤戀花,很多人都很熟悉,其中歌詞中所描述的水蓮花,就是台灣特有的水生植物- 台灣萍蓬草。但是當時水蓮滿池的景象,經過時代變遷,台灣萍蓬草目前卻瀕臨絕種的危機。

根據台大研究團隊的調查,目前台灣萍蓬草僅存在桃園龍潭附近的四、五個埤塘。桃園新竹地區幾年來的缺水,讓農田休耕,過去用來灌溉的埤塘枯竭,長在水裡的水蓮花因此快速消失。台大的科學團隊日前前往調查,希望找出最適合萍蓬草生長的水質與底泥,幫助改善適合萍蓬草生長的環境。而新竹新埔也有民眾經過七八年的努力,成功復育萍蓬草。

水蓮精神不該只是選舉名詞,台灣水蓮花需要大家更多的關心!

學科
植物
縣市
  • 新竹縣
  • 新埔鎮
  • 桃園市
  • 龍潭區
關鍵字
特有種, 原生植物, 萍蓬草, 吳聲昱, 埤塘, 生態復育, 棲地破壞

2月2號是世界溼地日,正當各國更加重視溼地價值的此刻,台灣卻有一種珍貴的溼地植物瀕臨滅絕的困境。我們跟著台大研究團隊的腳步,來到桃園龍潭。這裡的埤溏,是俗稱水蓮花的台灣萍蓬草,僅剩的幾個棲息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王晴玲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水庫與八色鳥

水庫與八色鳥

摘要
生態保育在台灣是弱勢中的弱勢,生態保育運動能夠引起國內外保育界以及政府重視的並不多,八色鳥保育是其中之一。

八色鳥保育運動的起源,是從雲林林內鄉湖本村民反對枕頭山陸砂開採開始,後來陸砂開採暫緩,政府也投入保育與研究的工作。研究發現,除了準備開採陸砂的106公頃私有地外,在枕頭山系的林務局阿里山事業林區的61到73林班地,也發現八色鳥繁殖。國內外低海拔林地因為鄰近人類活動的區域,而被大量開發,八色鳥數量也大幅下降,於是林務局提出將這區域劃設為八色鳥重要棲息環境。

然而,在71到73林班地,水利署中區水資局即將開發湖山水庫,這區域卻偏偏是八色鳥分佈最密集的區域,也是保育的核心區域。然而在環評說明書中,並沒有調查到八色鳥。八色鳥保育是否因湖山水庫興建而受到衝擊?到底,生態環境的價值在水利工程人員的眼中價值多少?水資源開發與生態保育如何取得平衡呢?

學科
動物, 開發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八色鳥, 湖山水庫, 砂石開採, 保育類, 棲地保育, 生態復育, 環評

生態保育在台灣是弱勢中的弱勢,生態保育運動能夠引起國內外保育界以及政府重視的並不多,八色鳥保育是其中之一。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紫蝶謎霧

紫蝶謎霧

摘要
在台灣,除了侯鳥、水生動物的遷移外,每年冬天,紫斑蝶集體南下避冬,更是世界罕見的奇特現象,為什麼遷移的蝴蝶,9成以上是紫斑蝶類?它們遷移的路徑為何?高雄縣茂林鄉的魯凱族人正在試圖解開這個謎團…..大規模的動物遷移行為,一直是自然界神奇的奧秘。

目前已知的蝴蝶越冬行為,除了台灣的紫蝶幽谷外,只有在墨西哥的帝王斑蝶谷被發現,為什麼遷移的蝴蝶9成以上是紫斑蝶類?它們遷移的路徑為何?高雄縣茂林鄉的魯凱族人,正在試圖解開這個謎團,在他們尋找真相的同時,紫蝶幽谷的棲地,也正面臨消失的危機….

紫蝶幽谷只分布在南台灣的高雄、屏東及台東縣的低海拔山區,目前已知的紫蝶幽谷不到二十處,其中四處紫蝶幽谷密集在高雄茂林鄉茂林村,牠們和人類的距離不到0.1公分。

紫斑蝶是台灣中低海拔山區普遍可見的蝴蝶,由於牠們是熱帶起源的蝶種,不耐寒冷的生物特性,驅使牠們在每年年底聚集在紫蝶幽谷內,躲避寒冷的東北季風,並且進行交配,直到第二年的三、四月,再飛回出生地產卵。

紫斑蝶在秋末會從全台灣各地,遷移到紫蝶幽谷越冬的說法,其實只是一個假設。這些紫斑蝶到底來自哪裡?直到今天都還僅止於臆測階段,並沒有實際數據來揭開牠們的遷移之謎。

目前在郭良慧的領軍下,紫蝶幽谷保育協會幾位魯凱族的年輕人,以實際的調查,希望找出紫蝶幽谷的秘密。紫斑蝶的調查計畫,今年進入第三年,前兩年一共標識了三萬隻蝴蝶,冬天過後,標識後的紫蝶行蹤成謎,並未在茂林以外的地方,發現它們的蹤跡。紫蝶幽谷保育協會希望民眾如果在台灣任何其他地區,發現標識的蝴蝶,能夠和協會聯絡,以解開這項謎團。

目前發現的紫蝶幽谷都在北迴歸線以南,海拔六百公尺以下的山區,這裡正是農業行為最頻繁的低海拔山區。茂林村為了蓋一座停車場,付出的代價是,失去一處紫蝶幽谷,紫蝶幽谷是台灣珍貴的自然資產,在南台灣曾被發現的紫蝶幽谷將近20處,但近年來因為人類的開發,超過一半的棲地已經消失,其中包括60萬隻的超大型蝴蝶谷。

數量眾多的紫斑蝶,並不如一些瀕臨絕種的動物那麼需要被保護,但是如果連適應力強的紫斑蝶都無法生存,顯示當地的自然生態已經遭到嚴重變化,紫蝶幽谷保育協會除了從事生態調查,研究紫蝶遷移之謎外,更希望讓當地居民,了解和珍惜紫蝶幽谷的價值,協會相信只有當地人參與保育,紫蝶幽谷才能夠永續經營。

學科
動物
縣市
  • 高雄市
  • 茂林區
關鍵字
棲地保育, 遷徙, 越冬, 魯凱, 原住民, 郭良慧, 斑蝶, 生態復育, 標記

在台灣,除了侯鳥、水生動物的遷移外,每年冬天,紫斑蝶集體南下避冬,更是世界罕見的奇特現象,為什麼遷移的蝴蝶,9成以上是紫斑蝶類?它們遷移的路徑為何?高雄縣茂林鄉的魯凱族人正在試圖解開這個謎團…..大規模的動物遷移行為,一直是自然界神奇的奧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曾思龍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清淨海洋 親近珊瑚

摘要
當您懷抱著暢遊太空的憧憬潛入大海,期待能一睹珊瑚風采的時候,卻赫然發現這麼一堆寶特瓶不知您會做何感想。在投入珊瑚產卵轉播的同時,這群熱愛海洋的同好,他們齊聚在墾丁南灣採取了淨海的行動。

2001年4月14日正值珊瑚礁產卵季,從台中、屏東、高雄等地愛好海洋的同好到屏東縣墾丁南灣響應由公共電視發起,中華民國珊瑚礁協會、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以及民間潛水社團共同參與的淨洋活動,清除覆蓋在珊瑚礁上的破布、垃圾袋等易斷送珊瑚生命的異物。

2000年公視首開先例於核三廠口附近現場轉播珊瑚產卵的海底景象,但工作人員守候多時,卻始終沒見著珊瑚寶寶,參與拍攝的海洋生態攝影家郭道仁對此無法釋懷。

2001年他找來更好的設備,改善脆弱的環節,立下宏願一定要讓轉播成功實現。公共電視將守候時間拉長為一週,每天一早工作人員得準備器材和線路,下午兩點開始架設訊號線。架設訊號線的工作繁雜費時,加上得揹著40多公斤的線圈在沒有防滑鞋的狀況下走過45度的消波塊斜坡,又得抵抗墾丁強大的落山風,對工作人員是極為艱辛的挑戰。

傍晚6點進行潛水測試,7點開始紀錄水底景象,9點是實況轉播連線的重頭戲。工作人員順利記錄到珊瑚產卵的精采畫面,甚至發覺珊瑚的生長狀況大有改善,那股守護珊瑚和海洋的熱情,早已驅走落山風的寒意。

熱門事件
學科
海洋
縣市
  • 屏東縣
關鍵字
生態復育, 海洋生態, 連線, 南灣, 水下攝影, 水底攝影

當您懷抱著暢遊太空的憧憬潛入大海,期待能一睹珊瑚風采的時候,卻赫然發現這麼一堆寶特瓶不知您會做何感想。在投入珊瑚產卵轉播的同時,這群熱愛海洋的同好,他們齊聚在墾丁南灣採取了淨海的行動。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生態復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