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段徵收

鐵路地下化風暴-南鐵反迫遷

摘要
高聲抗議,遭到抬出大門,衝突場景,六年來,已經是台南反鐵道東移自救會時常面對的狀況。鐵道地下化案,原本各方期待,卻因為東移徵收,讓部分鐵道沿線居民,展開漫長抗爭…

陳蔡信美的家,緊鄰台南鐵路,半世紀以來,火車經過的吵雜聲音,成為日常風景。她回憶過去蒸氣火車時代,火車不只吵,還有濃臭的煙霧。鐵道旁的人生,雖然吵雜,卻也是辛苦購買的家園,她和先生精心打造了溫暖的居住環境。

二十多年來,台南市區的鐵路地下化,像是個美麗的夢想,讓吵雜的聲音消失,居民可以過著安寧的日子。陳蔡信美表示,「84年規劃要地下化,我們也聽了二十多年,所以地下化我們會贊成,在原來的鐵軌下做地下化。」1998年,台南市政府提出鐵路地下化計畫,以原軌道地下化,並借用居民部分土地,建設臨時軌道,讓火車通行,居民都欣然同意。

2007年,鐵路工程改建局以增加西側距離,保護國定古蹟台南車站,縮短工期,減少交通衝擊,和增加地面路廊等理由,改為東側不設臨時軌,採用永久軌,並以明挖覆蓋方式,施作在東側。工程需拆除的住戶,採取區段徵收。總長8.23公里,原先估計拆除407戶,2014年市府再次統計,拆除323戶,確立永久軌東移的鐵道地下化計畫。

陳致曉發現鐵道地下化東移計畫,嚴重侵害人民權益,組成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展開抗爭,要求當時的台南市長賴清德,說明為何變更東移,以及徵收的必要性。當時賴清德表示,「這個重大建設,希望大家手牽手,歡歡喜喜,來解決一個個問題。」但是受迫遷戶陳媽媽表示,「我要他出來看一下,民眾的環境和聲音,你要選,什麼就可以自己出來,為什麼現在選到,就不能出來。」

江太太從事畫作裱框工作,是台南招牌老店,鐵道東移開發,將她五十多坪的四樓家園,拆到只剩六坪,根本無法再居住。江太太擔憂,未來不只失去家園,甚至也失去謀生能力。「我勞保什麼都沒有,一個月只能領三千多塊的國民年金,如果沒有做生意,我的生計,吃飯都有問題。」

被徵收戶陳先生的家園,同樣面臨拆除,一條工程線一劃,家園就消失。他的家,歷經二代合力購買建設。母親病倒,年幼就外出工作,建設家園的過程,萬分艱辛。陳先生本來想,房屋負債已了,終於可以安適生活,子女未來也不必煩惱房屋問題,家族可以脫離貧窮,但是徵收一來,打破所有美夢。

南鐵地下化東移案的爭議,在於鐵道地下化,永久軌是否必須東移,以及地面是否需要拆除房屋,建設公園道。台南市府以交通安全,都市縫合為由,堅持必須徵收拆除。但自救會認為,原軌地下化或鐵道東移地下化後,讓居民能搬回重建,同樣能達成目的。

東移案自2012年正式推動,2016年內政部通過台南都市計畫,進入徵收審議程序,不過問題並未結束。在北區徵收戶中,東移鐵道經過十三樓長榮新城旁邊,需要徵收部分土地,但是居民擔心工程將危及大樓安全。進入地下室,就是長榮新城的機電房,居民指出,鐵道工程可能切過地下室,對大樓機電、消防設施造成問題。

2017年6月,鐵工局舉辦南鐵工程北區徵收公聽會,陳致曉與自救會成員前往抗爭,聲援長榮新城的住戶。但是公聽會一開始,鐵工局員工與警方,檢查入場民眾的背包,立即引發抗議。

鐵工局說明工程連續壁的施作方式,表示「連續壁有26米,要做比較深的,很厚的一個RC。」自救會和居民質疑,「如果你設計上的瑕疵,造成任何事故,包括生命財產,或任何公共安全,貴公司是不是要負完全的責任?」但是鐵工局回應「施工的時候,如果萬一有,比如說災變等狀況,會去檢討,災變原因是怎樣。」

接續北區徵收第二次會議,自救會要求舉辦聽證會,釐清所有爭議,但是會議主席鐵工局規劃組副組長施文雄拒絕,強調依法不必舉辦聽證。自救會群起抗議,高呼「程序違法、會議無效」,並撒冥紙抗議,遭到警方強力排除。自救會陳致曉表示「政府一路就是在走程序,對於問題完全沒有正面回應!」

地方徵收公聽會結束後,內政部舉辦徵收審議小組會議,審議徵收合理性,政大教授徐世榮與自救會,朗讀內政部長葉俊榮著作,要求舉辦聽證,釐清徵收必要性與合理性。徐世榮表示,「其實政府要辦聽證,是沒有問題的,根據行政法107條,政府如果碰到重大事項,覺得有必要,是可以辦聽證會的,現在政府就是說,這是得辦,不是應辦,就說沒有法律依據。」

台南市府以地下化解決交通安全,建設公園道促進城市發展,作為徵收必要性理由,強調對受徵收居民的權益,已經有照顧宅安置計畫。前台南市都發局局長吳欣修表示,市府團隊曾經一一拜訪居民,盡力溝通並解決問題。根據台南市府統計,到2017年8月29日,已經有221戶,申請照顧住宅,大概占整個比例的八成。」

台南市府強調高達八成登記申請照顧宅的居民,其實很多是去申請,未必同意拆除,因為還在等待評估徵收的合理補償。被徵收居民林先生表示有去登記,「我們同意給他拆,同意給他們挖地下化,但是要拆我們的房子,也要有相當代價,要對等,不要說差太多。」他計算兩邊價格,「新屋那邊要九百多萬,當時估我們這邊老屋,只有一兩百萬、兩三百萬,這樣實在太離譜。」

新的照顧宅建立在仁德區,已經進行土地重劃的台糖農地上,台南市府通過建設公司的新大樓建案,並委由興建照顧宅。目前市府公告照顧宅一坪約十多萬,被徵收住戶的住宅,補償還需等待查估與價購會議,才知道能領多少錢,夠不夠買新屋,會不會再負擔房貸。被徵收戶居民強調,照顧宅坪數小,價格高,根本無法照顧居民。

仁德區內的台糖土地,經過都市計畫進行都更開發,自救會強調,鐵路東移地下化後,地面寬闊的公園道,連通台糖開發土地直達市區,創造土地利益,就是政府執意要徵收開發道路的理由。居民陳先生表示,「公園道在沿線那邊,東移之後,把原來的路變成公園道,但是你看這邊過來都是台糖的土地,那邊沿線,全是台糖的空地,有多大利益,我們可想而知。」

陳蔡信美的人生,原本規劃老年可以自在旅行,但是徵收一來,一切改變。現今陳媽媽不只要陪著兒子陳致曉到處抗爭,還要照顧因徵收而生病的先生。陳蔡信美表示「這是我們兩個,用所有心血蓋的房子,所以先生就一直悶,憂鬱,就這樣一直,就變成這樣。」

開發案目前已到內政部最後的徵收審議程序,一旦通過就是拆除時刻。面對工程問題,徵收合理性,市府、鐵工局表示已經召開過工程論壇,依法進行徵收會議,已經完備所有程序。但是居民要求舉辦聽證,釐清所有問題。抗爭六年,相關官員紛紛調職升官,自救會還在持續反徵收運動,對他們而言,鐵道東移像是變調的插曲,讓人生走上抗爭之途,沒有出口,也沒有退路。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反鐵道東移, 鐵道地下化, 土地徵收, 區段徵收, 南鐵, 都市計畫, 居住權

高聲抗議,遭到抬出大門,衝突場景,六年來,已經是台南反鐵道東移自救會時常面對的狀況。鐵道地下化案,原本各方期待,卻因為東移徵收,讓部分鐵道沿線居民,展開漫長抗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遇見社子島

遇見社子島

摘要
看似雜亂,社子島有斑駁,更有歷史軌跡的溫暖,雙河會的天寬地闊,和都會難得一見的田園美。一群師生,五天四夜,走進社子島,理解它的真實與困境。

雜亂落後、淹水、沒有便利商店,媒體上的社子島,與居民心中的,其實不太一樣。

三十五年前嫁進社子島的曾美芳,籌組了社子島美學會,邀集社區的婆婆媽媽進行解說訓練,觀察社子島的美。他們也攜手點綴社子島,找志工認養,進行堤防綠美化,不只關照河岸,也在乎人文之美。

走訪李忠記宅,牆角綠意,因為百年紅磚的滄桑,有種獨到的韻味。在這座咸豐年間興建的老宅裡,有無法遺忘的淹水記憶。另一棟李和興宅,在葛樂禮颱風時,是附近唯一的兩層樓紅磚屋,護住不少生命。

社子島的宗教建築,也充滿淹水印記。巷弄間錯落著許多小廟,是前人出於慈悲,安葬河邊浮屍的地點,後來居民覺得有神蹟出現,而蓋廟祭祀。

當地廟宇,坤天亭,則是把所有神像都擺到二樓去。

處處是水的痕跡,也處處是與水相處的方式,但現在的社子島,因為廣設抽水站,其實很少淹水,只是多年禁建,讓居民確實辛苦。

以往,每逢選舉,社子島的開發就會被搬上檯面。2016年,台北市政府提出三項開發方案,並且在2月份舉辦i-Voting,根據公開票選的結果,宣布將以生態社子島的方案來開發。開發範圍240公頃,填土380萬立方,預期人口32000人,將是現在社子島居民的三倍。同時,配合大台北防洪計畫,將興建9.65公尺高的堤防。本案目前進入環評,里長辦公室裡,擺了兩本計畫書公展。

大部分居民的心聲,與市府拍板的方案,其實有段距離,他們想要的是繼續住在這裡的機會。富洲里長李賜福表示,開發方案採用區段徵收,徵收之後拿40%的土地還給地主,拆屋補償平均大約兩百多萬,以後認購安置住宅要一千多萬, 居民怕以後就沒辦法居住在社子島這塊土地。而且現居的狀況中,有屋無地的人還不少。

社子島的未來,只有這個大規模開發的方向嗎?

長期關心社子島的新加坡國立大學建築系學者廖桂賢,與台灣大學康旻杰教授等人,將課堂拉到社子島,舉辦五天四夜的工作坊,師生將近六十人,想為社子島找出另一種可能。

學生們分成三組,分別針對浮州、溪沙尾、溪洲底三個聚落,實地踏查。熱情的農民,從田裡拔起新鮮蘿蔔,送給學生們當見面禮。開心合照,輕鬆閒聊,這是大部分台北人難以想像的社子島日常。

騎上單車,沿著堤防,映入眼簾的是幽靜的水岸風光,轉進巷弄,穿梭在民宅、田園、違章工廠、寺廟之間,一雙雙年輕的眼,看見的是什麼樣的社子島?在他們踏進社子島的第五天,揭曉答案。

每組用二十分鐘的時間,分享田野觀察、問題分析與規劃建議,從水利、建築、產業、交通等多面向提出看法,讓帶領的老師與前來聆聽的在地居民,眼睛一亮。

在地居民的家園依戀,熱血學者的良心建言,他們看見最美好的、最殘破的,都在社子島並存,用智慧的語言為社子島辯護著,這聲音,能傳多遠呢?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士林區
關鍵字
都市計畫, 區段徵收, 社子島

看似雜亂,社子島有斑駁,更有歷史軌跡的溫暖,雙河會的天寬地闊,和都會難得一見的田園美。一群師生,五天四夜,走進社子島,理解它的真實與困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陳民紋 鄭嘉明,剪輯 鄭嘉明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野溪將死

野溪將死

摘要
同樣是水源地,有些備受重視,有些卻乏人問津。在大台北,兩處日治時期的水源重地,走向完全不同的未來…

想喝杯乾淨的水,從來都不容易。當年日本總督府為了取得陽明山的水,建置草山水道系統,這套十多公里長的系統,目前仍在運作,成為台灣第一個系統性古蹟。為了維持水源潔淨,平時受到嚴謹保護。從2003年起,草山生態文史聯盟每年都會在世界水資源日,舉辦天母水道祭,其中最熱鬧的,就是串連當地學校的踩街活動。

有別於陽明山水源地備受重視,在新莊十八份坑溪畔的水源地,卻奄奄一息。這是條從林口台地流向新莊的小溪,日治時代新莊街長阿久根爭取經費,在1933年,建起這座新莊最早的自來水廠,供應新莊泰山一帶民生用水,持續運作到1976年。停用後,設施日漸老舊,1999年整建為現在的生態親水公園,保留日式宿舍,雖然人工化設施取代了原始,雜草野花仍努力在水道上擠進綠意。

十八份坑溪曾是飲用水等級的乾淨溪流,集水區是茂密的原始森林,但是二、三十年前,上游的林口台地,出現了不少鐵工廠,加上蝕溝被棄置大量垃圾,污水開始糾纏這條溪。

2012年,機場捷運A7站開發案開始整地,鐵工廠消失了,污水卻沒有遠去。新北市居民鄭義昌表示,2014年起不斷排放,從山壁打洞偷埋管線,把污水往十八份坑溪沖,已經大概一年多時間。內政部土地重劃處北區第二開發隊隊長張鴻煒回應,為了避免滯洪池溢出的水夾帶垃圾,才採取埋管方式。

其實承接A7開發案工程廢水的,除了這條溪,還有啞口坑溪、柯厝坑溪、大窠坑溪以及南崁溪上游的舊路溪。

鄭先生從父執輩手中接下這塊位在十八份坑溪旁的土地,想在這從事樸門自然農法,耕種最需要乾淨水,現在卻難以擁有。位在A7合宜住宅的下方,十八份坑溪不只承接工程廢水,未來恐怕還有生活污水。

2010年,內政部為了落實「改善庶民生活行動方案」,並配合機場捷運系統開發,提供北部都會地區平價住宅,提出「機場捷運林口A7站區周邊土地開發案」,除興建商業區與產業專區,也將興建四千多戶合宜住宅,開發總預算246.6億元。

A7站周邊土地是機場捷運沿線唯一的農業區,採取區段徵收來取得用地,面積約236.7公頃,當中有197公頃是私有地,上千戶居民被迫搬遷,全案在徵收完成之前就預標售,引起強烈反彈。

開發區中的土地,陸續進行整地與基礎管線的鋪設,赤裸紅土彷彿居民淌血的心,這項交織居民淚水的開發案,還得賠上野溪的潔淨。

A7區段徵收開發案設置住宅區、商業區、產專區,計畫人口數是四萬三千人,預計每天將產生12500CMD的污水。開發計畫中預留有1.83公頃的污水處理廠預定地,位置就在合宜住宅旁邊。

然而本案的環評結論,A7全區污水卻是匯集到污水下水道系統後,加壓送往四公里遠的龜山水資源回收中心,排放至南崁溪。桃園市政府水務局科長鍾淑女表示,龜山水資源回收中心的設計最大日污水量是35000CMD,近幾年林口工三與工四工業區陸續接管,緊接著還有菜公堂、苦苓林等區域的污水要接管進來,預計今年底將達到27000CMD,將無法負荷A7污水。

原定將A7污水送往龜山水資源回收中心已經不可行,就該興建A7的污水處理廠,那麼該由誰來興建?

桃園市水務局科長鍾淑女表示,營建署以新市鎮開發條例要桃園市價購污水處理廠用地,再自己規劃建設期程,但是A7屬於區段徵收,不是新市鎮開發。並且用地要價八億,污水處理廠建設要十一億,地方政府無法負擔。內政部土地重劃處北區第二開發隊隊長張鴻煒則說,污水處理廠應由桃園市政府來興建,用地與興建費用,需由桃園市政府提出興建計畫,再送營建署爭取補助。

A7污水處理廠誰來蓋,中央與地方沒有共識,但目前合宜住宅已銷售一空,四大建商已有兩家取得使用執照,即將交屋,污水處理廠完成前,生活污水依法由各建物的專用污水下水道系統來處理。處理後的水,在公共污水下水道系統完成前,納進雨水下水道系統。再就近排放到臨近水體。距離合宜住宅最近的,就是十八份坑溪。新北市居民鄭義昌說:「12500公噸的糞水通通下來,以後就變成十八糞坑溪。」

上游開發,下游的野溪,只能被迫承受污水嗎?鄭義昌認為,公共工程與執照都有很多問題,決定前往地檢署提告,希望污水按原計畫送往龜山,撤銷建築物的使用執照,不適任的官員下台。

A7開發案持續進行,這五條野溪能不能爭取到活的機會?還是地處下游就無辜淪陷,將死卻只能無聲?

學科
水文,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 新北市
  • 林口區
關鍵字
林口A7, 區段徵收, 水道系統, 下水道, 污水處理廠, 集合住宅, 河川污染

同樣是水源地,有些備受重視,有些卻乏人問津。在大台北,兩處日治時期的水源重地,走向完全不同的未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社子島i-Voting之後

摘要
生態、田園、人情味;破舊、雜亂、易淹水,不像台北的台北,強烈渴望改變,i-Voting之後,我們將要迎接什麼樣的社子島?

基隆河,淡水河,兩條大河包圍,河岸沙洲與紅樹林裡,野生動物自由自在。堤防內,氛圍卻完全不同。286座違章工廠,站在原本是農田的土地上。增建或改建的民宅,也都是違章建築,守法沒改建的屋舍,卻有些慘不忍睹。

1963年葛樂禮颱風造成台北盆地大淹水,石門水庫又以每秒高達一萬立方公尺的水量洩洪,加上漲潮、海水倒灌,社子島泡在水裡三天三夜。1970年,台北地區防洪計畫檢討報告中,將社子島訂為洪泛區。

1987年,行政院迫於壓力,決議興建六米高堤防,達到二十年洪水頻率保護標準。2005年,基隆河上游的員山子分洪完工,大幅降低下游淹水機率,改寫大台北的防洪系統,讓社子島有機會邁向解禁。2010年5月,台北地區防洪計畫決議將社子島提高到兩百年防洪標準,堤防須加高到9.65公尺。2011年底,市府配合這項防洪計畫所提的社子島都市計畫,預計填土1620萬噸,花費七百億,耗時十四年開發。2014年,因填土量過高與自然環境破壞等因素,這項計畫沒有通過環評。

一轉眼,禁建了四十六年,沒有高樓大廈,沒有繁榮富庶,卻留住了綠地與濕地,留住好空氣。


田園、濕地、宗廟文化,溫馨的鄰里關係,是社子島的寶藏。但因為長期禁建,缺乏公共設施、排水系統有問題、違章所構成的雜亂,是社子島的瓶頸。

居民渴望改善,但是原來的開發計畫因為環評而停擺,社子島需要一個全新的都市計畫。

成立社子島專案辦公室,辦理說明會與公聽會,台北市長還親自到社子島Long stay,再再顯示啟動開發的強烈決心。經過幾個月溝通,市府希望透過i-Voting來確認民意,決定開發方向。

投票日第一天,天氣陰雨,前往實體投票所的居民並不多,第二天轉晴,投票的情形才踴躍了些。符合投票資格的共有14478人,投票人數5091人,整體投票率35.26%,其中有3032票支持生態社子島,占總得票率將近60%。

生態社子島的開放空間相當於兩個大安森林公園,開發面積最大,不需全面填土,開發速度比較快,並且搭配4860戶的專案住宅,先安置再拆建,未來將以這項方案持續推動,再闖四關:都市計畫、防洪計畫、環境影響評估與區段徵收計畫。市府表示四項程序將同時並進,盡力加速開發。

但有居民認為,35%投票率所選出的生態社子島,無法代表全體社子島民意。他們對於拆遷補償與安置還是感到憂心,擔心經濟能力無法負擔,最後可能現在有房子住的人,開發後反而無屋可立足。同時,他們對於開發方案中的容積率,市府公宅容積率是450,居民住宅容積率卻只有160,強烈感到不公平。當地居民楊先生表示,在地人不想開發的比較多,想開發的都是買了地的外地人,這麼多年喊開發,社子島土地已經被買走了七成。

i-Voting的結果,是否具代表性引來質疑,另一個問題是,生態社子島,真的生態嗎?

「這個方案先把自然生態破壞了,填土築堤防,再做一個人工生態溼地,人工生態能取代原來的生態嗎?」前文化大學環境設計學院院長楊重信表示「社子島到今天沒有開發,不是政府不去開發,而是開發條件太差,不適合開發的就留給自然,會淹水的要還地於水,今天把堤防做的越堅固越高,將來有一天擋不住,災難會越大。」

市政府決心改變社子島,或許,開發不是唯一的路。社子島不只牽動一萬多位居民的未來,它也影響河口,影響整個台北市,開發是人的需求,i-Voting之後,更該問的是,環境與人如何雙贏?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士林區
關鍵字
區段徵收, 滯洪, 防洪, 都市防災, 海綿城市

生態、田園、人情味;破舊、雜亂、易淹水,不像台北的台北,強烈渴望改變,i-Voting之後,我們將要迎接什麼樣的社子島?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鄭嘉明,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雙河之島

雙河之島

摘要
七公尺高的河堤,阻隔了視線,讓人都快忘了,台北是個有河流陪伴的城市。沿著延平北路,基隆河與淡水河在路的盡頭交會,右側是關渡,左側是五股、蘆洲。腳下,則是社子島,在大台北防洪計畫裡被列為滯洪區,全面禁建。四十多年來,從純樸走向混亂,成了大都會裡的庄腳所在。從地圖上看起來像隻水鳥頭部的社子島,一直想要起飛,但該怎麼飛?

從前,社子島是獨立的沙洲島,形狀像剖半的葫蘆,淡水河與基隆河帶來沃土,成為重要的蔬菜生產區。1974年,中山高速公路興建,蔬菜生產不敵中南部菜價而逐漸沒落。當時,修路工程填平了番仔溝,社子島從此變成半島,延平北路五六段與市區相連,因為交通便利,迅速發展,卻因為一場颱風,劇烈扭轉命運。

1963年,葛樂禮颱風造成台北盆地大淹水,漲潮、海水倒灌,加上石門水庫以每秒高達一萬立方公尺的水量洩洪,社子島在水裡泡了三天三夜,造成224人死亡,損失超過十四億。葛樂禮過後,台北盆地的水文系統因而大幅變動。

1964年起,水利單位將基隆河截彎取直,並炸開關渡的獅子頭隘口,修築以兩百年洪水頻率為保護標準的高堤。於是,高堤內住宅、商業大樓不斷建起,人口密集。高堤外與大台北的發展,一夕脫鉤。1970年,經濟部「台北地區防洪計畫檢討報告」中,明訂社子島為洪泛區。

滯洪,全面禁建,苦了居民,隨著建物老化,生活品質日趨低落。農業沒落,部分居民把農地出租,資源回收場、土石堆置場、小型工廠進入社子島,現在這裡到處都有違章建築,原本引水灌溉的溝渠也不再清澈,流動的是工廠的廢水。

禁建也導致公共建設缺乏。雖然已經有九個抽水站,排水還是有問題。台北市士林區富洲里里長李賜福說,降雨每小時超過七十毫米,就會造成路面淹水四十公分左右。

李賜福說社子島有三多,違建多、外配多、低收入戶多,禁建導致經濟弱勢,從教育、工作機會到市容,都難以翻身。人口大量外移,這片近三百公頃的土地原本有三個里,因為人口減少而縮減成兩個里,聚落邁向頹廢,河邊卻是生態天堂。

1987年社子島堤防加高到六米,達到二十年洪水頻率的保護標準,2005年基隆河上游的員山子分洪完工,大台北防洪系統不一樣了,社子島的命運也跟著改變。

2010年5月,行政院核定了台北地區防洪計畫,社子島要達到兩百年防洪標準,防範洪水入侵,需將堤防加高到9.65公尺,內水排除,必須將社子島的高程墊高到8.15公尺。這項計畫,成為台北市府與居民對話的基礎。前任台北市長郝龍斌,提出了台北曼哈頓的夢想。

2011年6月8日,社子島都市計畫發布,計畫人口3200人,採區段徵收作業方式開發。預計花費七百億,填土1620萬噸,耗時十四年。2014年6月及9月進行二次環評審查,因填土量過高、來源不確定、運土過程交通衝擊與自然環境破壞等因素,要求北市府補充資料再審議。

2014年北市長選舉,柯文哲團隊提出運河社子島與生態社子島方案,對於郝龍斌的台北曼哈頓計畫持保留態度。不過這些方案真能扭轉社子島的窘境嗎?按照大台北防洪計畫,社子島解除禁建的前提,是達到兩百年防洪標準,那何時能解禁?如果把作為洪泛區的社子島拉高保護,原本能流進社子島的水,往哪裡去?

來自基隆河的水,目前有關渡平原能滯洪,淡水河這一側,蘆洲的堤防是兩百年的保護標準,如果未來淡水河左右都拉高保護,下游又有關渡隘口,銘傳大學都市規劃與防災學系系主任吳杰穎擔心,洪水可能會淹進台北市。

居民渴望改善現況,另一個問題是,政府的開發方式,所有居民都想要嗎?按照2011年通過的都市計畫,將以區段徵收方式辦理,但社子島的土地權屬很複雜。許多有屋無地的人,一旦土地徵收就可能無家可歸。安置,是發展的第一步,也是最棘手的一步。

那麼,該怎麼找出最適合社子島的方式呢?2015年6月15日,台北市政府在社子島設立專案小組,展開對話。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表示,社子島應該早日發展 ,盡早解除禁建,將在今年年底,透過住民自決來確定發展方案。

當築堤保護被視為前提,人與水的關係,也該重新思考。海綿城市,還地於河,與水共生的新思維,在社子島其實有實踐案例。當地最大的信仰中心坤天亭,神明住到二樓去,彷彿提醒居民與洪水相處的可行方式。

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系助理教授廖桂賢認為,只要建築形式與生活模式適應洪水來來去去,就是與水共存。社子島保留大量的田園風光,應該加強,而不是把社子島變得像台北其他地方一樣。

社子島響起邁向轉變的前奏曲,居民的聲音將寫下屬於在地的音符,半年後旋律才會清楚,或許走過暗黑,迎來的光明會更耀眼…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社子, 都市防洪, 淡水河, 郝龍斌, 柯文哲, 延平北路, 洪泛區, 廖桂賢, 區段徵收, 與河共存, 土地徵收

七公尺高的河堤,阻隔了視線,讓人都快忘了,台北是個有河流陪伴的城市。沿著延平北路,基隆河與淡水河在路的盡頭交會,右側是關渡,左側是五股、蘆洲。腳下,則是社子島,在大台北防洪計畫裡被列為滯洪區,全面禁建。四十多年來,從純樸走向混亂,成了大都會裡的庄腳所在。從地圖上看起來像隻水鳥頭部的社子島,一直想要起飛,但該怎麼飛?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改土地的名

改土地的名

摘要
新北市三峽區龍埔里包含劉厝埔、麥仔園和隆恩埔,三個百年庄園,位居大漢溪和三峽河之間,即使到了現在,仍然延續同姓血緣聚落的文化景觀。但是從102年新北市政府計畫徵收土地,推動麥仔園新訂都市計畫之後,百年聚落已經開始慢慢崩解。

劉厝埔的劉秉豐說,就是怕徵收嘛!趕快賣一賣,怕以後沒有保障,眼前看價錢還好就先賣掉搬走。但是像劉清池是靠種菜和打零工維生的,就十分擔心,未來一家老小,會不會連遮風避雨的地方都沒有。

規劃中,麥仔園都市計畫區範圍,介於北邊的台北大學特區和樹林區,南邊的三峽河和三峽都市計畫區之間的非都市特定農業區。舉目所及,這塊老厝菜園相鄰的傳統鄉村,已經被一棟棟高樓大廈包圍。

新北市城鄉局綜合規劃科長李擇仁表示,麥仔園新訂都市計畫主要是為了因應未來興建捷運三鶯線的發展需求,同時要一併整治現有違規工廠的問題,目前大約規劃128公頃,其中82公頃會用區段徵收方式開發,住宅區約占20%、商業區約佔6%,另規劃8%的產業專用區,其他是捷運用地和道路、公園、學校相關公共設施。

從民國77年開始到現在,龍埔里已經面臨第四次土地徵收,居民組織三峽龍埔里反迫遷自救會,要反抗到底。自救會的劉秉豐說,頭一次是徵收蓋國家教育研究院,第二次是為了興建農業改良場,第三次是北大特區,這次麥仔園都市計畫案如果區段徵收,就沒房子可以住了。

從老聚落的巷弄看出去,三峽北大特區的大樓光鮮亮麗,不過以新北市約有33萬戶空屋,居全國之冠來看,龍埔里居民很難理解,新訂麥仔園都市計畫,到底有什麼必要性?

自救會陳俊樺說,北大特區現在蓋滿房子,但是只住四成,六成晚上是暗的,要靠仲介點燈才會亮,以後人口老化、少子化,這邊根本不需要這麼多的房子,麥仔園都市計畫根本沒有必要性。

新北市城鄉局綜合規劃科長李擇仁表示,新北市有很多老城區發展非常密集,比如中、永和、新店、板橋、三重,市府希望能把一部分老舊地區人口,往大漢溪以北的新興發展地區,比如三峽、林口移動,降低市中心的發展密度,增加老舊市區再開發的潛力。

不過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質疑,新北市有很多新開發的都市計畫區,進住率都非常低,比如八里台北港徵收土地四百多公頃,目前進住率還是零,應先吸引人口往這些新的都市計畫區移動,不應再去動百姓的土地。

徐世榮強調,中央政府的財政逼近舉債上限,地方政府得要證明自己有拿出高比例配合款的能力,來“跨域加值”公共建設的財務規畫,才容易獲中央核定拿到補助款,但是要如何“跨域加值”?就是用土地徵收,拿徵收後的配餘地去標售,來補足自償率的比例,這是在搶人民的財產。

龍埔里早年是三峽主要的糧食產區,麥仔園都市計畫區內有94%是特定農業區的優良農地,在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會審議時有委員質疑,違背了特定農業區除非國家重大建設,不得開發的政策。

內政部區委會也認為,這個新訂都市計畫未來計畫人口達成率可能偏低,建議評估縮小計畫範圍,到捷運場站周邊五百公尺的可行性。新北市政府初步研議,把人口密集的住1區,排除在區段徵收範圍之外。

雖然新訂麥仔園都市計畫,還沒有完成行政程序,但是劉米盈一家三十幾口人,已經面臨被強制拆屋的迫遷命運。劉家世居三峽河畔已經五代人,從日據時代就在這塊土地墾荒耕農,劉米盈靠這片三、四甲地的竹園,養活了十個兒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但因為他的房子和田地,落在都市計畫內的公園和住宅區,不識字的劉米盈又不曾申請土地登記,新北市政府以劉家已被劃入行水區內,未來將規劃成為自行車步道,要求他們限期搬遷。

劉家從樹林地政事務所找到民國62年繪製的河川浮覆圖,當時有註記劉米盈父親的名字。劉家還提出空照圖、戶籍資料和民國45年的土地租聯單,希望證明在這裡已經居住了上百年,但因父執輩不識字和法令,沒有登記產權的實情,不過一直不被接受。

全台438個都市計畫區,可容納人口數已經比實際居住人口多了678萬人,以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不斷把都市養胖,改個名字,把農地變成都市土地,土地的價格是提高了,但諷刺的是,這片土地原來生養的住民,卻開始被迫四處流離。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三峽區
關鍵字
區段徵收, 麥仔園, 都市計畫, 迫遷, 龍埔里, 徐世榮, 跨域加值, 特定農業區, 捷運三環三線

三峽區龍埔里包含劉厝埔、麥仔園和隆恩埔三個百年庄園,位居大漢溪和三峽河之間,即使到了現在,仍然延續同姓血緣聚落的文化景觀。但是從102年新北市政府計畫徵收土地,推動麥仔園新訂都市計畫之後,百年聚落已開始慢慢崩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大商港與小漁村

摘要
台北港開發計畫不斷進行,在特定區徵收百頃土地後,持續填海打造自由經濟貿易區,準備讓台灣經濟起飛。但是在大商港發展下,下罟港的小漁村卻不斷做出犧牲,為著政府宣誓的開發大夢…

2011年,台北港特定區徵收案引發風暴,當地居民汪菊悲傷抗爭,堅持守護家園,最後終於獲得農田易地保留的結局。二年後,汪菊的兒子張文忠來到特定區,看看家族苦心爭取保留的農地。這片面積約一分大小的農地,鄰近十三行博物館,土壤已經運填鋪設,卻有紅火蟻入侵的問題,更麻煩的是,水電等公共設施未完成,等待復耕更是遙遙無期。

新北市八里區頂罟、下罟聚落,原本是純樸的濱海小村,然而自從設立垃圾掩埋場到焚化廠,成為備受污染所苦的村落。後來興建台北港作為砂石港,再轉型貿易港後,開始徵收頂罟地區大片土地,繁華尚未來臨就引發抗爭風暴。現在,港區開發不斷進行,台北港務公司計畫填海造陸,填出一百多公頃土地,打造自由經濟貿易區

開發持續為居民帶來困擾,港區幾座大油槽設立十多年,始終是居民的夢魘。而原本的下罟漁港也被包圍在台北港內,成為港中之港,八里沿岸過去是很好的漁場,台北港興建卻阻擋洋流流向,造成漁獲減少。同時填海工程導致航道堵塞,更讓許多漁船必須等待滿潮,無法隨時出海,外海有魚也只能望之興嘆。

面對居民的抗議,台北港務公司強調,這是國家級發展計畫,目標在彌補基隆港不足,成為北部第一大港,將會帶來繁榮。

晚間,船長鄭康忠算準潮水,通過港區航道,回到港口,卸下漁貨,今天一下午的捕獲量,只有一箱。鄭船長希望政府開發商港,也要照顧漁港,很多漁民靠著這片海域生活。

港區開發影響漁業,也因為道路興建,讓人民失去家園。下罟里的楊先生,身體患病行動不便,撐著疼痛到田園務農,這裡是他生長的地方。建設開發卻不斷徵收楊家土地,已經徵收了三次。這次台北港開發自貿區,南堤將興建聯外道路,道路正好經過楊家,計畫再度徵收,這次徵收將全部拆除,補償費用卻不夠買屋,楊家一家十餘人可能面臨無屋可住。

政府開發,居民也希望繁榮,但是繁華未至,卻讓漁業凋零,失去家園。大商港與小漁村,收了土地,壞了漁場,居民不明白,說好的幸福何時到?人民還要為開發犧牲多少?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八里區
關鍵字
台北港, 區段徵收, 自由經濟貿易區, 自貿區, 汪菊, 港務局, 迫遷

台北港開發計畫不斷進行,在特定區徵收百頃土地後,持續填海打造自由經濟貿易區,準備讓台灣經濟起飛。但是在大商港發展下,下罟港的小漁村卻不斷做出犧牲,為著政府宣誓的開發大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迷失小熊救家園

摘要
桃園縣大園鄉與蘆竹鄉,由民間舉辦的地景藝術節正式展開,吸引了許多遊客。眾多藝術作品,不只展示藝術的美麗,還蘊含著居民的哀傷,希望藉著這隻巨大小熊,表達保護家園的心情…

桃園縣蘆竹鄉一處工廠內,正在建造的小熊,估計高度八公尺,是桃園航空城地景藝術節的主要展示作品。藝術家呂文忠說明,小熊創作是突發的念頭,並且在沒有經費下動工,木構建造需要人力,除了當地居民,更有不少志工來幫忙。

2012年桃園航空城計畫啟動,分別由交通部與桃園縣政府推動,總開發面積6800多公頃,徵收面積3400多公頃,成為台灣最大土地徵收案。包含了機場園區核心區及周邊特定區,再結合自由經濟貿易區的規劃。

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表示,其實桃園機場區域內,早期就設有自貿園區,但是成效不彰,不明白再擴大徵地開發的原因。在計畫不明,弊案未解的情況下,要求暫停審查,舉辦討論公益性、必要性的審議聽證會。對此民航局代表回應,已經討論過。

蘆竹鄉水尾地區,因為鄰近機場,被限建了三十多年,許多居民因為房屋無法修繕,居住品質惡劣。罹癌的蔡阿姨一直有個心願,想要整理老屋養病,讓家人安居,卻沒想到長期限建之後,再來航空城徵收案,這次連房子都沒有了。

同村的阿川伯,長期務農,家旁有片生態田園,生活自在。他是大地主,徵收可以增加財富,但他不為所動,認為百年家族土地,世代都應守護。面對徵收來臨,阿川伯最擔心,一旦失去老家,朋友無法相聚,沒有農地耕作,住進公寓就是等死。

面對不斷的陳情抗爭,航空城徵收仍加速進行。反對居民痛斥航空城是炒地皮計畫。不過也有居民與土地仲介團體,聲援航空城徵收開發,希望加速地方發展。在營建署召開的審議大會中,警察佈起防線,嚴格限制出入。

審議現場,立委林淑芬質疑航空城需要第三跑道,為何不用現有的舊海軍機場,要到海邊建新跑道。立委廖正井表示,當時是地方為了開發,才爭取建新跑道。面對徵收引發爭議,居民提出分期開發的要求,但是官方表示必須再研議。居民擔心大會通過徵收開發案,發言後撒出小蟑螂,諷刺這是炒地蟑螂的會議。

航空城開發徵收案通過後,反迫遷居民深受打擊,組織幾乎瓦解,不過協助居民的團體認為,保護家園是人權議題,反抗徵收的行動不能終止,於是挨家挨戶再把居民凝聚起來。

今年九月,縣政府在舊海軍機場舉辦地景藝術節,巨大月兔成為焦點,居民不滿,辦地景藝術節來拆地景,根本是極度諷刺。反迫遷聯盟於是心想,為何不能舉辦一場民間版的地景藝術節,重新凝聚組織,宣誓反對徵收的決心。

民間版的地景藝術節在水尾、宏竹、三塊厝等地,設置不同地景藝術,有懷鄉的泥塑水牛、豬舍壁畫、象徵擊倒官商結構的巨球和家園被徵收的迷失小熊。三個地區都是農業區,也是航空城開發通過後要保護的重點區域。

大園鄉的尤家,遭到污染的農地,已經展開整治,未來可以復耕,但是突然被劃入徵收範圍,土地又要失去。尤家有棟百年古宅,老屋伴青竹,炊煙映白雲,有如都市旁的世外桃源,面對徵收拆除,尤家老媽媽一說就是滿臉淚光。

水尾地區廣大的農業區內,有間水鹿養殖場,養殖場主人用了三十年光陰,讓養殖場穩定經營,也提升了農業地區的價值。但是徵收一來,養殖場難保,水鹿是對環境很敏感的動物,一旦遷場重建,無異是一場災難。

航空城開發爭議重重,通過營建署的區委會徵收審查,卻只做總體性的政策環評,未做更精細的個案環評,遭到環保團體質疑。對此環保署也出面表示,政策環評不能取代個案環評,因此航空城開發還未完全底定,必須再走環評程序。

開發6800多公頃,徵收3000公頃,造成數萬居民大遷徙,桃園航空城開發案,台灣最大的土地徵收案。居民為了守護家園,不斷抗爭,希望迷失小熊,一起幫忙救家園…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桃園市
  • 蘆竹區
  • 桃園市
  • 大園區
關鍵字
區段徵收, 土徵條例, 地景藝術節, 迫遷, 自貿區, 都委會, 都市計畫

桃園縣大園鄉與蘆竹鄉,由民間舉辦的地景藝術節正式展開,吸引了許多遊客。眾多藝術作品,不只展示藝術的美麗,還蘊含著居民的哀傷,希望藉著這隻巨大小熊,表達保護家園的心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張光宗,剪輯 陳志昌

航空城大徵收-抗爭之路

摘要
面對空前的大徵收,桃園航空城居民展開抗爭,他們不願安居的家園,被虛幻的計畫所摧毀。但是,反徵收抗爭是條艱辛之路,等著他們的,將是粗暴的程序制度…

面對空前的大徵收,桃園航空城居民展開抗爭,他們不願安居的家園,被虛幻的計畫所摧毀。但是,反徵收抗爭是條艱辛之路,等著他們的,將是粗暴的程序制度…

反徵收的居民越聚越多,自救會帶領北上抗爭,要求列席營建署的專案會議。前來協助的潘忠政老師,長年關心濕地環境,呼籲社會注意,桃園是埤塘之鄉,徵收區內有許多埤塘,一旦破壞,將是生態浩劫。

另外,在南港村旁,二十年前,政府也曾徵收100多公頃土地,要建設機場客運園區,推動商業開發。但是至今園區空盪,荒草雜生,土地全無利用,卻還要再大肆徵地,引來社運團體的批評。土地閒置,或者能用不用,成為航空城土地利用效率的最大問題,也讓居民諷刺航空城是空城計畫,「清光居民,地賣財團」。

反徵收自救會成立後,積極參與徵收相關會議,維護自身權益,然而政府卻始終不願讓他們充分參與。政府強勢徵收,居民強力抗爭,許多年老居民哀傷家園不保,每每發生走上絕路的不幸事件。

家住果林村的呂先生表示,他的父親因為傷心土地要被徵收,在自救會前往縣府抗爭時,到農園結束生命,用最悲淒的態度,表達對土地的依戀。然而,自救會強力抗爭和呂老先生走上絕路,都沒讓政府停下腳步,甚至加快審查程序,在15天內開11場會議,趕在年底前通過。

面對政府只想走完程序,不顧居民訴求,自救會決定癱瘓審查大會,不讓徵收案通過,突顯程序粗暴問題。自救會居民在審查會場設立靈堂,桃園教育工會田奇峰持香,要求主席蕭家淇上香祭拜,發誓公正主持會議。主席拒絕,宣布停止開會,留下佔領會議室的居民。

航空城激烈抗爭,引發社會關注,也開始思考航空城計畫的可行性,立委林淑芬提出,台北港徵地開發自由貿易港,相隔不遠的航空城,也徵地興建自由貿易園區,計畫花費四千億,二者功能高度重疊,質疑政府究竟有沒有完整的國土計畫。

營建署再度召開審查大會,阻擋自救會進入會場,居民開始翻牆,衝破大門封鎖。進入大樓來到會議室前,卻發現警察排列成人牆阻擋。反徵收的自救會,全被擋在門外,支持開發的當地鄉長、民代等人,卻安坐會場,發表意見。

最後區域計畫審查大會,決議先讓部分通過,針對修改部分,必須再提計畫公開展示,再送大會審議。大會決議中,竹圍街部分區域劃出徵收範圍,部分自救會成員宣布停止抗爭,但是更多被徵收居民,家園依舊不保,再組反徵收自救聯盟,繼續為保護家園努力。

台灣人權促進會的王寶萱,一路陪著居民,細讀開發計畫,她指出:「航空城根本是炒地皮計畫,一個號稱促進經貿發展的計畫,竟然七成都在炒地皮蓋房屋,住商比例違法,審查竟也能過關。」

竹圍村的蔡小姐,家園可能也被劃出徵收,不必拆除,但她決定陪著大家,繼續走下去。希望用不知還有多久的生命時光,做有意義的事。開發6000多公頃,徵收3000多公頃,台灣最大的土地徵收案,一路走來粗暴,在政府強勢通過徵收下,現在除了地價飛漲,沒人知道,航空城可以將台灣帶到哪去?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桃園市
  • 大園區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區段徵收, 溼地, 濕地, 南港村, 都市計畫, 營建署, 都審會, 自貿區, 區審會, 王寶萱

面對空前的大徵收,桃園航空城居民展開抗爭,他們不願安居的家園,被虛幻的計畫所摧毀。但是,反徵收抗爭是條艱辛之路,等著他們的,將是粗暴的程序制度…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郭志榮,剪輯 張光宗

航空城大徵收-悲傷家園

摘要
政府勾勒一個航空城大夢,徵收人民土地3000多公頃,在期待開發與反對徵收的拉扯間,許多居民都疑惑著,到底政府強徵民地,最後利益會是給了誰?

桃園縣大園鄉的海口村,居民張先生在冬陽午後,細心照顧他的蔬菜田。他的家族一百多年前來到這裡定居,世代傳承至今,依舊過著傳統的農耕生活。鄰居陳先生,五年前到這裡買地,開設養豬場,透過生態養殖的方式,讓豬場不臭,豬隻健康,希望創造財富,重建農村經濟。

無論新舊鄰居,大家交情都很好,工作之餘,會聚在樹下聊天,相互關照。但是一項全台最大的航空城徵收開發計畫,已經展開,計畫總面積高達6000多公頃,徵收區域涵蓋七個村落,海口村也在徵收範圍中。

在環保署的政策環評中,桃園機場原本提出增設第三跑道的需求,後來交通部為建設自由貿易區,決定推動「機場園區計畫」,擴大徵收面積1400多公頃。後來桃園縣政府考量到新設的捷運場站,有著開發利益,加上周邊原有的都市計畫,於是推出「桃園國際機場園區及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增加徵收1600多公頃。

整個「桃園航空城計畫」,就是由「機場園區計畫」及「機場園區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所組成,開發總面積6000多公頃,徵收面積達3000多公頃,政府估計可創造2.3兆的經濟效益。至於為何必須徵收如此廣大的土地,官員表示原因在於徵收計畫的財務平衡,必須徵收足夠面積土地,才能補足自償性的開發資金。

然而,徵收人民土地來補足開發資金,讓學者批評:「是徵收制度之惡」。政府沒錢開發,就徵收人民土地,變賣來籌錢。

桃園航空城計畫推動後,內政部營建署負責土地徵收業務,在各村落舉辦說明會。會中,許多居民根本不清楚,家園有沒有被徵收?也有部分居民期待徵收計畫,認為能為地方帶來繁榮。航空城計畫的推動,讓徵收區的土地利益飆高,在說明會場內外,充斥著大量土地仲介人員,遊說地主賣地。

在航空城徵收計畫中,將有八所中、小學面臨廢校或搬遷,其中竹圍國小才整修完畢,就面臨可能遷校拆毀的危機。學校的存廢爭議,在地方發酵,學校老師擔心影響教學,也有學生已經開始辦理轉學。

大園鄉當地香火鼎盛的福海宮,也因為位在預定的機場第三跑道上,面臨遷廟的危機。在廟方力爭下,最後終於將福海宮劃出徵收範圍,不必遷廟,但是未來將位在跑道盡頭,有著飛安的隱憂。

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老師表示,如果政府只是為了興建第三跑道,其實已經有現成的海軍跑道可用,不必再徵收民地。這座軍用機場位在桃園機場南方,腹地相當廣大,軍方已經退出,撥交縣府開發使用。海口村的張先生,早期曾經進入機場建設,表示軍機跑道,水泥品質等級很高,相當堅固,不明白為何現成的跑道廢棄不用,要規劃拆除,改建住商區,卻到北邊徵收民地蓋新跑道。

碰上徵收計畫,海口村的張先生,擔心家園不保,憂慮將失去百年守護的土地。同村的徐媽媽更是傷心,因為她已經被徵收過兩次,土地從兩甲變三分,這次再徵收,將會失去所有土地。徐媽媽說她老了,不想過著失去家園,一再搬遷的生活。

居住在竹圍村的蔡小姐,新居剛落成,準備裝潢,打算迎接雙親一起生活,突來的徵收,打亂了一切計畫,也讓滿屋的傢俱,只能堆在地上,不知如何安排。蔡小姐是癌末患者,原本想著搬入新家,可以安心療養,現在面對徵收來臨,只能拼著生命意志,展開保護家園的行動。

竹圍村的居民,面對土地徵收來襲,開始相互聯絡,組成自救會,希望政府能聽見人民的心聲。另外因為徵收區面積太大,消息相當紊亂,許多居民甚至不清楚徵收的問題,於是農陣及許多青年學生展開訪調,收集居民意見。

航空城反徵收自救會在各地召開說明會,邀請居民互動,瞭解各村居民的意願。台灣農村陣線徐世榮老師,受邀到現場演說,分享多年來,徵收制度對人民權益的侵害,以及造成的各地抗爭。

一個航空城計畫,影響七個村落,迫遷8000名居民,開發6000多公頃土地,許多不願失去家園的居民,開始聚集,走上保護家園的抗爭之路…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桃園市
  • 大園區
關鍵字
機場園區, 特定區, 土地徵收, 政策環評, 自貿區, 營建署, 徐世榮, 區段徵收, 海口村

桃園航空城是近年來全台面積最大的區段徵收案,徵收面積廣達三千多公頃,由於面積廣闊,直接或間接受到徵收影響的人數多達數萬人,開發也備受爭議。2014年7月29日舉辦都審大會通過,採分區分期開發,反對民眾聽聞結果,紛紛表示難以接受。想瞭解更多,一起回顧當時的報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剪輯 張光宗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區段徵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