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林

雪谷的挑戰

雪谷的挑戰

摘要
居高臨下,美景收眼底,纜車,是受歡迎的觀光運具。台中市政府計畫推動全台灣第一座高山纜車,串聯谷關到大雪山,路線將經過脆弱地質與生態敏感區,這項計畫,會是谷關的新希望嗎?

谷關,從日治時期就已經有澡堂設立,是當時台灣中部的三大溫泉之一,1960年,中橫公路完工通車,位在西部起點的谷關,躍升為熱門觀光勝地。「以前谷關沒有分平日、假日,每天都是假日。」在谷關長大的尹先生,忘不了當年盛況。

九二一地震,天搖地動,七二水災,大水來襲,改變了地貌,也改寫谷關的命運。中橫中斷無法通行,遊客少了,盛極一時的谷關,黯淡了。

但是在山的另一頭,有著高山景緻與生態活絡的大雪山,是中部地區有名的森林樂園。

谷關期待再起,如果能串聯大雪山,讓遊客在短時間內體驗高山與溫泉,具有賣點。2009年起,台中市政府計畫推動雪谷纜車,成為谷關業者的希望。「谷關少一個亮點,高山纜車可以看到山林變化,還有人開玩笑說,甚至可以看到黑熊在下面跑。」溫泉業者尹先生,滿懷期待。

雪谷纜車全長5790公尺,將設置11個塔柱,大雪山、波津加、谷關三個場站,附屬事業包含110間客房的旅館、餐飲業與停車場,將以BOT的方式推動,計畫經費26.5億元。台中市觀光局近期陸續在谷關、松鶴等地舉辦說明會。

會中,多位居民發言支持纜車興建,期待纜車帶動地方發展,但也有人提出疑慮。因為雪谷纜車部分塔柱位在保安林裡,沿線崩塌多,地質脆弱,而且涉及保安林解編的問題。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許嘉容表示,基地77%位在保安林中,涉及限制開發,在解編未完成合法程序前,用地取得沒有合法性要件。

另外,本纜車案包含旅館、餐廳等附屬事業,更讓環保團體擔憂,會變成下一個阿里山。台灣農村陣線代表林子凌表示,阿里山小火車的BOT案,火車部分經營不善,廠商只要能生財的旅館,雪谷纜車的模式和阿里山太類似,會把土地切割給財團。

雪谷纜車的谷關站用地,在溫泉文化公園與崑崙山莊附近,大雪山站則是在鞍馬山莊遊客中心前面廣場,纜車路線大致沿著兩地之間的波津加步道。為了更加瞭解基地現況,台中市觀光局人員與顧問公司,多次前往現勘。

因為地質條件特殊,台中市政府希望透過減少塔柱、增大跨距來加強安全,每一個塔柱點位四周,都進行謹慎的地質鑽探,並且視當地條件,研擬水保計畫。台中市觀光局觀光工程科科長劉來旺表示,這趟現勘希望確認塔柱的位置,是不是安全、有沒有避開敏感性地質。另外,在波津加步道中間點的平台要設立場站,必須與林務局人員一同進行林木查估。

雖然場站與塔柱是點狀設施,但林務局擔憂會有帶狀影響,尤其塔柱p2-p7位在土砂捍止保安林的範圍裡。林務局主任秘書張彬表示,雪谷纜車的用地,有二分之一經過土砂捍止保安林,土砂捍止的目的,就是要防止崩塌,假如開發,相對危險。同時這區也是石岡壩的水質水量保護區,如果要解編保安林,需由水利署提出申請,並且需要經過委員會審查。

保安林解編程序複雜,因為保全對象是台八線及大甲溪流域的電廠,有國土保安的重任。這裡颱風、地震經常造成坡地侵蝕,環境變化快速,長期關心環境的台灣生態學會擔憂,一旦解編保安林,環境成本將由全民負擔。

秘書長蔡智豪表示,纜車經過位置,都是崩塌潛勢區,硬從中間殺出一條線,解編保安林,將連帶影響整個系統,如果發生崩塌,影響河川治理、發電廠設施、造成石岡水壩淤積,這些成本都不止二十幾億,要算在誰身上?

而腹地不大的谷關,在九二一之前,每逢假日就嚴重塞車,未來纜車可能造成更嚴重的交通瓶頸。蔡智豪表示,依台中市政府的規劃,假日將吸引2.7萬人,大概有六、七百台巴士、一千多台小客車,現有腹地與設施絕對無法承擔,到時候會像阿里山的狀況,砍掉森林來蓋停車場。

台中市觀光旅遊局科長劉來旺回應,會在東勢、裡冷、松鶴、十文溪、上谷關等地設置攔截,運用公車,建構低碳系統接駁。同時,在整個大台中的纜車計畫中,未來遊客來到台中,可以搭乘捷運到大坑,這邊有另一個新大線纜車計畫,加上八仙山林業鐵道的復駛,連接到谷關,再搭纜車到大雪山,希望帶動大台中的觀光旅遊品質。 

然而,大雪山的生態豐富,如果人潮湧入,該如何兼顧生態與遊憩品質呢?林務局主任秘書張彬表示,大雪山森林遊樂區現有設施,以用水量來估計,一天可以容納兩千兩百人,未來纜車開通,市府規劃一年將有六十七萬人,平均一天就兩千多人,如果加上開車族,將可能超過負荷,需要謹慎評估。

台中市政府團隊正陸續收集資料,預計在六月份送交台中市環保局進行環評,九月份進行招商,如果順利,將在民國106年完工、107年正式營運。

台中市觀光旅遊局科長劉來旺表示,未來會尊重環評決議,萬一不適合開發,絕對會依照辦理,市府的態度開放,任何意見都願意溝通,希望能降低各方疑慮,取得共識。

史無前例的高山纜車計畫,破碎地質是最嚴峻的考驗,在極端天候、地牛翻身的多重威脅下,工程技術的極限在哪裡?面對地質風險、用地取得、交通配套、遊憩品質等諸多問題,雪谷纜車能否寫下歷史,未來還有許多挑戰。

學科
山林,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觀光, 纜車, 中橫, 大雪山, 保安林, BOT, 環境負荷, 高山開發

居高臨下,美景收眼底,纜車,是受歡迎的觀光運具。台中市政府計畫推動全台灣第一座高山纜車,串聯谷關到大雪山,路線將經過脆弱地質與生態敏感區,這項計畫,會是谷關的新希望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葉鎮中 劉啟稜,剪輯 葉鎮中

變色花蓮溪

變色花蓮溪

摘要
花蓮溪出海口,被人稱為大山、大川與大海的交界,是東海岸野鳥的重要棲息地,因為生態資源豐富,不但被政府核定為「國家級重要溼地」,也在此劃設「花蓮溪口自然生態保護區」。但是緊鄰保護區的中華紙漿廠,長達四十五年不斷排放污水,流經保安林地、流到花蓮溪,讓溪流與溼地,失去了原本的顏色…

老花蓮人都記得,民國50年代,花蓮溪口魚貨繁盛,上百支釣竿齊聚的盛況。民國57年中華紙漿建廠、59年開始營運,花蓮溪出海口的生態,也開始改變。

其實早在民國77年,花蓮漁民就曾經發動近千人的遊行,圍廠抗議中華紙漿污染海域。四十年來,中華紙漿的污水加廢氣,對花蓮人而言,早已是見怪不怪、無可奈何的一件事。今年12月,高雄市環保局對大廠日月光開出了第一槍,中華紙漿這個長久沉痾,才因為媒體報導,又浮上檯面。

在民國101年,中華紙漿因為民眾檢舉及稽查,被花蓮縣環保局開罰過五次,其中兩次是廢氣超標,三次是廢水超標,污水部分共裁罰35萬元。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則是在今年11月委託環檢公司,在污水流經保安林的部分,進行採樣檢測,結果PH值高達9.7,不符合標準,化學需氧量等數據,也都跟華紙自行檢測的結果有很大差異。然而花蓮縣環保局卻反駁,不管是工廠廢水排放口或下游的花蓮溪,近幾次檢測結果都合乎標準。

對於污染超標的認定,林務局與花蓮縣環保局各唱各的調,但林務局花蓮林管處指出,更嚴重的是,中華紙漿長期排放污水到國有保安林土地,導致附近林木不易生長,影響保安林及河川生態。

林務局在民國98年,曾經核准中華紙漿使用保安林地,直到今年才發現,當年的核准違反了森林法跟國有財產法中,國有林地應以公益使用為原則的規定,於是在今年5月1日撤銷許可,並懲處失職人員,同時給華紙三個月緩衝時間處理污水問題。然而中華紙漿仍持續排放污水,林務局向華紙提出刑事與民事訴訟,民事部分一審判決林務局勝訴。而當地居民釋楊悟空,則是在今年4月狀告華紙違反水污染防治法,12月18日花蓮地檢署開第一次偵查庭,19日檢察官到現場調查。

中華紙漿每天排放污水量達52000噸左右,廠區內有20口地下水井,供給紙漿生產與廢水處理。檢察官將進一步確認紙廠的抽水量和出水量是否符合。檢察官也發現,紙廠連接廠外的圍牆下方,有三條管路,華紙澄清這些管線有些已經廢棄或另有用途,並不是暗管。

釋楊悟空則提供照片,指華紙曾疑似漂白劑外洩,導致下游溪水變成綠色。中華紙漿則反駁,自己的污水處理沒有問題,並控告釋楊悟空毀謗。雖然華紙認為廠區的污水排放都符合現行法令標準,但居民認為,法令標準與民眾感受落差太大。

除了污水問題外,華紙的空氣污染問題,也令人詬病。雖然華紙指出,近年來已投資三億進行空污改善,臭味比十多年前好很多,但周遭居民指出,華紙常常利用夜間或下雨天排放臭氣,感覺很不舒服。

花蓮溪口是東海岸重要的保護區,當地居民賴老師表示,花蓮既然要觀光立縣,地方政府就應該好好面對紙廠污染的問題。

中華紙漿污水議題繼續延燒,如今不但華紙與民眾互告,花蓮縣環保局也控告林務局花蓮林管處副處長黃麗萍毀謗。然而中華紙漿在花蓮設廠四十餘年,佔用保安林的問題,為何現在才看見?對重要溼地與保護區造成的污染,為何遲遲無法解決?花蓮人的無奈,真的如同溪水一般,說也說不清。

學科
公害
縣市
  • 花蓮縣
  • 吉安鄉
關鍵字
中華紙漿, 永豐餘, 花蓮溪, 花蓮林管處, 保安林, 水污法, 國有地, 廢水污染, 排放標準

花蓮溪出海口,被人稱為大山、大川與大海的交界,是東海岸野鳥的重要棲息地,因為生態資源豐富,不但被政府核定為「國家級重要溼地」,也在此劃設「花蓮溪口自然生態保護區」。但是緊鄰保護區的中華紙漿廠,長達四十五年不斷排放污水,流經保安林地、流到花蓮溪,讓溪流與溼地,失去了原本的顏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西拉雅的家園保衛戰

摘要
身份不確定、土地全流失,一群世居山林的西拉雅人,遭受百年來最大危機。他們走上街頭,高聲抗議,因為他們不只要保衛安居的家園,更要保護文化的根源地,讓族群不會消失在歷史之中...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身份不確定、土地全流失,一群世居山林的西拉雅人,遭受百年來最大危機。他們走上街頭,高聲抗議,因為他們不只要保衛安居的家園,更要保護文化的根源地,讓族群不會消失在歷史之中。

台南市新化區九層嶺山區內,一群西拉雅族山林部落族人,集體高聲抗議,因為他們的家園將被拆除。中興大學管理的新化實驗林場,在政府要求下,進行還地訴訟,要求將林場周遭,三十多戶佔用國有地的房舍,一一拆除收回。 

對於世居九層嶺山區的新化西拉雅族人來說,百年居住是事實,土地不斷被政府取走,現在連家園,也要被收走,心中相當悲痛。西拉雅族群屬於平埔族的一支,分散在台南地區,新化西拉雅族經過多次遷徙,數百年前落腳在九層嶺地區的山林部落,過著遊耕狩獵的生活。直到日本治台,將九層嶺山區劃為國有保安林,1920年成立農林專門學校,負責林場管理,從此土地成為國有。

國府治台後,接收國有保安林地,並在1971年將農林專門學校,改制為中興大學。另外也將新化保安林地,改編成實驗林場。居民開始被迫離開林場土地,散居到附近山區,過著和林場共生的生活。早期西拉雅族人,不懂得登錄地籍資料,看著土地不斷被國家收走,交給學校成立實驗林場,原本政府說是保育目的,但是最後卻以OT方式委外經營,成為觀光休閒園區,居民看在眼裡,相當不滿。

林場被取走,留在林場周圍居住的族人,再次面臨政府收地,心中相當悲憤,抱著拼命守土的決心。新化西拉雅族人穆秋雄,家族居住山林部落,在土地有限的山凹處,整理出生活區域,以種竹筍、養雞來維持生計。

王基富是少數留在部落的年輕人,以家中的土雞、竹筍,開設部落美食餐廳,希望用部落野菜與自然食物,建立部落的風貌。部落居住的土地上,多數保有原始的山林樣貌,王基富表示,在多年族群正名、土地抗爭下,居民都有共識,希望留下自然的家園,讓世代可以居住利用。

面對西拉雅土地爭議,台南市邀約中興大學與居民,進行協調會議,萬淑娟多年為西拉雅正名運動奔走,在會議上陳述西拉雅族的百年悲情。山林部落居民不只想爭回土地,更想永續利用土地,讓消失的物種,重新在土地上共生。 

管理土地的中興大學,表達理解居民的痛苦,也願意協助歸還土地,但是對於一些法律程序,必須由政府出面協調,校方才能依法辦理。台南市長賴清德,長期關心西拉雅文化,答應在地籍清查後,協助世居居民取回土地。會議結束,達成共識,在先行暫緩拆屋下,由市政府出具證明,協助居民取回土地,讓一場風波暫時平息。

法院前,西拉雅族人以歌聲,歡喜暫緩收地,但是要求歸還土地的行動尚未完成,甚至平埔族的原住民身份認定運動,依舊進行著。長期以來,平埔族努力找回遺失的文化歷史,追尋原住民身份的認定,山林部落的收地風波,不只是土地正義問題,也是族群權益問題,必須有更多的關心,協助西拉雅人重建族群的願景。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南市
  • 新化區
關鍵字
西拉雅, 部落, 保安林, 中興大學, 平埔族, 正名運動, 原住民, 國有地

身份不確定、土地全流失,一群世居山林的西拉雅人,遭受百年來最大危機。他們走上街頭,高聲抗議,因為他們不只要保衛安居的家園,更要保護文化的根源地,讓族群不會消失在歷史之中...

影片網址

光禿海岸

 

光禿海岸

摘要
在花蓮溪出海口附近,海岸山脈的起點處,有一片花蓮地區僅存的沙丘,當地人稱它為嶺頂沙丘。強勁的海風、含鹽的沙地,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一般的植物根本無法生存,但是卻有一整片海濱植物,在沙丘上匍匐蔓延。這些生命力堅韌的海濱植物守護著沙丘,也蘊藏著美麗豐富的海岸生態。但是,綠意盎然的沙丘,竟在一夕之間被剷為平地! 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十二公頃的海岸變成光禿一片?又是什麼樣的法規漏洞致使整個沙丘生態被連根拔除?

嶺頂沙丘位於海岸山脈、花蓮溪與太平洋的交界,是認識東海岸地形地質與生態的寶庫,也是老師們最喜歡帶學生進行戶外教學的自然教室。對於許多經年累月在這裡做觀察的老師與學生來說,這個春天真是令人心痛的季節。就在今年二月底,怪手與挖土機開進嶺頂沙丘,整片保安林被鏟除得一乾二淨。這裡曾經是寄居蟹的家、環頸雉的領地、蝴蝶與蚱蜢的天堂,如今全部光禿禿!

民國七十五年,內政部公告「台灣沿海地區自然保護計畫」,北起花蓮溪口、南到卑南大溪口之間,被劃為「花東沿海自然保護區」。打開地圖,嶺頂正位於自然保護區的範圍內,依規定自然保護區「非經依法核准 不得改變原有地形地貌」且「除必要安全設施外 禁止其他建設行為」,為什麼業者卻敢肆無忌憚地開發。

原來,想要開發嶺頂沙丘的「壽豐興業股份有限公司」在去年八月就向花蓮縣政府申請,將保護區土地變更地目為「農牧用地」,而縣政府也根據民國七十六年內政部的函件--「自然保護區內之非都市土地,於編定公告前已供農牧使用者自不列入自然保護區,可依編定當時土地使用現況更正編定土地使用類別」,准許其變更,地主便以整地為由,砍伐其上十二公頃之海岸林。

東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花蓮管理站主任李耀騰指出,內政部公告的沿海自然保護區僅屬於行政命令,它的母法應屬於海岸法,但海岸法遲遲未通過,以至於目前公告的十二處海岸保護區缺乏法令保障,常面臨土地使用類型變更的衝突,以及私人土地權屬的問題。嶺頂自然保護區慘遭破壞,更凸顯了台灣沿海自然保護區的困境。

目前花蓮縣政府已經依據水土保持法,向業者開出最高三十萬元的罰單,並限期恢復植生覆蓋率。毀掉十二公頃的海岸林只在一夕之間,但是要多久才能恢復原貌?馬鞍藤、草海桐、林投樹...這些生命力堅強的海濱植物,可以抵擋強風、適應鹽化的土地,卻無法在人們追逐利益的腳步下有任何的生機。如今,光禿禿的海岸,直接暴露出海岸保護機制的無能與脆弱。

學科
海洋
縣市
  • 花蓮縣
  • 壽豐鄉
關鍵字
海岸變遷, 保安林, 保護區, 沙丘, 棲地破壞, 東管處, 嶺頂

在花蓮溪出海口附近,海岸山脈的起點處,有一片花蓮地區僅存的沙丘,當地人稱它為嶺頂沙丘。強勁的海風、含鹽的沙地,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一般的植物根本無法生存,但是卻有一整片海濱植物,在沙丘上匍匐蔓延。這些生命力堅韌的海濱植物守護著沙丘,也蘊藏著美麗豐富的海岸生態。但是,綠意盎然的沙丘,竟在一夕之間被剷為平地!

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十二公頃的海岸變成光禿一片?又是什麼樣的法規漏洞致使整個沙丘生態被連根拔除?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造林難題

造林難題

摘要
林務局從民國91年起,推動平地造林的工作,預計在平地、海岸保安林與海岸低產農地推廣造林工作,對屏東縣滿州鄉民來講,這可以說是一個轉機。

滿州鄉位在恆春半島上,早期稻米曾是主要作物,而後種植檳榔也曾曇花一現,為鄉民帶來豐碩的收入,然而冬季強勁的落山風,使得作物生長情況不佳,滿洲鄉的農產品競爭力也遠低於台灣其他地區,加上運輸成本高,農作物只好種經濟價值低廉的牧草,在「牧草的故鄉」的美名下,其實是農產品競爭力低落下的最後選擇。

然而,種植牧草收入並不多,老農民有六分多的田地,一年收入三萬多元,如果收割季節遇到大雨,牧草價格就會直直落,甚至可能血本無歸。雖然,離觀光勝地墾丁近在咫尺,但是觀光的光芒卻未曾澤被到滿州鄉民。

謝先生長年在恆春半島山區穿梭,找尋樹木的種子,自己培育恆春半島上珍貴稀有的台灣原生樹種,他依照林務局「以森相許」手冊中的規定,以自備樹種的方式提出申請造林,卻遇到自備樹種不是獎勵樹種的難題?

學科
山林
縣市
  • 屏東縣
  • 滿州鄉
關鍵字
造林, 種樹, 保安林, 林業, 產銷班, 無農藥殘留, 安全用藥, WTO

林務局從民國91年起,推動平地造林的工作,預計在平地、海岸保安林與海岸低產農地推廣造林工作,對屏東縣滿州鄉民來講,這可以說是一個轉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公園夢

公園夢

摘要
屏東縣新埤鄉建功村的年輕人,從去年中秋節,開始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他們成群結黨,在鄉境內來回巡獵,卻獲得鄉親父老一致支持,為什麼?建功村有一群社區媽媽,白天忙著果園裡的農務,晚上還要應付家裡的事,為什麼她們說起要到公園做勞動服務,卻個個興高采烈?建功森林親水公園,原本是一座荒草叢生的保安林,其中更長有會發出特殊惡臭的屍花,當時傳說有一名魔神獨居,多年後,他卻搖身變成現在公園的守護神,到底怎麼回事?

2001年10月,屏東縣新埤鄉建功村在親水森林公園舉辦環保觀摩活動,為了迎接公園首次對外露臉的時刻,社區全體總動員,就像辦自家的喜事,一刻也不敢鬆懈。

建功親水森林公園是屏東縣第一座完全由民眾設計、施工的公共設施,建功村民全程參與,以使用者的角色主導公園的面貌。一個窮鄉僻壤的客家庄,是如何運用貧乏的資源讓大型公園的想法成真?就讓我們回到夢想的起點,回到一片雜草叢生的水源保安林談起。

建功,是個務農為主的客家聚落,因為行政命令,禁山的生態得以保存,荒蕪的面貌不免讓禁山蒙上神秘的面紗。建功和森林近在咫尺,卻隔如天涯,但是人和自然的關係,除了恐懼、破壞、征服外,還有其他可能。如果有心親近,荒野會變成豐富的寶山,如果避而遠之,荒野自然會被視為眾人止步的禁地。透過屏東在地團體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的協助,建功和禁山,涇渭分明的鴻溝開始被跨越。

深入了解地方歷史後,建功人有了一個夢,他們希望把縣政府托管的保安林,以社區參與的方式蓋成一座沒有水泥的公園。建功森林親水公園在興建的過程,每個人都可以提供意見,也都可以執行,這個公園什麼沒有,就是地方大。

開放的結果打破了統一規劃的公園美學,公園綠地似乎變成社區裡具體的公共論壇,乍看之下是百花齊放,一片紛雜,其實是鼓勵居民參與公共事務。公園在民主的機制下,容許不斷地嘗試和改變,因此整個公園的面貌是演化累積出來的,而不是依照一只專業設計就能一次定案,塑型成功。

如果,我們無法擁有一座夢想的花園,就讓我們準備種籽、鋤頭和期待,或者再加上一支掃把。

學科
山林, 生活
縣市
  • 屏東縣
  • 新埤鄉
關鍵字
公園, 都市綠地, 東港溪保育協會, 社區營造, 保安林

屏東縣新埤鄉建功村的年輕人,從去年中秋節,開始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他們成群結黨,在鄉境內來回巡獵,卻獲得鄉親父老一致支持,為什麼?建功村有一群社區媽媽,白天忙著果園裡的農務,晚上還要應付家裡的事,為什麼她們說起要到公園做勞動服務,卻個個興高采烈?建功森林親水公園,原本是一座荒草叢生的保安林,其中更長有會發出特殊惡臭的屍花,當時傳說有一名魔神獨居,多年後,他卻搖身變成現在公園的守護神,到底怎麼回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曾思龍
攝影 葉鎮中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保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