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遺產

走訪地質公園

 

走訪地質公園

摘要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卑南溪下游河段平坦的河床中,矗立起幾顆大石頭,乍看不怎麼起眼,卻是台灣最具世界級分量的地景,就像台東利吉過去沒沒無聞,卻是地理界必定朝聖的寶地。台灣有六個地質公園,實地走訪,每個故事都精采豐富…

台東利吉地質公園

「利吉之寶就在這個小山頭」台大地理系教授林俊全指著卑南溪河畔的黑色大石頭,撿起一塊石頭輕輕摩擦,岩石的觸感非常細緻光滑,屬於蛇紋岩系,原本深藏在海洋地殼中,因為菲律賓海板塊撞上歐亞大陸板塊而被擠壓到陸地上,利吉有地球板塊運動的證據,讓我們很容易就能觀察到海底地質的秘密。

利吉以惡地地形聞名,海底泥沙中夾雜石塊,泥岩因為地質鬆軟,邊坡容易受雨水沖刷,植物難以生長,由於泥岩顆粒小、透水性差,雨水只能沿著地表侵蝕,形成了「月世界」這樣的地景。

高雄燕巢地質公園

燕巢地質公園和利吉地質公園,都以惡地地形為主,但東部與西部的惡地同中有異。仔細觀察,地表紋路的確不同,燕巢的泥岩中沒有石塊,因此沖蝕溝常常是從上方延伸到底下,但利吉因為石塊阻擋水的流向,形成像樹枝狀的沖蝕溝。

台灣西南部丘陵有許多泥岩地質,若是地底條件配合得當,有地下水、沼氣和斷層的破碎面,就可能有泥漿噴發,烏山頂泥火山自然保留區,有新生成的小孔洞,也有噴泥洞、噴泥盾和噴泥錐等地景。

雲林草嶺地質公園

台灣因板塊擠壓而隆起,多山、多斷層、地震也相當頻繁,九二一地震導致草嶺大走山,清水溪被堵住形成了堰塞湖,稱為草嶺潭。幾年後因為泥沙淤積、潭水流失,草嶺潭成為歷史。山崩是草嶺地質公園的特色,再加上險峻的山勢與斷崖,地景觀光長期是草嶺的經濟支柱。

板塊運動加上地震、山崩,形塑了草嶺險峻堅毅的性格,但水讓它多了分柔美,遇到斷崖,它成為蓬萊瀑布,來到山谷,它叫作清水溪,遇到萬年峽谷的岩盤,水就化身成靈巧的雕刻師,切割出峽谷,展現出岩石的美麗紋路,而在石壁仙谷,水還創造出許多壺穴,這些地景都豐富了草嶺地質公園的內涵。

北部海岸地質公園

對照山景,海景給人截然不同的感覺。北部海岸地質公園有各種海蝕地景,還有受到風砂侵蝕的風稜石,最富盛名的莫過於野柳的女王頭,它名揚海內外,是大陸遊客旅遊的熱門景點。蕈狀岩是野柳地質公園的特色,如果你懂得岩石物語,蕈狀岩已經告訴我們它的前世今生。

解說員林永龍說明,野柳原本在海底,因板塊擠壓推升到陸地,蕈狀岩的上層如蜂窩狀,是海地貝類文蛤棲息的環境,薄薄一層殼破掉後,成了一個個凹洞。岩石離開海水後,接受陽光、雨水、強風和溫度洗禮,下層砂岩硬度較低,在同樣的風化條件下,產生差異侵蝕,形成了蕈狀岩。

199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為了保護地球遺產,推動世界地質公園,它以地質地景的保育為宗旨,也納入了社區參與、觀光遊憩、環境教育等多元價值。

台灣在2011年,由林務局推動成立了六個地質公園,除了台東利吉、高雄燕巢、雲林草嶺、北部海岸之外,還有澎湖和馬祖。一年一度的台灣地質公園網絡會議,每個地質公園成員都來共襄盛舉,借由網絡方式推動地質公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構想,除了一個國家內的地質公園網絡,還有區域型的網絡,希望透過分享觀摩,互相學習成長。

全球地質公園有將近一百個,台灣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想把台灣的地質公園申請為全球地質公園,因兩岸局勢而顯得困難,但我們也參與了亞太地質公園網絡,可以和全世界的地質公園交朋友。比較可惜的是,這把地質之火缺少了統合機制,台大地質系教授林俊全指出,大部分的國家都是以委員會的方式來推動,集合各個領域,包含地形、地質、人文、生態,與公部門和社區夥伴組成委員會,共同努力。

地質公園是個招牌,是個行銷管道,其實也讓我們更加認識自己的土地,並且與它共存共榮。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 高雄市
  • 燕巢區
  • 雲林縣
  • 古坑鄉
  • 新北市
  • 宜蘭縣
關鍵字
地質公園, 惡地, 板塊運動, 斷層, 世界遺產, 地景保育, 野柳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卑南溪下游河段平坦的河床中,矗立起幾顆大石頭,乍看不怎麼起眼,卻是台灣最具世界級分量的地景,就像台東利吉過去沒沒無聞,卻是地理界必定朝聖的寶地。台灣有六個地質公園,實地走訪,每個故事都精采豐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捷運闖天關

捷運闖天關

摘要
2011年12月11日,一名女子突破維安,高喊「土方回填救樂生」,向總統請命!被強勢警力阻隔的另一頭,一群年輕人,跪在公視大樓對面的民宅外,血紅色漿,在淒風苦雨中,淋上衣著單薄的青年,她們呼籲總統,重視捷運機廠上方樂生院的走山危機、不要讓機廠、樂生院和鄰近居民的性命安危,毀於一旦… 總統大選和樂生走山,一起倒數計時。2012年1月2日,雙北市長宣佈新莊捷運通車到輔大,剩下兩站,等新莊機廠完工,就能通車。新莊捷運,能不能長治久安?樂生院的命運,又會何去何從?

「這都是我被抓來的時候,日本政府發給我的。這椅子、杯子,我都用了六十八年!」受到痲瘋病菌侵蝕,幾乎全盲、雙手蜷曲、走路不便的樂生院民林卻,危危顫顫地緩步走向櫃子。她用著沒有手指的拳頭,拎出一個塑膠袋,困難地打開,裡頭是她用了六十八年的鐵杯。

林卻是宜蘭人。有一天,她因為腳痛去醫院看病,被醫生發現,她患有痲瘋病。醫生告訴她「妳去樂生院,那裡有藥可以醫治妳」之後,她就被日本人抓進位於新北市新莊和桃園縣迴龍交界的,樂生療養院。

那一年,林卻二十一歲。那一年,她和襁褓中的孩子分開。「來到這裡以後,才知道痲瘋根本無藥可醫。」今年,林卻已經九十二歲。

樂生院民被要求以院作家,社會嚴重歧視痲瘋病患的歷史,寫在樂生院的建築裡。

樂生院如同監獄,只設計一個出入口,早期大門架滿鐵絲網、還有憲兵管理。樂生院的王字型大樓,有著分歧通道,痲瘋病患和醫護人員不能同路。進出人員,都要消毒。

院民湯祥明,指著樂生院王字型大樓的梁柱說:「過去有一陣子,民國37年,戰後一直到41年,都沒有醫藥,病人被強制收容到這裡,感到絕望,就在這個走廊,吊起來自殺。」這道長廊,被病人暱稱為「寒森走廊」,是痲瘋病被正名為「漢生病」的諧音,也因為長廊充滿了病人被隔離、歧視的陰怨之氣。

有些人選擇自殺,也有院民熬過社會歧視,希望在樂生終老天年。林卻說:「要我回去原生家庭我也不要了。在這裡住了這麼久,這裡就是我的祖家。」林卻強調自己要住到死,「你看我這麼老,再活能幾年?」她們的期盼,卻硬生生地,被新莊捷運機廠選址在樂生的決策打破。

「人類的無知、政府的無能,導致痲瘋病患,數百年一直受傷害。日本和韓國,針對強制隔離痲瘋病患的政策,已經道歉、賠償、原地保留,還給她們一生的尊嚴,在地老化。但我們國家,卻出賣樂生院!」樂生保留自救會榮譽會長李添培,無奈又氣憤地指出政府欺凌弱勢、違背國際潮流的錯誤。

2002年起,新莊捷運開挖,樂生院發生小規模走山,台南舍一百號全數塌毀。院民用著義肢逃難,之後捷運局只把她們安置在組合屋。受盡一生折磨,老來還被迫遷離開家園,院民決定自救、反對捷運機廠在樂生療養院設立;社會各界,也從2004年起,大規模聲援樂生保留,要求指定已經被拆掉七成的樂生院為古蹟。

2007年,捷運局提出保留樂生41.6%方案。認定樂生具有世界遺產價值的文建會,則聘請英國專門進行捷運規劃的公司,研擬出保留樂生90%的方案。不過捷運局認為,提高保留面積會影響軌道,有安全疑慮。

在沒有經過透明公共決策的情況下,捷運局在樂生院張貼了迫遷公告。樂生院民在3月8日,向前行政院長蘇貞昌陳情。那天早晨,天氣很冷,金華街口佈滿警力。院民坐著代步車,外圍是一大群,才國中、或高中,或是被視為草莓族的七年級大學生所組成的青年樂生聯盟。

他們手拉手、穿雨衣,什麼武器也沒帶,只求行政院長,給樂生院民一個活命的機命。但是他們不但沒見到蘇貞昌,還被警方強制驅離。樂生保留自救會榮譽會長李添培,被壓倒在地,肋骨受了傷、無法起身。學生們高喊「不要傷害院民!不要傷害院民!」但每一位手腳殘缺的院民都受傷了。

3月11號,依然是春寒料峭的天氣,樂生院民和青年樂生聯盟再一次來到蘇貞昌官邸。他們綁著布條,掛著「公開審議90%」的牌子,六步一跪,希望蘇貞昌,聽聽她們的聲音。但蘇貞昌依然沒有回應。警方搶走了學生擊鼓鳴冤的鼓棒、把學生帶上警備車。衝突又起,金華街口的居民完全不理解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樂生來抗議,道路被封鎖,出入相當不便。

面對一而再、再而三的陳情,蘇貞昌只表示,「這個案子因為這樣(樂生保留)已經停滯了相當久、大概應該兩年以上都有。因為這樣也付出相當多的代價(時間、金錢),這都是全民買單!」

當時,民進黨正值黨內初選競爭,部落客瓦礫率先發起「讓樂生決定我們的總統活動」。隨後,又有一群部落客,發起登報說明捷運局和文建會兩種保留方案的差異,社會才更加瞭解,樂生與捷運通車,並不衝突。參與文建會規劃案的學者,也帶著樂生院民,前往拜訪其他民進黨黨內初選的總統候選人。

中原大學景觀系教授喻肇青表示,欣陸公司是國際公司,不可能提出一個「砸自己招牌」的方案,在提出保留90%方案之前,也已經參考國內外所有經驗。欣陸公司主張,只要捷運機廠扇形軌道的直線距離,從25公尺縮小到5公尺,就可以保留大部分的院區建築。「它們認為這個是合理的、安全的!」

捷運局則不斷提出技術規範,表示直線距離縮得那麼短,會有安全疑慮。喻肇青反駁,進入維修廠的軌道沒有技術規範的標準,捷運局卻拿著一般行車的技術規範來杯葛。「大家不要忘記,進入維修廠的車子是空車、沒有客人在上面,速度最高不能超過25公尺每小時!」他強調,欣陸公司是在這種情況下,提出保留90%這個可行且沒有安全顧慮的方案。

和蘇貞昌激烈競逐民進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謝長廷,聽完喻肇青的說明後,正面表態:「我發現90%的案,沒有拖工程時間、錢也花得很少。這是專家、顧問公司做的,我建議行政院好好靜下心來去思考。」不只蘇貞昌,另一位候選人游錫堃也正面回應,共同簽署「支持樂生保留90%方案」及「指定樂生院為古蹟」的承諾。

由於捷運局曾強調,保留樂生,一定會延誤捷運通車。中央核心政治人物表態,讓許多以推動新莊捷運當政見的地方民代,擔心保留樂生,會衝擊年底合併總統的立委選情,在2007年3月31日,發起「新莊人要捷運萬人遊行」抗議。

居民表示,在遊行發起前一週,新莊各里里長都全力動員,許多居民接到電話,有時還一天數通。3月31日當天,包括前台北市議員黃林玲玲等人,都下跪哭求「拆樂生、救捷運」。原本在選台北縣長前,承諾絕對不會迫遷樂生院的台北縣長周錫瑋,也在下跪之列!周錫瑋甚至高喊:「樂生院放過新莊人!」

在雙重選情壓力下,蘇貞昌做出抉擇。2007年4月12日,他和樂生院民見面,承諾保留。「所以院區從最高的保留,就是以文建會那個案,90%來做。」蘇貞昌強調,如果真的能夠保留樂生,「我們可以讓全世界看到我們曾經懵懂,但現在我們重視人權、重視文化、重視歷史!」

不久後,蘇貞昌還到樂生院區探望院民,再次保證會要求公共工程委員會協調保留事宜。但5月30日,保留方案出爐,行政院只保留39棟院舍、10棟拆遷重組,折算起來,約保留80%的院舍,但這些院舍多數不能住人。樂生院民在舊院區安養天年的夢,再次落空。

不僅如此,在樂生院民參與工程會的討論保留方案的過程中,一位由捷運局邀請來參與的大地工程師王偉民,指出捷運機廠地質有重大危機。一旦開挖,後果不堪設想。眼看樂生院可能會因為捷運機廠錯誤選址,連一棟都保留不了,樂青成員來到捷運局陳情,要求捷運局審慎評估。

樂生療養院,位於有豐沛地下水的林口台地,而且有逆衝斷層經過。地下水,會形成龐大的上舉力,但斷層剪裂帶不容易透水,加上山體壓力,有如密封鍋蓋,足以抵抗水壓,讓坡體穩定。捷運開挖,就是打開鍋蓋;水,向著缺角、朝著樂生和捷運機廠的邊坡衝擊、撕裂地表。一旦水壓過大,邊坡就會下滑。

「高水壓、地質差!」高喊口號,要捷運局回應專業質疑。前捷運局北工處副處長方壯勵卻說:「大地的問題喔!很容易有不同看法。」樂青成員王顥中不滿地問:「那是你們的專家耶!如果是我們的專家,你還可以這樣講,但那是你們的專家耶!你們是不是要馬上做調查?」方壯勵當時承諾「我們會作釐清」。

2007年9月12日,捷運局在沒有修改方案的情況下,迫遷院民、強硬施工。

地質變動、地下水上湧,樂生院的房舍,出現無數裂縫。王字型大樓,裂成一圈,朝捷運工地下滑。

從發生裂縫現象,就持續紀錄的樂生裂縫工作隊小組成員黃淥,指著一條裂縫解釋:「一般來講,因為水泥是比較軟的部分,所以裂縫會順著瓷磚邊緣來裂開,可是這條裂縫,可能因為地層滑動的速度太快,所以直接把瓷磚撕成兩半!」

和黃淥到樂生院量裂縫,是2011年8月左右的事。從2007到2011年短短五年,這座世界遺產,已經快要變成世界遺址。更可怕的是,下滑的山體,威脅著捷運機廠工程。樂生院民重啓抗爭,捷運局緊急停工,北工處副處長謝宇珩表示,捷運局已經請大地技師工會介入調查、監測,「要到101年4月,才能確定長期工程要如何進行。」

暫停施工,讓主打推動新莊捷運,為2012年選舉政見的立委李鴻鈞相當擔心。李鴻鈞在2011年8月3日,到樂生院要求捷運局說明。在聽完捷運局簡報、確認地層在滑動的情況下,竟對樂生院民說:「自救會這邊,講真的,我覺得第一時間要不管斷層問題,應該第一時間,要把它先完成整個設計(工程),這不能停,這停了問題會很嚴重。這未來是新莊三重重要運輸,這不能拖。」

捷運局則出口保證,為了盡快完成機廠工程,捷運局已經請大地技師工會研究,提出「短期安全」開挖方案。這個方案,希望透過把地下水抽走,用地錨打穿斷層帶,來固定滑動的山體。不過捷運局坦言,工程技術很困難。

捷運局北工處工務所主任施勇伸表示,樂生保留區域和新莊機廠都位於斷層帶,「造成我們打進去的地錨都在斷層帶,我們現在施工狀況真的是最困難的!」地錨工法,如同釘子,要能固定滑動的山體,必須把板塊界面釘穿,才會有用;如果地錨無法貫穿斷層帶,如同釘子釘在一塊會動的木板上,毫無效果。

大地工程師王偉民指出,除了地錨效果極差之外,捷運局的工程設計,也有嚴重錯誤。捷運局假設,樂生和捷運機廠所在的山坡,開挖後會有100噸下滑力,再假設地面可以提供60噸抵抗力,「這時只要40噸的拉力,邊坡就不會下滑。」為了安全起見,捷運局採用60噸的地錨。但8月份,地錨已經拉到80噸。

王偉民表示,60噸的地錨,雖然可以承受130噸的壓力。但超過60噸,顯然滑動超乎捷運局預期。「這個設計是對嚴重生命損害的保障,但你設計所需要還是只有40噸,60到130,是讓你去補救,你還是要讓它回到安全。跑到80噸,是失控的,更嚴重的是,還沒挖完耶!」

捷運局表示,只要再增加更多地錨就可以解決。但是11月15日,地錨拉力,暴增到90噸。捷運局再度停工。

「這個地錨現在到90噸。只要到110噸,就到降伏點、就是地錨失去彈性,當地錨失去彈性,或者這一整排地錨,任何一根材料有一點狀況,就斷掉了,何必呢?」王偉民拿著捷運局自己的監測數據,委請台北市議員周柏雅協助召開協調會,因為樂生走山,危在旦夕。

「我們大約估算過,每兩米的寬度,大概下雨,只要地下水位上升一公尺,它就會去掉一根岩錨的力量!」王偉民說。謝宇珩坦言,再繼續施工,「可能會影響將來長期方案的施工」,大地技師工會的技師廖瑞堂,也坦言「看這狀況,地錨是不是可能不適合」。

2007年捷運局保證安全無虞的工法,在2011年12月宣告破功。台北市長郝龍斌,早在2011年11月就宣佈,新莊捷運可以分段通車,樂生院民希望捷運局,回填土方穩定山坡。

「你分段通車已經可以做了,那輔大到迴龍這裡,你們把土回填,以免坍下來。」李添培苦口婆心地勸捷運局:「如果沒有回填,就是要犧牲我們這些苔疙(痲瘋病人),你們硬要挖,如果失敗,政府的面子掛得住嗎?」

面對李添培的要求,捷運局長陳椿亮卻強硬回覆:「你要回填,要回填到什麼程度?你要把整個機廠都撤掉嗎?那是不是要另外找一個機廠?我大概點到這邊啦!因為我不願意再為這個事情做辯解!」

樂生走山在即!趁著大選倒數計時,樂生再度向總統候選人陳情。樂生保留自救會,透過社會募捐,在蘋果日報登了廣告、說明走山危機。2011年12月15日,文化界向總統候選人提問,第一題,就追問樂生療養院的保留問題,隨後樂青成員何欣潔,也拿著廣告高喊「樂生正在走山」。總統馬英九當場回覆:「好,謝謝,資料等會給我好不好?」

馬英九雖然承諾會解決,但一直悄無聲息。12月30日,樂青決定到馬英九競選總部再度陳情,值此同時,原本說長期方案要101年4月才出爐的捷運局,卻開記者會,提出「明挖覆蓋」的長期安全方案。

明挖覆蓋,是在現有的走山基礎下,繼續開挖,再興建一座鋼構平台頂住坡角,然後回填部分土方。承包捷運工程的世曦工程顧問公司總工程師周功台表示,「明挖覆蓋和樂生保留自救會提的,是一樣的事。」

周功台表示,土方回填的概念,就是為了提高邊坡穩定,去壓一些土方。長期方案則是挖到底之後,再填回土方壓重,「也是可以達到長期穩定的處理對策。」然而,這個聲稱和樂生保留自救會提出來的安全對策,捷運局卻無法提出細節,也不敢保證「完全安全」。

捷運局副局長傅式治面對媒體質疑,是不是做了長期方案,新莊捷運機廠就可以長治久安,他表示:「長期方案出爐與保證安全的關係,應該說保證不是無限上綱。」不僅如此,如果要做明挖覆蓋,費用無法確定,時間上,可能還會多花兩年。

捷運局的方案,讓民間膽顫心驚。根據捷運局自己監測山體滑動的變位資料顯示,從2011年9月至今,滑動持續進行。

「在這地質上是最危險的現象,你停工了,滑動卻不停,這個速度會加快,加快的結果,是總有一天,山體就整個翻過來了!」王偉民認為捷運局的說法,是在欺騙大眾,「土方回填最重要目的,是我要救急、我要先處理;明挖覆蓋法,其實是不管現在怎樣,我就是要做下去!」

王偉民表示,如果要做明挖覆蓋,捷運局還必須設計,但山體已經在滑,「等設計好了,山還在不在都不知道!」就算設計好了,還要繼續下挖,依照現在山體不穩定的情況,「只要施工,絕對會造成更大的破壞!否則它們現在為什麼要停工?就是不敢挖啊!」

2012年1月2日,樂青邀請台灣重量級文化人士,來樂生瞭解走山情況。許多文化界人士,如林懷民 侯孝賢等人串連搶救 ,侯孝賢早在2007年就來過樂生,聲援保留。重返樂生,看見殘破的屋瓦、毀壞的院舍,以及怵目驚心的裂縫,讓他忍不住大罵:「這真是混蛋到了極點!」

樂青何欣潔感歎,2005年,在民間完全不知道樂生院地質狀況的時候,曾經也提出明挖覆蓋的工法,「當時捷運局也跟樂生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2007年樂生保留運動達到最高峰,樂生院民也訴求就是要捷運分段通、保留樂生院,「捷運局一樣說不可行,但郝市長已經宣佈新莊線要分段通車!」她苦笑:「有人跟我說,再過五年吧,等五年後,捷運局就會說,土方回填該做了!」

侯孝賢表示,樂生的美,不只是建築的意義,更重要的是建築、人、與時間的交織,所產生出的動人生命與相關事物。「現在已經整個在走山了,捷運局也停工,接下來要做的事,我感覺是很簡單的,就是不計任何的錢財或任何事物,基本上就是停下來,仔細弄清楚,我們到底要怎麼作才對!」

捷運和樂生,從共存走向共毀。樂生在2007年預言的走山危機,一一應驗。崩壞的樂生院,瀕危的新莊機廠,還能不能有,光明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樂生, 痲瘋, 捷運 迴龍, 人權, 古蹟, 自救會, 文化部, 地下水, 漢生病, 斷層, 世界遺產, 大地工程, 新莊線, 建築, 文化資產

2011年12月11日,一名女子突破維安,高喊「土方回填救樂生」,向總統請命!被強勢警力阻隔的另一頭,一群年輕人,跪在公視大樓對面的民宅外,血紅色漿,在淒風苦雨中,淋上衣著單薄的青年,她們呼籲總統,重視捷運機廠上方樂生院的走山危機、不要讓機廠、樂生院和鄰近居民的性命安危,毀於一旦…總統大選和樂生走山,一起倒數計時。2012年1月2日,雙北市長宣佈新莊捷運通車到輔大,剩下兩站,等新莊機廠完工,就能通車。新莊捷運,能不能長治久安?樂生院的命運,又會何去何從?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羅盛達 陳添寶 簡正傑 平烈浩 吳東牧,剪輯 陳慶鍾

嘉南平原的生命之水

摘要
從空中鳥瞰烏山頭水庫,她的形狀就像是珊瑚一般,因此又稱為珊瑚潭水庫。蓄水量大約八千萬立方公尺,從烏山頭水庫流洩出來的水,順著渠道流進一方方的田地,農田開始有了顏色,也讓廣闊的嘉南平原,成為南台灣的農業重鎮,但是一百年以前的嘉南平原,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日治時期,日本政府到處找尋大面積可以耕種的土地,嘉南平原面積大,但是土地缺水、含鹽量又高,實在不適宜耕種。西元一九二○年,日本技師八田與一從官田溪和濁水溪引水興建烏山頭水庫,作為灌溉使用,從此改變了嘉南平原的命運。

要興建長達1273公尺的大壩,又要符合當地可能會有地震、洪水等環境因素,八田技師採用半水力填充式工法,築堤時一邊填充砂石,同時大力地用水沖灌,並用牛車一一加以夯實,讓結構體緊密黏實,這在當時是很創新的做法,目前也是世界上少數的濕式堰堤。

另一方面,八田技師擔心官田溪的水量不足,於是從曾文溪引水到烏山頭水庫,這是一場艱困的工程,必須要穿越烏山嶺,長達三千多公尺的隧道,這在當時也是一大創舉,也是整個烏山頭水庫開發過程中,傷亡最慘重的工程。

大水穿越隧道後,從烏山嶺的另一頭西口送出,再藉由豎坑的落差,直接送水到下方,形成獨特的景觀。西口工作站因為綠草如茵、綠樹成林、大片的湖光山色,以往甚至有小瑞士的美稱,但隨著設置西口水力發電廠之後,豎坑便不再發揮作用。

走進昔日的送水站,時光餘暉照射在古老器具上,保存這些老舊的水利設施,不只是實質上的形體,還有屬於那個年代的歷史記憶,這些水利設施在歲月洗禮下都成為歷史見證者。

來到分歧工作站,烏山頭水庫的水經由導水路,分為南北兩條幹線,替廣大的嘉南平原注入生命活力。不過就算是工程建設再完善,也無法彌補水源不足的遺憾。八田技師想要用有限的水源來灌溉15萬公頃的嘉南平原,看起來是不可能的任務。於是他想出三年輪灌制度,每三年可以種一次水稻,其餘的時間則是種甘蔗、雜糧等需水量較少的作物。西元一九七三年曾文水庫完工,三年輪灌制度改為三年兩作,讓嘉南平原成為南台灣最重要的穀倉。

歷經八十年的歲月,嘉南平原從不毛之地變成遍地良田,烏山頭水庫的水路系統(嘉南大圳)到現在還在運行,現在的烏山頭水庫兼負了更多的功能,像是水力發電和觀光用途。

每年的五月八日,是八田技師的忌日,當地會舉辦追思活動,這幾年學界和二十多個團體,也積極地想要推動烏山頭水利系統登錄為世界遺產。但受限於現今的政治局勢,台灣無法加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因此登錄之路困難重重。台南藝術大學的陳國寧老師提醒大家,在向外申請世界遺產的同時,自己也要做好相關的維護管理制度。

不管未來是否能登錄為世界遺產,烏山頭水庫對台灣來說,都是水利發展上珍貴的歷史資產,值得好好經營和保存。

水緩緩流過嘉南平原,田間正盛開著大片的油菜花,過不久,這片花海就會被翻耕,做為綠肥。農地的生命也在這反覆中延續著,而我們也希望從烏山頭水庫流下的水,能永遠流動在這得來不易的良田上,守護著這片家園。

側記

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底下有一個世界遺產委員會,負責登錄全球具有價值的遺產,它們的成立宗旨,是以保護全人類具有卓越意義和普世價值的文化或自然資產。

登錄遺產的標準有六:烏山頭水利系統可行性比較高的是第四條【可見證人類歷史重要時代之顯著例子,如某樣式之建築物、建築物群、技術之累聚或景觀等】。其實在台灣也有好幾處具有登錄世界遺產的潛力點,像是金門島、蘭嶼聚落、太魯閣國家公園等等,但同樣都面臨一個大前提『我們非屬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員』,在此條件受限下,讓我們想要登錄世界遺產的可能性大大地降低,但不管政治上的因素如何,我們都應當善加維護這些文物,讓這些具有歷史價值的景觀,得以繼續在地球上見證人類發展的過程。

學科
水文
縣市
  • 台南市
  • 官田區
  • 台南市
  • 麻豆區
關鍵字
嘉南平原, 烏山頭水庫, 灌溉系統, 八田與一, 世界遺產, 水利設施

從空中鳥瞰烏山頭水庫,她的形狀就像是珊瑚一般,因此又稱為珊瑚潭水庫。蓄水量大約八千萬立方公尺,從烏山頭水庫流洩出來的水,順著渠道流進一方方的田地,農田開始有了顏色,也讓廣闊的嘉南平原,成為南台灣的農業重鎮,但是一百年以前的嘉南平原,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剪輯 陳忠峰

地景新視界

地景新視界

摘要
一個全長1700公尺的海岬,如何讓你看盡地球千萬年來的歷史演進,北台灣的野柳就是這樣一個全世界不可多得的珍貴地方。野柳岬角地質上是屬於新生代中新世大寮層分佈的地區,以砂岩為主,最早這些沉積岩組成的岩層,具有接近平行水平的層理,後來經過地殼活動,扭曲、褶曲等作用,變成傾斜隆起。又因這裡的地層軟硬相間,經過了差別侵蝕,造就了野柳變化多端的地貌。

野柳從民國五十幾年開放後,就是民眾熱門的觀光景點,蕈狀岩、燭臺石、老薑都是野柳特殊的地景。 Denys一行學者來到野柳,驚嘆這一個小小的區域就像個動態的地理教室。

在野柳欣賞地景的變化,要帶著豐富的想像力,不論是仙女遺留在凡間的一隻鞋或是魚躍龍門的錦鯉,多點創意,就能讓天然的地景充滿無限遐思。不過要論到名氣,野柳的女王頭,是吸引許多人到訪的主要原因。頸子細長,臉部線條優美,像極了昂首的尊貴女王,女王頭多年來一直是野柳的地標。女王頭是蕈狀岩演進歷程的末段,細長脖子頂著巨大沉重的頭,斷頸危機即將來臨。

跟著世界知名地質學者的一趟地質之旅,開啟了欣賞珍愛台灣地景的新視野目前台灣對於地景保護還沒有一套明確法令,地質公園的定位也不明確。如果想要跟上國際潮流,相關單位必須加緊腳步。不管澎湖或野柳能否成為世界襲產的地質公園,這些豐富美麗的地景,都是需要台灣人共同珍惜保護的自然瑰寶!

澎湖群島是火山熔岩組成的連綿島群,全縣64個島到處可以看到玄武岩的自然奇觀。包含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在內的多位各國地質專家學者,齊聚澎湖,為的就是親自感受澎湖豐富多樣的地理景觀。澎湖群島的誕生推估是在距今1800萬年前,中新世紀的火山活動多次噴發出玄武岩熔岩,慢慢形成澎湖群島。

柱狀節理、海蝕洞、風化蕈狀岩,大自然以其獨特的鬼斧神工,在地表上雕塑出一幅幅獨特的地景。這些被許多人認為是岩石,沒什麼好特別在意的地景,其實是人類共同的重要資產,裡頭也蘊含了地球各個發展階段的秘密。

澎湖群島除了花嶼之外,全部都是玄武岩質火山島,桶盤嶼四周玄武岩石柱林立,岩柱形成特殊的圓球狀,壯麗奇特。雞善嶼的柱狀玄武岩筆直屹立,像是管風琴般長短高低緊密排列,氣勢雄偉。西嶼綿延的海岸,彎曲的玄武岩柱好似熔岩瀑布,令人讚嘆。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1972年的會議中,由145個國家提倡舉行「世界文化與自然襲產保護會議」,選出有世界及保護價值的地點,納入登錄的名錄,並透過國際合作來進行保護。為下一代保護這些遺產,便成為國際社會應共同分享的責任。澎湖得天獨厚的玄武岩地景,成為爭取成立地質公園世界襲產的最大本錢。

要能夠成為聯合國世界襲產的候選名單,不是只靠豐富的地景。曾經因為推動英格蘭南部海岸成為世界襲產而獲得英女王頒發OBE獎章的英國倫敦大學名譽教授Denys Brunsden,特別關心澎湖海底的生態狀況。他們認為,一個地質公園的保育應該是全面性的,並且要針對區域特色來發展。

海洋底下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多采多姿的珊瑚礁生態,對澎湖要成為全人類共享的世界襲產或是地質公園,都有加分作用。而世界襲產的審核,重點不只在於一個地區的自然景觀有多珍奇,而是重視自然與當地人文的結合,譜出豐富的在地故事。

小編註:「世界襲產」也就是一般人所熟悉的「世界遺產」,有部份學者認為用「世界襲產」較為適當,堅持使用「世界襲產」,但臺灣現況仍以使用「世界遺產」為主流。

夏天的澎湖是熱鬧的,飛機航班、旅館幾乎是全部客滿,對於這樣一個淡旺季差異懸殊的島嶼,有人樂觀認為,賺半年、休半年未嘗不是件好事。但是看到擁擠的人潮全在夏天進入澎湖,對於環境的衝擊令人擔憂!而野柳是許多北部小朋友校外教學常去的景點,略顯髒亂的風景區規劃,讓野柳似乎慢慢沒落。但在外國學者眼中,野柳不應該只是一個來過照相即走的景點,它豐富的地景資源,如果能夠透過更詳細的解說與資料調查,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地質教室。

學科
海洋,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萬里區
  • 澎湖縣
關鍵字
地質, 地殼變動, 野柳, 觀光, 地景, 文化資產, 文資法, 玄武岩, 世界遺產, 世界襲產, 文建會, 文化部

一個全長1700公尺的海岬,如何讓你看盡地球千萬年來的歷史演進,北台灣的野柳就是這樣一個全世界不可多得的珍貴地方。野柳岬角地質上是屬於新生代中新世大寮層分佈的地區,以砂岩為主,最早這些沉積岩組成的岩層,具有接近平行水平的層理,後來經過地殼活動,扭曲、褶曲等作用,變成傾斜隆起。又因這裡的地層軟硬相間,經過了差別侵蝕,造就了野柳變化多端的地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王晴玲
攝影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海島上的殿堂

海島上的殿堂

摘要
十二年前,江柏煒還是台大的研究生,1992那年夏天,為了一項研究計畫,他隨著老師第一次踏上金門,當時的金門仍處於戰地政務時期,繁瑣的申請手續及嚴肅的軍事氛圍,為這個遠離台灣的戰地前線增添幾許神秘面紗。行旅到此,震懾他的卻是金門的建築。

十多年來不斷的研究,讓他如同朝了建築的聖、登了文化的殿堂,也在一鄉一村的田野調查中完成了他的博士論文。他的學術養份來自金門,使他在情感認同上,已將金門視為故鄉。十多年往返海峽上的歲月讓他決定,『寧為泥足深陷的在地人,不做遙不可及的單戀客』;2001年,他放下台北的一切來到金門,開始他回饋金門的生涯!

金門有著非常豐富的歷史建築,數量之密集、歷史之悠久,在台澎金馬首屈一指,即使在中國大陸的整個閩南地區,也有著相當重要的地位。除了分布在各個聚落的傳統民居,還有從二十世紀初開始興起的洋樓建築。

江柏煒表示:「金門洋樓是一種結合傳統閩式建築、及南洋殖民樣式的中西合璧建築,由當時在南洋地區經商致富的華僑返鄉所興建。自從十九世紀中期廈門開放為通商口岸,許多為了生計的金門人,便輾轉透過廈門前往南洋發展。當時為了出洋打工而擠上小船的華人被稱做’’豬仔’’,若航海途中染上疾病,命運往往是被扔下海,在異鄉做苦力的生涯,更是不易擺脫鴉片與賭博。在眾多華人中能夠出人頭地的是少之又少;而少數能夠熬出頭、事業有成的人,回到家鄉便蓋起充滿南洋風味的洋樓建築,以示光宗耀祖」。這些風格獨特、雕工細緻的洋樓,就在八十年前的金門陸續建了起來。

根據江柏煒等學者的調查,金門至少有超過一百三十棟的洋樓,而傳統的閩式建築,局部加入南洋風格造型的民居則有上千棟,分布在金門各個聚落。

整個金門最大的一棟洋樓,是位在成功村的陳景蘭洋樓,由陳景蘭先生在1921年返鄉時所興建。但隨之爆發的太平洋戰爭,讓遠在新加坡經商的陳景蘭再也沒有回過家鄉。之後這棟三開間的大洋樓充任過軍事指揮所、學校、國軍醫院、及國軍官兵休假中心。當年的蔣介石、宋美齡、到後來的鄧麗君造訪金門時,都是住在這裡。

隨著1992年的撤軍,陳景蘭洋樓也一層層的塌了,在金門島上,這群有著一段段動人故事的歷史建築,因為軍事管制幾乎是原封不動地保存下來。但解除戰地政務之後,整個金門歷史地景卻有了很大變化。不當的地方建設讓傳統聚落失去了風貌,對現代化的盲目追求更讓不少人認為傳統建築一無價值。江柏煒感慨的說:「歷史保存,尚不是地方發展的共識;文化資產的再生,仍是未竟之功」!

然而江柏煒並沒有因此放棄,他帶領著工作團隊繼續進行金門歷史建築清查計畫,透過建築本體的測繪和地籍資料的彙整,到耆老們歷史沿革的訪談,整個金門歷史建築檔案已經初步建立起來。另一方面也促成了幾棟年久失修、乏人管理的洋樓古厝,修復後加以利用成為展示館及民宿。

文建會與金門縣立文化中心,正著手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要將金門豐富的歷史建築,列入「世界遺產」,期待讓世人了解,金門絕非僅是走過戰火歲月後,被人們逐漸遺忘的邊陲小島,或只是戍守著台灣的戰地前線,而是滿布人文歷史及經典建築的文化殿堂。

學科
文化
縣市
  • 金門縣
關鍵字
江柏煒, 歷史建築, 古蹟, 傳統建築, 閩南建築, 洋樓, 陳景蘭, 江柏煒修復, 世界遺產, 離島

十二年前,江柏煒還是台大的研究生,1992那年夏天,為了一項研究計畫,他隨著老師第一次踏上金門,當時的金門仍處於戰地政務時期,繁瑣的申請手續及嚴肅的軍事氛圍,為這個遠離台灣的戰地前線增添幾許神秘面紗。行旅到此,震懾他的卻是金門的建築。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世界遺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