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寮鄉」相關文章

國光石化知多少

2010-10-04

石化廠對人體的危害,你知道嗎?彰化、雲林是台灣的糧倉,如果用污染的食物換來國光石化設廠,你願意嗎?國光石化設廠對健康的衝擊,台灣承受的起嗎?

漁村變奏曲

2010-08-16

一年一度的王功漁火節熱鬧開鑼,歡樂的氣氛中,一股低氣壓正在擴散,高喊「反對國光、歡迎漁火」的芳苑鄉民,誓死反對國光石化設廠,淳樸的漁村因國光石化將面臨巨變!

火燒台塑王國

2010-08-16

2010年7月25日晚上,直衝天際的大火,點燃夜空,連遠在山區的雲林古坑都看的到六輕這把火。三個禮拜竟發生兩次重大工安事故,把麥寮人給惹毛了,直接在廠外紮營圍廠抗議。麥寮人憤怒的說,「裡面火在燒,我們的心也在燒」。這把火延燒到中央,雲林縣長蘇治芬在行政院門口下跪抗議,逼得行政院長吳敦義,親自南下滅火,火燒台塑,燒出了多少問題?

廢水往哪去

2009-11-02

中科四期落腳彰化縣二林鎮,但廢水不論是排到舊濁水溪或是濁水溪,都遭遇到激烈的抗議。彰化、雲林兩縣縣長,也為此站上火線!為什麼大家都不要科技產業的廢水?而廢水到底該往哪裡去?

虛幻新世界

2008-08-25

填海造陸,曾經是人定勝天的象徵,人們想往大海擴張領土,發展新世界,這個人們創造出的夢想世界,是實?是虛?得到什麼?又付出什麼呢?

捍衛家園

2005-12-19

坐在膠筏上,林進郎回憶著小時候跟阿嬤到海邊的點滴,當時的海岸有各種魚蝦貝類,現在,他只能在記憶中搜尋。美麗的海岸已經消失了,雲林沿海在國家與財團強力主導下,發展鋼鐵跟石化產業,原本在這裡討生活的蚵農,掙扎在生死存亡的邊緣。

搶救廚餘大作戰

2001-12-17

近十年來,廚餘回收儼然已經形成一種民間自主的風氣。從北到南,從都市到農村,大家彷彿如夢初醒般,發現廚餘回收的好處,到處都有人在嘗試、摸索,企圖將廚餘變黑金(有機肥),這潮流一步步從個人、民間社團,推展到地方政府。也因為這風氣是來自民間的嘗試,所以各自摸索出不同的方法,形成眾聲喧嘩的景象。 台大農業化學系的吳三和教授和環保人士劉力學是研究廚餘的革命夥伴,他認為只有用科學的方式研究廚餘堆肥,...

上帝的禮物

2001-12-10

太陽能跟風力,這兩種自然界中循環不已的能量,可以藉由太陽能發電板和風力發電機,成熟地將它轉化為我們日常使用的電能,而且發電過程不產生污染。在台灣,這兩種再生能源的利用,尚在起步階段。小型如北縣白沙灣兩戶太陽能與風力發電搭配應用的案例,大型的則有雲林麥寮的四座風力發電機。再生能源的推廣應用,將有助於調整台灣的能源結構,提高台灣能源的自主性。

死海情深

2000-06-05

麥寮,位在濁水溪出海口的漁村,因台塑六輕在麥寮設廠,使它成為全台知名的石化重鎮。但是在當地漁民的眼中,卻是導致他們生活艱困的原兇,村民們認為台塑廠內排放的毒水,污染了這片豐饒的海域,養殖在內海的文蛤紛紛死亡,村民損失慘重,釣客在海邊釣起來的魚也不敢吃,出海捕魚的漁獲量更是驟減。

海的子民

1999-01-24

61歲的徐水新,看守燈塔35年,他一如往常地走入這座歷經115個年頭的屏東鵝鑾鼻燈塔。這一天是民國88年1月13日,距離退休的日子只剩兩天。按照經驗,今天該在傍晚的五點二十六分開燈,位居台灣尾端的鵝鑾鼻燈塔,讓這位看守燈塔的老人家看盡了台灣海峽的日落,太平洋的日出。夕陽西下開燈,朝陽東升關燈,這是看守燈塔的基本法則。 春天,黎明時分。東海岸的磯崎灣,舉行了一場開放式的阿美族海祭,不分種族、...

新世界的迷失

1998-12-06

六輕所在的雲林縣麥寮鄉,原是個貧瘠的鄉鎮,為了讓企業家王永慶在這裡建造一座石化王國,工人必須從濁水溪出海口南岸,抽取大量的海砂運來此地,將大海填成陸地。六輕是向大海爭地的結果,將來這塊土地上會有港口、煉油廠和發電廠,它將徹底改變雲林的產業生態。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