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丹鄉」相關文章

【穿梭島嶼20年 污染篇】無人知曉的未爆彈

2019-01-07

1960、1970年代,工業發展,帶動台灣經濟起飛,發展期間,卻伴隨諸多代價。填海造陸,煙囪燃燒,漁業資源與空氣品質,節節敗退。毒埋土壤,地下水跟著污染,人的健康也隨之犧牲。與毒共存,如何能解?工業遺毒史,有沒有終結的一天?

找尋秋天的聲音

2016-03-21

在田間調查和撿拾鳥屍行動時,研究人員多次看到黑鳶盤旋在毒死鳥的田地間,最多一次同時有九隻黑鳶盤旋,叨走田裡已經中毒死亡的紅鳩,飛離遠去...

紅豆的滋味

2013-01-28

說起傳統甜食,紅豆內餡是少不了的角色,四十年代起,台灣開始種植紅豆,產地集中在高屏地區,以內銷為主,每年生產大約12,000噸。因為紅豆的市場規模小,價格容易受到中盤商操控,農人為了求取利潤,擴大種植面積,然而機械採收卻面臨落葉時間不一致的問題。2011年,農委會開放巴拉刈作為落葉劑使用,這個決定,將對台灣農村造成什麼影響?

災區72小時

2010-09-27

災難是什麼?在災情損失的統計數字下,遺失的是一位位災民的心情。當深入災區,看見災害發生後,影響生活的一點一滴,才會深刻體會,媒體上的浮光片影,原來是災區居民永遠的傷痛…

高屏溪‧想要呼吸

2010-03-22

高屏溪、東港溪,是高屏地區的水源命脈,但這兩條河川,卻正遭受各式各樣的汙染,養豬廢水、砂石、垃圾、養殖及工業廢水,正威脅民眾的用水安全。不從源頭減少汙染,如何能奢望擁有安全、衛生的水源…

告解大地

2003-07-14

1998年12月,柬埔寨的冬天還是攝氏35度的酷熱, 距離首都金邊240公里的西努亞克市郊,正瀰漫著一股恐懼的氣息。在西努亞克市往金邊的四號公路上, 出現了一股逃亡潮,逃亡的人群間流傳著一個可怕的消息:有人中毒死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