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救援

鷹戀

鷹 戀

摘要
很多人喜歡貓頭鷹,在西方,牠代表智慧。在日本,牠代表吉祥。可愛,就讓人想擁有,甚至想要活生生的。少數人的一時興起,代價往往是動物的一生…

鳥類成為同伴動物,有上千年的歷史,除了逗趣的鸚鵡、叫聲優美的鳴禽,有些人獨愛猛禽的強悍。目前台灣不能飼養台灣本土猛禽,但農委會開放了六種日行性猛禽,可以進口飼養。

台灣鷹獵文化暨猛禽保育協會,由國內少數瞭解猛禽飼養技巧的人士所組成,每位會員飼養的鷹,都是合法進口,得來不易且身價頗高,飼養人格外珍惜,協會有一套嚴格的自主管理辦法,確保飼養品質,但這樣的飼養人,在台灣是極少數。

貓頭鷹和日行性猛禽一樣,都是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牠們雖然兇猛,但有著可愛的外型,廣受喜愛,有業者希望能引進國外人工繁殖的貓頭鷹。

然而貓頭鷹的繁殖力比日行性猛禽好得多,一旦進口,恐怕會產生與合法日行性猛禽截然不同的情況。長期從事野生動物救援的林文隆,曾試著為失去天然樹洞的貓頭鷹製作人工巢箱,繁衍下一代。幾年經驗累積,讓他瞭解到,只要環境穩定,貓頭鷹的繁殖能力會很好。開放進口貓頭鷹,他最擔憂的是後端管理。「台灣繁殖技術厲害,動物進來之後就是生,生完就是賣,賣完就是崩盤,崩盤之後就是棄養,丟出去就變外來種,政府就要處理。」

繁殖能力好、適應力強,是許多外來入侵鳥類的共同特質,業者希望引進的貓頭鷹也具備。台灣有十二種貓頭鷹,棲息在低海拔的領角鴞與黃嘴角鴞最常見,其他種類在野外都數量稀少。原生貓頭鷹適合的棲地逐漸減少,如果再遭遇外來種搶地盤,恐怕雪上加霜。

但熟悉養鷹的人有不同看法。台灣鷹獵文化暨猛禽保育協會副秘書長黃雯杰說,國外繁殖的都是寒帶物種,台灣的氣候不適合,世界各地目前沒有猛禽入侵的紀錄。理事長吳高明也認為,猛禽經過人工飼養,習慣人工餵食,飛行技巧不足以捕捉獵物,在野外的存活率不高。

另外,開放進口也可能引發飼養流行。目前所有的本土猛禽都是保育類動物,飼養就是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但救傷單位還是會收到被偷養的鷹。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近期就救回一隻黑鳶,牠明顯不怕人,被通報救援是因為去搶奪幼兒園小朋友手上的麵包。

位在南投的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每年都會收到類似案例,正在專屬小病房中靜養的領角鴞,周圍墊著厚厚的毛巾,因為骨頭畸形,無法站立。先前飼養的人只餵食肉條,缺乏鈣質來源,鳥只好從骨頭釋出鈣質,造成代謝性骨病。

依野生動物急救站的經驗,一隻被不當飼養,但有機會回到野外的猛禽,通常要花上一年的時間照顧,近二十年來,送到這邊救治的被不當飼養猛禽,就有一百多隻。

民眾依法不能飼養猛禽,在檯面下就有很多偷養的案例,一旦開放進口貓頭鷹飼養,本土貓頭鷹被偷養的情況,可能會更嚴重。詹芳澤醫師擔心,進口容易但管理困難,飼養的專業知識養成需要時間,民眾可能抓本土貓頭鷹來飼養,過程中這些鷹就成為無辜的試驗品。

違法飼養幾乎抓不到犯人,台灣鷹獵文化暨猛禽保育協會認為,開放合法飼養,才有機會進行管理。理事長吳高明認為,有完整的管理辦法,就可以減少不當飼養,讓有興趣養鷹的人,轉到檯面上公開養鷹,才是要追求的目標。

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政府的管理資源不足,在台灣被當成寵物的動物有數千種,建立起管理辦法的只有犬貓。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林依蓉說,「很多縣市承辦野生動物的相關業務,就是一個人,商業利益引進後,管理如果沒有做好,是很大的問題。」

目前市面上的鸚鵡,除了阿蘇兒、小鸚、月輪和卡妹外,其他都是華盛頓公約中附錄一與附錄二的保育鳥類,牠們是寵物也是保育鳥類,歸野保法或動保法的主管機關來負責,經常混淆不清。另一個必須思考的是動物福利,除了少數飼主會進行放飛訓練,讓鸚鵡有短暫機會翱翔天際,大部分的鸚鵡都沒有飛行機會,然而放飛稍一不慎,鸚鵡沒順利返回,又將在野外造成外來種的問題(詳見:鸚鵡ID即刻啟動),如果貓頭鷹成為寵物,遭遇可能雷同。詹芳澤醫師表示,野生動物養在人為環境裡面,其實是在受苦。

是否適合開放貓頭鷹進口,涉及野保法第55條,林務局將舉行專家會議,審慎討論。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表示,商業行為對行政成本、對環境、對人畜共通疾病的影響,都必須在專家會議做審慎考慮,將依據華盛頓公約、國內原生野生動物情況、針對目或是種的角度來衡估,可不可以開放。

因為愛戀,人們找尋各種同伴動物,將牠們鍊在身邊,造成法律、疾病、外來種等多方面的問題。多少人的欲望,動物用生命來填補,在後端管理制度完備之前,開放任何物種進口都需要三思。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猛禽, 貓頭鷹, 鸚鵡, 野保法, 寵物, 特生中心, 動物救援

很多人喜歡貓頭鷹,在西方,牠代表智慧。在日本,牠代表吉祥。可愛,就讓人想擁有,甚至想要活生生的。少數人的一時興起,代價往往是動物的一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零安樂前夕

零安樂前夕

摘要
喧鬧的台北市,曾有一分鐘的靜默,屬於47隻無辜的流浪犬。幾個星期後,一位年輕獸醫,以安樂犬隻專用藥物,結束自己生命。公立收容所零安樂政策上路前夕,暗夜深沉…

嘉義民雄收容所運送浪犬到莉丰慧館(民間狗場)途中,小小的卡車空間,塞了七十隻犬貓,一個多小時的路途,葬送四十七條生命。現在牠們的骨灰,靜靜放在莉丰慧館的角落,哀思綿長。

位在台南將軍的莉丰慧館,2014年成立,希望搶救各地收容所安樂名單上的狗,這裡建置了一個送養平台,長期與各地收容所合作,民雄收容所就是其中之一。

1200坪大的空間,將近三千萬硬體經費,打造出收容六百多隻狗狗的園區。 健康且結紮的狗,能在前院大廣場自由跑動,不關籠。到了週末,志工來為狗洗香香,想認養的民眾,也可以自在與狗狗互動,目前已經有460多隻狗,透過這個平台,找到新家。

不過這個搶救死刑犬的平台,因為動保法的修法,起了轉變…

2015年初,立院通過動保法修法,刪除原本第十二條,經公告十二天無人認領養的犬隻得以宰殺的條文,但罹患重病或法定傳染病的犬隻,仍能以人道處理。預計2017年全面實施。

為了做到零安樂,台南市動保處從2015年起,將部分傷病犬送到莉丰慧館。從此,除了安置原本從各地收容所救援的狗,還要增加符合傷病犬需求的空間。莉丰慧館園長徐雯慧表示,為了因應2017年零安樂,新蓋了兩個醫療中心,有一位專業獸醫駐場。

動保法自1998年公布施行,同時期也建立公立收容所,安置被棄養或通報捕捉的犬隻,二十多年來,平均每年有十萬隻狗進入收容所,入所十二天無人認領而安樂死的數量,超過百萬隻。嘉義民雄收容所的悲劇,炸開了零安樂首要面對的爆量問題。

根據農委會資料,民雄收容所在2015 年,有65.42%的認養率,公立收容所的平均認養率,也從2008年的13.77%,提升到2015年 70.28%,曲線漂亮,真相也如此美麗嗎?

長期關心流浪動物的中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陳光輝觀察到,事實上,狗很少直接進到家庭,大部分由私人狗場帶走,就像這次民雄收容所發生的事件。到底有多少狗去了民間狗場?政府沒有數據,也沒有法令規範,移到民間狗場後,狗的命運,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來到民雄收容所,進入垃圾掩埋場大門,順著彎彎曲曲的道路前行,才能抵達位在最裡面的收容所。早期,捕捉流浪犬的工作,是由各地清潔隊執行,因此流浪犬也就安置在垃圾場旁邊。

這裡的設計容量是一百隻,卻常常收容兩百隻以上,每年進出數量在四千隻左右,原本只有一位獸醫與一位清潔人員,沒有醫療室,辦公室就是一個貨櫃屋。意外過後,地檢署介入調查,相關人員降職處分,嘉義縣動物疾病防治所則換上了新所長,同時增派人力,犬舍進行改善。

2015年,民雄收容所的所內死亡率28.71%,是當年全台最高,簡陋硬體急需改善。目前民雄收容所正規劃原地改建,預估經費4800萬,擴充容量到兩百隻,但能否得到民雄鄉親同意,還在努力中。而建造一個收容所,至少需要三年,但2017年2月,零安樂政策就要上路。

目前各地收容所進來的犬隻數量,高於送出數量,隨時都要面臨爆量壓力,狗太多,無法適度分籠。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就看到,收容所中的狗遇到疾病,會大規模病死,因為醫療資源很有限 ,或是互咬而死,甚至瘦的狗因為搶不到食物,活活餓死。

位在新屋海濱的桃園市動物保護教育園區,也是長期爆量。今年五月,簡稚澄園長以安樂犬隻的藥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生命沒有不同」的遺言。

認識簡園長多年的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常務理事劉盈如表示,根據農委會的收容所設置組織準則,一位獸醫負責一百隻狗,新屋收容所的設計容量是三百隻,編列三位獸醫。實際狀況是,新屋已經擠進快六百隻,動物緊迫,每天都在互咬,動物受傷,末端醫療工作就會增加非常多。

扭曲的制度,源源不絕的數量,壓垮第一線獸醫。弔詭的是,即使已經爆量,面對民眾的強烈壓力,園方無法拒收。劉盈如表示,民眾遺棄的犬隻,占了園區入所動物的五成,今年一到三月,動保處接到的民眾陳情件數,已經有1765通,數量與來源,必須好好探討。

1998年,全台有十二萬隻狗進了收容所,2015年,下降至將近八萬隻。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分析,每年還是有十六萬隻幼犬,進入寵物市場。以桃園為例,一個工作人員負責稽查幾百間繁殖場,每間大概三到四年才會被稽查到一次,寵物業的管理極需加強。她也希望提高買賣狗的門檻,不要讓民眾輕易得到一隻狗,喜新厭舊又輕易丟棄。
 

根據農委會統計,2015年的家犬有172萬多隻,但寵物登記的普及率與正確率很低。基礎資料不確實,後續家犬絕育就更難落實。

源頭失控,又想做到零安樂,為了減少流浪動物進入收容所,除了精確捕捉,也有少數都市嘗試進行TNVR。在鹽水溪畔,海媽就得到台南市動保處默許,一個人照顧著兩百多隻流浪犬。沿著堤防,一路放置飼料,老人的愛心與公共衛生、公共安全的疑慮,交錯著。

海媽與志工努力結紮,結紮的狗也都有剪耳記號,但狗的數量卻沒有減少,不停有新的棄犬被丟過來。她看著拼命搖尾巴的狗,心疼又充滿無奈。

想藉由TNVR來達到流浪動物減量,前提是空間封閉,不再有新的沒結紮個體加入,還有在地居民的同意。以台灣的現況,想達成這兩項前提,很難。同時,流浪動物與野生動物的衝突,疫病的流通,也是要面對的課題。

幾個月後,零安樂政策就要上路,源頭控管,硬體整備,相關配套都沒到位。零安樂政策對動物來說,也許只是換個地方、換個方式,走向死亡。

絕育,從源頭減量,才能減少悲劇。教育,從民眾心裡扎根,這些被馴化的犬隻,擁有忠誠善良的靈魂,牠們最好的歸宿,不是街頭,不是收容所,是家庭。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嘉義縣
  • 民雄鄉
  • 台南市
  • 將軍區
  • 桃園市
  • 新屋區
關鍵字
流浪狗, 浪犬, 街頭動物, 零安樂, 安樂死, 收容所

喧鬧的台北市,曾有一分鐘的靜默,屬於47隻無辜的流浪犬。幾個星期後,一位年輕獸醫,以安樂犬隻專用藥物,結束自己生命。公立收容所零安樂政策上路前夕,暗夜深沉…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大寶 R.I.P.

大寶 R.I.P.

摘要
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在嘉義東石不到五米的淺水區,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活生生的鯨魚,牠就離我不到五米距離,噴出來的氣體,彎成一抹小小彩虹…

嚴重暈船的攝影記者葉大俠,努力保持開機狀態,在八級風浪中盡責拍攝,我們,包括船上、水裡所有的救援隊伍都想見證,這隻十五米長、判斷體重超過二十公噸的成年雄性抹香鯨,會在繩索綁住尾巴、小船拖往外海深水區後,慢慢地、好好地,游回大海。

夕陽西下中,大家互道珍重。

星期五,下水救援的潛水教練莊哲嘉與吳東杰一群人,騎著水上摩托車,開動快艇,阿嘉說:「沒有看到,我們很開心。」吳東杰回來還發臉書:「我還發了一篇網誌,很高興,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星期天,非常令人驚訝地,在嘉義與台南交界的八掌溪口海岸,被阿嘉教練暱稱為「大寶」的抹香鯨,躺在那裡。阿嘉說:「我們聽到他死了,我剛好在吃飯就吃不下去了,就吃不下去了。」

阿嘉與吳東杰的心情非常複雜,他們兩人在十月傍晚冰冷海水中,和大寶有最親密的接觸,阿嘉要把繩子套住大寶的尾巴,被騷動不安地的大鯨尾巴,狠狠地壓到海底,「有次牠尾巴從上面打下來,我來不及閃躲,就頂著牠,碰,就到海底去了。好像被貨車撞到一樣,連閃都沒辦法閃,是直接壓下去的。」

阿嘉被大寶甩了兩個大巴掌,吳東杰嘗試要把繩子穿過大寶尾巴,他吸了一口氣嘗試下潛繞過大寶身體,「一手拉著繩子,一手順著牠的身體往下游,本來以為是牠的尾部,牠的圓周應該沒有很長。結果我下去順著牠的身體往下潛、往下潛,奇怪!怎麼這麼大,牠的尾巴有那麼大嗎?後來真的一口氣,就快要沒了。」

從18號到21號,阿嘉拜託嘉義紅十字會、救難協會、義勇特搜隊和親戚朋友超過五百人次,夜以繼日,在成大鯨豚研究中心主任王建平教授指揮下,希望把大寶拖到布袋港,帶回去解剖。「我叫大寶不要玩我了,真的很累,我後面三天幾乎都沒有睡覺」阿嘉說。

10月21號星期三,大寶在大家努力下終於從布袋港上岸,送到成功大學安平校區空地。大寶的胃裡有許多的塑膠袋,黑黑黏黏沉沉地,怪手車斗都裝不下。「這是死因之一。」王建平說。

大寶的尾背部還有塊突起,是嚴重瘀血的舊傷,王建平判斷是被重物撞擊的結果。這個傷會影響尾巴的功能。嘉義大學獸醫系副教授楊瑋誠說,就像人下肢癱瘓一樣。

那麼,大寶的死因究竟是什麼?牠的脂肪層只有五公分厚度,但是一般成年抹香鯨的脂肪層至少十五,甚至二十公分。大寶為什麼沒吃東西?是吃進了塑膠袋,導致胃部膨脹無法進食,終致體力衰弱,無法躲避所以受傷?還是因為受了傷,不能追獵食物,尤其是牠最喜歡的魷魚,所以只能吃下不必閃躲追逐的塑膠袋?

這個答案,可能只有大寶知道。

這些塑膠垃圾是從哪裡來?你我都有責任嗎?台灣,以至於全世界,有多少垃圾場是距離河岸、海邊不到一公里?花蓮奇萊鼻燈塔旁邊的垃圾掩埋場(包括退役和現役的),可以去看一看。在黑潮海洋基金會主任賴威任帶領下一探究竟,真的叫人憂心忡忡。

被捲進海洋的垃圾,宛如搭上了神鬼奇航裡的幽冥船,它們千年不壞,終有一日重回人間。廖敏惠,一個台灣女孩,2011年參加美國一個環保團體5 Gyres的活動,坐著無動力船從夏威夷到西雅圖,21天航程經過38次的拖網,她們發現海洋裡有各型各樣的塑膠垃圾。

全世界有五個大渦流區,因為是洋流靜止的地方,所以垃圾都集中在那裡,像木乃伊,具有永恆生命。以下是一個可以參考的連結:https://vimeo.com/113359330

海洋垃圾經過風吹日曬,大多已經碎裂,這些碎片毒害性更大。因為塑膠物品碎裂後表面積增加,可以吸附污染的面積就增加,清華大學材料系教授凌永健說:「它的危害一個就是,會去吸附所謂持久性的有機污染物,像是多氯聯苯。另外塑膠材質在碎裂過程,原先成分像是塑化劑或雙酚A之類的,就會被釋放出來。」

嘉義大學獸醫系副教授楊瑋誠表示,這些有機毒物大多是親油性的,很容易儲存在動物的脂肪裡。一旦動物因為各種因素急速消耗脂肪,原來儲存在脂肪裡的毒物就會釋放出來,毒死自己。

大寶的身體裡面,有污染物嗎?大寶解剖的時候已經開始腐爛,我們永遠不得而知。願大寶安息,Rest in Peace。

但吃下海裡面魚蝦蟹貝的人類,會怎樣呢?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鯨豚救援, 王建平, 楊瑋誠, 塑膠微粒, 抹香鯨, 塑膠垃圾, 擱淺

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在嘉義東石不到五米的淺水區,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活生生的鯨魚,牠就離我不到五米距離,噴出來的氣體,彎成一抹小小彩虹…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 陳添寶 簡毓群 葉鎮中 陳慶鍾,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尋龜宿

尋龜宿

摘要
對有些生命來說,家,是遙遠的幻夢。台灣原生龜,因為中國市場需求龐大,成為盜獵對象,近十年來,野生數量急劇下降,連專為食蛇龜劃設的保護區,盜獵者的腳步都已經踏向森林深處…

船緩緩在水面上行進,波浪微微起伏,細白浪花奔騰,映在水上的是濃密健康的森林,寧靜,美得讓人屏息,這裡是翡翠水庫,也是台灣唯一的食蛇龜保護區,擁有全亞洲最穩定的野生族群。在屏科大任教的陳添喜老師,研究食蛇龜二十多年,每星期都會來進行生態調查。

食蛇龜是台灣唯一陸棲性的淡水龜,棲息在中低海拔森林底層。受到驚嚇時,頭尾和四肢會縮進去,龜甲可以整個緊閉,又叫做黃緣閉殼龜,雜食性,植物、昆蟲或動物死屍都吃。生命力很強,原本是普遍分布的龜,現在卻因為棲地破壞與盜獵,成為稀有動物。

食蛇龜保護區的緩衝區,本該是人跡罕至的地方,理當雜草叢生。蜿蜒山路卻乾乾淨淨,沒有雜草,一處工寮裡,還發現有人來過的痕跡。巡視樣區,除了找龜,也尋找盜獵者佈下的陷阱,在一棵大樹下方的草叢,陳老師找到一個盜獵者忘了帶走的鼠籠。

一個無辜的生命,在飢餓與絕望中死去,許多牠的同類則是在驚恐中,被迫遠離家園。2015年7月中旬,海巡署破獲一樁走私,在桃園一處民宅裡,查獲2286隻食蛇龜,920隻柴棺龜與469隻金龜,以及5隻穿山甲。

盜獵、走私、查緝、收容,彷彿重複播放唱盤,一批又一批的龜,深陷無止盡的輪迴。從2006年至今,已經查到上萬隻食蛇龜與柴棺龜,擠爆收容中心。這些從野外被抓來的龜,理應重回棲地,但是不確定牠們來自何方,加上到處都有盜獵者覬覦,野放困難重重。雪上加霜的是,近兩年,住在收容中心的龜,竟然在深夜裡被偷走。

野外抓龜,收容中心偷龜,盜獵者無所不用其極。陳添喜擔心,流向中國大陸的龜,已是數以萬計。價格越高,走私就越嚴重,野外族群就更岌岌可危。「這個趨勢大家如果不去管,再過十年可能剩下百分之一。」

野保法第四十一條規定,獵捕保育類動物,可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徒刑,得併科二十萬以上,一百萬以下罰金,罰則雖重,但歷年來盜獵者卻沒受到應有的懲罰。

野生動物是森林健康的關鍵,食蛇龜是不可或缺的物種,龜與森林的互動機制還有太多不被人知的奧妙。穿梭在密林裡,陳老師繼續生態監測的研究,食蛇龜保護區雖然也發生入侵,比起其他地方還是安全些,他期待這不是食蛇龜的最後堡壘,而是保育行動的基點,從這裡出發,印證動物、森林、水源的連結,喚醒更多人的重視,一起為食蛇龜尋找安全的家,保下更多森林,更多野生族群。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新店區
關鍵字
收容中心, 食蛇龜, 走私, 棲地開發, 捕捉壓力, 獵捕, 原生龜, 陳添喜, 屏科大

對有些生命來說,家,是遙遠的幻夢。台灣原生龜,因為中國市場需求龐大,成為盜獵對象,近十年來,野生數量急劇下降,連專為食蛇龜劃設的保護區,盜獵者的腳步都已經踏向森林深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當野保遇上動保

摘要
當流浪動物闖進了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一連串的意外,透露什麼訊息?

驅車來到陽明山竹子湖,今天不是來採海芋、吃野菜,台大的朱有田教授在這一帶,研究一種神秘的動物。

穿越林間小徑,研究團隊想瞭解的對象,是行蹤隱密、動作矯健的麝香貓。牠是珍貴稀有的二級保育類動物,北部地區只剩陽明山與福山,比較容易發現蹤影。

陽明山鄰近大台北地區,是都市人的後花園,道路四通八達,動物過馬路時,常常出車禍,也包括了麝香貓。陽管處因此在路殺熱點設置涵洞,讓動物有地下道可以走,麝香貓的生存威脅少了一些,卻發生其他問題。

2013年在竹子湖戰備道,研究團隊追蹤的一隻個體,突然死亡。朱有田老師說,獸醫解剖後發現,牠的胃有穿刺傷,有可能是自由犬隻所造成。

麝香貓不是唯一疑似被野犬攻擊的物種。在高雄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已經發生七起山羌被野狗攻擊事件。特生中心的野生動物急救站,也治療過被狗追捕而受傷的山羌,還有頭部被咬出大洞的白鼻心、被攻擊致死的小山羊、淌血的穿山甲,這些動物有的命喪黃泉,有的還在與死神拔河。

特生中心急救站從2013到2015年6月救治的傷患中,確定有35隻動物,是被流浪動物攻擊,當中哺乳類占了23隻,比例較高的是穿山甲與山羌。獸醫師毛祈鈞表示,哺乳動物是被流浪動物攻擊的主要物種,因為體型大,可能捱得起一定程度的攻擊,被送到特生中心時有的還能活著。

臨河的關渡自然公園,則是發生黃鼠狼被咬死的意外。關渡自然公園環境部主任葉再富表示,當時在一塊教學田埂上發現,死亡的黃鼠狼連腸子都被拖出來。

關渡自然公園是台北市僅存的濕地環境,園區內有紅樹林,也有草澤、埤塘與稻田,是國際候鳥遷徙的重要休息站,這幾年也遇上了流浪犬問題。葉再富觀察, 第一代是被丟棄的,但是第二、第三代已經是野化的動物,只要狗群超過八隻以上,就會變得很兇,不但會去抓魚、抓螃蟹、抓鳥,上一代還會教下一代打獵。

陽明山是所有國家公園中,流浪動物在野生動物棲地討生活情況最嚴重的。根據統計,大約150隻左右的流浪犬,散布在硫磺谷、龍鳳谷、陽明書屋、冷水坑、夢幻湖與陽金公路。

有流浪動物出沒,往往就有愛心人士來餵食。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何宗勳認為,動物吃飽就不會攻擊人跟其他物種,因為吃飽就會去休息。長期在野外調查的研究人員,有不同的看法。台大朱有田老師表示,有時流浪動物追逐野生動物並不是為了生存,而是潛能,想去追會動的東西。

餵食,讓流浪動物免於挨餓,但帶來的不只衛生問題。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秘書張順發表示,餵食會造成遊蕩動物群聚,族群增加。排擠棲地重疊的野生動物, 另外還會影響野生動物食性。朱有田教授就曾經觀察到松鼠、台灣藍鵲、竹雞等動物來吃狗食。 

陽明山的野犬大都沒有結紮,繁衍速度快,加上開放性空間,隨時都有新的棄犬,而國家公園想保護的野生動物,卻因為地理隔離,無法從其他地方移入,長期發展下去,將不堪設想。為了降低衝擊,2015年7月,依國家公園法第13條第8款,增列了禁止餵食遊蕩動物,並積極將流浪動物移出,引起動保人士反彈。

其實,流浪犬在山上討生活很不容易,陽明山冬季均溫不到攝氏10度,只能在草叢中尋找一絲溫暖。而且車流量高,也常常慘死輪下。困境,讓這些流浪犬變得聰明機警,要捕捉很難。換個角度想,也許愛爸、愛媽能成為處理問題的幫手。

這場野保與動保的衝突,關鍵在於棄養,導致流浪動物進入野生動物的棲息地。禁止餵食是末端管理,當下更棘手的是源頭如何解決?野生動物與流浪動物需要保持距離,關愛需要智慧,才能避免傷害…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流浪狗, 野生動物, 野保法, 動保法, 麝香貓, 動物福利, TNR

當流浪動物闖進了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一連串的意外,透露什麼訊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救援

救援

摘要
有一群人,走在流浪動物的救援路上,這條路很長,每個路段都需要不同協助,愛,是這條路的通關密語。單純付出,不求回報的愛,只存在父母與子女間嗎? 其實愛可以跨物種,因為有愛,一切不同…

溫馨的空間,歡樂的氣氛,這是一場毛小孩的回娘家聚會。主辦的毛臉臉社團,是一個獨立救援團體,志工長期自掏腰包,救援收容所或被惡意棄養的無辜生命。

救援這條路,找家最難,這群志工挑戰的就是最難的這一段。送養前,志工會親自家訪,送養後還會定期追蹤,近兩年的努力,為一百多隻狗狗找到了幸福。

找到家,是救援路的終點,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挑戰的是流浪動物的起點。扭曲的收容制度,已經造成上百萬隻無辜動物死傷,減少流浪動物,惡性循環才能終結。

台灣之心團隊,每個月下鄉巡迴,免費為偏鄉的家犬結紮,他們正在宜蘭進行一項TNR實驗,針對沒有主人的流浪犬做結紮。捕捉,絕育,原地放回,最難的,是捕捉。

康太太每天都會到這片空地,照顧流浪犬。六年前她罹患肺腺癌,因為手術,四天無法進食,深深體會到饑餓的痛苦,後來她在這附近看見流浪狗,餓到躺在地上無法行動,開始了她的餵養行動。

長期餵養,狗狗熟悉她,卻無法捉住狗狗,有的狗連要摸到都很難,想把牠們帶去結紮,她自己完全沒辦法。康太太說:「台灣之心真的很好,對我們這些愛心媽媽很幫忙,我們打電話,他們就會來。」

誘捕籠,是捕捉流浪犬常用的方法,把食物放在踏板上,等狗狗進來很花時間,等待的空擋,湖光醫院的工作人員,帶著吹箭,想捕捉其他目標,在這之前,湖光醫院已經協助康媽媽,結紮了六十隻母犬。

大部分的流浪狗都非常怕人,尤其看到陌生人,通常能躲就躲,能跑就跑,萬一目標躲得太遠,也只能放棄。 為了處理這個社會問題,愛爸、愛媽與台灣之心團隊,成了並肩作戰的夥伴,缺一不可。

這天,多管齊下,順利抓到六隻幼犬,工作人員會把牠們帶回醫院,結紮後再放回原地。 這項計畫從民國102年開始推展,讓不傷人的溫和動物,不用進入收容所,能在社會角落尋一個地方安身。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常務理事林雅哲說明,民國102年結紮了七百多隻流浪犬,民國103年與宜蘭縣動檢所合作,結紮了一千六百多隻。在這之前,宜蘭動物之家的入所量大概一年四千隻,安樂死量三千隻。TNR計畫開始後,民國103年安樂死量一千四百隻, 通報抓狗的電話也從兩百多通降到一百零幾通。民怨減少,是因為絕育後的狗群不發情群聚,不會為了保護小狗攻擊人,擾民現象就降低了。

TNR是流浪動物的源頭減量手段,終結流浪動物問題,卻不能只靠TNR。林雅哲表示,精確捕捉、問題動物長期收容、溫和動物積極送養、法令規定、民眾教育等等,流浪動物問題就像拼圖,缺一不可。

救援,是一條很長的路,路上有許多善良的人,齊心降低無辜動物的痛苦,他們心裡清楚,當整個社會都願意尊重這些生命時,這條路才有盡頭…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收容所, 流浪動物, 流浪狗, 浪犬, 安置, 結紮, TNR, 動物收容, 安樂死

有一群人,走在流浪動物的救援路上,這條路很長,每個路段都需要不同協助,愛,是這條路的通關密語。單純付出,不求回報的愛,只存在父母與子女間嗎? 其實愛可以跨物種,因為有愛,一切不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猿 聲

猿 聲

摘要
1980年代,長臂猿被帶進台灣的寵物市場,少數人的喜惡,成為牠們一輩子的苦果。該攀樹擺盪的雙手,卻只能抓住鋼鐵牢籠,屬於熱帶雨林的聲音,卻在台灣迴盪…

五月初,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的工作人員,來到台北外雙溪故宮的張大千紀念館,提前來與長臂猿熟悉彼此,要為兩天後的搬遷做準備。

傑出畫家張大千,認為自己是黑猿轉世,因而鍾愛長臂猿,前後飼養了十多隻,長臂猿的靈巧身影,更是經常出現在他的畫作中。1983年,大師辭世,他的長臂猿也陸續死亡,紀念館中這兩隻,是友人在1993年時,委由紀念館照料的,住在這裡將近20個年頭。

2009年,由於遭到動保團體質疑圈養空間狹小,違反動物福利,院方尋求改善,決定送往屏科大收容。

到了預定南遷的日子,兩位獸醫輕柔的握著牠們的手,趁機施打麻醉,在藥效發作之後,爭取時間量體重、檢查身體。完成檢查,移進搬運籠等牠們甦醒,再搬上車,一路疾馳南下,距離目的地有378公里。沿途只在一個休息站稍作停留。

為了節省時間,工作人員連午餐都是買了帶在車上吃,並在途中決定將牠們命名為大大與千千。

抵達時,現場已經有好幾位照養員等著迎接牠們。小心翼翼的將牠們放進新家,千千毫不猶豫立刻往上爬,而大大則是躲著觀望,最後才被食物的香氣給吸引進去。新家是原本籠舍的二十倍大,二十年來,牠們第一次,有了擺盪的機會。

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兩棲爬蟲類組長朱宏偉說,長臂猿在野外是擺盪行進 大部分時間不會到地面,就提供幾個讓牠擺盪的點。

接手的照養員擁有專業知識,而且還有滿滿的愛心,居住環境也比以前更接近自然,但從小被圈養的千千與大大,註定無法回到野外。除了牠們,另外還有二十隻長臂猿也住在收容中心,每一隻都有自己的故事。

保羅是一隻稀有的雄性白眉長臂猿,住在台北市石牌的一個公寓頂樓,因為力氣大牙齒銳利,主人怕傷到家人,不得已將牠關在狗籠裡。

在野外為了聯絡彼此的叫聲,在城市裡變成干擾鄰居的噪音,因為鄰居抗議加上希望保羅能有更好的生活,飼主主動請求屏科大收容。

2005年來到收容中心的球球,原本是主人的掌上明珠,後來咬人、攻擊行為越來越嚴重,主人用上了鐵面罩還是無法控制,只好求援。球球的主人出資興建籠舍,也負擔照顧經費,有空還會經常來看牠,雖然球球住進了比較好的環境,但脊椎側彎還是困擾著牠。

像球球這樣,主人持續關注的只是少數,另一個籠舍裡的大憐小憐,不但是被棄養的孤兒,還有先天缺陷。朱宏偉組長說,97年接到台南市政府通報長臂猿被遺棄,發現小憐的時候大概2-3歲,全身髒兮兮,而且雙手大拇指沒有辦法活動 無法抓握擺盪,只能沿著網目行動。民國100年,另一隻大憐也在同樣地點被發現,牠左手手掌無法張開,只能握拳。

大憐小憐才七歲大,懷疑是在台灣出生或是在野保法實行之後走私的個體,但行政機關沒有積極追溯,牠們的身世永遠是謎。

1980年代的野生動物飼養潮,近幾年陸續在收拾善後,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就救援了許多動物,少數人造成的爛攤子,卻由全民買單。野保所教授裴家騏表示,這顯示一般社會民眾的自我反省力量還不夠,常常把問題交給政府,等於變成社會大眾的負擔,因為政府經費來自納稅。

長臂猿分布在中國、東南亞、印尼等地,是亞洲才有的物種,野外的長臂猿以家庭為單位,業者想取得幼猿,就得獵殺牠的父母,當牠們成為商人的工具,野外族群也因而危機四伏,加上開發導致的棲地喪失,野生長臂猿處在瀕臨滅絕的險境裡。

今天,長臂猿退流行了,明天,市場上還會有新寵兒,如果人們想飼養野生動物的心態不變,註定這會是一場永無止盡的惡性循環。

曾為寵物,相伴的甜蜜成為往事,剩下的是孤獨的苦果。日復一日,長臂猿的歌聲,迴盪在收容中心,牠們將在這裡走完一生,雖然擁有妥善的照顧,但終究不如野外自由,歌聲悠遠嘹亮,卻永遠無法傳回家鄉。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屏東縣
  • 內埔鄉
關鍵字
野生動物, 長臂猿, 熱帶雨林, 屏科大, 收容中心, 張大千, 故宮, 野保法, 動保, 走私, 動物救援, 棲地破壞, 寵物, 圈養, 動物福利

1980年代,長臂猿被帶進台灣的寵物市場,少數人的喜惡,成為牠們一輩子的苦果。該攀樹擺盪的雙手,卻只能抓住鋼鐵牢籠,屬於熱帶雨林的聲音,卻在台灣迴盪…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陳佳利,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簡正傑 鄭嘉明,剪輯 陳添寶

流浪到台灣

流浪到台灣

摘要
紅毛猩猩原本是熱帶雨林的主人,當年因為電視節目的大肆宣傳,在台灣開始流行養紅毛猩猩當寵物,使得牠們被迫離開家園,過著終其一生監禁的日子,如今紅毛猩猩不再熱門,但是人們愛養外來寵物的熱潮卻沒有褪去,甚至各地的遊樂場還流行起動物表演,於是愈來愈多的野生動物開始往台灣移民。

台南麻豆的一家私人動物園裡,住著一隻名叫帥哥的紅毛猩猩,這個動物園是以珍奇異獸以及動物表演著名,紅毛猩猩「帥哥」,雖然不需要跟鴕鳥一樣要跳舞給遊客看;也不用像招牌老鱷魚必須給遊客當椅子來坐;更不需要像大蟒蛇一樣必須假裝溫馴的掛在遊客的脖子上,不過「帥哥」仍是這個動物園裡的主角明星。

七年多前遭到主人棄養之後,「帥哥」就被送來這間動物園,牠平常時只能安安靜靜的待在籠子裡,有時盪鞦韆、有時看著外面的世界,當遊客來參觀動物園時,「帥哥」就開始忙碌了起來,牠會跟遊客拔河、會喝易開罐飲料、會抽煙、還會穿上衣服戴上帽子,用小丑式的表演來取悅大家。在掌聲與譏笑聲中,「帥哥」原本住在熱帶雨林的身世,似乎被遺忘了,牠每天只能待在小小的籠子內,逗弄著人們,找點事為自己解解悶。有一天牠的主人夢到神明下駕,說「帥哥」已經成精,磁場與主人不合,會對他們帶來厄運,必須馬上送走,於是「帥哥」的命運開始有了不一樣的發展。

這一天,屏科大野生動物救援隊大舉人馬到來,準備帶走「帥哥」,沒被麻醉過的牠,憤怒暴躁的衝撞著鐵籠,沒多久還是屈服在麻醉劑之下,獸醫阿志搶時間為帥哥做身體檢查,發現「帥哥」的健康狀況還不錯,趁著麻醉劑還沒消退,七八個大男生,就趕緊將「帥哥」搬上了鐵籠,運回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就這樣「帥哥」莫名其妙的被送到一個新的地方。

其實「帥哥」的一生是一連串的莫名其妙,原本小時候在印尼婆羅洲的熱帶雨林住得好好的,後來獵人進入森林殺死多隻母紅毛猩猩,再把小猩猩擠在船艙裡走私到台灣,僥倖存活下來的「帥哥」,在歷經主人棄養、動物園表演之後,終於來到收容中心,雖然牠沒辦法回到家鄉,也沒辦法呼吸到森林的味道,但至少牠不需要再扮小丑,身邊也多了獸醫和照養員的細心照顧。

在收容中心裡還有十六隻紅毛猩猩,牠們各有不同的流浪故事,像患有憂鬱症的「弗斯特」命運就比「帥哥」更差了,第一次看到弗斯特是在高雄壽山的動物園,當時的牠住在陰暗髒亂狹小的地下室,十多年來能看到陽光的地方,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戶,與糞便食物同住的弗斯特剛被搶救出來時,不但患有皰疹與B型肝炎,還有嚴重的憂鬱症,經過獸醫與照養員的耐心治療,弗斯特已經好了很多,只不過一看到陌生人仍會防備性的躲到休息室裡,緊張的探頭出來觀望。

不只是紅毛猩猩,像弗斯特與帥哥這樣的動物故事還有很多很多,為了滿足好奇心、為了想要擁有的私慾,就將動物千里迢迢獵捕運送來台灣,等到養累了、膩了、無力負擔了,就將爛攤子交由政府承擔,而這些動物呢?牠沒有選擇權只能任人擺佈,有些每天做著丑角式的行為,只為了博君一笑,有些終日被關在小牢籠中奄奄一息,自由成為遙不可及的奢求。如果這些動物會說話,或許牠們會問「為什麼要把我們捉來台灣」、「又為什麼要把我們關在這裡呢」、「為什麼甚至要把你們的快樂建立在我們的痛苦上」…..

跟隨屏科大拍攝野生動物救援系列已經二、三年了,每一次他們通知我要出動時,我都會想著這一次又是什麼動物,牠背後又有哪些故事,這一次我能做什麼又該怎麼做?看過動物園關門之後被遺棄的動物,看過被關在狹小陰暗籠舍中的動物,也看過奄奄一息在垂死邊緣掙扎的動物,有時真的不懂為什麼人們會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一個生命,即使同樣的故事播了又播,同樣的動物拍了又拍,野生動物救援系列仍會持續製作下去,就像屏科大的救援行動一樣,挽救生命的行動不會停止,畢竟在社會的洪流中,動物的呼救聲是那麼的微弱。 

第一次到台南麻豆的這一家私人動物園,也真正感受到台灣人在看動物或是觀賞動物表演的態度是什麼,一隻又胖又老的鱷魚是動物園的招牌,在老闆綜藝化的逗弄與刺激之下,遊客坐在鱷魚身上拍照,現場驚呼笑聲不斷,老闆為了防備鱷魚的利齒,用竹棍讓鱷魚咬住,老鱷魚奮力掙扎,嘴邊滲出的血跡,牙齒斷落一旁。不只如此,將大蟒蛇放置遊客肩上、讓駝鳥跳舞、讓紅毛猩猩抽煙、穿衣服等等可說是花招百出,甚至把動物因為被關太久而產生的一些緊迫行為,解釋成好笑的人類動作,這種動物丑角化的行為就是台灣動物園的水準,甚至媒體還大肆宣傳,讓人匪夷所思。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南市
  • 麻豆區
  • 屏東縣
  • 內埔鄉
關鍵字
紅毛猩猩, 圈養動物, 動物展示, 表演動物, 熱帶雨林, 野保法, 野生動物, 陳貞志, 屏科大, 收容中心, 動物園

紅毛猩猩原本是熱帶雨林的主人,當年因為電視節目的大肆宣傳,在台灣開始流行養紅毛猩猩當寵物,使得牠們被迫離開家園,過著終其一生監禁的日子,如今紅毛猩猩不再熱門,但是人們愛養外來寵物的熱潮卻沒有褪去,甚至各地的遊樂場還流行起動物表演,於是愈來愈多的野生動物開始往台灣移民。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野生動物救援系列 黑熊搬新家

摘要
在屏東有一個救援團隊,經常到台灣各地巡迴服務,而他們服務的對象則是野生動物。這一次台灣野生動物救援隊,接到一項特別的任務。他們前往越南進行跨國際的動物救援計劃,在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裴家騏主任的帶領下,獸醫阿志、動物照養人員翔子與偉仔、三個年輕人在越南的Cat tien 國家公園,展開一場搶救黑熊的行動。

面積有八萬公頃的Cat tien 國家公園,是越南唯一擁有低海拔熱帶雨林的國家公園。去年十二月越南政府查緝到八隻被非法捕捉的亞洲黑熊,並將牠們送往Cat tien 國家公園暫時收容,由於當地沒有照養黑熊的經驗,於是台灣野生動物救援隊前往協助。

從捕捉之後這些黑熊一直被圈養在一個個小籠子裡,空間小到要轉個身或站起來都沒有辦法,這些黑熊的身上沾滿了排泄物與食物殘渣,惡劣的環境不只讓牠們的身體健康出了問題,精神的緊迫讓牠們不由自主的晃動,甚至出現許多古怪與發狂的行為,台灣野生動物救援隊看到這樣的情形之後,決定幫牠們搬新家。

一座荒廢六年的鱷魚復育池,要如何改造成一個黑熊的臨時收容中心呢?

在語言不通、國情不同、經費不足外加設備工具簡陋的狀況之下,三個年輕人憑藉著一股熱誠,教導當地人在短短的六天之內,為黑熊打造一座新家。雖然這個家不太大也不夠豪華,但是至少黑熊可以出來活動,也有新同伴可以玩耍,雖然牠們依舊是牢籠中的俘虜,但是牠們不再如此的卑微。

這八隻從野外捕捉到的亞洲黑熊,只有兩隻成年,其他的都算是小熊。獵捕的目的可能是為了食用或是引流熊膽汁,目前越南引流熊膽汁的產業,至少圈養有2500隻的野生熊,而越南政府正在擬定方案,公告禁止圈養熊引流膽汁的行為。預計將有200-400隻熊將會進入這個以Cat tien國家公園為主體的救援體系。而台灣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正持續協助越南以及其他東南亞國家設置動物收容中心以及動物照養的訓練。就當動物救援團隊努力的往前踏出一小步,人們的消費行為卻可能將動物保育往後拉退了一大步。

在越南胡志明市的華人街裡,各式野生動物的製品隨處可見。當然一定有熱門的熊膽,在越南一顆生熊膽叫價三百元美金,1西西的熊膽汁約五百元台幣,根據商家表示台灣與香港的觀光客是消費熊膽的最大宗客戶,近年來有許多越南當地人也開始購買價格比較便宜的熊膽汁食用,而在大陸更將熊膽汁製成一些化妝品、洗髮精等非必要的生活商品。就當有人享受著熊膽汁加工商品的同時,卻不知背後有許多野生熊付出相當大的生命代價。

跨國際的野生救援行動,仍在東南亞地區進行著,台灣野生動物救援隊的這一群人,正努力的用他們自己的方式,替野生動物盡一份心力。幫這些落難的野生動物找一條生路。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屏東縣
  • 內埔鄉
關鍵字
屏科大, 野生動物, 收容中心, 裴家騏, 黑熊, 保育類動物, 熱帶雨林, 圈養, 熊膽

在屏東有一個救援團隊,經常到台灣各地巡迴服務,而他們服務的對象則是野生動物。這一次台灣野生動物救援隊,接到一項特別的任務。他們前往越南進行跨國際的動物救援計劃,在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裴家騏主任的帶領下,獸醫阿志、動物照養人員翔子與偉仔、三個年輕人在越南的Cat tien 國家公園,展開一場搶救黑熊的行動。

國外
  • 亞洲
  • 越南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海豚迷路了

海豚迷路了

 

摘要
海豚在回家的路上,將要野放在基隆外海,牠抬起了頭,人們望見海豚眼上的淚水…

這裡有一個故事,關於海豚與城市。

2004年2月三隻海豚游進淡水河,牠們的背鰭在河面起伏,一次一次,撞擊這座城市的冷漠。於是,岸上擔憂的人們,高聲喊著,相互說著:「海豚迷路了」。

三隻迷路的海豚,在二月初游進淡水河內,牠們的出現引發城市居民的好奇,大家歡欣的看著這群城市新朋友。但是淡水河川不是海豚的家,海豚的健康日益惡化,人們決定展開大規模援救行動,幫助海豚回到屬於牠的故鄉。

這場搶救海豚大行動,動員三百多人組成聲牆,三十多艘船隻進行圍捕,所有的計劃完備,但是面對動物的無法預測,以及自然的層層障礙,沒有一個人有絕對成功的把握。

節目以完整記錄方式,忠實呈現搶救過程中的辛苦與歡欣,回顧一個城市對待海豚的愛心。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淡水河, 海豚, 擱淺

海豚在回家的路上,將要野放在基隆外海,牠抬起了頭,人們望見海豚眼上的淚水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志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動物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