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現場|莫拉克颱風過後

歷史現場|莫拉克颱風過後

2009年8月7日深夜11點多,莫拉克颱風從花蓮登陸台灣,8日下午出海,帶來的驚人雨量在中南部釀成重大災情。​其中屏東尾寮山降雨1402毫米,寫下單日最大降雨量紀錄,楠梓仙溪上游因豪雨引發深度崩塌,估計有高達2,500萬立方公尺的土石崩落,高雄市甲仙區小林村滅村,高雄那瑪夏區民權村多處民宅受損、六龜區陸續傳出土石流,多個山區部落受災慘重。​沿海地區的屏東林邊、佳冬等地淹水災情也十分嚴重,超過百座橋梁毀損,全台農損將近兩百億,至少六百多人死亡,後續重建到現在仍在持續。​

崩山 惡水 土石流

2009-08-24

溫室效應導致氣候異常,老天爺的臉色,也越來越難以捉摸。今年8月2日,新竹創下40年以來的最高溫,接著8月7日莫拉克颱風來襲,老天爺在台灣山區,倒下了將近一年的雨量,山區的土石也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雨量最集中的區域包括玉山北側濁水溪上游的陳有蘭溪流域,以及玉山南側高屏溪上游的旗山溪與荖濃溪流域,是災情最嚴重的地區。洪水、崩山、土石流,透露著什麼樣的警訊?

當洪水退去

2009-08-24

莫拉克颱風重創林邊溪兩岸的佳冬鄉和林邊鄉,家毀了,農地、漁塭也沒了,當洪水退去,重建家園的路才正要開始...

為何橋不定

2009-08-24

人們對橋梁的關注,好像通常從災情開始,從高屏大橋、后豐大橋,到最近一次的雙園大橋,這幾個斷橋事件,都發生了人車墜河的意外,才讓我們開始注意橋梁安全的問題,到底橋梁管理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一再有斷橋事件發生,透過這個報導,希望能喚起你我對橋梁的關心!

暴雨動山河|土石流的震撼

2009-08-17

中颱莫拉克以詭譎莫測的暴雨,讓多山的台灣,驟然劇變。一張張由福衛二號傳回的衛星照片,從遙遠高空,目擊山河變動…

【莫拉克颱風】危險的河彎之處|台東知本溪、太麻里溪暴洪釀災

2009-08-17

當暴洪沿著河谷奔流而下,自然的巨力,摧毀一切人工設施,帶來重大災情。人們在悲傷之餘,無盡哀怨,但是一切怨恨,無法改變水流運動的自然邏輯,它有一定的規律,預示著將至的危機。

還高屏溪一個公道

2009-08-17

八月九日早上,莫拉克颱風剛離開台灣,可是災難卻正要開始,因為就在這個時候,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測量到,高屏溪的水位創史上新高,深度高達24.4公尺,高屏溪沿岸鄉鎮的淹水情況非常嚴重,尤其是上游地區,沒有一個山區聚落倖免於難。不過在災情新聞的背後,卻很少人注意到,人為對河川的破壞,才是水患一年比一年惡化的主因…

莫拉克‧失根的漂浮生活

2011-11-07

莫拉克風災兩年後,政府建造永久屋,解決居住問題,但是現實生活的問題,開始浮現。在山下想念故鄉,在山上生活困難,於是居民的災後處境,像失根的漂浮生活,不知何時能夠安定…

莫拉克的災區報導人

2010-08-09

一個人上山,一個人心酸,八八風災後,一群災區報導者守護每一塊受難的大地,她們以文字撫慰災民,她們以影像控訴悲情。在社會漸漸遺忘災區時,她們仍守在災區,一個人上山,一個人心酸…

莫拉克後的返家路

2010-08-02

2009年,八八風災重創高屏溪上游的荖濃溪與旗山溪流域,造成沿線兩萬公頃的崩塌地,超過兩億六千萬立方公尺的砂石沖刷進河床。不但徹底改變了高屏溪的樣貌,也改寫了災區居民的命運與生活。一年過去,災區居民返家的路仍然困難重重…

八八風災三年後

2012-09-17

八八風災過後三年,許多部落居民,依舊為生活奮鬥。當社會漸漸遺忘,巨大災情的悲痛,八八重建的故事,依然在各角落延續…

【災後重建】莫拉克風災過後|遷村的欲走還留

2009-09-07

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山區,東部與南部許多原住民部落,家毀人亡,引發社會的震撼。

莫拉克十年系列報導-我眼所見即是天地

2019-08-12

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暴雨切割高聳的山巒、河流吞沒田園和村莊,高雄市甲仙區的小林村,頃刻之間化為烏有。十年過去如一日,靜靜的群山依舊矗立,河流走回舊河道,回憶裡的家園沒有消失,人們從災難中,找到重生的力量…

莫拉克十年系列報導-預知大崩塌

2019-08-05

2009年,高雄市甲仙區小林村發生大規模崩塌,四百多人死亡。大規模崩塌發生的頻率雖然不高,一旦發生,卻會釀成巨大災害。經過十年的調查,全台灣像小林村這樣的地方有多少?政府與學界在這些大規模崩塌潛勢區,做了哪些監測?在災害發生前,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莫拉克十年系列報導-風災十年路

2019-08-05

高屏溪流域的三大支流荖濃溪、旗山溪、隘寮溪就像是南台灣的血脈,八八風災後每一條流域都經歷著驚心動魄的改變。經過十年的洗刷、復育,人能否安居?山河是否安好?

莫拉克十年系列報導-伸手所及山是家

2019-08-12

屏東縣三地門鄉,有一個傳統的排灣族部落-大社。2009年8月,莫拉克颱風後,部落族人全數下山住進永久屋,只剩下兩戶人家,留在原居地。這兩個家庭,是由一個奶奶、兩對夫妻和六個孩子共同組成。 在大社部落,大自然是時間的主人。父母親上下班不用打卡、孩子們上下課沒有鐘聲。兩戶人家看似共同照顧91歲的老奶奶,其實奶奶才是老大,哪一天要在哪個農場工作?要做什麼?如何分工?都是她觀察大自然變化後,說了才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