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美頹屋等新妝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古人說,終則有始,頹圯的老屋似乎接近生命的終點,這時,也可以是重新開始的起點。

黃牛的腳步緩緩前進,老農扶著犁,緊緊跟隨,煙塵隨著他們的腳步,一再揚起,落下。黃沙漫飛,有點美,但是在這樣的田地耕種,有點苦。土壤貧瘠,能種的作物很有限。林添福年輕時,主要的作物是花生,採收之後,清理乾淨,剝殼,可以送去油行榨油。

曾經,花生油是金門很重要的民生物資。現在,榨花生的油行已經找不到。盛極一時的榨油歷史,只剩些微痕跡,在金門歷史民俗博物館中,兩座大油車雖然斑駁、生鏽,不能再榨油,卻是難得的產業見證。在金沙鎮沙美老街的一處民房中,也保存著這段歷史。

金門東邊最熱鬧的老街,沙美老街,明清之前就存在,八街八巷的特殊格局,被稱為八卦街。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學系教授李乾朗說,沙美老街是曲折的巷弄,可以避強風,也就是「曲巷冬暖」。

初建時期,整個街區為了防範海盜入侵,在二樓設有十六道隘門,而且二樓的女兒牆能相通,方便居民聯合抵禦外敵。整個街區最中央,街道的地板保留著最初模樣。不同年代的建築,凝結川流的歲月,老街的命運如同開到荼靡的花朵,繁盛到極點就走下坡。

由於國軍駐紮,商機轉移到老街外圍的金沙戲院一帶,老街裡的房子人去樓空,老舊破損,甚至有傾倒危險。2015年起,金門縣政府基於安全考量,將部分頹屋的牆壁,塗上泥灰加以穩固,特殊的色澤,意外成為爭相拍照的打卡新景點,沙美摩洛哥。

沙美摩洛哥帶動老街再度翻紅,推手是在這裡長大的張玲月,她親手種植花草,把歐洲巷弄的意象帶進老街。當年為了防範海盜而設計的街廓,巷子難以一望到底,有點像迷宮,張玲月也親手DIY,製作簡易路標。一面改善環境,一面透過活動與網路,大量宣傳,兩年多前,終於把故鄉捧紅。

但是這裡的基本設施並沒有因為火紅而跟著提升,缺乏區域性的整體發展規劃。設施不足,沙美摩洛哥會曇花一現嗎?

惦念著家族的老油行與充滿成長回憶的老街,張玲月希望沙美能夠長紅。2018年金門縣政府的「沙美特色街區風貌維護輔導實施計畫」讓她看見希望。無人居住的街屋,結構日漸損壞,修繕不能再等。

金門縣政府為了形塑老街的整體風貌,鼓勵屋主進行建物修繕,補助50%的經費,並且以設定地上權的方式,取得十年的街屋使用權,有興趣的業者未來可以投標承租。整個沙美老街大約有110棟建築,第一階段的示範計畫有6戶聯合申請。

張家的百年油行,緊鄰這排街屋,也一同送件申請,但是過程卻不太順利,原因是土地所有權人中,有一位因具備公務人員身分而必須將財產信託。要解除信託才能申請修繕補助。在解除信託後,重新送件。

等待結果的日子,張玲月整理起家族文物。油行中,保存了清代同治年間、民國初年的古老帳冊。她說:「我們家的油行在沙美地區是最大間的,文物也都保存的很好,包括房子結構、製油文物,應該是被保護的重點之一。」

金門縣政府對傳統建築的修復補助,從2011年至今已經投入8億經費,修復了六百多棟,在這些修繕經驗中,建物產權是相當棘手的項目,因此縣府希望由居民主動提出申請。張玲月認為,示範計畫的選擇標準,應該更仔細篩選有意義的建築物來保護。

目前沙美老街的示範計畫進入設計階段,另一個問題是,縣府的規劃能不能維持住整體風貌。李乾朗建議,古街道的保存要追尋古跟今的平衡,對門面、店面,保持它原來的形式要有共識,可以用公約的方式來規範。另外,建築修復是一個開始,終極目標是社區總體營造,要去挖掘沙美的產業,跟古街結合,這樣就會有將來性。

金門縣政府建設處處長文水成表示,沙美古街是金沙的亮點,有亮點、有創意,就帶動生意進來,民宿、餐飲、文創、青創,未來有許多發展可能,地方創生的核心價值將奠基在沙美。

發展數百年,沉寂數十年,當沙美老街再度被關注,人氣為它引來修繕的機會,這項改變帶給它的,將會是什麼樣的未來?

地點
集數
1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