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危機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毛茸茸的大尾巴、紅通通的肚子、敏捷矯健的跳躍身手,這是城市裡常能見到的小個子鄰居,赤腹松鼠。外型討喜,吃東西的模樣可愛逗趣,不只擁有小朋友粉絲,連大人也為之著迷,忘了牠其實是「野生動物」。人們與都會松鼠的關係,已經亮起紅燈。

順著樹幹一溜煙而下,饑腸轆轆的小松鼠抬著頭東嗅西聞,食物的香氣,將牠從樹冠層吸引到地面。

小松:我叫小松,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肚子填飽。以前我都要花很多時間找堅果、樹葉和花芽吃,有時啃啃樹皮磨磨牙,偶爾還吃些昆蟲。前陣子發現步道旁邊會有人給我們東西吃,不相信嗎?我帶你去看看

「過來過來」,小女孩:「牠吃王子麵ㄟ,好可愛。」

松鼠捧著東西吃的可愛模樣,大人小孩都無力招架,為了讓牠能更靠近,有些人會拿出食物,抱著分享或請客的心態,把松鼠從樹上給引誘下來。這個看似出於善意的行為,也許能讓松鼠們飽餐一頓,不過,餅乾、泡麵、麵包、薯條,是松鼠的健康食品嗎?林試所副所長趙榮台說:「我們的食物並不是牠天然的食物,這裡面可能有人工的添加劑,對野生動物的生理,例如牠的腎臟,都會有不良影響。」

過去,林業開發砍伐低海拔闊葉林木,改以柳杉造林,在食物缺乏的情況下,松鼠被迫啃食樹皮,導致松鼠危害柳杉林的消息,時有所聞。於是,有些遊客認為不餵飽松鼠,牠就會啃食樹皮,然而,台北植物園雖然有一些松鼠吃樹皮的現象,但是不至於導致植物的死亡,這邊的闊葉樹很多,提供了很多堅果,可以讓牠獲得充分的營養。

能在都會綠地落腳,赤腹松鼠已經適應環境,有穩定的食物來源,一旦牠們習慣被人類餵食,終將被推向絕路。失去防衛心,失去覓食求生的本能,再加上攝取大量高油高鹽的食品,松鼠的壽命變短,長遠來看,松鼠的族群數量,將是不增反減。

赤腹松鼠是中低海拔闊葉林生態系的一環,取食植物,也為植物傳播種子。當松鼠依賴人類餵食,牠們與植物的依存關係勢必動搖。一旦樹木無法順利傳宗接代,松鼠也將失去棲身之所。

為了保護松鼠,台北植物園在松鼠常出現的地點,張貼了許多「請勿餵食」的告示牌,但對於這些告示,部份遊客依然視若無睹。

餵食野生動物,目前並沒有罰則,除了張貼告示, 只能仰賴志工或警勤人員來進行勸導。大部分遊客都會聽勸,但是有的遊客在勸導過後,又會跑回來餵,與值勤人員捉迷藏,於是只好用站崗的方式來提防。然而餵食情形,依然防不勝防。

餵食除了對松鼠和牠所依存的生態系帶來負面影響,與野生動物如此近距離接觸,對人類本身,也有危險。林試所副所長趙榮台表示:「野生動物是野的,隨時可能會傷害到人類,當牠越來越接近人類的時候,如果帶有傳染病,是很麻煩的事情。」

人們誤以為活潑的松鼠可以當成寵物,把牠們帶離自然。但是松鼠必須常常啃硬物來磨牙,而且活動力強,需要大空間。朝夕相處之後,當人們發覺松鼠並不適合當寵物,牠們就遭到棄養。

在都會的森林綠地,人與野生動物有機會近距離接觸。然而,不同物種之間的異類接觸,究竟該如何共處?

小松:餵我就是害我,如果你們想要跟松鼠當朋友,就不要再餵囉,而且請與野生動物保持安全距離,這樣才能真的建立友善關係喔。

側記

植物園那隻被棄養的松鼠,落寞地躲在籠子角落,動也不動。因為人們一時興起而飼養,又因失寵而被拋棄,松鼠的自由被剝奪,生命的尊嚴在哪裡?萬物有情,如果易地而處,自稱萬物之靈的人啊!被關在小小牢籠的生活,你可願意忍受?

集數
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