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化

食蟲植物 你好嗎?

摘要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影像提供:陳英佐

看起來晶瑩剔透的露珠,其實是個甜蜜陷阱,小昆蟲一旦沾黏上,就難以脫身,為了在貧瘠環境獲得更多養分,食蟲植物透過演化,發展出各種巧妙構造,然而,它們在台灣過得好嗎?

人來人往的建國花市,有個攤位的植物很不一樣。這些食蟲植物幾乎來自國外,深受民眾喜愛,尤其是小朋友,更是看得目不轉睛。

但你知道嗎?其實台灣也有自己的食蟲植物,而且就生活在我們周遭。多雨潮濕的新北市汐止山區,是許多食蟲植物的重要棲地,光是道路旁看似不起眼的野地,就可以見到好幾種,還有一種數量很稀少的食蟲植物-黃花狸藻,汐止的新山夢湖擁有全台最大的野生族群。

可惜大多數的人來到這裡,只注意到湖光山色,卻不清楚水底下的豐富生態。甚至少數遊客的任意放生,還曾讓黃花狸藻面臨危機,人們對食蟲植物的不瞭解,往往在無意間傷害到它們。

趙怡珊是台灣少數研究食蟲植物的人,只要在野外看到可能棲地,就會湊近前仔細觀察。在大片綠意中想找尋個頭嬌小的食蟲植物,並不容易,有時候因為棲地環境變化,個體型態上的差異也很大。

台灣的食蟲植物分為狸藻科和茅膏菜科,目前記錄到的有十多種,大多數都被列入情況危急的紅皮書。它們的威脅,主要來自除草劑的使用、山壁環境的水泥化和開發破壞等因素,讓適合它們生長的地方,越來越少。

位在屏東的植物保種中心,以收藏瀕危物種為優先,希望成為物種救援的諾亞方舟,收藏過程也發現食蟲植物在野外棲地陸續消失的警訊。這個現象不只在台灣,全球野外食蟲植物幾乎都面臨挑戰。

保種是逼不得已的選擇,畢竟室內栽培只能保存單一物種,無法重建生態系間的互生關係。研究水生植物學的中山大學生物系副教授顏聖紘認為,保有棲地還是重要關鍵,讓食蟲植物和昆蟲間的互動和周遭環境連結,能夠保留下來。

然而,這在土地利用密集的台灣一向是個難題,新竹竹北蓮花寺濕地屬於軍方用地,多年來在軍管之下,留下了自然風貌。這裡的河谷地形,造就豐富的食蟲植物棲地,寬葉毛氈苔、小毛氈苔、長距挖耳草,還有現在野外也很難看到的濕地植物,桃園草、點頭飄拂草等等,都棲身在此。這裡還是瀕危的長葉茅膏菜,已知的最後一塊野外棲地。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看著棲地環境逐年劣化,除了自然災害的土石崩落,影響最大的就是攔砂壩興建後導致的陸化。他們招攬志工,用人工除草的方式,減少食蟲植物的競爭壓力,也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食蟲植物;同時也利用人工培育的方式,把物種擴散出去。

對環境挑剔的食蟲植物,棲地一旦消失,要重新找到適合棲地並不容易。目前荒野新竹分會正爭取將蓮花寺濕地劃設為重要濕地或保留區。

不只山邊、水邊、身邊角落或鄉間田邊,都有可能成為食蟲植物的家園,要怎麼樣讓它們活得好、住得開心,趙怡珊認為友善農業的方式,能讓水生植物甚至食蟲植物擁有更多生活空間。

喜歡吃蟲的食蟲植物,透過一代代演化,莖和葉特化成各種型態,努力在地球上生活,有人看見食蟲植物的價值,不想跟它們說再見,一次次努力創造不同可能。盼望著有機會在野外,可以問一聲:食蟲植物,你好嗎?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屏東縣
  • 新竹縣
  • 竹北市
關鍵字
食蟲植物, 黃花狸藻, 除草劑, 水泥化, 開發破壞, 陸化, 保種, 棲地消失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汐止三湖紀事

汐止三湖紀事

摘要
早期在山區,為了因應灌溉需求,到處都有埤塘、湖泊等淡水湖澤,不但可以蓄水、調節氣候,也是重要的淡水生態系,提供許多生物棲息的場所。但隨著城市發展,許多大大小小的湖泊被一一填平,有的湖泊則轉為觀光景點,在台北縣汐止,就有三個湖泊,各自有著不同的命運,故事就先從一個名字很美的湖開始…

連綿不斷的梅雨季,讓汐止山區,瀰漫著濃重的霧意,在山嵐包圍之下,夢幻之湖現身,浪漫的景色,不但深受遊客歡迎,也是婚紗業者的最愛。

除了漂亮的景色之外,這方湖水裡,也有著豐富的生態,像是台灣原生魚類-台灣細鯿、蓋斑鬥魚等,都能看到牠們快樂地成群游動。

湖畔也能看到大片的野生荸薺,茂盛的生長著,湖的另一側還有著難得一見的大葉鼓精草,其中最特別的,就是一種食蟲性的水生植物「黃花狸藻」,都能在這裡窺見芳蹤。

夢湖就像是水生植物的諾亞方舟,收容許多原生物種,仔細翻找,還能在湖畔找到從宜蘭農田整地前搶救回來的風箱樹。

一百多年來,廖氏家族守護著這池湖水,重視生態觀念和保育人士的想法契合,於是許多關心生態的人一起協助棲地營造。為了讓更多人能夠接觸自然,夢湖免費開放民眾參觀,但是在四、五年前,卻有人大量偷走原生魚種,讓廖元興決定辭去工作,專心照顧夢湖生態,聽起來有點瘋狂跟衝動,但他說自己是抱持著歉疚的心情,來回報這一塊土地,希望自己小時候能看到的生態,能讓下一代繼續看到。

親身體會過生態的脆弱,更能珍惜自然環境,現在的他,會告訴遊客該如何親近自然,不要犯下當年的錯誤。但是這一路走來也並非是全然順遂,在生計考量下,幾番考慮,廖元興在湖畔賣起了簡單的咖啡,強調不製造油煙、不做外帶也不販售瓶裝飲料,盡量減少對生態的衝擊,不過還是引起不少的爭議,一度讓他相當沮喪,然而在遊客的鼓勵下,他找到了堅持下去的動力。也因為這樣,在廖氏家族的用心維護下,夢湖才得以繼續保有美麗動人的景致;同樣屬於私人土地的翠湖,卻因為缺乏生態觀念的進駐,命運就大大不同。

沿著翠湖步道走到底,來到一方黃澄澄的池塘,在這野外居然有錦鯉存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翠湖步道因為常有遊客造訪,因此出現外來干擾,像翠湖周遭的坡地,因為除草被清理得乾淨美觀,卻也讓坡地裸露,風雨一來難免造成土石沉積,讓翠湖底下許多原生貝類消失無蹤。

另一項人為的干預,則是來自不當放生,荒野保護協會的林智謀發現,翠湖這幾年外來魚種有增加的趨勢,嚴重影響原生魚種的棲息空間,翠湖是台灣細鯿最後的原始棲地,當所能棲身的環境越來越少,物種滅亡的威脅也越來越大。

外來種入侵、周邊水土保持的問題,幾乎是台灣湖泊都會遭遇到的危機,汐止最大的湖泊,金龍湖也不例外,由於緊鄰城市生活,家庭污水和上游大量開墾的菜園,都讓金龍湖面臨優養化的情況。這幾年,林智謀還關注到環湖步道所帶來的影響,看似雜亂無章的草叢,正好是水鳥們棲身的最佳場所,也是台灣原生魚種躲藏的森林,林智謀建議,不管是興建環湖步道或是清理水草,都需要謹慎處理,留下部分的雜草叢來供生物棲息。

湖面之上,芳草萋萋,霧色依舊飄渺著,讓人感受到寧靜和安祥。期盼能夠有更多力量來關注湖泊生態,讓依靠湖水而居的生物們,能夠繼續在這裡生活下去。

側記

從夢湖、翠湖到金龍湖,每一座湖泊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樣貌,也有著自己的難題,在這個生態小王國裡,所形成的生物鏈環環相扣,維繫著大自然的平衡。看著另外兩座湖泊的現況,不禁讓人想到,現在企業講求節能減碳的社會責任,與其拍公益短片,是否把經費撥來作為棲地維護費用更為適當?藉由夢湖的經驗,或許也讓我們思考,人和湖泊的另一種可能性。

學科
水文, 濕地
縣市
  • 新北市
  • 汐止區
關鍵字
夢湖, 水生植物, 翠湖, 原生物種, 黃花狸藻, 外來種入侵, 金龍湖, 棲地保護, 陸化

早期在山區,為了因應灌溉需求,到處都有埤塘、湖泊等淡水湖澤,不但可以蓄水、調節氣候,也是重要的淡水生態系,提供許多生物棲息的場所。但隨著城市發展,許多大大小小的湖泊被一一填平,有的湖泊則轉為觀光景點,在台北縣汐止,就有三個湖泊,各自有著不同的命運,故事就先從一個名字很美的湖開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互花米草搶灘戰役

摘要
高聳的軌條砦,橫列金門沙灘,嚴防海峽另一端敵人的進擊,但是時隔半世紀,敵軍沒有登岸,卻有新的危機,悄悄襲擊,重創金門生態。

當互花米草在金門沙灘不斷擴張,新的搶灘戰役全面展開,如果前線金門擋不住,後方的台灣將會面臨重大危機。

美麗的金門沙灘,以金黃細沙贏得美譽,但是最近幾年,大片的互花米草遍生沙灘之上,廣大的面積,造成沙灘的改變。

外來種的互花米草,屬於禾本科植物,適合在鹹淡濕地生存,它不屬於金門原有植物,至今出現在金門沙灘,引發好奇,進一步調查下,才發現互花米草來自對岸中國。

互花米草在中國海岸造成生態浩劫,卻隨著浪潮侵襲金門,讓美麗的沙灘風雲變色。2007年冬季,金門縣政府感覺事態嚴重,邀請荒野保護協會的陳德鴻前往調查,在浯江溪口灘地上,發現互花米緊密的根盤,已經造成陸化現象。

前往瓊林海域調查,互花米草的面積相當驚人,已經遍布整座沙灘,潮間帶完全被佔據,目前估計,金門約有八公頃的灘地,遭到互花米草侵襲。金門沙灘生態豐富,有著物種多樣性的面貌,但是互花米草的出現,不僅改變地形地貌,連帶也影響生物的生存環境。

受到驚擾的紅蟳,在逃跑時刻,卻碰上植物阻擋的窘境,原本沙灘應該毫無障礙,可以狂奔入洞,現在卻卡在互花米草根部,無法動彈。另外,在浯江溪口的灘地,生長許多珍貴的紅樹林,現在也因為互花米草的生長,棲地受到壓迫。

面對互花米草造成的生態危害,金門縣政府與荒野協會,展開資料收集與防治調查,卻發現互花米草,有著超強的繁殖與擴張能力。除了種子的有性生殖外,互花米草也能透過無性生殖的方式,以盤根支節的地下走莖擴張領域。

面對互花米草的強勢侵襲,陳德鴻開始試驗不同的防治方式,首先以最簡易的雇工割除,卻發現割過的互花米草不會死,還能在短時間內生長。

畫面中,傍晚割除的互花米草,割除點已是齊頭刀口,但是才過一晚,同樣的植株,卻快速長出新的莖部組織。

割不死的互花米草,試驗在灘地覆蓋帆布,以遮光方式防治,效果不錯,但是成本太高。各種防治方式不斷被試驗,但是全體共識是絕不採用中國的噴藥除草,因為那會造成更大的生態浩劫。

在為期半年的防治試驗後,2008年夏季,互花米草面積更加擴大,防治人員認為不能再等,決定以分區防治。鄰近紅樹林區域,以人工方式挖根拔除,灘地大面積區域,則以挖土機挖除深埋。

重型挖土機在灘地上,深挖三米大洞,再將挖除的互花米草埋入,這個深度經過試驗,正是互花米草無法由地底無法生根長出的距離。

在挖土機動工時刻,另一批人員在灘地上尋找鱟的蹤跡,準備將他們移到安全處。因為水頭、后豐海域的開發,浯江溪口灘地成為鱟的移地復育區域,卻沒想到,新的棲地又碰上互花米草侵襲,為了保全棲地,不得不在沙灘上動工,驚擾鱟的復育棲地。

為了和外來種植物進行搶灘作戰,機具趁著潮退連夜進行,但是經費不足,卻影響防治行動能否持續下去。主持防治計劃的陳德鴻,擔心如果金門防線守不住,下一個受害的就是台灣。

在金門灘地,一場沒人注意的生態戰役正在進行,一旦灘地失守,一旦渡海襲台,引發的生態浩劫極為巨大,因為嚐到苦果的中國,已經耗費十億人民幣整治,但是消滅外來種的戰役,依舊進行。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植物
縣市
  • 金門縣
關鍵字
互花米草, 陸化, 潮間帶, 生物多樣性, 浯江溪口, 鱟, 棲地復育

高聳的軌條砦,橫列金門沙灘,嚴防海峽另一端敵人的進擊,但是時隔半世紀,敵軍沒有登岸,卻有新的危機,悄悄襲擊,重創金門生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香港.米埔

香港.米埔 

摘要
人與鳥共生共榮的家園,該如何營造?濕地的價值,又取決於什麼? 當二十年前,台灣對於海岸濕地的利用,還停留在填海造陸的開發時期,同樣是寸金寸土的香港,卻已經將一大片的海岸濕地以及私人漁塭,劃為自然保護區,如今這裡是世界上著名的賞鳥樂園,這一座水鳥天堂就是香港的米埔濕地。

是什麼樣的魅力,可以讓賞鳥人,甘願受著舟車勞頓之苦,從國外遠道而來呢?是什麼樣的魔力,吸引著候鳥,年年飛越險阻,從北方來此度冬呢?

香港的米埔溼地,位在中國深圳與香港交界地帶,除了一個面積三百八十公頃的自然保護區,還包含保護區外圍的潮間帶(后海灣)共一千五百公頃的土地,已劃入「拉姆薩爾公約」中的國際重要濕地,這裡有香港最大的紅樹林區,有傳統的養蝦的「基圍」,也有廣闊的潮間帶,在這裡看到萬鳥齊飛的壯觀景象一點都不稀奇,根據統計每年約有五萬隻的候鳥會來到后海灣,因此也吸引愛鳥人前來朝聖。

早在1976年,台灣對於濕地的看法仍停留在無用的爛泥灘之時,香港政府就為了保護米埔溼地而劃設禁獵區,甚至從1980年代開始以一個基圍(魚塭)八十萬港幣的高額回饋金,買回原有的土地權,到了1990年米埔保護區土地全數收回,並交由是世界野生動物香港基金會管理,現在政府每年還資助超過一百萬的港幣來協助保護區運行,米埔保護區雖然一年最多只開放四萬人左右參觀,然而好玩的是多年來米埔保護區的收入,不但早已抵過當年政府買土地的經費,甚至還有結餘做為濕地經營管理的基金。

在米埔濕地處處可見貼心的賞鳥設施,貼心是為鳥而不是為人,外型簡單、漆成綠色的賞鳥小屋有十幾座,賞鳥屋旁的小徑都會圍上黑網、木板或綠籬,主要是避免賞鳥人走動時驚擾到鳥類棲息,而穿越紅樹林、連接后海灣的的浮橋設計,更是順應自然的最佳傑作,利用木頭與浮桶設計而成的浮橋,不需要打樁、不會破壞潮間帶生態,浮橋會隨著潮水漲落而升降,人也可以安全的進入后海灣觀察水鳥,這項有趣的設施也成為拜訪米埔濕地的遊客們,印象最深的一部份。

和台灣部分濕地一樣,近年來米埔濕地面臨日益陸化的問題,1973年當時米埔濕地的水域面積有120公頃,到了2001年卻只剩下40公頃,三十年來快速減少三分之二的水域面積,這也導致遷徙的水鳥數量下降,因此世界野生動物香港基金會也不得不採取人為控制的方式,來管理濕地,連水位深淺、植物等,都依照不同的鳥種,營造成鳥兒喜愛的棲息環境。

不過更令人憂心的是周圍土地開發的問題,米埔濕地的上方剛好是深圳工業特區,早期深圳工業特區也是一片廣闊的濕地,如今大樓林立、燈紅酒綠,夜晚的光害對水鳥的棲息造成不小的影響,而工業區排放出的廢污水,就順著深圳河流入了后海灣,如今后海灣不只有重金屬污染生態的威脅,還因為上游土地開發,大量泥沙順著河流進入河口,致后海灣愈來愈淺了,而今年在后海灣的另一端,一項跨世紀的工程正在進行,中國預計興建一條跨海大橋,直接連接香港與深圳,保育人士也擔心這座跨海大橋可能讓后海灣泥沙淤積的問題更嚴重,至於對於水鳥遷徙會有什麼影響,保育人士也無法預估?

從台灣到香港米埔,不同的濕地有著不同的命運,人們對於濕地的價值判斷決定濕地的未來,而保護區的設置也絕對不是單一土地保護的問題,周圍土地的利用與管理,會決定一個保護區的生死,跨區域與跨國際的合作管理,才能讓一片濕地有好的明天。

學科
動物, 水文, 濕地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保護區, 米埔溼地, 潮間帶, 野生動物, 賞鳥, 生態旅遊, 陸化, 光害, 土地開發

人與鳥共生共榮的家園,該如何營造?濕地的價值,又取決於什麼?當二十年前,台灣對於海岸濕地的利用,還停留在填海造陸的開發時期,同樣是寸金寸土的香港,卻已經將一大片的海岸濕地以及私人漁塭,劃為自然保護區,如今這裡是世界上著名的賞鳥樂園,這一座水鳥天堂就是香港的米埔濕地。

國外
  • 亞洲
  • 香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于立平
攝影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無尾港失樂園

無尾港失樂園

悠遊美麗島
摘要
今年四月,收到最新一期無尾港文教促進會的刊物《螺訊》,赫然發現裡面有許多篇文章標舉著「廢除無尾港溼地,催生馬賽自然公園」,心裡感到萬分納悶:無尾港文教促進會一向是以推動生態保育與社區文化教育為宗旨,何以今日竟會發出廢除水鳥保護區的訴求呢?於是我們再度走訪無尾港溼地,拜訪這一群曾經對水鳥保護區滿懷期待,如今卻萬分失望的在地居民。

位於宜蘭縣蘇澳鎮的無尾港水鳥保護區是台灣北部最重要的候鳥棲息地之一,也是國際保育人士所認定亞洲重要的濕地,這座水鳥保護區的成立,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蘇澳反火力發電廠的歷史。

1988年,台電計畫在蘇澳設立火力發電廠,無尾港地區年輕的世代組成反火電聯盟,經過多年的抗爭,最後終於以「保護雁鴨」的名義,要求政府依據野生動物保護法劃設了全台灣第一座「水鳥保護區」,也迫使台電放棄火力發電廠開發計畫。然而,當保育與開發的攻防戰落幕之後,人與鳥之間的戰爭卻緊接著開始…。

為了化解農民對水鳥保護區的反感,一群曾經參與反火電的年輕人組成「無尾港文教促進會」,希望兼顧水鳥保護與農民利益。為了改善雁鴨侵害農田的情形,無尾港文教促進會從1997年起展開「食源計畫」,在春耕期間撒下大量的稻榖,希望雁鴨能停留在保護區內,不要損及秧苗。但「食源計畫」終究只能替農民解決暫時的鳥害,無法解決根本的問題。由於缺乏有效的管理機制,無尾港保護區內環境日益惡化,大量的雁鴨到私有的農地覓食、破壞農作,導致人鳥的戰爭越演越烈,每年在保護區外圍農田遭農藥毒死的雁鴨數量有增無減。

水鳥保護區的使命就在保護水鳥與棲息環境,如今水鳥卻在外圍農田中毒死亡,對保護區形成莫大的諷刺。究竟無尾港水鳥保護區出了什麼問題?原來,當初政府在劃設無尾港水鳥保護區時,只有將102公頃的公有土地劃入範圍,核心區的私有土地卻遲遲沒有劃入。對無尾港溼地的地主來說,多年來不但等不到土地徵收,想要辦理休耕或轉作,還因為法規的衝突受到刁難。農民為了申請轉作補助,必須放乾田裡的水讓田菁生長,才能達到生長面積七成的規定,但水放乾之後,鳥類又無法棲息,違反保育目的,相互的矛盾規定不但造成農民的困擾,更突顯出保護區沒有完整的管理對策。

無尾港文教促進會前理事長陳燦南指出,這幾年無尾港溼地有加速「陸化」的趨勢。縣政府為了保持保護區內河域的乾淨,不讓布袋蓮進入保護區,在河道中央釘木樁、拉起圍網,使原本順暢的河道被阻隔成兩三截,加速濕地的淤積。溼地陸化,底棲生物減少,候鳥的數量也跟著越來越少。廢除無尾港水鳥保護區行動聯盟召集人許訓評認為,人為因素是形成無尾港濕地的關鍵因素,但是在現有野生動物保育法的限制下,政府以消極無為的方式經營溼地,無尾港溼地必定急速惡化、消失殆盡。

水鳥保護區設立十二年,當年積極投入反火力電廠,支持成立水鳥保護區,想要為家鄉打造一個美好願景的青年,如今已經步入中年,面對政府部門十二年來無所作為,他們掩不住內心的失望。許久許久沒有出現的抗議標語、布條,又重新豎立在保護區的範圍內,這一次是為了廢除有名無實的水鳥保護區!

五月十九日,縣政府在取得無尾港所有地主的同意書之後,徵收濕地核心區的私有土地已經不再有阻礙,接下來就是好好規劃無尾港溼地今後的方向,建立一個完善的經營管理機制。

從反對火力電廠、催生水鳥保護區,到廢除水鳥保護區、催生自然公園,十多年來,無尾港的居民企求的不是空洞不實的保護區,而是人與鳥共生共榮的家園。

在台灣,保護區內含括私有土地是普遍存在卻又難解的問題。從宜蘭雙連埤溼地因為土地徵收問題,導致地主與縣政府衝突不斷,0溼地生態遭殃,到花蓮嶺頂自然保護區因土地開發,十多甲海岸私有地遭到怪手移平,到無尾港水鳥保護區十多年來溼地環境惡化,候鳥飛進農地覓食而大量傷亡,在在突顯出保護區缺乏有效的經營管理機制。在地狹人稠的台灣,生態保護區往往與居民的生活範圍重疊,如何消解保護區與當地居民的衝突對立,讓在地居民能認同、參與保護區的經營規劃,才是保育的長久之計。

學科
動物, 濕地
縣市
  • 宜蘭縣
  • 蘇澳鎮
關鍵字
無尾港, 水鳥, 保護區, 反火電, 食源計畫, 鳥害, 人鳥衝突, 土地徵收, 中毒, 候鳥, 陸化, 溼地

今年四月,收到最新一期無尾港文教促進會的刊物《螺訊》,赫然發現裡面有許多篇文章標舉著「廢除無尾港溼地,催生馬賽自然公園」,心裡感到萬分納悶:無尾港文教促進會一向是以推動生態保育與社區文化教育為宗旨,何以今日竟會發出廢除水鳥保護區的訴求呢?於是我們再度走訪無尾港溼地,拜訪這一群曾經對水鳥保護區滿懷期待,如今卻萬分失望的在地居民。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文字 張岱屏
攝影 陳錦彪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一樣金龍兩樣情

摘要
在基隆市安樂區與台北縣汐止鎮都有一個金龍湖,也面對相同的問題:山坡地違法濫墾導致泥沙淤積、農藥肥料的使用讓水質優養化、外來種入侵導致本土魚種岌岌可危。

這裡是基隆市安樂區,國家新城社區旁的金龍湖。過去,湖水灌溉附近的農田,生養這裡的子民,而當大樓取代農地之後,金龍湖的灌溉功能,也隨之消失。為了興建停車場,人們於是向湖爭地,使金龍湖只剩下原來的三分之一,對人們來說,它只是生活的邊緣地帶。不過,這兩年透過基隆鳥會、社區發展協會,以及長樂國小的努力,讓金龍湖成為社區珍貴的「生態教室」。

但是,汐止金龍湖的未來卻是令人憂慮。在清朝乾隆年間,先民來此拓荒開墾,攔阻北峰溪的水源,而成為金龍湖。因為灌溉便利、水源充足,金龍湖一帶成為汐止的米倉。隨著都市的發展,台北市周圍的城鎮進駐大量的人口,許多建商看中金龍湖優美的景致,紛紛來此購地。在湖畔建起一棟棟的高樓,從此改變了金龍湖的面貌。

一樣是金龍湖,一樣的遭遇,卻有不同的未來。透過保育團體、社區總體營造協會以及學校的努力,基隆市國家新城社區的居民已經形成保育金龍湖的共識;然而,社會環境截然不同,汐止的保育團體只好把稀有的魚種移往其他湖泊,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這兩個金龍湖有不同的前景?

學科
水文, 濕地
縣市
  • 基隆市
  • 新北市
  • 汐止區
關鍵字
社區營造, 淡水湖泊, 原生魚, 灌溉系統, 陸化, 淡水魚

在基隆市安樂區與台北縣汐止鎮都有一個金龍湖,也面對相同的問題:山坡地違法濫墾導致泥沙淤積、農藥肥料的使用讓水質優養化、外來種入侵導致本土魚種岌岌可危。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大坡池悲喜曲

大坡池悲喜曲

摘要
今年清明時節,池上鄉一如以往,瀰漫著陰雨濕冷的氣息。每年此時,家燕也總會借道池上,循著花東縱谷返回北方。然而跟往年不一樣的,是池上鄉的母親湖-大坡池,解下了套在身上的枷鎖,在細雨的滋養中,逐漸回復生機。

大坡池或許在台灣,故事最戲劇化的一個溼地。

由地下湧泉形成的大坡池,是花東縱谷最大的淡水沼澤。當時池上鄉有七十多戶人家靠著大坡池捕魚蝦養鴨為生,大坡池秀麗自然的景緻,讓她在六零年代成為台東八景之一。

好景不常,民國七十五年前後,大坡池陸化剩下的面積還不到兩甲,台東縣政府於是擬訂了大坡池風景區分區發展計畫,打算振興大坡池觀光遊憩的名號。大坡池全面增建設施、砌石填土、人工島堵住了湧泉,於是大坡池完完全全走了樣。

然而鄉民的參與、縣政府的支持,將大坡池從奄奄一息中,挽救回來….

學科
濕地, 開發
縣市
  • 台東縣
  • 池上鄉
關鍵字
大坡池, 陸化, 池塘, 觀光, 溼地, 湧泉

今年清明時節,池上鄉一如以往,瀰漫著陰雨濕冷的氣息。每年此時,家燕也總會借道池上,循著花東縱谷返回北方。然而跟往年不一樣的,是池上鄉的母親湖-大坡池,解下了套在身上的枷鎖,在細雨的滋養中,逐漸回復生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林佳穎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關渡的滄海桑田

摘要
台灣最北的大沼澤,守護著遷徙的候鳥,也守護著台北盆地,又稱洪水平原,像一塊大海棉一般,是洪水宣洩的緩衝區,這塊肥沃的平原,至今仍是關渡人耕作的良田,隨著時代變遷,現在只能從少許的蓮花田,來見證關渡今昔的歷史。

關渡大橋上,車輛來來往往,關渡街道裡,人潮熙熙攘攘,這是一般台北市民所熟悉的關渡。關渡宮內香火鼎盛,香煙繚繞,關渡渡船頭外泊船的漁人來回穿梭,

這是關渡人所熟悉的關渡。有個老名字的「甘豆」,是台北盆地兩大河流基隆河與淡水河交會的出口,也是早期漢族與原住民由海上進入台北盆地的入口,因此關渡平原成為北部最早被人類開發的地區之一,她卻也是最完整的一塊遺世珍寶。

河流上游帶來的有機物質,滋養著沼澤區裡的生物,使得關渡濕地猶如一個天然食物的儲藏室,因此也吸引鳥類的駐足,每年秋季總有大批的候鳥從遙遠的北方南下過冬,關渡就成為他們渡海前蓄積能量的加油站。這塊台灣最北的大沼澤,守護著遷徙的候鳥,也守護著台北盆地。

其實關渡濕地的另一個名稱叫做洪水平原,她就像一塊大海棉吸收過多的水量,一旦有暴雨或颱風發生,就成為洪水宣洩的緩衝區,保護台北盆地不至於遭受水患之苦。這塊肥沃的平原至今仍是關渡人耕作的良田,只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現在也只能從平原後方少許的蓮花田來見證了關渡今昔的歷史。

為了保留濕地蒼蒼莽莽的原始風貌,1981年開始,保育人士有了成立關渡自然公園的夢想,然而這對寸金寸土的台北來說可是說是難上加難,爭取又爭取,等待又等待,關渡濕地卻隨著廢土、垃圾、高樓大廈的入侵,讓南來北返的候鳥因等不及而離去。在走過十餘年的辛酸歲月後,終於在1996年塵埃落定。

關渡自然公園落成了,但是濕地卻在自然演替和人為干擾兩股力量的交叉互動下,有了戲劇化的景觀變遷。天然濕地逐漸步入陸域化的命運,讓保育人士不得不採取人為干預的手法,2000年6月,自然公園裡多了四個深淺不一的復育水池,他們相信給自然時間,野鳥會再度回到這座生物天堂。

學科
濕地,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北投區
關鍵字
關渡平原, 候鳥, 自然公園, 溼地, 陸化, 復育

台灣最北的大沼澤,守護著遷徙的候鳥,也守護著台北盆地,又稱洪水平原,像一塊大海棉一般,是洪水宣洩的緩衝區,這塊肥沃的平原,至今仍是關渡人耕作的良田,隨著時代變遷,現在只能從少許的蓮花田,來見證關渡今昔的歷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黃康妮
攝影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留住荒野

留住荒野

摘要
濕地的珍貴無法以金錢來衡量,但保留濕地卻需要金錢。荒野協會一直希望以共同基金的方式來購買荒地,完成圈護以後贈送或是賣給政府,但是資金的募集何其困難,荒野在推動這種觀念和作法的同時,也曾經有過地主表示,願意提供荒地,交給協會託管,但是相關法令尚未成熟捐地的作法也不能落實。

這一片荒煙蔓草上的「浮島」,是宜蘭雙連埤上的奇景。擁有這種由沈水植物累積成的「草毯」全台灣只有雙連埤和日月潭。這片占地17公頃的湖光山色,是遊客眼中的世外桃源,而草澤所孕育的豐富生態,更是生態學者學術研究的天堂,但是在短視的經濟思維下,雙連埤和台灣許許多多的原始荒野,正面臨著存亡浩劫。

雙連埤位於宜蘭縣員山鄉海拔470公尺的湖西村,是一個群山環繞的天然堰塞湖,原來有大小二個湖,當地人稱為上埤和下埤。由於下埤已經淤積成為泥沼地,所以現在所稱的雙連埤,指的是這片佔地十七公頃的上埤,雙連埤除了湖光山色引人入勝外,這個低海拔濕地更是生態研究的寶庫。學者調查發現埤中及四周草澤內,孕育了80科202種植物,湖中像足球場一般大小的草毯,尤其是台灣難得一見的景觀,這片移動的綠意,在冬天吸引了前來越冬的水鴨與候鳥,成了賞鳥人的最愛。

多年來,雙連埤一直維持原始的風貌,直到民國七十六年,來自台北的建築商人買下所有權,這片荒野才出現了危機。在連串的陳情與控告中,雙連埤的生態條件每況愈下,保育團體因此出面提出呼籲,他們主張將雙連埤劃為自然保留區,但是保育最高主管單位農委會並未積極行動,而地方政府在民國八十三年爭取設立國家植物園的構想,最後也無疾而終。

七年下來,雙連埤的生態保育計畫一再受阻,水生動植物因地主一次又一次的放水行動,大量死亡。冬來的候鳥急遽減少,湖域面積則縮減到目前的一公頃不到,於是農委會在八十四年撥出兩百萬元的經費,將廢校的大湖國小雙連埤分班,改建為自然生態教育中心。

但是,長期在台灣各地觀察自然環境生態的徐仁修卻擔心,生態教育中心會成為悼念物種的博物館,於是提出由民間集資購地,來保住這一片人間最後桃花源的計畫。

雖然荒野協會沒能夠透過圈護的方式留住雙連埤,但是這個年輕的組織並沒有放棄對台灣土地的希望,他們認為外表雜亂的荒地,最是生機盎然,協會也不斷地宣示,將來要透過購買、長期租借、委託或是捐贈的方式,取得荒地的監護與管理權,讓大自然經營自己恢復生機。荒野保護協會認為只要把自然還給自然,大地就會重現生機。

學科
水文, 濕地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溼地, 濕地, 雙連埤, 埤塘, 候鳥, 荒野保護協會, 陸化, 水生植物, 保留區, 徐仁修, 環境信託

濕地的珍貴無法以金錢來衡量,但保留濕地卻需要金錢。荒野協會一直希望以共同基金的方式來購買荒地,完成圈護以後贈送或是賣給政府,但是資金的募集何其困難,荒野在推動這種觀念和作法的同時,也曾經有過地主表示,願意提供荒地,交給協會託管,但是相關法令尚未成熟捐地的作法也不能落實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