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劑

人鳥共和

人鳥共和 

摘要
鳴叫是鳥類的天性,在清晨聽見鳥語婉轉,悅耳舒服,如果鳥兒鳴叫的時間是在深夜,人們未必就還有欣賞的心情了。平面媒體報導雲林、嘉義、南投、台中等地區最近都出現夜鷹擾民的情況,原本屬於稀有留鳥的夜鷹,為何族群數量大幅增加,而且還往城市拓展呢?

‘注意….注意……”  嘹亮的叫聲畫破漆黑夜空,這聲音來自『台灣夜鷹』,牠是夜行性的鳥類,除了覓食,求偶鳴唱也在夜間。

來到台中市區,即使夾雜在車水馬龍的噪音中,夜鷹的叫聲依然響亮清晰,住在這裡的居民今年才開始聽到這樣的叫聲,從前沒有聽過。居民表示,夜鷹在凌晨十二點多還在叫,讓人不得安寧,日常生活受到干擾,希望政府能想想辦法。

台灣夜鷹原本大多分布在南部的屏東以及花東的河床灘地,屬於稀有留鳥。但是近幾年族群分布改變,從南部往中部遷徙,並且來到都市,成了噪音公害,在繁殖期的求偶鳴叫,音量可以高達90分貝。

台中縣野鳥救傷協會的林文隆,1995年就開始研究夜鷹的生存秘辛,近年來,他發現河岸整治工程傷害了原本棲息的鳥類,卻給了夜鷹好機會。原始河床上茂密的草生地,在河川整治工程中被整平,變成適合夜鷹棲息的環境。整治工程越來越多,夜鷹也越來越多。

夜鷹不築巢,直接把蛋產在地上,每次產下兩顆蛋,育幼時間40天,一年可以繁殖三次,幼鳥長大之後,一歲就有繁殖能力。當族群數量增加,自然就會往外擴散。另外,近年來農地休耕面積增加,也讓夜鷹有豐富的食物。有良好的繁殖力、充足的食物,再加上找到幾乎沒天敵的繁殖地,夜鷹在城市定居,似乎是擋不住的趨勢,不過幼鳥的成長卻也不是一帆風順。

接到學校老師的通報,林文隆來到文華高中,檢視一隻因為練習飛行而落巢的夜鷹寶寶。夜鷹的成鳥體長大約25公分,在飛行時捕食昆蟲,從寶寶身上可以看出夜鷹有張特大的嘴。比對歷年來累積的資料,從體重、自然翼長等數值,推測出這隻寶寶的年紀,大約17到19天大。林文隆表示,能做的是把牠拿回頂樓,不拿到救傷單位,因為鳥媽媽扶養比人飼養要好很多。

每年一到七月是夜鷹的繁殖期,經常可以發現落巢的幼鳥,這幾年的記錄顯示,都市裡的夜鷹已經越來越多。不過,夜鷹都會化之後的生活,還有許多謎團,林文隆特別成立了『夜鷹小組』,帶領兩位志工仔細觀察記錄夜鷹的生活。

從今年2月起,中華國小的兩位老師,每天下課後,就到有夜鷹出沒的建築頂樓觀察。陳英俊老師也把拍回來的紀錄整理到網站上,方便小朋友來認識夜鷹。

在人口密集的西部城市,有些人受不了夜鷹的鳴叫聲,急著想要驅逐夜鷹。在台灣東部,曾經獲得總統文化獎的花蓮牛犁社區,不但歡迎夜鷹,而且從2004年起,就開始保護夜鷹。牛犁社區交流協會的總幹事楊鈞弼表示,因為發現社區裡的夜鷹經常被撞死,所以才想要保護牠們。

由於夜鷹喜歡蹲在路邊準備覓食,剛開始保護夜鷹,是希望車輛減速,避免夜鷹喪命輪下,現在呢,從內到外,都為夜鷹設想,希望農民不要再使用除草劑,以免夜鷹吃進中毒的昆蟲。

牛犁社區對待夜鷹的態度與西部城市大不相同,主要原因在於夜鷹的求偶鳴叫並不會打擾社區居民,牠們的棲地離社區有數百公尺的距離。跟隨楊鈞弼來到河床灘地,這是夜鷹原始的繁殖棲地。不過河床並不專屬於野生動物,人們也需要這塊空間。楊鈞弼表示,有人開採砂石,有人種西瓜,為了給夜鷹保留一塊棲地,需要跟公部門、農民做很多的溝通協調。未來,牛犁社區希望能讓夜鷹成為社區生態旅遊的主角,在保護夜鷹的同時,也維護住環境的自然純淨。

有人討厭夜鷹、有人研究夜鷹、也有人保護夜鷹。牠們和人們一起生活,靠得太近必然關係緊繃,盡量維持適當距離,才能和平相處。環境是眾生共有,必須互相尊重,萬一無法保持距離,我們是不是該多給一分體諒呢?畢竟人們對環境所造成的改變,才讓其他生命掀起波瀾,牠們想盡辦法求生,人們也應該寬容對待。

側記

和夜鷹小組爬上大樓頂樓,觀察蹲在地上的兩隻夜鷹寶寶,也許是害怕,牠們顫抖個不停。我把牠們捧上手心,接觸那毛茸茸的身體和有點冰涼的小腳,生命看起來好脆弱,但是牠們整個族群的變化,又提醒了我,牠們有多堅強。

學科
動物
縣市
  • 花蓮縣
  • 壽豐鄉
  • 台中市
  • 台中市
  • 霧峰區
關鍵字
夜鷹, 留鳥, 噪音, 野鳥救傷, 休耕, 路殺, 路死, 除草劑, 生態旅遊

鳴叫是鳥類的天性,在清晨聽見鳥語婉轉,悅耳舒服,如果鳥兒鳴叫的時間是在深夜,人們未必就還有欣賞的心情了。平面媒體報導雲林、嘉義、南投、台中等地區最近都出現夜鷹擾民的情況,原本屬於稀有留鳥的夜鷹,為何族群數量大幅增加,而且還往城市拓展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相遇在林道

相遇在林道

摘要
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工作。生活像齒輪,在不能停歇的腳步裡,不知道是原地旋轉還是前進。有一個影像,在心裡悄悄浮現,想像自己是一隻候鳥,飛到遠方陌生的林子裡。原來,林子裡的每條路,都有不同的故事…

之一 遷徙

民國九十四年,在台東利嘉林道經營梅園的陳善和,因為長期以來梅子的價格低迷,在連年虧損的壓力下,正打算把梅子樹剷除改種釋迦。就在這時候他在梅園裡發現新的成員--一對美麗的八色鳥。

這種瀕臨絕種的夏季候鳥,每年四、五月千里迢迢的從東南亞飛抵台灣,在低海拔的闊葉樹林裡配對、築巢、育雛,直到夏季結束才攜家帶眷返回原棲地。當梅子成熟,也正是八色鳥繁衍後代的時節。陳善和知道,砍掉梅樹將毀了八色鳥的家。在利嘉林道社區發展協會的幫忙下,事情有了轉機。

利嘉林道發展協會的前任理事長許瑞明,七年前回到台東經營生態農場,他的夢想是在林道的生態與居民生計之間,找到一條雙贏的路。

梅子賣不出去,請八色鳥來幫忙吧!從民國94年開始,「搶救梅農 保護八色鳥棲地」的活動,已經持續了三個春天。利用網路宅配,有機青梅每斤賣到45元,黃梅作成的梅醋更受到青睞。陳善和和八色鳥的故事,吸引了都市人自願利用假期,到梅園做工。

對於農民來說有些枯燥的梅園工作,對於台北縣勞工大學四十多位資深學生來說卻是身心的舒展與玩耍。他們第一次參與工作假期,利用休假遠赴台東,透過義務勞動為生態環境盡一份心力。

八色鳥的到訪,改變了梅園的命運﹔都市志工熱情的投入,更為梅園注入了新的活力。不過工作還沒有結束,志工們還有新的任務要完成…

之二 蛻變

走進竹林,一隻隻肥碩的雞母蟲在土壤裡鑽動。阿波叔叔的竹筍園在利嘉林道的半山腰上,多年來阿波叔叔堅持不灑農藥、不用化學肥料,用天然的木屑當作肥料,沒想到吸引了喜歡取食木屑的雞母蟲。剛開始阿波叔叔在挖竹筍的時候,總是把這些雞母蟲丟到一旁,漸漸地他開始紀錄雞母蟲成蛹,蛻變成獨角仙的過程。

從筍農搖身一變成為獨角仙達人!

為了讓自己的孫子和社區的孩童可以看到獨角仙成長的過程,阿波叔叔開始獨角仙復育計畫。他用水桶把這些雞母蟲集中飼養,他還希望在自己廢棄的豬舍,打造一個獨角仙蛻變過程的展示櫥窗。所以志工們決定幫阿波叔叔完成心願。為了替獨角仙寶寶打造一個合適的家,志工媽媽們卯足全力,用接力的方式,將筍園的幼蟲們一桶一桶地運送到舖滿木屑的復育箱裡。看到這麼多人來保護獨角仙,阿波叔叔更確信自己不用農藥的選擇,這些肥嘟嘟的幼蟲,就是為自己的有機竹筍蓋上品質保證。

從這一刻起,利嘉林道對志工們來說,再也不是一個陌生遙遠的地方。獨角仙寶寶會不會順利羽化呢?八色鳥會不會再回來呢?這些都將成為他們心頭的甜蜜牽掛。

五月,獨角仙羽化成熟,而螢火蟲也開始振翅求偶,為利嘉林道的夏日開啟了新的篇章……

之三 微光

每到賞螢季節,許多民眾湧進郊區賞螢,卻因為不正確的觀念與行為,造成螢火蟲棲息環境的破壞。於是政府部門與民間今年五月合作舉辦「守護螢光」志工假期,以志工假期的方式讓都市人參與螢火蟲棲地的營造。在台灣五十多種螢火蟲中,利嘉林道就發現了二十種,這一次志工假期的目標就是要營造一個蕨類與螢火蟲共存的樂園。

來自台北都會區的志工們,第一次拿起鏟子、鋤頭,當起種樹的女人。小朋友也不遑多讓,為了解決廁所的污水問題,大夥通力合作挖掘生態污水處理池,種下蛙類最喜歡的水生植物姑婆芋,和具有除污能力的植物--瀕臨絕種的大安水簑衣。

夜幕低垂,志工們剛做好的生態池已經有蛙類搶先進駐。夜晚的重頭戲當然就是探訪林道深處的點點螢光。在螢火蟲專家陳燦榮老師的帶領下,草叢裡一隻隻飛舞的星星都有了可以辨認的名字。

別急別急,這隻山窗螢還沒長大,要等到十月才看得到牠的亮光!猜猜看山窗螢的食物是什麼?嗯,答案就在這一片草叢裡。

堅持以有機的方式種植釋迦的阿揚,因為不用除草劑,必須耗費大量的人工在除草上。但是人力不足,雜草長得幾乎比釋枷樹還要高了。於是志工們決定分組舉辦除草大賽,舉起鐮刀,在最短的時間內讓阿揚的釋迦樹重見天日。當大人們揮汗如雨賣力割草時,小朋友也沒閒著,他們巡迴各處蒐集草叢裡的小蝸牛。這個任務非常重要,因為牠們可都是螢火蟲寶寶的食物呢!

一隻山窗螢寶寶從小到大,大概要吃掉三十到四十隻的小蝸牛。但野外環境的破壞,讓螢火蟲的食物來源大量減少,阿揚釋迦園因為堅持不用除草劑,意外地替住在林道深處的螢火蟲寶寶保留了大量的食物來源,也見證了不同的物種與物種之間、不同的棲地與棲地之間,環環相連的奧妙。

守護螢光的工作假期將進入尾聲,在付出體力、流了汗水之後,每個人臉上洋溢的是滿足的微笑,許多志工開心地說,利嘉林道因為我而有了不同。

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工作,你是不是也在期待,走進一片林子裡,看看能遇見什麼……

一段遷徙的距離。

一個蛻變的等待。

一個貢獻自己微弱光芒的機會。

學科
動物, 山林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關鍵字
八色鳥, 候鳥, 許瑞明, 利嘉林道, 棲地保育, 工作假期, 有機農業, 農藥, 除草劑, 復育, 獨角仙, 螢火蟲, 汙水處理

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工作。生活像齒輪,在不能停歇的腳步裡,不知道是原地旋轉還是前進。有一個影像,在心裡悄悄浮現,想像自己是一隻候鳥,飛到遠方陌生的林子裡。原來,林子裡的每條路,都有不同的故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無言的山丘

無言的山丘

摘要
天氣晴朗,枋山地區的海面,依然混濁。這是長期以來,從山坡地沖刷而下的土石與懸浮微粒,大量累積的證據,沒有人知道,這片海域,何時可以恢復原貌?現在,枋山有農民願意踏出第一步,讓自己和消費者的健康,都有機會重新被呵護,他們更希望的是,栽種愛文的代價,別再留給無言的山丘。

蔚藍的天空、充足的陽光,和帶有鹽份的濕熱海風,造就了枋山愛文的響亮名氣。屏東縣枋山鄉,是台灣愛文芒果的重要產地,單位果樹密度最高,單位產量也是居全台之冠。

枋山鄉和獅子鄉小部分地區,有超過一萬人種植芒果,愛文每年至少為他們帶來十億產值。三十多年來,愛文的確養活枋山子民,但果樹從平原種到山坡地、從路旁種到河床上,也種下了水土流失的危機。

約莫十年前,枋山地區的山坡地,還看不出「明顯傷痕」,到了近幾年,只要站在台一線,就可以清楚看到,山坡裸露的現況。芒果樹下,盡是光禿一片,毫無生機。

環保聯盟屏東分會會長洪輝祥解釋,根據近年來的統計,枋山地區一年平均會沖蝕0.5公分到1公分表土,然而1公分表土卻要五百到一千年才能形成,所以可以說枋山果農在一年內,就把上百年、上千年的地質形成消耗殆盡。

同時,也因為如此,種植芒果會更需要化學肥料和農藥,接著造成更多土壤酸化、動植物棲地流失,一旦下大雨,表土再被大量沖刷入海,這連鎖性的惡性反應,使得環保聯盟不得不試著與農民合作,推動無毒、無化學藥劑的種植方式。

陳美和,年輕時曾外出謀生,四十出頭的他,剛回鄉接下父親的果園。民國九十五年,他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與環保聯盟合作的農民,陳美和負責栽種,環保聯盟負責行銷和教育訓練,他們的原則,是禁用化學肥料、除草劑,安全施用農藥。

到了四月,愛文芒果開始收成,每天中午,中盤商會到集貨場收購陳美和的芒果。拆套袋、分級歸類、上秤統計,中盤商漂哥急忙把計價單交給陳美和,不過陳美和臉上,卻沒有一絲笑容。

產量多、價格低,產量少、價格高,對農民來說,收入永遠無法反應投入的心血。在中盤商訂定的市場機制裡,消費者付出的價格,只有三成上下,是回饋到農民身上。因此綠色農民產銷班,乾脆自己推動產地直銷。

郭金龍是陳美和的玩伴,是目前綠色農民產銷班,八位班員的其中一位。在郭金龍家中,滿地的愛文有一千台斤,其中有八百台斤,是要宅配給綠色農民展銷班的訂戶。

透過網路,消費者向這群綠色農民預定芒果。出貨前,芒果必須通過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的檢驗,這不只是果農對消費者的承諾,也是果農找回來的驕傲感。

直接把愛文送到消費者手上,果農獲得的,是更合理的利潤;增加勞力付出、使用有機肥料,可以減緩對土地的超限使用。現在,綠色農民的果園,已經出現綠油油的景象。

天氣晴朗,枋山地區的海面,依然混濁。這是長期以來,從山坡地沖刷而下的土石與懸浮微粒,大量累積的證據,沒有人知道,這片海域,何時可以恢復原貌?現在,枋山有農民願意踏出第一步,讓自己和消費者的健康,都有機會重新被呵護,他們更希望的是,栽種愛文的代價,別再留給無言的山丘。

學科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枋寮鄉
關鍵字
山坡地開發, 水土保持, 洪輝祥, 屏東環盟, 農藥, 有機農業, 綠農, 超限利用, 芒果, 施肥過度, 除草劑

天氣晴朗,枋山地區的海面,依然混濁。這是長期以來,從山坡地沖刷而下的土石與懸浮微粒,大量累積的證據,沒有人知道,這片海域,何時可以恢復原貌?現在,枋山有農民願意踏出第一步,讓自己和消費者的健康,都有機會重新被呵護,他們更希望的是,栽種愛文的代價,別再留給無言的山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溪底遙的柳丁夢

摘要
一元柳丁!當斗大的標題,在媒體上顯現,許多果農開始傷心,種植的辛勞,完全白費心血。台灣農業的產銷失衡問題,常常在生產過剩、銷價競爭下,重創農業經濟。

在中寮的溪底遙,一群人從九二一地震後投入社區重建,多年之後發現,重建工作的根本,還是在於農業經濟的問題,於是她們想走出一條不同的路,打造一個美麗的願景。

一條小小的農路,穿過果園,來到溪畔,一間小小工作站建在路旁,因為這樣的意象,讓工作站有個美麗的名稱--『溪底遙學習農園』。在這個小小工作站內,有著五位主要工作成員,她們各有不同的人生故事,但是卻因為相同的理念聚在一起,讓溪底遙成為一個夢想的起點。

馮小非翻著舊資料,裡面保留著她到中寮最原始的記憶。九二一地震發生後,她走入中寮,在這個面臨巨災的農村,創辦中寮鄉親報,成為她奉獻心力的開始。一張張照片,記錄中寮災後的重建,讓外界能夠瞭解中寮的現況,同時也深厚著馮小非對中寮的情感。

2001年,在居民協助下,馮小非成立龍眼林社區學園,在教育與福利之外,嘗試在產業上,找出中寮的未來。龍眼乾是台灣的傳統食品,馮小非發現中寮農民,用著最古老方式燻製龍眼乾,於是她讓燻製季節成為中寮的特色,讓人們親近記憶中鄉土的風味。龍眼林社區學園,打開中寮一線生機,但是因為發展路線的差異,馮小非和許多進入災區重建的團隊一樣,面臨理念不合的問題,於是她離開,重新尋找新的契機。從農業中自立,一直是馮小非思考的出路,但是一位外地人,如何輕易改變傳統農村的習性,直到她遇上廖學堂,一位也想從產業中找尋生機的當地人。

廖學堂是中寮人,在九二一地震後,同樣加入重建工作,他從1991年開始,投入一條古老水圳的疏通工作,想透過水圳重建,進行社區再造,發展一條休閒的親水步道。水圳開通,引進中斷數十年的溪水,廖學堂有新的想法,想要朝有機農業發展,改變家族種植的柳丁園,提升水果價值,也讓人們親近無農藥的果園。但是,廖學堂的第一道難關,在於他父親的反對,根本不相信可以種植有機柳丁。想種有機的廖學堂,遇上想推產業的馮小非,於是相互合作,在廖學堂家族的果園邊,搭起簡單的工作室,開始進行有機種植,以實際行動說服廖學堂的父親。

以四年的時光轉型有機種植,2003年正式成立『溪底遙學習農園』,工作站陸續加入新血,廖國平是當地果農,前來學習有機技術,陳泰龍是朋友相挺,幫著管理有機果園,至於官欣儀是位理想青年,在一趟參觀行程後,就加入團隊,一起尋夢。

從事有機果園,不能使用除草劑,不能噴灑農藥,許多工作都必須以人力進行,包括耐心的從小小樹洞中,抓取躲在裡面的星天牛。為了保護果樹的根部,他們想出妙法,為一棵棵果樹穿上裙子,以防止蟲害的發生。果園內工作繁雜,依賴大量人工管理,人力成本不斷增加。另外,有機肥料的使用,更是加重生產成本的負擔。

耗費生產成本種植有機,除了無毒健康的果實,能賣到好價錢,更重要是實踐土地倫理,為後代子孫保留一塊無毒的環境,讓農地不會毫無生機。不使用化學藥劑,有機種植會面臨疫病蟲害的侵襲,只要保護一定的產量,分一些給蟲吃,也善於自然和平相處,形成一個萬物共存的生態果園。

繁瑣的果園工作,讓有機種植的觀念,不是人人都能夠接受,中寮許多農民依舊使用傳統方式種植作物,對於有機種植,總覺得是費工耗本的傻事。說服是漫長的過程,溪底遙堅持有機種植,也是想在傳統農業區,扮演帶動角色,讓傳統的農民,願意學習有機種植。

將農園管理記錄填寫上網,利用網路特性,讓外界能夠清楚有機種植的過程,這是現代農業的特性之一,讓生產者與消費者直接對話。有機果園正常運作,並且取得外界信任,溪底遙的成員們,也思考產品開發,他們覺得無毒的柳丁,應該可以研發成為果醋。

柳丁果醋的生產,讓溪底遙在生產水果外,跨進農產品加工的領域,提升產品價值,更重要的是用部分柳丁生產果醋,也分散大量生產的競爭風險。網路訂購,加上便捷的貨運,讓現代農民不用再依賴傳統銷售體系,可以直接販售給消費者,節省許多金錢。

創造利潤、節省成本,溪底遙不斷累積資金,他們不是以賺錢為首要目的,而是想運用賺到的錢,開辦一所校園,讓學習教育的理想,能夠在農村實現。

中寮溪底遙打造一個夢想,在這個偏遠的溪畔散發光茫,在災後的重建,他們用漫長的光陰,慢慢摸索一條自立的道路。

溪底遙燃起台灣農業的希望之火,但是大環境惡性競爭,常常成為沈重的打擊,在柳丁完熟上市前,一元柳丁的出現,突顯台灣農業的問題。台灣橙橘類品種繁多,一元柳丁的出現,除了是商業上的炒作外,也反映農民生產果種太過集中的問題。一窩蜂的生產,常常是農產品價格崩盤的原因,不同的產地,不同的果種,能夠進行產品區隔,不會造成惡性競爭,在一張五十年前的水果產地介紹圖中,其實就已經有這樣的觀念。

以有機生產,脫離傳統柳丁的削價競爭,在果肉品質差異不大下,溪底遙想讓大家知道,買下有機農產品,不只是買食品健康,更是幫助農民照顧土地。溪底遙的柳丁即將收成了!一顆顆黃澄澄的柳丁,收藏著多年的堅持與理想,當品嚐著有機柳丁的酸甜滋味,是否感受到溪底遙的深切期盼?一種永續家園的柳丁夢。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南投縣
  • 中寮鄉
關鍵字
溪底遙, 柳丁, 社區營造, 921地震, 龍眼林, 災後重建, 廖學堂, 除草劑, 農藥, 有機肥, 土地倫理, 無毒, 加工, 產業再造

一元柳丁!當斗大的標題,在媒體上顯現,許多果農開始傷心,種植的辛勞,完全白費心血。台灣農業的產銷失衡問題,常常在生產過剩、銷價競爭下,重創農業經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反璞歸真

反璞歸真 

摘要
在淡淡春雨中,我們來到花蓮縣富里鄉,拜訪台灣第一個有機村─羅山村。不管是站在田埂,或是處在果園,鳥鳴聲、蟲叫聲、蛙叫聲,充滿耳際,這種天籟之音是使用農藥、除草劑的地方所聽不到的。

有機栽培在台灣各地只有零星的農民在努力,在羅山村卻是全民共識,是什麼原因讓所有的農民願意投入有機耕作?推動有機村之後,羅山村的生態、環境有什麼不一樣?結合生活、生產、生態的永續社區理想正在羅山村實現。

「永續」是不容質疑的真理,但是「不永續」卻矛盾出現在台灣各地,有時是政府各種規劃、建設,也有個人的行為。除了突顯問題、批判撻伐之外,我們也發現了希望。

藉由一些正面案例的報導,讓它廣為週知,而引起更多的迴響,讓它的經驗像漣漪般,往外擴散,這也是我做羅山有機村的初衷。

溫班長是我們採訪的主角,一個溫和、踏實的農民,雖然已經有許多媒體採訪過他,面對鏡頭他還是很不習慣,總會把每個採訪的問題想好怎麼說。

私底下聊天,能深深感受到他對土地的熟悉,從小放牛,長大後種田,一直到現在他與這片土地仍舊生活在一起,溫班長內斂穩健的風格,帶領著台灣稻米再度進軍日本。溫班長對我們說:「做有機是良心事業,不能有人看到你才做,私下偷偷噴農藥。」敦實盡責的本性表露無遺。

學科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富里鄉
關鍵字
羅山村, 有機村, 農藥, 除草劑, 社區發展, 泥火山

在淡淡春雨中,我們來到花蓮縣富里鄉,拜訪台灣第一個有機村─羅山村。不管是站在田埂,或是處在果園,鳥鳴聲、蟲叫聲、蛙叫聲,充滿耳際,這種天籟之音是使用農藥、除草劑的地方所聽不到的。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農場裡的動物朋友

摘要
中興大學不只在農場裡實行有機栽種,也將健康生產的概念推廣到市民農園,就連校園裡都朝著有機校園的目標前進,其實很多的公園綠地、學校,他們在維護清理的過程中,都會噴灑大批的農藥及殺蟲藥劑,這不但對人們的健康有所危害,對於在都市夾縫中求生存的生物,更是致命一擊,當我們在提倡永續台灣的觀念時,或許該從生活中、從教育上著手,當人心改變了,所有的一切將自然而然的往美好邁進。

農場裡,住著許多動物朋友,每天可以看見牠們,在田間覓食、在花叢飛舞,改變就在一念之間,於是自然的夢想開始起飛。

來到中興大學的農場,看到第一種動物就是鴨子,這些鴨子雄兵只要一下田,就會非常有紀律的一字排開,順著稻間縫隙往前推進,別小看了這些小鴨,牠們身上隱含了自然農法的大學問。

人們把這種鴨子取名為「合鴨」,牠們是一種特殊的雜交鴨,有著好動的個性、雜食的習性,短短的翅膀、缺乏飛翔能力,特別適合在田裡穿梭游動,合鴨非常勤快,平均一天可以走上3.8公里,牠們不只是有機農場裡的好夥伴,也是與水稻共同成長的好朋友。

聽到主人的呼叫,白色的身影,紛紛從綠色稻田中探出頭來,其實鴨子與水稻共生的場景,曾經是台灣農村的記憶。

如今隨著有機農業的盛行,沒落的農村文化再度甦醒,就連傳統的除草方法-「抹草」都重出江湖。

今年已經七十六歲的阿伯,種田種了大半輩子,現在則在興大農場幫忙除草,早期許多農民,每天都是這樣彎著腰跪在田裡,用手慢慢的拔去雜草,也順便達到鬆土的效果,在講求快速的年代,這種耗時耗工的作法,自然漸漸被遺忘,看著阿伯的身影,深切的體會到「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飱,粒粒皆辛苦」的意涵。

雜草防治是有機栽培的一大挑戰,除此之外也要學習面對在有機農場中神出鬼沒的小傢伙,今年三月興大農場開始試種中草藥-紫錐花,中草藥本身就是用來治病強身,當然民眾會期待吃進去的藥材是安全無負擔的,不過種植有機中草藥才剛剛起步,工作人員嘗試用各種方式,來克服病蟲害的問題。

興大農場轉型的故事,要從九年前說起,當時擔任場長的陳世雄教授,看到工作人員因為長期噴灑農藥,導致肝臟疾病,於是下定決心全面改造農場。

種的人健康,吃的人也健康,這樣的想法愈來愈被現代人所接受,興大農場改作有機栽培之後,收支也由虧轉盈,而今他們更將有機農業的生態概念,推廣到市民農園。

傍晚,市民農園熱鬧了起來,許多居民紛紛前來整理自己的菜園,目前共有一百多位市民,以每年四千元的價錢,向中興大學承租土地,這一片小小的菜園,讓許多都市人一圆農耕夢,在這裡也見證了人們觀念的轉變。

其實當我們開始重視,吃的食物要健康安全,卻忽略了生活環境中,有許多潛藏的危險因子,尤其一些都市的綠地,人們為了防治蚊蟲,會大量噴灑農藥或殺蟲劑,就連中興大學的校園也不例外,陳老師形容那不是在殺蚊子,反倒比較像是在自殺。

二年前,陳老師將有機農業的概念推廣到校園,沒想到一個小動作,生態卻有了大改變,校園裡的動物朋友愈來愈多,學校裡的春天也跟著活潑起來,不過從學校到農場,卻是滿地的枯黃。風一起,整排的大葉桃花心木開始落葉,大葉桃花心木老葉換新芽的自然演替,也造福了農場裡其他的動物朋友,當樹葉落入溝渠,生活在水中的生物,有了更多可以棲息與躲藏的空間。

同樣的水,灌溉著農田,養活了稻米,同樣的水,流入渠道中,養活了生物。生態系中每一個環節都緊緊相扣,牽一髮而動全身,像農場裡還有另一種動物朋友-蜜蜂,小小的蜜蜂對於毒性相當敏感,也成為極為重要的生態指標。

春天百花盛開,正是蜜蜂辛勤工作的季節,農場裡的工作人員,也隨著蜜蜂的步調忙碌了起來,雖然蜜蜂養在有機農場裡,不過牠們的採蜜範圍卻不只在這裡,光是有機農場的環境保持健康安全是不夠,畢竟小小的桃花源,也只是整個生態系中的一小環,當蜜蜂飛出桃花源之後,能不能再回來則要看看運氣。

春夏秋冬季節更替,農場裡的生態 ,隨著四季呈現不同的樣貌,不變的是人、鳥類、昆蟲、植物,共同使用這片土地,大家都是農場的主人,從這一片桃花源開始,自然的夢想準備起飛。

一個小動作,卻有了大改變,這句話運用在環境行動上相當貼切,以中興大學來說,當年因為陳世雄老師的一句話,從此農場、校園不再噴灑農藥與殺蟲藥劑,誰也沒料想到,這樣的一個動作,竟讓黑冠麻鹭、領角鴞等生物紛紛進駐,從農場、校園到社區,人、鳥、稻米、昆蟲等,共同使用這片土地,一個完整的生態系在這裡呈現。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台中市
  • 南區
關鍵字
自然農法, 有機農業, 稻鴨, 農藥, 除草劑, 鴨間稻, 陳世雄, 食品安全, 興大市集

中興大學不只在農場裡實行有機栽種,也將健康生產的概念推廣到市民農園,就連校園裡都朝著有機校園的目標前進,其實很多的公園綠地、學校,他們在維護清理的過程中,都會噴灑大批的農藥及殺蟲藥劑,這不但對人們的健康有所危害,對於在都市夾縫中求生存的生物,更是致命一擊,當我們在提倡永續台灣的觀念時,或許該從生活中、從教育上著手,當人心改變了,所有的一切將自然而然的往美好邁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尋找農業的春天

摘要
彰化縣二林鎮,白米炸彈客楊儒門的家鄉,在稻田圍繞的村莊內,一棟老式的三合院門口聚集了來自各界聲援的團體。楊儒門以十七顆白米炸彈表達出對農業政策的抗議,農民的辛酸誰能體會,兩甲多的稻田,一年只賺個十幾萬,農民的收入比外勞還不如。加入WTO之後,國外的農產品大量傾銷台灣,維持傳統的耕作方式已經無法維持生計,面對開放的市場競爭,農民如何提昇自己的競爭力。

苗栗縣卓蘭鎮的豐盛產銷班,戲稱自己曾經是「雞酒班」,開班會的時候,就是在吃吃喝喝,在苗栗縣產銷班的評比中,也都排在末段班,兩年前,他們通過ISO的驗證,一下子進軍到排行榜的第二名。農民說做ISO之後,技術進步了,以前葡萄都小小顆,現在是豐碩甜美,而且成本降低、收入提高了。ISO為什麼能讓他們異軍突起,成為農業界的新典範。

農業要做到標準化,就是要透過教育訓練,農民邀請農改場的專家來上課,所有跟農業生產相關的資訊,都必須充分了解,再將它寫成標準作業程序,然後將在田間工作的內容詳實的做紀錄,並且要檢驗。做ISO的過程中,農民的專業提昇了,農產品的素質自然也跟著提升。

二林過去是農運的發源地,楊儒門以白米炸彈為農民陳情,農業問題的突顯來自二林,農業經營的創新與改革也從二林向外擴展。二林鎮果樹產銷班第一班的張榮林班長,首先將ISO導入農業,憑藉著在外商公司擔任品管主管的經驗,他將工業使用的ISO品質管理系統導入農業,花了六年的時間,終於在民國八十九年,讓他的產銷班通過驗證,在他的輔導下已經有三個產銷班通過驗證。

張榮林班長認為,以產銷班為單位推動驗證是最好的方式,因為產銷班可以爭取資源,而且經由團體的力量,相互提攜,鼓勵督導。他認為按照系統務實的做,可以改變台灣農業的生態,因為台灣農業無法與國外大量生產的農產品比價錢,所以要走精緻化的路線,用系統層層把關、層層保固、層層檢驗,對消費者才有保障。

張班長當農民才短短的五年,卻已經是各地產銷班觀摩的對象,他所生產的葡萄,一盒兩公斤賣到四百元,消費者仍是趨之若鶩,現在他更搭配便捷的宅配系統,將產品直接送到消費者手中,沒有層層盤商的剝削,生產所得的利潤直接回饋到農民身上。卓蘭的豐盛產銷班,過去從來沒想過,他們所生產的梨子可以大量做直銷,前兩年,梨子產量過剩,價格下跌,農民一年的辛勞卻換的血本無歸,豐盛產銷班的梨子卻是一貨櫃接一貨櫃運往竹科,吳明忠班長說,過去他也有在路邊擺攤,但是也賣不到好價錢,現在做直銷,梨子品質好,消費者都很滿意,每個班員都運用各自的人際網絡開闢通路,現在他們不只成本降低,收入更增加兩三成。ISO的運用,讓過去只專注於生產的農民,成為農業的經營者,他們不斷在思考如何提高品質、降低成本,而且開始開闢通路,行銷自己的產品。

台中縣和平鄉竹摩產銷班,是台中縣政府農業局選為示範的產銷班,他們正在接受張榮林班長的輔導做ISO驗證,班長廖上奇表示,因為甜柿的產量越來越多,所以他們想要提高品質,未來消費者也會選擇高品質的甜柿,而且,因為ISO有跟國際接軌,未來如果要做外銷,他們可以捷足先登。

台中縣新社鄉的白茅台產銷班,是張榮林班長所輔導第三個通過驗證的產銷班,在授證典禮上,中央與地方的農政單位都出席了這場盛會,班員洪本花說,做ISO跟過去種植的做法差很多,在農藥使用、施肥、田間管理上,很多基本知識是從不會到會,對農民很有幫助,對消費者也是一種保障。台中縣農業局長認為,台灣的市場已經飽和,必須進軍國際市場,農業局會以更多的補助來鼓勵農民做驗證,希望有更多的農民往建立品牌、提昇品質來努力。

無獨有偶的,農委會選擇的四項農漁產品作為旗艦,準備進軍國際市場,水果方面選擇了南化的芒果作為示範,接受這項委託的台大林宗賢教授邀請張班長來協助輔導。張班長說,傳統不是不好,但是有盲點,把傳統納入系統,台灣農業就會有希望。他強調,台灣市場太小,農業一定要走出去,怎樣讓國際認同台灣的水果是優質的產品,就是要用系統跟國際接軌。

WTO是一項威脅,開放大量農產品進口,勢必瓜分本國市場,而台灣如何找到自己利基,在競爭激烈的國際版圖上,佔有一席之地。WTO也是一個挑戰,考驗著政府的農業政策,台灣農業是剛進入寒冬,還是春天即將到來。

側記

在民國九十二年,當時就已經製作過農業ISO的專題,雖然我不是農業專家,但是,如果農業的耕作能夠做的這麼「科學」,我相信這是一個可以推薦的方式,這一年多來,陸續觀察已經通過驗證的產銷班成果,以及農民的體會,每個人都認為很有幫助,當縣政府、農委會開始嘗試推這套系統,也表示他們也看到這套系統的價值,所以我願意再次做報導,讓更多人認識ISO系統在農業運用的成果。

ISO運用在農業對農民的耕作有很大的影響,對生態環境其實也是,經由農改場專業老師的講解,農民在田間管理上就不噴灑除草劑,而是用草生栽培,就把雜草用除草機攪進土壤中,草從土壤吸收營養,現在回歸土地,在田間可以聽到蟋蟀、青蛙的聲音,除草劑不再毒害土地與生物。

學科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 二林鎮
  • 苗栗縣
  • 卓蘭鎮
  • 台中市
  • 和平區
  • 台中市
  • 新社區
關鍵字
WTO, 張榮林, ISO, 認證, 產銷班, 農會, 農改場, 田間管理, 除草劑, 農藥, 行銷, 驗證

彰化縣二林鎮,白米炸彈客楊儒門的家鄉,在稻田圍繞的村莊內,一棟老式的三合院門口聚集了來自各界聲援的團體。楊儒門以十七顆白米炸彈表達出對農業政策的抗議,農民的辛酸誰能體會,兩甲多的稻田,一年只賺個十幾萬,農民的收入比外勞還不如。加入WTO之後,國外的農產品大量傾銷台灣,維持傳統的耕作方式已經無法維持生計,面對開放的市場競爭,農民如何提昇自己的競爭力。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陳錦彪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醫生農夫

醫生農夫

摘要
穿上白袍,他是專業的眼科醫師,但是戴上斗笠,走入田間,他是務實的農夫,這樣的雙重身分讓許多人好奇,為什麼一位醫師會走入田間?

來到台北縣三芝鄉,醫生農夫黎旭瀛耕耘的田地,就在這山明水秀的好環境中。黎醫師的耕耘方式完全不用農藥,也不用任何人力外加的堆肥,他採取的是源自日本的自然農法,相信土地有其孕育萬物的能力,只要把地力保持好,選擇適合在這片土地上生長的作物,自然會有好收穫。
 
黎旭瀛和妻子胼手胝足地打理這租來的五分多田地,他們的田裡作物包羅萬象,有迎風搖曳的稻子,各種的蔬菜,還有香草植物。黎旭瀛當初因為女兒有異位性皮膚炎的毛病,自己就是醫生的黎旭瀛深知,要調理好這種過敏性體質,只有從飲食著手,因此決定自己下田種植作物,果然女兒在吃了沒有農藥的食物後,過敏的症狀不藥而癒,讓黎旭瀛更堅定,「對的事情一定要堅持下去!」


 
在自然農法的概念下,萬物都有其循環平衡的體系,噴灑農藥或用除草劑雖然可能除掉部分的害蟲或雜草,卻也破壞了整體生態體系。但使用自然農法,在天敵制衡下,蟲害的損失反而是在可容忍的局部範圍內。而一般農人最討厭的福壽螺,在黎旭瀛的稻田裡反而是會幫忙吃雜草的「益蟲」。

黎旭瀛用心去貼近土地,也在與自然互動學習的過程中成長,在陽光下耕耘的汗水,閃耀成最美麗的珍珠!

學科
農業
縣市
  • 新北市
  • 三芝區
關鍵字
自然農法, 有機農業, 黎旭瀛, 除草劑, 農藥

穿上白袍,他是專業的眼科醫師,但是戴上斗笠,走入田間,他是務實的農夫,這樣的雙重身分讓許多人好奇,為什麼一位醫師會走入田間?

工作人員

記者 王晴玲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除草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