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播出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1998年,為了撰寫採訪申請計畫,我開始搜集更多相關文史資料,發現可用資料及環境生態相關的研究十分的少,心想,要經營管理一座島嶼,如果對它了解有限,那所擬定的管理政策又是否可靠呢?

2000年間,太平島與東沙島的防衛任務從陸戰隊轉移給海巡署,防務性質由軍事守衛的國防要塞,轉換為海域治安、生態保育與人道救援為主。因此,當時的國防單位與海巡署採取較為開放的態度,適度核准媒體報導的申請,以彰顯駐守人員不只是換過制服而已。


海軍南沙護航艦隊到太平島支援演習的兩棲登陸裝甲車

從想像踏上實地  實地尋訪東沙與太平島

因此,2000年起,我們陸續獲准登上東沙島與太平島,這才逐一瞭解這兩座島嶼的基礎環境,以及正面臨的挑戰。發現我們一般人對於南海島嶼的想像,與實際狀況差距很大,於是開始規劃製作紀錄片,並進一步著手收集相關的歷史影音資料,希望全面性的呈現南海島嶼的全貌。

其中很特別的兩筆影像,一是1994年間,中山大學組織了一支近五十人的南海科學考察團隊,參與調查的邱文彥教授利用同行之便,所側拍的影片。他錄下國軍荷槍實彈驅離中國漁船,以及東沙島已消失的龍擺尾沙灘等景觀。另一筆是太平島陸戰隊戰士,在1999年間,錄製同袍間的生活花絮,以及對家人問候的家庭錄像。對於拼湊早期南海島嶼守軍的概況,以及生態環境樣貌相當重要。

隨著登島次數增多,我們就想更深入去探究島嶼的未來性,但卻令我們陷入兩難,在部分軍管的狀況下,能讓媒體拍攝的資訊,與我們想瞭解的部分,還是有一些差距。我們只好採取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方式,在每一次的採訪任務結束之後,先推出新聞專題,持續累積更多影音資料,再製作紀錄片,把製作期拉長,以新聞專題養紀錄片的策略,也遇到幾個難題。

一片死寂的東沙海域  大規模建設的太平島

2000年,當我們大費周章,從台灣運輸潛水器材到東沙,第一次潛入潟湖內的珊瑚礁區時,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呆了,水下五到十米間來回搜尋,竟然找不到一株活的珊瑚,整個海域死寂、暗沉,珊瑚碎屑、斷枝綿延成片。當我浮出水面、久久無法按捺心中的憤怒與悲傷。事後,我們將東沙環礁,因聖嬰現象,造成珊瑚死亡,又遭受中國與越南漁民入侵領海,以毒電炸方式,嚴重破壞海洋資源的狀況,做成專題報導引起外界的重視,相關單位也著手規劃較大型巡防艇停靠,增強巡護能力。但如此一來,我們又擔心港灣工程是否會影響潟湖的自然生態環境?


2007年東沙環礁內仍可見到死亡的珊瑚成片

而太平島也同樣為了加強運補能量,以及強化防衛實力,也需要闢建軍事基礎設施,但對於只有0.5平方公里的小島來說,任何工程均要仔細評估。其中最讓學者擔心的是太平島上最珍貴的,超過百年、二十公尺以上的海岸林,這是島嶼陸地涵養水文的命脈。


太平島為了闢建機場跑道,豐茂的熱帶海岸林遭到砍除,椰子樹大約有300棵。


2014年 太平島的熱帶海岸林面貌已大幅變動。

因爲南海局勢相當緊繃,採訪團隊每年提出的採訪計畫,也更加曲折。因為登島的交通、食宿、拍攝等後勤支援,需全部仰賴國防部與海巡署。經過幾番波折與延宕,東沙島的紀錄片『渡·東沙』,到了2006年才算階段性完成。

2018年,在海洋研究中心的協助下,再次製作一小時的『東沙二十』補上了之前不足的部分,另一部『太平島』紀錄片也拖到2017年才正式上映。南海兩座島嶼前後拍攝期長達十八年,可說是一場漫長的醞釀、折衝、等待與煎熬。

回頭來看,從2000年至2019年間,採訪製作團隊,累積了相當大量豐富的自然環境影音素材,尤其是周邊海域的水下環境變遷資料,除了可供製作新聞報導與紀錄片之外,還具有學術研究價值。當中還有海巡人員的執勤與生活面向的紀錄,其中幾位義務役海巡人員是自願上島服役,事後發現在島上的任務與生活,跟上島之前所獲得的資訊差距很大,而感到苦悶、後悔;但也有服自願役的士官,認為外島的薪水加給較多、儲蓄機率也比較高,況且小島環境單純、空氣新鮮,很希望能夠持續爭取到駐島的機會。

借鏡彈丸礁經驗 找尋小島出路

我們想呈現島嶼的多元面向,除了紀錄自然環境,也關照人性的喜怒哀樂。在這趟紀錄過程中,我們不斷辯證、釐清、沈澱,想找到兩座島嶼的出路與觀點。因此,特地與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人員,前往台灣宣稱擁有主權的「彈丸礁」(拉央拉央島),觀察、紀錄這座島嶼的生態環境與經營策略。

「彈丸礁」位於太平島南方,目前實際上是被馬來西亞所占領,而馬來西亞政府除了派軍駐守以外,還同時在島上經營高級休閒潛水度假村。我們參考「彈丸礁」的經營管理模式,東沙島與太平島也有一個共通的優勢,如果以南海爲範圍,規劃為南北海域的國際海洋生態研究中心,增強國際參與力道,以及規劃大型海洋保護區,降低周邊國家進行資源掠奪的正當性。


人工島嶼-彈丸礁又稱拉央拉央島,島上鳳頭燕鷗成群,也有人稱呼它為燕子島。

而東沙外環礁長期來就是香港潛水客的最愛之一,看到香港人在自己的國境海域潛水打魚,來去自如,台灣人卻無緣接近,心情很複雜。如果我們也能有效管理並進行輔導,還是有機會把外環礁規劃為遊艇休閒潛水旅遊的示範點。

【註:想更多了解拉央拉央島可以連結觀看2009年我們的島-再生‧海角樂園
 

島嶼定位因人定義   拋開我執讓島自由

在冗長的紀錄過程中,我們也發現不同領域的人,對於這兩座島嶼的想像差異很大。所以,在進行後期製作的時候,就想把這差異性給擺進來。但必須要有一條軸線,把不同的議題討論給拉住。『渡·東沙』紀錄片是以不同的人想從東沙島上獲得他所想要的利益,或者,想把它推向自己認為對的方向,包括我自己也不例外。因此,以「超渡」的概念來詮釋這多元的需求。而配樂也以「心經」為主基調,強化「渡」與「執著」的對比,最後,以不要執著有,也不要執著無,放開人類主導的手,讓「東沙島」回到自己的自然輪迴。


南沙護航艦隊的海軍運輸艦與海巡署巡邏艦。

在剪輯『太平島』紀錄片的時候,早期搜集的兩段影音資料幫了大忙。因爲太平島近百年來,曾先後歷經五個不同政權的爭奪。它就像一個不具主體性的奴隸,飽受不同主人輪番壓榨之後,還得不到喘息的機會。在如此沈重的歷史背景之下,兩段歷史影片適時穿插其中,就彷如翠綠林間的清涼海風般舒緩。

而另一方面,太平島是一座距離台灣最遙遠的小島,它曾經是南海中,最璀璨的一座自然瑰寶。近五十年來,還承載著國族榮辱的大責,目前更是南海國際軍事角力的前哨站。不過,台灣人對它所知有限,卻充滿著無限的想像,甚至索求。有人把它當作政治提款機,卻鮮少為它仗義執言。

每座島嶼自有它本來的生命脈動、自然循環、樣貌與價值。如果占有它的人類,就是要從中有所獲益的話,也需要降低對於島嶼環境的各種擾動。我認為,人類的慾望形塑了島嶼面貌,也牽動著海島生命的未來。大興土木,是為了占有,鋪陳未來掠奪的方便性,還是為了生態之永續?目前,我們擁有南海兩座島嶼的主權,但是否也同樣珍惜島嶼千百年來所孕育的生靈。如果,我們百般計較之後,只是占有了一座失去性靈的珊瑚礁島,那,大家所為何來?


2007年7月東沙環礁潟湖出口空拍

學科
海洋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導演 柯金源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兔子僅次於狗貓,已經成為第三大寵物族群。然而,伴隨而來的,卻是棄養數量的不斷攀升。生命教育的不受重視,是造成棄養現象最根本的原因,其他諸如不肖的繁殖業者、寵物店或飼主本身未善盡自身的職責,也難辭其咎。

被棄養的兔子,在野外求生的能力,遠不如狗貓,而且很可能會直接導致死亡,棄養幾乎等於送死。兔子從早期的經濟動物,逐漸轉變成陪伴動物,人們應該更清楚地意識到,兔子是生命而不是商品。


周麗鈞

私立東海大學 哲學系
國立台北大學藝術學院 藝術史研究所肄業
曾任TVBS新聞台 專題記者
三立電視台 台灣全紀錄 編導
立法院國會助理
在原住民運動的領域工作多年後,深刻體認到影像所具有的傳播能量。之後,成為專職的影像工作者,創作的範圍不斷擴大,希望運用自己所熟悉的工具,書寫屬於普羅大眾的故事。

學科
動物, 城市
縣市
  • 台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窩們影像工作室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真正主宰石虎命運的人是當地居民。」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以十多年的時間,一步一步探究石虎的生活。看著牠們面對棲地消失、路殺、毒殺、獸鋏的種種危機,這是她最深刻的感觸。

同樣是虎,廟裡的虎爺受崇敬,野外的石虎受壓迫,人們期待廟裡的虎爺保佑,其實野外的石虎也透過牠在生態系統中的掠食者角色,保護著台灣的環境。想知道牠是怎麼辦到的嗎?人們對待石虎的態度與方式,近幾年有哪些轉變呢?


張光宗

公視我們的島攝影記者(沒有虎背熊腰)

陳佳利

公共電視我們的島文字記者 (骨子裡就是個母老虎)

學科
動物, 山林
縣市
  • 台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導演 陳佳利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青翠的稻田與墨綠色的遠山,層疊出天寬地闊的開放感,老農在田間工作,躲在田裡的鷺鷥,不時伸出頭來,黑鳶在天空盤旋,燕鷗忙著抓魚,角落裡,蜻蜓點水,山巒、農田、流水交織的空間,雖然靜靜的,其實,生命力滿滿的。位在新北市貢寮區的田寮洋濕地,是遷徙性候鳥重要的中繼站,也是北台灣知名的賞鳥地點。各種不同的火車穿越田野的畫面,也讓田寮洋成為鐵道迷必訪的聖地。

2018年2月6日,為了傳遞串聯森川里海的保育觀念,林務局與台鐵合作的里山列車,駛向田寮洋,車身上彩繪了棲息在淺山環境的野生動物,祝福牠們能在國土生態綠網營造的友善棲地中,快樂生活。也就在這天,民間團體首度得知,鐵道與鐵橋將要改建的消息。

田寮洋是雙溪河入海前的洪泛平原,這處天然窪地經常淹水,象神與納莉颱風過境時,就曾造成鐵道嚴重災情,停駛將近一星期。

這項計畫屬於交通部「鐵路行車安全改善六年計畫」,改建經費將近八億元,橋梁底高程平均抬高2.5公尺,新橋將搭建在現有的鐵橋旁。流經田寮洋的雙溪河是市管河川,按雙溪河治理計畫,以五十年重現期不溢堤為目標,鐵路橋改建,必須符合新北市水利局的防洪標準。


照片提供 台鐵局

台鐵與水利單位溝通後,選擇了脊背橋的形式。脊背橋是在橋塔兩側,用鋼索拉起橋面,因此橋墩跨距可以比制式橋大,只需在雙溪河中落一墩。另外與斜張橋相比,脊背橋的橋塔高度比較低。但這座脊背橋將有30公尺高的橋塔,引起保育團體擔憂。

生態工法基金會執行長陳郁屏表示,很多鳥類專家都覺得這個設計,可能讓水鳥的活動,受到地景變動干擾,田寮洋一旦被過境水鳥拋棄,這附近沒有替代的地點,生物多樣性會有劣化的危險。

2018年起,林務局推動國土生態綠網計畫,盤點生態敏感區位與生態熱點,進行保育工作,希望達成里山倡議,維護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環境,田寮洋是這項計畫的重要示範點。承接計畫專案的生態工法基金會,從2018年2月起,邀請相關單位與民間團體進行多次溝通,在通過水理計算、不影響通洪斷面的前提下,找出對田寮洋影響最小的替代方案,在雙溪河道中落四墩的制式橋。

但是在已經發包與施工的狀況下,從脊背橋改成制式橋,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台灣鐵路管理局專案工程處處長周祖德表示,工程經費將增加大概七千多萬,工期延長兩年,這超過鐵路局局長可以決定的權限,必須取得交通部許可。

台鐵、林務局與民間團體,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溝通,讓鐵橋改建案出現曙光,這份進展呼應了國土綠網計畫的精神。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表示,綠網計畫最重要的精神,就是跨部會,希望不同部會在不同面向,去成就某些生態上面有意義的事情,如果田寮洋鐵橋能取得交通部同意,採用環境衝擊較小的替代方案,將成為典範。

田寮洋雖然保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但因為都是私有地的關係,沒有列為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或國家級濕地。如果鐵橋改建能以影響最小的方式進行,對保護田寮洋來說,是重要的一步,田寮洋的未來,更關鍵的是當地居民。如果沒有農田,沒有人持續耕種,田寮洋的面貌會改變,生態也會改變,如何處理農民老化,年輕人外流,是工程之外,一個更深層而難解的問題。

學科
動物, 水文, 濕地,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顏子惟,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奧山居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才剛進入炎熱的夏天,喜愛陽光的九重葛正盛開,不過經過一夜下雨,位於海拔八、九百公尺的屏東三地門德文部落,卻充滿涼意。從小在部落長大的杜岱蓁,得穿過一座雜草叢生的咖啡園,才能走到自己那一片小小的田區。

杜岱蓁是排灣族人,今年三十六歲,聽到有人想參觀她的菜園,開心得不得了。她說:「這田是外婆傳下來的,傳給媽媽現在再傳給哥哥和我。這裡種最多的是紅藜、小米,還有芋頭、芭樂、假酸漿葉、木瓜和芭蕉。」其實她還少說了五種,樹豆、苦萵苣、咖啡、地瓜葉和芒果樹。這片小園子長滿雜草,看起來很不起眼,杜岱蓁卻在這裡種了十二種作物,其中紅藜面積最大,現在已經進入採收期。

跟著祖先的腳步耕種,杜岱蓁不使用任何化學性資材。務農不只是她的興趣,也是全家最重要的事情。工作到一半,岱蓁的媽媽和阿姨都跑來田裡探班,接著三個女人一起採收紅藜,速度加快許多,採收結束,杜岱蓁把額帶套上頭頂,負責背紅藜回家。

大門口豎立大型百合花,一進入社區,整齊劃一的屋舍和街道映入眼簾,屏東長治百合園區,住了一百五十多戶,受到八八風災影響的原鄉族人。

在阿禮部落土生土長的包明堂,八年前住進百合園區。2019年5月4日這天,他在園區舉辦了一場,小米採收體驗活動。帶領遊客走下田的,是一個來自苗栗的女生,也是包明堂的忘年之交-林晨意。雖然是漢人,但是林晨意在就讀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的時候,就已經進入霧台、三地門,從事原鄉的產業推廣工作,現在已經十二年。

這場農事體驗,是百合園區十年來的第一場遊程,對部落意義非凡。一來,小米連結過去原鄉的生活傳統,其次,族人也希望社會對環境變遷有更多認識。連同樣落腳百合園區,來自霧台佳暮部落的包家姊妹,都約好一起參加鄰居的活動。

2017年12月,林晨意辭掉屏科大社區林業研究室助理的工作,定居德文部落。之後,她跟杜岱蓁花了半年時間籌備,在屏東市勝利星村的日式宿舍,合開一間奧山工作室。

奧山工作室一星期休息兩天,不過林晨意和杜岱蓁都沒閒下來,或許應該是說,回到山上工作,才能讓她們真正休息。像是霧台大武部落顏明德種的小米,差不多要收成了,要不要辦活動?得找林晨意來討論,她就會特別安排休假時間上山看看老朋友。

在台24線上,林晨意被稱為LaiLai,魯凱族語是指勤奮無私的人。回到部落、經歷家園驟變,杜岱蓁發現那層層疊疊的山巒,依然是她歸屬的家。這兩個女生的故事,各有動線又時而交錯,在隘寮北溪畔,訴說著奧山上的動人篇章。

學科
農業, 文化
縣市
  • 屏東縣
  • 三地門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許中熹 葉鎮中,剪接 許中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從我有記憶以來,這頭牛就一直陪伴著阿爸,一起耙草、犁田、施肥、拖肥料…,默默地做著許多粗活。三十幾年過去,他們走過金門兩次口蹄疫的危機,來到這末代耕牛的年代,阿爸和牠都垂垂老矣。村子裡的耕牛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台台龐大的鐵牛,而耕牛成了桌上佳餚,不知道我這隨興又自我的阿爸,是如何看待他這工作夥伴,會不會哪天把牠賣給牛販,成為俎上之肉…


李開地
金門古寧頭人,畢業於台東師範學院美勞教育學系, 2013年參加新北市政府新聞局所辦理紀錄片種子教育營後,開始學著用攝影機記錄下身旁的人事物,紀錄作品有«厚唇»、«石蚵»、«江»等,皆以金門為題材,藉此呈現家鄉人文與環境問題。

學科
動物
縣市
  • 金門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導演 李開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聽到老鼠,有些人忍不住尖叫出聲,浮現的印象就是牠在陰暗角落啃著東西的模樣,視力不好的老鼠,主要靠著敏銳的聽力和嗅覺生活。除了野外環境的巢鼠、月鼠、刺鼠等鼠科動物,日常生活中經常見到的是溝鼠、屋頂鼠、家鼴鼠,雜食性的老鼠,喜歡入侵家中住宅啃咬食物,也是病菌傳染來源之一。

不過,同為鼠不同命,換著場景,飼主溫柔的撫摸著老鼠,對牠噓寒問暖,模樣可愛的倉鼠或是天竺鼠吸引不少人飼養,甚至還培育出各種不同品種,(但千萬可別忘記寵物鼠的繁殖力也是很驚人,千萬別棄養)。

人人喊打的老鼠,在寵物鼠身上可不一樣了, 另外,老鼠在醫學上也很有貢獻,台灣使用60-70萬隻的實驗動物,其中將近九成仰賴像是大鼠、小鼠等齧齒動物,是默默付出的無名英雄,對於牠們,你又了解多少呢?


顏子惟

公共電視「我們的島」攝影記者,屬羊。

學科
動物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導演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達魯瑪克部落,是東台灣最大的魯凱族部落,2016年的小米祭,是太陽能走進部落的起點。連續三年的小米祭,部落都與環保團體合作,同時舉辦綠能工作坊,讓族人了解並學習架設太陽能板。

這幾年經由廠商捐助,達魯瑪克部落的活動中心、長老教會、天主教教會、社區巡守隊的屋頂,陸陸續續架設起太陽能板或小型風機。太陽能板替教會省下大筆電費,居民實際感受太陽能的發電量與效益。2018年,部落正式登記成立達魯瑪克綠能公司,成為全國第一家部落公民電廠。成立一年多以來,股東有六十人,募集資金六十多萬,還沒有達到一百萬的目標。

成立公民電廠需要足夠的資金,還要有專職專業的管理人員,這些對部落來說,是很困難的路程。為了讓原住民部落與偏遠地區,在發展綠能上能得到更多支持,能源局在2018年提出原住民地區及偏鄉地區設置綠能發電,兩項補助計畫。

偏鄉綠能補助計畫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階段補助兩百萬,民間團體要做能源盤點,並提出規劃報告。通過第一階段補助的有十九案,達魯瑪克是其中之一,部落的第一步是做綠能人才培訓。第一階段通過後,可以申請第二階段的設備補助,部落計畫以政府補助加上自有資金,在國小和球場屋頂,建設新的太陽能案場。

不只是達魯瑪克,在北部雲霧繚繞的山區,一個小部落正默默地前進…

比亞外是桃園市復興區山區的泰雅族部落,相較於附近觀光區,這裡沒有神木,也沒有溫泉旅館,近年來部落發展生態旅遊,積極保護部落的代表動物-藍腹鷴。

比亞外部落人數不多,但向心力強,宗教信仰是凝聚部落最重要的力量。除了星期天的禮拜,教會也是老人、小孩的另一個家。一個星期有六天,老人家與居民都在教會用餐,因此教會一直是部落用電量最大的地方。

過去遇到颱風等災害,部落常發生停電狀況,居民一直希望能朝向能源自主。今年初,再生能源推動聯盟與部落合作,由廠商捐贈光電板,供應教會用電。從教會開始,下一步比亞外部落也著手做環境調查,計算出適合架設太陽能板的屋頂面積。

除了太陽光電,再生能源推動聯盟也協助部落盤點其他綠能項目,由於比亞外有三分之一的土地都是竹林,很適合做成木質顆粒,發展生質能。從小在比亞外長大的牧師歐蜜‧偉浪認為,綠能可以是部落推動產業發展的基礎,促進在地的就業。

對有的部落來說,綠能是對高電價的抵抗。日月潭旁的伊達邵社區,許多居民從九二一大震之後,就一直住在組合屋,因為土地問題,無法取得建照、執照,二十多戶只能共用一個電表,電費驚人。2018年,社區決議用共同基金裝設5kW的太陽能板,半年下來電費節省四分之一以上。今年伊達邵也通過能源局補助,對全村做調查,評估每個家戶屋頂是否適合,並有意願裝設光電板。


不論是達魯瑪克、比亞外或伊達邵,都從部落需求出發, 一步步找出綠能的方向。再生能源推動聯盟建議,偏鄉部落要發展綠能,應該先了解環境,對潛在的資源做盤點。歐蜜‧偉浪也強調,在推動綠能的過程中,凝聚社區與部落的共識,是能否成功最關鍵的因素。

從原鄉部落開始,這一顆顆綠能種子,未來是否有機會散播到更多的社區?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 桃園市
  • 復興區
  • 南投縣
  • 魚池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顏子惟 許中熹 賴冠丞,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以香蕉為名,以樂器為劍,以歌聲為口號,以斗笠為戰袍。組團十一年後,出身高雄旗山的樂團「台青蕉」,在2019年2月,推出第三張專輯「種下青春」。鼓手黃堂軒在5月11日演出後接受採訪,提到高中時期組團的青澀模樣,大笑不止。他說:「我們又不是音樂科班長大,所以演奏實力滿差的。可是我覺得我們跟人家不一樣,敢去做想做的事情。」

黃堂軒所說的不一樣,說穿了就是台青蕉的每個人,都有很多事想做、也有很多分身。像主唱王繼維,人稱老王,點子最多,會寫文章、寫計畫,演講、座談邀約不斷。貝斯手王繼強,綽號玩具槍,帶團功夫一流,是農村小旅行的最佳導遊。而吉他手郭合沅,各式水電或修理工作,都難不倒他,更是天天下田的香蕉農。

夏天白天長,太陽起得早,每天早上五點半,郭合沅準時到田裡工作。問他為什麼要打赤腳,他說:「以前我阿公都是打赤腳在走,阿公說香蕉園下面有地氣,人接地氣,人跟土壤就有連結。」

音樂來自於生活、創作取材於土地,台青蕉也是如此。在高屏溪上游旗山溪的河畔,他們共有七分大的香蕉園,種有香蕉一千株。時序進入四、五月,梅雨、午後雷陣雨沒少過,在雨水催化下,草長的速度相當驚人。身為「台青蕉希望蕉園」的園主,合沅在雨季期間最重要的工作,是防颱和除草。

合沅認真地解釋,「除草的定義是不要全部除完,像人理平頭的概念,除到一定長度就好,不要除掉根系,主要是因為,草會保護土壤,也能保濕,讓不同生物在這裡生活。」不用農藥、化學肥料和除草劑,以生態共生的原則來耕耘香蕉園。人在園子裡待久了,蟲聲、蛙鳴和鳥叫都成為音樂,連除草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在彈吉他。

台青蕉不是高學歷的台清交,他們常常自稱為「台灣青年愛香蕉」。對他們來說,務農可以累積能量,在旗山老街開店可以打破同溫層,總之愛鄉愛土不是口頭上說說而已。

老街假日人潮多,競爭激烈,要在兵家必爭之地搶灘,需要更多努力。賣冰、賣文創商品還不夠,蕉農吉他手得站到門口,吆喝客人試吃蛋糕。蛋糕正是玩具槍負責製作,另外老王也沒閒著,身兼店老闆的他,會幫忙在店內指導香蕉果醋DIY的手作課程。

從介紹香蕉、製作包裝盒,到切香蕉片裝瓶封存,一個下午,孩子們玩的不亦樂乎。有人一步步照著做,有人耐不住香氣偷吃了幾口,但到最後,香蕉在每個人心裡,留下了深刻印象。

透過DIY用手認識香蕉,台青蕉也帶領孩子用腳來走讀旗山。負責農村小旅行的玩具槍說:「我們花了兩年普查旗山水圳,才慢慢建構出水圳的文化跟生活樣貌。這是因為有水,地方才有發展,農業耕種有收成,所以水是一個地方產業的根本,我們從地方產業的根本,來認識地方的經濟跟文化,特別有代表性。」

擁有百年歷史的高空水橋,是旗山水圳十八公里當中最精彩的一段。水在水橋裡往下游流去,人在水橋上走出捷徑,水的灌溉面積變大,人的生活空間也因此拓展。橋和圳,讓年輕一代更認識水與人的互動、自然資源與人類產業的緊密關聯。

2015和2016年,旗山地區陸續發生「馬頭山設置掩埋場」和「拆除大溝頂太平商場」兩件大事。面對公共議題,台青蕉不落人後,當時大家放下手邊工作,全力投入每次的抗議,也為此創作了兩首歌曲。

爭議落幕、激情過去,但是在地生活並沒有停下腳步。旗山溪洲地區是早期台灣外銷日本香蕉的大本營,過去風光一時,當地鯤洲宮也曾香火鼎盛、人聲鼎沸。

不過,現在的溪洲卻已黯淡無光。老廟前、大樹下、馬路上,幾乎都是老人或小孩,完全看不到年輕人的身影。也因此,他們感受到溪洲的危機,開始想要活化社區,他們在2018年11月,租下一間老房子,做為在溪洲進行田野調查的據點。

花了四個月打掃、牽水電,老屋煥然一新。台青蕉為這處空間命名為「影像交換所」,希望從蒐集在地影像開始做起。4月27日這天,正式開幕,邀請社區老人和外地遊客一起看展覽、炊甜粿。

玩具槍表示,這場活動最有趣的地方,在於讓外地的年輕人,向在地的阿媽學習炊粿,炊粿同時,讓阿公、阿媽或在地居民,重新看到溪洲的在地性與驕傲。

傳統食物打動人心,老照片喚起記憶,閒置空間出現可能性,這一步看似簡單,走來卻絲毫不輕鬆。社區裡的老人、小孩漸漸知道,溪洲開始出現一個「台青蕉」。

台青蕉的誕生,並非一時巧合,他們的父母們早在二十多年前,就透過志願服務行動,共同推動旗山地區的文化、教育、環境等公共議題。從小耳濡目染的他們,一起玩、一起長大、一起掃街,也一起看著旗山的變化。

在旗山溪畔,一股農青新勢力慢慢成形,正昂然高唱著當代青年,為自己寫下的搖滾青春。

學科
農業, 生活, 文化
縣市
  • 高雄市
  • 旗山區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許中熹 葉鎮中,剪輯 許中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2019年3月22日,高雄市都市計畫委員會第73次會議召開,不少高雄大社居民、環團及廠商代表,一起到現場,等待大社工業區降編案的決議。

當地居民期待,政府兌現承諾,讓工業區用地從高污染、高公共危險的「特種」,降編為無煙囪、低污染的「乙種」,而廠商希望降為「甲種」即可,否則將造成業者無法擴建廠房,進而影響勞工就業權。

最後高雄市都市發展局表示,基於1993年經濟部的遷廠承諾,以及1998年內政部已核定的高雄縣都市計畫書,決定以變更乙種工業區的方式辦理,不過此案後續需再送至內政部都委會審議。

回首大社工業區的開發歷史,要從1970年代說起,當時台灣正進行第五期經濟建設四年計畫,為了提供石化工業充分的生產原料,中油在高雄煉油廠興建二輕。經濟部工業局進而在1975年,主導開發以中下游石化產業為主的大社工業區,從此和台塑仁武廠、仁武工業區等比鄰而居。

大社工業區占地約110公頃,目前區內包含11家廠商,主要產業類別為化學材料、化學製品,以及機械設備的製造。

不過近半世紀以來,大社工業區在拚經濟的同時,也發生過多次毒氣外洩、工廠爆炸和環境污染事件,造成鄰近居民反感、恐懼。

1993年4月,大社工業區再次排放不明氣體,讓周界住宅籠罩在一片白茫霧氣中,當時嗆濃的異味,造成多人嘔吐、昏倒。長期忍受公安及污染威脅的居民,始終找不出氣體排放的禍首,在民意代表帶領下,發起圍廠抗爭行動。

為求抗爭行動盡快平息,時任經濟部長江丙坤,與立法院副院長王金平等人,南下召開協調會。最後中央與地方達成協議,在江丙坤承諾下,確立大社工業區內各廠,未來應配合中油高雄煉油總廠五輕遷廠計畫,在2015年前一併遷移。


照片提供 柯金源


照片提供 柯金源

到了1998年,內政部核定大社都市計畫規定,同意照專案小組建議,通過讓大社工業區於2018年前,由「特種工業區」降編為「乙種工業區」。然而二十多年過去,上游的中油五輕已如期關廠,中下游的大社工業區,依舊維持生產狀態,等待多年的居民期待落空。

經濟部工業局表示,自1977年起,在工業區內設置污水處理廠,採用活性污泥方式,委外處理廠商製程產生的廢水,並將處理後的廢水全數海放;也在1993年後設立環境監測中心,針對工業區排放的氣體進行監測,強調氣體偵測與污染預警,能讓周遭居民健康、安全無虞。

而工業區內各廠,也逐步添購新型監測設備,改善管線氣體外洩問題。高雄市環保局也表示,持續加嚴有機揮發氣體管制標準,希望能將工業區造成的空污風險,降到最低。

但是當地居民長期與大社、仁武工業區和區外眾多石化廠為鄰,即使政府提升污染監測技術,還是無法完全擺脫毒氣的侵擾。大社居民陳鳳美的家,距離工業區只有幾百公尺,煙囪是家門口四十年來不變的風景,她不時在夜晚及雨天,聞到刺鼻的臭味,只能緊閉門窗,降低污染。

從事補教業的江先生,是土生土長的大社居民,他每天接觸許多學童,觀察到當地的孩子,多有呼吸道過敏的症狀,就連本身和女兒,也無法倖免於氣喘的束縛。

根據工業局2013年委託成大團隊所做的「仁大工業區鄰近區域居民健康風險評估報告」,工業區內偵測到的VOC包含苯、1,3-丁二烯、環氧乙烷等一級致癌物,這些都可能是造成白血病、淋巴造血系統疾病的潛在因子,尤其對孩童而言,是更具影響力的致命傷。

大社居民表示,當年設廠並沒有進行環境影響及健康風險評估,錯誤的都市規劃,讓住宅區與工業區緊鄰,而面對25年前的遷廠承諾,政府早應該做產業轉型的規劃,而不是等到25年期程已到,才討論產業何去何從。 

如今降編決議還需等內政部進一步確立,現階段,確實的環境監測與資訊公開,和各領域共同商討出的產業轉型方針,勢必成為高雄石化工業,未來走向的關鍵。

學科
能源,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大社區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 張瑜珊 胡慕情,撰稿 張瑜珊
攝影 陳慶鍾 許中熹 陳添寶,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本週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