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播出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位在新北市石門區的第一核能發電廠,是政府在1970年代推動的十大建設項目之一,1971年底開始施工,1978年商轉。一號機在2018年底,屆齡四十年,正式停止運轉,二號機也將在今年7月,功成身退。

台電表示,如果2019年順利啟動除役,會先將用過燃料棒移到冷卻池,預計耗時八年;再來是將燃料棒移到乾貯設施,開始拆除與輻射污染相關的設備和大型廠房,預計耗費十二年,之後還要進行三年環境監測,再用兩年把土地恢復原狀,總計要花二十五年。

如何在取出、移動用過燃料棒時,讓電廠穩定運轉,是除役要確保的第一件事,台電為此經常演練。目前核一廠有6150束用過燃料棒,退出後,會放進密封鋼桶,再送到乾式貯存場存放。台電表示,密封鋼桶會完全焊死,為了保障居民健康,還另外打造一個混凝土護箱,把輻射值再降到法規的五分之一。不過目前乾貯設施,遲遲無法啟用。

2008年,台電因為核一廠存放用過燃料棒的冷卻池即將爆滿,提出興建乾式貯存場的政策,引發強烈反對。不過當時環保署還是通過乾貯計畫,目前第一期的露天乾貯已經建設完成,第二期則還在進行。

2010年,台電取得水土保持證明,後來卻變更設計。由於鄰核一廠的乾華溪上游,是農委會公告的土石流潛勢區,新北市政府以台電沒有按圖施工為由,不肯核發水保完工證明。2017年一場豪大雨,讓核一廠的邊坡坍方,更讓水保疑慮,僵持至今。

台電強調,變更程度是法規容許範圍,經過兩次訴願,台電都勝訴。台電也認為,相較於將用過燃料棒放在冷卻池中,乾貯設施其實有比較高的應變能力,希望盡快啟用。

2019年3月,環保署審查核一廠的除役計畫,環保團體希望台電配合除役,等室內乾貯完成後,再移出燃料棒。環評委員則對乾貯設施遇上災害風險的問題,提出疑問。台電強調,除役過程會比照營運時的嚴密規格,定期抽驗鋼桶,確認沒有腐蝕問題,並進行溫度監測,確保輻射沒有外洩,影響除役人員跟居民的健康。同時也承諾,這些核廢料只會在廠內存放四十年。這場會議,沒有結論。環評委員要求台電補充除役風險的因應機制,送環評大會再審。

2019年5月15日,環保署召開環評大會,審查核一除役計畫。環保團體希望台電針對核廢料最終處置的困境,也能有具體回應。台電表示,在第二期室內乾貯還沒啟用前,不會拆掉燃料池,保留可以改裝的空間。至於高階核廢料的最終去處,台電正在努力找尋。

由於核電除役是當地居民高度期盼的事,環評委員討論後,決定通過核一廠除役計畫,預計七月核發除役許可。只要新北市再核發核一廠乾式貯存的水保完工證明,除役工作就可以正式展開。

核一除役後,核二與核三除役期程也將來臨。原先台電評估除役經費是3300億,目前可能提升到4700億。但暴增的經費不是最大問題。石門區居民李宗烈認為,現在核廢料依然留在核一廠裡,「有除役跟沒除役不就變得沒什麼差別?」他希望政府還是要趕快建立最終貯存場,否則核電問題,永遠無解。

不再延役核電,幾乎已是世界趨勢,國際能源諮詢委員會專家表示,近年除了有軍事考量的國家之外,世界各國早已大力發展再生能源。根據統計,全球興建中的機組數量,從2013年底的六十八座反應爐,減少成2018年中的五十座,這五十座機組,有三十三座長期延宕,而延宕中的機組中,又有十五座,在2017年傳出二次延宕的消息,而這全是因為核安成本過於昂貴。

如何找到最終貯存場,並確保永久安全,對全世界來說都還是挑戰。核一廠停機關廠,不是真正的結束,居民還在等待,跟核電廠真正道別的未來。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灣
  • 新北市
  • 石門區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添寶 顏子惟 張光宗,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蘭嶼老人家從來沒想到,有一天豬竟然會成為蘭嶼的禍患。豬是蘭嶼人重要的財產,在蘭嶼的歲時祭儀中,豬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在蘭嶼,傳統飼養豬隻是採放牧的方式,豬可以自由地在部落附近活動,但近年來隨著生活型態的改變,養豬的人少了,越來越多豬失去豢養,跑到山裡成為「流浪的豬」,危害部落附近的農作物。

當蘭嶼人為了豬事頭疼,分子生物學的研究卻打開了另一種視野,原來古老的蘭嶼原生種豬,身上的DNA,甚至隱藏著南島語族遷徙的秘密......


賴冠丞

公視我們的島攝影記者,過去經常思考要如何以影像介入議題,現在想著怎麼跟自然萬物做朋友。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導演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新竹縣關西鎮金山里,日治時期開始,就是石灰石採礦重鎮,過去曾有台泥、亞泥和玉山石礦等業者,在這裡開採。1997年政府推動產業東移,西部採礦逐漸中止,居民原以為礦業將走入歷史,沒想到2013年,礦務局公告解除新竹縣內的石灰石礦業保留區。2015年羅慶仁、羅慶江礦場重新申請開採,採礦壓力又降臨這座山頭。

金山里樹橋窩一帶距離礦區最近,當年礦場炸山、飛沙走石的記憶,依舊烙印在居民腦海裡,也因此礦區附近居民的農地,無法再繼續耕種。

山上居民飲水或灌溉,都用樹橋窩溪的水源,過去礦區開挖,下大雨後,水質會變得非常混濁,這幾年好不容易水質轉好,居民擔心礦場若繼續開採,對水質會有很大的影響。目前在飲用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範圍內,是不得採礦的,但像關西這裡的水源地,並沒有規範。

過去政府核准業者採礦,鄰近居民幾乎沒有置喙餘地。然而許多礦區與住家距離非常近,這次礦業法修法,立委林淑芬就提出,在礦權申請階段,應該要取得距離聚落一公里內,建物與土地所有人四分之三的同意。

現行礦業法對於業者礦業權的保障,遠高於居民的居住、財產權。以亞泥花蓮新城山礦場為例,許多原住民地主雖然還有耕作權,即便鄉公所或地主不願意承租土地,但亞泥只要將租金提存法院,還是可以繼續合法採礦。另外,主管機關基於保育等理由,駁回礦業權展限的申請,還必須補償業者損失。

既有礦業法中不合理的霸王條款,在政院修法版本中已經做出修正。另外根據礦務局統計,全台灣現存174個礦區中,有104個礦區與原住民土地重疊,比率高達六成,因此礦業法修法過程中,原住民權利也是關注焦點。

南投縣地利村姑姑山的水晶礦礦場,1994年開始開採,礦權到期後,日前礦業局又核准礦權展限到2025年。然而礦權展限過程並未告知居民,直到今年礦區進行水土保持工程,居民才知道業者又要擴大面積,繼續開採。

南投地利村在桃芝、卡玫基颱風時,都曾發生嚴重的土石流災難,地質環境脆弱,前往礦區的山路上,沿路都是崩塌地落石,礦區土石被雨水沖刷而下,堆積在山坡。礦場下方有住家與農地,居民聽說要繼續開採,對居住安全感到擔心。

居民也指出,礦區原本是部落的水源地,自從開始採礦後,部落水源越拉越遠。位於礦區另一邊的南投縣潭南村,村長松照天也表達堅決反對開採的態度。

南投縣姑姑山是布農族的傳統領域,但根據現行礦業法,既有礦場申請礦權展限,並不需要踐行原住民諮商同意的程序。而目前行政院本的礦業法修法草案,新礦業用地核定或舊礦展限,都必須取得原住民諮商同意,但是已經通過展限的舊礦,諸如花蓮亞泥,是否還需要取得原住民同意,在立法院仍舊沒有共識。

台灣174個礦場中,只有29個經過環評審查,比例不到兩成。這次行政院草案中也規定,大礦近五年產量五萬公噸以上的,三年內要補辦環評,小礦近五年未達五萬公噸的,也要在五年內補辦環評。

礦業法從2017年送進立法院審議至今,經過兩年多,朝野對部分條文終於達成共識,仍有少部分條文有待協商。但眼看這一屆立法委員任期即將結束,一天拖過一天,礦下居民與環保團體難掩心中的焦慮。

不論是新竹關西、南投地利或花蓮亞泥,許多礦下居民還在期待立法院盡速完成礦業法修法,讓礦場周遭居民的安全能得到保障,原住民的權利也得到尊重。

學科
山林, 開發
縣市
  • 新竹縣
  • 關西鎮
  • 南投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賴冠丞 陳慶鍾,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林下生雞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樹上的紅肉李,隨著夏天腳步來臨,悄悄轉紅。園子裡的土雞,看到何美欄出現,迫不及待地圍過來,飽餐一頓。北上工作二十多年,一年前決定回到南投曲冰部落生活,何美欄是當地少數的返鄉青年。因緣際會,決定投入養雞事業,他沒有太多務農經驗,一路跌跌撞撞。

身為養雞新手,何美欄努力克服困難,心中也憂慮著部落自然環境的改變。看著周邊林地一片片消失,取而代之的菜園、生薑園,滿足了山下消費者的需求,水土流失、農藥濫用,卻一點一滴侵蝕著自然的樣貌。

能不能協助部落居民,找出一套友善環境,又能創造經濟產值的農業型態?他們選定部落裡的紅肉李果園,作為第一個實驗據點,在果園裡低密度放養土雞。雞不但是最好的除草工,雞糞回歸土壤,又成了最天然的肥料,可說是一舉數得。為了維持地力,他們除了降低飼養密度,每賣出一批雞之後,會讓土地休養生息一個月,再繼續飼養。

布農族長輩流傳一句俗諺:「竹筍開始長的時候,雞就會死去」,梅雨季節高溫潮濕,雛雞容易失溫,疫病也特別猖獗,要找到適合在山區放養的土雞,也費了一番工夫。在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協助下,部落引入「中興紅羽1982」這種土雞進行飼養。

1982年,對台灣土雞研究來說,是重要的一年。當時,台灣的畜牧產業漸漸從農家副業,轉變成集約式、大規模飼養。為了追求生產效率,透過育種改良所產生的白肉雞,只要35天就能上市,搭著美式速食文化的風潮,席捲全世界,各地原有的特色土雞品種,不斷快速流失。為了保存台灣的土雞種原,中興大學動科系名譽教授李淵百,在校內成立了土雞保種中心。

李淵百和學生陸續從南投、新竹、嘉義、花東和金門,採集特色土雞品種。同時也從民間種雞場引入紅羽土雞,進行改良。經過多年研究,這些土雞相較一般的商業雞種,具有抗病力強,肉質細緻,風味獨特等優點,卻因為體型小、生長速度慢,已經在民間絕跡。如今市面上所見到的仿土雞,多半是土洋混血,在提升產肉效率的過程中,混合了國外雞種的血緣。

小時候和阿媽一起養雞的記憶,重新回到何美欄和哥哥的生活中。更讓他們驚喜的是,中興大學所保種的另一種「信義土雞」,和阿媽養的雞,十分相似。

中興大學動科系的孵化室中,學生們忙碌的為剛破殼的小小信義土雞施打疫苗、別上翼號。這些保種雞的後代,每隻都有專屬編號,確保血緣純淨。

這一天,是信義土雞重新返回部落的日子。李淵百的布農族學生全國成,特地來到學校,護送小雞回鄉。36年前只能步行進入的部落,如今已經開闢方便寬闊的大馬路。人和部落的居民,熱烈前來迎接。

早期,南投山區交通不便,布農族人普遍有在自家養雞、繁衍小雞的習慣,意外保留當地特色的土雞品種。李淵百認為,交通越便利的地方,雞種交流越頻繁,土雞消失的速度可能也越快,他決定前往山區調查。

在全國成協助下,他們三度深入山區,歷經山崩路段的驚險,總算在人和部落找到特有雞種。信義土雞到底是怎麼來到南投山區?已經難以考據,但可以確定的是,牠的祖先曾經隨著布農族人四處遷徙,和他們緊密生活在一起。

事隔36年,全國成找到當年提供信義土雞種原的兩戶人家,請他們的後代協助復育,等族群慢慢擴大後,就可以分送給部落居民飼養。

土雞為部落帶來新的產業契機,不過對部落小農來說,屠宰和行銷,是需要克服的難關。2013年,農委會以防疫為由,宣布傳統市場禁止宰殺活禽,大幅改變了土雞的產銷體系,小規模飼養的農戶,經常面臨找不到電宰場殺雞的困境。

雖然農委會開放部分偏遠地區與原鄉,家禽可以不需送入電宰場。但是為了確保肉品的安全衛生,部落仍然希望能找尋合法的電宰場。曲冰部落所飼養的土雞,幾經波折,總算找到業者協助。但並不是每個部落或小農,都能如此幸運。

中興大學牧場內,一座小型的氣冷式屠宰場,已經進入試營運階段。學生們在專業師傅帶領下,學習操作各個步驟,一邊調整屠宰流程的細節。有別於台灣其他屠宰場,普遍使用冰水來為屠體降溫,這裡選用氣冷降溫的方式,希望提升肉品的安全衛生。

未來屠宰場正式啟用後,不但可以提供學生實習,累積更多土雞屠宰的研究資料,也可以為小農解決最棘手的屠宰問題。

照顧雞隻的空檔,何美欄也閒不下來,在廚房熟練的剁雞、煮雞,為遊客準備風味餐。距離曲冰部落不遠的奧萬大森林遊樂區,餐廳裡的大廚,把來自鄰近部落的新鮮食材,做成美味料理。未來部落所飼養的土雞,也會在奧萬大餐廳供應。

細心照料著小雞,等待牠們成長茁壯,何美欄希望,自己站穩腳步後,能幫助更多部落青年,找到返鄉契機。

保種工作,像是一場看不見盡頭的馬拉松,在興大保種團隊三十多年的堅持下,這些土雞,從研究人員的手上,重回民間,接力返鄉,在山林間展現生機。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南投縣
  • 台中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蛋雞、深山竹雞、環頸雉、藍腹鷴,這些從平地到高山的「雞」,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動物了,不過千百年來,我們與牠們的互動模式也一直改變著,這些改變,帶給我們的警惕又是什麼呢?

蛋雞

人類從圈養的互相依存,取其卵,過去曾經是如此珍貴,但卻因為人類的不滿足,用集約式的量產,改變了牠們的生活習慣。從出生起就在狹小的籠子裡,下著蛋,一直到沒了產能,被丟棄。居住在高雄的楊環靜,從蛋雞場救出了幾隻雞,正用一種將雞轉換成為寵物的方式,意圖改變現況。

環頸雉

這一類在鄉間很常遇見的雉雞,叫聲嘹亮大家都叫牠「啼雞」,由於人類的生活耕作環境與牠們重覆性極高,經常危害農作物,被捕獵的情況時有耳聞,數量驟減。在花蓮,有一群人,正在改變與環頸雉的相處模式,從繪本製作的教育模式,一直到分享農作物的概念與牠們共存,如今這樣的鄉間邂逅天天上演著。

藍腹鷴、深山竹雞

生活在高山林地的藍腹鷴與深山竹雞,一直以來都是獵人的囊中物,在山區有人類活動的區域中,牠們的數量甚至一度驟降。諷刺的是,生態旅遊方式導入山區,過去這些裹腹的雞,成了支持山區經濟轉型的物種,他們用贖罪的方式,挑著水,提供給牠們,一步一步的希望恢復過去的榮景。


劉啟稜
參與影像工作已經20年,皮膚黝黑的他,出生在嘉義阿里山的小村莊。從小與動物為伍。藍腹鷴曾經是他桌上的佳餚、犬隻是協助他獵捕的幫手,而馬則是他早期深入中國大陸邊疆拍攝時,往返不毛之地的交通工具。

萌生拍攝這系列影片中的犬、雞、與馬,有著自己心中的那份愧疚、熟悉感,以及對於動物相伴的嚮往。而當靜靜觀察牠們的處境後發現,人類對動物的行為,都反映出自己的內心。有丟棄的醜陋、有溺愛的強迫,與控制的慾望。於是想從不同的視角,更低的姿態,重新省思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導演/ 劉啟稜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牠們調皮、聰明又機靈,生活在這座島,人與猴鬥智幾十年搶飯吃,有時人類獲得勝利,有時猴子奪取成功,但誰才是輸家?

和人一樣都是靈長類,猴子會不會想著為什麼不是我當家?


陳添寶

一直努力和猴子交朋友的攝影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導演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每年夏天,大家都期待香甜的荔枝上市,不過今年因為荔枝椿象四處橫行,荔枝的收成,可能會受到影響。高雄市大樹區龍目里的謝振豐就抱怨,他的荔枝著果率,只剩下三成,「今年荔枝就是,要著果的時候開始椿象正多。再來就是那時候不能噴農藥,不然荔枝不會著果,所以著果率差不多剩三成。」

荔枝開花的時候如果噴農藥,會危害到其他生物,像是蜜蜂。如果在著果期噴藥,又會影響著果率,叫農民非常為難。既然噴農藥驅趕荔枝椿象,有它的限制,還有沒有其他辦法呢?

高雄大學落實大學社會責任的USR城鄉計畫,有鑑於盛產荔枝、龍眼的高雄大樹區,被荔枝椿象影響嚴重,就舉辦了為期一週的「立春之惡-認識荔枝椿象課程」,邀請吃蟲達人黃仕傑,來教大家油炸荔枝椿象。

荔枝椿象遇敵會噴酸液,人類皮膚碰到會有灼傷現象,嚴重過敏的還會起水泡,不過料理倒是不必擔心,因為高溫油炸後,酸液也會降解。而且聯合國農糧組織提倡大家「吃蟲」,一旦氣候急遽變遷,造成糧食生產危機,生長期短,蛋白質含量高,而且世界各地不虞匱乏的昆蟲,就是一個好選擇。

主辦單位高雄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廖硃岑表示,「我們反向思考,荔枝椿象是害蟲,那有沒有可能變成蛋白質來源,變成好的東西。」

除了料理之外,也要認識荔枝椿象本尊。屏東科技大學植物醫學系助理教授張萃媖,早在十年前,就密切注意荔枝椿象登台警報,在高雄田寮、岡山一帶的產蜜區,做了很多防治工作。張萃媖的研究是「以蟲制蟲」,讓肉食性的平腹小蜂,產卵在荔枝椿象的卵裡面,平腹小蜂就會吃掉卵裡面的荔枝椿象小baby,藉此抑制荔枝椿象的繁衍。

那麼,荔枝椿象這個原產於華南,然後擴散到金門的昆蟲,到底是怎麼來到台灣的?研究昆蟲多年的張永仁認為,應該和金馬撤軍有關。因為金門的軍營到處都有種樹,早期龍眼樹很多。加上荔枝椿象不只喜歡龍眼樹,在金門的台灣欒樹上也很常見,所以荔枝椿象就躲進軍營的裝備裡,比如砲蓋了砲衣,很隱蔽,風又小,剛好適合荔枝椿象過冬。砲一移防,載回台灣,就從基隆、高雄登陸了。張永仁說,「我追蹤得很清楚,當年在燕巢還是岡山附近,擴散到楠梓,北部好像離基隆不遠,都是有港口的縣市,所以可能性比較高,是搭船來的。」

地球村的年代,要阻絕外來種進入似乎不太可能。但至少要做到不要任意引進,這也是各國海關要檢疫的原因。去年底在台北五股大爆發的龍眼雞,就有可能是人為引進的結果。

面對擋不住的荔枝椿象,研究昆蟲的宋欣穎成立了《立春之惡》荔枝椿象調查回報平台,希望號召大家一起上傳資料,從大數據來完整呈現荔枝椿象的在各地區的分布和生存環境的差異,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找到荔枝椿象的天敵,終結這個每年春暖花開時,就逃避不了的空襲警報。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 高雄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 許中熹 顏子惟,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牠們曾經是開拓舊時代文明的重要動物,牠們讓人類遷移的路徑變長,讓訊息傳遞更即時。到了現代社會,馬是賽道上的選手、騎警巡邏的座騎、大型活動的表演者,也是幫助人類治療身心的復健工具。

人們設計不同的馬蹄鐵為馬裝備,但從釘上的那一刻,已注定馬的這一生,都要為自己的生存、創造自己的價值辛苦工作著,然而賣力了一輩子,馬老了以後,一旦步伐不穩、速度不快或是負重不行了,就失去了牠的價值了嗎?許多負傷的「退休」馬,甚至連簡單的躺與站立都是負擔,牠們的一生就要這樣畫下句點了嗎?


劉啟稜
參與影像工作已經20年,皮膚黝黑的他,出生在嘉義阿里山的小村莊。從小與動物為伍。藍腹鷴曾經是他桌上的佳餚、犬隻是協助他獵捕的幫手,而馬則是他早期深入中國大陸邊疆拍攝時,往返不毛之地的交通工具。

萌生拍攝這系列影片中的犬、雞、與馬,有著自己心中的那份愧疚、熟悉感,以及對於動物相伴的嚮往。而當靜靜觀察牠們的處境後發現,人類對動物的行為,都反映出自己的內心。有丟棄的醜陋、有溺愛的強迫,與控制的慾望。於是想從不同的視角,更低的姿態,重新省思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導演 劉啟稜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在海岸礁岩上,羊群展開自己的生活。透過黑白影像,傳遞蘭嶼達悟族與羊之間的生活文化關係。


周文欽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畢業

紀錄片長工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導演 周文欽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蛇類是生態系統的一部分,少了牠們,整個生態系,可能會面臨崩壞。而人類是牠們最大的天敵。
不論是眼鏡蛇王的蛇吃蛇恐怖意象,或是可捧在手掌上的球蟒,牠所呈現出如畫布般絢麗斑斕的紋路,只是自然界多樣景觀的一個註解。

在排灣族的早期信仰中,百步蛇是眾多守護精靈的其中一個。牠們身上美麗的紋路,激發了無數藝術家的想像力,表現在藝術、服飾與工藝創作之中。百步蛇的意象與日常生活緊緊貼合在一起。延續對於百步蛇的敬畏之心,提醒人們時時刻刻省思與自然界和諧共生的關係。


周麗鈞

私立東海大學 哲學系
國立台北大學藝術學院 藝術史研究所肄業
曾任TVBS新聞台 專題記者
三立電視台 台灣全紀錄 編導
立法院國會助理
在原住民運動的領域工作多年後,深刻體認到影像所具有的傳播能量。之後,成為專職的影像工作者,創作的範圍不斷擴大,希望運用自己所熟悉的工具,書寫屬於普羅大眾的故事。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窩們影像工作室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本週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