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景‧台北 許我天母森林公園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我們永遠記得,黃大洲擔任市長時,留給台北市民一座大安森林公園」這句恭維的話,最常掛在許多天母居民嘴邊。面對天母運動公園即將變成台北體院的校地,天母人站出來捍衛自己的環境權,並為這塊土地許下新願景--一座屬於全體台北市民以及世代子孫的「森林公園」。

這事件起源於去年11月,台北市政府到天母開說明會,計畫把天母運動公園從都市計畫中,公共設施用地的「體育場用地」,變更為「台北市立體育場用地」,再加上天母運動公園旁,蓋起一棟巨大建築,民眾赫然驚覺,公園即將變成校地。一群關心公共議題的天母人,組成天母台北市民權益促進會,在兩個禮拜內,獲得兩萬多人連署,擋下了這宗地目變更案。

這片市民慢跑、休閒、運動的空間,是在民國七十年,台北市政府經過都市計畫通盤檢討後公告為「體育場用地」,民國八十年核定徵收的目的,為規劃棒球場、綜合體育館等,天母運動公園登記在台北市名下,等於是全體台北市民所有。民國八十五年,台北市政府決定把面積廣達16.8公頃,包含天母棒球場在內的天母運動公園,作為台北體專升格為體院的校地,當地目變更為「台北市立體育學院用地」時,就屬於台北體院所有。

天母台北市民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楊麗美表示,市民要的是一個24小時可以使用的空間,一旦變成體院的校地,體院一定是學生優先,居民的權益嚴重受損。台北體院則強調,學生上課時間和居民不同,民眾使用的權益不受影響。

台北體院推廣教育的招生廣告,到處張貼在天母運動公園內,孩子就讀國中的林玲玲表示,晚上孩子根本不能打籃球,都被體院的推廣課程佔光了。還有一位居民表示,網球場以前登記就能使用,現在都被體院的推廣課程排滿,居民根本用不到。一位先生氣憤的說,現在看不到影響有多嚴重,當土地變成體院的,這邊要蓋棟校舍,那邊蓋看台,居民有置喙的餘地嗎?

在台北有這麼開闊視野、伴隨滿山綠意的環境,真的少之又少。站在天母運動公園兩塊大型的草坪上,東方、北方的山巒美景,盡收眼裡,當台北體院五大建築,高達十幾樓的高樓陸續建起,勢必在景觀上造成衝擊,天母台北市民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楊麗美表示,「我們的天際線就沒了,你看到的是一棟棟水泥建築。」

這一帶的舊地名叫做蘭雅,也就是台語的「湳仔」,表示這是塊沼澤之地,天母溪、蘭雅溪在這裡漫流。蘭雅一帶的地質條件相當鬆軟,加上緊鄰陽明山,有地下水自然湧出,顯示地下水相當豐沛,在這裡住了18年的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認為,台北市的都市計畫,並沒有依照天母的地理地質條件,而做適當的規劃。

他認為大型建築在這樣的自然條件下,會造成地質災害,如土壤液化等問題。他指出,鄰近天母運動公園的新光三越大樓在興建時,就造成附近住家受損、公寓傾斜,負責建造的建商為此賠了數億元,而在台北體院旁的三玉國小、天母國中,也已經發生校舍龜裂、土地傾斜的情形,家長憂心忡忡,認為這是台北體院的大樓興建後所造成的。這樣的開發規模對週圍建築的影響,環評並沒有評估到這部分。

興建中的17樓行政大樓,當初在環評說明書中是12樓,建管處高文婷科長說明,實際執行的開發案跟環評實際內容,通常是有所差異,但是在興建到差異樓層13樓之前,就必須通過環保署的環差審查,而且環評法中,並沒有提及,如果實際興建內容有所差異,必須等環評通過差異分析後再發照,或者先發照後做環差。方儉則認為,任何行政裁量不能凌駕法律,建管處應該留著跟法官說。

另外一個更嚴肅的課題,是土地使用的目的,是否符合都市計畫。民國八十五年,教育部核定台北體專升格為體院時,就要求必須辦理土地轉移,而且在建校前,要做好都市計畫變更。另外,在環評說明書中,台北體院也承諾要進行地目變更。一直到現在,天母運動公園仍然是體育場用地,而不是學校用地,建管處於是以體育場用地來核發建照。建管處高文婷科長表示,當初的徵收計畫,是作為綜合體育場、小型體育場以及體專教室等,所以建照核發的內容和徵收內容,是符合都市計畫。方儉則認為,地目變成學校用地才能蓋學校,這是以教室名義先蓋了,先上車候補票,如果體院可以這樣做,全台灣其他人都不可以,體院就是違法。

台北體院開發案最大的爭議,在於它蓋學校,還是興建體育場設施。11月3日,立委田秋堇召集相關單位加以釐清。台北市都發局人員表示,地目是體育場用地,所以是體育場設施。環保署綜計處則表示,當初這案子是以文教建設來送環評,台北體院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是教育部,所以由教育部送審,如果是體育設施,就應是體委會送審,環保署並沒有權責決定體育用地能否蓋學校,體育用地如果不能蓋學校,這個案子是不能執行。方儉認為,既然此開發案,是核准體育設施興建,與環評申請的學校開發不同,依環評14條,環保署應撤銷此開發案。

從民國八十五年到現在,已經10年了,台北體院沒有申請將地目變更為學校用地,導致後續的紛紛擾擾。而台北市政府也沒有依循正規的程序,要求台北體院先辦理土地變更再核發執照,造成這個開發案,還涉及是否違反環評法的爭議。11月9日,天母台北市民權益促進會以及綠色消費者基金會,到台北地檢署按鈴控告台北市建管處以及台北體院,涉嫌「偽造公文書罪」,此案進入司法程序。

許給台北市民一座森林公園的公投連署,正式起跑。天母居民像是小蝦米對抗台北市政府這隻大鯨魚,他們要以憲法賦予的創制權,經由公民投票的方式,讓台北市政府知道,市民的需求是什麼。這塊土地的未來,擺盪在森林公園以及台北體院的兩難中,又該如何抉擇?方儉表示,我們是需要體育教育,但是當它排擠公眾利益和經濟利益時,就必須衡量替代方案,他相信絕對有其他方法。台北體院則認為,學校進駐天母校區是台北市政府的既定政策,他們遵照辦理。

天母運動公園這塊土地,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想像,透過公共參與,聆聽各界的聲音,再來決定這塊土地的未來,是負責任的政府應有的作為。而回歸到最根本的是,現任以及未來的台北市長,為這個城市許下的願景是什麼?

在報紙上看見台北體院的消息,便打電話詢問曾經住在那邊的受訪者,了解狀況。乍聽之下,有點匪夷所思,公園變成校地!這中間的過程是如何?

我個人非常同情台北體院,但是,整個開發案涉及違反環評法及都市計畫法的爭議,台北體院必須概括承受。從民國85年到現在,整整十年的時間,台北體院的行政人員「睡著了嗎?」。在採訪台北體院時,我曾對承辦人員李先生表示,我個人同情體院的立場,但並不會影響我作為記者應有的職責,公平客觀的看待這件事情。只是很納悶,台北市政府的公務人員,同意讓台北體院以體育場用地蒙混過關,都市計畫法有何用呢?這個開發案,成也台北市政府,敗也台北市政府。 

集數
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