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其「蜂」芒:你害怕虎頭蜂嗎?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孫子兵法裡曾經提到「善用兵者,避其銳氣。」「勿擊堂堂之陣。」當對方實力堅強、鬥志高昂,自己卻力量微薄時,能避則避,避不開則退。那遇到虎頭蜂的時候呢?

亮橘加深黑,不但配色像老虎,牠們捕食昆蟲的能力也宛如老虎一樣威猛、行動如風。虎頭蜂和蜜蜂一樣是社會性昆蟲,會訪花採蜜,由於牠們的大顎發達,也善於捕食昆蟲來餵養幼蟲。林業試驗所福山研究中心主任陸聲山說明,台灣目前記錄有九種虎頭蜂,威氏虎頭蜂是台灣的特有種,在中高海拔山區活動,而平地最常見到的是黃腰虎頭蜂。

看到虎頭蜂築巢,民眾通常會打電話通報移除,這種一不小心就得跟人間說掰掰的工作,誰能勝任?俗話說,高手在民間。

捕蜂捉蛇的業務,在2017年以前,由消防單位受理,但消防員長期面臨人力不足窘境,捕蜂捉蛇也排擠他們執行救火、救護與受訓的時間,2018年起,這項業務回歸農政單位。林務局保育組組長黃群策表示,目前深夜十點以後,還是由消防單位處理,白天就回到農政單位,以這樣的原則,一年一億元的預算來輔導縣市政府。白天接獲通報案件,有些縣市外包給民間單位,有些是請義消來處理。

取下來的蜂巢,是最好的教材,虎頭蜂雖然兇猛,為了讓下一代有舒適的窩,牠們也有溫柔的時候。咬下樹皮與唾液混合,以質地類似紙張的材料,耐心的構築出特殊且功能強大的結構,不但防水而且保溫能力優越。陸聲山主任曾經記錄到,在冬季山區只有攝氏一度的環境,蜂窩內的溫度還可以維持在攝氏25到28度之間。

紀律嚴明、管理嚴謹,可以說是社會性昆蟲的共同特質,虎頭蜂窩裡面的幼蟲,就依不同日齡排列,井然有序。蜂后的壽命將近一年,工蜂與雄蜂則都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一旦被移除,就是死路一條。民俗習慣會拿虎頭蜂來泡酒,拿蜂蛹當食物吃,除此之外,有沒有其他處理方式?

來自中興大學的專家,正與捕蜂隊合作,進行蜂毒研究。蜂毒取得不易,以黃腰虎頭蜂來說,1 cc蜂毒需要三百多隻才能收集得到,另外是萃取與合成的成本高昂,這項以蜂毒來替代抗生素的想法,目前還在研究階段。

隨著天氣轉涼,捕蜂業務進入高峰期。春末夏初,虎頭蜂窩通常是皮球大小,進入秋天,通常比酒甕還大,有的直徑可以達到一米以上,群勢旺盛,進入越冬的準備期,同時也是最常傳出蜂螫意外的時候。

取下蜂窩,對民眾來說是危機解除,對虎頭蜂來說,卻是家園不見了。對於只要接獲民眾通報就前往移除的現況,陸聲山擔心,體型與虎頭蜂相仿但威脅性很低的長腳蜂,也成為被移除的對象。長腳蜂窩就像蓮蓬頭,只有一層,不會包成球狀,而且攻擊性比較低,就算人靠近蜂窩30到50公分都沒有什麼問題。

長腳蜂的蜂巢狀似蓮蓬頭

根據林務局的資料,2011年到2019年,全台年度移除量,介於三到五萬件之間,陸聲山建議,移除蜂窩前先評估種類與地點,避免殃及無辜。

今年(2020年)沒有颱風,蜂窩沒有遭到風雨破壞,數量會比較多,這表示民眾與虎頭蜂相遇的機會也會增加。陸聲山建議,到野外以淡色服裝為主,因為深色的衣物與頭髮,是最容易受攻擊的部位,戴淡色的帽子,至少可以保護頭部。另外遇到虎頭蜂在身旁繞飛時,保持鎮定,不要做揮打動作,八成以上的蜂,繞一繞之後都會離去。

人們與虎頭蜂的相遇頻率與地點,背後也有意義。陸聲山說,我們現在活動的場域,原來都是野生動物活動的地方,也包括蜂類。只要了解牠們的習性,還是有機會可以和平共存。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遇上虎頭蜂也是。虎頭蜂的毒性,常常讓人忘了牠們在大自然運作體系中,肩負為花授粉,捕食昆蟲的機制,有牠們在,我們的世界才不會失序。

地點
集數
1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