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土城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土城看守所,其實正確的名稱應該是台灣台北看守所,最早位於台北市愛國東路一號,後來因為都市發展快速,愛國東路變成人口密集的都會區,民國六十四年才搬遷到土城市立德路,從此三十二年來土城與看守所之間便劃下了等號。

當時看守所搬過來的時候,土城仍是荒蕪一片,然而在早期缺乏長遠的都市規劃下,原本是在郊區的土城看守所,漸漸地被一座座的高樓大廈所包圍,快速發展的結果,看守所似乎成了當地人急欲除去的陰影,每年選舉的時候,搬遷的議題更是被拿來炒作一番。

然而去年看守所的搬遷似乎有了一線希望,去年年底蘇貞昌院長宣布同意將看守所遷到距離舊址不到2.2公里的土城彈藥庫(埤塘里),立刻引起了當地居民的反彈聲浪。過去土城彈藥庫在軍方的管制下被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旁人很難窺見她的面貌,如今在軍方撤離之後,大家才意外的發現,在繁華的土城市區還有這樣的農村風貌。

幾十年來在地居民與這塊土地共同生活,也珍惜著這塊地方的花草蟲鳥,面對家鄉的土地有可能會被全面徵收來興建看守所以及住商大樓等等的規劃,在地居民多半抱持著不捨的心情,世居在此地的居民,希望政府可以聽聽他們的心聲,而他們也質疑政府為何在尚未有詳細的規劃以及溝通之前,就逕行公佈在這裡設址的消息,是對當地居民不尊重的態度。

公共建設的搬遷是一件大事,如果沒有詳盡的規劃與方案,貿然的施作,不僅是勞民傷財,很可能犯下的錯誤更是無法挽回的傷害,當大多數的人,都是從經濟開發的角度去看待土地時,如何換個方向,從土地永續的角度來看,不再重複無謂的資源浪費,才是我們所要思索的重點。

過去對於土城的印象不是看守所就是工業區,實際走訪土城之後,才驚覺土城不是我印象中的那個土城。高樓林立、車水馬龍成為今天土城新的面貌,也因為如此,土城看守所面臨了今日尷尬的處境,面對土城人口開發密度日益高漲以及超額收容的情況下,土城看守所勢必要走上搬遷之路。但每次到了選舉,搬遷的議題就會被當成議題拿出來炒作一番,土城看守所該如何搬遷又將遷往何處呢?

說起土城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應該就是土城看守所吧!看守所似乎已經成了土城的代名詞,這個被稱為「天下第一所」的地方,過去因為關了趙建銘與陳哲男等政商名流,因而聲名大噪。現在隨著土城捷運線的開通,民眾只要走出捷運站口,就可以沿著旁邊的步道接到桐花公園與承天寺的木棧道,在四、五月春末時刻,滿山盛開的桐花據說很迷人,也許下回你可以去欣賞一下不同的土城風景。

集數
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