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灣黎明前夕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陳添寶

三百多年以來,東港溪南岸的大鵬灣,是東港最有名的漁場。然而現在的大鵬灣,卻因為長期過度養殖,還有近兩年政府推動的BOT觀光計畫,正面臨前所未有的破壞...大鵬灣的自然生態與人文風情,是不是還有機會,可以與黎明一起降臨?

近年來,黑鮪魚名氣響亮,幾乎已經成為屏東東港的代名詞,但是您知道嗎?三百多年以來,東港最有名的漁場,其實是東港溪南岸的大鵬灣。不過,現在的大鵬灣,卻因為長期過度養殖,以及近兩年政府推動的BOT觀光計畫,正面臨前所未有的破壞。為了尋求大鵬灣未來出現曙光再現的機會,我們決定一訪這片原本美麗平靜的水域。

一大片廢棄的魚塭,像面鏡子,在秋高氣爽的時節,把藍天和白雲一一嵌在水面上。在老漁民林佳進的帶領下,我們正慢慢靠近大鵬灣,探訪台灣島上最南界的紅樹林-海茄苳。

七、八歲跟著爸爸捕魚的林佳進,不只是漁民,也是嘉蓮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他熟練地踏上竹筏、鬆開繩索,一邊划船、一邊緩緩道出海茄苳的故事。林佳進說,現在的這片海茄苳紅樹林,差不多有三十年的歷史,長期以來,漁民都是把具有防風定沙功能的紅樹林,當成是竹筏的停靠港。

穿過紅樹林水域,是一處生態系豐富的潮間帶。這裡,有剛發芽的海茄苳種子,利用人海戰術佔領地盤,也有害羞的弧邊招潮蟹,在洞口外,小心翼翼地覓食,偶爾還可以發現,用胸鰭爬行或彈跳的彈塗魚,也正東張西望尋找食物。不過,當潮水漸漸退去,垃圾便開始現形。沙地上,到處都是廢棄的汽油桶、保麗龍、寶特瓶,和枯枝、漂流木。林佳進解釋,三十年前,草蝦養殖興盛,許多漁民私自把紅樹林旁的潮間帶開闢成養殖草蝦的魚塭,但是後來草蝦不賺錢,這裡就變成三不管地帶了。

水域、陸域面積共1182公頃的大鵬灣,位於屏東縣西海岸,涵蓋區域包括東港鎮的嘉蓮里、南平里,和林邊鄉的崎峰村,是東港溪、林邊溪長年挾帶泥沙,堆積而成的潟湖。三百年前,大鵬灣曾經是馬卡道平埔族的漁場,清乾隆年代,出現了養殖的文字記載,直到日治時期,日本政府將大鵬灣規劃為水上飛機場,同時灣內的水產產量,已經超過東港總產量的一半。所以大鵬灣的歷史,可以說是一部漁業變遷史。

民國六十年代,大鵬灣的養殖漁業正值高峰期。在灣內水域,漁民架設蚵架養牡蠣,在大鵬灣旁低地,漁民抽水到魚塭養魚、養蝦,直到民國八十年代,大鵬灣內的箱網養殖盛行,更為漁民帶來豐厚收入,卻也使得大鵬灣的水質迅速惡化。到了民國八十六年,大鵬灣國家風景管理處成立,將大鵬灣的定位,從漁業產地轉型為觀光景點,並全面徵收灣內的蚵架和箱網。

大鵬灣的轉型,是政府規劃的遠景,但是進入老年的漁民,卻失去了賴以維生的依靠。嘉蓮里的漁民黃丁長,是因此受害的典型代表。黃丁長十二歲起開始捕魚,過去他不是在大鵬灣內養牡蠣,就是利用天晴出海捕魚,但是現在他年紀大了,無力出海捕魚,再加上大鵬灣內禁止養殖,苦無謀生出路的他,只好跟著祖先的腳步,用最傳統的「敲魚」方式來捕魚。

夜裡,水面上一片漆黑,幸好這一晚,月形圓滿、月光皎潔。黃丁長負責掌舵,開著馬達竹筏進入大鵬灣。黃丁長環顧四周、仔細打量,他選定靜水水域下網,然後將綠色落水燈丟入水中,接著,黃太太再用長竹竿,用力拍打水面,驅趕魚兒中網。

遠方的岸邊,不時傳來陣陣煙火,東港市區的大樓,持續地閃爍著夜燈。從晚上七點到十一點,黃丁長一共下網三次,但是這天的漁獲,卻是特別的少。水面上只剩下月色和倒影,靜靜地陪著黃丁長夫婦倆,以及他們的竹筏。

漁民生產與生活的劇烈改變,是因為大鵬灣未來的新任務-大鵬灣國家風景區BOT開發計畫。這個號稱全台灣最大的觀光投資,金額高達103億,在政府的眼中,即將有如大鵬展翅一般,正要啟動。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處長許正雄說,大鵬灣開發遊樂區,是由民間投資開發建設,也就是一般BOT的方式,土地由政府來提供並設定地上權關係,然後再由民間的經營團隊來進行實質開發,預計將營運五十年。目前的BOT工作,已經在九十三年進行招商,並於九十五年十一月完成簽約,目前正進行開發的前置工作。

所謂的前置工作,是全長16.4公里的環灣道路。因為這條道路經過部分紅樹林區,但施工單位的作法,卻讓關心環保的地方人士憂心忡忡。地方文史工作者陳智雄說,他看到的工程規劃,是把大鵬灣當作一張白紙,該怎麼計畫?該如何設計?完全沒有顧及大鵬灣既有的自然生態,但是這樣一來,直接受到砍除破壞的海茄苳,要如何維持原本的生態系統呢?

海茄苳,是招潮蟹、彈塗魚和許多鳥類的家,這完整而豐富的紅樹林生態系,對大鵬灣來說,才是永續發展的關鍵。這點,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也很明白,技正許主龍就強調,海茄苳對水域環境的安定,具有一定功能,也是生物多樣性的重要環節,所以,管理處要求施工單位,能不破壞就不要破壞,如果萬一因為工程施工需要做移植或砍除,施工單位必須在周邊復育更多的紅樹林。

不過,能不破壞就不破壞,卻是模糊的原則,也是以工程為導向的思維,這會讓紅樹林的破壞程度沒有上限,也直接影響到漁民竹筏的停靠權利。南平里的里民黃文彬表示,環灣道路興建以後,會把村莊和大鵬灣的水域切割,原本漁民可以停靠竹筏的水域,就無法再使用,這會讓漁民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所以在九十六年六月二十日,管理處要施工的時候,漁民才會站出來抗爭。



雖然預計BOT開發案完成後,大鵬灣水域將完全禁止從事漁業活動,但目前很顯然的,政府與居民之間,仍然存在很大的歧見。不過到現在,開發案能不能通過環境影響評估,才是鵬管處最關心的焦點。像是正在進行填土工程的魚塭,是開發案中的國際級賽車場,但是卻有兩位環評委員,明確具文表示反對。另外,大鵬灣東南岸一處平靜的魚塭,是以後佔地76公頃的礁島式高爾夫球場,但是球場會不會讓水質更糟糕?也是居民害怕的問題。

然而,最讓人憂心的是,在大鵬灣漁業沒落,漁民生存困難的情況下,還有多少人,有能力站出來為大鵬灣的未來說話呢?陳智雄坦言,現在居民普遍的心態是,大鵬灣的BOT開發案是個錢坑,民眾對管理處予取予求。但是,現在漁業沒落,能責怪居民嗎?現在留在大鵬灣旁生活的人,是出不去的人,幾乎都是老人和小孩,年輕人都去外地發展了,所以,根本沒有人能真正了解開發案的內容,站出來為環境說話。

遊湖,是遊客到大鵬灣時,最喜愛的活動,因為坐上遊艇,可以親近水、靠近紅樹林,更能夠走上大鵬灣著名的人工島嶼-蚵殼島。在帶有鹹味的海風吹拂下,蚵殼島刻劃著大鵬灣漁業的歷史痕跡,也描繪出水鳥覓食棲息的身影,與大鵬灣BOT開發案比較起來,似乎這裡才真正存在,大鵬灣自己的特色與味道。陳智雄說了一句:「大鵬灣不應該複製別的觀光區,她本來就有屬於自己的美麗。」

東港鎮小魚市上的水產,許多都是來自於大鵬灣,這裡車水馬龍、行人熙攘,充分展現生猛有力的討海文化。到了傍晚,釣客在大鵬灣旁,有夕照餘暉的陪伴,正享受著優閒自在的美好時光。在歷經過度養殖與開發的衝擊後,大鵬灣的自然生態與人文風情,是不是還有機會,可以與黎明一起降臨?

側記

在大鵬灣進行拍攝工作,最讓我們震撼的,是那一個跟著漁民進入大鵬灣捕魚的夜晚。漁民手上的竹篙,重重地打在水面上,是啪、是咚、是唉呀、是打給你死。大鵬灣有如一面大鼓,竹篙化身為鼓棒,好似人的各種情緒,可以這樣透過水面、傳進水裡,把魚兒嚇得亂竄,一撞中網。漁民說,「咱討海人的命就是按呢,唉!賺食人啦!」所以,漁民應該是把對漁業沒落的痛心,打進水裡了吧!我忍不住回想著,大鵬灣是南台灣擁有的特殊水域,她是潟湖、是內海,是讓漁民可以安心捕魚的靜水水域。她滋養過平埔族、清朝時期的移民,也餵飽從日治時代至今依然生活在水邊的漁人。但是,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的BOT案,就要啟動了!未來,這裡會有五星級水上旅館、賽車場、水上活動訓練場,和高爾夫球場......,那麼,駛竹筏的黃阿叔會不會變成擦車小弟?拿竹篙的黃阿嬤會不會搖身一變成為桿弟呢?誰也不知道!

集數
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