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塵灰

填害造島

填害造島

摘要
在潮間帶抓蟹捕魚、撈捕蝦苗,一張張陳舊的相片,見證著高雄大林蒲,人與海岸共榮的景象。1980年代,大林蒲居民因地利之便,引海水育養蝦苗,草蝦王國的盛名,不脛而走。但自從高雄港第二港口開闢之後,大林蒲的命運,被悄悄翻轉…

沒落蝦子街

巨大的貨輪,緩緩駛入1975年開闢的高雄港第二港口。大林蒲的命運,隨著工業進駐,悄悄翻轉。長長的防波堤,阻擋了漂沙,讓南邊的大林蒲海岸,日漸退縮。

為了抵擋海岸侵蝕,大林蒲居民拿磚塊和廢土填海,意外填出50公頃的新生地。許多居民,開始在新生地上開闢魚塭,養殖蝦苗、鰻魚,李朝益家,就是其中一戶。

「從我阿公開始到現在,20幾年,以前整片都是魚塭,從最南端的駱駝山,到舊的鳳林國中,現在養殖的只剩我這一戶,還有兩戶休耕中。」38歲的李朝益,從小就對養殖興趣濃厚,一路就讀相關科系。但高雄市政府在大林蒲設置垃圾掩埋場,養殖水源被污染;海岸線消失,漁民也無法出海捕魚,李朝益的養殖夢,幾乎破碎。

一般來說,廢棄物分為一般廢棄物和事業廢棄物兩種。一般廢棄物,以家庭垃圾為主。事業廢棄物,則分為有害事業廢棄物和一般事業廢棄物。

有害事業廢棄物,含有重金屬、戴奧辛,會污染環境,比如焚化爐燃燒後的飛灰、煉鋼業的集塵灰。一般事業廢棄物,則包括建築廢土、磚瓦,或是沒有毒性污染疑慮的工業垃圾。

1970年代,垃圾處理政策不健全,掩埋場開闢不易,高雄市曾爆發垃圾大戰,垃圾隨意棄置時有所聞。大林蒲居民用廢棄物意外填出新生地,高雄市政府決定如法炮製,設立大林蒲灰渣掩埋場,收納垃圾焚化後的有毒飛灰。

不過,高雄市的垃圾煩惱,不只是一般垃圾的焚化問題。

南星:工業垃圾的好去處

一桶又一桶鋼料,在挑高、悶熱的廠房軌道運行,被送往爐中熔化。經過脫硫、耙渣等手續,工業發展的基礎原料,鋼鐵,就完成了。

1960年代,政府在高雄小港,設立以煉鋼業為主的臨海工業區,帶來經濟發展,也帶來大量廢棄物。包括爐碴、脫硫碴;以及煉鋼爐燃燒後產生的集塵灰、煤灰。早期這些廢棄物,都直接被丟棄。環保署後來授權經濟部,把爐碴登記成產品,希望促進廢棄物再利用的比例、降低廢棄物數量。

目前事業廢棄物,數量最龐大的,就是鋼鐵業的爐碴。光是中鋼,一年就會產出400萬噸。一般電弧爐碴,也有160萬噸。雖然經濟部強調爐碴可以百分之百再利用,但市場接受度低。就算有些種類的爐碴一噸只賣十塊錢,每年還是有超過一半的爐碴,無處可去。

1980年,高雄市政府推出用廢棄物填海造陸的南星計畫,希望一併解決工業廢棄物和其他廢棄物的問題。

南星計畫一共分三期填築。計畫範圍北接高雄港第二港口,南鄰鳳鼻頭,填海範圍一共是212公頃。居民填出的新生地,也被納入。

居民填的新生地,原本是無主地,南星計畫推出之後,被劃為國有地。大林蒲居民賴以維生的魚塭,在沒有補償的情況下,被強制收回。畢生投注的心血,化為泡影。

高雄市政府原先還規劃把南星計畫新生地,用來開發觀光區或興建機場。但60歲的大林蒲居民洪林明治說,南星計畫早該在1999年完成,車來車往帶來的飛砂走石,卻已經佔據她大半輩子的歲月。政府的願景成空,大林蒲居民,早就走的走、逃的逃。繁華的蝦子街,只剩老弱婦孺。

高雄市環保局廢棄物清理隊長萬國榮解釋,填海作業延遲,主要是受到前置作業的影響,加上環保局是被動收受建築廢棄物,來源比較沒辦法掌控,所以也會影響到填築時間。目前延遲了13年的南星計畫,年底可望填築完畢。高雄市政府已在積極招商,「這片砂石車忙碌填築的土地,未來可能發展成遊艇產業專區。」

環保署認為,廢棄物填海,可以再造國土,是最好的資源循環,決定推出資源廢棄物填海造島計畫。

用垃圾造國土?

目前台灣每年約有2000萬噸事業廢棄物;營建土方近五年來,每年產生量約有2600萬到4000萬立方。其中有最終填埋需求的,每年大約有500萬至800萬立方。在前往日本和新加坡參訪以後,環保署決定要在台灣北中南海岸,各做一座垃圾島。

環保署廢管處簡任技正邱濟民強調:「日本在做、新加坡在做,我們相信,台灣更需要做!」目前一共選定台北港、彰濱工業區和南星計畫外海三個地方,作為示範島。造島材料除了土方、營建廢棄物,還包括有害事業廢棄物。雖然環保署強調,一定會把廢棄物處理到無毒、安定後才會填海。但被視為性質安定的中鋼爐碴,在2011年,讓南星計畫中的海水呈現詭異的藍色,引發社會疑慮。

高雄小港區鳳興里里長洪富賢認為,環保單位拿工業廢棄物來填海,是「球員兼裁判」。洪富賢指出,環保單位究竟如何檢測這些廢棄物,民眾從來都不瞭解。以前要徵收土地來填海,也都沒有告訴居民。「結果填海第一期的時候,好幾十甲魚塭還沒有屯滿,廢棄物一倒,魚就全部翻肚死掉了。」

高雄市環保局為了撫平疑慮,前往採樣檢測。環保局廢管科長徐仲禮表示,採樣的水其實呈灰白色,只是酸鹼值偏高,超過12。為了證明爐碴無害,環保局也拿出戴奧辛的檢測報告,強調回填的爐碴絕對不含戴奧辛。「大家有疑慮的都是那些灰,就是集塵設備的灰。所以碴的問題,包括我們現在很多的碴,其實戴奧辛含量幾乎是沒有,或是很低很低。」

藍海風波,沒有改變環保署用廢棄物造島的決心。環保署長沈世宏強調,填海造島,是在復育土地。

白海豚再受威脅

環保署打算開放有疑慮的廢棄物填海,讓未來造島單位之一,新北市環保局抱持疑慮。新北市環保局長詹炯淵表示:「一般土方進場沒有太大糾紛,但是廢棄物納入,爭議很大。尤其是,目前署裡面對填海的法規制度跟管理,似乎還沒有規劃。」

詹炯淵指出,三十年前,環保署也曾提出事業廢棄物造島計畫,因為爭議過大喊停,如果缺乏配套,恐怕會窒礙難行。環保署長沈世宏回應,有害事業廢棄物只要通過溶出試驗,就可以填海。「因為海洋酸鹼值偏鹼,不但不會污染,還有安定作用。」

但長期研究海洋生態的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研究員陳昭倫反駁,受到全球氣候變遷影響,海中的二氧化碳量增加,已經造成海洋酸化。「酸化對海洋的化學組成影響非常高,所以雖然環保署認為工業垃圾經過減毒、固化,對海洋影響比較小,但是我們不能確定,它完全沒有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未來一座示範模島,就位於彰濱工業區。那裡是瀕危保育動物中華白海豚的棲地,陳昭倫強調,填海造島絕對會造成衝擊。

「海豚需要靠聲納做洄游行為,雖然廢棄物填海造島可能是在西海岸的外海進行,但造島本身需要做水泥化工程,比方說做護堤,護岸,有可能阻斷白海豚洄游覓食上的行為。」

沉陷的垃圾島

除了生態影響,在台灣外海造島,也將受到極大考驗。中山大學海工所教授楊磊,長期關注廢棄物和填海造島議題,曾經多次前往環保署要仿效的日本大阪港參訪。楊磊指出,大阪填海造島的範圍,位於港灣內,風平浪靜,造島相對容易。台灣的海岸線太平直、氣候惡劣,尤其是台南以北海岸,受到強烈東北季風影響,「營造或營建都很困難。」

楊磊說,工程技術只要花大錢,就有可能克服。但要降低生態衝擊,必須離岸愈遠愈好。有學者建議造島必須離岸三公里,初步估算,造島經費可能高達902億。這樣的投資效益,恐怕不值得。

廢管處長吳天基表示,為了提高填海造島的附加價值,環保署特地將造島和商港區域發展做結合,希望填出來的土地,可以提供商港的發展空間需求。但楊磊說,廢棄物造陸會有沉陷問題。他指出,日本用廢棄物填出的土地,只作綠地使用。

楊磊進一步說明,用廢棄渣填的土地,絕對有不均勻沉陷的問題,「上面做的任何建築物,都會面臨結構上的崩壞問題。」台灣是沙質海岸線,沉陷問題會更嚴重。

填海造島疑慮四起,環保署舉辦公民共識會議,作為未來填海造島政策環評的參考意見。參與公民認為,填海造島應該是最後手段。但環保署強調,如果不做填海造島,會導致廢棄物被隨意棄置在農田、魚塭,引發食品安全疑慮,政府有義務為資源廢棄物找最終去處。但是填海造島,是否真能釜底抽薪?

波浪大道的警示

我們來到台南的目家溜灣大道,這條路,2007年10月才通車,不久後就出現道路凸起成波浪狀的問題。這幾年來,公路單位只好不斷重新鋪設。目家溜灣,不是特例,一樣在2007年完工的台江大道,也有同樣的情況。

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研究員晁瑞光,帶著我們前往台南市的台江大道,同樣也是一條波浪路,「主要是因為下面鋪了爐碴作道路地基。國家推再利用,但再利用牽涉到品質的問題,爐碴相關規範沒有做好,就拿來鋪,道路過一陣子就像大家看到的,會整個隆起。」

爐碴的成分,其實很單純、穩定,許多國家都拿來再利用為道路基材。可是爐碴有回漲的特性,要能再利用,需要時間讓它穩定。晁瑞光表示,爐碴再利用必須經過一段時間,讓爐碴穩定化,穩定之後還要檢驗,「這過程需要土地,但那麼多廢棄物,台灣根本沒有那麼多土地暫存。」也因此,台灣四處爆發了爐碴污染的問題。

「像這個地方是台南26線,裡頭都是魚塭,當時台61線施工時,承租了這邊的土地當作沙石預拌場,我們可以看到這裡挖起來,有石頭、爐碴各式各樣的東西。」

走在南26線上,沿路所見的爐碴體積,根本像山崩後掉落的大石頭,晁瑞光指出,爐碴再利用規範,必須破碎、磁選、篩分,「像這種將近一公尺大的爐碴,根本就違反再利用規則。」

他指著其他的爐碴說,「像這個地方看起來很像石頭跟泥土,一般人分不出來是什麼,但這裡有爐碴、集塵灰,也有石頭泥土的混合物。」

抓螃蟹的漁網,散置在充滿爐碴的潟湖邊,開放爐碴作為資源物,卻變相造成有害廢棄物四處污染的窘境。晁瑞光擔心,陸上的污染情況,未來會在大海重演。

廢棄物污染王國

環保署強調,未來如果開放廢棄物填海造島,一定會嚴加管制,但長期協助檢調破獲事業廢棄物污染的學者黃煥彰認為,根本不可能。

黃煥彰表示,目前台灣有害事業廢棄物,和可再利用物的認定標準只有一線之隔,是造成污染案到處驚爆的根源。「台灣整個事業廢棄物認定管理中,認定標準,就是作TCLP溶出實驗,可是他的標準,跟我們廢清法裡面,有毒廢棄物認定標準,其實是一模一樣的。」

黃煥彰進一步指出,未來環保署預計開放填海造島的19種物質,全是他在全台各地破獲的污染物質,「我們看到要填進去的東西,依環保署目前的規劃,其實讓我們膽顫心驚,它一共有19個類型,光有機污泥到底怎麼定義?我再舉個例子,像爐碴有好幾十種,或者是像焚化爐底渣,焚化爐飛灰或混合物,這19種仔細一看,其實都包山包海。」

黃煥彰斷言,環保署根本無法嚴加把關,因為實際稽查制度、漏洞百出。他以有機污泥為例,「如果政府要檢測,要有存放空間,因為污泥含水性很高,沒辦法立刻檢測,這樣來回可能要耽誤兩個禮拜的時間,我們整個運轉機制如何讓人民覺得安心?」

台南社大的牆上,高掛著台灣污染地圖,這是多年來黃煥彰和台南社大共同發現的污染案。黃煥彰痛批,這就是政府強調零廢棄、再利用,使用寬鬆標準,讓廢棄物躍身成為資源物的後果。「如果我們在主張填海造島的時候,不能配合我們整個台灣現況,其實我們是在出賣台灣。」

填海造島政策草案,即將進行政策環評。環保署推估,未來每年將有74萬公噸的爐碴、124萬噸的飛灰和焚化底渣、183萬公噸的煤灰等事業廢棄物,會用於填海。

黃煥彰強調,如果不做產業轉型,廢棄物過量的問題,永遠無法解決。「我們應該從源頭管理下手,讓高廢棄產業離開台灣,否則怎麼填也填不完。」

南星計畫的輪胎海岸,因為中油油管通過,免於被填築的命運。這是最後一片,大林蒲居民,還能回憶童年的去處。

蔚藍的大海,是否真的能夠消化人類製造的龐大廢棄物?年底的填海造島政策環評,將決定我們還能不能擁有,人與海共生共存的可能性。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小港區
關鍵字
高雄港, 大林蒲, 養殖, 廢棄物, 填海造陸, 重金屬, 污染, 集塵灰, 掩埋場, 垃圾政策, 工業區, 鋼鐵業, 爐碴, 南星計畫, 國有地, 遊艇產業專區, 示範島, 白海豚, 海洋生態

在潮間帶抓蟹捕魚、撈捕蝦苗,一張張陳舊的相片,見證著高雄大林蒲,人與海岸共榮的景象。1980年代,大林蒲居民因地利之便,引海水育養蝦苗,草蝦王國的盛名,不脛而走。但自從高雄港第二港口開闢之後,大林蒲的命運,被悄悄翻轉…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廢棄物變形記

廢棄物變形記

摘要
2011年五月,高雄地檢署和環保署南區督察大隊,因為民眾舉發有污染物棄置,意外破獲一宗環境犯罪案件...

搭配著大肚山的非法棄置專題,我們的島希望延伸事業廢棄物的處理議題,深入追蹤這起事業廢棄物污染案件。原因之一,是這起事件的污染物相當特別,名為「脫硫渣」。

過去事業廢棄物污染案件比較常見的,都是爐碴、集塵灰,脫硫渣到底是什麼?在報導裡,只知道脫流渣是煉鋼業的產物,而這次的污染地點,在高雄市大寮區。

五月份檢調破獲時,只見高雄市大寮區農田裡,一塊被鐵板圍成的空地,堆著像山一樣的污泥,走近,就聞得到濃濃異味。當時現場有一個長五公尺、寬三公尺的大坑洞清水池,環保單位人員在池子裡驗到的酸鹼值,高達11.8,也就是皮膚稍微接觸到,就會被灼燒的強鹼。根據檢方調查,當時堆積的脫硫渣,多達兩千公噸。

為了瞭解脫硫渣非法棄置,實際採訪前,記者先分別致電給環保署督察總隊南區大隊、環保署土基會、環保署廢管處、高雄市環保局,以及經濟部工業局。但高雄市環保局對這起污染案件,幾乎不願意表達任何意見,一律以「這起事件已經有檢調介入」為由拒絕。

環保署各處室,則指出,脫硫渣是鋼鐵業產出的事業廢棄物,但是因為可以再利用、已經登記為產品,就像一般物品一樣可以販售,因此不受到廢棄物清理法的管轄,相關管理條文,必須洽詢經濟部工業局;但當致電給經濟部工業局,工業局卻否認「脫硫渣是產品」。經濟部工業局並且表示,脫硫渣如果是再利用物,必須受到環保署的認可,所以管轄權在環保署。

一來一往間,脫硫渣彷彿是從三不管地帶蹦出的產物。我們決定,直擊中鋼和脫硫渣棄置場所。

一貫煉鋼廠內,充滿著火光、石墨、揚塵,和噪音。一桶又一桶的鋼料,在半空中的軌道上運行。準備承受一千五百度以上的高溫錘鍊。這些鋼料,含大量的鐵,會在高爐中,被高溫熔化成鐵水。

為了提高鋼的品質,必須加入大量石灰,將鐵水中的硫去除;轟隆隆的機械攪拌聲,就是脫硫手續。經過取樣和測溫,確定生鋼品質,就要開始耙渣;此時怪手會挖出金黃色流狀物,這些流狀物冷卻之後,就是脫硫渣。

脫硫渣,本來是一貫煉鋼廠的事業廢棄物,後來被當成產品;目前全台只有中鋼和中龍鋼鐵會產出,每年有37萬噸。

脫硫渣的利用,必須交給合法廠商處理。利用方式分為兩種。一是透過洗選,取出含在脫硫渣裡面的剩餘鐵礦;二是將洗選後的殘渣,作為水泥、造磚、填地、土壤改良劑。

但是,當初在大寮這塊空地洗選鐵礦的業者,卻根本沒有執照。

一般來說,合法廠商要把脫硫渣拿來再利用,會有防污措施,避免洗選過程中,含有大量石灰的脫硫渣,會洗出強鹼。但非法業者直接引用高雄大寮林園大排的水洗選,不斷重複使用,水就不斷滲漏;洗選後剩下的脫硫渣,則直接放在農地上曝曬。

環保署督察總隊南區督察大隊長賴健榮說明,因為業者沒有防污處理,導致脫硫渣裡面的重金屬,已經釋出。環保署在現場採九個樣品,除了重金屬外,也驗戴奧辛含量。

「檢驗結果已經出來,那這個結果的話,雖然它沒有超過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認定標準,但是總鉻、總鎘、銅還有鉛,它們都有檢出。」賴健榮進一步表示,由於洗選過程大量釋出鹼性,已經造成污染,「因為脫硫渣的pH值,大概有12.38左右。」

但是,本來應該交給合法廠商運用的脫硫渣,為什麼會跑到非法業者手上?可以進一步再利用的脫硫渣,又為什麼被隨意棄置在農地上…?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大寮區
關鍵字
大肚山, 煉鋼業, 爐碴, 集塵灰, 廢棄物, 中鋼, 煉鋼廠, 黃煥彰, 晁瑞光, 台南社大, 污染

2011年五月,高雄地檢署和環保署南區督察大隊,因為民眾舉發有污染物棄置,意外破獲一宗環境犯罪案件...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紀岳君 陳志昌,剪輯 紀岳君

中毒!大肚溪

中毒!大肚溪

摘要
彰化縣伸港鄉,台61線跨越大肚溪的橋墩下方,民間團體曾經檢舉,這裡遭到爐碴與集塵灰入侵,環保單位宣稱已經清除完畢,實際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台南市社區大學理事長黃煥彰,拿起小鏟子,挖起表土下方的土壤,用快篩儀器檢測,發現土壤中鋅和銅的含量,竟然超過了土壤管制標準。台南市社區大學講師晁瑞光認為,公路單位用乾淨的土覆蓋表面,就說整治完成,但是有害土壤的處理,應該更加嚴謹。

換個地點測橋墩邊的表土,螢幕上出現一堆令人擔心的紅字,五種重金屬超過法規標準,這旁邊就有一座養牛場,牛吃了暴露在有毒環境中的草,安全嗎?

沿著台61線橋墩下方往大肚溪河岸走,民間團體發現了更嚴重的情形,集塵灰像一座座小山直接露天堆置,甚至連腳底下踩的都是,這些鋼鐵業產生的有害事業廢棄物,依法應該送到掩埋場,卻被業者惡意偷倒。

集塵灰一路延伸到大肚溪河岸,介於台61線與台17線橋墩之間,廣大的土地,屬於大肚溪口野生動物保護區,這裡位處感潮河段,退潮後大大小小的集塵灰馬上現形,對這裡的生物,造成極大危害。泥灘地上的彈塗魚、螃蟹,成天與集塵灰為伍,牠們在覓食的時候,吃進了多少毒物?用儀器量測底泥的重金屬含量,一樣高的令人擔心,鋅超過土壤管制標準3倍,鉛的濃度也偏高。

台南市社區大學理事長黃煥彰表示,集塵灰中戴奧辛含量很高,而戴奧辛只要很低的濃度,就會產生生態影響,長期把戴奧辛泡在水裡面,對河川裡面的魚體、螃蟹衝擊很大,長久更會影響到我們的飲食健康。

海水漲潮後,這片土地再度被海水淹沒,民間團體認為,政府必須趕快處理把污染清除,防止它繼續擴散。

4月7日,台南社大成員特地北上召開記者會,公布最新檢測數據,顯示大肚溪河岸的土壤,戴奧辛含量超過管制標準的2.5倍,鋅更超標了160倍。其實早在2月25日,彰化環盟就已經會同環保署到現場勘查,當時環保署發文給立委,表示疑似集塵灰,之後就沒有下文了,直到召開記者會當天早上,才確認超過土壤管制標準,屬於有害事業廢棄物。

大肚溪原本隸屬水利署第三河川局管轄,但是涉及這樣龐大、危及的公害事件,緊急處理應該交給環保署,還是水利署負責?第三河川局代理局長張廣智表示,假如是事業廢棄物,涉及專業,考量效能,應該由環保機關做專業權責處理。但是環保署廢管處簡任技正邱濟民認為,這是民間團體檢舉的個案,檢察官介入調查,依照廢清法,認定應該交由水利署處理。

台南市社區大學理事長黃煥彰氣憤的表示,大肚溪畔的集塵灰,都已經泡在水裡,要怎麼做緊急處理?什麼時候做?我們得不到答案,只看到各部會互堆責任,如果是這樣,水利署署長、環保署署長,應該下台。

黃煥彰認為,環保署應該負起緊急處理的責任,因為它有專業能力。台大職工所副教授吳焜裕也認為,這個涉及水土的污染,應由環保署土污基金會處理,問題是,環保署不願意去面對。

再度來到大肚溪畔的集塵灰棄置場址,環保單位緊急立起的告示牌,已經躺在地上,告示牌上的資訊,也只是請民眾不要接近,卻沒有提醒大家,這裡的水產有污染疑慮、禁止捕撈,現場還是有民眾抓魚,政府的緊急處理方式,讓民間團體失望。

海水持續淘洗,集塵灰裡的毒物,讓大肚溪慢性中毒,對沿海的養蚵產業與近海漁業造成威脅,這些集塵灰早晚都要處理,不過環保單位的緊急處理能力,卻令人質疑,保護環境的重擔,還有誰能託付?

學科
水文,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彰化縣
  • 伸港鄉
關鍵字
爐渣, 台南社區大學, 黃煥彰, 晁瑞光, 廢棄物, 污染, 彰化環盟, 台61線, 大肚溪, 集塵灰, 管制標準, 戴奧辛, 土污基金會, 環保署, 水利署

彰化縣伸港鄉,台61線跨越大肚溪的橋墩下方,民間團體曾經檢舉,這裡遭到爐碴與集塵灰入侵,環保單位宣稱已經清除完畢,實際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爐碴風暴(上)

爐碴風暴(上)

摘要
民國40年代,台灣開始發展鋼鐵工業,但鋼鐵廠的廢棄物,爐碴與集塵灰,卻到處流竄。民國90年,廢清法通過,終結了這個亂象。民國91年,經濟部工業局公告爐碴再利用的相關辦法,爐碴合法的進入農地魚塭,這場爐碴風暴席捲全台…

如果在路邊、魚塭、農地,發現一顆顆的黑灰色小球,大多數人會以為,那是石頭,但它可能是含有高濃度重金屬和戴奧辛的集塵灰。鋼鐵業的廢棄物─爐碴與集塵灰,如果現身在我們周遭,一般民眾難以分辨,這幾年爐碴、集塵灰污染事件開始登上媒體版面,才掀起這隱藏許久的爐碴風暴…

爐碴全島流竄

台灣鋼鐵業從民國40年代開始發展,過去因為環保意識低落、法規缺漏,鋼鐵業的廢棄物─爐碴與集塵灰到處流竄。民國63年,廢棄物清理法通過,廢棄物的管理,才逐漸步上軌道。

作為石門水庫在颱風期間備用水源的中庄調整池,在施工前,水利署發現大量爐碴,桃園縣政府拿出航照圖說明,這是在民國70幾年到80年初,業者盜挖砂石回填爐碴所致,為維護民眾的飲用水安全,水利署會把爐碴全數清除,費用預估1到3億元,這筆錢全民買單。

而在高雄市駱駝山,從以前就被丟棄了大量的集塵灰,在駱駝山山腳下的排水溝,清理時挖起的底泥堆在路旁,台南市社區大學講師晁瑞光用機器檢測,鋅的含量3800PPM,超過土壤管制標準近兩倍,晁瑞光很擔心駱駝山的污染,已經向外擴散。這個廠址高雄市環保局已經列管,但現場沒有任何防護阻絕措施,這些過去的陳年舊帳,處理起來成本高昂。

雖然廢棄物清理法在民國63年就通過了,鋼鐵廠產生的廢棄物應該進入掩埋場,但過去環保意識低落、稽查管理難落實,許多不肖業者伺機偷倒、偷埋,這些找不到兇手的不明污染場址,政府還是要面對。

台61線 爐碴大本營

走在台61線台南七股段,爐碴數量之多,蔚為奇觀,全長13公里的路段,路基、邊坡都被偷埋爐碴和集塵灰,儼然成為爐碴掩埋場。民國88年到93年,台61線道路工程施作,包商偷埋爐碴與集塵灰,甚至連還沒發包的交流道,路基都已經用爐碴填好了。

七股是沿海養殖重鎮,放眼過去都是魚塭,靠著連通的渠道,提供魚塭的養殖用水,在台61線沿線以及溝渠的堤岸也滿佈爐碴。當年道路完工後,就發生養在溝渠的牡蠣暴斃事件。由於爐碴屬於鹼性,又含有各種重金屬,甚至是戴奧辛,污染水域、土壤的風險很高,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表示,政府官員認為爐碴不會溶出造成污染,但是如果長期泡在水環境,仍有可能溶出來,造成當地重金屬的背景值上升,更嚴重的是,這些渠道是魚塭的養殖用水來源,也連通七股潟湖,當重金屬進入水體累積在環境中,經由食物鏈累積在水產品中,後果不堪設想。

民國99年4月,台南市社區大學理事長黃煥彰披露台61線遭到爐碴入侵,當時的台南縣環保局卻表示:「爐碴是可以被用來做道路的級配,是合法的。」在民國100年1月的一場爐碴記者會中,公路總局對台61線的回應,也說爐碴可以再利用。黃煥彰質疑公路局說謊,因為承包台61線工程的業者,沒有向公路單位申請許可,即是違法。

民國90年,廢清法第七次修正通過,依照廢清法第39條,事業廢棄物的再利用,要回歸到「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以鋼鐵業而言,屬於經濟部工業局管轄。民國91年,工業局公布了「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管理辦法」,爐碴屬於可以再利用的項目。

台61線台南段施工時間,橫跨再利用法規通過之前跟之後,介入調查此案的台南地檢署認定,這些爐碴屬於廢棄物,不屬於再利用的範疇,業者的行為是違法的。台南地檢署檢察官林仲斌表示,台61線的爐石,很明顯沒有經過破碎、磁選、篩分的動作,依照經濟部工業局標準,沒經過這三個動作,就不是再利用過後的產品,屬於廢棄物,所以適用廢清法。而且當時還發現集塵灰,屬於有害事業廢棄物,也適用廢清法。

廢棄物違法掩埋,依法就是要全部清除,但要解決如此龐大的爐碴和集塵灰,是何等浩大的工程,費用也將是天文數字!事情爆發至今,環保機關只緊急處理了幾個地點,但處理方式仍不足以避免爐碴污染環境,甚至連集塵灰也沒清乾淨,台61線台南七股段的污染,還持續中,這場災難該如何收拾,環保單位的做法,受到嚴格的檢驗。

爐碴來源 追追追

住在台17旁鹽埕聚落的李銀治伯伯,他平常用來固定衣架的石頭就是爐碴,這些爐碴甚至還參雜了集塵灰,當年他曾經到台61線工地做臨時工,業者利用晚上十一、二點,載來很黑的爐碴,即使他穿上兩層襪子和厚重的工作鞋,還燒透過去,鞋子都在冒煙。黃煥彰跟他說明後,他才知道,傾倒在家園的,是有毒的集塵灰和爐碴。李銀治氣憤的表示,應該填土方怎麼變成爐碴,不過公路總局回答他,事先不知情,而工程監工也說,並沒有准許業者傾倒,李伯伯就質疑「那為什麼爐碴會到這裡?」。

台61線台南段的爐碴案,台南地檢署主動調查,分成三案,其中兩案已經偵結,第一案能確定,爐碴是從威致鋼鐵公司出來,但工程的承包商與鋼鐵業者,卻都全身而退,因為已經超過十年的法律追溯權,第二個案子因為查不到爐碴來源,只能起訴承包商。台南地檢署檢察官林仲斌表示,爐石偷倒,往往很久之後,才會被發現,因此證據蒐集相當困難,尤其還牽扯到追溯權時效,這是至今無法克服的事。

負責台61線台南段工程的公路總局,最後也沒有被起訴,林仲斌檢察官說明,公路總局說這是包商的行為,他們並不知道是爐石,「除非我有更強烈的證據,證實公路總局知情,但是這是將近十年前的事情,我很難還原。」林檢察官無奈的說。

雖然法院最終判決還沒出爐,但廢清法的罰責,只有幾年的刑責或是幾百萬的罰金,包商把土方偷天換日變成爐碴和集塵灰牟取暴利,還污染土地、禍害子孫,居民如今只希望,政府能還給他們一片淨土。

集塵灰 失控?

環保團體接到檢舉,台61線彰化伸港段被偷埋集塵灰,集塵灰的特性就是鋅的含量特別高,用儀器檢測,許多重金屬都超過管制標準,依法集塵灰屬於有害事業廢棄物,不得再利用,鋼鐵業者必須送到合法掩埋場處理,卻被不肖業者夾帶在土方裡,成為工程的回填土。台南市社區大學自然與環境學程的講師晁瑞光表示,「集塵灰本來體積一點點,混到土方變成這邊的土,這也導致整個土壤受到污染,全部完蛋!」

違法偷埋集塵灰的情形,也發生在台61線的台南七股段,走進一個看似平常的魚塭,腳底下踩的竟然是集塵灰,當年台61線台南段施工時,包商承租魚塭作為預拌混凝廠。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表示,魚塭檢測到的鋅跟鉛都偏高,而在台61線也測到同樣的情形,因此推測業者可能把爐碴跟集塵灰混合,埋在台61線,「我們最擔心的是不知道業者到底埋了多少?光看這邊廢棄的集塵灰數量,就非常龐大!」。

為什麼環保署監控列管的有害事業廢棄物-集塵灰,最後會被當成回填的土方呢?

環保署廢管處簡任技正彭瑞祥表示,民國90年,環保署成立事業廢棄物管制中心,對於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追蹤管制,環保署的做法,是在清運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車輛上裝設GPS,納入追蹤系統管制,但是有些案件是在民國90年以前發生的,那是歷史的共業。

介入調查爐碴與集塵灰的監察委員錢林慧君認為,清除有害事業廢棄物的甲級清理公司,車輛有的有GPS,有的沒有GPS,業者可能報10輛,載運到某個地方後,部分集塵灰放到沒有裝GPS的車子,漏洞還是不少。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認為,集塵灰有的混在建築廢棄物,混在泥土,混在爐碴,混在水泥裡,業者招式非常多,他建議只有透過比較強的外部稽查,才可避免不法事件。

調查爐碴、集塵灰案件的監察委員和檢察官都認為,環保署目前對於集塵灰與爐碴的產量,無法有效掌握,現有的管控機制也還有漏洞,更重要的是,經濟部工業局不能置身事外。林仲斌檢察官認為,鋼鐵業者進多少原料,製程能力如何?產量多少?銷售數量多少?產生廢棄物的量是多少?都要作精密的計算,之後再去比對業者申報的數量符不符合,這才合理。經濟部有義務協助到第一線監督,計算業者產生多少廢棄物,「目前為止沒看到,所以就一直管控不是很好,流向也不清楚」

不管是過去的歷史,還是現在進行式,爐碴、集塵灰的問題都要面對。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 大溪區
  • 高雄市
  • 小港區
  • 台南市
  • 七股區
  • 台南市
  • 將軍區
  • 彰化縣
  • 伸港鄉
關鍵字
重金屬, 土地汙染, 戴奧辛, 爐碴, 集塵灰, 事業廢棄物, 廢清法, 整治場址, 台61線, 黃煥彰, 晁瑞光, 土壤管制標準, 食品安全

民國40年代,台灣開始發展鋼鐵工業,但鋼鐵廠的廢棄物,爐碴與集塵灰,卻到處流竄。民國90年,廢清法通過,終結了這個亂象。民國91年,經濟部工業局公告爐碴再利用的相關辦法,爐碴合法的進入農地魚塭,這場爐碴風暴席捲全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爐碴何處去

爐碴何處去

摘要
台灣一年因為電弧爐煉鋼,產生150萬噸爐碴廢棄物,這些爐碴裡,含有鉛、鋅、銅、鎳等重金屬,環保署認為爐碴內的重金屬不易溶出,因此開放再利用,做為道路級配、水泥原料。問題是,重金屬是否真的不易溶出,還有待舉證。但是有業者將爐碴非法棄置,還有的將爐碴混入重金屬含量高,而且含有戴奧辛的集塵灰,導致接二連三爆發爐碴與集塵灰非法棄置或不當再利用的事件。廢棄物管控不善,最後污染都回歸土壤。爐碴混合集塵灰污染土壤的事件像未爆彈,如果不積極管控,類似戴奧辛鴨、重金屬稻米等公害事件,隨時都可能引爆。

台南縣七股鄉鹽埕村,是一個典型的海邊小鎮,七股潟湖風光明媚,村民依海為生。沒有化工廠污染,這裡的牡蠣特別肥美香甜。平靜的小鎮,最近因為不遠處台61線被發現路基滿佈爐碴,成為全國矚目的焦點。

中華醫事大學護理系副教授黃煥彰,拿著竹子敲打爐碴土堤,他說:「61號公路的級配,把爐碴拿來當級配,現在變成魚塭的土堤,像這一顆應該就是集塵灰。集塵灰是有毒廢棄物,怎麼會有集塵灰在公共工程裡面?」

爐碴是煉鋼時爐床底部產生的廢棄物,重金屬含量高,依台南社大今年四月的採樣,包括鉛、鋅、銅、鎳,都超過土壤管制標準。

爐碴重金屬不易溶出?

環保署認為,爐碴性質穩定,而且重金屬不易溶出可再利用。環保團體卻質疑,爐碴經過長期風吹日曬雨淋,難保不會溶出或風化成微細顆粒,進入食物鏈,基於保障民眾健康,爐碴再利用應該避開土壤、水源等敏感用途。

在台61線發現各式各樣的爐碴,許多未經破碎也未經過篩選,「你看這些石頭表面就有銅綠,可能因為海邊風很強,這些爐碴風化後就變小顆粒,變灰塵,或沉降在魚塭裡。」黃煥彰說,「風險更大的是這些含重金屬的爐碴,泡在水裡,會慢慢溶出,八八水災前這個河道都養牡蠣,會不會造成重金屬含量偏高?」

公共工程應建立爐碴再利用工程規範

從曾文溪堤岸彎進台61線公路,一路往北,是一望無際的七股潟湖。走進台61線路基,發現佈滿各種形狀的爐碴,有的已變成粉末與土壤混合無法分辨。生鏽的鋼筋冒出頭,鏽蝕已擴散染紅土壤,有的則明顯看出銅綠。

黃煥彰認為,路基臨近水源,而且是和魚塭共用的水域,如果用來做道路,變成一個河道的土堤,對河道安全影響相當大。他呼籲公共工程應該建立嚴格的施工標準及規範,否則將帶給當地居民很大的災難。

鹽埕村民李銀治說,台61線在興建時,有包商把還有餘溫的廢鐵爐碴直接倒在路基,不符合再利用程序。他曾經被聘為臨時工從爐碴堆中撿拾鐵片。當時他不知道那就是爐碴,否則一定反對到底。

 「我們是傻百姓,不知毒素是什麼。」李銀治說,政府做公共設施之前,不論包商用的是土方還是爐碴,都應該跟百姓說明是否安全。

無辜漁民恐慌 爆衝突

七股潟湖是重要的牡蠣養殖區,一傳出爐碴污染事件,漁民的生意立刻受到影響。七股龍山村漁民表示,當天牡蠣完全賣不出去,都是因為鹽埕村民揭發爐碴事件,隔天一早相約到鹽埕村抗議。

消息曝光後,龍山村民來了兩部卡車,到鹽埕村抗議,鹽埕村民不甘示弱,全身包得只露出兩個眼睛,正在挑牡蠣的婦女也跑來助陣。

「我們龍山村全都靠蚵仔生活,這邊田也種不起來,都是鹹水,全村人都靠養蚵仔。」龍山村漁民陳祥麟說,污染消息曝光,消費者對七股的蚵仔沒了信心。

政府未防範污染在前,事後又未即時處置,讓無辜的漁民產生衝突。為了避免爐碴再利用引發疑慮,學者建議爐碴不應該只開放、不管理,應該訂定更嚴格的管理規範。

爐碴再利用應避開土壤、易淹水地區

黃煥彰指出,歐盟在2004年就訂出一些規範,爐碴不能在易淹水地區,不能跟水接觸,但是現在,我們不但在易淹水地區,又直接在河道邊,這樣的工程簡直是在毒害台灣人民。

事後環保署回應,修正爐碴再利用規範,不得與土壤接觸、不得用於農業用地、或自來水保護區。

環保署土污基管會執行秘書蔡鴻德表示,已經要求工業局修訂爐碴再利用規範,希望爐碴不要跟土壤接觸、不要影響到農地,因為農地要種植、養殖、畜牧。另外也不能影響到水源區,「這是一貫堅持的原則」。至於其他管道如何再利用,他認為只要有法令管制,應該就沒有問題。

不過,如何監督業者合法再利用、並且舉證爐碴再利用的確沒有危害,同時避免爐碴被非法棄置,環保署有必要提出更嚴謹的規範,才能說服民眾,減輕對爐碴的疑慮。
 

爐碴堆置農地已半年 至今未清除

距離鹽埕村1小時車程外的台南縣後壁鄉,去年底也發生爐碴堆置污染農田事件,環保署檢測總計有5筆農地,鉻濃度超過土壤管制標準。在農地上堆置爐碴已經違反區域計畫法,但事件至今已半年,爐碴依然尚未清除。

後壁鄉農民陳信璋的稻田,去年被驗出鉻濃度超過標準,環保署要求污染行為人超翔公司整治,但田間的爐碴並未清除乾淨,農水路上明顯殘留許多爐碴。重新種植的稻穀已長出稻穗,令人擔心這批稻米能否通過重金屬檢驗。 

蔡鴻德說,已經確定超翔是污染行為人,而污染到農地就要負責鏟除、銷毀、整治,然後才還給農民,這些農地最後要經過環保局驗證,才會給農民種植。

稀釋法整治農田 總污染量並未減少

環保團體則質疑,農地污染後多半採「稀釋法」整治,並立即恢復耕作。但稀釋法只是暫時讓污染不要超過標準,污染物濃度並未減少。過去環保署用稀釋法整治的農地,後來證實,再度受到重金屬污染的比例相當高。

黃煥彰表示,根據農民描述,業者上下翻土後檢測沒有問題,他質疑用稀釋法並未減少存留在農田裡的鉻總量,未來種植的作物還是有可能再受污染。

不過環保署認為,稀釋法是一種最不會傷害土壤的整治方法,針對已污染的農地,可改種其他較不易吸收重金屬的作物,以減輕民眾飲食安全的疑慮。但無論如何,這只是治標、無法治本,如何防範農地遭受污染,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為何爐碴再利用工廠可位於農地?

距離爐碴堆置場不遠處,是一家爐碴再利用的製磚工廠,完工的磚塊、一堆堆五顏六色的爐碴原料堆置在農地,怪手正在搬運材料,不時揚起灰塵。

附近居民反映,只要開窗戶,灰就會飄進屋裡。而居民最想問的是,為什麼有重金屬污染疑慮的工廠,可以設在農地?

黃煥彰表示,台灣過去喊出「客廰即工廠」,造成很多工廠下放到農村裡,可能帶來水污染、空氣、爐碴污染,他認為應該重新畫定農業保護區。

蔡鴻德則說,工廠靠近農地,要看是什麼樣的工廠,如果會產生重金屬的工廠就不好,因為會造成農地污染。但這部分並非土污法可介入,希望區域計畫法、都市計畫法等相關法令從源頭把關。

駱駝山 廢棄物的天堂

高雄縣大坪頂駱駝山,是另一處混合爐碴集塵灰,以及事業廢棄物的非法棄置場址,去年底環保署檢驗,發現土壤中的鋅、鉛,都超過管制標準。至今已經超過半年,現場的污染物不但沒有清除,還發現被丟棄新的廢棄物。

入口處就看到一大片爐碴,還參雜一粒粒的集塵灰,大雨來時如果把戴奧辛直接沖刷到水溝,風險很高。黃煥彰認為,環保署應該優先清除駱駝山的集塵灰。

再往山裡走,大大小小的集塵灰混在爐碴中,道路兩旁原本被樹葉覆蓋的山林已經開挖,曝露出更多爐碴與集塵灰。

發現大量集塵灰夾雜爐碴丟棄 

集塵灰,是煉鋼時集塵袋內所收集的煙塵,含有高濃度的鉛、鋅、戴奧辛,嚴禁再利用。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集塵灰被亂丟?因為國內處理容量不足,估計還有50萬噸無法處理,不肖業者趁機惡意棄置污染土壤。

黃煥彰說,「這是控管出了問題」,電弧爐碴可以再利用,最擔心工廠夾雜集塵灰丟出來,集塵灰戴奧辛含量可能達上千、甚至上萬個ppm,「像這樣讓我們非常擔心。」

再往山裡走,發現滿坑滿谷的事業廢棄物,泡棉、營建廢棄物、雜草、磚頭,看起來才剛被丟棄不久。整座山灰濛濛一片,空氣中一股濃濃的腐臭味。除了偶爾出現的流浪狗,完全沒有人煙,整座山死氣沉沉。 

台南社大自然與環境學程經理晁瑞光擔心,一旦下雨,這些廢棄物會往山谷衝下去,各式各樣的污泥就污染我們的土地。

 

污染管制區竟有工廠租地工作

晁瑞光隨身帶著黑色小提袋,袋內裝有採土器、塑膠袋、標記用的水性筆、衛星定位系統,只要看到可疑的土壤,隨時採樣。去年底台南社大檢舉高雄縣大坪頂多個爐碴棄置場,半年後重返現場,發現處理速度相當緩慢。

高雄市植物園對面的爐碴棄置場址,鳳梨園已經鏟除,入口處還掛著「非法棄置場址,請勿擅自進入」的牌子,但空地上卻有人租地工作。場址下方埋的事業廢棄物還沒清除,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爐碴散置在現場。

黃煥彰質疑,這裡違反廢清法,地主應該把廢棄物清除掉,但地主不但沒有把廢棄物清掉,反而出租當工地。

側記

全台類似的非法棄置場址有300多處,除了風險較高的21處甲級場址已處理外,其餘都還在調查階段。土地一旦被污染,會波及民眾的飲食安全。爐碴、集塵灰只是非法棄置的縮影,唯有嚴格把關,才能讓我們的土壤免於污染。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七股區
  • 台南市
  • 後壁區
  • 高雄市
  • 林園區
關鍵字
爐碴, 重金屬, 事業廢棄物, 黃煥彰, 管制標準, 養殖業, 土壤整治, 食物安全, 集塵灰, 廢清法

台灣一年因為電弧爐煉鋼,產生150萬噸爐碴廢棄物,這些爐碴裡,含有鉛、鋅、銅、鎳等重金屬,環保署認為爐碴內的重金屬不易溶出,因此開放再利用,做為道路級配、水泥原料。問題是,重金屬是否真的不易溶出,還有待舉證。但是有業者將爐碴非法棄置,還有的將爐碴混入重金屬含量高,而且含有戴奧辛的集塵灰,導致接二連三爆發爐碴與集塵灰非法棄置或不當再利用的事件。廢棄物管控不善,最後污染都回歸土壤。爐碴混合集塵灰污染土壤的事件像未爆彈,如果不積極管控,類似戴奧辛鴨、重金屬稻米等公害事件,隨時都可能引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朱淑娟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鴨蛋啟示錄

鴨蛋啟示錄

摘要
在一片砲聲隆隆的公聽會中,彰化線西鄉民群情激憤,要求台灣鋼聯立刻停工,在彰化線西鄉爆發出戴奧辛鴨蛋之後,台灣鋼聯被指稱是事件的元兇,台灣鋼聯的煙囪戴奧辛檢測,最高是282ng/Nm3,是一般垃圾焚化爐管制標準的2820倍。

更誇張的是,環保署早在九十二年七月,環保署就已經檢測到台灣鋼聯的戴奧辛高達167 ng/Nm3,三月初衛生署通知農委會與環保署,線西鄉鴨蛋的戴奧辛含量很高,在這之前,環保署卻都沒有告知相關單位以及當地居民,甚至在衛生署通知這事件後,台灣鋼聯仍繼續污染當地的環境。

對於台灣鋼聯排放戴奧辛一事,環保署根本無「法」可管,因為到現在為止,集塵灰熱處理業還沒有戴奧辛排放管制標準,所以就算這家業者,戴奧辛排放量佔台灣六分之一的污染大戶,根本不會因此受罰,也不用負責。因為環保署並沒有管制它的戴奧辛排放,未來,居民該向誰求償?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線西鄉
關鍵字
台灣鋼聯, 管制標準, 戴奧辛, 排放, 集塵灰, 食品安全, 重金屬

在一片砲聲隆隆的公聽會中,線西鄉民群情激憤,要求台灣鋼聯立刻停工,在彰化線西鄉爆發出戴奧辛鴨蛋之後,台灣鋼聯被指稱是事件的元兇,台灣鋼聯的煙囪戴奧辛檢測,最高是282ng/Nm3,是一般垃圾焚化爐管制標準的2820倍。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集塵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