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地污染

鎘米再現

鎘米再現

摘要
民國90年9月5日,雲林縣虎尾鎮廉使里的200公斤鎘米終於被查獲,正當全國民眾鬆一口氣時,農地污染問題才開始昭然若揭。早在十年前,廉使里就被檢驗出鎘污染事實但是當地仍然繼續生產、繼續耕作; 更令人憂心的是事實廉使里灌排未分離、工廠緊臨農地的情況,只是台灣眾多農地中的鳳毛麟角,隱藏在雲林鎘米之後的,是全面性的農地污染問題...

民國90年9月5日,雲林縣虎尾鎮廉使里的200公斤鎘米被查獲,引起媒體大篇幅的報導,原本寧靜純樸的農村,一時成為社會大眾注目的焦點。當農政單位找到鎘米,農地上的作物也順利清除以後,鎘米事件似乎將被定位為單一問題。

但是事實上,工業廢水順著溝渠漫流,污染了多少農地,許多農民都還心存疑慮。部分按捺不住焦慮心情的農民,來到縣政府,希望能得到政府徹底清查污染土地的承諾。

鎘米污染問題自民國62年爆發以來,農地遭受污染的面積,還是年年增加,令人懷疑的是,這些重金屬含量超過安全標準的土地,為什麼還繼續耕種?而地方農會對於所收購的不合格稻米的態度又是如何?更令人憂心的是,廉使里灌排未分離、工廠緊臨農地的情況,只是台灣眾多農地中的鳳毛麟角, 隱藏在雲林鎘米之後的是全面性的農地污染問題。

工廠混雜在農業區裡,雖然降低了設廠成本,卻污染了全國五千多條的農業灌溉溝渠之水質。當灌溉用水大多遭到污染之後,農民只好自力救濟,自行鑿井找乾淨的水源,但是抽水機抽出來的地下水,是否沒有受到污染,農民自己也沒有把握。

公部門一味偏重經濟發展的結果,農地的功能,漸漸被人們所遺忘,當受到污染的農田被強制休耕,農民被迫離開耕種了一輩子的土地以後,以農立國的根本,是不是也會隨著動搖?

學科
公害
縣市
  • 雲林縣
  • 虎尾鎮
關鍵字
農地污染, 重金屬, 鎘米, 灌溉系統, 休耕, 廢水排放, 放流水, 灌排分離

民國90年9月5日,雲林縣虎尾鎮廉使里的200公斤鎘米終於被查獲正當全國民眾鬆一口氣時農地污染問題才開始昭然若揭。早在十年前廉使里就被檢驗出鎘污染事實但是當地仍然繼續生產、繼續耕作; 更令人憂心的是事實廉使里灌排未分離、工廠緊臨農地的情況,只是台灣眾多農地中的鳳毛麟角隱藏在雲林鎘米之後的是全面性的農地污染問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林佳穎 葉明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變色黃墘溪

變色黃墘溪

中福村中興段的農田,一百多年來是桃園縣蘆竹鄉最好的水稻田,但是1976年左右,中壢工業區的工業污水陸續排放到黃墘溪以後,只要附近的農民引用黃墘溪水灌溉,農田就會遭受污染,目前這片農田快要成為桃園地力最差的地方。

農業工程研究中心的調查,中福地區受到重金屬汙染的土地大概有八十幾公頃,2001年3月6日,臺灣大學教授胡弘道在這裡種植桉樹樹苗,進行土壤復育試驗,他分析此區鎘污染量已經超過痛痛病的標準,每一公斤的乾燥土壤達到一百多ppm,超過鎘中毒的標準,不應該種植作物。

來到中壢工業區污水處理廠的污水排放口,電子業、化工業、染整業的汙水直接排放到黃墘溪裡,並未做灌排分離,這條溪同時也是中福地區水稻田的灌溉水源,等於同時將污水擴散到下游幾百公頃的那個農地裡。然而,中福村的老農民也四處陳情,從鄉公所、縣政府、中央級的民意代表,但是老農民得到的答案,就是等待。這樣一等,已經二十年了。

根據統計,目前在臺灣三十幾萬公頃的水稻田裡,有五萬多公頃的灌溉用水受到污染,以黃墘溪流域為例子,因為土地及水污染防治法的施行細則還來不及立法,導致遭受重金屬水污染的土地沒有法源依據進行整治。土地是生命延續的根本,土地污染問題一天不改善,全島的子民就必須付出更多的健康代價。

學科
水文, 農業,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 蘆竹區
關鍵字
工業區, 廢水排放, 胡弘道, 農地污染, 重金屬, 土壤管制標準, 放流水, 灌排分離, 灌溉系統, 水污法, 整治

中福村中興段農田,一百多年來是蘆竹鄉最好的水稻田,民國六十五年左右,中壢工業區的工業污水陸續排放到黃墘溪,只要附近農民引用溪水來灌溉,農田就會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這片農田幾乎成為桃園地力最差的地方。當地居民嘗試過許多陳情管道,得到的答案就是等待,一等二十年。黃墘溪只是台灣眾多相似問題的一例,目前台灣三十多萬公頃的水稻田,就有五萬多公頃灌溉用水受到污染農地污染的惡夢,何時可以解決?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林玲遠
攝影 蘇志宗 朱孝權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農地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