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開發

關渡平原污染事件

摘要
一份砷污染的調查結果,引發台北居民的恐慌,為何關渡平原遭到污染?在層層調查下,砷污染的謎底解開,但是關渡平原的污染問題,不會就此終止。

張尊國教授的調查團隊,2005年就在關渡平原上,針對幾塊可疑農地,進行污染調查,因為無法瞭解污染來源。在細密的採樣調查後,才發現污染並非幾塊農地,而是大面積的污染,砷是主要的重金屬污染來源。

在污染農地附近,沒有發現可疑工廠,初步排除來自附近工業上污染,懷疑灌溉渠道帶來污染,於是展開比對工作。為了理解當時灌溉水道的網絡,請教北投當地的耆老,才瞭解污染農地的水源,來自北投溪與磺溪。

確定砷污染來自溪水,卻無法理解為何溪水中含有砷物質,直到發現溪床上的不明物質,一切謎底終於揭曉。不知名的物質,礦物具有高濃度的砷,經過專家分析,才發現是砷鉛鐵礬礦物,在台灣並不多見。

其實在北投,因為豐富的地熱與溫泉,大量帶出地底物質,總是會有各種結晶礦物的形成,像在1905年就被發現的北投石,就是略帶輻射性質的礦石。北投石帶有輻射,砷鉛鐵礬含砷,不同的化學物質潛藏水中,以前的人不是不知道,只是說不出一個道理。

現代的科技,發現一個古老的謎底,惡水無種的道理,原來有著科學根據。

但是關渡平原的污染,並不是只有來自礦物的砷污染,在砷污染之後,或許更應關心關渡平原其它的污染問題。

走進濕地公園,查訪素有台北油河之稱的貴子坑溪舊河道,很難想像一條河可以髒成這個樣子。河面上浮著一層厚厚的油污,河面下是混濁的污物,周遭散發濃臭味,令人作嘔。為了抽取油污,台北市府設置簡易除污設備,每天抽出的污油,數量多的驚人。為了瞭解污染來源,沿著河道向上追查,發現一些埋設的污水管,成為污染的源頭。

高先生是關渡平原的農民,看盡關渡平原的近代發展,他感嘆關渡平原和以前不一樣了。污染問題加速關渡平原的惡化,但是更大的問題,來自大量的土地買賣,讓關渡平原存在著全面開發的壓力。

砷污染事件,驚醒人們關注台北最後一片農業平原。在群山環繞下,關渡始終帶著一層面紗,從農耕生態到開發建設,人們開始發現平原之美,關渡卻開始走向黃昏。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北市
  • 北投區
關鍵字
砷, 重金屬, 農地污染, 地熱, 貴子坑溪水, 土地開發, 灌溉系統

一份砷污染的調查結果,引發台北居民的恐慌,為何關渡平原遭到污染?在層層調查下,砷污染的謎底解開,但是關渡平原的污染問題,不會就此終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搶救馬祖最後濕地

摘要
在南竿清水澳的建設中,馬祖僅有的一塊濕地將被填平,生態面臨浩劫,一旦失去珍貴的自然特色,馬祖未來如何長久?

牛角板鼓是離島馬祖獨特的地方樂曲,馬祖人數百年保存著它,成為這座海上列嶼,悠久歷史的證明。歷史的樂聲依然響亮,但是馬祖卻在開發的洪流中,遺忘鄉土的美麗。在南竿清水澳的建設中,馬祖僅有的一塊濕地將被填平,生態面臨浩劫,一旦失去珍貴的自然特色,馬祖未來如何長久?

在馬祖南竿清水澳的濕地上,一位船主用力拉著小船,因為整塊濕地將被填平,再不把船移走,將會被巨大的廢土埋沒。小船能夠移開,但是生態卻無法搬遷,廢土即將填掉的區域,就是馬祖唯一僅有的濕地,在馬祖四鄉五島中,很難再找出這樣的環境。

在早期,清水澳濕地是馬祖重要的漁船避風港,周遭海域有著豐富的漁業資源。船主李先生表示,以前這裡有很多魚,還有紅蟳,但是大陸漁船濫捕之後,漁業就沒落了。

遠眺馬祖列嶼,各座島嶼都是岩石構成,絕大多數的海岸線,幾乎都是垂直入海,因此澳口成為居民能夠接近到海的地方,村莊也多半緊臨著澳口發展。灘地在馬祖極為少見,列嶼中除了北竿、東莒有大面積的沙灘外,南竿的沙灘多半是澳口前的小小一塊,像風景優美的津沙、鐵板等地,沙灘成為難得一見的景觀。

南竿的清水澳溼地,在馬祖列嶼中有相當的特殊性,除了它是沙灘型的澳口外,少見的泥灘地形,讓有機生物能夠在泥灘地生存,也提供鳥類、蟹類足夠的食物。多數馬祖人對清水澳濕地存疑,認為那只是一塊灘地,但是根據實際的漲退潮記錄,清水澳濕地符合國際對濕地的定義,水體深度在潮位時,不深過6公尺,並有水生植物生長的地區。

清水澳濕地成為馬祖少見而重要的生態環境,但是卻在開發案中,成為被犧牲的區域。連江縣政府預定由福澳港沿著海岸線,開闢一條新的景觀道路到清水澳,計劃拆除澳口旁一座廢棄營房,做為道路使用,並且將清水澳濕地做為廢土的棄置場。在工程開發中,濕地的重要性尚未評估,但是像山一樣高的廢土,卻早已一車車倒入濕地之中。

緊臨清水澳的清水社區,世代與澳口相依,他們對於填掉濕地,也分成兩派意見,有人想填掉濕地蓋上公園、停車場,讓居民有活動空間﹔但是有人希望保留生態,成為一個濕地教育園區。

其實如果是為了真正的需要,開發有其必要性,但是重覆和損耗性的開發,其實無助發展,反而破壞生態。從清水社區上方,可以看見整個工程的全貌,原來福澳通往清水社區,就已經存在一條主要道路,現今又開挖海岸興建新路,而為了興建公園、停車場,計畫填平清水澳,卻不顧社區上方早就有一個停車場,停車場內更是閒置,空蕩蕩的。

馬祖人遺忘了故土,但是外地人知道它的珍貴,專攻蟹類研究的施教授,已經在馬祖地區發現珍貴的螃蟹品種,他懷疑清水澳濕地上,也可能存有特殊的蟹類。透過影像資料,施教授確認清水澳濕地的招潮蟹,具有高度的生物代表意義,象徵一個族群的生存邊界。對於一位螃蟹研究的生態學者,清水澳的消失,如同生態棲地的嚴重破壞,他希望這塊濕地能夠被保留下來。

清水澳濕地的珍貴,凝聚清水社區年輕人的共識,他們結合荒野協會的跨海相助,在一場協調會上,讓事情開始有了轉機。縣政府允諾停工,濕地現出一線生機,不過對清水居民而言,他們不是要一個只停工、不規劃的雜亂濕地,而是希望能有一座美麗的濕地公園。但是事情並不如表面的單純,在縣府公開允諾停工決議後,私底下卻加速倒土,在停工決議之後,填土面積只有增加、沒有減少,讓縣府的誠信倍受考驗。

清水澳濕地的危機依然存在!清水澳濕地的消失,對於生態來說是生物棲地的滅絕,對於馬祖人,是讓一車車廢土阻斷一個具有觀光教育價值的未來。馬祖的聞名,除了早期是神秘的軍事前線外,在解除軍管之後,幾乎都是因為生態的保存良好,而登上國際媒體。尤其鳳頭燕鷗的發現,和東莒花蛤的名聲,更讓馬祖成為聞名國際的生態聖地。

板鼓依舊響著,那是馬祖最原始的聲音,但是開發思維下的機械轟隆聲,淹沒了板鼓聲響,也讓馬祖最後的濕地,即將走入歷史的盡頭,對於擁有自然美景的馬祖人,失去的不是一片濕地,而是子孫安居的未來。

馬祖的生態危害,竟然是金門的社團組織相告,這種跨海義助、離島相挺的精神讓人感動,在出發前看著傳來的濕地照片,心想一塊海濱垃圾場,還能留有什麼生態,結果到了濕地現場一看,竟然是生機勃勃的生物樂園,但是廢土危機也迫在眉睫。

地方政府錢太多,民間太窮,一直是離島發展的問題。鉅額的離島建設基金,讓離島地方政府四處開發,破壞離島最美麗的自然生態,而民間太窮,讓離島居民流失或忙碌於生計,很難多點關心自己的生活環境。馬祖清水澳濕地呈現這樣的面貌,在當地政府大肆動工之後,才發現原來未來可以有許多不同的選擇,於是我看見清水社區的年輕人,以驚醒的姿態,挺身捍衛家園。

學科
濕地, 開發
縣市
  • 連江縣
  • 南竿鄉
關鍵字
土地開發, 清水澳, 溼地, 離島, 社區發展, 離島建設

在南竿清水澳的建設中,馬祖僅有的一塊濕地將被填平,生態面臨浩劫,一旦失去珍貴的自然特色,馬祖未來如何長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香港.米埔

香港.米埔 

摘要
人與鳥共生共榮的家園,該如何營造?濕地的價值,又取決於什麼? 當二十年前,台灣對於海岸濕地的利用,還停留在填海造陸的開發時期,同樣是寸金寸土的香港,卻已經將一大片的海岸濕地以及私人漁塭,劃為自然保護區,如今這裡是世界上著名的賞鳥樂園,這一座水鳥天堂就是香港的米埔濕地。

是什麼樣的魅力,可以讓賞鳥人,甘願受著舟車勞頓之苦,從國外遠道而來呢?是什麼樣的魔力,吸引著候鳥,年年飛越險阻,從北方來此度冬呢?

香港的米埔溼地,位在中國深圳與香港交界地帶,除了一個面積三百八十公頃的自然保護區,還包含保護區外圍的潮間帶(后海灣)共一千五百公頃的土地,已劃入「拉姆薩爾公約」中的國際重要濕地,這裡有香港最大的紅樹林區,有傳統的養蝦的「基圍」,也有廣闊的潮間帶,在這裡看到萬鳥齊飛的壯觀景象一點都不稀奇,根據統計每年約有五萬隻的候鳥會來到后海灣,因此也吸引愛鳥人前來朝聖。

早在1976年,台灣對於濕地的看法仍停留在無用的爛泥灘之時,香港政府就為了保護米埔溼地而劃設禁獵區,甚至從1980年代開始以一個基圍(魚塭)八十萬港幣的高額回饋金,買回原有的土地權,到了1990年米埔保護區土地全數收回,並交由是世界野生動物香港基金會管理,現在政府每年還資助超過一百萬的港幣來協助保護區運行,米埔保護區雖然一年最多只開放四萬人左右參觀,然而好玩的是多年來米埔保護區的收入,不但早已抵過當年政府買土地的經費,甚至還有結餘做為濕地經營管理的基金。

在米埔濕地處處可見貼心的賞鳥設施,貼心是為鳥而不是為人,外型簡單、漆成綠色的賞鳥小屋有十幾座,賞鳥屋旁的小徑都會圍上黑網、木板或綠籬,主要是避免賞鳥人走動時驚擾到鳥類棲息,而穿越紅樹林、連接后海灣的的浮橋設計,更是順應自然的最佳傑作,利用木頭與浮桶設計而成的浮橋,不需要打樁、不會破壞潮間帶生態,浮橋會隨著潮水漲落而升降,人也可以安全的進入后海灣觀察水鳥,這項有趣的設施也成為拜訪米埔濕地的遊客們,印象最深的一部份。

和台灣部分濕地一樣,近年來米埔濕地面臨日益陸化的問題,1973年當時米埔濕地的水域面積有120公頃,到了2001年卻只剩下40公頃,三十年來快速減少三分之二的水域面積,這也導致遷徙的水鳥數量下降,因此世界野生動物香港基金會也不得不採取人為控制的方式,來管理濕地,連水位深淺、植物等,都依照不同的鳥種,營造成鳥兒喜愛的棲息環境。

不過更令人憂心的是周圍土地開發的問題,米埔濕地的上方剛好是深圳工業特區,早期深圳工業特區也是一片廣闊的濕地,如今大樓林立、燈紅酒綠,夜晚的光害對水鳥的棲息造成不小的影響,而工業區排放出的廢污水,就順著深圳河流入了后海灣,如今后海灣不只有重金屬污染生態的威脅,還因為上游土地開發,大量泥沙順著河流進入河口,致后海灣愈來愈淺了,而今年在后海灣的另一端,一項跨世紀的工程正在進行,中國預計興建一條跨海大橋,直接連接香港與深圳,保育人士也擔心這座跨海大橋可能讓后海灣泥沙淤積的問題更嚴重,至於對於水鳥遷徙會有什麼影響,保育人士也無法預估?

從台灣到香港米埔,不同的濕地有著不同的命運,人們對於濕地的價值判斷決定濕地的未來,而保護區的設置也絕對不是單一土地保護的問題,周圍土地的利用與管理,會決定一個保護區的生死,跨區域與跨國際的合作管理,才能讓一片濕地有好的明天。

學科
動物, 水文, 濕地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保護區, 米埔溼地, 潮間帶, 野生動物, 賞鳥, 生態旅遊, 陸化, 光害, 土地開發

人與鳥共生共榮的家園,該如何營造?濕地的價值,又取決於什麼?當二十年前,台灣對於海岸濕地的利用,還停留在填海造陸的開發時期,同樣是寸金寸土的香港,卻已經將一大片的海岸濕地以及私人漁塭,劃為自然保護區,如今這裡是世界上著名的賞鳥樂園,這一座水鳥天堂就是香港的米埔濕地。

國外
  • 亞洲
  • 香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于立平
攝影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誰的豆腐岬

誰的豆腐岬

摘要
很難想在在距離岸邊不到兩百公尺的海中,就有豐富的珊瑚礁生態,蘇澳的豆腐岬就是一個這麼特別的地方。當潛水人員對豆腐岬的美景大為讚嘆時,財團同時也在這看到了商機。開發的怪手計畫就在豆腐岬旁建築一棟飯店,讓遊客一出門口就可以享受到海中美景,這樣的觀光噱頭當然有商機,但是豆腐岬的珊瑚礁生態禁得起這樣的蹂躪嗎?原本應該屬於全民共有的海域,能夠因為要招攬更多觀光客,而成為財團的掌控範圍嗎?

年底就要全線通車的北宜高速公路,讓台北到宜蘭的距離瞬間縮短,40分鐘的快速路程讓宜蘭真的成為台北人的後花園。但是北宜高便利交通帶來的觀光人潮,已經開始威脅宜蘭的環境保育。位在蘇澳的豆腐岬,正展開一場觀光開發與生態保育的拉鋸戰。

宜蘭蘇澳的豆腐岬,由於位在黑潮的轉折處,因此得天獨厚地擁有豐富的海中珊瑚礁生態,在距離岸邊僅僅一兩百公尺的範圍內,就可以看到美麗的海中景緻,原本豆腐岬是當地民眾戲水的好去處,但是有財團看見了豆腐岬發展觀光的驚人潛力,希望在岸邊建造大飯店,讓遊客輕鬆享受海洋美景。長期關心宜蘭海洋生態的潛水教練朱永盛為此憂心忡忡,擔心原本屬於公共所有的資源從此被財團壟斷。

從1997年就開始在豆腐岬觀察研究海洋生態的台灣大學海洋研究所教授戴昌鳳也擔心,脆弱的珊瑚礁生態將步上墾丁大舉發展觀光的後塵,毀於一旦。地方人士因此希望能夠把這個區域劃設為保護區,永續豆腐岬的海洋生態。

親自走一趟豆腐岬,看見它豐富美麗的海洋生態,就不難理解為何財團會希望在此地開發。雖然在國外我們長可以看見建築在海邊附近的大飯店,但是台灣似乎還沒有這樣的條件,在靠近岸邊這麼近的地方建大飯店,因為台灣人短視近利的賺錢模式,很容易把海洋生態一下子就破壞殆盡。

業者的飯店開發計畫,在觀光局推展「觀光客倍增」的計畫中已經得到支持,農委會卻希望能夠把這個區域劃為保護區,很多環保人士對此只能無奈搖頭,台灣政府不同單位不同思維,觀光開發與生態保育只能持續拉鋸。

學科
海洋, 開發
縣市
  • 宜蘭縣
  • 蘇澳鎮
關鍵字
土地開發, 豆腐岬, 珊瑚, 海底生態, 北宜高, 雪隧, 保護區, 海洋生態, 觀光客倍增

很難想在在距離岸邊不到兩百公尺的海中,就有豐富的珊瑚礁生態,蘇澳的豆腐岬就是一個這麼特別的地方。當潛水人員對豆腐岬的美景大為讚嘆時,財團同時也在這看到了商機。開發的怪手計畫就在豆腐岬旁建築一棟飯店,讓遊客一出門口就可以享受到海中美景,這樣的觀光噱頭當然有商機,但是豆腐岬的珊瑚礁生態禁得起這樣的蹂躪嗎?原本應該屬於全民共有的海域,能夠因為要招攬更多觀光客,而成為財團的掌控範圍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王晴玲
攝影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土地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