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裡溪爭議

啟動 守望環境天線

摘要
我們每天看到了這些環境新聞,或許只有短短幾分鐘,也或許看過就忘記了,很少人認真去思考,這些事件帶來的影響,而我們又能投注什麼行動?為了讓更多人關心環境議題,荒野新竹分會舉辦守望環境培力營,帶領大家走訪事件現場,和當地居民交流,希望啟動更多人的環境守護天線,加入護衛環境的行列…

這一天,陽光很晴朗。一群人浩浩蕩蕩,不是遊山玩水,他們來看一條受盡委屈的河流-霄裡溪。民國九十年,面板工廠華映跟友達,在霄裡溪上游設廠,每天排放3萬噸的工業廢水到霄裡溪,民國九十二年八月,新竹農田水利會在霄裡溪檢測導電度、總氮、鈉吸著率、氯化物、殘餘碳酸鈉等,大幅超過灌溉水標準,引發污染疑慮。霄裡溪的工業廢水要到哪裡去?到現在都還沒有解決。荒野新竹分會所舉辦的守望環境培力營,帶領學員走訪環境事件現場,期盼他們成為守護當地環境的力量。

除了要學員事先作好功課,瞭解在地環境,也透過和當地居民實際接觸,了解環境污染帶給他們生活上的影響。這些學員有的來自新竹科學園區,具有工程背景的他們,對事件感受格外不同,像是每天上班都要從園區騎車經過霄裡溪的江世國,就受到很大的衝擊,以往覺得很美的霄裡溪,原來藏著這麼多憂傷的故事,他說,身為科學園區工程師,這次的拜訪讓他開始思考,對週遭環境是不是該有不一樣的想法。

高鐵站和竹科的設立,為新竹帶來了高產值和繁榮經濟,成為其他城市想效法的目標。不過,追求經濟發展所付出的代價,卻是讓農地一點一滴變成水泥地。在竹北務農為生的田守喜,感受更是深刻,特別前來跟學員分享心情。他不懂為什麼只是想要好好種田,卻沒有辦法。因為新竹縣政府2001年在竹北、竹東、芎林一帶推出璞玉計畫,後來改名為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面積447公頃,預估產值四千億,卻打算要徵收農地,然而週遭明明還有許多閒置土地,讓想要繼續耕種的農民,大為不滿。

在竹北,他們看見了農村開發和保存的拉鋸戰;在彰化,則是看到有人努力找回農村價值,打造農村生命力,證明就算是一個人,也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施明煌,2009年起推動小麥種植,他藉著小麥進行糧食革命,希望製作出台灣本土麵粉,在一片不被看好的聲浪中,夢想成真,順利生產出台灣本土小麥製品。學員們一邊享受著台灣本土麥子所製成的餅乾,一邊聽著施明煌講述台灣農業所面對的問題。

藉由接觸不同人物,彷彿開啟環境天線,接收到不同頻率的環境消息,在期末報告的這天,他們各自上台,分享自己這幾個月來的收穫。有人說面對這些環境真相,雖然不好受,但還是不能視而不見。

未來這群學員結業後,將發送出更強大的守護環境正義電波,邀請更多人一同保衛這片土地。

熱門事件
學科
生活
縣市
  • 新竹縣
  • 竹北市
  • 新竹縣
  • 新埔鎮
關鍵字
荒野保護協會, 霄裡溪, 光電, 廢水, 華映, 友達, 灌溉, 璞玉, 台知園區, 小麥, 竹科, 科學園區

我們每天看到了這些環境新聞,或許只有短短幾分鐘,也或許看過就忘記了,很少人認真去思考,這些事件帶來的影響,而我們又能投注什麼行動?為了讓更多人關心環境議題,荒野新竹分會舉辦守望環境培力營,帶領大家走訪事件現場,和當地居民交流,希望啟動更多人的環境守護天線,加入護衛環境的行列…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張光宗 陳忠峰 陳慶鍾 陳志昌,剪輯 張光宗

廢水擂台

 

廢水擂台

摘要
霄裡溪,是新竹新埔鎮民賴以維生的飲用水,十年前,政府卻讓華映、友達兩家光電業者,把廢水排入霄裡溪。2009年,環保署要求業者把廢水改排到桃園老街溪。然而老街溪,灌溉1200公頃的農田。光電廢水換了一條溪排放,是否等於解決問題?

拒喝毒廢水的黑色旗幟,伴隨上千名新竹縣新埔鎮民的怒吼,來到了環保署。

霄裡溪,是新埔鎮民賴以維生的飲用水,十年前,政府卻讓華映、友達兩家光電業者,把廢水排入霄裡溪。2009年,環保署要求業者把廢水改排到桃園老街溪。

兩年過去了,至今,沒有改排。居民北上,要政府實現承諾,保障10萬名居民飲用水安全;然而老街溪,灌溉1200公頃的農田。光電廢水換了一條溪排放,是否等於解決問題?

錯誤環評 霄裡溪遭殃

霄裡溪,是新埔鎮居民暱稱的「母親河」。因為新埔鎮地下水接管率不普及,居民的民生與農業灌溉用水都倚賴她。這條溪由三處河川匯集而成,當地人稱「三洽水」,也是桃園龍潭與新竹新埔的交界。傳說三洽水丘陵綿延、蓊蓊蒼鬱,原野平疇綠草如茵,是三洽水人心中,永遠的淨土。

這條河,是台灣少見的甲級水體,幾乎沒有污染。與同樣貫穿新竹與桃園兩縣的鳳山溪匯流後,被自來水公司取用,作為新竹居民的自來水與飲用水;考慮未來大新竹民生用水需求,1984年,在霄裡溪也規劃了自來水取水口。

依照法令,自來水取水口一千公尺內,不得有污染行為。1999年,華映、友達公司,卻在霄裡溪上游設廠,排入廢水,新竹縣民及自來水公司,卻毫不知情。翻開環評書發現,華映公司當年白紙黑字否認,「工廠並未經自來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並未經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原始環評結論只載明:「若排放口下方有自來水取水口,則排放口應移至取水口下方」。

不久後,自來水公司發現,水出了問題!

自來水公司第三區管理處竹北營運所主任陳慶龍表示,員工發現,過濾後要送出去的水,煮沸以後,居然像文蛤湯一樣混濁。「我們趕快把這個水送到水質檢驗室化驗,但水質檢驗室說,化驗不出所以然來。」在當時,自來水公司才發現,霄裡溪,竟然有工業廢水排入。

缺乏水質變化受到工業廢水污染的證據,自來水公司,先築起臨時土堤,分隔霄裡溪和鳳山溪,繼續供水;但這樣無法避免多數新埔鎮民喝到霄裡溪水,因為多數居民沒有接自來水,都是打井,直接引霄裡溪水來喝。經營茶行的新埔居民林沂臻,就是其中之一。

不明疾病上身

厚厚一疊醫師診斷書、掛號單,不計其數的藥丸和藥水,佔據了林沂臻,這十年來的生活。

林沂臻表示,她在2007、2008年前,就不斷跑醫院,「就是一直會呼吸困難,喉嚨有一點不舒服;那時候一直到現在,喉嚨一直長期發炎,而且變得皮膚過敏。」

醫師診斷不出所以然來,只好對林沂臻說「妳是過敏」。給了林沂臻一大堆藥和藥膏,但都不見效。林沂臻甚至跑到台大看診,還是無法解決病痛,「這過敏很癢,癢到睡不著,而且愈癢愈抓愈流血,愈癢愈要抓!」

林沂臻腳上的傷口,都是她不斷抓破皮膚又癒合的印記。起初她以為,是自己身體不好,直到2007年媒體披露,光電業者把廢水排入霄裡溪,她才懷疑,身體出狀況,和她長時間飲用霄裡溪水泡的茶有關。

「霄裡溪沒水,井水就沒水,那我懷疑,就是我們長期飲用華映的水,導致我皮膚過敏,或我的咽喉炎。我這喉嚨痛,從97年到現在,等於沒有一天好過!」

當時霄裡溪居民群起抗議,環保署發文要求居民,不要飲用未經處理的霄裡溪水,同時派水車送水給民眾喝、一邊檢驗居民的井水。這才發現,霄裡溪中含有光電業特有,但不受法令管制的重金屬,銦、鉬、鎵。

不久後,環保署訂出銦、鉬、鎵的飲用水標準,停止送水,環保署毒管處簡任技正劉瑞祥表示,華映、友達兩家廠商的廢水裡雖然含有銦跟鉬,但都符合環保署後續訂定的「安全飲用水標準」,民眾「應該可以安心飲用。」但是林沂臻難以相信,亡羊補牢的管制標準,可以保障居民安全。

林沂臻拿出她收集的一堆水壺和熱水器加熱棒,「這幾支是我留下來,想說要跟教授討論,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所以我有拿到環保署去,它是因為裡面含有鉬!」林沂臻氣憤地指著熱水器加熱棒說:「這白鐵,它都可以腐蝕掉,那你說我們身體會比這個鐵還厲害嗎?」

目前政府幫霄裡溪沿岸居民接自來水,希望降低居民直接喝霄裡溪水的比例;新埔愛鄉協會理事長陳金進,自力檢測新埔鎮上自來水的導電度,發現竟然比一般自來水淨水廠的標準還高。

為了挽救當初環評出錯的後果,2008年,環保署以「霄裡溪被規劃為自來水取水口」的理由,要求廠商按照環評結論「若有取水口要將排放口移到取水口下游」的規定,辦理環境差異分析,廠商提出將放流口移到鳳山溪下游,以及移到桃園老街溪美都麗橋等方案,經分析評估,通過了把廢水改排到「美都麗橋」的方案,但這樣的決定,也引發了桃園縣居民的不滿!

桃園縣政府不肯接受,環保署召開多次研商會議介入協調,因為自來水公司迄今為止,還是會取到霄裡溪的水來供應民眾。

嗚咽老街溪

老街溪,是桃園縣境內河川,本來也乾淨無比,有烏魚、毛蟹出沒;但是人口增長,生活廢水開始排入老街溪,老街溪開始成為一條排水溝;幾十年前,中壢工業區、大園工業區,紛紛在老街溪畔設立,早期未經嚴格管制的廢水,通通注入老街溪,長期下來,老街溪已經成為一條中、重度污染的河川。

儘管如此,老街溪依然是桃園縣農民的重要灌溉水源,目前至少還有1200公頃的農田,必須倚賴老街溪灌溉。此外,整治老街溪,也是桃園縣長吳志揚的政見,種種原因,讓桃園縣民集結起來,抗議「新竹不要的廢水,也不要來桃園!」

由於友達、華映兩家業者要改排到老街溪,必須獲得地方縣府,也就是桃園縣的同意;目前環差分析通過將近三年,霄裡溪改排案,還是停滯不前。

桃園縣的行政抵制

時間一天一天過,眼看廠商的廢水排放許可,分別在今年11月和103年到期,環保署再度召開研商會議,要求桃園縣政府,不得再用行政體制杯葛,必須接受廢水改排的方案。

但是桃園縣環保局科長張根穆指出,友達、華映兩家廠商,是在99年4月才開始送改排案給環保局審查,環保局為此也開過三次專家小組會議,「雖然我們做了三次駁回,但不是行政杯葛;駁回廠商的申請,是因為廠商提出內容,不符合環保局要求,又沒有在期限內補正。」

桃園縣認為,廠商要把光電廢水排入老街溪,至少要做到「不影響水質」的要求,但就廠商自己提出的評估資料來看,未來光電廢水排入老街溪,因為水量大,可以稀釋老街溪原本生物需氧量不足的情況;但就化學需氧量,甚至懸浮微粒、導電度等一般水質評估項目,全部都是變差的。

張根穆表示,老街溪目前的水質,已經大幅超過涵容能力,未來竹科跟平鎮工業區都還要擴廠,桃園縣政府打算進行總量管制,現在要求友達、華映兩家業者提高水質標準到桃園縣政府可接受的程度,並不為過。

但是環保署水保處五科科長邱仁杰表示,華映、友達兩家廠商既然依照環評辦理改排,就必須遵守決議事項,把廢水排到美都麗橋,「桃園縣府要基於環評去審查許可,因為一旦現在許可證(廢水排放許可證)到期,(廠商)就不得續排霄裡溪,這個講得很清楚。」

邱仁杰進一步指出,行政程序法第六條指示「行政手段不得有差別待遇」。如果桃園縣政府要求華映、友達提高放流水標準,其他把廢水排入老街溪的工廠,也必須受到同等對待的要求。

舉例來說,桃園縣政府要求友達、華映,把廢水中的導電度降低到符合灌溉水標準750μs/cm,以現實來看,必須耗費高成本,一般工業,很難做到。邱仁杰補充,當初環差分析時,環保署就已經做過老街溪的水質評估,也用比較嚴格的標準來要求廠商,「已經保護了老街溪」,希望桃園縣府接受,否則不排除介入要求改排。

但是這些標準,真的保護了老街溪嗎?

化學教授的疑慮

「大家都擔心啊!沒有一個人不擔心啊!那來了以後,穀子賣了都沒有人要啊!」桃園縣龍潭鄉烏樹林村居民鍾延寬,擔憂指出,未來光電廢水排入老街溪,生計即將受到衝擊。

他的擔憂不是憑空而來。因為新竹新埔鎮的農田,多數靠廣源記圳取霄裡溪水灌溉,2009年,新埔鎮就發生過灌溉水導電度過高,導致稻米歉收事件。目前為止,友達、華映的導電度,都還超過1000μs/cm。

除了導電度問題還沒解決,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從2006年起開始調查霄裡溪沿岸水質、底泥、土壤與稻米,更找到了有害健康的物質。

凌永健表示,他在水中、底泥和土壤、稻米,都找到光電業的特殊金屬,「不過重金屬這一塊,差別並不是那麼大,若國家有標準的,大概都是遠低於國家標準」;但凌永健不認為,低於國家標準,就等於安全,「當然這有可能(遠低於國家標準),跟這兩個廠運轉時間不是那麼久有關」。

除了重金屬問題,凌永健也發現了氟離子跟磷酸根離子,磷酸根離子在一般肥料都會有,但氟離子,則確定是高科技產業的特有物。凌永健表示,氟離子進入到身體裡,會去競爭鈣離子,輕微就造成骨質疏鬆,嚴重就會影響發育。

由於目前沒有光電廢水的管制標準,許多化學物質對農作或健康的影響,都有待釐清;凌永健建議,要進一步調查。政大公行系教授杜文苓,更建議,直接停工。

學者的建議,沒有受到環保署採納。眼看廠商廢水排放許可即將到期,桃園縣居民再度北上環保署抗議。環保署長沈世宏表示「可以再商量」,不久後,換來了新埔鎮民的抗議。至今廢水要排去哪裡?還沒有結論

治標不治本的放流水管制

霄裡溪改排案,牽一髮動全身。霄裡溪污染事件爆發後,接連影響了當時還在審查中的中科四期,這是因為,中科四期即將入駐的最大廠商,就是讓霄裡溪爆發污染疑慮的友達公司。截至目前為止,中科四期的廢水要排去哪裡,還是沒有定論、遭受居民抗爭。 

為了撫平疑慮,環保署從霄裡溪案之後,不但在放流水中訂出了特殊重金屬銦、鎵、鉬的標準,也在環評結論提高廠商的廢水排放標準;但是基於政府扶植高科技業的態度,長期關注高科技污染的地球公民基金會訴求:廢水要做到無毒排放。 

在民間團體的訴求下,環保署著手修訂光電放流水標準。廠商卻說,要做到,有困難。科學園區同業公會表示,「廠商很願意遵守新標準」,卻遇到經費跟工程困難。「台灣面臨到的問題就是其實空間都不太夠,這是要請大家抱歉,像美國,地很大,它們都是蓋別墅,一層一層。那台灣的工廠在面臨新法規的改變的時候,我們都要用蓋高樓的方式,在空間跟技術上來講,都面臨一些挑戰。」 

新增廢水處理設備,對新建廠來說,難度較小,既有廠商,則是大困擾。而更大的問題是,廠商不肯全面揭露製程使用物質,管制,永遠有漏洞。

桃園縣環保局長陳世偉指出,放流水標準對環保主管機關的意義,就是稽查。「但是有時候到工廠做稽查,要求他們提供原料的原始數據,那這個比較先進跟知名度的企業,常用一句話把你擋回去:這叫做unknown,這個製程是unknown的、原料是unknown的,所以你就要不到它的資料。」

毒物源頭管

目前,全球已知化學物質高達上千萬種,流通使用的有6萬多種、經常使用的超過2萬種,毒性比較明確的有6千多種,每年還會新增上百種化學物質。台灣目前,只管制298種

其中友達、華映兩家廠商受管制的物質,分別只有3種與13種。台大公衛系教授詹長權憂心表示,台灣是少數幾個採用各種新興化合物的國家,「有許多毒理資料都不明確,恐怕為環境帶來傷害!」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呂翊齊表示,目前無論透過環評或現有的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政府都沒有足夠的法源跟公權力,去要求廠商公佈化學物質;加上台灣現行毒管法採取正面表列方式,也就是「得先知道化學物品,才能研究、決定列管」,在這種情況下,很多被廠商隱匿的毒物,就流竄在環境裡。

呂翊齊說,當政府不斷擴張光電產業,至少要先降低光電廢水的疑慮。呼籲政府盡速修訂毒管法,建立化學品源頭管制。此外,也要在組織再造裡,設立專門的化學管理署,才有辦法做好源頭控管。

霄裡溪風暴,是全台光電廢水爭議的縮影,政府和廠商,願不願意趁著這次機會,落實源頭管制,將是激烈抗爭能不能平息的關鍵。 

熱門事件
學科
水文, 農業, 公害
縣市
  • 新竹縣
  • 新埔鎮
  • 桃園市
  • 龍潭區
關鍵字
霄裡溪, 華映, 友達, 老街溪, 廢水, 光電業, 灌溉, 鳳山溪, 飲用水, 井水, 重金屬, 環評, 工業區, 污染, 總量管制, 放流水, 凌永健, 中科, 地球公民基金會, 科學園區, 毒性化學物質, 詹長權

 

霄裡溪,是新竹新埔鎮民賴以維生的飲用水,十年前,政府卻讓華映、友達兩家光電業者,把廢水排入霄裡溪。2009年,環保署要求業者把廢水改排到桃園老街溪。然而老街溪,灌溉1200公頃的農田。光電廢水換了一條溪排放,是否等於解決問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簡正傑,剪輯 陳慶鍾

霄裡溪風暴

霄裡溪風暴

摘要
新竹縣新埔鄉來了一位特別的訪客Ted Smith,他是矽谷毒物聯盟的創辦人,現在擔任電腦大廠惠普和戴爾的諮詢委員,對企業如何善盡全球公民責任、提出建言,他來這裡不是欣賞青山綠水,而是要了解面板大廠友達、華映排放廢水到霄裡溪的影響。

霄裡溪匯入鳳山溪的河岸,是新埔地區飲用水的取水口,自來水公司在河川行水區築起土堤,再以地下涵管的方式取鳳山溪的水源,如此大費周章的取水方式就是避免取到含有面板廢水的霄裡溪,但如果遇到颱風,土堤被洪水沖毀,新埔人就沒水喝,這種緊急處理措施,卻從2004年維持到現在。

過去,霄裡溪的水是優質好水。2001年,面板大廠友達和華映陸續在溪流源頭設廠,這兩家面板廠的廢水排放量,甚至可以佔霄裡溪流量的五分之四,這條溪一度淪落到中度污染的河川。

由於霄裡溪沿線都取用地下水,面板廢水導致當地人心惶惶,2008年10月,環保署決定送水給新埔鎮霄裡溪沿線六個里的居民飲用,山上來了這兩位大鄰居,居民明顯的感受到霄裡溪逐漸失去生機。

友達龍潭廠的展示櫃,有政府頒發的各項獎座,企業環保獎是環保署對友達的肯定,兩家廠商都通過了多項認證,作為國際大廠,面板行銷世界,產品都必須符合歐盟的環保標準。面對民眾與環保團體,指控華映、友達污染霄裡溪,兩家企業紛紛喊冤。華映龍潭廠王嘉麟經理表示,華映投入17億元在廢水處理,而且設廠是經過環評嚴格程序,排放水質嚴格標準。友達龍潭廠游正男經理也表示,當初設廠通過環評,放流水承諾數值是遠低於放流水標準。生態的部分,華映公司也表示,每半年的監測數據顯示,廢水排放進霄裡溪,對生態其實沒有很大的影響。

2008年5月25日,海洋大學魚類專家陳義雄教授,接受台灣動物社會研究社的請託,帶領研究生到霄裡溪進行魚類調查,在主流及支流設了12採樣點。發現在華映排放點下面的三個樣站,都沒有發現魚,友達下方一個樣站也沒有魚,直到有野溪匯入的地方,才有魚蹤。台灣動物社會研究社執行長朱增宏表示,華映友達廢水對魚類生態是嚴重影響。

陳義雄教授表示,現行規範工業廢水的放流水標準,對河川生態是不合格的。因為河川只能接受天然有機的東西,含有化學物質的工業廢水,對溪流生態都會有影響,至於影響程度如何?是否超過水生物的承受能力?必須從廢水濃度、毒性、排放量以及河川的流量是否具有稀釋能力等眾多因素,才能做綜合評估。

世貿的電腦展外面,環保團體發起拒買宏碁電腦的行動,希望透過消費者的力量,讓企業重視環保問題。因為宏碁持有友達的股票,面板在製造過程,污染很多河川農田,宏碁要求他的供應鏈,資訊透明,善盡企業社會責任。聲援這次活動的還有學校的老師與社團,有位老師表示將會建議校方,不要購買有企業社會責任之虞的電子產品,未來更將進一步的串聯各大專院校抵制宏碁電腦,希望透過校園的力量,要求宏碁善盡企業社會責任,透過這樣的壓力,告訴宏碁友達, 「你們所作所為不是台灣人民希望的」。

霄裡溪再起風暴,環保署發佈新聞稿表示,霄裡溪沿線的地下水井符合飲用水標準,將在2009年12月10日停止送水,當地居民相當恐慌,環保署不送水就只能喝井水,但井水又不能讓他們放心。也有民眾氣憤的表示,誰可以證明這個水可以喝的,幾個人就決定新埔鎮的水可以喝,這很不合理,更是不公平。尤其是居民長期飲用地下水,部分居民有皮膚疾病,皮膚常常癢到受不了,嚴重影響范先生的生活,遍訪中西名醫始終無法根治,醫生只告訴他,這是神經性的疾病,卻說不出這是什麼病,懷疑這跟他長期大量的喝地下水有關。

環保署毒管處表示,一開始因為資訊不明,基於保障人民飲用水的安全,先採取送水的措施,經過半年多來仔細研究,跟專家學者、技術單位諮詢後,發覺這個飲用水是安全的。

地下水井被檢測出17種重金屬,14種是飲用水水質標準中管制的項目。其中銦和鉬是大自然環境很少存在的稀有金屬,而面板廠製程會使用到這兩種物質,地下水井中的銦和鉬,跟華映、友達脫不了關係,於是環保署在飲用水標準增加了銦和鉬,在所有的檢測項目中,鐵和錳超過標準。環保署認為,這是原本存在地質中,不是受到污染,鐵和錳食用後,不會有任何的風險,也沒有任何安全上的顧慮。

環保署在2009年2月和3月召開兩場「面板業放流水對霄裡溪沿岸居民使用地下水健康風險評估」專家會議,台大獸醫系周晉澄老師擔任主席,他表示與會的學者從來不認為居民該喝地下水。地下水檢測資料中,含有面板廠製程所使用的銦和鉬,雖然濃度不高,沒有身體健康風險,但與會學者討論,有可能當時金融風暴,廠商產量少,銦的濃度才急速下降,如果大量量產,可能會有所差異,建議環保署持續監督。周晉澄老師表示,面板廠廢水不是只有銦,還有其他物質會造成影響,與會學者無法保證目前飲用水的安全,於是建議民眾別喝地下水。此外,地下水中含有錳和其他傳統污染物,長期來講,學者也不建議做使用。

自來水主幹管已經埋在柏油路面下,但現在管線都還沒接到民宅,環保署就不再送水,無辜的民眾求助無門。一位伯伯表示,也不是他自己做錯什麼,是華映、友達把廢水排下來,要停水也必須等自來水管接好再停。

就算已經確定,華映、友達的廢水未來將改排到其他水系,周晉澄老師仍不建議飲用地下水,因為已經累積在土壤中的各種毒性物質,還是可能繼續滲透到地下水,在沒有完整的研究之前,民眾還是喝自來水確保安全。周老師認為,「提供安全的飲用水是政府的責任」。

新埔愛鄉協會理事長陳金進表示,全世界面板為了取得專利,會使用稀有金屬、稀有化學物品,友達、華映沒有把所有的配方公佈,環保署大膽表示,地下水沒問題,居民可以放心的喝,在科學的角度很危險,這是非常不人道的!

環保署不再送水後,許多居民不得不喝地下水,也有不少人和許多新埔鎮上的居民一樣,取山泉水過日子,就算是寒冷陰雨的天氣,取水人潮總是絡繹不絕,如果是好天氣,可能要排個兩到五個小時才能取到水。提供水源的阿婆表示,霄裡溪沿線的居民,現在越來越多,大家都說,他們的水不好喝。

為了喝一口安全的水,必須付出多少的時間、人力去取水,霄裡溪沿線的地下水可以喝的說法,環保署不能拿專家學者當擋箭牌,既然做出停止供水的決定,就必須承擔全部的責任。

霄裡溪事件一開始就錯了,因為霄裡溪是新埔人的水源,廢水排放除了考量符合法規標準,更應該尊重原本使用河川水源各個用水單位的權益,現在新竹農田水利會、自來水公司還有霄裡溪沿線的居民都困擾不已,霄裡溪沿線的環境受到多少傷害,無法估計,新埔人付出多少代價也難以衡量。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新竹縣
  • 新埔鎮
關鍵字
廢水排放, 河川污染, 放流水標準, 地下水, 重金屬, 霄裡溪, 友達, 華映

新竹縣新埔鄉來了一位特別的訪客Ted Smith,他是矽谷毒物聯盟的創辦人,現在擔任電腦大廠惠普和戴爾的諮詢委員,對企業如何善盡全球公民責任、提出建言,他來這裡不是欣賞青山綠水,而是要了解面板大廠友達、華映排放廢水到霄裡溪的影響...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陳忠峰,剪輯 張光宗

廢水何處去

廢水何處去

摘要
喧騰一時的霄裡溪污染事件,似乎已經進入尾聲。五月十三日,環保署環評大會接受華映、友達兩家廠商的申請,同意把工廠的製程廢水,從新埔的霄裡溪改排到龍潭的老街溪。可是,這個消息,卻讓龍潭鄉民人人自危,尤其是引用老街溪灌溉的農民,沒有人可以接受,為什麼政府不幫他們淨化老街溪水質,反而要把老街溪弄得更髒?

一般人看到福壽螺,不是避之唯恐不及,就是想除之而後快,可是,陳金進一發現河裡的福壽螺,就興奮地往前查探,數一數到底有多少?這是因為,過去幾年,在霄裡溪內,根本找不到任何水中生物…

長期以來,霄裡溪一直是新竹縣新埔鎮的灌溉與飲用水源,可是自從「中華映管龍潭廠」、「宏碁智慧園區內的友達光電」,在霄裡溪上游設廠後,新埔人的生活,開始出現巨大轉變。新埔愛鄉協會理事長陳金進說,民國九十一年到民國九十三年,華映、友達設廠以後,在上游陸續發生死魚事件。而霄裡溪與鳳山溪匯流口附近,又是新埔自來水的取水口,雖然自來水公司用土堤把污染的水和乾淨的水分為兩邊,可是居民還是喝得很不安心。

住在霄裡溪沿岸的居民,每天有環保署和新竹縣環保局的水車固定送水,其他的新埔鎮民,幾乎家家戶戶改喝山泉水,假日開車載水,似乎已經成為新埔人的休閒活動。原本引灌霄裡溪灌溉稻田的農民,也都不敢再用溪水灌溉,像霄裡溪畔最有名的種稻達人朱武斌,現在都改用雞籠坑下來的山泉水。

今年五月十三日,環保署環評大會通過廠商提案,將把華映與友達的廢水,改排到桃園縣龍潭鄉的老街溪。行政院環保署綜合計畫處處長葉俊宏表示,環評大會專家會議的所有委員,一致認為改排老街溪,是影響最小的最佳方案,他們要求兩家廠商必須與當地民眾進行溝通。

泉水坑,位於老街溪旁十幾公尺處,是一處天然湧泉。小孩戲水、大人洗衣,陽光穿透濃密的樹葉,映出水底下的光影,這樣的景象,會不會在廢水排入老街溪後消失呢?類似泉水坑這樣接近老街溪的地下水,會不會也都受到影響

在龍潭鄉,老街溪是一條灌排不分離的溝渠,生活廢水排入河裡,灌溉用水也引用河水。因此居民盼望的,是改善老街溪,只是沒想到,環保署的決定卻讓老街溪更髒。可惜的是,政府沒有聽到農民的擔憂,更無視在地人的感受,以及參與公共政策的基本權利。

今年七月初,環保署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管理委員會,開始積極辦理「農地污染之改善與預防推動方案」,方案中首次嘗試以國土規劃的角度,討論工業製程污染農業生產環境的問題。

把華映、友達的廢水排入老街溪,就能夠消除污染霄裡溪的根源嗎?環評大會沒有解決污染源,負責環評業務的環保署綜合計畫處,也沒有說明當年環評結論的責任,政府做的是為廠商解套,尋求下一個「比較適合」污染的河流。

住在霄裡溪畔的新埔人,深怕污染永無止盡,生活在老街溪畔的龍潭人,擔心污染即將到來,無論廢水排到哪裡?住在面板大廠旁的人們,像是活在沒有憲法保障的化外之地,因為他們,都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側記

面對工業,農民總是被迫讓步,讓出土地蓋工廠,讓出溝渠排廢水,可是,卻少有人發現,這些讓步的結果,不只是農民悲情的命運,其實最後犧牲的,還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健康。剛進入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有沒有想到未來的一百年?我們的國土政策,要繼續容忍農田上或農地旁的工廠嗎?我們的產業發展,還要持續以工業培養農業嗎?我們期待,政府的公共政策與社會大眾的關心,能夠快快還給農業和土地一個公道。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 龍潭區
  • 新竹縣
  • 新埔鎮
關鍵字
工業廢水, 霄裡溪, 死魚事件, 湧泉, 老街溪, 國土保育, 河川汙染, 違章工廠, 灌排分離, 農地汙染

喧騰一時的霄裡溪污染事件,似乎已經進入尾聲。五月十三日,環保署環評大會接受華映、友達兩家廠商的申請,同意把工廠的製程廢水,從新埔的霄裡溪改排到龍潭的老街溪。可是,這個消息,卻讓龍潭鄉民人人自危,尤其是引用老街溪灌溉的農民,沒有人可以接受,為什麼政府不幫他們淨化老街溪水質,反而要把老街溪弄得更髒?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還我清淨霄裡溪

摘要
霄裡溪是一條名不見經傳的河流,因為華映、友達把廢水排進來,讓它被注意,當國家法規並不足以保障原來生存在這裡居民的權益時,就應該被檢討。台灣很小,有多少的好山好水好土地可以這樣被犧牲?把土地、水源都毀了,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還能平安嗎?

一片好山好水,一塊生產優質良米的土地,一條新埔人飲用水的來源,因為華映、友達把廢水排進霄裡溪,沿岸的產業、生態、人文、甚至是新埔人的飲用水安全,因此亮起紅燈。

霄裡溪是鳳山溪的支流,上游在桃園縣龍潭鄉,中下游就進入新竹縣新埔鄉,全長16公里,在居民生活記憶中,霄裡溪的水是好到可以直接生飲。民國90年,面板大廠華映跟友達陸續在溪流源頭設廠,廢水就排進霄裡溪,居民生活的從此改變,因為水再也不一樣了。

公害篇

霄裡溪是沿岸居民賴以生存的水源,早期甚至是飲用水來源,世代住在霄裡溪畔的黃先生取用霄裡溪水來養殖錦鯉,在華映、友達設廠後,就發生了三次鯉魚大量暴斃事件。鯉魚場老闆沿著河往上溯,而找到華映,但他氣憤地說,找華映理論總是推三阻四,說不是他的水,因鯉魚廠離華映有一段距離。為了水污染的問題,三和村民多次向環保單位檢舉,甚至兩次到華映門口抗議,但都沒有結果,因為桃園縣環保局表示,廠商所排放的廢水是「符合放流水標準」,依照水污法是無法撤銷廢水排放的許可證。

黃先生的鯉魚池已經荒廢,他不敢再養魚,深怕會血本無歸。而他向桃園縣環保局申請公害仲裁也被駁回,因為桃園縣環保局歷年的檢測數據,華映公司並沒有明顯嚴重的違法事實,於是他轉向環保署公害公害糾紛裁決委員會申請仲裁。

錦鯉死亡跟面板廠的廢水是否有關,在裁決書中載明了各項調查,其中,環保署督察總隊,曾發現未經許可的不明管線排放廢水,再與處理後的廢水混合後排放,水保處也曾連續8天監測廢水,發現華映有利用假日偷排廢水的情形,雖然黃先生並沒有擁有水權,但仲裁委員會認定他世居在這裡,而認定他使用霄裡溪的權利應該被保障。最後,委員會裁決華映應賠償黃先生180萬元。華映不服裁決結果提起上訴,被桃園地方法院駁回,現在上訴到台北高等法院。

農業篇

華映與友達的廢水一天的排放量總共三萬噸,在枯水期,甚至比霄裡溪原本的水還要多,這對引霄裡溪水灌溉的農業又有什麼影響。

龍潭鄉三和村民楊先生的土地位在水源頭,等於是華映、友達廢水排下來後,首當其衝的農地,三年前他就發現,把含有廢水的溪水直接引進農地,肥料沒多施,稻子卻長的特別高,但卻不結穗,他就知道水有問題。為了保護生產良質米的土地不受污染,他有三甲多的土地申請休耕,只剩下引山泉水灌溉的農田才種水稻。他撈起水圳泥土裡的螺和蜆說,華映、友達排放到水圳的水,這些東西都活不了,連福壽螺也沒有,都死光光了。他說這個水不能種稻子,下游其他農民還不曉得,應該開會和大家討論。

霄裡溪沿線有五、六百公頃的農地,屬於新竹縣的就有500公頃,霄裡溪匯入鳳山溪後,還有一千多公頃的農田需要引水灌溉,民國92年8月,新竹農田水利會做例行的水質檢測時,發現水中的導電度偏高,而且持續不斷,才追查到華映、友達兩家公司。為求公信,新竹農田水利會還花錢請檢驗單位,做完整的水質檢測,發現在導電度、總氮、鈉吸著率、氯化物、殘餘碳酸鈉,都大幅超過灌溉水質標準,有的也不符合放流水標準。這些物質有的會破壞土壤結構,造成土壤不透水,對農業生產有影響;氯鹽多的話,會造成土壤鹽化;而重金屬含量即使現在沒超過,怕一旦累積,將來可能會成為潛在性重金屬污染的場址。

華映、友達造成霄裡溪水不適合灌溉的問題,新竹農田水利會雖然不斷發文給環保署和新竹縣、桃園縣的環保局反應這個問題,但都無法解決。桃園縣環保局表示,環保局是依據水污法來稽查處分,重點在廠商有沒有違反放流水標準。符合放流水排放標準不見得適合灌溉,因為灌溉水標準比放流水高,能做的就是修法,從水污法中把放流水標準提高到跟灌溉用水標準一樣,但沒有一個國家這樣做。

農田水利會無奈地表示,水利會只能舉發,不能開罰,事業單位排放的廢水造成灌溉水不符合標準,也不會受罰,對農業生產危害政府沒有重視,中央應該跨部會來解決這方面問題。

高糧價時代驗證了一句話「農業是立國是根本」,但現在引霄裡溪灌溉的農民,連自己的種的稻子都不敢吃。乾淨的土地是全民健康的保障,工業廢水進入河川,造成原本的用水單位、農田水利會飽受其害,農地受到潛在污染的威脅。灌溉排水系統混雜普遍存在各個縣市,但中央與地方相關單位卻都沒有能力解決,住在台灣只好自己自求多福!

水源篇

今年梅雨豐富是不用擔心缺水,但新埔人卻還要取山泉水過日子,甚至可以多到一百多人在排隊,絡繹不絕的取水人潮,讓當地居民開起了一間小店賣自家的農產,因為華映、友達的廢水排進霄裡溪,霄裡溪匯入鳳山溪後,馬上就是新埔淨水場的取水口,擔心污染,新埔鎮有一大半人靠取山泉水過日子,附近山上只要有山泉水湧出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有人排隊取水,多的時候可以排到一百多人。

其實早在民國93年7月,自來水公司就發覺水源有問題,因為過濾後的水煮沸後,水是濁濁的,就像文蛤湯那樣,但他們把水送到水質檢驗室化驗,卻驗不出個所以然,驗不到毒性。為求保險,自來水公司還是在取水口前築起一道土堤,不取用霄裡溪和鳳山溪的混流水,而是在河床下埋設管線到匯流口以上,把鳳山溪的水引進土堤內的引水道,一直到現在仍維持這樣的取水方式,但民間團體仍不放心。新埔愛鄉協會陳金進表示,只有這一牆之隔,水還是可能滲過土堤,進水取水道,而且如果下大雨,溪水暴漲也可能會漫過土堤,對居民的飲用水安全並沒有保障。

華映、友達的開發案都經過環評審查,關係到三萬多人的飲用水安全,以及1500多公頃的農地裡無數農民的權益,但是從新竹縣政府、自來水公司第三區管理處、新竹農田水利會到鳳山溪的主管機關第二河川局都表示,當初並沒有接到華映、友達開發案的相關查詢,也沒有參與環評審查。環保署負責環評審查的綜計處表示,有邀請經濟部水利署、自來水公司、水資源局列席,是否要表達意見是這些機關的權責。民間團體朱增宏認為,霄裡溪從桃園縣 流到新竹縣,大部份農田、居民都在新竹縣境內,新竹縣所有相關單位都沒受邀參與環評,是非常難以理解的事,他認為不僅環評制度要檢討,司法機關要介入,是否有行政單位失職包庇的情形。

民國87年,新竹縣政府就已經公告了自來水的取水口,時間點比華映和友達的環評案還要早,當初環保是否有疏失或不實。環保署綜計處表示,這裡沒有劃設水源保護區,也沒有劃定為取水口一定範圍的保護區域,當初環評審查對於霄裡溪確實有探討飲用水的問題,取水口是在鳳山溪,不在霄裡溪。

但在環評結論中卻有一個條件令人玩味,就是,如果霄裡溪規劃為飲用水源,華映就必須把廢水排放口,拉到取水口以下。新埔愛鄉協會陳金進表示,環評審查結論中,華映的污水放流口應該在取水口下游才符合環保署規定,從霄裡溪源頭放流,已經違反環評結論,政府單位應該要求該兩家公司立刻停工。通過環評審查的開發案,後續監督是由環保署督察總隊負責,督察總隊在民國95年到實地現勘,當時自來水公司已經築了土堤,而認定平常不會取到霄裡溪的水,只會取到鳳山溪,沒有違反審查結論,但有種情況例外,就是當霄裡溪水暴漲或鳳山溪暴漲,溢流到土堤內的取水明渠,就可能被自來水公司取水口取到,因為要求這兩家公司提出環境影響調查報告書。

督察總隊以實際狀況可能會取到霄裡溪的水,而要求該兩家公司提出對策,目前華映、友達計畫把廢水改排到其他流域。但綜計處卻以取水口在鳳山溪不在霄裡溪為由,讓新埔人少說喝了三年的面板廠廢水,就算自來水公司做了土堤,但新埔現在有一半的家庭不敢喝自來水,因為他們已經不相信政府,攸關飲用水安全這麼重要的課題,而環保署竟然是如此草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年3月,新竹縣環保局轉發一張環保署毒管處的公文給新埔鎮公所,請公所通知霄裡溪兩岸的里長,內容是有關華映友達的廢水對飲用水安全的影響,要求霄裡溪沿線的居民不要取用未經處理的溪水引用,由於霄裡溪沿線並沒有自來水,居民都鑿取地下水使用,這張公文造成當地人心惶惶。當地里長張清漢表示,毒管處發文這很嚴重,到底含有什麼毒,他們並不知道,居民也到處拿水喝,造成居民驚慌失措。新竹縣環保局表示,毒管處的公文只是善意的提醒,沿岸居民的水井,不必然受到河川的影響,如果民眾有疑慮,會依照飲用水的標準做檢測,以釐清民眾疑慮。

面板廠的廢水成分有上百種,飲用水標準中正面表列的檢驗項目,是否能確保水沒問題,像被稱為化骨水的氫氟酸含有劇毒,但飲用水並沒有去規範到它,有些重金屬、化學物質並沒有列入飲用水的管制項目,更何況高科技之毒,有的根本驗不出來。

新埔愛鄉協會已經展開行動,從法律面著手,希望司法能給人民一個公道,也讓公部門了解,人民不會讓公部門為所欲為,人民是有自救的能力。而這七、八年來,霄裡溪沿線的生態、環境、產業,變成實驗室裡的白老鼠,因為,現行的法規沒有辦法規範到高科技產業所造成的危害。

當政府全力發展高科技產業的同時,是否看到人民的苦難,是否看到溪流與土地發出無聲的哀鳴,也許有一天,當我們賺飽了荷包,回首一看,台灣已經千瘡百孔。

側記:

當政府沒有把人民的權益擺在心上,用行政法規當擋箭牌,農民、霄裡溪沿岸居民、新埔鎮民只能當受害者嗎?新埔愛鄉協會陳金進並不這麼認為,他開始進行一連串的檢測,從溪流生態調查、沿岸水井水質檢測、灌溉水質檢測等等,逼得中央地方相關單位不得不更審慎的面對這件事,也跟著做一連串的調查。跑了這麼多的公害事件,政府單位不作為,是正常的!願意積極作為是稀有動物,要鼓勵保護他,所以人民對政府不要有太大的期望,透過各種方式去施壓,去爭取自己的權益,清醒吧!這個社會是現實的!當沉默的一群,會被欺壓犧牲!

熱門事件
學科
水文, 公害
縣市
  • 新竹縣
  • 新埔鎮
  • 桃園市
  • 龍潭區
關鍵字
廢水排放, 友達, 華映, 水污染, 放流水標準, 灌溉水質標準, 重金屬, 土壤污染, 土壤鹽化, 水污法, 糧食

霄裡溪是一條名不見經傳的河流,因為華映、友達把廢水排進來,讓它被注意,當國家法規並不足以保障原來生存在這裡居民的權益時,就應該被檢討。台灣很小,有多少的好山好水好土地可以這樣被犧牲?把土地、水源都毀了,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還能平安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張光宗,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霄裡溪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