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落漆」不上道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若上網搜尋「PU跑道」的關鍵字,你會發現全台各地,有許多中小學校長,正愁找不到PU跑道的修繕經費。新建PU跑道,平均得花費五百萬元;PU跑道破損整修,也是上百萬元起跳,對地方財政是一大負擔。

有台南地方學校發起「草地操場聯盟」,捨棄PU,重拾自然。草地(皮)堅韌旺盛的生命力,也幫校長解決金錢的煩惱,「PU壞了,校長要找錢修;草地壞掉了,老天爺會幫忙補。」

台南安定有位校園空拍達人黃明寶,說他是達人一點都不為過,早在無人機法規實施前,黃明寶即跑遍台南,透過空拍機的俯瞰鏡頭,錄下台南270所國中小學的校園景象,將這些影片放上網路,免費分享讓民眾觀賞。

從黃明寶的影片中可以看到,靠近丘陵地的校景,四周圍鬱鬱蔥蔥,校景一片青翠欲滴之色,讓人心曠神怡。不過,當鏡頭移至操場高空,磚紅色的人工草跑道,反而顯得突兀,「大概90%的學校都是鋪PU」,退休國小教師黃明寶說。

PU跑道乾淨美觀,又能少花力氣保養,台灣學校爭取闢建。那麼國外呢? 其他國家的學校操場,也都蓋PU跑道嗎?

台南虎山實驗小學校長林勇成,同時也是國家環境教育獎的得主,極力在推動提倡「Eco School生態學校讓土地呼吸」的觀念。林勇成攤開國外學校的衛星俯瞰圖,指出德、法等國的學校操場,往往是大片空地,美、日學校也幾乎是草地或是空地,「世界各國看下來,你就會發現台灣怪怪的」,「台灣怎麼跟人家都不一樣?」

林勇成分析,學校PU跑道的造價不一,平均花費大概是新台幣五百萬,以台南市270所學校為例,每間學校花五百萬蓋PU,總共要花13億元。他接著補充說明,PU跑道經過日曬雨淋,師生在上頭奔跑,終究會損毀、會折舊,若以十年來分攤,每年折舊費用逾1億元,以地方財政來看,「這是個無底洞,因為永遠所有的學校都在找錢」。

高苑科大建築系主任謝育穎,同時身兼教育部學校體育設施興(整)建輔導委員。他指出,當輔導委員到學校訪視操場跑道建設,第一個問題一定是:「這邊會不會積水?」,積水若不改善,PU會一再出狀況,校方就得不斷補丁、刨鋪;另外包商鋪設的方式和跑道材質,也都會影響PU跑道的壽命。

PU跑道除了成本花費,也有危害環境的疑慮。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表示,PU是聚氨酯化合物,其實就是一種塑膠,一旦破損,處理方式就是送進焚化爐焚燒,用久磨損,塑膠微粒也會流進水域或海洋。

虎山國小家長會長盧禹銓也指出,PU跑道興建時,黏著劑會揮發出化學物質,對學生的健康不好。PU不透水性,落葉和濕氣讓跑道容易長苔打滑,小朋友活動潛藏危機。

 

儘管PU跑道已成台灣校園操場首選,但台南的地方學校決定走自己的路,2014年虎山實小率先推動草地操場和跑道,並發起「草地操場聯盟」,吸引全市21所學校加入。台南志開實驗小學即是草地操場聯盟的成員之一,校長王念湘表示,草地操場會隨著四季更迭及雨水多寡,而有翠綠或枯黃的景色變化,這樣的過程讓學童了解體會,生活水源的珍貴。

王念湘也認為,草地跑道對學生運動並沒有多大妨礙,體育課跑步競賽,師長就推出石灰罐畫白線,要打球就擺上球門或壘包,後端維護就是澆灌、播種、鋪草、割草,「學校師生都會做」,「PU鬆脫,你要去把它剷除,還要籌錢補丁,草地操場都不用」。

針對PU人工跑道與草地跑道的選擇及良窳,謝育穎認為應該因地制宜打造不同材質的跑道,「學校有田徑隊訓練需求」、社區長者需要運動健走場域」,PU跑道有其必要性。

虎山實驗小學校長林勇成指出草地操場大幅活化學校土地空間的使用,「不受PU跑道繞圈圈限制」,世界趨勢都是一塊土地或一塊草地,而非繞圈圈的操場。他認為PU跑道原是供競技訓練使用,中小學以遊戲活動為主,爭相鋪設,是否合適值得商討。建議「百人以下小校可優先考慮草地操場,不一定要花五百萬」,讓校園空間更多元利用,孩子在戶外活動,更能大口呼吸。

地點
集數
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