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蟻的祕密世界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賴冠丞

白蟻是大自然裡重要的清道夫,當牠們出現在家裡,卻是讓人聞之色變的害蟲。有著驚人的繁殖力,縝密的社會性分工,對人們來說,卻是既熟悉又陌生的昆蟲。科學家們如何透過推動公民科學,聯手揭開牠們身上的奧秘?

香煙繚繞中,新竹北埔老街上的慈天宮,正緊鑼密鼓進行修復工程。除了修復結構,改善漏水問題,廟的一角,防蟲公司人員也來到這裡,仔細尋找白蟻的蹤跡。擺放已久的木製家具、書籍,全都成了白蟻的大餐。這些用泥巴築成的蟻道,是牠們移動的路徑,也是防治師觀察白蟻分布的重要線索。

長了白蟻的房子,就好像得了慢性病的人,靠著藥物控制,良好生活習慣,可以維持一定的健康狀態。但只要一個不留意,蟲害情形很容易隨時惡化。為什麼白蟻危害特別讓人頭痛,這和牠是一種繁殖力驚人的社會性昆蟲有關。

一對蟻王和蟻后,就可以生下成千上萬的工蟻,牠們也會生產少部分兵蟻,負責防禦蟻巢、保護工蟻。一個白蟻巢的範圍,可以延伸到80公尺,民眾在建築物中發現的白蟻,往往只是冰山一角,即使噴灑殺蟲劑,殺掉一小部分白蟻,蟻王蟻后很快就可以把工蟻生回來,對整個族群來說,根本不構成任何威脅。

中興大學昆蟲系教授李後鋒的研究團隊,曾經進行問卷調查,發現台灣有百分之十的民眾,曾在家裡發現白蟻,相當於台灣有八十萬戶的家庭,遭到白蟻危害,數量十分龐大。要治病,就得對症下藥,但在台灣造成居家蟲害的白蟻主要有哪些種類?分布範圍又是如何?卻缺乏清楚的資料。

想進到民眾家中採樣,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李後鋒靈機一動,透過網路號召,發起公民科學行動,讓民眾成為白蟻研究的幫手。他們請民眾把家裡發現的白蟻,採樣寄回實驗室,也請各地的除蟲公司幫忙收集樣本,從2015年到現在,已經蒐集了三千多份樣本,總算建立了第一張台灣白蟻地圖。

照片提供 梁維仁
地圖提供 中興大學都市昆蟲學研究室


更讓人擔憂的是,台灣最主要兩種危害居家環境的家白蟻,台灣家白蟻和格斯特家白蟻,已經發現可以互相交配,而且產下的後代數量更多。白蟻的蟻巢平均要五到六年才會成熟,接著牠們會長成有翅的生殖型,其中,有些種類的白蟻會在春末夏初時成群飛出,繁衍下一代。由於白蟻分飛期間,經常伴隨大雨,因此又被俗稱為「大水螞蟻」。

藉由公民科學參與建立的白蟻分布地圖,他們找到了兩種家白蟻分布的交界點。接著,就要進一步實地調查,牠們同時飛出來的機率有多高,來驗證雜交的家白蟻是不是真的存在。

不過,會對居家環境造成危害的白蟻,只是白蟻家族中的小部分種類。相較於家白蟻,台灣原生的另一種白蟻-台灣土白蟻,牠的有翅生殖型呈現黑褐色,體型較大,是森林中重要的清道夫,還會自己栽培雞肉絲菇當食物。牠們不斷將枯枝落葉轉換為能量,成為穿山甲等動物的食物來源,是森林生態不可或缺的角色。

防治家白蟻使用的餌劑,會不會對原生的土白蟻造成傷害,衍生其他的生態問題?是另外一個需要仔細探討的課題。

照片提供 梁維仁


地底下的白蟻靠著縝密的社群分工,代代繁衍,地表上的研究人員,也靠著持續的團隊合作,抽絲剝繭,解開白蟻的生活奧秘。人和白蟻的鬥智,還在台灣各地持續著,需要越多的公民參與,和昆蟲專家們攜手合作,才能找出人和白蟻和平共存的相處之道。

集數
1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