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六家老房舍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廢棄的空屋裡,滿是垃圾,殘破的屋瓦、裸露的鋼筋,和鄰近華美的高樓大廈形成強烈對比,公寓住戶紛紛向新竹縣政府投訴,這裡雜亂荒涼,甚至成為治安的死角,於是縣政府有意將這些房子拆除改鋪草坪,得知這個消息的六家鄉親,也就是這片土地原本的住民,號召了大批民眾來清理環境,希望保存下這些房子。

這裡的舊地名叫做番仔寮,是六家地區的一個聚落,竹北生活美學協會理事長林永楨表示,這些老房子在光復之前興建,鄰近還有土牛溝遺址和水汴頭,假如這個地方拆掉,六家的人文都沒有了。 

「這間是倉庫,牛欄,以前怕小偷偷牛,所以要跟牛睡」林雙貴一邊清理一邊回憶,他是番仔寮的原住戶,所有的房子只剩下這間倉庫沒被拆掉。民國86年,這裡劃定為高鐵車站特定區,在完成拆遷補償後,六家地區的房子幾乎都拆光了,只留下幾棟歷史悠久的老房子,以及當地主要的土地公廟,而這幾間民宅恰巧位在公三公園的預定地上而獲得保留,從建築的空間配置,仍然可以看出過去的生活軌跡。 

高鐵車站特定區保留下來的房子,多半是獨棟的三合院建築,番仔寮現存的房舍,是六家地區少數由佃農和地主組成的多姓氏聚落。這裡頭有一棟兩層樓的磚造房子,沒有使用任何鋼筋來支撐,歷經無數的地震至今仍然屹立不搖,因為佃農向地主買土地,只蓋一層房子不夠住,於是往上發展,從建築的工法、室內空間的使用方式,都可以讓後代了解當時常民生活。

地方的文史工作者陳板指出,聚落空間是文化最醒目,是最清楚記憶的承載體,所有的人看到空間,就很容易聯想到他的生活。我們很難重新建造過去的牛欄、雞舍、爐灶,這裡有養豬、有穀倉,動植物跟人的生活空間緊密的結合,現在都市已經看不到了,番仔寮提供深厚的人文資產。

番仔寮聚落有條平坦的步道,是土牛溝遺址的所在地,土牛溝其實是一條人造的國界,乾隆26年,北台灣全面開挖,北從台北縣的鶯歌往南延伸到台中大甲溪一帶,漢番以此為界、互不侵犯,避免衝突發生,因為開挖的土堆成長長的土坵,遠看像牛背一樣,所以稱為「土牛溝」。歷經時空的變化,土牛溝逐漸變貌。在番仔寮,土牛溝後來被填起來,變成道路,現在是公園裡的步道。

番仔寮居民迎娶時,走在土牛溝上的留影,為歷史留下見證。歷史的長河濃縮在這個空間,不同時代演繹出各自的風采。

土牛溝旁的水圳,是六家地區文明的搖籃,這裡叫做水汴頭,也就是分水的地方,引自頭前溪的水源,在這裡分成四條水圳灌溉六家地區的農地。水汴頭的歷史已經超過260年,水圳不只是灌溉用途,也是過去居民挑水飲用的水源,婦女在水圳旁洗衣服,小孩子在這裡玩水、抓魚蝦,甚至在夏天,附近的牛隻都來這裡泡水消暑。

番仔寮所在地的中興里里長林顥峰表示,希望多一些文化留給後代子孫省思與記憶,未來這裡由社區帶動起來,可以成立文化館或有機蔬菜園地,讓公園活絡起來。

在高鐵車站特定區裡,有一個新瓦屋客家文化保存區,保留了六家地區最多的老房子,開發單位原本只想留下忠孝堂這棟三合院建築,但在六家鄉親的奔走之下而保住所有的房子,這裡曾經像番仔寮一樣破敗不堪,整修後已經煥然一新,客委會的辦公室直接進駐,社區的守望相助隊也落腳這裡,整個空間得以活化再利用,新瓦屋的保存經驗讓六家居民相信,事在人為。

地方的心聲,新竹縣政府聽見了,也從善如流。希望向中央高鐵局申請三年維護費,撥些經費做維護整修。

番仔寮未來可能由社區認養,至於如何活化再利用,地方的人正努力為它找尋未來。

集數
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