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鷗

走訪地質公園-玄武之島

摘要
來到澎湖,可以乘風破浪,暢快享受島嶼陽光與海洋,如果走知性與感性之旅,也值得我們深入探索,不管怎麼走,都要從玄武岩認識澎湖…

澎湖的天空很寬廣,放眼望去毫無遮蔽,90個島嶼中最高的也只有79公尺。群島由火山噴發而成,但跟我們從新聞或電影中看到的不一樣,是裂隙式火山噴發形成。由於玄武岩漿比較稀,一噴出來就散開成平台狀,所以澎湖很多方山台地,岩漿到處噴發,島嶼也就多。

柱狀玄武岩是澎湖獨特地景,當岩漿在地表冷卻,岩體會向熔岩中心收縮、產生張力,而形成五角或六角形的柱狀節理。岩漿成分不同,形狀、顏色也有所差異,桶盤嶼有澎湖最壯觀的矽質玄武岩石柱群,是出了名的大個頭。

海上觀賞玄武岩地景,別有一番韻味,尤其在澎湖東北方海域的小島,每到夏季就熱鬧非凡,燕鷗當起島主在這裡養育下一代,除了紅燕鷗、白眉燕鷗、鳳頭燕鷗,還曾經紀錄過號稱神話之島的黑嘴端鳳頭燕鷗。

玄武岩地質孕育出澎湖瑰麗的人文地景,一級古蹟天后宮是澎湖的信仰中心,除了欣賞精緻木雕、石雕與剪黏技藝,寺廟的基座與廊柱,就可以發現玄武岩樸實穩重的身影。

澎湖人稱玄武岩為黑石,而來自海底珊瑚礁的咾咕石叫做白石,這兩種材料混合運用在傳統建築中。湖西鄉南寮村附近玄武岩並不多,傳統房舍會把玄武岩運用在柱子的底層和階梯,因為它質地堅硬、支撐力強且不易損壞。但在西嶼鄉,玄武岩數量很多,應用在民宅的比例相對就高。

玄武岩地質低矮的特性,也讓澎湖沒有遮蔽物,每當東北季風吹起,農作物就難以生長,順應這樣的地質、氣候條件,先民發展出獨特的菜宅,在農地四周築起圍牆,北高南低,阻擋強勁的北風。 

玄武岩和北風,深深牽動澎湖人的生活,許多村落都可以發現石敢當,而在內垵海邊的塔公、塔婆和鎖港的子塔、午塔,規模更是壯觀,建造歷史都將近兩百年,當地居民面對艱困的大自然環境,為了祈求平安,於是建造石塔來驅吉避凶、鎮風止煞,石塔的材質都是玄武岩。 

早期對澎湖居民來說,玄武岩攸關生存,石滬是澎湖居民在海岸捕魚的智慧結晶。澎湖科技大學觀光休閒系主任李明儒表示,石滬會做一個小的圓形石井放置漁具,有時也會先把漁獲放在這裡。玄武岩是水平鋪排,但越外海水越深,玄武岩的排列方式就改成垂直,承受海浪衝擊的外側,更呈現凸出弧形,抵擋海浪拍打。李明儒表示,早期澎湖沒有石滬,就沒辦法生活,因此它像不動產一樣,可以質押、借款、贈與,還可以做嫁妝或聘金。 

隨著觀光蓬勃發展,澎湖地質景觀也成為亮點,大菓葉玄武岩映照著水面,多了一分沉靜之美,風櫃的海蝕洞因海浪侵蝕而成,大浪時海蝕洞的空氣受到擠壓會發出聲音,因此有「風櫃聽濤」之名。員貝的海蝕柱,也被賦予想像力,稱為石筆;小門的海蝕拱門化身為鯨魚洞。

玄武岩的自然與人文地景,深具觀光潛力,林務局於是推動澎湖海洋地質公園的設立,縣政府也成立了六個地質公園,包括奎璧山和赤嶼、員貝嶼、小門嶼、天台山、桶盤嶼和七美的東北海岸,希望為澎湖的觀光加值。澎湖縣農漁局副局長陳高樑表示,有關基礎調查的部分都已經完成,經營管理還要更多的學習,澎湖以觀光立縣,希望透過設立地質公園,讓觀光客能有知性之旅。

地質公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為了讓大家了解地球遺產的價值,讓我們更明智的使用地球資源,達到人與環境和諧共存的關係,澎湖是台灣最能推上國際舞台的地質公園,澎湖的美,值得我們品味珍藏。

學科
文化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地質, 玄武岩, 地景, 燕鷗, 文資法, 觀光, 石滬

來到澎湖,可以乘風破浪,暢快享受島嶼陽光與海洋,如果走知性與感性之旅,也值得我們深入探索,不管怎麼走,都要從玄武岩認識澎湖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走訪地質公園-馬祖紀石

摘要
提到馬祖,它是過去新兵抽籤最不想抽到的金馬獎,曾經作為防衛台灣的前線,在卸下重擔後,馬祖迎向開放,積極發展觀光,同時它也是台灣六個地質公園之一,島嶼地質特性造就今日馬祖的容顏…

一支放大鏡,就可揭開馬祖列島的身世之謎。北竿中山國中陳長柏老師,帶著學生戶外教學,學生們仔細觀察石頭裡藏著的秘密。

馬祖的地質屬於火成岩,以花崗岩為主,形成時間在距今2.5億年到6500萬年前,它是岩漿沉睡在地底,緩慢降溫過程中,產生化學變化,而結晶成含有多種礦物的岩石,後來經過地殼變動、隆升而起,原本馬祖與中國大陸相連,在最後一次冰河時期結束後,海平面上升,於是成為矗立在海中的列島。

馬祖的傳統房舍,就是取材當地石頭堆砌而成,格局方正俯瞰猶如一顆印章,屋頂瓦片沒有黏著固定,可以掀起來維修或清掃,瓦片上有壓瓦石,防止屋瓦被強風掀開。北竿鄉芹壁村,是保存最完整的傳統聚落群,在60年代人口大量外移後,芹壁逐漸沒落蕭條。

十幾年前返鄉的王好蓮,成為芹壁脫胎換骨的關鍵人物,聚落保存工作開始啟動。芹壁社區發展協會前會長王好蓮表示,聚落保存區剛開始推的時候,受到居民反對,認為修繕自家的房子,為什麼要照政府意思,現在慢慢感受到,原來芹壁聚落是很特別的地方,十年來,民宿從一間增加到十幾間,年輕一代漸漸看到家鄉的優點。

南竿鄉鐵板村有一項獨有的建材-鐵板,跟著仁愛國小校長王建華走進聚落,這裡的房舍又是不同風景。房舍四個角落的建材,有黑色的大石頭,表層看得到貝殼、泥沙、石頭,屬於沉積岩。

地質決定了馬祖人的生計,由於花崗岩質地堅硬,風化速度緩慢,因此馬祖耕地有限,居民以捕魚維生,但是對岸過度捕撈,漁業逐漸沒落,日益枯竭的海洋資源,只能靠放流魚苗來補救,如今許多漁民改養殖淡菜,收成後就賣到市場和餐廳,或者直接宅配台灣。

兩岸局勢左右馬祖的命運,在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後,成為反共復國的前線,軍方蓋起防禦工事,「鐵堡」正如其名是個堅固的堡壘,它坐落在海邊的大石頭上,經由步道才能登島,軍方釋出後,如今是觀光景點。 

金門和馬祖同樣歷經「單打雙不打」的時代,馬祖國軍當時擬定北海計畫,於南竿、北竿、東引開鑿坑道,讓魚雷快艇躲避炮火,經過八百多個工作天,南竿的北海坑道完成,如今讓觀光客搭乘搖櫓船遊覽,別有一番韻味。

這塊土地孕育的生態,最著名的就是夏天蒞臨繁殖的燕鷗,其中還有號稱神話之鳥的黑嘴端鳳頭燕鷗。

馬祖是粗獷又堅毅的島嶼,花崗岩形塑了獨特的地景與生態,以及獨特的風土民情,2011年,台灣成立六個地質公園,馬祖也名列其中,地質公園的推動者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它的主要內涵,包括地景保育、環境教育、社區參與、觀光遊憩四個面向。地質公園的理念,也納入馬祖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的經營方針。

地質形塑了馬祖的容顏,海浪拍打著岩石,造就了許多海蝕地景,馬祖的一灣一澳,都經過大自然鬼斧神工雕琢,馬祖地質公園,以其獨特的花崗岩海岸地景與生態,形塑了馬祖的美,也值得我們細細品味。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連江縣
  • 北竿鄉
  • 連江縣
  • 南竿鄉
  • 連江縣
  • 莒光鄉
  • 連江縣
  • 東引鄉
關鍵字
地質, 傳統聚落, 芹壁, 王好蓮, 燕鷗, 閩北

提到馬祖,它是過去新兵抽籤最不想抽到的金馬獎,曾經作為防衛台灣的前線,在卸下重擔後,馬祖迎向開放,積極發展觀光,同時它也是台灣六個地質公園之一,島嶼地質特性造就今日馬祖的容顏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未來電力時代

未來電力時代

摘要
一座座的風機、太陽光電板這些再生能源,都是未來電力問題的新希望,如何不讓「新希望」蒙塵,謹慎的規劃是很重要的前置作業,尤其是向「自然」借力,如何借力使力,讓綠色電力可以永續使用,是值得大家好好來研究的。

在傳統能源日漸缺乏的情況下,人類積極地尋找替代能源,從自然環境中發電的再生能源,很快地成為目標,不過選址不當的話,也容易增加對環境的影響,因此如何利用自然環境卻又不傷害環境,成為未來新能源要面對的課題。

藍天之下,風機正在緩緩移動,這裡是彰濱工業區。由於西部沿海風力資源良好,成為主要的風機設置場地,台電公司在這裏已經設置了23座風力機組,如果加上民間業者所設立的風機,加總起來彰濱工業區大約就有五六十座,整個西部沿海地區幾乎要飛了起來。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的沿海地區大多數是屬於生態敏感區域,以彰濱工業區來說,位於大肚溪出海口,潮汐交接處,形成豐富的潮間帶,提供過境候鳥良好的覓食環境,因此在遷徙季節的時候,經常可以看到大量鳥群飛行的畫面,六、七月間則是小燕鷗的繁殖季節,也吸引不少賞鳥人士前往拜訪。

長年關心彰濱濕地鳥況的彰化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觀察到風機設置後,成排的風機沒有留下寬闊廊道,鳥兒為了穿梭風機之間消耗許多能量,可能會影響鳥群遷徙的路線,再加上台灣是鳥類遷徙線上重要的加油站,遠道而來的鳥,在這裡休養生息之後,前往下一個旅程,棲息環境一旦被破壞,對於全球的遷徙線也會受影響。

然而,再生能源不只是取之不竭的風,還有源源不絕的太陽能。這裡是高雄縣永安鄉,過去,永安鄉鹽田村是靠鹽業為生,在興達火力發電廠興建之後,曬鹽品質降低,漸漸失去競爭力,於是台鹽將永安鹽田土地售予台電公司,正式宣告永安鹽業走入歷史,如今只能從這一棟巴洛克式的鹽業辦公室,遙想當年的盛況。

在鹽業辦公室前方的這一塊土地,就是台電公司計畫興建太陽能光電系統的預定場址,占地6.65公頃預定裝置容量4.2MV,未來還規劃太陽光電展示館,配合周邊生態跟古蹟,成為太陽光電古蹟生態園區。不過,這項計畫,卻遭到高雄市野鳥學會反對,高雄市野鳥學會研究保育主任林昆海表示,太陽光電板的設立不但影響了鳥類對原有棲地的使用,也擔心太陽光電板的反射會對鳥類造成影響,希望保留這片完整景觀,搭配鹽業辦公室古蹟,形成像台北關渡自然公園的賞鳥休憩功能,也能帶動永安鄉的觀光人潮。

取自於自然條件的再生能源,該要如何選址才能減少對環境的衝擊,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認為,台灣土地面積有限,電廠設施的興建應該要更謹慎,未來再生能源應該是要走向小型、分散的發電系統,才是永續之道。

電力提供我們便利的現代生活,要脫離電力生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全世界的科學家們都在積極地跟能源消耗的速度賽跑,希望盡快找出發電效率高的新能源,不過貿然追逐下,很容易忽略掉更多更細緻的討論,為了避免遺憾,在施作之前,應該要有更多的評估跟討論進駐,才不會讓綠色電力,有可能成為傷害環境的兇手。

側記

台灣的能源百分之九十八都是仰賴進口,在能源安全上成為一大隱憂,和我們情況相似的德國,也積極在發展再生能源,不過,再生能源的發電效率目前還無法追趕上傳統能源,因此再生能源要能立即取代傳統能源,恐怕還需要長時間的發展。在尋找適合台灣的再生能源系統時,重新檢視我們的產業結構,調整用電政策,切實做好節約能源,同時並進才能落實解決台灣的能源問題。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能源
縣市
  • 彰化縣
  • 鹿港鎮
  • 彰化縣
  • 線西鄉
  • 彰化縣
  • 伸港鄉
  • 高雄市
  • 永安區
關鍵字
太陽光電, 風力發電, 小型發電, 分散電力, 燕鷗, 遷徙, 候鳥, 高雄市野鳥學會, 李根政, 綠能, 節能, 綠色能源

一座座的風機、太陽光電板這些再生能源,都是未來電力問題的新希望,如何不讓「新希望」蒙塵,謹慎的規劃是很重要的前置作業,尤其是向「自然」借力,如何借力使力,讓綠色電力可以永續使用,是值得大家好好來研究的。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重返青螺沙嘴

重返青螺沙嘴

摘要
民國九十二年七月,我們的島曾經報導過有砂石業者以疏浚之名,開挖澎湖青螺沙嘴的沙灘,不但將珊瑚碎屑運走,更破壞了珍貴的海岸生態。經過環保人士的奔走以及媒體報導後,澎湖縣政府停止疏浚工程,經過五年的休生養息,現在的青螺沙嘴成為澎湖本島燕鷗重要的繁殖地。今年我們重返青螺沙嘴,尋找這片小燕鷗的新天堂樂園。

這是位於澎湖本島北邊的青螺灣。在澎湖從事生態旅遊的蕭長汰,最喜歡帶遊客來這裡體驗用傳統漁法抓魚的滋味。千萬年來,澎湖海域死亡的珊瑚隨著海浪被沖刷上岸,層層堆疊,形成沙嘴特殊的景觀。老一輩的澎湖人把這種珊瑚碎屑稱為「砱仔」,這裡的潮間帶蘊藏豐富的生物資源,孕育了烏魚、花身雞魚各式各樣的魚種,餵養著漁民,更是提供海鳥源源不絕的食物來源。

五年前,砂石業者以疏浚的名義在這裡大肆開挖,珊瑚碎屑被輾碎、細沙被推進海中,蕭長汰帶遊客到這裡一度無魚可抓。經過不斷的奔走陳情,砂石不再開採、生態漸漸恢復,最令人驚喜的是,夏候鳥小燕鷗也回到這裡繁衍棲息。

今年來到青螺沙嘴的小燕鷗特別多!在澎湖長期觀察燕鷗的鄭謙遜老師說,青螺灣距離村莊有一公里左右的距離,人為的干擾不算太大,是小燕鷗選擇在這裡安心育雛最重要的原因。

燕鷗的身影是澎湖天空最流動不拘的景緻。燕鷗們在柱狀玄武岩的峭壁上、在炙熱的沙地上、甚至在跨海大橋廢棄的橋墩上,孵化、孕育自己的下一代,但孵化的過程卻也面臨各種危機。

人為的干擾一直是影響燕鷗繁衍最直接的因素,我們來到澎湖北方的小島--活龍灘,這裡原本是小燕鷗數量最多的地方,今年卻只有稀稀落落的幾隻。澎湖縣政府在活龍灘劃設了燕鷗保護區,在這片小小的灘地上,一邊是鳥的世界,另一邊是狂歡戲水的遊客。觀光與保育,就在這小小沙灘上拉扯著。而人為干擾太嚴重,小燕鷗最後只有選擇棄巢、搬家。

艷陽下,燕鷗媽媽們正小心翼翼地呵護小小燕鷗,而愛鳥人也小心翼翼地呵護著青螺沙嘴,共同孵一個人與鳥和諧共舞的夢……

學科
動物, 海洋, 開發
縣市
  • 澎湖縣
  • 湖西鄉
關鍵字
沙嘴, 溼地, 濕地, 燕鷗, 蕭長汰, 傳統漁法, 保護區, 觀光, 生態保育, 棲地破壞

民國九十二年七月,我們的島曾經報導過有砂石業者以疏浚之名,開挖澎湖青螺沙嘴的沙灘,不但將珊瑚碎屑運走,更破壞了珍貴的海岸生態。經過環保人士的奔走以及媒體報導後,澎湖縣政府停止疏浚工程,經過五年的休生養息,現在的青螺沙嘴成為澎湖本島燕鷗重要的繁殖地。今年我們重返青螺沙嘴,尋找這片小燕鷗的新天堂樂園。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燕鷗伴我行

燕鷗伴我行

摘要
有艘小艇,朝向燕鷗繁殖的離島,在群鷗飛翔的藍色天空下,有位澎湖老師,長期守候著澎湖的生態。十多年來,觀察新生命的誕生,目送燕鷗群的遷徙,在辛苦的研究歲月裡,心裡藏著一個孩童的夢,在孤島天涯,燕鷗伴我行。

搭上快艇,澎湖沙港國小老師鄭謙遜,準備前往小白沙嶼,調查島嶼上的燕鷗生態。由於島嶼保持自然原貌,船隻靠岸時必須相當小心,以免觸礁出事。小白沙嶼由於有著壯闊的柱狀玄武岩景觀,在1992年劃為玄武岩保護區,全面禁止登島破壞,多年下來人跡罕至,反而成為燕鷗良好的繁殖棲地。

三十五歲的鄭謙遜,十多年前,進入燕鷗生態調查領域,漫長的研究生涯,讓他走遍澎湖大大小小的離島,記錄觀察燕鷗的生態,成為澎湖燕鷗的生態專家。根據調查,澎湖常見的燕鷗有六種,分別是蒼燕鷗、小燕鷗、紅燕鷗、白眉燕鷗、鳳頭燕鷗、玄燕鷗,在四月到八月間到澎湖產卵繁殖,屬於夏候鳥,其中貓嶼的玄燕鷗備受國際重視。

踏上小白沙嶼,鄭謙遜帶著合法申請進入保護區的研究團隊,開始計算今年燕鷗產卵的巢位。小白沙嶼的燕鷗,以白眉燕鷗與蒼燕鷗為主,產卵在岩縫或草叢中,為了計算產卵數量,走在產卵區,必須萬分小心。

離開小白沙嶼,前往另一處玄武岩保護區雞善嶼。雞善嶼由大、小雞善二座島嶼組成,島嶼沿岸都是高聳直立的柱狀玄武岩,成為澎湖旅遊的知名景點。島上燕鷗族群以紅燕鷗、蒼燕鷗與鳳頭燕鷗為主,在島嶼上選擇不同區域繁殖,不同區位的選擇,成為重要的調查主題。

人員進入棲地,造成燕鷗驚擾,但是為了保護物種,瞭解棲地變化,也只能在研究時,將干擾降至最低。由於鳳頭燕鷗體型較大,較不畏懼人類,對於落單的侵入者,常常以俯衝迫近的方式,威脅侵入者離開繁殖區。研究人員行進時,必須小心腳下的鳥蛋安全,又必須提防頭頂的鳥嘴攻擊,調查過程萬分辛苦。避開鷗群的衝撞,卻沒想到島上偏佈蟻群,過久站立一個地方,蟻群立即爬上腳部叮咬,研究者身體疼痛,卻想到島上蟻群,會不會對孵出的幼雛,造成重大的傷害。

為了瞭解燕鷗遷徙路徑,必須進行捕捉標識的繫放工作。鄭謙遜選定活龍灘的燕鷗群,進行誘捕工作。對於相當敏感的燕鷗,沙灘上的繫放,成為人與鳥鬥智的考驗,縱使有著偽裝帳遮蔽,但是不時前來偵察的燕鷗,彷彿視破人類的詭計。

時間分秒過去,燕鷗始終不受騙入籠,研究者就在高溫的沙灘上,無奈地受著曝曬,於是心急之下,各種怪招出現,包括沙灘曬烏龜的招式。終於,一隻親鳥回巢孵卵,進入籠中受到捕捉,開始進行標放的工作。

進入繁殖季末期,許多雛鳥孵出,在沙灘上自由奔跑,島嶼充滿生命的氣息。沙灘上,人與鳥之間,又緊張又親密的關係,在海角孤島上演,生態的美景,成為動人的影像。

為了燕鷗研究,鄭謙遜考上動物研究所,增進專業知識,但是國小老師的身份,也讓他將研究所獲知識,轉成學童們的課外活動,讓學生接觸屬於故鄉的特有生態。對於孩童們,在炎熱的沙灘上,吃冰好像比賞鳥重要,鄭謙遜只能苦口婆心的教導,希望生態的觀念,能在孩子們心中生根成長。

在這塊燕鷗繁殖區上,實際有不斷上演人與鳥的爭戰,早期島嶼居民踏過灘地,到灘地上撿蛋維生,衝擊燕鷗生態。隨著保育觀念抬頭,當地居民從撿蛋維生轉為巡守保育,但是觀光經濟興起,美麗的灘地,又成人鳥爭地的戰場。

如何在保育與觀光之間,找出一條平衡的線,成為澎湖縣野鳥學會努力的目標,舉辦十多年的賞鷗季,也是為了推廣保育觀念。在一趟貓嶼的賞鷗行程中,冒著海上風浪,大家想一睹台灣最早的燕鷗保護區,看看島上獨特的玄燕鷗生態。在風浪中,鄭謙遜為船上乘客講解燕鷗生態,介紹稀有保育候鳥的玄燕鷗。回程時刻,鄭謙遜疲憊地坐在船上,海上風浪讓人難受,但是燕鷗的生存危機,更讓人擔憂。

隨著研究時間的增加,鄭謙遜觀察紀錄到更多的燕鷗生態,甚至在演講之中,有如介紹自己的海島朋友。保育燕鷗,常常和居民造成衝突,鄭謙遜和許多生態研究者,面臨相同的難題。長期研究的孤單,居民誤解的指責,常常讓許多研究者挫折退縮,但是鄭謙遜堅持信念不願放棄,為著就是孩童時的夢。

在藍海島嶼上,一位老師看著燕鷗漂浪飛舞,也許前來繁殖,也許成長離去,但是在燕鷗伴我行的守候中,藏在依戀故鄉的濃郁心情。

學科
動物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鄭謙遜, 燕鷗, 玄武岩, 保護區, 地質, 地景, 棲地保育, 繫放, 澎湖縣野鳥學會, 保育類

有艘小艇,朝向燕鷗繁殖的離島,在群鷗飛翔的藍色天空下,有位澎湖老師,長期守候著澎湖的生態。十多年來,觀察新生命的誕生,目送燕鷗群的遷徙,在辛苦的研究歲月裡,心裡藏著一個孩童的夢,在孤島天涯,燕鷗伴我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忠峰 張光宗 陳慶鍾,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新生之地

新生之地

摘要
十五年前人們填海造陸,完成彰濱工業區,如今卻有一半的工業區,成為閒置的荒地。人們不愛鳥類最愛,這片海埔新生地,意外地成為水鳥繁衍新生命的棲地,於是保育類的鳥類遇上了閒置的工業區,矛盾與衝突,在這片新生之地上演……

夏日正午,彰濱工業區內的礫石沙地上,蒸發出陣陣的熱氣,遠遠看過去道路與電線桿彷彿快被融化似的,在這種想躲在冷氣房的天氣裡,東海大學環科所的研究人員,卻頂著烈日,徒步進入這片礫石沙地。每年四到八月是東方環頸鴴、小燕鷗、燕鴴等鳥類的繁殖期,研究人員會固定來到彰濱工業區,進行鳥類繁殖的監測與行為研究,十年來從不間斷。

工業區與水鳥的交集始於六十年代的經濟起飛,1976年經濟部選定彰化沿海,建造一個台灣最大的基礎工業區。1989年開始填海造陸計畫,原本預計彰濱工業區為3643公頃,後來因為經濟不景氣,實際上只完成2500公頃的海埔新生地。

十五年後,真正租售出去的土地卻只有700公頃,不到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以上的土地還是未整理的荒地,這種有礫石地、有沙地、有水塘、有草叢,又人煙罕至、又鄰近潮間帶的地形,冬季時是過境候鳥的度冬區,到了夏季成為一些地面繁殖性水鳥最愛的天堂。

初步估計,今年有70對以上的小燕鷗、50對以上的燕鴴以及東方環頸鴴在這裡進行孵蛋育雛。在海岸大肆開發之下,目前全台灣也僅存彰濱以及台南四草南科一帶,有如此大規模的繁殖族群,以保育類的小燕鷗來說,彰濱工業區還是牠們在台灣最大的繁殖棲地。

跟隨研究人員進入礫石沙地,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因為鳥蛋有著保護色,不仔細看很難分辨出來,不時可以聽到親鳥警戒的鳴叫,任何的風吹草動都在牠們的觀察之中。走在這片土地上,感覺自己像是闖入了鳥類的禁地,研究人員憑藉著多年來的經驗,熟練尋找巢位、標示測量,在干擾最低的狀況之下,以最快速完成所有的調查紀錄,高溫艷陽,研究人員的汗水沒有止過,不遠的前方親鳥正蹲在會燙人的礫石地上孵蛋,在炙熱的太陽下,全天候為小生命遮陽散熱,荒地的生機,令人動容。

東海大學研究人員劉威廷,研究東方環頸鴴多年,他發現東方環頸鴴對繁殖棲地的忠實度極高,成鳥不只第二年會回到原來的地方繁殖,甚至連選擇築巢的位置都很接近,這也意味著一旦棲地遭到破壞,水鳥繁衍也將受到嚴重的威脅。而在彰濱工業區研究人員也發現鳥類高孵化率低繁殖率的現象。根據推測人為干擾是主要的因素,由於這一片廣大的礫石沙地是吉普車難得的練車好地點,再加上假日海邊賞風景的遊客也不少,車輛來來往往很多,而這一片棲息地四周又被道路包圍,所以不少的親鳥與雛鳥,為了過馬路到海邊覓食,而慘死車輪下。

今年六月,一場全國吉普車拉力賽,更將鳥類棲息地與工業用地的矛盾與衝突,拉上檯面。吉普車競賽的地點剛好就是保育類小燕鷗、燕鴴繁殖的棲息地,保育人士試圖以野生動物保育法阻止競賽進行,而吉普車協會人士也拿出向彰化縣政府、工業區申請場地的正式公文,最後雖然以更改部份競賽路線,將傷害降低的方式妥協收場,但是實際上仍造成了繁殖地的破壞,究竟有多少雛鳥、鳥蛋受到侵擾傷害,沒有人能說得清楚。

最讓人不解的是,經濟部工業局委託東海大學進行工業區內鳥類監測計畫已有十年,每一年總會送上鳥類繁殖的報告,為什麼工業局還會核准這樣的活動在繁殖季時舉行,而下一次是否還會有別的活動呢?如果一旦工業區決定開發又該怎麼辦呢?

其實這片土地最大的癥結點,是在於最後將何去何從?

等待工業的契機或許並不是唯一的出路,既然工業區的土地可以租售作為產業用途,為什麼不能透過民間或企業認養的機制,創造另一種生態價值呢?工業區是人們設定的用途,水鳥繁殖棲地是大自然賦予的價值,十五年前這裡也曾是一片自然的海岸,如今潮間帶變成海埔地,海埔地又變成了荒地,時代的背景,造就了這個美麗的錯誤,那麼現在我們可不可以讓美麗延續,讓錯誤停止呢?

學科
海洋, 開發
縣市
  • 彰化縣
  • 鹿港鎮
  • 彰化縣
  • 線西鄉
  • 彰化縣
  • 伸港鄉
關鍵字
彰濱工業區, 填海造陸, 海埔新生地, 潮間帶, 候鳥東海大學, 棲地破壞, 燕鷗, 東方環頸鴴

十五年前人們填海造陸,完成彰濱工業區,如今卻有一半的工業區,成為閒置的荒地。人們不愛鳥類最愛,這片海埔新生地,意外地成為水鳥繁衍新生命的棲地,於是保育類的鳥類遇上了閒置的工業區,矛盾與衝突,在這片新生之地上演……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燕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