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肥

藍鵲茶革命

藍鵲茶革命

摘要
坪林,以包種茶聞名的百年茶鄉,同時也是翡翠水庫的集水區,在雪山隧道開通前,它是北宜公路的重要驛站,雪隧帶走了車潮,也帶走了坪林的熱鬧,三年前,台大城鄉所師生看見坪林的寂寥,他們走進坪林,一步步開拓坪林的里山之路…

穿上袖套,參加茶鄉小旅行的主婦聯盟成員,來到坪林,展開採茶初體驗。帶領活動的,是台灣大學城鄉所的學生,他們都不是在地人,卻深愛坪林,他們從茶農身上學到紮實的知識,在這一刻,認真傳授給學員們。

採來的茶葉,資深茶農傅連富用古法帶領學員手工炒茶。輕輕翻攪,大家的雙手沾滿清新茶香。和其他地區茶農不同,坪林茶農不但會種茶,每位茶農都有一手製茶的好技術,從小累積的記憶內化在身上,萎凋、炒茶、揉茶、烘烤,都是靠經驗判斷,不過現今大多用機器炒茶,這樣的古法已經很少見。

位在翡翠水庫集水區,因為限制開發,讓坪林依舊被綠意環繞,原有的茶產業,卻因為種茶成本提高、茶農賣出價格卻沒有增加,導致願意接手的人,越來越少,加上雪隧開通,帶走車潮與商機。人口老化,年輕人外流,茶技藝傳承出問題,台大城鄉所團隊因此走入坪林,帶來了追求和諧的里山倡議

帶領團隊的台大城鄉所教授張聖琳說,翻譯自日文的里山,意思是家鄉旁邊的山,家鄉旁邊的山卻最容易受傷害,他們希望把年輕人帶回來,把關心帶回來,但污染跟開發不要回來。透過合理的收茶價錢,讓茶農的生計有起色,推廣環境友善的茶。

坪林的好山好水,住著許多野生動物,也住著一身豔麗的台灣藍鵲,他們就以藍鵲為名,為友善環境的茶代言。黃柏鈞說「台灣藍鵲有巢邊幫手制度,一對夫妻結婚,兄弟姊妹都會回來照顧他們的下一代,非常像台灣的山村,要採茶的時候, 親戚全部來幫忙,象徵台灣山村地景特色。」

台灣藍鵲的互助精神與強悍生命力,就像台灣人的性格。牠們在坪林很常見,是台灣特有種,也是環境指標。轉做有機茶,跨出與藍鵲、與萬物共生的第一步。

翡翠水庫與大台北的健康息息相關,每滴水,都攸關雙北市600萬人口的健康。目前坪林茶園的耕作面積大約1,275公頃,有機茶園比例只有3%左右,希望能有更多茶農加入有機行列,藍鵲茶團隊於是成立新鄉村社會企業,致力解決環境問題,並且自負盈虧,希望茶農與參與者都能獲得合理利潤。同時也成立新鄉村協會,從事社區工作。

目前加入藍鵲茶的農友還不到十位,不用農藥化肥,首先遭遇的就是產量下滑,還有密集的勞力復出,加入需要有相當決心。家族世代種茶的林道賢,是藍鵲茶先鋒部隊,年輕時到都市繞了一圈,中年才回到山上,一次農藥沾到小腿引起嚴重過敏,讓他決心不再使用,成為坪林少數的有機茶農之一。

三年前,他加入藍鵲茶團隊,明白做有機茶賺不了大錢,但是能賺到環境。林道賢說:「我從來不抱怨這些,因為再過兩百年,我兒子的兒子或者你們的小孩,看到的一樣會是青山綠水。」

加入的茶農,不能再擴張茶園面積,茶園坡度不能超過28度,不能使用農藥化肥,這場以藍鵲之名而掀起的革命,用比盤商高的價格來保障茶農生計,同時也想辦法照顧他們的下一代。

關懷從陪伴開始。每週一傍晚,一群志工小老師,會前往坪林,免費為茶農的孩子課後輔導。其中一位專門負責開車接送,在蜿蜒山路上奔馳,將志工一位位送往茶農家。

其中一位被輔導的茶農第二代王耀賢說:「原本都二十幾名,老師來教,變十四名,進步好多,很感謝老師。」而王耀賢的父親,就是因為被這群台大學生感動,今年初才加入藍鵲茶。 

為了讓友善環境的理念向下紮根,增強下一代對於茶鄉的認同,藍鵲茶團隊持續行動,這一天,畢業在即的坪林國小學生,在他們的安排下,重新認識茶產業。

這些在茶鄉長大的孩子,對茶葉是既熟悉又陌生。從採茶、製茶到泡茶,有機茶農陳陸合詳盡解說,為小朋友灌注紮實的茶知識。 

藍鵲茶團隊努力為坪林建立地域經濟與文化保存,自己卻也面臨挑戰。他們貸款來收茶農的茶,努力行銷打通路,但目前為止,收支還不平衡。 

藍鵲茶的出現,為坪林注入一股活水,這個融合人與自然的夢,萬般艱難,但夢想起飛了…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新北市
  • 坪林區
關鍵字
社區營造, 雪隧, 里山, 台大城鄉所, 茶業, 黃柏鈞, 社會企業, 農藥, 化肥, 有機, 友善環境

坪林,以包種茶聞名的百年茶鄉,同時也是翡翠水庫的集水區,在雪山隧道開通前,它是北宜公路的重要驛站,雪隧帶走了車潮,也帶走了坪林的熱鬧,三年前,台大城鄉所師生看見坪林的寂寥,他們走進坪林,一步步開拓坪林的里山之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燕如 陳佳利,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許中熹 劉啟稜,剪輯 葉鎮中

化肥肥害
【2014環境短片】

摘要
稻米、蔬菜、水果,這些日常所需食物,生長需要仰賴肥料,一包包肥料,帶來作物豐收,但過度施肥,卻會對土地及作物產生不好的影響。台灣氮肥吸收率僅三成,多餘肥份進入環境,造成污染。過度施肥,有歷史、社會因素,也因為化肥價格相對便宜,政府用政策壓制肥價,真的幫助農業發展嗎?

四月,還不到收成季節,彰化縣竹塘鄉的稻田裡,卻是兩樣風情,一邊水稻綠油油直立在田裡,另一邊葉面上卻布滿枯黃斑點。主人正站在田邊與其他稻農討論,怎麼搶救這片枯黃稻田。

稻子生病不是營養不夠,而是營養過剩。由於早春天氣較冷,稻子生長較慢,農民急著讓稻子長大,於是大量施肥。然而施肥太多,天氣變熱後,稻葉反而會生長太密,導致田間空氣無法流通,便成為稻熱病的溫床。

農改場的建議用量,是120天的稻作,只要施三包化肥。這片感染稻熱病的田,插秧剛滿三個月,卻已經超過七包。農民施用過量化肥的習慣,是歷史形成的農業問題。

1970年代,人口大量成長,政府大力宣傳肥料妙用,為了提升糧食產量,鼓勵農民多多施肥。稻農蔡啟華說,現在的農夫已經養成了,多施肥、多產量的觀念,五、六十年的施肥經驗要轉換,實在困難。

2008年,蔡啟華跟著農改場開始實驗減量施肥。五年過去,他發現化肥用得少一點,讓他省錢又省事。大量施肥雖然可以增加稻米產量,卻有上限。適量施肥,雖然產量減稍一些,但施肥人工或病蟲害的藥劑成本,卻大大減少。

減量施肥的好處,政府也看到了。2008年農改場開始積極與農民合作,推廣合理化施肥,種植葉菜類的雲林農民程昆生,就是一個例子。程昆生說,這十五年來,他一直在自己的產銷班,推廣這個概念。

台灣大學農經系教授林國慶分析,做合理化施肥能降低買肥料和人力施肥成本,減少土質劣質,有益生態,基本上是三贏局面。但有些農民之所以不願意施行,最主要是怕會增加農作物的減產風險。

拿蔬菜合理化施肥來說,如果想維持產量,就必須施行少量多次施肥,減少肥料流失,但是個體農戶人力不足,多次施肥就得多花錢請工人。與分次施肥的雇工支出相比,多施肥的成本相對便宜。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陳吉仲分析,如果從經濟層面來看,這是因為肥料價格太低了,農民才容易忽略這項成本,如果成本相對變高,就會小心使用了。

化學肥料之所以便宜,其實是農委會的政策,壓制肥料價錢,甚至補貼價差。這也是為什麼,台灣肥料價格是鄰近國家中最低。以尿素為例,前年台灣每公噸的價格,不到日本的三分之一、韓國的一半,和原產地的中國差不多。但便宜化肥付出的環境代價,一點都不便宜。

農委會農試所研究員陳琦玲,曾針對南投民間地下水,進行水質特徴及硝酸鹽污染研究。她指出,這裡的農友施肥量多,加上土層淺,所以常會發生嚴重的地下水污染,如果有一天,當地面水不足,要用地下水做飲用水,將會是很大的問題。

而留在地表的肥料,也會隨著雨後逕流,造成地面水優養化、水質缺氧、破壞河口生態。氮素溢散到空氣中,成為一氧化二氮,它的吸熱能力是二氧化碳的300倍,是溫室效應的元兇之一。

面對這些問題,應該怎麼辦?台灣大學農經系教授陳郁慧認為,合理化施肥還是可以推動,但應該要跟目前的補貼措施做搭配,而不是各做各的。

世界各國都在對農民提供支持,只是支持必須合宜。台灣大學農經系教授林國慶提出,應該採取掛鉤方式,因為減少使用,使得環境變好,政府則補助農民維護生態環境,既能達到補助美意,也能讓合理化施肥得以施行。

學科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關鍵字
化肥, 農藥, 病蟲害, 農改場, 稻熱病, 環境短片, 合理化用藥, 地下水, 合理施肥

稻米、蔬菜、水果,這些日常所需食物,生長需要仰賴肥料,一包包肥料,帶來作物豐收,但過度施肥,卻會對土地及作物產生不好的影響。台灣氮肥吸收率僅三成,多餘肥份進入環境,造成污染。過度施肥,有歷史、社會因素,也因為化肥價格相對便宜,政府用政策壓制肥價,真的幫助農業發展嗎?

工作人員

採訪/剪輯 梁德珊 邱偉淳

綠色夢土

綠色夢土

摘要
五穀、青菜、水果,是現代人提倡的健康飲食,但是你知道每天有多少農藥,吃進我們的肚子裡,在台灣每年會用掉四萬噸的農藥,金額高達五十億元,這樣的紀錄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當健康亮起紅燈,許多人開始覺醒。

花蓮瑞穗有機生態農場是由一群出家人,以超自然農法,打造出的一片人間淨土,佛家認為「萬物有情、大地有靈」,任何的一草一木都有生命,在這個充滿佛學的有機農場裡,對於蟲害防治,除了採用講經說法、誦經祈福的方式,大多利用大自然中原有的植物氣味,溫和的遏阻驅離。

其實昆蟲本來就是生物界中的成員,害蟲與益蟲只是人類給牠們的定義,所以在這座有機農場裡,不只是人在使用,蝴蝶飛舞、鳥類追逐的景象處處可見。

六年前,這裡只是河川新生地,曾經一片荒蕪、石頭遍佈,當年為了種植有機蔬菜,師父們花費了兩三年的時間,進行全面的土壤改造,用自製的有機肥料來養土。

土壤可說是農作物的生命,為了快速增加農作物的產量,一直以來大部分的農民,都使用大量的農藥與化學肥料,沒想到卻加速了土壤的死亡,當土壤惡化 農作物不健康,病蟲害也就愈來愈嚴重,當然農藥與化學肥料就愈用愈多,於是陷入一場惡性循環,根據估計傳統化學農業的使用,已經讓全球30﹪的農地表土流失,每年流失量高達750噸,全球因農藥中毒死亡的人數,甚至超過22萬人。

不過也有人身受農藥的毒害,而有了新的轉變,花蓮小蜜蜂有機農場的主人彭新發,因為農藥中毒兩次,而開始改種有機蔬菜,他先花了近兩年的時間,將土地休耕種植綠肥,當開始施撒有機肥料之後,土壤也愈變愈好。

雖然一開始時,相當辛苦,蔬果也賣不出去,不過彭新發笑著說,至少賺了健康,民國九十三年,花蓮縣政府開始推動無毒農業政策,彭新發也成為了第一批的示範農戶,政府不只強力行銷,還會定期檢測土壤、水質以及農藥殘留的狀況,食品安全的保證,讓彭新發慢慢打出自己的一片天。

與其說無毒農業成功的創造商機,不如說消費者對於安全食物的需求量愈來愈高,每個人都很想知道,所吃下的這些食物含有哪些物質?目前政府對於農作物的農藥殘留量,也只有採取抽檢制。

檢驗室裡的儀器二十四小時的運轉,這些精密的儀器一台動輒數百萬元,每天有愈來愈多的農作物,送來這裡進行農藥殘留檢測,當消費者要依賴著一只檢驗報告,才能將食物安心下肚時,也代表人們對於農業安全已經信心崩盤。

現在全世界約有720種的農藥,台灣已登記的是308種,每一種都有其解測分析方法,但是過程繁瑣複雜,目前所採取的是多重農藥檢測,一次可檢測出一百到二百種的農藥,不過旣耗人力又耗金錢。我們花費高額的金額使用化學藥劑,而後又要付出高額的檢測費用來做彌補,而真正重要的生產面反而被忽略了,台灣推行有機農法十多年,有驗證的有機農場,還不到全部農作的0.3﹪,不只成效不彰,更無法應付龐大的市場需求。

隨著各種文明疾病的增加,人們開始注意到每天吃下了什麼樣的食物,聯合國農糧組織也將農作物的安全,列入二十一世界的重要糧食問題,部分農民也警覺到消費者的改變,如何種出健康安全的農作物,是未來不得不走的一條路。

苗栗大湖以草莓聞名,不過傅玉安兄弟倆所種的草莓,和以前特別不同,從去年開始產銷班裡的五個農戶,加入了生產履歷的行列,他們共同擁有的三甲地恰巧是獨立的區域,完全不受到其他農田施打化學藥劑的影響,為了達到上市時,無農藥殘留的標準,他們嘗試降低農藥與化學肥料的使用,對於使用慣行農法,已經數十年的農民來說,無疑的是一大挑戰。

從灌溉、施肥到用藥 ,他們將每一天的工作內容,都詳細的登記在生產履歷的紀錄本上,透過網路,消費者也可以查詢到這些紀錄,不只如此在田間還設置了監視系統,進行二十四小時的監控。

就算有再多的管理形式,也比不上農民對於自己產品的責任感,尤其當銷售市場慢慢的拓展開來,農民獲得信心與肯定,自然有力量繼續走下去,甚至才有可能帶動其他的農戶,也朝著健康生產的模式發展。

其實當我們學習用謙卑的方式,來善待土地,這片土地上自然會長出甜美健康的果實,這時距離綠色夢土的美夢將不遠了。

學科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瑞穗鄉
  • 花蓮縣
  • 玉里鎮
  • 苗栗縣
  • 大湖鄉
關鍵字
農藥, 肥料, 化肥, 無毒農業, 食品安全, 慣行農法

五穀、青菜、水果,是現代人提倡的健康飲食,但是你知道每天有多少農藥,吃進我們的肚子裡,在台灣每年會用掉四萬噸的農藥,金額高達五十億元,這樣的紀錄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當健康亮起紅燈,許多人開始覺醒。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富爸爸 窮爸爸

富爸爸  窮爸爸

摘要
台灣農業在加入WTO以後陷入更艱難的處境,周顯榜選擇做一個與自然為友的農人,程班長則不畏艱難奮力挺進國際市場;一個為農地找到新生命,一個為農地找到新出路;一個在精神上獲得超越金錢的滿足,一個為許多農民尋找生活的基本支援。誰是窮爸爸;誰是富爸爸?你覺得呢?

【一個生態】

「我希望我的茶園,看到的不是生產力,而是活力。」周顯榜研究了八、九年的雜草和土壤,悟出了種茶的要領。他看著一塊最初的實驗茶園,儘管已經五、六年沒有施過任何肥料了,但是卻愈長愈好,連雜草都從單一種類,變成十幾種雜草相,「你就知道它土壤裡的元素很豐富」。

眾家雜草的落地生根,同時也吸引了四面八方的昆蟲前來定居,牠們在周顯榜的茶園裡囂張橫行的態度絕對讓你嘆為觀止。蚱蜢、螳螂都不稀奇,連蜘蛛在茶葉間結了密密麻麻的網也無所謂,甚至是茶樹的害蟲都絕不撲殺。生態平衡的理論在這裡獲得了印證,「大家可以和平共處,才不會繁殖過盛,或是不照週期去生」。

因為生產者與初級消費者的「組織健全」,你當然可以預期的是小型動物在茶園的出沒。周顯榜的天然鬆土機除了蚯蚓以外,還有土撥鼠;在茶樹叢間還隱約可見白頭翁的鳥巢就在裡面,周顯榜離開了城市優渥的生活,來到山上管理茶樹和自然生態。「人家丟一塊錢丟在水裡, 還會咚一聲;我是這麼多錢丟在土壤裡,土壤沒叫一聲,可是我得到的東西比我丟了那麼多錢進去還多,這是大自然給你的。」

【一個生產】

「去年我們在日本市場成長了三四倍以上,希望第三年有150個貨櫃以上。」你相信嗎?程班長談的不是工業產品,而是農產品。相較於一般農民的苦苦硬撐,程班長談起農業發展,眼底盡是無限的希望。

雲林縣西螺鎮的濁水溪畔,有一大片的蔬菜專業生產區,座座相連沒有盡頭的蔬菜網室,以及一區區網室裡或整地、或間拔、或採收的忙碌農人,構成了一幅生產力十足的農業影像。這裡的菜農精心調配著數種農藥混合而成的強力除蟲水, 灑下一包包正字第一號的超級營養劑台肥一號,他們辛苦耕作的心情,就像望子成龍的父親,希望孩子長得又快又好。

「因為大量使用化學肥料跟農藥,讓農業產值一夕之間提高30%到50%以上, 所以不至於我們人類因為饑餓而死,所以我們不能說大量用化肥與農藥有非常大的罪過。」程班長非常重視農藥使用的安全,也配合中興大學土壤環境科學系的申雍教授,進行肥料減量的實驗。「你完全用有機栽培是否完全符合全人類的最大利益,只要化學肥料跟有機質肥料搭配使用,不要讓這塊土地產生劣敗,用化肥、用化學農藥又何妨?」 

【二種觀念】

台灣農業在加入WTO以後陷入更艱難的處境,周顯榜選擇做一個與自然為友的農人,程班長則不畏艱難奮力挺進國際市場;一個為農地找到新生命,一個為農地找到新出路;一個在精神上獲得超越金錢的滿足,一個為許多農民尋找生活的基本支援。誰是窮爸爸;誰是富爸爸?你覺得呢?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新北市
  • 新店區
  • 雲林縣
  • 西螺鎮
關鍵字
周顯榜, 安全用藥, 食品安全, 化肥, WTO, 農藥, 生態農法

「我希望我的茶園,看到的不是生產力,而是活力。」周顯榜研究了八九年的雜草和土壤,悟出了種茶的要領。他看著一塊最初的實驗茶園,僅管已經五六年沒有施過任何肥料了,但是卻愈長愈好,連雜草都從單一種類,變成十幾種雜草相,「你就知道它土壤裡的元素很豐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黃康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大地之愛

大地之愛

摘要
在各種化學肥料與農藥開發之後,幾十年來過度施作化肥與農藥,以追求作物完美外表與高產量的結果,造成土壤酸化、鹽化,地力衰竭,土壤生態失衡。為了改善農地,師法古人的有機耕作方式,重新回到農家。

據統計,台灣每年化學肥料使用量在1940年為5萬公噸,1995年增加到145萬公噸,等於平均每人每年撒下65公斤的化學肥料到土壤裡。化肥會劇烈地改變土壤的狀態,造成土壤的酸化和密實。因為有缺乏有機質,無法緩衝水分、空氣通透性不好、變成厭氣發酵等,都是造成病蟲害的主要原因。

桃園新屋的農友李順雄表示,耕種了9年的土地,4年前開始發生鹽化的狀況,導致蔬菜產量減半。他開始使用有機肥和生菌改變土質,搭配澆水和雨淋稀釋鹽分,改變土質,讓土地休息。

「綠色革命引用很多的化肥、農藥來保證整個農產品的產量,」台灣大學農業化學系副教授吳三和指出,這樣的引入為台灣農村帶來很大的問題。以前農家養家畜的排泄物、稻草還有雜草都可以作為農作物的堆肥,形成完全自然循環的體系。後來為強化產量的概念,引進化學肥料跟化學農藥,緩效性的有機堆肥逐漸被農產者淘汰,加上分工越來越細,這個自然的體系因而斷裂,老祖宗世世代代累積在土壤中的有機質,也在30、40年間被慢慢耗盡。

有幸的是,大約10年前,以維護土壤及自然生態平衡為宗旨的有機自然農法逐漸在台灣萌芽。這些農友或以現代化方式管理,或回歸自然的栽種方式讓土壤回復地力,如著重以有機肥進行土壤改良,不使用農藥的陳平和,以及堅持回歸自然界生態平衡,自然農法的擁護者梁正賢等。

現在台灣農地進行有機耕作的面積,已成長到總耕作面積的0.25%,只要堅持下去,未來台灣的有機農業,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桃園市
  • 新屋區
關鍵字
化肥, 農藥, 綠色革命, 有機肥, 病蟲害, 吳三和, 自然農法

在各種化學肥料與農藥開發之後,幾十年來過度施作化肥與農藥,以追求作物完美外表與高產量的結果,造成土壤酸化、鹽化,地力衰竭,土壤生態失衡。為了改善農地,師法古人的有機耕作方式,重新回到農家。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林佳穎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攝影助理 陳志昌 楊鴻鳴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化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