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種入侵

追緝絕色美聲-白腰鵲鴝

摘要
繁忙緊湊的生活,有許多人喜歡飼養寵物排遣寂寥,除了常見的狗和貓,也有不少人選擇與鳥作伴,不過有些寵物鳥逸逃到野外,在山林中順利繁衍,搶奪了原有生物的地盤,對本土生態的平衡造成威脅…

清亮婉轉的鳴唱聲,輕快敏捷的身影,長尾羽、黃腹部、白腰斑,這是被列為中國四大鳴禽之一的白腰鵲鴝,又叫做長尾四喜,主要分布在中國與東南亞,在台灣的鳥市場裡,是很受歡迎的鳥種,價格從兩三千塊到上萬元都有。如今,由於走私、業者販賣管理不當、飼主照顧不慎或是棄養,在台灣的低海拔森林,逸逃到野外的白腰鵲鴝,已經成功落腳…

來自高雄鳥會的研究人員,帶著簡單的工具,透過「playback」播放鳥音的方式,調查白腰鵲鴝在柴山的分布情形。他們發現,白腰鵲鴝不但適應良好,整個族群還有增加的趨勢。除了柴山,在南投、雲林、嘉義、台南等縣市,都有白腰鵲鴝的繁殖記錄。根據調查,早在1988年,研究人員就在野外發現白腰鵲鴝,牠們在台灣山林,生活了超過二十年。

白腰鵲鴝喜歡低海拔闊葉林的環境,目前的分布範圍,不超過海拔400公尺,牠們個頭嬌小卻生性強悍,除了捕食昆蟲,連青蛙和蜥蜴都是牠們的菜單。三到八月是白腰鵲鴝的繁殖季,牠們喜歡利用竹筒或樹洞築巢,每一窩可以產下三到五顆蛋,和台灣原生的棕面鶯、頭烏線或黃嘴角鴞巢位相同,再加上牠們捕食的對象範圍廣泛,與原生物種產生排擠效應,威脅生態平衡,為了彌補這個人為造成的錯誤,農委會特生中心從去年開始,利用戰鬥籠或是霧網的方式,展開移除工作。

研究人員必須忍受低海拔林地的悶熱潮濕與蚊蟲叮咬,用耐心換成績,去年總共移除了258隻。今年截至目前,已經移除了80隻,在中部地區調查到的,還有40隻鳥待處理,難以到達的森林深處,因為調查困難,研究人員無法掌握全台還有多少白腰鵲鴝。但是多年來的研究,他們發現在2006年左右,由於民眾對禽流感的恐慌而大量棄養,造成野外數量的高峰期。

由於白腰鵲鴝不是保育類,屬於一般類鳥種,無法被鳥類收容中心收容,研究人員也嘗試過動物園或鳥園的管道,但是礙於空間與經費,吃了閉門羹,加上白腰鵲鴝進行絕育手術的死亡率高達九成,無法先結紮再開放民眾認養。為了避免牠們重回野外造成危害,多方考量之後,不得不決定,採用人道處理的方式。

對白腰鵲鴝來說,牠們想好好活下去,在台灣,這個心願卻是種奢望。對研究人員來說,善後的移除計畫,成本高昂。從調查、誘捕到人道處理,層層關卡耗費人力與經費,他們希望能有更好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問題。

除了白腰鵲鴝,還有許多外來種鳥類在山中生活,其中紅嘴藍鵲與中國畫眉,不但適應良好,除了和原生鳥類產生領域競爭,還與特有種的台灣藍鵲與台灣畫眉產生基因雜交,造成嚴重後果,現在紅嘴藍鵲已經執行移除計畫。除了相關單位著手處理的鳥種,在台灣的環境中,還是充斥著許多外來鳥,令人擔憂的是,究竟在山野中,還有多少成功在野外擴散,研究人員卻知之甚少的鳥種?

探究外來鳥入侵的問題根源,必須回到寵物鳥市場。台灣的寵物鳥並沒有建立像貓狗類寵物的管理機制,也沒有主責的政府機關。非疫區、非保育類的鳥種,商家只要向國貿局申請,就能合法進口,因而引進了許多對台灣環境有高度威脅性鳥類。

2005年來自禽流感疫區而禁止進口之後,目前鳥店裡的白腰鵲鴝來源,大多是走私,或是捕鳥人從山上抓來的個體,在寵物鳥市場裡,還是有流通。其他的外來鳥種如果不是來自疫區或是保育類,依然能合法進口,再加上走私這個地下管道,政府左手核准進口,右手花錢收拾善後,遲遲沒有更嚴謹的把關機制。

依動物保護法的規定,掠食台灣原生物種的外來種,依法可以公告禁止輸入,目前公告的,有美洲巨水鼠、電鰻等等,但是對於在台灣造成危害的外來鳥種,卻缺乏通盤考量。有市場價值的鳥兒,在自己國家被捕失去自由,到了新的國度如果順利逃出籠子,又造成當地生態危機而被迫面對獵殺的命運,動物的哀傷苦難,問題的根源,還是在人。

不同籠子裡,鎖著相同渴望自由的心。生命不再是自然禮讚,而成為人類的棋子。外來鳥入侵,讓相關單位疲於奔命,也讓社會付出高額成本,要解決問題,除了後端持續進行移除,前端的政府管理,鳥市場運作和飼主的態度,都還需要加把勁,否則即使投入再多資源,外來鳥入侵,依然會是個難解的習題。

側記

外來種鳥類的移除工作是辛苦的,研究人員努力不造成鳥兒的痛苦,代價得用上好幾倍的時間心力與經費,在源頭控管始終沒有更明確的機制之前,他們知道這樣的移除工作近似於亡羊補牢,但是依然一路堅持,現在不處理,以後會更棘手。這樣的問題只仰賴政府和研究人員是不夠的,還需要全民一起來,從飼養寵物的觀念先調整起,從動物福利的角度出發,不要再因為一己的喜好,造成動物的苦難。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南投縣
  • 集集鎮
  • 高雄市
關鍵字
寵物鳥, 同伴動物, 外來種, 走私動物, 特生中心, 動保法

繁忙緊湊的生活,有許多人喜歡飼養寵物排遣寂寥,除了常見的狗和貓,也有不少人選擇與鳥作伴,不過有些寵物鳥逸逃到野外,在山林中順利繁衍,搶奪了原有生物的地盤,對本土生態的平衡造成威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蟲蟲入侵

 

蟲蟲入侵

摘要
牠們來自異域,牠們擁有必殺絕技,本土生命,慘遭摧毀,生態,淪陷浩劫…

進出口貨物常會用到的木質包裝材,政府規定,從今年1月1日開始,從國外輸入或是從國內輸出的木質包裝材,都必須經過薰蒸或熱處理,完成除蟲程序,才能順利通關。

這項規定,與一場全球松樹的苦難有關。台灣的松樹也因為貿易,陷進這場苦難。七十年代,為了伐木便利,政府大量在平地造林,松木是當時的主要樹種之一,但是因為從日本隨貨物抵台的一種松材線蟲,造成嚴重的松樹萎凋病,目前為止,已經損失了六千多公頃的松木林。

松材線蟲肉眼看不見,得在顯微鏡下才能看清牠的模樣,牠本身沒辦法長距離移動,得要仰賴傳播媒介才能前往另一棵松樹,台灣的松斑天牛,就像松材線蟲的小飛機,一隻松斑天牛可以攜帶15000隻的松材線蟲。

松材線蟲幾乎對所有松樹都造成危害,在美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已經造成嚴重的林業損失,在台灣,除了損失大面積的人工造林地,原生種的松樹也慘遭染指。在1976年成立的火炎山自然保留區,除了要保護當地的特殊地景,還要保護這片全台灣面積最大的原生馬尾松林,但是2002年,這裡的馬尾松林就已經有九成染病,今年,火炎山上的馬尾松,幾乎消失殆盡,放眼望去只剩下相思樹與樟木林。

另一種闖關成功的刺桐釉小蜂,也逼著台灣的原生植物走上末路。台灣原生的刺桐樹,除了常被當作行道樹裝點城市綠意,也是重要的民族植物,刺桐花開,是許多原住民族舉辦節慶所仰賴的自然年曆。可怕的是,全台的刺桐樹,都已經被刺桐釉小蜂入侵了。

面對外來種生物,台灣原生種幾乎沒有招架能力,當災難發生,研究人員得花上漫長的時間尋找解決之道,而許多生命也就在這個過程中消逝,連帶牽動整體生態系的平衡。

為了防範有害生物,動植物防疫檢疫工作,是國際間通行的重要措施。在禽流感與口蹄疫這類人畜共通疾病成為媒體焦點後,台灣的防檢檢疫也逐漸獲得重視。

1998年防檢局正式成立,加強邊境把關的防護網。在各機場港口,都有檢疫單位人員執勤。在機場的旅客區,穿著綠色制服的檢疫犬,靈巧的跳上跳下,在旅客的行李間穿梭,一旦聞出違禁品,就會在行李旁坐下。檢疫人員檢查之後,如果有從國外攜帶的蔬果或肉品,就必須立即銷毀。

而在貨運區,檢疫人員會抽驗百分之二的貨品,確認貨品中是不是藏了有害生物企圖闖關。遇上難以辨識的有害生物,還必須帶進實驗室做培養觀察,或是透過先進的DNA鑑定,來確定害蟲種類。

除了貿易通關的途徑,走私或是氣流、候鳥等自然因子,也都是有害生物傳播的途徑,根據統計資料顯示,平均每年會有兩種有害生物進到台灣,境內的防疫監測,是不能停下來的重要工作。一旦有害生物進入台灣,在沒有天敵制衡的狀況下,除了對自然環境造成威脅,對台灣農畜產品的外銷也會產生衝擊,如果產品當中帶有有害生物,商品將無法順利出口,嚴重影響出口貿易。這不只是涉及國土安全的環境問題,也涉及民生的經濟問題。

在加入WTO之後,進出口貿易頻繁,現在,更是進入兩岸直航與三通的新階段,如何加強邊境把關,將有害生物攔截在境外,不只考驗著公部門,也仰賴全體國人的共同合作。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植物
縣市
  • 苗栗縣
  • 三義鄉
關鍵字
外來種, 貿易, 進出口, 松材線蟲, 松木死亡, 原生種, 造林

牠們來自異域,牠們擁有必殺絕技,本土生命,慘遭摧毀,生態,淪陷浩劫…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互花米草搶灘戰役

摘要
高聳的軌條砦,橫列金門沙灘,嚴防海峽另一端敵人的進擊,但是時隔半世紀,敵軍沒有登岸,卻有新的危機,悄悄襲擊,重創金門生態。

當互花米草在金門沙灘不斷擴張,新的搶灘戰役全面展開,如果前線金門擋不住,後方的台灣將會面臨重大危機。

美麗的金門沙灘,以金黃細沙贏得美譽,但是最近幾年,大片的互花米草遍生沙灘之上,廣大的面積,造成沙灘的改變。

外來種的互花米草,屬於禾本科植物,適合在鹹淡濕地生存,它不屬於金門原有植物,至今出現在金門沙灘,引發好奇,進一步調查下,才發現互花米草來自對岸中國。

互花米草在中國海岸造成生態浩劫,卻隨著浪潮侵襲金門,讓美麗的沙灘風雲變色。2007年冬季,金門縣政府感覺事態嚴重,邀請荒野保護協會的陳德鴻前往調查,在浯江溪口灘地上,發現互花米緊密的根盤,已經造成陸化現象。

前往瓊林海域調查,互花米草的面積相當驚人,已經遍布整座沙灘,潮間帶完全被佔據,目前估計,金門約有八公頃的灘地,遭到互花米草侵襲。金門沙灘生態豐富,有著物種多樣性的面貌,但是互花米草的出現,不僅改變地形地貌,連帶也影響生物的生存環境。

受到驚擾的紅蟳,在逃跑時刻,卻碰上植物阻擋的窘境,原本沙灘應該毫無障礙,可以狂奔入洞,現在卻卡在互花米草根部,無法動彈。另外,在浯江溪口的灘地,生長許多珍貴的紅樹林,現在也因為互花米草的生長,棲地受到壓迫。

面對互花米草造成的生態危害,金門縣政府與荒野協會,展開資料收集與防治調查,卻發現互花米草,有著超強的繁殖與擴張能力。除了種子的有性生殖外,互花米草也能透過無性生殖的方式,以盤根支節的地下走莖擴張領域。

面對互花米草的強勢侵襲,陳德鴻開始試驗不同的防治方式,首先以最簡易的雇工割除,卻發現割過的互花米草不會死,還能在短時間內生長。

畫面中,傍晚割除的互花米草,割除點已是齊頭刀口,但是才過一晚,同樣的植株,卻快速長出新的莖部組織。

割不死的互花米草,試驗在灘地覆蓋帆布,以遮光方式防治,效果不錯,但是成本太高。各種防治方式不斷被試驗,但是全體共識是絕不採用中國的噴藥除草,因為那會造成更大的生態浩劫。

在為期半年的防治試驗後,2008年夏季,互花米草面積更加擴大,防治人員認為不能再等,決定以分區防治。鄰近紅樹林區域,以人工方式挖根拔除,灘地大面積區域,則以挖土機挖除深埋。

重型挖土機在灘地上,深挖三米大洞,再將挖除的互花米草埋入,這個深度經過試驗,正是互花米草無法由地底無法生根長出的距離。

在挖土機動工時刻,另一批人員在灘地上尋找鱟的蹤跡,準備將他們移到安全處。因為水頭、后豐海域的開發,浯江溪口灘地成為鱟的移地復育區域,卻沒想到,新的棲地又碰上互花米草侵襲,為了保全棲地,不得不在沙灘上動工,驚擾鱟的復育棲地。

為了和外來種植物進行搶灘作戰,機具趁著潮退連夜進行,但是經費不足,卻影響防治行動能否持續下去。主持防治計劃的陳德鴻,擔心如果金門防線守不住,下一個受害的就是台灣。

在金門灘地,一場沒人注意的生態戰役正在進行,一旦灘地失守,一旦渡海襲台,引發的生態浩劫極為巨大,因為嚐到苦果的中國,已經耗費十億人民幣整治,但是消滅外來種的戰役,依舊進行。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植物
縣市
  • 金門縣
關鍵字
互花米草, 陸化, 潮間帶, 生物多樣性, 浯江溪口, 鱟, 棲地復育

高聳的軌條砦,橫列金門沙灘,嚴防海峽另一端敵人的進擊,但是時隔半世紀,敵軍沒有登岸,卻有新的危機,悄悄襲擊,重創金門生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蜥蜴變奏曲

蜥蜴變奏曲

摘要
外來種的『進入』與『入侵』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是否有繁衍出下一代,在嘉義三界埔這個地區,傳出有沙氏變色蜥入侵的消息,數量似乎有擴張的情況,專家們建議,如果不趁大幅擴散前盡速移除的話,恐怕會引發一場本土生態的危機。

走進嘉義三界埔的村子裡,只要稍一定晴就可以發現沙氏變色蜥的身影,尤其是那因為警戒而張起的橘紅色喉囊,就算在遠處,也能清楚地分辨。

在2000年就入侵嘉義的沙氏變色蜥,原產地在古巴。美國佛羅里達州、夏威夷、巴拿馬等鄰近古巴的地方,都有遭到沙氏變色蜥入侵,根據國外的經驗,一旦被入侵,不馬上處理的話,情況很快就難以控制,主要是因為牠的體型小、善於藏匿,很容易隨著車輛四處擴散,再加上沙氏變色蜥有分散產卵地的行為,可以分攤風險,因此擴散的速度很快。以佛羅里達州而言,已經完全放棄,只能任憑沙氏變色蜥排擠掉本土種蜥蜴的生存空間。

過去我們所熟悉的攀木蜥蜴,學名叫斯文豪氏攀蜥,只要是在海拔1500公尺以下,到處都可以看到牠,由於生活的空間和沙氏變色蜥相近,因此會有食物上的競爭壓力,不同的是沙氏變色蜥喜歡人工開墾過的空曠地,而台灣的攀木蜥蜴喜歡有樹蔭的地方,因此如果要減緩沙氏變色蜥的擴散,學者們建議可以從恢復次生林的面貌開始,自然可以升高本土種攀木蜥蜴的數量。

生態系之所以平衡,主要是生物之間相互消長,透過環環相扣的食物鏈,地球的生態得以永續,一個生物族群大量的擴張,大半都是人類過多的介入所導致,不論當初可能是引入苗木或是其他的方式引入,如果不是今天交通這樣頻繁,遠在太平洋另一側的沙氏變色蜥,很難透過游泳的方式橫越到台灣這座島嶼,因此不管是有意或無意,人類行為要負很大的責任。

然而想要自絕於門外,完全不與其他地方做交流,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如何在入侵的事件發生後盡速處理,以及提升國民對外來種的重視,才是當務之急。

側記

烈日當頭,即使是汗如雨下,海瑞說起蜥蜴仍舊是眉飛色舞,這些日子由於到處都要去講解沙氏變色蜥的生態,因此他隨身準備好幾個筒子,筒子內裝有蜥蜴的天敵:白梅花蛇跟赤背松柏根,以及本土種的攀木蜥蜴跟外來種沙氏變色蜥,儼然是一個小型的食物鏈,在拍攝過程中,他更是諄諄託付,希望透過我們,可以傳遞更多沙氏變色蜥的訊息出去,因為在他想法裡,認為其他的地區一定有沙氏變色蜥的存在,如果越多的觀眾知道,就是多了好幾雙眼睛,一起來守護台灣的生態環境。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苗栗縣
  • 銅鑼鄉
關鍵字
外來種, 蜥蜴, 沙氏變色蜥, 攀木蜥蜴, 生物多樣性, 生態平衡, 斯文豪, 爬蟲類

外來種的『進入』與『入侵』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是否有繁衍出下一代,在嘉義三界埔這個地區,傳出有沙氏變色蜥入侵的消息,數量似乎有擴張的情況,專家們建議,如果不趁大幅擴散前盡速移除的話,恐怕會引發一場本土生態的危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外來鳥入侵

 

外來鳥入侵

摘要
5月中旬,全國畫眉鳴唱大賽在新竹登場,在風城的勁風吹拂,以及幻象戰機隆隆的起降聲「雙重奏」下,來自全省551隻畫眉展開競技,參賽的畫眉清一色是「大陸畫眉」。在鳥友們眼中畫眉鳴唱「叫」勁是年度盛事。

歐陽修曾經以「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使知鎖向金籠聽,不及林間自在啼」形容畫眉的悅耳以及在籠中不及山林的快活。究竟畫眉有什麼魅力,讓愛鳥人趨之若鶩?這些大陸畫眉「來台演出」又對台灣畫眉產生什麼影響?還有哪些外來鳥類默默入侵台灣「領空」?這些鳥,這些事對我們又將產生何種影響?

飛機,乘載人們飛翔夢境,世界瞬間近在眼底,羽翼,推動鳥兒前進,天涯咫尺沒有距離,當不同時空的人和鳥靠得更近,環境將潛在著什麼危機?

台中快速道路旁是檳榔攤必爭之地,但是,這家攤子沒有檳榔西施,打的是「以聲音取勝」--大陸畫眉活招牌(註一)。

除了檳榔生意,廖朝祥也是台中市畫眉協會理事長,平常的工作是餵鳥,幫鳥洗澡還有遛鳥。

清晨七點,台中南苑公園已經是「鳥聲鼎沸」一群蹓鳥俠搖晃著鳥籠,陸陸續續前來。「『甩籠』是為了磨練鳥的乖巧和腳力,晃一晃鳥就會暈,再把鳥籠提起,跟鳥對看,牠就不會一直跳,腳力會比較好,跟運動選手一樣」。廖朝祥說著他的養鳥心得,在這個公園裡,每個人都有一本養鳥經,四十幾歲的廖朝祥不是最資深,不過因為他的「小白」在月初的全國畫眉鳥鳴唱大賽中拿下第一名,在鳥友的心目中,他最有資格發言。

以前廖朝祥是個愛喝酒的人,自從養了畫眉後,作息也正常了。養鳥的人最希望得到的是「把別人的鳥打敗」,因此「養鳥要有耐心,就像是釣魚一樣,是要慢慢來, 如果被嚇到牠會失去戰力,這種鳥沒辦法要送去鳥店換掉」廖朝祥說。

在競爭壓力下,表現不佳的畫眉,不是退回鳥店,等待下一次青睞;就是被飼主打入冷宮,任意放飛山林。這些大陸畫眉和原生台灣畫眉雜交,造成基因滲透,使得台灣畫眉出現各種變體。

「這隻是台灣畫眉,沒有白色的眼圈也沒有白色的眉線,身體比較偏灰褐色,有一些深色的縱斑。另外一個是大陸畫眉,牠的身體整個偏向黃褐色,有非常明顯的白眼圈和白色的眉線」。特種生物研究中心鳥類助理研究員姚正得說台灣畫眉只是外來鳥入侵的冰山一角。

隨著貿易往來,人群的移動及市場所趨,外來種鳥類在台灣定居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無論是鳳頭鸚鵡科的鳥類,葵花鳳頭鸚鵡,戈芬氏鳳頭鸚鵡,或是椋鳥科的白尾八哥,家八哥等,台灣外來留鳥與本土留鳥的比例,遠超過日本和巴西。

「我們在秋冬看到一群三百多隻群聚的八哥裡面,台灣八哥只有十幾隻,家八哥這也是外來種,也有十幾隻」。

「牠們跟一般的鳥來講牠們不怕人,跟台灣本地鳥不太一樣,除了麻雀,看到本地人都滿驚嚇的,根本都保持距離。這種性格凶悍不怕人,相對我們留鳥會造成影響」。研究椋鳥科的林昆海和許富雄對不同外來鳥觀察後得到一致的結論。

「商業操作的放生機制,更是造成外來鳥大舉入侵的利基」,台灣動物研究會理事長朱增宏語重心長的表示。

在外來種入侵的危機,以及基因混雜與弱肉強食下,這些MADE IN TAIWAN的生物,會不會從此消失?我們是否願意看到這樣的成果?

註一:民國78年台灣畫眉列為保育類動物,大陸畫眉取而代之,成為養鳥人士的新寵。91年大陸畫眉也被列為保育類動物。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外來種, 畫眉, 寵物鳥, 雜交, 姚正得, 特生中心, 八哥, 鸚鵡, 貿易, 留鳥

5月中旬,全國畫眉鳴唱大賽在新竹登場,在風城的勁風吹拂,以及幻象戰機隆隆的起降聲「雙重奏」下,來自全省551隻畫眉展開競技,參賽的畫眉清一色是「大陸畫眉」。在鳥友們眼中畫眉鳴唱「叫」勁是年度盛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楊蕙萍
攝影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籠內籠外

籠內籠外

摘要
來到嘉義的綠繡眼鳴唱比賽會場,場面相當壯觀,兩百五十多隻的綠繡眼,被主人從北中南各地帶來參賽,競爭激烈的程度,不輸給選美大會。

在公園、在路旁的樹上、我們很容易可以看到一種身形輕巧、叫聲悅耳的綠色小精靈,牠就是綠繡眼。去年,畫眉鳥被列為保育動物,禁止公開販售。綠繡眼取而代之,成為養鳥人士的新寵。

但是為了滿足養鳥人的需要,數量相當多的綠繡眼開始面臨生存危機,其一是本土的綠繡眼遭到濫捕,再者鳥店從日本、越南、大陸、甚至非洲進口不同品種的綠繡眼,經過野放後,也威脅到本土綠繡眼的基因單純性。

當徜徉林間的綠色小精靈成為籠中的寵物鳥,籠內籠外,人類該省思滿足的是自己觀賞的興趣,卻禁錮了自由的靈魂。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綠繡眼, 山鳥, 野鳥, 寵物, 觀賞鳥

來到嘉義的綠繡眼鳴唱比賽會場,場面相當壯觀,兩百五十多隻的綠繡眼,被主人從北中南各地帶來參賽,競爭激烈的程度,不輸給選美大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王晴玲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兩爬淒歌

兩爬悽歌

摘要
台北市立動物園的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收容了來自全台各地非法走私、販賣,以及遭棄養的兩棲爬蟲動物,來自國外的兩爬動物大部分是因為寵物買賣市場需求,歷劫千辛萬苦來到台灣,然而台灣本地的兩爬動物,命運則大不相同,牠們多是從不當的"放死活動",或是在成為盤中飧前搶救回來的倖存者。

這些外來動物在遠離家園之後,必須面對的生存難題是什麼?當外來的物種來到台灣,對本地的物種及環境生態可能會有哪些影響?

這些小動物,有的讓你感到毛骨悚然,有的惹你憐愛──牠們是全世界各地的保育類野生動物,這些動物因為寵物市場的需求被迫成為國際難民,從遙遠異鄉來到生存環境截然不同的台灣島,在野生動物收容中心裡似乎可以預見牠們未來的命運.。

台北市立動物園的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門收留因非法獵捕、販賣或走私而來的保育類兩棲爬蟲動物,因為人類長期的濫捕,像從非洲來的蘇卡達象龜這類的象龜科動物,目前已全部列為二級以上的保育類動物,而台灣對牠們來說並不是個適合生活的地方。

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從1996年成立至今,已收留了近百種、總數將近一千隻的兩棲及爬蟲動物。在收容中心專業完善的照料下,這些野生動物幸運地沒有走上被養死的命運,然而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有的種類體型逐漸壯大,野生動物的習性也漸漸顯露出來,並且已經超過家庭寵物的標準了。

外來動物在台灣能否存活?與牠是否保育物種並無多大關係,收容中心的管理員們費盡心思模擬動物原生地的棲息環境,才能讓外來動物得以存活下去,例如北非沙漠來的王者蜥,然而也有一些物種對人造環境的要求並特別不挑剔。

收容中心裡每一隻動物的背後,代表每一種野生族群的故事,牠們來到台灣只能成為囚禁的動物,換得生命的延續,至於逃脫牢籠而免於一死的,將來是幸還是不幸,或許需要更長遠的觀察。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文山區
關鍵字
野生動物, 保育類, 爬蟲類, 兩棲類, 收容中心, 寵物, 棄養, 外來種

台北市立動物園的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收容了來自全台各地非法走私、販賣,以及遭棄養的兩棲爬蟲動物,來自國外的兩爬動物大部分是因為寵物買賣市場需求,歷劫千辛萬苦來到台灣,然而台灣本地的兩爬動物,命運則大不相同,牠們多是從不當的"放死活動",或是在成為盤中飧前搶救回來的倖存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佳穎
攝影/剪接 陳錦彪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異域澤蘭

 

異域澤蘭

摘要
七零年代,有一種中南美洲的藤類植物,姿態婀娜多姿、生長極為快速,進而被人引進到台­灣,聽說是為了園藝造景,也有人說是為了水土保持......總之,它就是進入了台灣­。 

1980年代,原產地中南美洲的藤類植物──小花蔓澤蘭,姿態婀娜多姿,生長極為快速,進而被引進到台灣,短短一、二十年間,以極強的攀沿能力快速地在台灣低海拔的山區蔓延開來,覆蓋菜園果樹,山野開闊地、溪谷、荒地以及道路兩旁都有他的蹤跡,留給我們一臉的驚愕。

根據特有種生物保育中心2001年的資料顯示,台灣除了北部五個縣市、離島的澎湖和金門縣之外,其他十七個縣市受害面積高達四萬一千多公頃,相當於整個台北市再加上一個基隆市的面積。

過去十幾年間,台灣社會從農村轉型到現在的工業及資訊社會,許多土地無法繼續耕種,因而恰好成為小花蔓澤蘭的繁衍天堂。小花蔓澤蘭能在台灣迅速蔓延的主要原因,除了拜溫暖潮濕的氣候所賜,另一方面就是驚人的繁殖能力,除了靠根部無性生殖的能力,多年生的小花蔓澤蘭也靠種子傳播,每年十月至一月是小花蔓澤蘭的花期,會開滿白色的小花,每一平方公尺約有十七萬粒的種子,四十一萬平方公尺的受害面積就能產出數以萬計種子,等到種子成熟後,種子就會隨風飄散,落地生根,只等乘風前行,大舉攻佔低海拔開闊地。

所費不貲的人工切除方法,短時間內雖然可以控制蔓延,但是不僅費時費力,又不能完全根除,並非長遠之計。利用本土物種競爭的防治方法,實驗階段以鳳凰木效果最好,不過仍然無法阻止它的猖狂,而在其原產地找尋天敵的研究,則礙於經費,無疾而終。

農民的心血、政府投入大量的人力和金錢,是看得到的損失,而看不到的損失就是生態系失衡,甚至本土物種也可能會消失不見,誰也不知道我們已經損失了多少?也不知道它究竟還會伸向何方,造成多少危害?如果台灣一直不設防,毫無戒心地引進各種生物,或許有一天我們將會失去這島嶼的原貌。

熱門事件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小花蔓澤蘭, 入侵種, 生物防治

七零年代,有一種中南美洲的藤類植物,姿態婀娜多姿、生長極為快速,進而被人引進到台­灣,聽說是為了園藝造景,也有人說是為了水土保持......總之,它就是進入了台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比恕依‧西浪
攝影/剪接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入侵淺山

入侵淺山

摘要
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近一二十年來,有一種強勢的外來藤蔓植物-香澤蘭,在高雄六龜,香澤蘭悄悄地在台灣的淺山林地蔓延、拓展,嚴重威脅台灣本地植物的生存

植物學者潘富俊說,台灣原生的澤蘭因為生長環境跟香澤蘭類似,有著競爭地盤的壓力。然而未來如果利用基因交換的方式,來逃離天敵的控制,將會帶給台灣生態系很大的威脅。我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在路旁的雜草叢中,找到台灣原生澤蘭的蹤影。

香澤蘭驚人的成長速度,強而有力的覆蓋率,在在顯示它強而有力的生命力,但這也是山林危機,當大雨來臨,被香澤蘭等植物覆蓋的地方,樹木生長不多,很容易就會坍塌,造成土石流,香澤蘭造成的危害,不僅是樹木還有動物和人類的安全。

學者擔心如果香澤蘭拓展到高海拔,對生態系的破壞會更大。應該趁還沒有擴散前及時防治,才能防止生態悲劇產生。

熱門事件
學科
植物
縣市
  • 高雄市
  • 六龜區
關鍵字
香澤蘭, 蔓澤蘭, 入侵種, 附生植物, 綠色癌症, 綠癌, 淺山生態

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近一二十年來,有一種強勢的外來藤蔓植物-香澤蘭,在高雄六龜,香澤蘭悄悄地在台灣的淺山林地蔓延、拓展,嚴重威脅台灣本地植物的生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林佳穎
攝影 朱孝權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飄洋過海到台灣

摘要
當人可以搭著輪船飛機往來世界各地的時候,動植物遷移的速度其實也跟著快了起來。外來物種絕大多數是被為了經濟目的,被人們刻意從國外引進而在台灣島上繁衍生長,也有一些是跟著引進種意外偷渡而來。這些外來客,有的和台灣的原生物種和諧共存,讓台灣的物種數更加多樣。可是有些卻變成強勢物種,威脅到了台灣其他物種的生存。

1982年,聯合國召開全球環境會議,《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八章中,所有締約國均應避免引入,並控制、減除對生態系、棲地或物種產生威脅的外來種。根據美國國家科學委員會估算,臺灣全島的生物約有15萬種,占全球物種的1.5%,物種密度為全世界最高的地區之一,其中有三萬五千至五萬物種為臺灣特有種,然而臺灣目前所知的物種,只有十分之一不到。

臺灣有外來植物引進始於荷蘭治台時期,日治後引入的外來植物超過1,100種,1970年代文獻顯示,外來植物已有2500種以上,其中歸化植物超過170種,占全部引入種的7%。

林業試驗所生物系主任潘富俊以香澤蘭為例,說明外來種與臺灣原生種藤本植物的不同,由於藤本植物需要充足的陽光,必須攀附其他物體之上,原生種懂得如何與其他植物協調共存,而外來種不是,其生長方式是全部覆蓋,對臺灣特有種將造成危害。除了繁殖力強之外,再以銀合歡為例,其葉子的化學成分一旦留在土壤裡,將防止其他植物發芽與生長,即毒他作用。

適應水域汙染嚴重的琵琶鼠魚,因為耐旱加上外型特點,在高屏溪裡非常強勢,由於其原棲地位於中南美洲的乾淨水域,因此讓人擔心極可能慢慢地入侵乾淨河段,讓原本已經飽受吳郭魚威脅的淡水魚又增加新的壓力,2000年採樣結果,琵琶鼠魚數量為吳郭魚的一半,沒有其他魚種。

當人可以搭著輪船飛機往來世界各地的時候,動植物遷移的速度其實也跟著快了起來。外來物種絕大多數是被為了經濟目的,被人們刻意從國外引進而在台灣島上繁衍生長,也有一些是跟著引進種意外偷渡而來。 

高雄師範大學生物科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梁世雄認為,要防範外來種,只靠防檢疫並不安全,最好的防治法是限制外來種進入臺灣的生態系統,一旦牠能建立完全的生活史之後,所面對的將是整個生態系統的問題。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植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外來種, 入侵種, 馴化, 歸化, 生物多樣性, 特有種, 銀合歡, 潘富俊, 生態平衡

當人可以搭著輪船飛機往來世界各地的時候,動植物遷移的速度其實也跟著快了起來。外來物種絕大多數是被為了經濟目的,被人們刻意從國外引進而在台灣島上繁衍生長,也有一些是跟著引進種意外偷渡而來。這些外來客,有的和台灣的原生物種和諧共存,讓台灣的物種數更加多樣。可是有些卻變成強勢物種,威脅到了台灣其他物種的生存。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外來種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