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裡乾坤

採訪/撰稿 楊蕙萍
攝影/剪輯 陳添寶

2005年,台灣本土優質自然人文雜誌「大地地理雜誌」宣告倒閉,接著多次獲得大獎,帶動出版界出版本土自然生態相關書籍的「大樹文化」,在經營十多年後也傳出結束營業,談到生態環境無論從理念或實務出發,真的沒有生存的空間嗎?

我們嘗試在環境理念與永續發展中尋找連結的橋樑,選擇的和生活息息相關的紙做為主軸,物質的生命週期應該從製作就開始,環保觀念的推展,除了政府、非營利組織機構外,事業負責人的身體力行,更有決定性的影響。

紙在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也習以為然的存在,談到紙的發展緣由,得從東漢蔡倫說起。「蔡倫看見坊間洗衣婦用破布、麻繩混合在一起,在上面居然可以寫字,回宮之後加以改善,終於製作出中國歷史上第一張紙」。劉佳蕙一面說著關於紙的歷史,一面介紹在蔡倫造紙之外,紙在國內外的發展。

這裡是樹火紙博物館,也是台灣民間收藏紙類文物最齊全的地方,主要紀念創辦人陳樹火夫婦,當年陳氏夫婦經營的紙廠,就在埔里。目前埔里仍有二十幾家手工紙廠。

最早有關台灣紙的發展紀錄,要追溯到三國時期東吳人沈瑩記載的史料,當年稱「流求」的台灣,原住民使用樹皮和布做為書寫的媒介,直到1624年荷蘭佔領台灣,帶來歐洲的紙和書籍以及1661年鄭成功來台帶來大陸紙張,加上民間信仰,紙錢需求大增。直到1871年舊名「水沙連」的埔里出現人工傳統造紙,這才開啟了台灣造紙之史。

1935年,日本人發現埔里的水質優良、含鐵量、石灰質極少,所造出來的紙張潔白,不易變黃、不易變脆,很適合造棉紙,於是興建了第一家造紙廠,名為「埔里製紙所」,開啟了埔里的造紙輝煌史。

埔里的水質鐵、鎂濃度含量,竹子的材質,以及回收利用筊白筍的廢棄筍殼及檳榔樹幹研發出特殊香氣的紙張,讓埔里再度成為手工棉紙的重鎮。

而只要利用回收紙、抄網和果汁機,一般人也可以在家中製作手工紙。

根據印刷工會統計,台灣一年有340萬噸的回收紙,如果以木柵焚化廠每天可以燒8000噸垃圾計算,需要十二座焚化爐,紙廠回收紙張再利用,對於減少環境與空氣的污染,可見一斑。

回收紙除了娛樂功能,更減少環境污染,再生紙漿是由回收的報紙、雜誌、紙箱等廢紙,經過打漿、脫墨、篩選、漂白等過程所製成,由於廢紙製漿成本較低,得漿率高,且具有環保概念,為國內工業用紙主要原料,歐洲國家政府則規定各紙品中必須使用一定比率的廢紙。

就下游應用而言,無論文化用紙、工業用紙或家庭用紙均以紙漿為主要原料之一,其中文化用紙之印刷書寫及家庭用紙百分之百取用紙漿為原料,而文化用紙及家庭用紙屬於消費紙品,其需求狀況與景氣榮枯息息相關,因此紙漿市況的強弱與經濟成長率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陳炳松的紙廠專門製作紙箱,屬於紙業傳統的三級工廠,和回收紙類製造原紙的一級廠正隆,以及買原酯加工製作程紙板的二級廠再製來說,所有的紙板都是購買而來,台灣因為立法禁止砍代森林,製造原生紙漿所需的木材原料都仰賴國外進口。

根據台灣區造紙工業同業公會的資料,台灣造紙總產量453.3萬公噸,世界排名第17,國內每人紙的年消費量平均為217.6公斤,居世界第14名。台灣造紙公會有108家工廠,包括七家上市公司,年總產值逾1000億元,每年成長率都達3%以上。

然而紙箱是產品出爐的最後一個階段,使用的包裝層數以及設計關係和材質往往和環境息息相關,從源頭包裝減量是關鍵。

用紙替代塑膠,是最近幾年環保的觀念,但即便是用紙,還是有過度包裝的疑慮,一公噸的紙張〈約五千份報紙〉需消耗二十棵高度八公尺,樹徑十六公分的原木,每棵樹要長到如此,平均約需20到40年;而造一公斤的紙約需2.7公斤的木材、130克的石灰、85克的硫、40克的氯、300公升的水,而用氯漂白是造紙過程中,水汙染的主要來源。

鄭少谷的包裝設計去年被環保署被挑選作為宣導減量包裝的產品之一。不可諱言,這是區隔市場的跳脫傳統產業生存的方式。要投注更多的觀察與研發,從源頭包裝設計的想法規格化標準化之後,運用到生活上,也展現一物多用的功能。

無論是陳炳松或是鄭少谷,都往規格化的方向前進,產品規格化可以減少浪費,與資源重複使用。

無論是在傳統紙箱產業,結合環境生態的永續發展試圖開展新的紙業,或是從源頭減量設計,試圖整合平面設計、結構設計、產品設計,或是保存台灣手工紙藝術的樹火紙博物館,很多面臨到的問題是傳統觀念的包袱,以及觀念上極端的解釋。

台灣禁止砍伐森林,製造原生紙漿所需的木材原料都仰賴國外進口,以目前台灣的回收紙製作紙漿,只占3%,入不敷出,供不應求。不在台灣砍樹不代表國外沒有砍樹行為,我們並不鼓勵濫墾濫伐,也不希望合理化砍樹的理由。但相較塑膠,紙卻又是相對環保的產業,前提是取得方式必須是經過合法,或是認證永續經營的林產。

這是紙工業的轉機或是危機,除了紙業經營者外,更需要多方的配合。環保署七月一日推動減量包裝,是環境政策的重大轉變,但是如同台灣紙業發展的演變,每個過程都是經驗的累積,無法一蹴可幾,如何放長時間點,從產品製造源頭,培育人才整合觀念,與不厭其煩鼓勵節能觀念,是漫長卻也是永續發展必須經歷的階段。

今年七月環保署將實施減量包裝政策,我尋找環保署和經濟部肯定的環保創意產業,探究他們的經營理念,看他們從看似瀕臨沒落或瓶頸的產業中,試圖開創新局,這些仍在理想與現實奮鬥中的產業,又面臨了何種困難?探討環保議題,並不只接觸學者或公部門,而面對產業,怎麼拿捏是個考驗。如果說媒體要傳遞的是環境的觀念,要是環境與經濟雙贏,鼓舞更多業者從源頭製造投入發展,而非侷限末端廢棄物處理,亦是改善生態環境的重要途徑。

集數
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