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長茂

樹倒

樹 倒

摘要
蘇迪勒颱風過境,挾帶強風豪雨,城市裡的樹木們,毫無招架之力,成了最大的受災戶。從北到南,全台超過三萬株樹木嚴重受損,折枝受傷的更是不計其數。風雨過後,殘缺的枝葉,訴說著百般無奈…

當大樹倒下,最怕的是危及人命、損傷車輛和房屋,這次颱風造成嚴重的樹災,除了風勢太強,還會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有人認為棲地環境不良,也有人認為跟修剪很有關係。

以首善之都台北市公園路燈管理處來說,受限於修剪經費,每年最多只能修三萬棵左右,全台北市有九萬棵行道樹,等於每三年才能輪一次。然而這些居住在城市裡的樹木想要生長得更好,樹木專家劉東啟認為只要做枯病死枝的整理就好。過去公部門的修剪,經常會引發愛樹人士的抗爭,主要是因為斷頭式的修剪方式。

修剪的位置是門學問,從標本來看,正常生長的側枝就像是三角錐,穩固插在樹幹中,結構扎實,不容易崩落,但錯誤修剪方式所長出來的側枝,從表皮層長出,難以抵抗強風吹襲,這次風災就有不少樹呈現撕裂傷,甚至攔腰折斷。

如果正確修剪就能降低傷害,為了改善修剪爭議,之前台中市政府就推出專人監看修剪,台北市政府則是在去年修訂行道樹修剪作業規範,明定禁止齊頭式修剪。

樹要生長得好,除了修剪的問題,如何種樹也是關鍵。養根是種樹的根本,便宜行事的結果,就是各地都能看見,樹根纏繞塑膠繩或網袋的畫面,顯示這樣的處理方式並非個案。

這次樹災慘重的台北市公燈處,現行的種樹規範已經不容許業者,連同包覆材種植下去。但樹木管理沒有統一規範,大多時候,只能靠主管機關看待樹木的態度,樹木得自求多福。

桃園大溪市區這排路樹,風災過後已經扶正,長期關心樹木問題的林長茂認為,棲地不改善,危機還會再現。這裡也能看到因為擔心樹木站不穩,安裝支架的方式,支架綑綁處直接傷及樹皮,一次又一次的摩擦,導致樹皮剝落,影響樹木生長。長時間依賴支架,樹木發展不出屬於自己的力學結構,就成了殘障樹。

情況好一點的樹來到公園,棲地周邊被開闢步道,或鋪設兒童遊樂設施,影響根系發展,不然就是增加多餘的花台設計,不利於樹的生長。有時候鋪路單位只考慮鋪設的方便,直接灌上柏油,種種行為都顯示出,人們欠缺對樹的尊重與考量。

錯誤的棲地環境,讓大樹不得不險地求生,卻成了大家口中,惡名昭彰的淺根性樹木,但這真是樹的錯嗎?我們有多重視樹,從主政單位就能窺見一二,有著花園城市稱號的新加坡,重視綠化,自然讓大樹擁有最佳的生活條件。

樹災慘重的台北市,在這次經驗有了初步想法,風災過後,基層人員忙著恢復市容,滿身汗水、馬不停蹄地,把有機會存活的樹木,重新種回去。公部門人力有限,一方面有著恢復市容的時間壓力,一方面不斷跟逐漸衰竭的樹木搶時間。但太多的樹木等待救援,於是有民間團體自發性找來志工,加入搶救樹木行列。公私部門都在努力救樹,希望把樹留下,讓城市多一些溫柔。

雨過天晴之後,正是重新體檢樹木管理的良機,我們能否善用這次教訓,重新與樹和解,找回那份和諧與美好。

學科
植物, 災害
縣市
  • 台北市
  • 桃園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行道樹修剪, 公燈處, 劉東啟, 樹木倒塌, 蘇迪勒颱風, 林長茂, 黑板樹, 綠化, 護樹行動

蘇迪勒颱風過境,挾帶強風豪雨,城市裡的樹木們,毫無招架之力,成了最大的受災戶。從北到南,全台超過三萬株樹木嚴重受損,折枝受傷的更是不計其數。風雨過後,殘缺的枝葉,訴說著百般無奈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 陳志昌 孟昭權,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水 為什麼留不住?

摘要
水是作物得以生長,人類得以生存的要素。台灣的水,有七成來自颱風和梅雨。但去年沒有大的颱風,今年氣象局又預估,梅雨季的雨量將不如預期,這當中雖然有幾場春雨,卻還是無法有效紓解旱象,望著不停下探的水庫刻度,大家都在渴望,大雨的來到…

老天不下雨,各地水庫紛紛喊渴,在北部的石門水庫,今年一月的蓄水率,從43%到25%,水位降低到營運以來的同期最低。為了滿足新北市和桃園地區三百萬人的用水需求,早在去年,水利署就協調桃園農田水利會,大約兩萬多公頃的一期稻作休耕,把水提供給民生和工業用水。如果持續到五月還不下雨,不僅二期稻作要停灌,民生用水也要限制。

說到缺水,桃園人心有餘悸,2004年艾利颱風帶來豪雨,夾帶泥流,讓石門水庫原水濁度升高,無法取水,停水了十八天,創下全台停水最久、範圍最大的紀錄。事後,北區水資源局規劃興建分層取水口,讓豪雨濁度高時,水庫也能正常供水。這次的低水位,讓過去很少有機會看到的最下層取水口,也露出了洞口,為了多裝一點水,水利單位展開搶救水庫大作戰。

在大漢溪上游,桃園復興鄉的羅浮,一輛輛卡車來回忙著載運,這裡是石門水庫的淹沒範圍,滿水位時看不到底下淤沙。趁著水位低,北水局進行陸挖清淤,一年可以清40萬立方公尺、加上抽泥船一年35萬立方的抽泥量,人工清淤大約可以清除75萬立方公尺,但對已經淤積三分之一的石門水庫來說,有點緩不應急,於是北水局在2012年興建排砂隧道,利用颱風強大水力來排砂。

借助水力排砂,被水利單位認為是解決水庫淤積的良方,不少嚴重淤積的水庫都開始規劃興建,我們來到這個看似深不見底的隧道,就是曾文水庫快要完工的防淤隧道,預估年排砂量可達104萬立方公尺。原本可蓄水7.4億立方公尺的曾文水庫,是全台灣最大的水庫,莫拉克風災貢獻了將近1億立方公尺的砂石量,整座水庫淤積了快要四成,只剩下4.7億的庫容量。

放眼望去,曾文水庫庫區周圍都是崩落的土石,說明庫區環境的脆弱,水庫淤積,連帶還影響當地的觀光發展,民眾期盼政府清淤速度能加快,不過這還受限於山區環境,以曾文水庫的清淤卡車來說,只能走唯一的聯外道路-台3線,從嘉義大埔到堆置場來回就要兩小時,估計一趟成本就要五百塊,廠商欠缺利潤誘因,南水局多次招標不成,而如果車次太多,當地居民也會抗議,影響生活品質。

全台水庫有96座,平均淤積率29.5%,包括明德、永和山、霧社、南化水庫,都是淤積嚴重的病號,面臨山區運輸不易、淤泥無處可去的困境。砂石一旦進入水庫,想要把它拿出來並不容易,因此想解決問題,就得從減少砂石入庫做起,防止集水區的崩塌擴大。在曾文溪上游,早期為了攔截砂石,政府蓋起六座大壩,福山壩就是其中一座,台南社大研究員吳仁邦,帶我們走下曾文溪河床,擔心破堤的福山壩,未來河床抬高後,大水削減兩側坡腳,將可能讓兩側山坡崩塌。

崩塌原是大自然的一環,人為開墾卻讓崩塌現象更為巨大。這片位於阿里山鄉樂野的高山茶園,是當地居民向原住民承租的,行走時得要小心腳下,因為大片崩落土石夾帶茶樹,已經滑落山谷。

根據林務局的資料,在曾文水庫集水區的國有林地,遭到濫墾的有527公頃,大多以果樹、檳榔與茶樹居多。林務局已收回一半土地,這些農墾開發,吳仁邦認為跟阿里山的觀光有關,也是造成集水區崩塌的原因。道路也是讓集水區崩塌的兇手之一,水庫上方通常也是風景秀麗的地方,吳仁邦認為要兼顧觀光與山林保育,才能讓水資源得以永續。

淤積最嚴重的石門水庫,如今餐廳林立、道路開闢、大型開發、不當工程,各種有可能導致崩塌的情形,在這裡都能看到。我們來到大漢溪的溪口吊橋,復興區公所計畫將它改建成天梯,工程還沒完成,大量土石就已經崩落,影響水庫集水區的水土保持。

2004年艾利風災,政府編列石門水庫特別預算250億,到2009年莫拉克風災,政府編列曾文、南化、烏山頭水庫特別預算540億,林長茂認為,政府與其一直花大錢做水土保持工程,不如把錢多花在集水區的保育觀念上,尤其集水區內的管轄單位多,各自有其權責分工,如果沒有跨部會的整合,水庫的未來堪憂。

湖山水庫興建完成後,未來不太可能再興建大型水庫,要如何延長現有水庫的壽命,善待集水區是唯一的方法。2013年政府計畫修訂水保法,將原來水庫集水區「全區」應劃設為特定水保區的條款,改為「須特別保護者」才需要劃設,水保局認為此舉才能做到有效管理,但是誰又能界定需保護的安全範圍呢?環團擔心一旦修法,水庫上方的開發將難以控制,對山林保育、水庫安全都將造成威脅,現在水保法的修正案還在立法院,等待更多的監督與討論。

在氣候變遷下,水將成為下個世紀爭奪的重要資源,學者觀察,防洪和防旱都是我們急需面對的挑戰。過去,我們為了留住水,犧牲了環境生態,築起高壩,只為了用水安全無虞,現在,我們有沒有新的思維去看待水?在大型水庫之外,尋求另一種可能性。

學科
水文, 開發
縣市
  • 桃園市
  • 復興區
  • 台南市
  • 楠西區
  • 嘉義縣
  • 大埔鄉
  • 嘉義縣
  • 阿里山鄉
關鍵字
缺水, 乾旱, 汪中和, 氣候異常, 清淤, 北水局, 南水局, 水力排砂, 水庫政策, 吳仁邦, 林長茂, 集水區治理, 流域治理

水是作物得以生長,人類得以生存的要素。台灣的水,有七成來自颱風和梅雨。但去年沒有大的颱風,今年氣象局又預估,梅雨季的雨量將不如預期,這當中雖然有幾場春雨,卻還是無法有效紓解旱象,望著不停下探的水庫刻度,大家都在渴望,大雨的來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張元昱 陳忠峰
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讓樹醫樹

讓樹醫樹

摘要
樹木,是最友善的生命體,是最聰明的力學家,然而因為人們不當對待,許多城市裡的樹木生病了,為了救樹,政府花了大錢卻成效不彰,其實醫樹可以不靠藥物,只要陽光、空氣、水…

被長長的紅布圍起的,是台中市石岡區龍興村有名的五福臨門神木,由樟樹、相思樹、榕樹、楠樹、朴樹,五棵大樹合抱而成,後來楠樹與朴樹死亡,由樹杞與香楠取代,巨大的樹身、交互纏繞的奇景,一直以來,守護著當地居民。

許多人慕名前來,為了方便民眾參觀,老樹周圍設置了許多鋪面,以人為主的思考,卻是老樹的災難。樹幹上長了許多青苔,這是樹木停止生長的證據,是什麼原因讓老樹的生命力流逝?老樹能不能回春?只要遇上對的人,就有機會。

五福臨門神木樹高大約20公尺,根部深度大約兩公尺,其實不論樹有多高,主要吸水的細根,只分佈在地表下30公分,但是為了設置步道,往往把根部表層的土都夯實,透氣與透水都有問題,老樹無法順利吸收水分,也失去自我療癒的能力。

工作人員移開鋪面,再用水刀仔細移去土壤,讓一部分樹根露出來,好讓樹醫師把脈。目前在中興大學園藝系任教的劉東啓教授,是台灣少數取得日本『樹木醫』證照的醫樹專家,他救樹完全不靠藥物與手術。他說,樹木能自我醫療,例如樹木本身具有的萜類跟多酚,就是殺菌跟殺蟲劑,樹木的根系不僅吸收水分和養分,還儲存了很多碳水化合物,這些碳水化合物就是製作萜類跟多酚的來源,如果根系衰敗,就無法製造這些抗菌抗病的東西,相反地,只要根系健康,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拿起水刀,劉教授垂直往地下打去,這個全球首創的做法,已經成功救回了台中后里的大樟公。水刀打出直徑10公分左右的洞,慢慢往地底深入,深度達到一米時,原本積在樹下的水,往洞流了進去,劉教授說,這樣底下的土壤才會變成有效土壤,衰敗的根部就有機會復原。

示範過後,劉教授把水刀傳給穿著藍色背心的扶輪社志工,他們不但要救五福臨門神木,還想要救更多樹。劉教授說,扶輪社的朋友有心,我們有方法技術,現在藉扶輪社的組織,要把救樹的方法擴散到全台灣。

然而這樣簡單治本的方法,卻不是國內醫樹的主流,打藥、外科手術依然是常見的做法,而過多的人工設施與不當的修剪,更是屢見不鮮,劉教授的救樹行動一直在與時間賽跑,期待大家都能懂得如何對待樹,校園成為劉教授的另一個推廣重點。

有著110年歷史的桃園縣大溪鎮內柵國小,校園裡八十歲以上的老樹,就有三十多棵,但是部分老樹因為過多人工設施,導致根部無法呼吸,或是遭到不當修剪,大半久病纏身。半年多前,關心老樹的環保人士林長茂,邀請劉教授與學校老師合作,展開救樹行動。

小朋友從林長茂的花圃挖來蚯蚓,放到病勢嚴重的大樟樹與鳳凰木樹下,打算用自然的力量來搶救大樹。幾個月下來,打好通氣孔、清除白蟻,放蚯蚓鬆土、循序解構花台,原本被禁錮大樟樹,開始改變,不但樹葉變得茂盛,離地一公尺高的地方,已經長胖了17公分,樹皮的顏色也從暗黑,轉變成漂亮的咖啡色。

另一頭,原本因為棲地排水不良,根部泡在水裡而奄奄一息的鳳凰木,因為排水改善和增設通氣口,也不一樣了。已經不開花的它,今年順利開花了,枝條也變得強韌,不再讓走過樹下的人提心吊膽。

看見校園裡的樹木恢復健康,校長桂景星希望把經驗分享給其他學校,今年舉辦了兩次老樹保育工作坊,再度邀請劉教授來教學。從樹木的基本構造、修樹訣竅、到顧根方法,劉教授將所學化為淺顯易懂的語言,分享給學員,這些學員大多是教職人員,未來他們回到各自的學校,就有機會用對的方法,來照顧校樹。

從護樹志工到工作坊學員,他們就像一棵棵小樹,吸收著正確方法,只要機會來臨,就能將「顧根本」的概念傳遞出去,只要越來越多人懂得這個做法,這些陪伴人們的大樹,就可以舒服的度過每一天,當樹木健康,人們也能安心在樹下,享受清風吹拂。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中市
  • 石岡區
  • 桃園市
  • 大溪區
關鍵字
樹木修剪, 劉東啓, 林長茂, 樹醫生, 樹木疾病, 護樹

樹木,是最友善的生命體,是最聰明的力學家,然而因為人們不當對待,許多城市裡的樹木生病了,為了救樹,政府花了大錢卻成效不彰,其實醫樹可以不靠藥物,只要陽光、空氣、水…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利 張岱屏,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剪輯 陳忠峰

水庫疑雲

水庫疑雲

摘要
石門水庫是台北縣、桃園縣四百萬人飲用水的來源,最近卻被環保人士揭露,水庫表層水的酸鹼度高達PH9以上。石門水庫的水質出問題了嗎?是環保人士過度擔憂,還是水庫的管理與上游整治出現漏洞呢?

去年十月,石門水庫上游集水區的一條小溪流--湳仔溝溪進行整治工程時,被附近的居民發現,施工單位竟然將一車車的廢棄土傾倒在溪流的兩岸。這些廢棄土有些直接裸露,堆的跟小山一樣高,有些被埋在河流兩旁的護岸底下。一條原本自然的溪流,就這樣成為非法的棄土場。

在環保人士林長茂與北區水資源局退休員工陳川成的揭發下,湳仔溝溪的廢土風暴終於引起主管機關的關注,開始著手調查。2006年10月底,環保署與桃園縣環保局到現場進行土壤與廢棄物的採樣,發現廢土中除了有廢棄的建材、垃圾,還有不明的污泥和灰渣。根據採樣人員的經驗推測,這些灰渣有可能來自焚化爐的底灰,如果被雨水沖刷到石門水庫,將危及數百萬人飲用水的安全。

經過環保單位一個多月的化驗,結果揭曉,這些廢土的重金屬與戴奧辛濃度都在標準範圍內,不算是有毒物質。廢土的來源究竟是什麼?這些灰渣又是什麼成分?這樣的檢驗結果讓環保人士相當質疑。

2007年1月,環保局開始清運湳仔溝溪沿岸的廢土,光是清運的費用就高達一百萬以上。傾倒廢土的元兇還沒有找到,負擔這些費用的,是所有的納稅義務人。但最慘重的代價並不是金錢可以計算的,而是數百萬人飲用水的安全,以及無法復原的自然生態。

颱風季節還沒到,但湳仔溝溪剛完工的護岸卻已經垮下來!整治工程不但破壞原有的植被,沿岸許多工程打著「生態工法」的名義,卻沒有按照合約,或一再修改設計圖。退休的北水局員工陳川成一一追查,想要揭開偷工減料的層層黑幕。

湳仔溝溪的弊案,在進入司法程序後,似乎暫時告一段落,但新的問題卻又浮現。2007年6月26日,媒體披露在經濟部北區水資源的水質即時監測資料上,石門水庫的水質酸鹼度高達PH10以上,這樣的水質已經接近清潔劑強鹼的程度。北區水資局立即澄清指出這是因為水質自動監測儀器故障,石門水庫水質一切正常,社會大眾不需憂慮。為了驗證真實情況,2007年7月3日,林長茂與中華醫事學院副教授黃煥彰決定帶著水質監測器親自到石門水庫採樣,結果發現石門水庫表層水質酸鹼度高達PH9以上。

我們與北區水資源局的監測人員到石門水庫實際檢測水質,第一個採樣點是在水深五十公尺,水深十到五十公尺之間的PH值都在7.8左右﹔但繼續往上測量,表層水的PH值卻飆高到9.16。北水局一再強調,水質偏鹼是因為藻類過度繁殖、光合作用旺盛、水中的氫離子減少所導致。由於石門水庫的取水口在水深五十公尺以下,表層水偏鹼的現象並不會影響飲水安全。但這背後隱藏的問題又是什麼?

如果表層水偏鹼的現象,單純是由於藻類過度繁殖所引起,那麼我們要問,這些藻類當中究竟有多少是有害的?對水質的影響是什麼?水質優養化的問題持續了這麼多年,為什麼遲遲無法改善?集水區的管理在哪一個環節上出了問題?

打開水龍頭,水還是清澈的。你鬆一口氣,還好。但上游整治的疑雲,卻還是揮之不去,一點一點,滲透到每一滴,看似清澈的水中……

學科
水文
縣市
  • 桃園市
  • 大溪區
關鍵字
石門水庫, 集水區, 林長茂, 廢棄物, 黃煥彰, 優養化, 水汙染

石門水庫是台北縣、桃園縣四百萬人飲用水的來源,最近卻被環保人士揭露,水庫表層水的酸鹼度高達PH9以上。石門水庫的水質出問題了嗎?是環保人士過度擔憂,還是水庫的管理與上游整治出現漏洞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張岱屏
攝影剪輯/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救命!石門水庫

摘要
湳仔溝,一條位於石門水庫集水區的小溪流,由於這裡地勢較低,四處都是水漥泥濘,因此才被取名為湳仔(台語「爛土」),2003年起,北區水資源局陸續編列了三億多的預算,分二期執行湳仔溪的整治工程,沒想到今年十月初,民眾檢舉工地內竟有廢棄土大舉入侵,甚至廢土裡可能還夾雜著焚化爐的灰渣等不明物質,此事件也突顯石門水庫集水區的管理,早已亮起紅燈。

走進湳仔溝,現場正在進行整治工程,河岸兩旁黃土裸露,風一吹捲起滾滾沙塵,混濁的黃水緩緩地在湳仔溝流佈著,最後終將流進石門水庫。

這幾年只要颱風豪雨一來,雨水就會夾帶著大量的泥沙,往石門水庫奔洩而去,一旦原水濁度過高,桃園地區的居民就得面臨停水的困境,高齡四十多歲的石門水庫,泥沙淤積量可說是年年往上攀升,這座水庫的壽命幾乎已經逼近臨界點。

長期關注石門水庫議題的環保人士林長茂,家就住在湳仔溝附近,他對於政府自己在集水區內大搞破壞的行為,相當不以為然,原本湳仔溝是一條自然的小溪,原始的面貌非常迷人,而今河道被拓寬了,溼地被填平了,所謂「生態工法」的整治工程,卻讓湳仔溝成為一條人工溪流。

然而湳仔溝的爭議還不僅於此,10月13日,民眾發現砂石車,一車接著一車運來大量的不明廢土,並且隨意的棄置在工地裡,短短7.5公里的整治範圍內,這樣的廢土現場就有好幾處,在廢土中除了有廢棄的建材、垃圾,還混雜著大量的灰色物質。

從採樣人員的經驗判斷,懷疑可能來是燃燒過的灰渣以及污泥等物質,是否來自於焚化爐的底渣,有沒有含有戴奧辛等有毒成分,需要進一步的檢驗分析才能有明確的答案。

在石門水庫集水區內,出現疑似焚化爐的底渣,讓人不免憂心我們喝進去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水呢?而棄置地點又是北水局的工地,讓人對於政府的管理完全失去信心,然而湳仔溝的事件,卻只是冰山的一角,石門水庫集水區還有太多的問題等待解決。

目前石門水庫的總淤積量高達九千三百萬五十萬立方公尺,佔總蓄水量的30.25﹪,2006年立法院通過「石門水庫及其集水區整治特別條例」,共編列250億元,來進行石門水庫的改善與集水區整治,未來究竟將採取何種方式整治,是否又冒出了許多不當的工程,令人憂心。

再走進湳仔溪,小溪潺潺、兩旁植物茂密,這是少數幾段未整治的河段,大自然用最和諧的方式創造了真正的「綠美化」,另一邊人們以大興土木的方式,來「綠美化」湳仔溪,廢土卻堆的跟小山一樣高,仔細想想,在這一場惡整湳仔溪的過程中,最後受害的又是誰呢?

這幾年石門水庫可說是風波不斷,感覺上這座老水庫似乎已邁入了遲暮之年,沒想到石門水庫的集水區整治工程,又爆發濫倒廢棄土的危機,環保單位也懷疑這些廢棄土中還混雜著疑似焚化爐灰渣等有害物質,讓病入膏肓的石門水庫,再度遭受致命一擊。

來到事件現場,看到一條小溪被整治得支離破碎,整治的工地到處丟滿了廢棄土以及類似污泥、灰渣等廢棄物,有些堆的跟小山一樣高,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項河川整治計劃乃是政府的工程,竟然有人膽敢光明正大的入侵,然後在工地惡意傾倒,究竟這其中隱含了多少玄機。

學科
水文
縣市
  • 桃園市
  • 大溪區
關鍵字
石門水庫, 林長茂, 淤積, 廢棄物, 北區水資源局, 集水區, 野溪整治

湳仔溝,一條位於石門水庫集水區的小溪流,由於這裡地勢較低,四處都是水漥泥濘,因此才被取名為湳仔(台語「爛土」),2003年起,北區水資源局陸續編列了三億多的預算,分二期執行湳仔溪的整治工程,沒想到今年十月初,民眾檢舉工地內竟有廢棄土大舉入侵,甚至廢土裡可能還夾雜著焚化爐的灰渣等不明物質,此事件也突顯石門水庫集水區的管理,早已亮起紅燈。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于立平
攝影剪輯/陳錦彪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林長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