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克自治區

 

農民之路2017全球大會觀察筆記(二)

歐盟共同農業政策  為何助長了農企業圈地? 

頭上戴著繫滿彩色絲帶的尖帽,肩上披著羊皮,一群男士兩兩排成一排,表情肅穆的一邊走著,一邊使勁前後晃動身體,讓背上背著的牛鈴發出響亮的聲音。這是巴斯克地區一處名叫伊圖倫(Ituren)的小鎮,每年一月豐收慶典開始前的傳統儀式,除了通知村民慶典即將展開,牛鈴的聲響也具有驅除惡運、保護牲口健康的用意。

主辦單位透過傳統儀式,宣布農民之路第七屆全球大會正式開始,也讓數百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與會者,得以跨越語言與文化的隔閡,感受到這個古老民族的生命力。

巴斯克人 從土地長出來的生活文化

在巴斯克語中,特別把生產食物的人稱為「baserritarras」,和父親兩人一同在距離畢爾包車程不到半小時,一處名為Larrabetsu小鎮耕作的青年女農艾瑪亞解釋,這個詞和農民有些不同,同時代表了一種生活模式和哲學,對他們來說,生產行為和生活中的每個環節是牢牢相扣的。

用木頭和石頭打造的傳統家屋「baserri」,不只有居住空間,他們會將牲口養在屋子的一樓來保暖,另外還設有加工蘋果酒的設備、麵包爐、穀倉等空間。巴斯克人的傳統生活與社會規範,可說是以「baserri」家屋為中心而建立的。


傳統的巴斯克農家,這棟屋子的一樓,裡面其實養著不少綿羊。

對於傳統文化的堅持,使得鄉間許多上了年紀的農民,會擔心土地出租或出售之後,一旦落入投機客手上,會作為非農業用途。這樣的風氣,使得新農很難在鄉間找到土地。艾瑪亞因為來自農家,家中就有農地可以耕作,幸運的沒有這樣的問題,不過她對於歐盟共同農業政策卻有些微詞。

共同農業政策(CAP)  為什麼農民不買單?

二戰過後,為了解決糧食供應短缺問題,1960年代歐盟制定了「共同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e Policy, CAP),透過政策補助,鼓勵農民生產,一方面也降低糧食價格。

1980年代,由於長期的補貼,不僅使得農產品產量過剩,農民為了追求高產量來獲得補貼,大量使用農藥化肥,更造成環境負擔,衍生許多問題。數十年間,共同農業政策進行了多次的調整,逐漸由過去獎勵生產的思維,轉變為鼓勵發展「農業多功能性」,意指農業不只是為了生產食物,同時也蘊含了保護環境、自然資源、保存農村景觀等多重價值。

歐盟於是轉而將補貼用於引導農民轉向友善耕作,維持農地農用,只要符合實施有機耕作、牧場不使用化肥、重視動物福利等條件,都可以領到程度不一的直接補貼金額。

艾瑪亞家族的農場,規模有1.5公頃,同時種植果樹和飼養家禽。他們目前申請了共同農業政策的補助,她解釋,這是一個五年的計畫,為此他們投資了9000歐元(艾瑪亞和父親的收入每個月共約1000歐元),打造新的溫室和灌溉系統,但歐盟規定她必須在五年後達到一定的產出,否則會收回補助。艾瑪亞認為,五年的時間放在經營農業的尺度來看,其實根本不算什麼,很可能沒辦法達到太顯著的成果,這樣的規定有些不切實際。

農民不得不舉債投資更多設施、增加生產規模,以達到歐盟設定的生產目標,艾瑪亞覺得,為了領取一點補助,卻要被綁在這樣的計畫中,她不是很開心。她認為,比起給農民錢,如何確保想務農的人能夠承租到土地,產品也有銷售管道,才是更重要的事情,例如當地有許多學校、醫院、老人安養機構等公共服務的團膳需求,都可以由小農來提供食物。

「但我們的政府只是去敲敲餐飲業者的門,這些業者也不可能向小農採買」,艾瑪亞無奈的說。2000年時,巴斯克自治區以衛生安全為由,對公立學校的食堂實施直接管理制度,由團膳業者統一供餐,漸漸的,學校關閉廚房,也無法繼續向社區中的農民、菜販、肉舖、漁民和麵包坊等生產者採買,原本的食材供需關係,被迫中斷。

自己餐盤自己選擇 孩子健康農業有希望 

2016年,巴斯克的家長團體和糧食主權倡議組織,發起「自己的餐盤,自己選擇」行動,他們希望能實地瞭解孩子每天到底吃了什麼,要求政府應該重視學生的營養,也應該從飲食出發,讓孩子認識環境與文化,同時縮短食物里程。

改變午餐的採購模式,意義不只在於讓孩子吃得健康,艾瑪亞認為,如果地方政府可以媒合這些需要供餐的人和小農,就可以產生骨牌效應,提升就業率,增加農業從業人口,農民也可以保有農地。

不過,改變的腳步,仍然跟不上農地流失的速度。青農貝佑指出,CAP的對地補貼制度,讓持有農地面積越大的人,能夠領到越多錢,「這一點都不公平,這些持有大筆土地的人,本來就很有錢啦」,他舉例,甫於2014年以88歲高齡辭世的西班牙貴族阿爾巴公爵夫人(The Duchess Alba),不僅坐擁數億歐元的資產,也是國內前五大的農地持有者,照樣能領到補貼。


鄉間普遍大規模種植單一作物,向日葵是主要的食用油原料。

事實上,農企業也早就看上這點,在農村大肆收購農地,艾瑪亞和貝佑遭遇的困境,更不只是存在於巴斯克地區或者西班牙的特例。農民之路ICC(International Coordination Committee, 為農民之路核心領導組織,由10大區域分別推派代表組成)青年代表寶拉(Paula Gioia)指出,CAP依據土地面積來發放補貼,長期以來吸引了許多投機客,他們往往不是在地居民,而是從國內的其他區域,甚至跨國到鄉間購買農地,甚至連非農業部門的企業,也開始投資農地經營農企業。

寶拉目前在德國柏林務農,她以柏林為例,當地許多農地都是西德人前來投資,「他們在這裡賺了錢,收入卻沒有留在當地,也沒有繼續投資這個地方」,寶拉說。

CAP加速了農地集中化,分配不均的現象,農地價格被炒高,更讓青年很難有能力投入農業,「你買下一塊農地之後,你可能務農一輩子都還不完貸款」,寶拉說。根據統計,2013年歐盟27個成員國中,百分之三的大規模生產者,持有52.2%農地,但76.2%的小生產者,只持有11.2%農地。

「在這些大規模農場裡工作的人,他們被訓練重複進行單一的動作,下一個步驟,則交給另一批工人來做,這種工業化的生產方式,讓農企業裡的工人,跟土地失去連結」,寶拉無奈的說。

工業化生產壓境 小農逆境求生 

我們到訪巴斯克的7月,正是小麥的收割期。原本寂靜的鄉間小路,不時有曳引機還有載送穀物的大卡車呼嘯而過,路旁一望無際的廣大農地上,依照地區氣候不同,種植的幾乎僅有小麥、向日葵、玉米等幾種作物,透過高度機械化的方式,壓低生產成本,不過也失去了田間作物的多樣性。相較採取生態農法的小型農場,耕作型態少量多樣化,機械化程度低,必須仰賴更多人力,耕作面積卻小得多。


鄉間小路上呼嘯而過的曳引機,準備載走剛採收的小麥。

寶拉指出,農民之路一向主張,CAP補貼應該要有不同的指標,不能只用面積作為唯一標準,例如實際在農場中務農的人數,也應該被列入指標之一。他們不斷串連各國的草根農民組織,試圖讓更多小農了解歐洲農業的困境,也進行倡議,今年5月,總算獲得階段性成果,歐洲議會正式發佈一份報告,提及農地分配不均、CAP導致農企業圈地情形日益嚴重確實是歐盟應該正視的問題。

今年也是CAP五年一度的調整期,寶拉指出,儘管對歐盟的協商和遊說是困難的事,但他們仍在持續,「在各國都有許多年輕人想要務農,特別是都市裡的年輕人,他們離開城市進到農村,希望從事不一樣的農業、生態友善的農業,我們要為他們創造機會。」

貝佑從來沒有申請過CAP補助,「你去看看巴斯克地區有拿補助的農場,他們買的都是同樣類型的溫室,同樣的灌溉系統。拿了補貼,你就會開始失去自主性」,他說。他也認為,CAP為了讓農民賺錢,促使農民增加生產規模,不過卻讓農業生產的多樣性漸漸消失,巴斯克傳統的「baserritarras」,生產規模雖小,卻有高度自主性,充滿生命力,也無需為了貸款壓力而煩惱,這才是他理想中的農業。


農民之路持續在世界各地發動倡議,捍衛小農的權利,爭取糧食自主。

貝佑用了另外一個比喻,他提到巴斯克自治區的政府,雖然極力保存巴斯克語,不僅義務教育都是以巴斯克語來授課,在大學中,許多教授也努力以巴斯克語編寫出各學門的教材。但貝佑認為,官方所推動的語言,仍是以畢爾包大都會區所使用的腔調為主。

由於巴斯克地區是多山谷地型,早期每個村落因為地形封閉,不常和外界來往,儘管說的都是同一種語言,仍然演變出不同的方言,以捕魚為主的地區,就會衍生出漁人專有的語詞,牧羊人可能又會他們專屬的語彙。「我們應該努力維持各種多樣性」,在道別之前,貝佑堅定而溫柔的說著。

關鍵字
巴斯克自治區, 農民之路, 傳統文化, 原民文化

請輸入稿頭

國外
  • 歐洲
  • 西班牙
  • 歐洲
  • 西班牙
工作人員

文/攝影 陳寧

 

農民之路2017全球大會觀察筆記(一)

要農地不要幽靈車站
巴斯克青年一場持續六年的占地行動

2017年7月,筆者受農運組織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的邀請,前往採訪於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區舉行的第七屆全球大會。成立於1993年的農民之路,是目前全世界最大也最具代表性的草根農民運動組織,每四年舉行一次全球大會,目前成員有來自79個國家的164個農民組織,長期致力於爭取小農的自主權,反全球化、反自由貿易、捍衛糧食主權、推動生態農業、爭取鄉村中性別平權皆是農民之路二十幾年來,不斷推動的核心價值。

透過農民之路與主辦本次大會的EhneBizkaia(巴斯克自治區-比斯開農民團結聯盟)安排,筆者訪談了幾位巴斯克在地青農、也拜訪了幾個以生態農法經營的農場,得以從有別於一般旅遊指南的角度,認識巴斯克自治區的歷史以及農業現況。而透過巴斯克青農所面臨的困境,也讓我們得以進一步了解歐盟農業政策的問題。              

青年守農地  行動藝術諷刺政府 

一位穿著帽T的男子,緩緩將一輛滿載泥土的單輪推車,推進西班牙比斯開省格喬(Getxo)市中心嶄新的地鐵站內,將泥土倒在光亮潔淨的地面上。兩位農民拿著鋤頭來到這堆泥土旁,把土整平,在上面「種」下幾顆飽滿渾圓的包心菜之後,面帶微笑的離開。

不久之後,另一位穿著螢光背心和工作服的人來到這裡,拿出袋子裡的水泥,毫不留情的撒在泥土和蔬菜上,接著又拿出木樁,從包心菜上打下去,徹底毀了這處小菜園…

這是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區一群青年所發起的一場行動藝術,諷刺當地政府,正在以拓展大眾運輸系統之名,大興土木、開發農地。


占地青年發起的行動藝術,用水泥蓋住農作物來諷刺當地政府不斷大興土木。(圖片來源:Tosu Betirako)

巴斯克自治區位在西班牙北部,這個古老的民族和其語言的起源,至今仍是個謎。巴斯克語沒辦法和世界上其他的任何一種語言被分類為同一語系,是世界上少有的「孤立語言」。然而,19世紀因為鐵礦開採,巴斯克區內以畢爾包(Bilbao)為中心,開始快速發展出造船、煉鋼、煉油等重工業,吸引大量外來人口移入,漸漸動搖巴斯克人傳統的文化與社會網絡。

1950年代,獨裁者佛朗哥 (Francisco Franco)強化了發展工業、摒棄農業的方向,而在他高壓統治期間,巴斯克文化受到極力的打壓。西班牙內戰期間,佛朗哥甚至「邀請」德國納粹軍隊,空襲巴斯克地區內的格爾尼卡小鎮,畢卡索用他的憤怒和畫筆,畫下了受到戰火蹂躪的百姓,「格爾尼卡」這幅畫,現今已成為控訴戰爭暴行、追求和平的重要象徵。

佛朗哥政權倒台後,巴斯克地區並沒有迎來真正的和平,當年巴斯克人為了對抗獨裁政權,成立地下反抗組織ETA(巴斯克祖國和自由),西班牙推動民主化過程中,巴斯克地區雖然成立自治區, ETA並不因此滿足,持續爭取巴斯克獨立,而且行事手法越來越極端和激烈。

ETA發動恐怖攻擊來訴求獨立的手法,傷及無辜平民,引來多數西班牙人民的反感。經過了公民社會的漫長溝通與協商,2017年4月,ETA終於宣布卸除武裝,讓巴斯克人民得以走向和解的開端。

巴斯克自治區政府則於1998年,決定在畢爾包興建古根漢美術館,同時開啟一連串的景觀改造工程,將晦暗的工業城,搖身一變成為文藝港都。金屬閃亮外觀,流線造型,彷彿大船入港的古根漢美術館,如今不但成為西班牙重要的觀光景點,也一度吸引不少台灣的地方首長前往取經。

觀光興起房價土地飆漲  農民無地可耕種 

屬於畢爾包都會區一部分的格喬市,由於位處海岸,也發展起觀光業,出身格喬市的在地青農貝佑,開著車帶我們來到畢爾包港邊,小山丘上蓋滿了一整排豪華度假別墅。

貝佑在大學時唸的是英語文學,畢業之後他選擇成為一位農民,也積極參與各種倡議抗爭行動,但他不是農家子弟,沒有繼承農地,老一輩農民的性格,又多半不願輕易租地或售地給外人,找尋耕地成了一大難事。

近年來,西班牙失業率高居不下,一直在20%上下徘徊,一片不景氣中,觀光是少數能支撐經濟的產業。但大力發展觀光,除了造成居民失去平靜生活、觀光區物價房價飆漲等副作用,農地也水漲船高,並且面臨開發壓力。


格喬市海岸的豪華別墅區

「務農十五年來,我已經換過六處不同地點」,貝佑無奈的說。他必須不斷找尋願意出租土地的人,每到一個新的地點,就要適應新環境,一切從頭開始,這樣的窘境,讓他很難設定長期的目標,工作也變得很不安定,至今更沒有能力買下任何一塊農地。

儘管如此,貝佑還是積極參與各種公共議題。他生產的作物,除了直接配售給一些固定合作的餐廳、商家以及消費者,也在當地的在野黨聯絡處設置銷售點,有時候,他忙著上街抗爭,就由他的母親幫忙賣菜。

2011年,他和格喬市的一群青年,發動了一場占地行動。自從興建古根漢美術館後,巴斯克政府至今仍持續進行一連串都市開發和更新計畫,其中一個項目,是要打造連接畢爾包機場、畢爾包市區,和濱海地區的一系列捷運網絡。

根據當地政府於2001年發布的城市總體發展計劃(General Urban Develop Plan,PGOU),格喬市內有250公頃的土地,被列入開發範圍。2007年,政府更打算實施一項造鎮計畫,興建三萬戶住宅,其中八千戶位在格喬市,大片綠地即將變成水泥叢林的隱憂,引發3000位居民上街反對。

有學者批評,PGOU制訂時正值房市泡沫,當時設定的經濟與人口成長目標,不但跟後來的實際發展情況完全不同,現今的價值觀也更重視在城市中保留綠地、不要過度水泥化,這份計劃早就應該重新檢討。


當地政府徵收車站附近農地,規劃為300個車位的大停車場(圖片來源:Tosu Betirako)

隨著2008年金融海嘯來襲,財政困窘的政府,無力再進行這樣的大型造鎮計畫,都市開發的腳步卻沒有完全停擺,當地政府持續興建捷運系統,先將格喬市中心的車站地下化後,又於郊區新建Ibarbengoa車站,並徵收車站旁一片大約兩、三公頃大的農地,規劃為300個車位的大停車場,目的是為了讓民眾把車停在此處,再搭捷運進到市區。

當地青年們卻不認同這樣的說法,他們認為,建造停車場的這個設計,本質上仍然是在鼓勵民眾使用汽車。更荒謬的是雖然在2011年就完工,捷運列車卻從來沒有停靠過這一站,車站附近也僅有不到十戶居民,眾人戲稱這是個「幽靈車站」。


2011年就完工的Ibarbengoa車站,捷運列車卻從來沒有停靠過,居民戲稱這是個「幽靈車站」。

為了阻擋興建停車場,以進一步阻止Ibarbengoa車站正式啟用,一群青年占領了這片農地,在上面興建抗爭小屋。

占地蓋抗爭小屋  用創意阻擋農地變停車場 

在貝佑的帶領下來到抗爭小屋,很難不對眼前的景象感到好奇。在台灣,可能不用幾個禮拜,政府就會派出大批警力和怪手,來強制拆除,為什麼在這裏,占領行動卻能夠持續六年之久?


青年興建的占領小屋,進行長期抗爭。

貝佑解釋,地方政府其實一直試圖想把他們趕走,不過也擔心暴力鎮壓會引起社會反感。事實上,不只是政府不希望引發流血衝突,占地青年們也不願意使用暴力,讓周遭居民對他們產生負面形象。因此,警方時不時以查戶口為由前來「關切」,更幾度採取行動宣稱要拆除,青年們則以架設防禦工事的方式來阻擋,堅守非暴力抗爭原則。

他們也發起各種具有創意的行動,除了到地鐵站裡種菜、在阻擋警察的拒馬上畫上畢卡索名畫格爾尼卡,也曾經一群人裸體、全身抹上泥土,在抗爭小屋旁烤火煮食。儘管有些行動看似搞怪,格喬市民有了過去力抗PGOU的經驗,都十分力挺這群占地青年,幾次上街遊行,都有數百人響應。

抗爭小屋裡面有簡易的上下舖床板,也有廚房,牆壁是木板、瓦楞紙板,裏層抹上泥土,全都是可以回收的素材,青年們輪班住在這裡,同時還裝設了雨水收集系統,和太陽能發電裝置。

小屋外種滿了各式各樣的蔬果,貝佑說這裡提供了想務農的市民們一個實驗基地,初學者可以在這裡實驗各種生態農法,有堆肥間,也有生態廁所和生態池,還有共用的農具間,裡面存放了他們自己保留下來的各式種子,現在大約有十幾位市民在這裏耕作。他們也經常舉辦各種活動,小農們分享農作物,和周邊鄰居建立友好的關係。


青農貝佑為我們示範怎麼製作有機堆肥

正如貝佑所說:「這只是個小地方,我們的行動雖然渺小,不過我們想傳達的理念非常的深遠」,六年來,這場占地行動所產生的意義,過程中促進人們對都市化的反思,及其建立起的人際網絡,早已超越了保衛這片農地本身。

不過,從工業化轉型發展觀光產業,造成地價飛漲、農地流失,只是讓巴斯克青農難以生存的原因之一。另一個更大的原因,則是歐盟共同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e Policy, CAP)造成的農企業圈地現象。

關鍵字
農民運動, 農民之路, 巴斯克自治區, 公民不服從

請輸入稿頭

國外
  • 歐洲
  • 西班牙
  • 歐洲
  • 西班牙
工作人員

文/攝影 陳寧

Subscribe to RSS - 巴斯克自治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