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保留地

違法電廠

違法電廠

摘要
世豐水力發電廠,位在花蓮縣卓溪鄉,電廠取用豐坪溪的水發電,工程施作後,經由居民檢舉,環保單位才知道,世豐公司動工時間,已經超過環評法規定,主管機關核定後三年內未動工,必須做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及對策影響報告。

世豐電廠是超過三年才動工,於是被勒令停工,環保署要求必須做環差,世豐公司還為此提出訴願及行政訴訟,這案子我最關心的是,為什麼已經要做環差,世豐公司還能動工,現行的監督機制出了什麼問題。

一般開發案通過環評,經主管機關核定後三年內,如果沒有動工,依環評法,必須做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及對策影響報告,像經濟部水利署在雲林開發湖山水庫,是在即將屆滿三年時,罔顧環評法規定開工前需送環境影響報告書給環保署核定,就強行動工,知法犯法,環保署只是罰款了事,卻不判定動工無效,水利署卻免除做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及對策影響報告,因為經過九二一,湖山水庫能否通過環差,就充滿變數,政府單位做了最差勁的示範,其他開發單位,也會依樣畫葫蘆。

世豐公司從九十四年三月,開挖四個隧道,土石隨意棄置在山坡、河岸,預拌混凝土廠也違法設置,被花蓮縣環保局依環評法處以六十萬元的罰款,並勒令停工,世豐公司不服,正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當地居民擔心,世豐公司攔取水源發電,他們農田灌溉怎麼辦?下游民眾也擔心,養殖用水哪裡來?電廠設置剝奪了他們用水的權利,一家人生計就靠這水田,85歲的老人家說,這等於是把他掐死...

世豐水力電廠違法動工一事,是花蓮環保團體主動與我們聯繫,希望我們能去關心,把他們的心聲傳遞出去。原住民在社會是比較弱勢的族群,世豐電廠這案子,清楚的看出這一點。

居民土地租給世豐公司,只簽了土地使用的同意書,收了半年的租金,到現在世豐公司也不理人,怎麼把土地收回,地主也不知道。旁邊的人說,他是喝醉了,手被拉去蓋印章。不只如此,有些地主不同意世豐公司使用他的土地,也沒簽定合約,世豐公司還是強行使用,他們覺得這公司很可惡。原住民保留地使用,必須經過鄉公所核定,送到原民會通過後,才能承租使用,世豐公司程序才走到鄉公所,卻已經大興土木。台灣是有法律的國家,世豐公司的行徑令人非議。

學科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卓溪鄉
關鍵字
世豐公司, 非法電廠, 原住民保留地, 原住民, 環評

世豐水力發電廠,位在花蓮縣卓溪鄉,電廠取用豐坪溪的水發電,工程施作後,經由居民檢舉,環保單位才知道,世豐公司動工時間,已經超過環評法規定,主管機關核定後三年內未動工,必須做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及對策影響報告。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天堂不見了

天堂不見了

摘要
我是一個平地人,來講一個部落溫泉的故事。也希望透過我這個平地人的闡釋,還給原住民社會一個等待已久的環境正義。

南投縣信義鄉東埔,一個因溫泉而聞名的村落,新中橫公路上僻靜的角落。原居住著布農族,先是被日本政府以「方便管理」為由強迫離開祖先的土地,後來又被劃入國家公園範圍內,沒過多久,公路開闢將平地開發的資本帶進來,收買了當地布農族的山地保留地,隨著一張一張土地買賣契約簽定,一片一片屬於布農族的家漸漸消失。

住在東埔一鄰的伍錐牧師家中的11筆土地,就是這樣被吞噬。事隔多年,政府對原住民的政策與態度不斷改善,但山坡上不間斷地開疆拓土的開發行為,不僅破壞了當地的環境,同時也隨著愈來愈多的觀光人潮,使東埔一鄰被動地成為被觀光的村落。

在玉山國家公園範圍內,有一個叫樂樂谷的地方,曾是布農族的原鄉,那裡水源充沛、泉質優良。但自從國家公園接手管理之後,不管何人都不准再靠近那個「特別保護區」。因此,樂樂谷對東埔的布農族來說,只能遙想不能親近。

但是,請求得以使用的聲音不曾止息,玉山國家公園過去以保育環境為由,回絕了所有來申請使用水源者的請求,不過順應國際「生態旅遊年」,交通部觀光也將訂定「生態旅遊年」。玉管處將之巧妙地結合,主動邀請東埔布農族人參與生態解說。

台灣溫泉,大部分分佈在北部、中央山脈及其兩側山地,而這些地方,幾乎都是原住民的祖居地。但是,有溫泉的地方,卻在資本主義的迷思下,幾乎被大財團占領,原住民常因資金不足、無競爭能力而在溫泉市場上消聲匿跡,部落的自然主權常被自然地忽視。於是,當我們在溫泉區閒晃,在標榜著高級豪華的溫泉旅館中,經常可以看見圖騰式的原住民藝術,卻找不到原住民經營的旅館。如果我們不了解溫泉與部落的關係,也常不經意地成為侵擾原住民生活空間的共犯。

是不是開發行為總是帶來破壞和傷害?這倒也不盡然。但如果開發的同時,能夠尊重在地文化,配合風景區規劃,永續經營,讓在地人能一起互蒙其利,讓共同的利益促成平行的互動,沒有人會受到傷害、沒有人會因為抗爭而遭受損失。 

學科
水文, 開發
縣市
  • 南投縣
  • 信義鄉
關鍵字
玉管處, 原住民, 部落, 溫泉, 原住民保留地, 樂樂谷

我是一個平地人,來講一個部落溫泉的故事。也希望透過我這個平地人的闡釋,還給原住民社會一個等待已久的環境正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蕭靜美 于立平 比恕依‧西浪
攝影 葉鎮中 朱孝權 達卡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鋤頭下的春天

鋤頭下的春天

摘要
早在光復之初,信義鄉就是台灣有名的林地濫墾地區,從當年的香蕉到今日的檳榔,「無辜」的農民以各種方法,蠶食鯨吞,濫墾面積之廣,影響之鉅,有目共睹。但就在九二一之後,信義鄉居民發動有規模的抗爭,要求台大實驗林「還我祖先的土地」,愈演愈熾

「還我土地,萬事如意,不還土地,勢不兩立!」1998年12月農民聚集台灣大學農學院實驗林管理處前,高喊口號,要求校方歸還他們的土地,爭議的焦點是實驗林的歸屬和使用問題。

1902年東京帝國大學在南投縣建立台灣演習林,作為農學院的實驗林,也加強對山林濫墾的管理,1945年日本戰敗,部分土地因無人管理,成了居民的墾地。台大林管處接手後,為了管理濫墾問題並兼顧百姓的生活,分為三種契約林地第一種是保管竹林、第二種保育竹林、第三種是合作造林,民國46年訂立合作造林的契約,規定墾殖範圍內的70%必須造林,30%可種植經濟作物。

對農民來說,一年2萬元的造林補助幫助極少,加上台大對土地使用的政策,限制了轉作及發展觀光的可能性。對於校方認為土生土長的居民沒有擁有的土地的權利,農民權益促進會理事陳聰敏感到不以為然,也反駁其對於點狀開發會造成災害的主張,認為農民經營的丘塊占比小,不致造成影響。

台大林管處始終堅守國土保安和水土保持的立場,與百姓汲汲於生計的立場互為牴觸,南投縣長也跳出來施壓。林管處處長王亞男指出地方政府是人民選出來的父母官,會一面倒向老百姓,但私底下都認同實驗林。她大聲喊冤:「如果今天我們不是因為學術良心,堅守最後這一道的防線或者立場,人性化管理很簡單,老百姓要什麼我就放。」

百姓為了生計蠶食土地,林管處為了學術良心力抗各方壓力保護倖存的山林,如何兼顧百姓和山林的照顧,是道難解的習題。

學科
山林
縣市
  • 南投縣
  • 竹山鎮
關鍵字
台大實驗林, 台大林管處, 帝大, 濫墾, 林業, 契約林地, 合作造林, 造林, 陳聰敏, 王亞男, 還我土地, 水土保持, 原住民保留地

早在光復之初,信義鄉就是台灣有名的林地濫墾地區,從當年的香蕉到今日的檳榔,「無辜」的農民以各種方法,蠶食鯨吞,濫墾面積之廣,影響之鉅,有目共睹。在九二一之後,信義鄉居民發動有規模的抗爭,要求台大實驗林「還我祖先的土地」,愈演愈熾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玲遠
攝影 陳添寶,剪輯 鐘文源

國家共匪 -- 美麗的錯誤

摘要
原來我們的島嶼是非常的乾淨的,人為的破壞幾乎是沒有,早期是流放一些台灣的犯人,來教我們的老師,都是在台灣有一些問題的老師,進入到現在,科技發展到這樣的一個程度的時候,台灣的核能廢料依舊是堆放在我們的島上,我們覺得心裡非常非常的不公平。

當初在蘭嶼人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蓋了一個核廢料貯存場,把在台灣生產核能發電後所產生的核廢料,一桶一桶的運到蘭嶼去,到現在已經運了將近十萬桶。

我們所享用的電力,其背後所製造出來的廢料,我們很清楚它具有的毒害性,卻把它送到偏遠的地方,對我們都市文明的影響會比較減少,但偏遠的地方是最不清楚這個東西毒害性的人,卻遭受到無法彌補的傷害。

1980年代開始,大家對於生態保育有了新的認識,對於一個比較好的生態區,大家可以去觀賞、去運用,甚至說知道要保留一個比較完整的生態系統,不受人為干預,但對於那些已經遭受到迫害的原住民公平嗎?

原住民在各地受到環境殖民政策的壓迫,不只是核廢料、水泥、水庫、國家公園,雖然我們也看到許多原住民站起來,為捍衛自己的家園做各種反抗的運動,有些成功,但大部分是沒有成功的。

這需要我們住在台灣的人一起來思索,甚至一起來幫忙,因為他們居住的地方,事實上是生態敏感的地方,他們所居住的地方都是我們越來越重視生物多樣性最重要的地方,也是最後生物多樣性的保留地。

一旦原住民遭受環境的迫害、遭受環境殖民的影響,不但對原住民留下難以撫平的傷痛,對住在山下的我們,總有一天都市也會受到影響。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關鍵字
核廢料, 環境正義, 達悟, 原住民, 原民狩獵, 國家公園, 原住民保留地

原來我們的島嶼是非常的乾淨的,人為的破壞幾乎是沒有,早期是流放一些台灣的犯人,來教我們的老師,都是在台灣有一些問題的老師,進入到現在,科技發展到這樣的一個程度的時候,台灣的核能廢料依舊是堆放在我們的島上,我們覺得心裡非常非常的不公平。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原住民保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