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當年鹿港反杜邦

採訪/撰稿 朱淑娟
攝影/剪輯 陳慶鍾

1986年美國杜邦公司計畫在鹿港設二氧化鈦廠,引發鹿港居民長達400天的抗爭。這是台灣第一個環境運動,鹿港反杜邦成功後,各地陸續點燃反石化戰爭,包括後勁反五輕、林園反三輕、宜蘭反六輕、七股反七輕。最後演變成那裏有石化廠,那裏就有抗爭的局面…

鹿港天后宮廟巷內,唯一不是商店的兩層樓古住家,「綠色主張工作室」的牌子在火紅對聯旁幾乎被淹沒。這個牌子自2000年掛牌起,漂泊半生的「環境弘法師」粘錫麟,有了駐足之地。

1986年美國杜邦公司計畫在鹿港設二氧化鈦廠,擔心百年鹿港毀於一旦,鹿港人發起長達400天的反杜邦運動。

粘錫麟說,鹿港是他出生、長大、教育、吃頭路的地方,站出來反對杜邦,一開始是基於對鹿港深厚的感情,「我想,杜邦來對鹿港真的有可能有很大幫助?萬一發生危險,鹿港就挫起來啊!」

透過文宣、廟埕開講、快速凝聚反杜邦的力量,小小鹿港竟能串連周遭鄉鎮10萬人連署。環境運動要引起共鳴,就要說民眾聽得懂的話,粘錫麟回憶當時的情景:「我就跟鄉親說,這個桶那破去,裏面的氯氣那跑出來,就像你家瓦斯桶漏氣一樣,你家的瓦斯桶也才30公斤,到時全鹿港死都死不夠。」

1987年3月8日是抗爭最激烈的一次,群眾在天后宮辦演講,之後大伙決定前進彰化縣政府抗議,在中山路民權路口與鎮暴警察發生激烈衝突。

當天粘錫麟去廟裏借了一個大鼓,放在人力車上,小朋友一路打,到路口碰到鎮暴部隊。粘錫麟說:「我們這一票是主戰派的,就衝啊!」

五天後,杜邦宣布撤出鹿港。反杜邦之所以能成功,粘錫麟認為這個幸運來自兩個因素:一是美國公司不懂得買票。二是蔣經國總統說,只要地方不同意就不會興建。對照今日,台灣的政治與民主30年來卻逐漸倒退中。

「退步啊,馬先生也一樣啊、阿扁也一樣啊。在台灣你遇到這些官員、環評委員,你就沒有幸運了啦,早就判定輸贏了啦。」

彰濱工業區外環道路,海風相當強勁,風力發電機迎風而轉。外環道上一片空地,就是杜邦二氧化鈦廠的預定地。彰濱工業區進駐率低,空地雜草叢生,有些工廠搬遷後留下一堆生鏽鋼筋,看起來荒蕪一片。

走在外環道上,粘錫麟有感而發。「古蹟加人文就是鹿港最基本的條件,如何吸引外來朋友到鹿港,這才是鹿港最中心的價值。」而事實證明,鹿港每年觀光人口達900萬,「鹿港要的就是這種無煙囪的工業」。

集數
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