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門水庫

給我一杯乾淨水

摘要
2017年12月,中庄調整池完工啟用,擔負起北台灣備用水源的重責大任,但這個救命的設計,卻也埋伏著隱憂。

極端氣候下,暴雨、乾旱兩極化,對水庫水質更造成負面衝擊。桃園市民大概都還記得,在2004年艾利颱風帶來大量泥沙,導致石門水庫濁度飆高,淨水場無法取水,民眾經歷了長達十八天,無水可用的夢魘。

石門水庫的水一部分由桃園大圳直接送到桃園的淨水場,另一部分則是放水到下游的大漢溪鳶山堰,再送往板新以及大湳淨水場,供應新北與桃園地區兩百多萬人飲用水。

為解決供水問題,延長石門水庫壽命,政府以250億進行石門水庫的整治,其中一項關鍵就是中庄調整池。中庄調整池位於新北市鶯歌與桃園市大溪交界,利用大漢溪廢河道開挖一座五百萬噸,蓄水量相當於寶山水庫的大水池。在豪雨來臨前,先把調整池的水蓄滿,當石門水庫濁度升高、水質惡化,調整池足以供應七天的用水量。

2017年12月,中庄調整池完工啟用,擔負起北台灣備用水源的重責大任,但這個救命的設計,卻也埋伏著隱憂。2018年清大團隊在中庄堰上下游進行生態調查,來到中庄調整池的取水口,久未下雨,水量不豐,河水散發的氣味讓調查人員都搖頭。

中庄堰的水哪裡來?除了石門水庫放下的水之外,還有大漢溪沿線十五公里,龍潭、大溪鎮居民的生活污水與工廠廢水。回顧2013年大溪武嶺橋下漂浮著泡沫、惡臭的工廠廢水就這麼進入大排、流進大漢溪,時隔五年情況並沒有太大的改善。

中庄調整池是一個離槽的水庫,有機污染物流進中庄調整池,沉積在池底難以清除,營養鹽太多將導致優養化、藻類增生,也會威脅中庄調整池的壽命。

這幾年桃園市政府在大溪區正在進行污水處理廠與下水道接管的計畫。桃園市水務局表示,在大漢溪右岸已經興建污水處理廠,可以處理大溪市區的生活污水,目前接管率六成,還有些區域正在接管中。我們來到河右岸的大溪水資源回收中心,在這裡生活污水經過微生物的分解,一步一步的淨化。

而在大漢溪左岸的埔頂地區,有住宅也有工廠,污水處理廠的工程今年剛剛發包。不過污水處理廠只處理生活污水,無法處理工廠廢水,工廠廢水還是需自行處理。在都市計畫區之外的住家或違章工廠(大多是豆干工廠),目前倚靠河岸的大嵙崁人工溼地與員樹林礫間處理設施來淨化污水。桃園市水務局表示,礫間處理第一期每日可以處理六千噸污水,未來將會規劃第二期工程,每日總共可處理一萬兩千噸污水。

記者與環保人士實際到現場觀察卻發現,豆干工廠廢水即使在經過礫間處理後,還是呈現乳白色並散發臭味,削減污染的能力有限,另外大嵙崁人工溼地水量稀少,難以評估實際上處理污水的能力。

中庄調整池以下到鳶山堰之間,還有部分八德、鶯歌的家庭與工廠污水會流進大漢溪。在鳶山堰取水口的旁邊,鐵皮廠房外還有堆積如山的廢棄物,不禁讓人對保護區的管理感到困惑。

這些溪水最終還是要進入自來水廠,為了將原水處理成合格的自來水,淨水場必須加氯消毒並添加聚氯化鋁來幫助雜質沉澱,透過厚度達八十公分的濾砂與無煙煤過濾。乾旱期水中污染濃度增加,藻類大量增生,淨水場除了要加活性碳吸附臭味物質,還要增加濾床的沖洗,避免藻類塞滿縫隙,上游的污染若不管控,會造成自來水處理成本的增加與困擾。

把污水排放到河裡很簡單,但是要把被污染的水變乾淨卻很麻煩。今年旱季鳶山堰水質不佳,北水局就改以中庄調整池的水來支應,也因此不論是洪水或旱季,中庄調整池都扮演著確保水質的關鍵角色。

從石門水庫到鳶山堰,中央政府大手筆進行整治,地方政府也正進行污水處理工程,但想要確保水質無憂,環保人士強調,自來水保護區內的違章工廠必須優先處理,才是徹底解決之道。

一個地方人們所喝的水,反映著一個地區的生活品質,也反映集水區治理的成效。水質是一個指標,讓民眾看到政府對人民健康的重視,以及公權力的執行力。

熱門事件
學科
水文
縣市
  • 新北市
  • 鶯歌區
  • 桃園市
  • 大溪區
關鍵字
地下水, 飲用水, 淨水廠, 污水處理廠, 石門水庫, 中庄調整池

極端氣候下,暴雨、乾旱兩極化,對水庫水質更造成負面衝擊。桃園市民大概都還記得,在2004年艾利颱風帶來大量泥沙,導致石門水庫濁度飆高,淨水場無法取水,民眾經歷了長達十八天,無水可用的夢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賴冠丞,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搶水大作戰

搶水大作戰

當每天三百多輛的載水車穿梭於新竹科學園區之後, 緊接著便開始上演農民搶耕、強開閘門與緊急鑿井的劇碼, 搶水大作戰便開始了。 如果把這次的缺水危機歸咎於水庫錯誤決策,或是用水調撥反應過慢,那對於台灣的水資源就抱持太樂觀的態度了。

台灣的年雨量高達二千五百公厘,但是其中能夠被儲存使用的,只有18%,同時,隨著各種污染以及開發行為的增加,不但讓大部分的河水成為只能遠觀,而不能使用的廢水,也加速了地面逕流的流失,讓許多河水的水量大不如前。

河水留不住,水庫就成了重要的蓄水設施。

面積只有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台灣島上,大小水庫總共有四十四座,期望能夠以量取勝、克服枯水期的威脅。

觀察水庫上游的集水區,由於公路開闢,造成沿線崩塌地不斷,加上許多違法開發的農地、餐廳與遊樂區,使得集水區內熱鬧發展的程度令人嘆為觀止。

這些集水區的違法開墾,讓台灣地區平均每兩年的水庫淤積量, 等於一座澄清湖的蓄水量。嚴重的水庫淤積問題,加上能夠建造水庫的壩址所剩不多,要度過每年十一月到四月的乾旱期,就必須以地下水源當做輔助水源。

位於桃園縣觀音工業區附近的石門水庫移民新村,是原來居住於石門水庫淹沒區居民的新聚落,雖然他們為了公共用水而犧牲自己的家園,但是這些居民的取水歷程卻是一波三折。

觀音工業區附近的地下水位低於海平面四十公尺,高居全國之冠,目前已經被列為地下水管制區。為了灌溉農田、魚塭養殖, 或是工業用水的目的,台灣每年補注的地下水量,趕不上抽取的地下水量,其間的落差高達二十億噸。無法使用的河水、淤積嚴重的水庫,與過度超抽的地下水,讓我們在乾旱季節來臨的時候,只好束手無策,並且回歸到最原始的等待。

熱門事件
學科
水文
縣市
  • 桃園市
  • 觀音區
關鍵字
水庫, 集水區, 地下水, 淤積, 用水限制, 搶水, 用水分配

當每天三百多輛的載水車穿梭於新竹科學園區之後, 緊接著便開始上演農民搶耕、強開閘門與緊急鑿井的劇碼, 今年的搶水大作戰開始了。 如果把這次的缺水危機歸咎於水庫錯誤決策, 或是用水調撥反應過慢, 那對於台灣的水資源就抱持太樂觀的態度了。事實上台灣是缺水地區, 如何把水資源儘其所能的留在土地上, 自然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但是我們的用水量不但隨著人口增加、所得提高與產業提昇而節節上揚; 而水庫淤積、水源污染與地下水超抽的問題卻仍然在各個角落持續發生著。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黃康妮 比恕依‧西浪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石門水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