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揚掩埋場

2009環境紀錄短片-我們為水源而戰
第二屆環境紀錄短片

永揚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距離烏山頭水庫集水區不到十公尺,還有北勢坑斷層通過,斷層一直延伸到烏山頭水庫,讓居民憂心未來的用水安全,為了守護自己安身立命的家園和整個台南地區的水源,他們奮戰了七年,但政府,卻一次次的傷透村民們的心…

學科
水文
縣市
  • 台南市
  • 東山區
關鍵字
斷層帶, 掩埋場, 嶺南村, 烏山頭水庫, 苦行, 環評造假

永揚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距離烏山頭水庫集水區不到十公尺,還有北勢坑斷層通過,斷層一直延伸到烏山頭水庫,讓居民憂心未來的用水安全,為了守護自己安身立命的家園和整個台南地區的水源,他們奮戰了七年,但政府,卻一次次的傷透村民們的心…

工作人員

製作團隊  莊榮華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東山這六年

 

東山這六年

摘要
隨著小巴一直開,我們繞過一圈又一圈的山路,往山的深處走去,兩岸的風光漸漸改變,柳丁園冒了出來,從山頂、山谷、道路兩旁,到處都可以看見柳丁,我看著四周的風光,心裡想著,這裡真是個世外桃源。村長說,居住在這的村民,大多是親戚關係,世代栽種龍眼跟柳丁,一直都過著純樸的農耕生活。不料,九十年通過環評設立的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卻在這安靜的山村生活裡,投下一枚炸彈,村民從九十一年開始抗爭,到現在已經走過六年時光,現況究竟如何?

繞過一圈又一圈的山路,我們來到了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嶺南村是鄰近烏山頭水庫的偏遠村莊,村民大多種植龍眼和柳丁,世世代代安穩的在這裡居住了數百年。

但是現在,一座是佔地九公頃的永揚掩埋場,一座是佔地十八公頃的南盛隆掩埋場,這樣的消息,讓當地居民人心惶惶。

嶺南村原屬急水溪的水源保護區,2001年時突然解編,同時間,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也通過環評,場址就設立在急水溪的上游處,計畫容納一般的家庭廢棄物之外,還有灰渣、礦渣等等,村民來到現場後,發現只有覆蓋一層防水布,感到憂心不已。

由於急水溪是當地灌溉的水源,村民擔心掩埋場當鄰居的話,滲出的汙水有可能會沿著烏山頭向斜的特殊地形汙染到急水溪,當地果園的灌溉都仰賴這條溪流,一旦產生危機,將會毒害當地農作物。況且現在正是柳丁豐收的時候,每棵果樹上都掛滿黃澄澄的柳丁,等著銷往各地。

為了世居三百年的家鄉,村民們不得不走上街頭抗議,他們組成東山環境保護自救會,決心守護家園。最終目的希望能夠撤銷掩埋場的設立,讓他們能夠繼續安心生活下去。其實在嶺南村設立廢棄物掩埋場,不只是威脅到嶺南村民的生計,還影響到大台南地區數以百萬計的人口,因為永揚的場址距離烏山頭水庫集水區距離不到一公里,污水非常有可能順著地形流到烏山頭水庫的集水區,注入烏山頭水庫。

為了找出永揚掩埋場可能危及到烏山頭水庫的證據,村民像是偵探一樣,分析航照圖、對照地形圖,努力研究環評報告裡不合理的地方。嶺南村長陳顯茂表示,像是場址位置標錯、半徑1.5公尺內沒有民居等等顯而易見的錯誤,都沒有看出來,甚至連民調的簽名都假造:「民調的簽名根本不是我簽的,是一個娟秀的女性字體」。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前會長陳椒華更嚴正的說,環評委員應該擔負把關者的角色,卻把責任丟給民眾,太不應該!因此東山環境保護自救會決定控告前台南縣縣長陳唐山以及環評委員瀆職。

這是台灣頭一遭控告環評委員的案子,今年七月二十二日台南法院判決無罪,讓村民感到十分無奈,打官司得要花錢,村民把栽種柳丁的錢捐出來。列在牆上的每一筆小額捐款,都是村民愛護鄉土的心意。在村民的長期奮戰下,今年八月二十九日總算傳來好消息,佔地十八公頃的南盛隆掩埋場,已經向內政部撤案,但永揚掩埋場的疑慮尚未釐清。

嶺南村民對掩埋場可能會汙染地下水的不安與疑惑,始終無法得到滿意的答覆,今年十一月四日,台南縣政府對永揚公司所提出的同意設置文件變更申請書(含試運轉計畫書)同意備查後,引起村民群情激憤,因為接下來永揚公司只要通過試運轉核備計畫,就可以正式營運,但對於關鍵點是否會汙染地下水的問題,到現在都還沒有答案。

為了表達不滿,一群平均年齡超過六十歲的村民們,自發性四人一班,在台南縣府前展開24小時的靜坐抗議。

台南縣環保局則表示,已經組成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環境影響評估追蹤小組,針對掩埋場是否位於斷層帶和是否會汙染地下水的疑點,邀請專家學者加以討論,並在後續的會議中納入自救會推薦的學者,而追蹤小組幾時能有結論,則要視開會狀況而定。

回到嶺南村,我們從陳家祠堂往下看,零零星星、錯落其中的古老屋宅,時光彷彿在此地停下腳步,這裡對他們來說,不僅是安身立命的去處,也是家族記憶傳承的重要基地。

永揚掩埋場的設立,讓這個寧靜的村落激起波濤,村民的環境意識覺醒,大家拼命相守,只為了留給後代子孫一塊乾淨的土地。村長也希望藉著這次凝聚起來的力量,進一步帶動社區,創造無毒的有機家園。

十二月十九日抗議天數到達四十天後,嶺南村民決定暫時離開縣府。但村民心裡都還在等待答案,不管答案如何,這一次的經驗都點燃了他們為家鄉土地捍衛的決心,奮戰到底!

意外地,失業潮竟也造成一波的返鄉潮。這波不景氣,讓村子裡開始出現年輕人的身影,因為在農村裡只要肯親近土地,土地自然都會回報,可以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開銷也不會像在都會區,樣樣都要錢。年輕人回來故鄉,也讓村子開始有了小孩的笑聲,看著孩童童稚的臉龐,村民知道這是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園,如果不挺身而出,傷害到的就是下一代,在他們小小的願望裡,只希望將來這塊土地可以世代相傳下去,讓後代子孫過著安全無虞的生活。

學科
開發,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東山區
關鍵字
嶺南里, 廢棄物, 掩埋場, 保護區, 環評, 環境影響評估, 水污染, 烏山頭水庫, 陳椒華, 臺灣環保聯盟, 自救會

隨著小巴一直開,我們繞過一圈又一圈的山路,往山的深處走去,兩岸的風光漸漸改變,柳丁園冒了出來,從山頂、山谷、道路兩旁,到處都可以看見柳丁,我看著四周的風光,心裡想著,這裡真是個世外桃源。村長說,居住在這的村民,大多是親戚關係,世代栽種龍眼跟柳丁,一直都過著純樸的農耕生活。不料,九十年通過環評設立的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卻在這安靜的山村生活裡,投下一枚炸彈,村民從九十一年開始抗爭,到現在已經走過六年時光,現況究竟如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風雲再起

 

風雲再起

冷冽的寒冬,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在天還沒亮就起床,搭車前往台北陳情抗議。他們擔心設在水源頭的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會影響他們的灌溉水源,民眾也不斷提出新的事證來佐證,掩埋場可能會污染烏山頭水庫的水質,衝擊百萬民眾的用水安全。

當有重大環境影響的因子被提出時,在環評制度上是否能補救,台灣各地許多充滿爭議的案子,都源於環評,而風起雲湧的抗議運動,是否能讓環評制度更完整。

側記

第二次做東山掩埋場,因為它有新的事證,可以探討不同層面的問題,並整合與這議題相關的案例,加以彙整報導,不只從個案的探討,並且從許多案例中存在的類似問題,能呈現制度或是法令規定有再加強的空間。

每次看到嶺南村許多七八十歲的老人家,千里迢迢的來台北抗議,他們流著眼淚,哭訴他們的無助與恐懼,拜託台北的媒體幫幫忙,看到這樣的情景總是令人覺得心酸。廢棄物必須要妥善的處理,而廢棄物處理設施的設置是否經得起全民的檢視,設置地點的環境風險,也是政府必須評估是否該同意在這裡設置,做了很多相關的專題,對政府單位是失望多於肯定。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東山區
關鍵字
廢棄物處理, 掩埋場, 嶺南村, 環評, 烏山頭水庫, 水質污染, 自救會, 陳顯茂, 陳椒華

冷冽的寒冬,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在天還沒亮就起床,搭車前往台北陳情抗議。他們擔心設在水源頭的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會影響他們的灌溉水源,民眾也不斷提出新的事證來佐證,掩埋場可能會污染烏山頭水庫的水質,衝擊百萬民眾的用水安全。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錦彪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東山風雲

東山風雲

摘要
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過著樸實的山居生活,雖然位處邊陲,沒有什麼商業活動,但是老天爺給了村民一片好山好水,讓他們得以在此地安居樂業。但是平靜的山村生活,卻因為山上設置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而搞的人心惶惶。 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就設在這條溪的水源頭,這裡是急水溪的上游,沿線許多農民都取用溪水灌溉,居民認為掩埋場等於污染,在污染的土地上如何能夠安身立命。

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就設在這條溪的水源頭,這裡是急水溪的上游,沿線許多農民都取用溪水灌溉,居民認為掩埋場等於污染,在污染的土地上如何能夠安身立命。

小小一個嶺南村,就有兩家公司申請設置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民國88年,永揚公司遞送環境影響說明書,而民國90年通過環評。一直到去年村長選舉時,掩埋場設置的消息才爆發出來,從此抗爭運動不斷,在環境影響說明書中,雖然有環評委員質疑民意調查的資料,業者的回應是已經與居民做充分的溝通,不會有抗爭的事件發生,現在看來,顯然是不足採信。

居民也無從監督瞭解,在日本可以為了尋求蓋掩埋場的共識,在當地開了一千多場的協調會,但是在台灣只在環評完後,動工之前,開個說明會告知居民,嶺南村民的怨,再次突顯出環評的問題嚴重,環評說明書的民意調查就有兩個版本,公開說明會辦了三次,居民都認為是違法,他們已經不相信政府,也不相信業者,雖然環評說明書上一些技術性的東西,他們不知道有沒有問題,但是他們很清楚的知道,掩埋場坐落在哪裡。

十月十八日早上,台南縣政府廣場上,進駐了大批的警力,空氣中瀰漫著風雨欲來的緊張氣氛,嶺南村與東原村的村民,帶著滿腔怒火,動員老老少少來到縣政府抗議,為了子子孫孫的未來,七、八十歲的老人家也走上街頭。

如果把民眾參與視為洪水猛獸,而排除在環評的大門之外,那麼人民的抗爭將永無休止,從林內焚化爐、安坑掩埋場到湖山水庫,很多開發案的環評事後都被揪出了一堆的問題,有被監察院糾正,也有收取回扣而被檢察官收押。

現行的環評制度,有許多空間可以上下其手,即使環評有嚴重的缺失,卻從來沒有人為此負責,對公部門來講這是個免死金牌,但是環評的公信力卻已經蕩然無存,在現行的環評制度下,從村民、業者到社會大眾,沒有人是贏家,即使環保團體一再抨擊,環保署還是聽不見,看不到,如果沒有魄力解決,環評結構性的根本問題,那麼台灣社會將繼續付出慘痛的代價。

東山鄉要設置掩埋場的消息,是環保團體PASS過來的,雖然掩埋場或是焚化爐這類的鄰避性設施,一般來講都不受歡迎,雖然廢棄物終究要有去處,但是,處理設施的設置如何讓居民能夠安心,願意相信政府或是業者能做好污染防治的工作,現行的環評制度卻是將民眾參與排除在外,焚化爐與掩埋場的抗爭也就從未停歇... 

陳顯茂老師是自救會的成員,我與他聯絡相當多次,也看到反對運動者的辛苦,今年年初,陳老師辭去教職,投入反對運動,辦理提早退休讓他一個月少了三、四萬的收入,他卻毅然决然的下了決定。他說,抗爭真的不容易,環評說明書裡頭的東西有的很專業,他又沒學過環境工程,無從判斷是否有問題,因此,不知道從哪裡找到著力點,很需要一些團體的協助。憑藉著一顆保衛鄉土熱忱,雖然有阻礙,但他仍堅持走這條路。

學科
開發,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東山區
關鍵字
掩埋場, 環評, 烏山頭水庫, 水源污染, 陳椒華, 陳顯茂, 自救會

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過著樸實的山居生活,雖然位處邊陲,沒有什麼商業活動,但是老天爺給了村民一片好山好水,讓他們得以在此地安居樂業。但是平靜的山村生活,卻因為山上設置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而搞的人心惶惶。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錦彪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永揚掩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