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鹼安順廠

以身為證

以身為證-這條漫漫公害訴訟之路

摘要
數十年來,化學工廠為當地帶來繁華,也默默侵蝕著這片土地。關廠後,廠區內存放了高達五千公斤的五氯酚,更沒有妥善處置,毒物經由雨水沖刷,進到土壤和水中。不知情的居民,長期在這裡捕魚食用,就這樣把累積在魚體中的汞和戴奧辛吃下肚。

帶點鹹味的海風,綿延的魚塭、紅樹林,是台南海岸常見的風景。遊客們戴上斗笠、搭著膠筏漫遊四草古運河。平靜的濱海地帶,卻藏著一段經濟發展歷程中,不光彩的過往。漫長的國賠訴訟歷程,耗資數十億的土壤整治工作,飽受工業遺毒之苦的居民和土地,傷痕何時才能撫平?

坐在輪椅上,聽著收音機。林顯中說起話來十分吃力,視力受損的他,已經看不清眼前來訪的客人。林顯中退伍後進到台鹼安順廠工作,直到1982年關廠為止,在廠內工作七年,換來短暫的溫飽,接下來數十年,卻在病痛纏身中度過。肝硬化、糖尿病、視力退化,每個月上萬的醫藥費,靠著妻子經營雜貨店勉強度日。

台鹼安順廠的前身,要回溯到1942年,當時日本鐘淵曹達株式會社強徵民地,成立工廠生產燒鹼、鹽酸和液氯,並為日本海軍製造毒氣。戰後,國民政府接收日產,更名為台灣鹼業公司安順廠,1960 年代,開始生產五氯酚,製造農藥,外銷日本。

不只是在廠內工作的員工,居住在安順廠區周邊顯宮里、鹿耳里、四草里的居民,也深受其害。

數十年來,化學工廠為當地帶來繁華,也默默侵蝕著這片土地。關廠後,廠區內存放了高達五千公斤的五氯酚,更沒有妥善處置,毒物經由雨水沖刷,進到土壤和水中。不知情的居民,長期在這裡捕魚食用,就這樣把累積在魚體中的汞和戴奧辛吃下肚。

拄著拐杖,才能勉強起身行動,受到戴奧辛毒害的蘇文振,視力受損,患有糖尿病,客廳的桌上,擺滿各式各樣的藥品。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教授副教授黃煥彰指出,1994年清華大學測到魚裡面有戴奧辛,2002年,成大教授李俊璋團隊測到居民血液裡面有戴奧辛,但政府卻採取隱瞞態度,同年8月,經過黃煥彰與媒體披露,安順廠區遺留的戴奧辛與汞污染問題,受到社會重視。2003年8月,相關單位才首次在當地舉行說明會,同年12月,環保署公告安順廠區為污染整治場址。這時,距離台鹼安順廠關廠,已經過了22年。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標準,人體對戴奧辛的可容忍值為每克脂肪32皮克,而相關單位為居民進行血液檢測,發現體內戴奧辛濃度最高的數值,居然超過三十倍,高達951皮克,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案例。

居民身心飽受折磨,生計受阻,同時還得面臨外界的污名。環境與民眾遭遇的毒害,誰該負責?數十年間,台鹼安順廠區的經營權歷次更迭。

台鹼公司原為國營企業,1982年關廠後,隔年併入中石化公司。1994年在經濟部主導下,中石化公司進行民營化。2002年安順廠污染問題爆發後,中石化認為,污染行為是發生在國營時期的舊帳,拒絕買單高昂的整治費用,提起行政訴訟。2003年,監察院行文糾正經濟部未妥善處理中石化污染問題。2007年,最高行政法院最終判定,中石化必須概括承受台鹼時期的權利與義務,負起整治責任。

進到整治中的安順廠區,受到污染的土層已經陸續挖起,其中濃度高達6千4百萬奈克,打破世界紀錄的這批土壤,已經牢牢封存在混凝土中十多年。其餘的集中堆置在廠區中央,用黑色的防水布覆蓋。

2008年中石化開始投入整治。土壤中的戴奧辛,必須經由高溫破壞分解,也必須同時分離、收集另一種污染物汞,是一大挑戰。2015年,中石化開發出熱處理技術,經過試車之後,2018年4月台南市政府核准,以每小時六噸的燃燒量,處理戴奧辛濃度五萬奈克以上的土壤。戴奧辛濃度低於五萬奈克以下的土壤,則經由濕處理程序,以水洗篩分的方式,降低污染物的濃度。

安順廠區的污染範圍總共為37公頃,總計57萬公噸的污染土壤,部分處理後的土壤,已經回填至廠區內。中石化預計於2024年完成整治,是否能夠如期完成,各界仍在持續關注。過去對環境的忽視,換來的代價,是漫長而龐雜的整治工作。盼望討回公道和補償的居民,則選擇走上另一條同樣漫長且艱辛的道路。

2008年,兩百多位受害居民決定爭取國賠,在法律扶助基金會台南分會與台南律師公會的協助下,向經濟部、台南市政府和中石化公司提出訴訟。想要爭一口氣的想法很單純,公害事件的受害者,要透過司法體系自救,卻不容易。

1994年,桃園RCA工廠在關廠多年後,被爆出土壤與地下水污染,上千位前員工和資方纏訟十八年,2017年二審宣判勞方勝訴,RCA等公司須付出七億賠償金,2018年8月16日,三審即將宣判。

公害訴訟案件往往有幾個共通特點,原告人數眾多,污染證據調查困難,受害者不易舉證,都增加求償難度。長期研究各國公害訴訟案件的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彭保羅觀察到,如何鑑定環境中的毒物,和受害者的疾病之間,具有因果關係,往往是訴訟過程中最困難也耗時的工作。

至於台南安順廠區的海水池底泥中有戴奧辛,海水池中的魚也有戴奧辛,要怎麼證明居民體內的戴奧辛是來自這些魚?要怎麼以科學方法,確定居民罹患疾病,和環境中的戴奧辛之間,具有因果關係?

透過比對戴奧辛的指紋圖譜,以及回溯提告民眾的疾病史,鑑定戴奧辛污染與罹患疾病的時間順序,法官認定兩者之間確實有合理的蓋然性,並減輕居民的舉證責任。

2015年12月,台南地方法院一審判定居民勝訴,經濟部和中石化必須共同賠償居民1.6億。在等待一審判決結果出爐的七年間,許多受害者已經離世,經濟部和中石化仍決定上訴。

2017年8月11日,台南地方法院二審宣判,總賠償金額增加為1.9億,台南地院卻駁回經濟部的國賠責任,由中石化負擔全部的賠償金額。中石化戴奧辛污染自救會會長林吉進指出,在當地居民的認知中,台鹼安順廠的毒物就是經濟部製造的,經濟部如果完全沒責任,「任何人都不服」。

儘管眾人對二審判決感到失望,律師團仍然肯定,台南高分院針對受害者居住人格安寧受到的損害,判定須給予精神賠償,是進步的見解,希望三審能夠維持判決,讓往後的公害案件,也能援引這次的判例,受害者可以得到更合理的賠償。

從2017年二審宣判至今,身心飽受折磨的受害者,仍在盼望官司能夠盡快定讞,及早得到補償,以及國家對他們的道歉。走上法院討公道的這條路,漫長且艱難,卻是受到環境污染危害的小老百姓,少數可以爭取賠償的管道。

櫥櫃裡擺著一包又一包的藥,牆上貼滿回診單,住在雲林縣台西鄉的吳海清,家門外就可以看到六輕工業區的煙囪。他罹患肝癌數年,每週拖著病體,奔波到嘉義看診,治療過程十分艱辛,也拖垮一家經濟。

2008年開始,雲林縣政府委託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團隊,進行六輕附近居民的健康風險評估,發現鄰近六輕的麥寮、台西、四湖、東勢等鄉鎮,居民癌症發生率明顯偏高,心血管和腎臟疾病也顯著增加。依據這些研究結論,吳海清和其他73位罹癌,或者有家屬罹癌過世的台西鄉民,決定在2015年,向六輕提起民事訴訟,爭取損害賠償。

2017年9月1日開庭這天,幾位原告台西鄉民、環保團體和學者都前來雲林地方法院旁聽。代表六輕的律師指出,流行病學報告不能直接論證因果關係,居民應該要先列舉,自己曾在何時、何地,吸入可能致癌的空氣污染物,數量又有多少。雙方的討論仍然沒有交集,案件進度停擺。

人體會不會因為長期接觸特定化學物質,而誘發特定疾病,需要長期的科學研究與調查,才能證實。這些和工廠為鄰的居民,或者是在工廠內的第一線勞工,常常形容,自己彷彿實驗用的白老鼠。經濟發展的列車,不曾為他們慢下腳步。等到他們警覺,身體變了、病了,想回頭找出原因,往往已經為時太晚。

彭保羅觀察,公害與環境污染的受害者,他們的後代因為父母輩承受的疾病,健康和經濟都可能受到影響,除了透過司法體制自救,國家應該提出更具制度性的保障。

2002年揭發安順廠污染問題的黃煥彰,事隔十多年,現在的他臉上多了歲月的痕跡,仍然在全台各地奔走,調查事業廢棄物非法棄置案件。不少當年他在安順廠區周邊訪問過的居民,已經離開人世。

曾經受污染的土壤,歷經一道又一道的整治流程,不知何時才有重新孕育生機的可能,人的生命,更是有限,拖著沉重的病體,日子一天天過去,還要多久,他們才能看見正義的曙光?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安南區
關鍵字
台鹼安順廠, 廢棄工廠, 工廠污染, RCA

帶點鹹味的海風,綿延的魚塭、紅樹林,是台南海岸常見的風景。遊客們戴上斗笠、搭著膠筏漫遊四草古運河。平靜的濱海地帶,卻藏著一段經濟發展歷程中,不光彩的過往。漫長的國賠訴訟歷程,耗資數十億的土壤整治工作,飽受工業遺毒之苦的居民和土地,傷痕何時才能撫平?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 陳寧 林燕如,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葉鎮中,賴冠丞 陳添寶 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黑色大地

黑色大地

摘要
黃昏市場湧入大量的採購人潮,耳邊不時傳來小販的叫賣聲,媽媽們仔細的精打細算,選購新鮮又便宜的蔬果魚蝦,卻又擔心會買到有農藥或是重金屬殘留的食物。從民國七十二年開始,癌症就榮登台灣十大死因的榜首,許多學者專家指出,環境污染正在為這場腫瘤熱加溫。

台南市安南區顯宮里,有一間日本佔領台灣時期,在這裡所興建的鹼氯工廠。台灣光復後,政府把它交給台鹼公司經營,在民國70年關廠,而這附近的土壤、地下水、河川跟魚塭,已經遭受汞、戴奧辛跟五氯酚的污染,當地居民血液中的戴奧辛濃度,是焚化爐周圍居民的四倍,罹患癌症的比例更是明顯偏高,研究證實,居民體內的戴奧辛是因為吃到遭受污染的魚蝦,在台鹼安順廠附近的兩個里,到處都是癌症的病患。

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老師,鍥而不捨的追查台鹼安順廠的污染真相,一個停工二十年的工廠,竟然還毒害著全民的健康,看起來乾淨的水面下,汞跟戴奧辛就存在底泥中,而環保署所訂的土壤戴奧辛管制標準是一千皮克,黃煥彰老師表示,加拿大土壤管制標準是30皮克,環保署不能拿土壤管制標準來唬弄全民。

新竹香山客雅溪口,荒野保護協會的張登凱在蚵田裡挖一個蚵說,「綠牡蠣我從86年來就有這種現象,但現在更嚴重了」。牡蠣它不會移動,生長期又長,是最好的污染指標。漁業署委託台大海洋所進行長期的監測,在前年年底發現,香山牡蠣的銅含量過高,變成綠牡蠣,是國際平均值的40倍,香山的牡蠣再度乏人問津,蚵農的辛勞也跟著付諸流水。

香山牡蠣的重金屬來自哪裡?新竹科學園是環保團體點名的主要污染源,科學園區管理局表示,他們污水都符合法規,處理到國家管制標準以下。而新竹市環保局每個月都會抽檢,工廠的排放的廢水,大致上也沒有問題。既然工業廢水大都符合國家管制標準,香山為什麼還會有綠牡蠣?

台灣河流的特性跟國外不同,就是懸浮微粒特別多,它會吸附水中的重金屬和有機毒物,然後慢慢的沉降在下游以及河口,客雅溪口底泥所累積的重金屬,污染的程度是世界第一。水、懸浮微粒、底泥以及生物體,可以呈現一個地方污染的情況,而環保署只用水的濃度來看有沒有污染,是看不到污染的真相,而且只要加大量的水稀釋,就能鑽法律的漏洞。

從台鹼安順廠到香山綠牡蠣,這些血淋淋的教訓,如果環保署還是不願意面對,台灣河川跟海岸污染的真相,訂定周全的法規制度,最後還是會賠上全民的健康。蕭瑟的冷風中,牡蠣在海水中捕撈著我們看不見的毒物,也似乎在恥笑著自作自受的台灣人...

去年6月初,彰化縣線西鄉傳出鴨蛋遭受戴奧辛污染,事隔三個月,緊鄰線西鄉的伸港鄉,也爆出毒鴨蛋,污染都指向在彰濱工業區的台灣鋼聯。台灣鋼聯是以電弧爐的廢棄物「集塵灰」為原料,製造氧化鋅,電弧爐所產生的戴奧辛佔全國的58%,大多都在集塵灰裡頭,在戴奧辛鴨蛋爆發之前,台灣根本沒有法律,可以管制台灣鋼聯所排放的戴奧辛,以大型垃圾焚化爐的管制標準來看,台灣鋼聯的排放量是它的2820倍。

污染最嚴重的是黃奇文養鴨場,它的土壤戴奧辛是26皮克,鴨子吃地上的飼料時,也把從空氣沉降在地面的戴奧辛吃進去,就產生戴奧辛鴨蛋。現在的土壤管制標準一千皮克,是判斷土壤有沒有污染,不代表可以養殖、種植,因為它沒有考慮到生物濃縮的特性。農委會在黃奇文鴨場進行實驗更證明了,鴨子體內的戴奧辛是來自環境污染。

土地是我們生存的仰望,民國90年9月,雲林縣虎尾鎮傳出稻米遭受鎘的污染,負責收購稻米的農會,對於這樣的情況並不陌生,早在十幾年前就處理過這裡生產的毒鎘米,後來還是不了了之。

再次爆發鎘米事件,這裡唯一的工廠「台灣色料廠有限公司」成為眾矢之的。這附近只有農田水利會的灌溉系統,沒有其他排水設計,工廠設在這裡,廢水自然就會流進灌溉渠道。民國57年設廠的台灣色料廠,是當地唯一可能製造鎘污染的工廠,不過廠方表示,從民國69年改變製程後,就不再排放含鎘的廢水。

而在改變製程之前,長達十二年的時間,鎘就進入灌溉系統沉降在底泥中,或是跟著水進入農田,台灣色料廠在民國77年,也清除了灌溉溝渠的底泥。而這次的鎘米事件,總共有十五筆農地遭受污染,可能是過去污染的農地,沒有做徹底的清查,而有漏網之魚。也可能是早期輸浚的時候,把底泥堆置在岸邊,農民把它撥到田裡。

鎘不會憑空出現在農田,面對污染的土地,農民欲哭無淚,只能期盼司法主持公道。雲林地檢署主動調查的結果,做成不起訴處分,因為查不到台灣色料廠排放廢水的證據,也沒有污染農田的證據,各界期望法律的最後正義,徹底落空。

再回到虎尾的農地上,翠綠的玉米田,再現農地的生機,經過全面換土,被管制的農地已經在民國93年12月解除限制,而這附近總共生產了多少鎘米,永遠是個問號?

鎘米的風暴再度點燃,鏡頭要轉到北台灣的桃園,跟雲林虎尾一樣,也是經由灌溉渠道污染了農田。大家都懷疑華映公司是污染者,因為這條水圳出了華映公司,底泥中鎘跟鉛含量都很高,農地也已經超過管制標準,水圳沿線的農田,列管了12筆土地,蔬菜、果樹通通遭到剷除的命運,住在這裡的居民只希望,能擁有乾淨的空氣和土地。

台灣的國土規劃亂無章法,工廠零零星星的散落在各地,即使許多工業區土地閒置荒廢,新的工廠還是繼續進駐農業區,再加上灌溉跟排水系統沒有分離,綠色淨土慢慢的被染成黑色。

面對污染的土地、污染的河川、污染的海岸,即使矇上眼睛、不去看它,我們還是繼續吃著有毒的食物,為了全民的健康著想,需要有健全的法規制度,並且長期監測各種環境介質,才能為台灣把脈,找出病因、加以治療,農委會與環保署更可以攜手建立安全生產區以及安全養殖模式的機制。

黑色的大地,可不可能回復往日清新的模樣,提供給我們安全無虞的食物,答案是肯定的,重點在於「事在人為」。

學科
農業,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安南區
  • 新竹市
  • 香山區
  • 彰化縣
  • 線西鄉
  • 雲林縣
  • 虎尾鎮
  • 桃園市
  • 八德區
關鍵字
食品安全, 重金屬, 戴奧辛, 台南社大, 黃煥彰, 土壤管制標準, 綠牡蠣, 新竹科學園區, 懸浮微粒, 台灣鋼聯, 廢棄物, 臺灣色料, 鎘米

黃昏市場湧入大量的採購人潮,耳邊不時傳來小販的叫賣聲,媽媽們仔細的精打細算,選購新鮮又便宜的蔬果魚蝦,卻又擔心會買到有農藥或是重金屬殘留的食物。從民國七十二年開始,癌症就榮登台灣十大死因的榜首,許多學者專家指出,環境污染正在為這場腫瘤熱加溫。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工業遺毒

工業遺毒

摘要
清晨的陽光在水面上撒滿溫暖的霞光,這恍若世外桃源般的美景,卻乘滿了當地居民的哀愁,早期這裡有一段工業發展的輝煌時代,而今繁華落盡,工業發展的遺毒才慢慢浮現。

這裡是台南市安南區顯宮里,罹患重症的林伯伯日常生活完全仰賴妻子照顧,當地里長戲稱林伯伯為「廠長」,因為這裡離台鹼安順廠最近,而且他們一家人又仰賴安順廠的海水貯水池維生,這幾十年來,水池養活了十幾個的家庭,林伯伯形容當初抓魚的盛況,連夜間都很多人來釣魚,然而水池的魚蝦卻含有致命的毒素---汞及戴奧辛。追溯起來,這是很長很長的故事...

民國三十一年,日本鍾淵曹達株式會社強租民地,在這裡興建鹼氯工廠,生產固鹼、鹽酸以及液氯,這裡也是日本海軍製造毒氣的基地。光復後政府派員修復,民國四十年更名為台灣鹼業股份有限公司安順廠,鹼是工業基礎原料,氯則應用於塑化業,當時的化工業好比現在的電子業,是當紅的炸子雞,台鹼又是早期台灣唯一的鹼氯工廠,那是台鹼安順廠的黃金時代,廠內員工的待遇高、福利好,是人人欽羨的工作。住在安順廠鄰近鹿耳、顯宮兩里的居民,有許多人在廠內工作,老一輩的大部分都有在裡頭打零工的經驗,連小孩子都來這裡洗水銀,賺取零用錢。民國五十八年,台鹼安順廠興建東亞最大的五氯酚工廠,開始生產農藥,產品主要外銷日本。

民國七十一年,台鹼安順廠因為經濟因素關廠,隔年,併入中石化公司,民國八十三年,中石化民營化。四十年的營運期間,製程產生的廢棄物包含汞及戴奧辛都沒有妥善處理,曾經發生廢水排放到四草地區,造成當地養殖業者的損失,廠區周圍的魚塭也曾經受到影響,在廠內的員工已經有職業傷害的情形。

民國七十七年,台南市環保局成立,開始督導中石化公司,包括地下水處理、五氯酚工廠廠區表土移除,大部分的工作侷限在廠區內。六年前,黃煥彰老師看到中石化安順廠南邊的棄土區都是單一植物,直覺認為這塊土地有問題,於是開始做田野調查,也一步一步拼湊出台鹼安順廠的污染地圖。

在環保署的採樣中,安順廠對面的草叢區與原本是廠區,現在已經徵收為道路使用的二等九號道路,三十個採樣點裡,戴奧辛超過管制標準的高達七成,汞則有三成三超過標準,最高的戴奧辛含量高達979000pg-TEQ/g,汞含量亦高達91ppm,戴奧辛管制標準為1000Pg-TEQ/g,汞管制標準20 ppm。

民國七十一年,台灣省水防治所捕捉水池中的魚進行分析,85%的魚汞含量超出食用標準,各單位已經在做底泥的清除工作,並且嚴禁居民捕撈,這份密件因為台鹼關廠而石沉大海。二十年來,十幾位民眾靠這水池生活,捕撈魚蝦販售,一部份自己食用,當地居民成為最大受害者。

民國九十年,環保署針對焚化爐附近居民是否受到戴奧辛影響於是委託學術單位來研究,意外發現鹿耳、顯宮兩里居民,血液中戴奧辛濃度明顯偏高,最高的達到154皮克,居全台之冠,因此懷疑是中石化安順廠的污染所致,於是環保署與衛生署共同委託,成功大學微量毒物研究中心進行研究。

九十二年年底,研究結果出爐,數據再度讓人震驚,五十四位民眾的檢測數據,血液中戴奧辛濃度平均值高達81.5pg,是全國平均值的四倍,最高的是202pg,再次打破之前的紀錄,研究也證實了,居民血液中的戴奧辛濃度偏高,與食用水池中的海鮮有正相關。當地癌症死亡率高於台南市平均值,但是因為樣本數太少,無法證明居民罹患癌症是因為戴奧辛,只能說,戴奧辛只是其中的因子之一。

現在,對當地的健康照護才剛啟動。學者認為,長期的研究可以作為健康照顧的依據,然而,受限於經費,目前並沒有打算繼續做,環保署今年會補助地方做汞的研究,而職管國民健康的衛生署目前還沒有收到汞的資料,還沒評估是否要補助地方來做。居民已經對中石化提出告訴,要求賠償十億元,污染的舉證工作,需要更深入的研究來支持,政府是否有責任來協助釐清?

民國九十二年九月,監察院糾正經濟部,因為它是污染行為人、國營事業主管機關、土地產權、股權所有人等多重身分,卻讓安順廠的污染任意擴大,污染環境也嚴重影響居民健康,行事消極怠慢,又推諉卸責。台鹼時代為國庫賺進不少的費用,民國八十三年中石化民營化,中石化釋股的過程中,為國庫賺進160億,最近中油將持有中石化11%的股權,全部拋售,監察委員認為,從公司整併的角度,是由中石化負責沒錯,如果從政府的角度,政府是延續的,也是一體的,政府存在的意義是照顧老百姓,行政院應籌組跨部會單位來協助,不應置身事外。

台鹼四十年的風華歲月,是奠基在污染土地的基礎上,台灣的經濟奇蹟犧牲掉多少淨土。台鹼安順廠污染擴散的情形如何?政府即將展開調查,但是如果涉及沿海養殖業者的生計,政府是否有執行到底的決心?我們都是時代的過客,要留給下一代怎麼樣的一塊土地?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安南區
關鍵字
廢棄物, 黃煥彰, 戴奧辛, 公衛, 公共衛生, 整治場址, 重金屬, 養殖, 李俊璋, 成大毒物中心, 中石化, 健康風險

清晨的陽光在水面上撒滿溫暖的霞光,這恍若世外桃源般的美景,卻乘滿了當地居民的哀愁,早期這裡有一段工業發展的輝煌時代,而今繁華落盡,工業發展的遺毒才慢慢浮現。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台鹼安順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