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蹟保存

老戲院的悲喜今生

摘要
台南善化的街道上,一項拆除工程正在進行,怪手猛烈拉扯,有著八十多年歷史的善化老戲院,宣告走入歷史。這裡曾經承載居民的笑聲與淚水,在荒廢多年後,全部拆除改建,過去曾有的美好歲月,只能留在記憶中…

根據統計,1970年代,台灣有八百多間戲院,幾乎各鄉鎮都有一到兩家,大都市的數量更是驚人,像在台北西門町,就聚集了三十多家。這些老戲院,有的是日本時代落成,有的是戰後時代興建,建築風格各有特色,有著不同文化資產價值。更重要的是,老戲院是地區娛樂中心,凝聚著居民的共同記憶。

嘉義大林一間六十多年歷史的萬國戲院,在關閉二十年後,重新開始經營,主要推手是江明赫。他住在大林,看著老戲院荒廢,心中不捨,就想看看有沒有機會讓它重生。江明赫是職業軍人,只能利用休假時間經營戲院,他申請到經費,整修空間,簡陋的播放電影,或是收集一些文物,介紹老戲院歷史。

近幾年,老戲院成為電視劇拍攝地點,他和劇組於是商量,留下內部搭景空間,保留古老樣貌。重修後的空間也重新配置電力,有了木造座椅和戲院的內部裝飾,有別以往的空蕩,可以正式播放電影,江明赫於是推動一系列電影播放計畫。

一天晚上,萬國戲院準備播映楊力州導演的電影「我們的那時此刻」,這部電影透過剪接多部經典電影片段與訪談,紀錄台灣電影的發展歷程。

黃昏時刻,人群開始湧入,一群遠道而來的年輕人,想感受到老戲院看電影的感覺。在戲院的一側,江明赫邀請專門收藏電影器材的吳政峰,陳列各式古董放映機器,讓人瞭解電影發展的歷程。滿室的古老器材中,許多是被人們遺忘的電影歷史,讓人驚覺,太多的事物,不能即時保存,就會面臨消失的命運。

大林萬國戲院重新經營,帶動老戲院復興運動風潮。花蓮富里的瑞舞丹戲院,是另一個戲院再生的故事。興建在1962年的瑞舞丹戲院,見證富里的農業繁華,戲院建立在米糧倉庫二樓,成為地區娛樂中心。

陳威力的家族經營戲院,他從小就在戲院中長大,看著戲院人潮爆滿,也看著戲院走向沒落。關閉二十多年後,瑞舞丹戲院歷經道路拓寬,重新整修立面,內部空間卻是讓人驚艷。這裡完整保留當時的空間樣貌,木製的長條座椅,木結構的二樓座位等物件,如同凍結時光,讓陳威力思考如何讓老戲院重生。

「讓人再回到戲院」是陳威力的心願,他無法如過去般天天輪播電影,但是可以在不同時段,邀請不同影片、戲劇來演出。於是,花蓮富里的瑞舞丹戲院,不再是棄置街旁的廢墟,許多居民與遊客開始走入戲院,為老戲院開啟新的歷史故事。

在民間,多半以簡易方式讓老戲院再生,但是在台北九份,則是透過民眾與官方合作,讓老戲院修復重生。九份的昇平戲院,建造於1916年,曾經是採金山城,最熱門的娛樂中心。日治時期,昇平戲院由台灣人出資興建,提供歌仔戲與電影演出,服務當地台灣居民,除了看電影娛樂外,也成為公共議論的場所,地區重要的公共空間。民國之後,一樣維持著,白天進礦坑,晚上到戲院的生活常景。

1980年代,昇平戲院關門,歷經颱風吹垮屋頂,開始荒廢。但是當地居民,一直有重修戲院的心願,覺得九份歷史中,不該讓老戲院缺席。而修復工作也成為一種考驗,因為百年戲院,在不同時代有不同建築風貌。昇平戲院修復後,交由新北市黃金博物館經營,目前定位為在地記憶空間,希望以開放形式,播放紀錄片,並不定時邀請團體表演。

台灣的老戲院紛紛被拆除,其中建造於日本時代的老戲院,已經留存不多,現今更有保存危機。台中的天外天劇場,建於1919年,曾是台中文人相聚的藝術空間,成為中部文化發展的重要地點。日本時代建造的天外天劇場,外觀是現代折衷主義風格建築,立面的雙塔角樓,有著堡壘氣息。內部則保存早期的環型劇場,是當時先進的設計。

天外天劇場興建後,轉型為國際戲院,1980年代關閉,曾作為鴿舍、停車場。在轉手賣出後,劇場面臨拆除危機。民間團體發起搶救,提報文化資產,遭到市府以建物改變為由,不予指定,讓台中最後一間日本時代老戲院,走向消失命運。

面對老戲院消失,全台紛紛發起尋找老戲院行動。在美濃,李玄斌來到已經關閉二十年的第一戲院,內部空空蕩蕩,曾經遭受水災。美濃第一戲院建於1970年代,過去除了放電影,還是鎮上學生畢業典禮的場所,凝聚許多美濃人的記憶。

義大利電影《新天堂樂園》展開全台老戲院巡迴演出,李玄斌夫婦也報名參加,邀請到美濃老戲院播映。由於場內空間無法使用,就在場外布置簡易放映場地。戲院家族成員林玫伶校長,受邀回到老戲院。她回憶過去,家人先是到處野台放電影,最後集資建起第一戲院,這是他父親的心願,她童年就是住在戲院裡。

許多美濃青年知道老戲院要放電影,都前來幫忙,有人布置場地,有人上街幫忙宣傳。夜色裡,美濃老戲院前擠滿人群,看著講述老戲院的電影,許多人的童年記憶,漸漸被勾起,懷念過去看電影的快樂歲月。戲終了!美濃老戲院的故事還沒完結,未來如何保存,還是需要大家齊力。

老戲院難以保存,關鍵在於戲院多屬私人產業,陳威力期待政府能協助保存,更重要是社區能合力經營。江明赫推動老戲院復興運動,希望組織台灣老戲院聯盟,找出現有老戲院,再以合作方式,保留老戲院。

現今大都會影城密布,有人卻重新尋找老戲院,不只想守護屬於共同記憶的文化資產,也希望讓老戲院在各地區,重新擔任情感的凝聚空間,老戲院的復興運動,全台發起中!

熱門事件
學科
文化, 城市
縣市
  • 嘉義縣
  • 大林鎮
  • 台南市
  • 善化區
  • 新北市
  • 瑞芳區
  • 花蓮縣
  • 富里鄉
關鍵字
老戲院, 空間再生, 文化資產, 歷史建築, 文資法

台南善化的街道上,一項拆除工程正在進行,怪手猛烈拉扯,有著八十多年歷史的善化老戲院,宣告走入歷史。這裡曾經承載居民的笑聲與淚水,在荒廢多年後,全部拆除改建,過去曾有的美好歲月,只能留在記憶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省府宿舍系列】你聽過省府宿舍嗎?

摘要
民國五十年代,兩岸關係緊張,國民政府以分散風險和減少城鄉差距為考量,把中央政府留在台北,台灣省政府疏遷到中部。為了顯示台灣和西方民主社會同步,國民政府派人到歐美國家考察新市鎮,回國後,規劃團隊在台中霧峰一處名叫坑口的地方,試作小面積造鎮計畫,占地大約9.8公頃,這個實驗基地就是光復新村,而省府宿舍的故事,也從這裡開始…

很難想像在四五十年前,這裡就已經擁有現代化設施,還有自來水、雨水、污水分流系統,搭配英國霍華德的花園城市構想,低密度開發,家家戶戶門前屋後都有庭院,路旁種滿樹木、綠意撲天蓋地而來,視覺舒服也帶來好空氣,住過光復新村的吳東明,念念不忘這樣的生活品質。

光復新村的成功經驗套用到面積更大的中興新村,這裡有兩百多公頃,預計可容納三萬人,在眾人努力下,大片荒地變身新市鎮。中興新村這場大規模造鎮,也成為台灣建築師的伸展台,盧曰鎮的省府大樓、修澤蘭的新生報、楊卓成的大禮堂、王大閎的宿舍群,都在中興新村留下作品。

現在,不少人為看建築慕名而來,在都市規劃者眼中,更令人讚嘆的,是戰後資源匱乏,國人自主規劃、完成的都市設計。從小住在中興新村的陳樂人,熟悉每條巷弄,過去覺得再平凡不過的村子,長大後才發現她的巧妙設計。漫步走在中興新村,車子呼嘯而過,人車分流,巷弄間有幽徑小路,各戶門前囊底路的設計,各種曲折安排,就是要讓人在社區裡可以安心走路。

隨著省府員工擴增,光復新村和中興新村都不夠住了,政府陸續在台中市區興建審計、長安新村等小型宿舍,也帶動台中市的都市計畫發展。1975年最後一批省府宿舍黎明新村完工,同樣具備以人為本的設計考量,不同的是開放住戶購買。

1998年起,政府展開精省作業,少了省府員工的審計和長安新村,荒廢多年、雜草蔓生,形成治安死角。光復新村居民則是在2005年起就被限期搬離,如今的光復新村已是人去樓空。最後在文史團體搶救下,加上政策轉向,五百坪以上的國有土地停止辦理標售,光復新村躲過被怪手夷為平地的命運。

捨不得看到老家荒蕪,吳東明和一群朋友組成花園城市發展協會,一路守護,並積極推動光復新村的再生,在他們的努力下,2012年光復新村連同周邊921地震園區、復興小學等一起公告為台中市第一個文化景觀,台中市政府計畫將光復新村往電影和文創園區規劃,但具體方案尚未出現。

而面積有兩百多公頃、造鎮最完整的中興新村,從大學城、藝術村,一路舉棋不定,直到2011年有條件通過環評,中興新村的新身份定調為高等研究園區,由中科局接管。同年底經過文資審議,全村有九成被公告為文化景觀,但隨著第一代住民的離開,宿舍繳回,屋子一間間的從空置走到荒敗。

民國50年代,國民政府以分散風險和減少城鄉差距為由,將省政府疏遷到中部。為了顯示與西方社會同步,在派員考察歐美新市鎮後,展開小面積造鎮計畫,這個實驗基地就是光復新村,省府宿舍的故事也從這裡開始…

正在動工的是光復新村第二期修繕工程,台中市政府前後期加起來,總共修復三十九戶,花費三千六百萬元,作為青年摘星計畫的基地。摘星計畫是台中市政府提供年輕人創業的基地,也是市府近年來活化老屋的方式之一。

同樣作為摘星基地的審計新村占地0.68公頃,分為東西兩側,西側宿舍群已整好外觀,由台中市都發局主導,未來作為摘星計畫和青年旅店的基地,東側交由中興大學師生來接管。未來,中興大學將動用校務基金來修復審計新村宿舍,現在每個月中興大學舉辦小蝸牛市集累積人氣,也作為課堂實踐場域。 

活化歷史空間是項困難的希望工程,長期關心省府宿舍群的劉曜華,感觸特別深,尤其是長安新村原本在文化團體搶救下,獲得部分保留,但最後仍不敵周遭居民對治安的擔憂,被夷為平地。

這群省府宿舍兄弟,命運各不相同,從文化脈絡上,它們都是台灣省府發展史重要的環節,應該要用整體觀念來看待保存,學者劉曜華認為,在戰後資源匱乏的年代,設計出這系列的省府宿舍,是台灣的驕傲,足以代表台灣申請世界遺產。

究竟要如何創造安居樂業的環境?四五十年前的市鎮規劃,就有了最佳示範,當我們還在努力打造所謂的低碳社區、生態社區時,才發現只要妥善運用,老社區將會繼續美麗下去。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中市
  • 霧峰區
  • 台中市
  • 西區
  • 台中市
  • 北屯區
  • 南投縣
  • 南投市
關鍵字
省府宿舍, 省政府, 中興新村, 光復新村, 摘星計畫, 審計新村, 長安新村, 文化景觀, 文資法, 劉曜華, 陳樂人, 吳東明, 新市鎮, 黎明新村

民國五十年代,兩岸關係緊張,國民政府以分散風險和減少城鄉差距為考量,把中央政府留在台北,台灣省政府疏遷到中部。為了顯示台灣和西方民主社會同步,國民政府派人到歐美國家考察新市鎮,回國後,規劃團隊在台中霧峰一處名叫坑口的地方,試作小面積造鎮計畫,占地大約9.8公頃,這個實驗基地就是光復新村,而省府宿舍的故事,也從這裡開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燕如 顏妏如,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元昱,剪輯 陳忠峰

搶救左營老聚落

摘要
高雄左營有一大片古老的聚落,見證三百多年前鄭成功來台,屯兵「左營」的開發歷史。在這些古老而雜亂的屋宇巷弄之間,保留著清朝時期尋常百姓的生活空間。但是一條四十年前就規劃的道路,將要筆直穿過古聚落,讓這段歷史見證就此消失。

在這些歷史久遠的老宅子當中,最讓人擔心的是一棟即將拆除,而且身分未明的宅院。有部分學者懷疑它是古代「學宮」的所在地,這一棟棟殘破的房舍,可能是全台灣僅存的古代學府的建築群。

但是以現有的文化資產保存法的條文來看,這些古建築群並不符合「古蹟」的標準。於是,為了保存這些文化資產,地方文化團體結合文化學者,著手調查左營古聚落的歷史,希望在怪手鐵鏟前面,搶下這一片台灣早期的文化遺址。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高雄市
  • 左營區
關鍵字
文化資產, 歷史建築, 古蹟, 文資法, 聚落保存

高雄左營有一大片古老的聚落,見證三百多年前鄭成功來台,屯兵「左營」的開發歷史。在這些古老而雜亂的屋宇巷弄之間,保留著清朝時期尋常百姓的生活空間。但是一條四十年前就規劃的道路,將要筆直穿過古聚落,讓這段歷史見證就此消失。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志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古蹟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