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緝絕色美聲-白腰鵲鴝


追緝絕色美聲
-白腰鵲鴝

繁忙緊湊的生活,有許多人喜歡飼養寵物排遣寂寥,除了常見的狗和貓,也有不少人選擇與鳥作伴,不過有些寵物鳥逸逃到野外,在山林中順利繁衍,搶奪了原有生物的地盤,對本土生態的平衡造成威脅…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清亮婉轉的鳴唱聲,輕快敏捷的身影,長尾羽、黃腹部、白腰斑,這是被列為中國四大鳴禽之一的白腰鵲鴝,又叫做長尾四喜,主要分布在中國與東南亞,在台灣的鳥市場裡,是很受歡迎的鳥種,價格從兩三千塊到上萬元都有。如今,由於走私、業者販賣管理不當、飼主照顧不慎或是棄養,在台灣的低海拔森林,逸逃到野外的白腰鵲鴝,已經成功落腳…


來自高雄鳥會的研究人員,帶著簡單的工具,透過「playback」播放鳥音的方式,調查白腰鵲鴝在柴山的分布情形。他們發現,白腰鵲鴝不但適應良好,整個族群還有增加的趨勢。除了柴山,在南投、雲林、嘉義、台南等縣市,都有白腰鵲鴝的繁殖記錄。根據調查,早在1988年,研究人員就在野外發現白腰鵲鴝,牠們在台灣山林,生活了超過二十年。

白腰鵲鴝喜歡低海拔闊葉林的環境,目前的分布範圍,不超過海拔400公尺,牠們個頭嬌小卻生性強悍,除了捕食昆蟲,連青蛙和蜥蜴都是牠們的菜單。三到八月是白腰鵲鴝的繁殖季,牠們喜歡利用竹筒或樹洞築巢,每一窩可以產下三到五顆蛋,和台灣原生的棕面鶯、頭烏線或黃嘴角鴞巢位相同,再加上牠們捕食的對象範圍廣泛,與原生物種產生排擠效應,威脅生態平衡,為了彌補這個人為造成的錯誤,農委會特生中心從去年開始,利用戰鬥籠或是霧網的方式,展開移除工作。



研究人員必須忍受低海拔林地的悶熱潮濕與蚊蟲叮咬,用耐心換成績,去年總共移除了258隻。今年截至目前,已經移除了80隻,在中部地區調查到的,還有40隻鳥待處理,難以到達的森林深處,因為調查困難,研究人員無法掌握全台還有多少白腰鵲鴝。但是多年來的研究,他們發現在2006年左右,由於民眾對禽流感的恐慌而大量棄養,造成野外數量的高峰期。

由於白腰鵲鴝不是保育類,屬於一般類鳥種,無法被鳥類收容中心收容,研究人員也嘗試過動物園或鳥園的管道,但是礙於空間與經費,吃了閉門羹,加上白腰鵲鴝進行絕育手術的死亡率高達九成,無法先結紮再開放民眾認養。為了避免牠們重回野外造成危害,多方考量之後,不得不決定,採用人道處理的方式。

對白腰鵲鴝來說,牠們想好好活下去,在台灣,這個心願卻是種奢望。對研究人員來說,善後的移除計畫,成本高昂。從調查、誘捕到人道處理,層層關卡耗費人力與經費,他們希望能有更好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問題。

除了白腰鵲鴝,還有許多外來種鳥類在山中生活,其中紅嘴藍鵲與中國畫眉,不但適應良好,除了和原生鳥類產生領域競爭,還與特有種的台灣藍鵲與台灣畫眉產生基因雜交,造成嚴重後果,現在紅嘴藍鵲已經執行移除計畫。除了相關單位著手處理的鳥種,在台灣的環境中,還是充斥著許多外來鳥,令人擔憂的是,究竟在山野中,還有多少成功在野外擴散,研究人員卻知之甚少的鳥種?

探究外來鳥入侵的問題根源,必須回到寵物鳥市場。台灣的寵物鳥並沒有建立像貓狗類寵物的管理機制,也沒有主責的政府機關。非疫區、非保育類的鳥種,商家只要向國貿局申請,就能合法進口,因而引進了許多對台灣環境有高度威脅性鳥類。

2005年來自禽流感疫區而禁止進口之後,目前鳥店裡的白腰鵲鴝來源,大多是走私,或是捕鳥人從山上抓來的個體,在寵物鳥市場裡,還是有流通。其他的外來鳥種如果不是來自疫區或是保育類,依然能合法進口,再加上走私這個地下管道,政府左手核准進口,右手花錢收拾善後,遲遲沒有更嚴謹的把關機制。


依動物保護法的規定,掠食台灣原生物種的外來種,依法可以公告禁止輸入,目前公告的,有美洲巨水鼠、電鰻等等,但是對於在台灣造成危害的外來鳥種,卻缺乏通盤考量。有市場價值的鳥兒,在自己國家被捕失去自由,到了新的國度如果順利逃出籠子,又造成當地生態危機而被迫面對獵殺的命運,動物的哀傷苦難,問題的根源,還是在人。

不同籠子裡,鎖著相同渴望自由的心。生命不再是自然禮讚,而成為人類的棋子。外來鳥入侵,讓相關單位疲於奔命,也讓社會付出高額成本,要解決問題,除了後端持續進行移除,前端的政府管理,鳥市場運作和飼主的態度,都還需要加把勁,否則即使投入再多資源,外來鳥入侵,依然會是個難解的習題。


側記

外來種鳥類的移除工作是辛苦的,研究人員努力不造成鳥兒的痛苦,代價得用上好幾倍的時間心力與經費,在源頭控管始終沒有更明確的機制之前,他們知道這樣的移除工作近似於亡羊補牢,但是依然一路堅持,現在不處理,以後會更棘手。這樣的問題只仰賴政府和研究人員是不夠的,還需要全民一起來,從飼養寵物的觀念先調整起,從動物福利的角度出發,不要再因為一己的喜好,造成動物的苦難。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