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鳥

人鳥共和

人鳥共和 

摘要
鳴叫是鳥類的天性,在清晨聽見鳥語婉轉,悅耳舒服,如果鳥兒鳴叫的時間是在深夜,人們未必就還有欣賞的心情了。平面媒體報導雲林、嘉義、南投、台中等地區最近都出現夜鷹擾民的情況,原本屬於稀有留鳥的夜鷹,為何族群數量大幅增加,而且還往城市拓展呢?

‘注意….注意……”  嘹亮的叫聲畫破漆黑夜空,這聲音來自『台灣夜鷹』,牠是夜行性的鳥類,除了覓食,求偶鳴唱也在夜間。

來到台中市區,即使夾雜在車水馬龍的噪音中,夜鷹的叫聲依然響亮清晰,住在這裡的居民今年才開始聽到這樣的叫聲,從前沒有聽過。居民表示,夜鷹在凌晨十二點多還在叫,讓人不得安寧,日常生活受到干擾,希望政府能想想辦法。

台灣夜鷹原本大多分布在南部的屏東以及花東的河床灘地,屬於稀有留鳥。但是近幾年族群分布改變,從南部往中部遷徙,並且來到都市,成了噪音公害,在繁殖期的求偶鳴叫,音量可以高達90分貝。

台中縣野鳥救傷協會的林文隆,1995年就開始研究夜鷹的生存秘辛,近年來,他發現河岸整治工程傷害了原本棲息的鳥類,卻給了夜鷹好機會。原始河床上茂密的草生地,在河川整治工程中被整平,變成適合夜鷹棲息的環境。整治工程越來越多,夜鷹也越來越多。

夜鷹不築巢,直接把蛋產在地上,每次產下兩顆蛋,育幼時間40天,一年可以繁殖三次,幼鳥長大之後,一歲就有繁殖能力。當族群數量增加,自然就會往外擴散。另外,近年來農地休耕面積增加,也讓夜鷹有豐富的食物。有良好的繁殖力、充足的食物,再加上找到幾乎沒天敵的繁殖地,夜鷹在城市定居,似乎是擋不住的趨勢,不過幼鳥的成長卻也不是一帆風順。

接到學校老師的通報,林文隆來到文華高中,檢視一隻因為練習飛行而落巢的夜鷹寶寶。夜鷹的成鳥體長大約25公分,在飛行時捕食昆蟲,從寶寶身上可以看出夜鷹有張特大的嘴。比對歷年來累積的資料,從體重、自然翼長等數值,推測出這隻寶寶的年紀,大約17到19天大。林文隆表示,能做的是把牠拿回頂樓,不拿到救傷單位,因為鳥媽媽扶養比人飼養要好很多。

每年一到七月是夜鷹的繁殖期,經常可以發現落巢的幼鳥,這幾年的記錄顯示,都市裡的夜鷹已經越來越多。不過,夜鷹都會化之後的生活,還有許多謎團,林文隆特別成立了『夜鷹小組』,帶領兩位志工仔細觀察記錄夜鷹的生活。

從今年2月起,中華國小的兩位老師,每天下課後,就到有夜鷹出沒的建築頂樓觀察。陳英俊老師也把拍回來的紀錄整理到網站上,方便小朋友來認識夜鷹。

在人口密集的西部城市,有些人受不了夜鷹的鳴叫聲,急著想要驅逐夜鷹。在台灣東部,曾經獲得總統文化獎的花蓮牛犁社區,不但歡迎夜鷹,而且從2004年起,就開始保護夜鷹。牛犁社區交流協會的總幹事楊鈞弼表示,因為發現社區裡的夜鷹經常被撞死,所以才想要保護牠們。

由於夜鷹喜歡蹲在路邊準備覓食,剛開始保護夜鷹,是希望車輛減速,避免夜鷹喪命輪下,現在呢,從內到外,都為夜鷹設想,希望農民不要再使用除草劑,以免夜鷹吃進中毒的昆蟲。

牛犁社區對待夜鷹的態度與西部城市大不相同,主要原因在於夜鷹的求偶鳴叫並不會打擾社區居民,牠們的棲地離社區有數百公尺的距離。跟隨楊鈞弼來到河床灘地,這是夜鷹原始的繁殖棲地。不過河床並不專屬於野生動物,人們也需要這塊空間。楊鈞弼表示,有人開採砂石,有人種西瓜,為了給夜鷹保留一塊棲地,需要跟公部門、農民做很多的溝通協調。未來,牛犁社區希望能讓夜鷹成為社區生態旅遊的主角,在保護夜鷹的同時,也維護住環境的自然純淨。

有人討厭夜鷹、有人研究夜鷹、也有人保護夜鷹。牠們和人們一起生活,靠得太近必然關係緊繃,盡量維持適當距離,才能和平相處。環境是眾生共有,必須互相尊重,萬一無法保持距離,我們是不是該多給一分體諒呢?畢竟人們對環境所造成的改變,才讓其他生命掀起波瀾,牠們想盡辦法求生,人們也應該寬容對待。

側記

和夜鷹小組爬上大樓頂樓,觀察蹲在地上的兩隻夜鷹寶寶,也許是害怕,牠們顫抖個不停。我把牠們捧上手心,接觸那毛茸茸的身體和有點冰涼的小腳,生命看起來好脆弱,但是牠們整個族群的變化,又提醒了我,牠們有多堅強。

學科
動物
縣市
  • 花蓮縣
  • 壽豐鄉
  • 台中市
  • 台中市
  • 霧峰區
關鍵字
夜鷹, 留鳥, 噪音, 野鳥救傷, 休耕, 路殺, 路死, 除草劑, 生態旅遊

鳴叫是鳥類的天性,在清晨聽見鳥語婉轉,悅耳舒服,如果鳥兒鳴叫的時間是在深夜,人們未必就還有欣賞的心情了。平面媒體報導雲林、嘉義、南投、台中等地區最近都出現夜鷹擾民的情況,原本屬於稀有留鳥的夜鷹,為何族群數量大幅增加,而且還往城市拓展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外來鳥入侵

 

外來鳥入侵

摘要
5月中旬,全國畫眉鳴唱大賽在新竹登場,在風城的勁風吹拂,以及幻象戰機隆隆的起降聲「雙重奏」下,來自全省551隻畫眉展開競技,參賽的畫眉清一色是「大陸畫眉」。在鳥友們眼中畫眉鳴唱「叫」勁是年度盛事。

歐陽修曾經以「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使知鎖向金籠聽,不及林間自在啼」形容畫眉的悅耳以及在籠中不及山林的快活。究竟畫眉有什麼魅力,讓愛鳥人趨之若鶩?這些大陸畫眉「來台演出」又對台灣畫眉產生什麼影響?還有哪些外來鳥類默默入侵台灣「領空」?這些鳥,這些事對我們又將產生何種影響?

飛機,乘載人們飛翔夢境,世界瞬間近在眼底,羽翼,推動鳥兒前進,天涯咫尺沒有距離,當不同時空的人和鳥靠得更近,環境將潛在著什麼危機?

台中快速道路旁是檳榔攤必爭之地,但是,這家攤子沒有檳榔西施,打的是「以聲音取勝」--大陸畫眉活招牌(註一)。

除了檳榔生意,廖朝祥也是台中市畫眉協會理事長,平常的工作是餵鳥,幫鳥洗澡還有遛鳥。

清晨七點,台中南苑公園已經是「鳥聲鼎沸」一群蹓鳥俠搖晃著鳥籠,陸陸續續前來。「『甩籠』是為了磨練鳥的乖巧和腳力,晃一晃鳥就會暈,再把鳥籠提起,跟鳥對看,牠就不會一直跳,腳力會比較好,跟運動選手一樣」。廖朝祥說著他的養鳥心得,在這個公園裡,每個人都有一本養鳥經,四十幾歲的廖朝祥不是最資深,不過因為他的「小白」在月初的全國畫眉鳥鳴唱大賽中拿下第一名,在鳥友的心目中,他最有資格發言。

以前廖朝祥是個愛喝酒的人,自從養了畫眉後,作息也正常了。養鳥的人最希望得到的是「把別人的鳥打敗」,因此「養鳥要有耐心,就像是釣魚一樣,是要慢慢來, 如果被嚇到牠會失去戰力,這種鳥沒辦法要送去鳥店換掉」廖朝祥說。

在競爭壓力下,表現不佳的畫眉,不是退回鳥店,等待下一次青睞;就是被飼主打入冷宮,任意放飛山林。這些大陸畫眉和原生台灣畫眉雜交,造成基因滲透,使得台灣畫眉出現各種變體。

「這隻是台灣畫眉,沒有白色的眼圈也沒有白色的眉線,身體比較偏灰褐色,有一些深色的縱斑。另外一個是大陸畫眉,牠的身體整個偏向黃褐色,有非常明顯的白眼圈和白色的眉線」。特種生物研究中心鳥類助理研究員姚正得說台灣畫眉只是外來鳥入侵的冰山一角。

隨著貿易往來,人群的移動及市場所趨,外來種鳥類在台灣定居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無論是鳳頭鸚鵡科的鳥類,葵花鳳頭鸚鵡,戈芬氏鳳頭鸚鵡,或是椋鳥科的白尾八哥,家八哥等,台灣外來留鳥與本土留鳥的比例,遠超過日本和巴西。

「我們在秋冬看到一群三百多隻群聚的八哥裡面,台灣八哥只有十幾隻,家八哥這也是外來種,也有十幾隻」。

「牠們跟一般的鳥來講牠們不怕人,跟台灣本地鳥不太一樣,除了麻雀,看到本地人都滿驚嚇的,根本都保持距離。這種性格凶悍不怕人,相對我們留鳥會造成影響」。研究椋鳥科的林昆海和許富雄對不同外來鳥觀察後得到一致的結論。

「商業操作的放生機制,更是造成外來鳥大舉入侵的利基」,台灣動物研究會理事長朱增宏語重心長的表示。

在外來種入侵的危機,以及基因混雜與弱肉強食下,這些MADE IN TAIWAN的生物,會不會從此消失?我們是否願意看到這樣的成果?

註一:民國78年台灣畫眉列為保育類動物,大陸畫眉取而代之,成為養鳥人士的新寵。91年大陸畫眉也被列為保育類動物。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外來種, 畫眉, 寵物鳥, 雜交, 姚正得, 特生中心, 八哥, 鸚鵡, 貿易, 留鳥

5月中旬,全國畫眉鳴唱大賽在新竹登場,在風城的勁風吹拂,以及幻象戰機隆隆的起降聲「雙重奏」下,來自全省551隻畫眉展開競技,參賽的畫眉清一色是「大陸畫眉」。在鳥友們眼中畫眉鳴唱「叫」勁是年度盛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楊蕙萍
攝影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留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