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風災

崩山 惡水 土石流

摘要
溫室效應導致氣候異常,老天爺的臉色,也越來越難以捉摸。今年8月2日,新竹創下40年以來的最高溫,接著8月7日莫拉克颱風來襲,老天爺在台灣山區,倒下了將近一年的雨量,山區的土石也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雨量最集中的區域包括玉山北側濁水溪上游的陳有蘭溪流域,以及玉山南側高屏溪上游的旗山溪與荖濃溪流域,是災情最嚴重的地區。洪水、崩山、土石流,透露著什麼樣的警訊?

我們來到歷史災區─陳有蘭溪。曾有人說,南投是土石流的故鄉,指的就是陳有蘭溪沿線。只要一有颱風、豪雨,陳有蘭溪沿岸的聚落,包括神木、郡坑、豐丘、新山等等,總是飽受土石流的夾擊,這次新山村位於陳有蘭溪沿岸的24戶住家,更是整排掉進洪流之中。

雖然房屋整個被洪水掏空,但幸運的是,新山村一百多人無人傷亡。從賀伯、921、桃芝、到莫拉克,新山村的村民,已經有好幾次半夜逃離家園的經驗。而村長的警覺與居民的互助,是讓新山村民能夠安全撤離最重要的原因。

新山村兩旁的山溝,過去都曾爆發土石流,不過這次毀掉新山村的力量,並不是兩側的土石流,而是陳有蘭溪本流的掏刷。居民懷疑陳有蘭溪之前的疏濬工程,改變了河水的流路與流心,是造成溪水直沖河岸的原因。

是否是因為疏濬工程造成溪水的流心改變,導致河水掏空房舍與道路,還需要更深入追查。但是對於已經一無所有的居民來說,未來該何去何從,才是首要面對的問題。這些年來重建又重建,已經讓居民精疲力竭。接二連三的災害,居民只求下一代能真正地安居,但究竟哪裡才是安居的所在?

我們沿著台21線繼續前進,進入這次風災中,南投受創最嚴重的隆華國小,眼前整個學校傾倒在溪床上,難以想像這不過是921之後,重建不到十年的新校舍。

早在1996年賀伯颱風時,隆華國小就曾經被土石流沖垮,1999年921地震後又在原址重建。表面上它是一個安全平坦的河階地,實際上卻是一個地質鬆散、土石匯聚的危險區域。

陳有蘭溪流域的災情,多半是沿線支流帶來的土石流,但今年陳有蘭溪的災情,主要來自本流的掏刷。台大前地理系教授張石角指出,隨著河中土石的堆積,未來河流將會更野,兩岸將受到更大的掏刷,這是未來河岸居民必須更注意的。

過去許多不曾爆發土石流的地方,這次卻被土石流淹沒。我們來到台南南化水庫旁的羌黃坑,去年卡玫基颱風時,村子還只是淹水,今年卻是泥水夾帶著大石頭直衝住戶。連夜撤離的居民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仍心有餘悸,怎麼也想不到屋旁的小溪,現在竟成了土石流的通道,只希望能盡快搬遷到安全的地方。

目前全台灣有1503條土石流潛勢溪流,但仍然有數不清的小山溝,不屬於土石流潛勢溪流的警戒範圍,卻照樣有發生土石流的危險。屏科大水保系教授陳天健表示,像羌黃坑後方這樣的小山溝,全台灣比比皆是,可能有十幾萬條以上,但受限於水保單位的人力,難以一一調查。既然不可能將全台灣的大小山溝全都清查,地質學者張石角認為,未來減災的策略,應該放在聚落、橋樑與道路的安全上,而不是土石流的控制上。

沿著南化水庫前進,我們前往受困山中,將近一個禮拜的關山村。剛搶通的縣道179線到處是土石橫流。關山村屬於南化水庫集水區的範圍,這裡地質脆弱,沿線有平溪等斷層通過,這次土石大量崩塌恐怕將危及南化水庫的壽命,步上石門水庫的後塵。

在關山村,我們看到政府部門為了保護一戶住家的安全,在周圍大興土木築起防禦工事。但是這樣的防禦工事,能確保多久的安全?如果用同樣的經費鼓勵住戶搬遷,會不會是更一勞永逸的方式?

小林村與關山村只有一山之隔。崩山之後,只殘存第九鄰搖搖欲墜的兩戶房舍,其中一戶是倖存的住民姚茂雄。他回憶起崩山前一晚,第九鄰住戶因為淹水全部撤離到最上方的住家,隔天凌晨六點聽到轟然巨響,山上土石崩垮而下,空中頓時煙塵瀰漫,此時河水斷流,第九鄰住戶逃往高處避難,之後堰塞湖崩潰,才將被土石壓毀的住家沖向河道下游。談到撤離的問題,他說,當時發布預警是針對土石流,但這次是崩山,居民根本來不及撤出,就算撤也無處可逃。

目前在楠梓仙溪與旗山溪,仍然有大量的土石堆置在河道,陳天健指出,現在當務之急是盡快調查出土石堆積的數量與情況,以防接下來的強風豪雨將造成第二次的堰塞湖,危急下游聚落的安全。

人為過度的開發再加上氣候的急遽變化,讓山區的災害不再侷限於某個地區的土石流,而是更難以預測的山崩、更全面性的洪患。當各種治山防洪工程已經面臨極限、當大量的土石,仍在山區伺機而動、當行政系統仍以龜速面對環境的巨變…莫拉克之後,我們的挑戰才正開始。

側記

我們一行人採訪離開關山村時,天色已暗,夜晚山區下起大雨,路上到處都是土石與泥流,兩邊鬆軟的土石隨時準備傾瀉而下。沒想到前方真的遇上土石流擋路,車輛進退不得,幸好教授車上準備了鏟子,剷平土石才得以順利脫困。好不容易僥倖離開危險路段,卻見到對向車道一輛輛轎車不顧風險往山區前進,也不見有任何管制。或許對於自然力量的過度輕忽,也是招致災難的重要原因。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水里鄉
  • 南投縣
  • 信義鄉
  • 台南市
  • 南化區
  • 高雄市
  • 甲仙區
關鍵字
颱風, 豪雨, 土石流, 防災, 水土保持, 河岸變遷, 氣候變遷

溫室效應導致氣候異常,老天爺的臉色,也越來越難以捉摸。今年8月2日,新竹創下40年以來的最高溫,接著8月7日莫拉克颱風來襲,老天爺在台灣山區,倒下了將近一年的雨量,山區的土石也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雨量最集中的區域包括玉山北側濁水溪上游的陳有蘭溪流域,以及玉山南側高屏溪上游的旗山溪與荖濃溪流域,是災情最嚴重的地區。洪水、崩山、土石流,透露著什麼樣的警訊?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暴雨動山河

暴雨動山河

摘要
中颱莫拉克以詭譎莫測的暴雨,讓多山的台灣,驟然劇變。一張張由福衛二號傳回的衛星照片,從遙遠高空,目擊山河變動…

來自玉山山系的大量土石,順著楠梓仙溪與荖濃溪狂洩而下,重創南部山區。其中災情慘重的小林村,淳樸的山城變成一片黃土,被將近一公里長的土石流掩埋。

中央大學太空遙測研究中心副教授張中白表示,在小林村後方有一條細細的小山溝,那是過去土石流遺留下來的搬運河道,小林村就蓋在舊的土石流沖積扇上面,這次小林村被掩蓋,是因為後方發生土石流,把小林村整個掩蓋掉,這裡曾經發生土石流,未來也會發生土石流,它是土石流的通道。

位在楠梓仙溪旁的那瑪夏鄉民族村,因為河道拓寬帶來的新土石,河階台地整個被削去一半。而荖濃溪畔的桃源鄉勤和村,也是相同的命運。

再往下游走,來到寶來溫泉,位在河川堆積面的寶來村,並沒有受到荖濃溪的劇烈攻擊,但是問題出在另一側。張中白副教授表示,來自寶來村後面山壁的大量土石流,把寶來村靠近南端聚落攻擊毀壞,讓原有的好山好水面目全非。

焦點轉向玉山山塊北側,歷史災區南投縣信義鄉,與雲林縣古坑鄉,這次同樣深受土石流威脅,橋斷路毀,山中聚落頓成孤島。

暴洪與土石流改變了溪流的樣貌,激烈的側蝕作用,加寬了河床寬度,同時也帶來的新危機。張中白副教授說,因為雨量大,這次下來的土石,大部分都跟著河流被帶下來,但是有部分土石沒有一次下來,停留在坡度比較緩的地方,造成大規模的淤積,萬一再下雨,這些土石很容易再被觸發危險性相當高。

颱風與土石流,是台灣難以擺脫的宿命,我們必須深入了解腳下的這片土地,才能避免災難再度降臨。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陳宏宇急切呼籲,政府必須儘快建立一套良好的國土監測系統,在災難之前即時示警,讓人民可以事先預防。

山高水急、斷層林立、地形複雜,這是台灣的本質,在氣候變遷、出現暴雨的機率將會提高的局勢中,快速建立符合未來趨勢的防災系統,是台灣社會的當務之急。劇變之後,仍然要提高警覺,別忘了,就算雨過天青,颱風還是會再來。

熱門事件
學科
山林, 水文, 災害
縣市
  • 高雄市
  • 那瑪夏
  • 高雄市
  • 六龜區
  • 高雄市
  • 甲仙區
關鍵字
極端降雨, 颱風, 國土保育, 土石流, 河岸變遷, 氣候變遷

中颱莫拉克以詭譎莫測的暴雨,讓多山的台灣,驟然劇變。一張張由福衛二號傳回的衛星照片,從遙遠高空,目擊山河變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還高屏溪一個公道

摘要
八月九日早上,莫拉克颱風剛離開台灣,可是災難卻正要開始,因為就在這個時候,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測量到,高屏溪的水位創史上新高,深度高達24.4公尺,高屏溪沿岸鄉鎮的淹水情況非常嚴重,尤其是上游地區,沒有一個山區聚落倖免於難。不過在災情新聞的背後,卻很少人注意到,人為對河川的破壞,才是水患一年比一年惡化的主因…

大水湍急、路毀橋斷。就在父親節當天,莫拉克颱風開始在南台灣肆虐…

到了八月九日早上,高屏溪水位竄升到24.4公尺,創下有史以來的最高記錄。 高屏溪上游的集水區,三天之內下了超過2000毫米的雨量,使得這條全台灣第一大河,沿岸災情嚴重,山河變色。

荖濃溪是高屏溪的主要支流。橫躺在荖濃溪上的高美大橋,連接高雄美濃與屏東高樹兩地。雖然位於美濃的這一邊橋頭,有一座土地公廟鎮守著,可是,居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河水沖垮堤防、掏空路基。

高美大橋下的荖濃溪,寬度將近兩公里,以河川上游來說,算是非常寬廣的河面。可是荖濃溪的大水,卻不是乖乖地平均在河面上行水,一處在美濃這頭轉彎的大河道,使得河水幾乎都往美濃方向沖刷,才會造成潰堤危機。居民認為,長期以來,河川局清除砂石不當和高灘地農業開墾,是災難的元兇。

荖濃溪上游的右岸,是一座著名景點-大津橋,也是茂林、高樹和六龜等地的重要聯外橋樑,可是現在這座橋,已經有一半,消失不見。至於這裡的主要道路台21線,也是受到河水與土石流的雙面夾擊,整條道路柔腸寸斷。

而繞道進入荖濃溪左岸,六龜鄉的災情,也是慘不忍睹。層層疊疊的綠色山巒,在雲霧飄渺間,並非秀麗如詩畫,反而是一處接著一處的崩塌山坡地,還有無法得知是否有人傷亡的土石流掩埋區。

另外,高屏溪上游的另一條支流-旗山溪,更是破碎不已。大水稍退的河床邊,出現兩台車輛倒插在土石中,原本座落在溪畔的集來村,甚至只剩下幾棟房舍屋頂,站在這裡看到的,是土石流一手打造的悲慘世界。

河川上游的水土保持和山林保育狀況,完全決定了河流的先天體質。以高屏溪上游為例,這些鄉鎮過去以泛舟、溫泉、螢火蟲、紫斑蝶、有機蔬果、原住民文化為號召,大力推動觀光事業,民宿旅館、農耕開墾、休閒景點,出現快速集中化的趨勢,政府沒有站在山林保育的角度,適度規範民間開發的程度與範圍,因此在人禍的推波助瀾下,這次的天災才會如此慘重。

上游集水區蓄水功能降低,土石流淹沒山區聚落,河水順勢流向中下游,繼續在中下游肆虐。其中最明顯的例證,就是潰堤淹大水的旗山鎮。

旗山鎮,是旗山溪旁發展最密集的鄉鎮,過去很少發生水災,但是從去年起,旗山鎮已經連續兩年被大水侵襲。

大水一退,旗山溪東岸的街道,佈滿各種漂流木,路不成路、橋樑也全毀。西岸的鬧區市集,慘況更是不相上下,幼稚園的遊樂區,只剩下照片上兒童的笑臉,和超過一百公分的爛泥土堆,而店家或住戶的泡水傢具、生活用品,全都堆在門口等待清除。

旗山鎮淹水的原因,除了雨量過大之外,主要還是因為,旗山溪河道在進入旗山鎮時,寬度被限縮了一半。聚落的長期發展,河川高灘地的開墾,讓旗山鎮曾經滿鎮香蕉、紅極一時,可是卻同時讓河道,變得過度狹窄,造成大水沒有水路可走。暴漲的溪水,硬生生沖毀旗尾橋,沖破堤防、灌進市區,根本讓人措手不及。

南部的歷史災區美濃鎮,雖然已經有剛完成的高大堤防保護,可是還是沒有逃過淹水命運。林太太一家住的地方,是美濃鎮市區的低窪地,所以每年豪雨或颱風一來,他們就只能認命地接受一切,等到水一退,家裡的每個人,都自動自發挽起衣袖清理家園!

雖然習慣淹水了,可是美濃人還是很疑惑,為什麼一年來加速施工的美濃溪治水工程,還是沒有發揮功用?今年甚至還發生,淹水區域往上游擴及的現象,以前不會淹水的地方,這次也受害!

堤防築高,無法避免水患,這是因為堤防並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河川地被佔用、上游的水土保持,都是造成水患的多重因素。

美濃溪是高屏溪的支流之一,美濃溪的上游,是高雄著名的賞蝶景點-黃蝶翠谷。可是政府在這一段河床,興築的水土保持工程,卻反而嚴重破壞山林保育。原本彎曲的河道,被水泥化的邊坡修建的又直又寬,水的流速變快,溪流水溝化,山林蓄水和地表補注地下水的功能大幅減退 。

美濃溪,只是高屏溪的一條小小支流,可是中游的治水堤防、上游的水保工程,卻看盡政府過度依賴水泥的工程心態。

旗山鎮北側的尾莊,也是緊臨旗山溪的一個小聚落,不過這裡沒有淹水,最重要的原因,是有一座民國四十八年興築的堤防。這座尾莊堤防很特別,取材來自旗山溪的鵝卵石,並且完全由人工完成。堤防上大小石頭形成的縫隙,可以減緩河水對堤防的沖擊掏刷,外觀也能與當地環境融為一體,跟現在的水泥化堤防非常不同。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是一句人生哲理,隱喻世事變遷的無常,可是深入推究,這也是一種自然現象。看看這次的旗山溪,就是如此。

高屏溪豐水與枯水的逕流量比例是九比一,平常水量小的時候,平靜的河水,和高灘地上的農作或魚塭,都可以相安無事。可是這並不代表,人為築堤或開墾畫出的邊界,就符合大自然的規律。這次莫拉克颱風的災害,讓人類見識到,高屏溪要討回公道的兇惡模樣。 

希望我們能夠記取教訓,記得祖先尊重生態的智慧,懂得留一條路,給水走的道理。

側記

一場被認為虛胖的颱風,為高屏溪帶來前所未有的水量,可是,卻也反映出政府長期的錯誤政策。像是美濃溪,雖然只是高屏溪上游的一條支流,不過卻可以清楚看到,上游水土遭受破壞,中游堤防過度整治的結果。透過高屏溪這條南方大河,我們必須重新思考,人類自以為是的作為,其實才是水患不止的原因!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高雄市
  • 旗山區
  • 高雄市
  • 美濃區
關鍵字
高屏溪, 豪雨, 極端降雨, 防洪頻率, 防災, 颱風, 河川整治, 河道限縮, 集水區, 黃蝶翠谷, 還地於河, 水泥化

八月九日早上,莫拉克颱風剛離開台灣,可是災難卻正要開始,因為就在這個時候,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測量到,高屏溪的水位創史上新高,深度高達24.4公尺,高屏溪沿岸鄉鎮的淹水情況非常嚴重,尤其是上游地區,沒有一個山區聚落倖免於難。不過在災情新聞的背後,卻很少人注意到,人為對河川的破壞,才是水患一年比一年惡化的主因…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危險的河彎之處

摘要
當暴洪沿著河谷奔流而下,自然的巨力,摧毀一切人工設施,帶來重大災情。人們在悲傷之餘,無盡哀怨,但是一切怨恨,無法改變水流運動的自然邏輯,它有一定的規律,預示著將至的危機。

莫拉克颱風為台東帶來災情,台東以南的知本溪、太麻里溪等多條溪河,暴洪造成沿岸地區的災害,許多房舍倒入滾滾洪水之中。在南迴公路多處中斷下,救援行動從太麻里溪以北,逐漸克服地形障礙向南挺進,災區的受損情況,才能開始漸漸清晰。

一棟巨大旅館在國人眼前倒入水中,莫拉克颱風的災情,開始讓人驚恐,東部的災情,成為國人關注的地區。進入知本地區,新知本大橋後的連結道路,遭到沖刷坍方中斷,人員必須在搶通工程中,步行進入。

在新溫泉旅館區,因為堤防遭到沖毀,緊鄰河岸的旅館、房舍,因為土地掏空掉入水中,或是半懸在河面之上,當地溫泉村村長回想颱風當日,所幸即時通知居民、遊客撤離,避免了人員死傷。

回到新溫泉區災害現場,當地居民指責堤防工程失當,堤防遭到沖毀,才會釀成巨災。台東縣府水利課則指出,曾經進行搶修加固工程,但依舊阻擋不了巨大的洪水。這塊新旅館區所處的高灘地,位於河彎之處,在過去就有災情發生。在大水淘空後的地基上,露出一棟埋在地下的建築,當地居民表示,以前曾經河水氾濫,埋掉河岸上的房子,後來就在這些房子上重新建設。

查探知本地區受災區域的位置,正是位於知本溪河道轉彎的沖積處,原本就是危險區域,但是政府都市重劃准予開發,無異是讓民眾在危險區域營生,面對暴洪的危機。

向南前往太麻里,進入大水漸退的洪氾河床,巨木亂石遍布,讓人看不出這裡原本是青翠的農業區。大水沖毀公路及鐵路,懸在空中的斷裂鐵軌,讓人觸目驚心。當地搜救人員及居民,持續尋找二位為了撤離居民而失蹤的警員。改道的溪水依然洶湧,在道路搶通前,救援隊臨時搭起繩索,運輸救援物質。

太麻里溪原本是從鐵路橋下的河道通過,但是莫拉克颱風帶來的巨量洪水,一下子就沖破堤防,滾滾大水帶著土石,在農業區內肆虐。受到重創的農業區,也是位於河道的轉彎處,甚至一度曾是太麻里溪的出海口,氾濫河水創造平原,此刻再度侵襲,大水衝毀堤防,再次改變河道出口。

面對河道彎處的危機,明知危險存在,還是嘗試以人工堤防阻擋,但是縣管河川二十五年防洪頻率、五十年不潰堤的能量過低,面對大水襲擊,完全失去效用。面對太麻里溪出海口大改道的現實,主管河川水利的水利局,也只能表示人力無法勝天,必須尊重河水的流域。

前往太麻里溪上游嘉蘭部落,部落高台沿溪的房舍,在這次風災中,五十餘戶住家受到危害。同樣的,這個受災的高台位置,也是位於河彎之處,受水流沖積的力量最強,在2005年海棠颱風侵襲時,就有民房受到危害。受災居民開始收拾僅剩的家當,準備下山到收容所避難。面對洪災,她們無奈,指責政府花錢修景觀步道,卻不願加強堤防保護的工程。

面對災民的忿怒,地方主管防洪工程的單位,以價值來詮釋防洪能量的應變等級,一方面說出自然事實,另一方面也說出人間現實。都會區價值高,防洪工程可以耗費巨資,鄉村地區價值低,防洪工程相對降低,反映目前抗洪設計的思維,但是土地有其價值,生命不應有尊貴之分,人人都是等值。

在多次颱風後,太麻里溪上游河域已經劇烈改變,沿岸村落面對洪災的問題,無法再以水泥工程阻擋,避水而聚的遷建成為最佳方式。但是遷村的土地取得與生計問題,又將是另一個漫長的人間磨難。

從知本、太麻里河床到嘉蘭部落,隨著災區的明朗化,漸漸看出問題所在,上游暴雨,土石崩落河道,嚴重受災地區都位於河彎之處,危機早已預示。問題是居民危機資訊不足,政府又放寬進入建設,只想以人工堤防阻洪水,當洪災一次比一次高,堤防擋不住暴洪,最美的河彎之處,終成人間煉獄。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 台東縣
  • 太麻里鄉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颱風, 防洪頻率, 還地於河, 河岸變遷, 原住民部落, 防災, 知本溫泉

當暴洪沿著河谷奔流而下,自然的巨力,摧毀一切人工設施,帶來重大災情。人們在悲傷之餘,無盡哀怨,但是一切怨恨,無法改變水流運動的自然邏輯,它有一定的規律,預示著將至的危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淪陷水中央

淪陷水中央

摘要
隨著氣象局不斷上修雨量預測,莫拉克颱風一舉創下台灣氣象史上許多記錄,單日降雨量最高,累積降雨量也最高。大雨重創台灣,從山上、平原到沿海聚落無一倖免,嘉義、台南、高雄、屏東到台東,淪陷在水中央。

水上摩托車急駛而過,黃濁的水面下,原本是屏東縣佳冬鄉主要的道路台17線,現在只能靠救難隊的橡皮艇,在漂滿雜物的水中緩緩前進。來到羌園,沿途所見,房子、車子、農地,全都泡在水裡,居民只能待在二樓等待救援,但羌園還不是最嚴重的,靠海的塭豐村,淹水更超過一個樓層,上千位居民必須撤離家園。

從空中鳥瞰,塭豐村猶如被水圍繞的孤島,直升機所看得到的範圍內,全都是水,完全看不到路,洪水不只吞噬了佳冬鄉,在林邊溪北岸的林邊鄉,也一樣悽慘。林邊和佳冬是嚴重的地層下陷區,平均下陷高度超過兩公尺,地層下陷也讓這個區域遭遇水患的風險提高了。地層下陷、雨量太大,又遇海水上漲,洪水無處宣洩,越過堤防溢流而出,災情之所以如此慘重,是林邊溪兩岸總共有五個地方潰堤。

莫拉克帶來250年洪水頻率的超大雨量,遠遠超過林邊溪堤防設計的100年洪水頻率,這突顯出,地層下陷區仰賴堤防和抽水站所建立的防洪體系,不是絕對安全的保證。治水不能停在,趕快把水排掉的舊思維,讓雨水停留在土地的時間延長,河流的負擔自然會降低,而當洪水來臨,與其圍堵不如讓水有地方走,河流沖積扇的扇頂,就是最好的洪泛區。

另外從國土規劃著手,平常滿潮,如果沒有閘門攔阻,遇到大潮,林邊就會淹水,如何讓這裡發展出一種新的產業,配合國土規劃,讓居住和通行的地方不淹水,其他地區該淹就讓它淹。

人與水爭地,用罄了每一吋土地後,再用堤防約束洪水,忘了氾濫是河流的本性,還地於河是治本之道,但如果做不到,也該思考如何與水共存。

隨著全球氣候變遷,降雨集中,強度增強,記取這次莫拉克颱風的教訓,從災難中再站起來。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屏東縣
  • 佳冬鄉
  • 屏東縣
  • 林邊鄉
關鍵字
豪雨, 極端降雨, 防洪頻率, 地層下陷, 防災, 颱風

隨著氣象局不斷上修雨量預測,莫拉克颱風一舉創下台灣氣象史上許多記錄,單日降雨量最高,累積降雨量也最高。大雨重創台灣,從山上、平原到沿海聚落無一倖免,嘉義、台南、高雄、屏東到台東,淪陷在水中央。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珣 柯金源,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添寶 柯金源,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莫拉克風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