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路遇見樹


當路遇見樹

深夜裡,台北市光復南路和忠孝東路口,並不寧靜。一場移植路樹工程,工人與愛樹人士爆發衝突。工人架起圍籬,阻擋民眾靠近,要用重機具把樹木搬移;有人爬上樹,登上怪手,推倒圍籬,企圖用肉身護樹…


採訪 林燕如 張岱屏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陳慶鍾 陳忠峰
剪輯 陳添寶

天明來到,光復南路上依舊人行匆忙,許多人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是否有人留意到?腳下一方方的水泥,原本都是一棵樹的小天地。

民國70年代開闢的光復南路、忠孝東路,兩側的行道樹,隨著季節變換色彩,這是台北市民難忘的回憶,也是知名民歌木棉道所描述的景色。


民國95年,大巨蛋在松山菸廠落腳,由遠雄得標,打造體育園區。遠雄體育園區BOT案一開始就引發各界關注,民間團體擔心對文化資產、生態環境產生衝擊;當地居民則煩惱交通、噪音所帶來的影響。

歷經多次都審、環評等會議,民國100年遠雄體育園區有條件通過環評,這顆可容納四萬人的巨蛋加上商業設施,勢必對周遭交通帶來衝擊。於是北市府規劃調整路型,把忠孝東路從四線道拓寬到五線道,光復南路上的分隔島變成進入園區的地下引道;同時,為了維持雙向的三線道,現有的人行道將改成車道,遠雄基地內再增設兩條臨停車道和人行步道,紓解人潮和車潮。


這樣一來,估算忠孝東路的33棵楓香、光復南路的36棵印度紫檀和分隔島上的18棵木棉,共計要移植87棵樹。當地新仁里里長李財久得知後,發動連署向市長陳情,反對道路拓寬,要求原地保留行道樹。

里長在民國100年送出陳情函,兩年多來遲遲沒有下文,但遠雄巨蛋早已著手動工興建,要趕在2017年世大運開幕使用,基地外也加緊動作。居民劉先生說,今年418號才剛貼出移樹公告,21號就開始施工,23號出動大量機具車輛,一夕之間帶走了20-30棵樹。在移植過程中,一棵木棉被扯斷,撕裂的傷痕,讓很多人都感到不捨。


不忍樹木遭此對待,愛樹人士在樹下搭起帳篷,發起連署行動,準備長期抗爭。

25號深夜,工程人員再度施工,雙方爆發衝突。為了防止其他樹木被帶走。愛樹民眾紛紛爬上樹,還有人用肉身阻擋怪手和吊車施作,施工人員架起圍籬,阻止民眾靠近,民眾情緒激動,推倒圍籬,雙方僵持不下,最後在議員協調下,暫停施工。

427號,為了解決紛爭,雙方展開協調會,居民質疑依照行道樹移植作業程序,行道樹移植必須在三個月前作斷根處理,遠雄承包商未依程序施作,會讓樹木存活率降低,市府則回應,此案有送公園路燈管理處專案處理,審核通過,不需事先斷根,遠雄也承諾,樹木保活率會在八成以上。


車流頻繁的忠孝東路和光復南路,是台北市中心的重要幹道,它的一舉一動,連帶影響基隆路和市民大道,面對交通問題,多年在松菸護樹的游藝表示,一開始巨蛋選址在此就是個錯誤,如今錯誤已成,更要善待樹木。他提出調整路型,留下老樹,也能維持車流量的想法。但北市府認為,原地留下路樹,把車道內縮在遠雄基地,以用路人的使用習慣來說,並不會特地彎進去使用,這樣等於是多送給遠雄巨蛋一個車道,不符公眾利益。

對於雙方的想法,交通學者張勝雄,認為可以先就民間意見作車流模擬,再來評估可行性,他也提出小幅就地移植的方案作為選擇。他認為會發生衝突,是以往在交通評估上,都只考慮到車輛運行的順暢,沒有把路樹保留納為選項之一,是工程思維上經常出現的盲點。

原本松山菸廠有將近一千棵的樹,遠雄體育園區設置,移植780棵樹,死了上百棵。其中最受矚目的八十歲老樟樹,移植後,因為排水不良而死去,是居民難忘的遺憾。

這批松菸外的87棵行道樹,未來都將移植到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實際到現場勘查,被移過來的樹,因為連日大雨造成根部淹水,樹冠為了方便運送,只剩下少許枝葉,對於移植後的狀況,樹木專家劉東啟認為並不樂觀,然而這些都不是業者所承諾的保活一年,就可以看得出來。

劉東啟也對移植過程手法粗糙,感到不可思議,對樹木的存活率無疑是雪上加霜,等於把樹當成沒有生命的木頭對待。


民國100年的時候,台北市長郝龍斌宣布要投入七千萬,打造35條林蔭大道,對照這次台北松菸外的移樹風波,顯得格外諷刺。然而,當路碰上了樹,樹木被搬來搬去的情況,層出不窮。劉東啟認為這是我們欠缺對待樹的文明。


深夜裡,再度回到光復南路上,歌手用溫柔的歌聲和志工一同守護老樹,從各地而來的志工、學生繫上黃絲帶,傳遞對樹的祝福。樹的重要,很多人都能朗朗上口。但改變思維、給樹空間,卻是很多人都忘記的事,只有真心的替樹著想,才能夠讓城市裡的樹木,不再受苦。

 

我們的島【當路遇見樹】

05/12() 2200首播
05/17(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