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紅火蟻


再見紅火蟻

有人說,世上最難處理的,是人的問題。其實,世上還有比人更難處理的動物,牠能讓人彷彿遇上烈火,灼熱難熬,又像星火燎原,春風吹又生,來自南美的入侵紅火蟻,在台灣掀起一場延燒十多年的人蟻之戰…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活潑好動的史努比沿著路輕鬆散步,是什麼東西能讓牠乖乖坐下,等候獎賞?穿著工作背心,牠不是一般的米格魯,而是專業的紅火蟻偵測犬,專門找出人眼看不見的入侵紅火蟻。


入侵紅火蟻是讓全球聞之色變的外來物種,原產地南美洲,已經肆虐美國七十多年,每年以198公里的速度擴散,造成數十億的經濟損失,澳洲十多年前同樣遭入侵,2003年,台灣的農田、公園、學校,也出現了牠們的身影。

因為牠們的攻擊性強,毒液成分特殊,一旦被咬,傷口會有像火燒的灼熱感,腫起白色膿包,被叮咬的人如果有過敏體質,可能引發過敏性休克。因為是雜食性,牠們往往把泥土中的蚯蚓捕食殆盡,還會取食農作物的果實與根莖,為生態與經濟面,帶來浩劫。

只要有草地,都可能與牠們相遇,三角形蟻丘,地表高度大約五十公分,地底深度卻可能到達二十公尺,住著數萬隻的入侵紅火蟻。

防檢局植物防疫組長張瑞璋表示,十年來,紅火蟻慢慢本土化,要從台灣環境中消滅有困難,目前採取圍堵式熱區的防治。而現在受入侵紅火蟻影響最嚴重的就是桃園,估計有五萬公頃的受災區。新北市、台北市、新竹、苗栗、嘉義也有零星分布。

啟動馬達,拉起管線,紅火蟻防治中心的專業人員,準備把藥劑灌入蟻丘。這處地點是民眾通報,工作人員上週來勘察,確認是入侵紅火蟻,以GPS定位後,製作了防治地圖。

灌注的觸殺型藥劑,只要紅火蟻一沾上,就會毒發死亡,但無法滅絕整巢,必須搭配餌劑,撒在蟻巢附近,讓紅火蟻搬回家。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偵查組組長黃旌集表示,一個禮拜後,95%的螞蟻都會吃到餌劑,很快就會死亡。

除了撒藥,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彰化師範大學的林宗岐老師,就與研究病毒的楊景程老師攜手,打造了一支生物防治軍隊。經過長時間評估,目前挑中的是生活區位與入侵紅火蟻接近的本土種黑棘蟻,體型是入侵紅火蟻的七到八倍,有能力打贏,並且佔領蟻巢,把紅火蟻趕跑,不過只把紅火蟻趕跑還不夠,楊景程老師研究出一隻對入侵紅火蟻致命的病毒,黑蟻接觸並不會發病,吸了病毒糖水的黑蟻就這樣變成活動毒餌,交戰時把病毒傳給入侵紅火蟻。


生物防治方式還在研究階段,未來如何量產、會造成什麼樣的衝擊?還需評估,現在使用的藥劑,一個地點,一年要撒四次,一旦遇到下雨就會失效,如果沒有一網打盡,後續反而更難處理。林宗岐表示,當一個地方的紅火蟻從一萬巢變成十巢,那十巢沒有好好處理,三年後又會變成一萬巢。

入侵紅火蟻會飛行,也會順著流水移動,更常見的是搭便車,隨著土方運送四處搶灘,十多年來,相關單位努力讓入侵紅火蟻沒有快速蔓延。一面圍堵,一面減量,未來如何克服撒藥困難?生物防治策略能否奏效?能否確保運送土方中沒有入侵紅火蟻?想把牠們趕出台灣,絕對是場艱難的長期抗戰。

公視 我們的島【再見紅火蟻】
2/09() 2200首播
2/14()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