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藥

2017 04/17
溪床,是流水奔淌的地方,到了河川下游,流速減慢,於是泥砂沉積成沃土。趕在汛期前,到溪裡種田,是農民與天地年年上演的豪賭。宜蘭的母親之河,蘭陽溪,在這樣的賭局中,得到什麼?失去什麼?
2016 02/22
有人說,跟著蒼蠅,只能找到腐爛,跟著蝴蝶,能找到花朵。流影幻光,在高雄茂林,跟著紫斑蝶,能看見更多…
2014 10/27
氣候異常,反而讓南台灣一群蜻蜓向北擴散,是否會與北部族群競爭,改變一個地區的蜻蜓相?台灣研究蜻蜓的專家不多,這樣的議題,難引起政府關心…
2014 07/07
坪林,以包種茶聞名的百年茶鄉,同時也是翡翠水庫的集水區,在雪山隧道開通前,它是北宜公路的重要驛站,雪隧帶走了車潮,也帶走了坪林的熱鬧,三年前,台大城鄉所師生看見坪林的寂寥,他們走進坪林,一步步開拓坪林的里山之路…
2014 06/30
稻米、蔬菜、水果,這些日常所需食物,生長需要仰賴肥料,一包包肥料,帶來作物豐收,但過度施肥,卻會對土地及作物產生不好的影響。台灣氮肥吸收率僅三成,多餘肥份進入環境,造成污染。過度施肥,有歷史、社會因素,也因為化肥價格相對便宜,政府用政策壓制肥價,真的幫助農業發展嗎?
2013 12/16
學界調查,全台的黑鳶數量,大約在300到500隻間,被列為第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但是黑鳶在世界各國,族群數量卻眾多且穩定。屏科大三年來投入黑鳶族群生活的調查,希望找出黑鳶在台灣生存受限的原因…
2013 04/29
從都市到田園,陳文輝夫婦,在台東多良村塔羅塔羅山上,實現自然農耕的夢想,人生角色的轉換,讓他們有機會體會到大自然的感動,簡單樸質的生活哲學,讓人重新省思土地的價值…
2013 04/15
佈滿尖刺的尾葉、粗糙的表皮,包覆的竟然是香氣四溢、酸甜均衡的細緻果肉。入春後的三月天,南台灣的鳳梨進入盛產期。在大武山下耕種了三代的鳳梨世家,正努力把土地的健康、慢慢種回來…
2013 01/28
瑞秋卡森博士,在1962年寫下《寂靜的春天》一書,希望喚醒世人對農藥的重視,如今春天回來了嗎?在鄉間、在閒置的空地上,我們經常看到枯黃的草地,這些野草,為什麼遭到這樣的對待?它們有姓名,還是昆蟲的生態樂園,但是對農民來說,卻是害蟲的滋生地。在習慣使用除草劑的今天,我們忽視掉了哪些東西?
2013 01/28
說起傳統甜食,紅豆內餡是少不了的角色,四十年代起,台灣開始種植紅豆,產地集中在高屏地區,以內銷為主,每年生產大約12,000噸。因為紅豆的市場規模小,價格容易受到中盤商操控,農人為了求取利潤,擴大種植面積,然而機械採收卻面臨落葉時間不一致的問題。2011年,農委會開放巴拉刈作為落葉劑使用,這個決定,將對台灣農村造成什麼影響?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