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保護協會

2016 12/05
深藏在新北市石門區,有座山谷,布滿幾何蜿蜒的田埂,成為北台灣面積最大的水梯田。 田,很美,產量,卻很少,九成以上都休耕。「我不想以後這些地景 只有在課本上看得到。」當地居民陳國志,發願復耕。守,是保護、是堅持,也是依存。百年地景,遇上農民老化、休耕政策的考驗,僅剩的美好,如何守?
2015 10/12
1990年代,是台灣經濟大好的年代,台灣人有錢之後,有了對娛樂的需求,許多山林野地,都遇到經濟開發的壓力。破壞之後的重建,是一條漫漫長路,且看宜蘭員山鄉的雙連埤溼地,十幾年來,還在做哪些努力…
2015 05/18
公園,滿足了人類老老少少的需求,可以讓我們放鬆身心、伸展手腳。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城市裡,有沒有一處可以安頓的地方?
2015 04/13
宜蘭五結的五十二甲濕地,緊臨冬山河,是個河流氾濫的農田型濕地,有著傳統的農村生活和豐富的生態。但是農業的凋零與開發,嚴重威脅濕地未來,於是當地居民與環保社團合作,一起守護這塊美麗的濕地…
2011 12/05
當許多原始森林,逐漸被開發吞噬,企圖扭轉頹勢的力量,也在增長。在日本,小學生集資買下森林,等著龍貓回來。在台灣,三個人買下新竹郊區的森林,促成國內第一起環境信託,在這裡,他們等待活力四射的野孩子,等待繽紛的野地生命,守候源源不絕的喜悅…
2011 11/28
我們每天看到了這些環境新聞,或許只有短短幾分鐘,也或許看過就忘記了,很少人認真去思考,這些事件帶來的影響,而我們又能投注什麼行動?為了讓更多人關心環境議題,荒野新竹分會舉辦守望環境培力營,帶領大家走訪事件現場,和當地居民交流,希望啟動更多人的環境守護天線,加入護衛環境的行列…
2011 01/31
反對國光石化設廠的力量,在各個年齡層發酵,除了學界、醫界、藝文界,連大學生、高中生和小朋友,也沒有缺席,他們要求政府給他們一個不受污染的環境,高喊:「我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
2008 09/15
濃綠間,倏然掠過一抹艷藍,再一細看,正紅、亮黃、雪白、濃黑,集合一身,這是台灣的特有生物-台灣藍鵲。如寶石般耀眼,如精靈般敏捷,通常要觀察牠們,得先走向森林。不過,台北縣石碇鄉的永定國小裡,就有牠們的亮麗身影。
2004 05/03
當一塊塊濕地被人工掩埋起來,當一片片水田被施以農藥,當一個個外來物種被四處棄置,讓台灣本土的水生植物面臨嚴重的生態浩劫,從南到北、從高山到湖泊,許多水生植物甚至在人們還未認識它之前就已滅絕。
1999 05/24
濕地的珍貴無法以金錢來衡量,但保留濕地卻需要金錢。荒野協會一直希望以共同基金的方式來購買荒地,完成圈護以後贈送或是賣給政府,但是資金的募集何其困難,荒野在推動這種觀念和作法的同時,也曾經有過地主表示,願意提供荒地,交給協會託管,但是相關法令尚未成熟捐地的作法也不能落實。